智培中文


  若欲尸解,杖则代形,倏钦之间已成真人。月朔、月望、本命、八节日,当烧香左右,朝拜此杖,则神灵感降,道则成矣。

  右出《洞玄玉诀上经》

  策版品

  当朱书三天太上召伏蛟龙虎豹山精文,著一金版上。又书记年月师姓讳,著一版上。合二版内囊褁,朱书次文著一版上,著囊外。凡三版合封为神策如传之状,版悉用檭木,长一尺四寸,广二寸四分,以绛文之缯作囊,令长一丈二尺,衣之封外版上下头,印口中元始五老之章,

  当以栢函绛纹作衣,衣函以盛诸策文,著别室,烧香左右,精心供养,受以佩身,天下神灵奏名朝门,给五帝玉童玉女各一十二人,出入游行,五帝侍卫,三界司迎,生死无复三恶之难,不经泰山迳升九天,衣饮自然,位同太极,要自成仙。

  受学道士佩此文,施行神咒,以策文指天,天神下;指地,地祇朝拜,三界束带;指神,神礼;指鬼,鬼自灭爽;指水,水神通道,大劫一交,洪灾四会。以策召龙为负,长修积感,神灵交会,所在施召,举向立到,千变万奇,适意所从,出入行来,位准太极,皆前从飞龙,后导天钧,凤啸鸾呜,十二华光,建三七色节命灵之旛,精思九年,天仪自备。灵宝八威神咒曰:

  元始太真,五灵高尊。太华皓映,洞朗八门。五老告命,无幽不关。上御九天,中制酆山,下领河海,十二水源。八威神咒,灵策玉文。召龙负水,收炁聚云。束魔送鬼,扫荡妖群。万精摧落,所诛无蠲。日月五星,北斗七元。诸天诸地,诸水诸山,玉真所部,冥灵大神。仙王游宴,五帝仗旛。天丁前驱,金虎后奔。玃天猛兽,备卫四门。所呼立到,所召立前。赤书焕落,风火无间。有所摄验,金龙驿传。毕,叩齿九通,仰天三噏,引天炁三咽,以策杖指所告之地,闭炁九息而止。

  右出《洞真青要紫书金根经》

  投简品

  上相青童君曰:后圣众真莫不先奏金简于东华,投玉札于上清,然后得受《大洞真经》,精斋苦修,上为真人。末学之徒,而青宫无有金简之箓,玉格无有玄编之名,神经亦不可得而披,天魔亦不可得而收,真灵终亦不降,玉女亦不卫子之身。今故禀上皇之科,抄集品次,以为后学关津之迳。有心者宜加清斋,督志勤尚,注念玄真,感彻玉皇,奏简青宫,便得诵咏神经,通释幽穷,太上克遣丹举飞轮来迎兆身,上登玉清。然此禁尤重,非真不传。太上常以正月日、七月七日、九月九日,一年三遣玉晨元皇太极真人领仙玉郎诣东华青宫,校定真仙簿录。其有金简玉名者,即奏三元,随学深浅,玉童玉女防卫其身。若有泄漏,轻真慢法,为玉童所奏,虽有金简即被削除,移名鬼官,身被风刀之考,七玄之祖运蒙山之石,填积夜之河。

  凡修学之士,每以其日当夷心寂室,清香静念,散香左右,朱书金简八通,紫绳结编,以奏高上玉皇东华青宫,玉札八枚,以奏三元。先于靖内东向叩齿九通,赞礼一通。毕,谨上启太上高上玉皇三十九帝二十四真,某甲受生末世,久染嚣尘,幸缘先庆福祚所钟,得睹灵都,今奏金简,言名玉清,封付灵岳,长为天。臣乞丐高上记名,三元赐给玉童玉女,侍卫身,乘飞霞上升帝宫。毕,起再拜。

  奏简文品

  奏高上玉皇篇:

  某岳先生某甲,本命某某月生,某年某月某朔某日某子奏金简紫箓玉籍,文上诣太上高上玉皇三十九帝二十四高真,金简紫辉玉景琼宫。

  右书紫文上一尺,连金简投。系高上虚皇玉清东华青宫真人,某甲稽首再拜。

  右书一简上。

  奏言:

  右书一简上。

  高上虚皇玉晨太上大道君二十四玉皇三十九帝尊,某甲季世小臣忝染余庆,福祚所充,

  得参上真,谨依玄格,正月一日上奏金简,记名东宫,乞赐编录,降下真灵,得乘飞霞上升

  帝晨,身登金阙,朝谒玉皇,谨奏。

  右三简上合是某郡某县某乡里某岳学士某甲年如千岁字某甲。

  右书一简上。

  某子生某月,子命属某岳某帝某里。

  右书一简上

  太岁某子正月某子朔一日某子于某郡县乡里中封某岳奏。

  右书一简上。

  合用金简八枚紫绳编之,北向读简一过。毕,起执简再拜。

  奏三元君,某岳先生某甲字某甲,本命某子某月生某年正月某朔一日,某子奏金简玉札,仙簿录籍,文上诣

  白素元君、黄素元君、紫素元君三元紫盖金辉洞房宫。

  右书一尺白上,连玉简投。

  系三元玉清始学真人,某甲稽首再拜。

  右书一札上。

  奏言。

  右书一札上。

  太素三元君,甲昔有因缘,福庆所钟,得受神经,未敢披看,谨依青华玄格,奉奏玉札,记名青宫,上言三元,乞赐编录,降下真灵,得升帝晨,上朝玉真。谨奏。

  右书三札上。

  某郡某县某乡里某岳始学真人,某甲年如千字某甲。

  右书一简上。

  某子生某月子命属某岳帝某里。

  右书一札上。

  太岁某子正月某朔一日,某子于某郡某县乡里中封某岳奏。

  右书一札上。

  合用玉札八枚,以紫绳编之,西向读玉札一过。毕,谨上启。

  太素元君、黄素元君、紫素元君,甲昔蒙真师盟授真经,金简玉札,记名三清,乞赐给玉童玉女,真灵降身,得乘紫霞,上登帝宫。毕,起再拜。

  奏东华青宫篇:

  某岳先生某甲字某甲本命某子某月生某年正月某朔一日某子奏金简,青箓仙籍,文上诣

  玉宝金阙上相高晨师、君东华方诸青宫。

  右书青文一尺上,连简投。

  系高上玉清青宫上相始学真人,某甲稽首再拜。

  右书一简上。奏言。

  右书一简上。

  太清玉宝金阙上相高晨师东海青童君,甲沉深下俗,庆运充加福祚下流,得生人道,参真系炁,志在绝迹,栖身林阜,讬荫灵岳,谨按玄科,奉奏金简,记名上宫,乞赐上编,玉清降下神真,得离下世,上升金阙,进谒玉皇。谨奏。

  右书三简上。

  某郡县乡里某岳始学真人某甲年

  如千字丙丁。

  右书一简上。

  某子生某月子命属某岳某帝里。

  右书一简上。

  太岁某子正月某朔一日某子于某郡县乡里中封某岳奏。

  右书一简上。

  合用金简八枚,以紫绳编之。东向,读简一过。毕,谨上启:

  太清玉宝金阙上相高晨师东海青童君,某乙幸缘宿福,庆充后代,蒙真师成就,得受上经,谨奏金简,记名青宫,乞赐编录,掌付玉郎,普告诸天诸地,洞清、洞渊、洞源、五岳众仙,咸见右别,降以真灵,得乘飞霞,上升三清。毕,起再拜。

  三面奏简都毕,还东向,叩齿九通,咒曰:

  元纲玄邈,天真幽冥。蒙受先庆,福加末生。昔缘真师,诫授宝经。敢告三元,上奏玉清。金书东华,录籍记名。长为帝臣,希降真灵,赐给玉童玉女卫形,得乘飞霄,上升金阙,拜谒玉庭。毕,仰咽液,九过止。

  都讫,以简札埋于所属岳。令玉皇篇在北,三元篇在西,青宫篇在东,入土三尺,坚筑其上。毕,北向伏地,叩齿九通。又咒曰:

  名奏玉格,录字上清。金简玉札,结篇皇庭。高上玄遐,三元幽冥。真官未降,谨关有灵。封简神岳,录奏三清。列上东华,着我玉名。得乘玄举,飞霞绿軿,上造三元,腾身帝晨。讫,起再拜。元始天王所受太上投简求仙上法,三奏简札,九年之内玉皇克降丹精玉芝金玺凤章。太极真人降子之房,三元克遣玉童玉女三十六人,上相青童克告五岳,给以仙官飞霞之盖,迎子之身,上升金阙之宫。

  灵宝某帝先生某甲年如千岁某月生,愿神愿仙,长生不死。三元同存,九府水帝,十二河源,江海淮泽,溟泠大神,乞削罪名,上闻九天,请诣水府,金龙驿传。

  某岁某月朔如千日,某子于某国告文。

  右朱书箓简上,以青纸褁简,青丝缠之,金龙负简,以投三河之渊。初用金钮九只,连

  简沉之。后投,不须。三过都止。投简当于清泠之渊,北向,叩齿三通,读文竟,咒曰:

  元始五老,上帝高尊,十方至真,太华灵仙。赤文告命,无幽不关。上御九天,请下告文,日月五星,北斗七元。中告五岳,四方灵山。下告河海,十二水源,九府水帝,真灵大神。今日上告,万愿开陈。请投玉简,乞削罪名,千曾万祖,九族种亲。罪名连染,及得我身。普蒙削除,绝灭种根。记名水府,言上帝前。七祖父母,去离八难。上登九天,衣饭自然。我罪释散,万神咸闻。请以金钮,关盟水官。请如所陈,金龙驿传。

  右出《洞玄玉诀上经》

  灵宝某帝先生某甲年如千岁某月生,命属赤帝,名系霍山,愿神愿仙,长生度世,飞行上清。五岳真人,至神至灵。乞削罪籍,上盟九天。请诣灵山,金龙驿传。

  某年某月朔如千日某子于某岳告文。

  右朱书银简,青纸褁之,青丝缠之。金钮九只,金龙一枚,埋本命之于本命之岳,东向,叩齿九通,读简竟,咒曰:

  玄上开明,元始监真。上帝五老,赤书丹文。天地本始,总领三元。摄炁召会,催促举仙。高上符命普告十天。日月星宿,五岳灵山。天下地上,冥灵大神。监生主录,南上三门。开领玉简,勒名丹编。削落罪书,上补帝臣。亿曾万祖,九族种亲,皆蒙解脱,五道八难,去离三恶,魂升九天,生死开度,万劫长存。今日上告,万神咸闻。请以金钮,关盟真官。请如所告,金龙驿传。

  右出《元始灵宝告五岳灵山除罪求仙上经》

  灵宝赤帝先生,某甲年如千岁某月生,命系九天,南斗领籍。愿神愿仙,长生度世,飞行上清,中皇九地,戊己黄神,土府五帝,乞削罪录,勒上太玄,请诣中宫,投简记名,金钮自信,金龙驿传。

  某年某月朔日某子于某乡里中告文。

  右朱书银简,青纸褁之,青丝缠之。金钮九只,金龙一枚,埋所住宅中宫,悉如上法,于中庭向王,叩齿十二通,读简竟,咒曰:

  天开地张,九炁分灵。三元同符,十方朗清。五老上帝,开真领生。丹书赤文,元始上精。普告天下,九土皇灵。今日上告,万仙定生,我愿我仙,请投玉名。土府太皇,勒除罪刑。奏简上宫,列簿华青。早得飞腾,天地同灵。九祖种亲,腐骸更荣。魂升南宫,受化仙庭,日吉告命,万种咸听,请以金钮,表盟至情,请如所告,金龙驿传。右出《元始灵宝告九地土皇灭罪言名求仙上法》

  无上祕要卷之四十一竟

  无上祕要卷之四十二

  事师品

  诣师有所请求,规问法事,当先礼经师、籍师,各一拜。毕,再拜。启度师而自陈。诣师当夙昔斋戒,严装法服,端恭待旦,载驰载忻。诣师当正已趣行,稽首俯仰,安徐容序,惧若对神,诣师每当重掌并足,警行歛手,心存上真。诣师每当一心恭修礼敬,歛手直视,注念分明。诣师当专心正已,意志玄虚,恭修礼拜,动止安徐。诣师揖让礼拜,崇向无为,欢乐玄虚,喜庆交至。诣师当濯洗手足,衣服素洁,体有香熏,炁合神景。诣师施问讯毕,当入斋堂,烧香愿念,礼于三宝。诣师当正理

  法服,科次左右,端详听思,中外应承。诣师当振喜交集,正颜直视,祇畏悚惕,如履薄冰。诣师当执手平坐,俨然无亏,为众所观。诣师修礼既毕,当思已身受生所犯,念自改励。诣师念罪既毕,当静思清虚,存念神炁,不相远离。诣师诸念既毕,当起扫洒内外,奉宣功勤,效于恭礼。诣师有所启稽颡,当起施礼,然后还坐,陈启心事。诣师当安徐声气,吐纳柔和,勿得高刚,伤性真气。

  诣师当择言而道,言以法意,勿得轻忽,妄及私否。

  诣师当正行直造,勿得游过,徬徨二心。

  诣师当正己求真,勿得怀向背不专。

  诣师当清虚心口,以注正真,勿得饮酒,浊乱神炁。

  诣师当持戒自检,守死不移,勿得杂念,劳务尘浊。

  诣师当令同气,形心齐平,勿广招引异类之人。

  诣师宿止卧息当着衣服,思真安定,勿得解脱露形。

  诣师冠带每令整顿,不得露头,轻慢尊贵。

  诣师当懽心欣喜,如对大圣,勿得嗔患忿怒。

  诣师当念施忠孝仁义,勿行嫉妬,怀抱不道。

  诣师当藏恶宣善,每弘四辈,勿得毁谤,抑遏贤良。

  诣师当思开化广度天人,勿得闭匿遏塞顽人。

  诣师开悟愚短,令入法门,勿得蔽道亿真,自取功名。

  诣师当念普天同见法门,勿得异念,存想邪径。

  诣师当念师家,普得飞行,身得侍从,上登大圣。师有哀忧,弟子皆当抱忧慼,出入无喜。师有疾苦,弟子皆当侍近左右,视炁息有如父母。师有灾厄,弟子皆当率请同学建斋祈请,以立功德,弟子与师别,经年月朔皆冠带执板,礼三拜,长跪问讯。讫,复再拜,合五拜。别亦如此。明识之,不得抹略,取尔无敬。弟子经宿行皆再拜长跪,别还亦如此。若同姓兄弟宗祖祠祀衰麻同者,皆不得相为师宗。所以尔者,受度日皆证其三曾五祖七世父母来监临子孙所受,若违盟负约,九祖代其受罪,皆殃及受法身,是故不合弟子。若云为所作及出入行止每先谘启,所为不得专辄自恣。弟子与师共行,不得践师影。弟子与师共坐,不受他人跪拜。所以尔者,座无二尊。弟子与师同坐室席,师若出入起居行止,弟子皆起下地,倚不尔俱伏,不得安然端坐。弟子始诣师,诸受道法皆当冠带执板,谦苦求请,不得取尔抹略,安然而说。弟子捧师书,皆置书于案上,烧香再拜竟,开书看之,对句称尔竟,复再拜与师书。答师书如之,弟子不得犯师名讳。若有人问师名讳,三问不止,皆逼齿,弟子不得搪揬师左右,左右皆有司察之官。

  右出《洞玄金箓简文经》

  修学品

  太上曰:凡学当从下上,案次而修,不得越略,亏天科条。经有三品,道有三真,三皇内文,天文大字,九天之箓,黄白之道,亦得控辔玄霄,游涉五岳,故为下品之第。

  灵宝洞玄,亦元始俱生。渊蹟深奥,妙趣同源。斋净芳兰,五称映玄。拔度七祖,解释罪根。亦致真人下降,飞腾上清。中品之妙,不妨地仙。上清道经、太丹隐书,凡三百宝名,玉诀九千。此上真之首目、玉帝之内篇。得之者名参玉简,录字青宫,白日升晨,上造帝堂。上品之诀。太上曰:人之为学,皆有先勤而末怠,垂成而中替,悉由有志而不坚,坚而不固,便致不应。天不诬人,示之以响;地不欺人,应之以影。影响不至,神便远也。此岂天真不验由于子身耳!

  右出《洞真太上素灵大有经》

  夫仙者,心学心诚则成仙;道者,内求内密则道来。真者,修寂洞静则合真;神者,须感积感则灵通。常能守此,则去仙日近。若夫心竞神惊,体和不专,动静丧精,耳目广明者,徒积念索道,道愈辽也。

  导引服炁之法,胎息闭心存念之术,幽神中篇,金匮隐音,黄庭内外,太清守记,凡如此道数千余事,皆流传俗间,兆所知闻,自中世以来,轩辕之后,以此诸道而登度者,人以岳积,不可胜数。此勤心至矣,守精笃矣,秉操坚矣,志尚定矣,行此四德,余将为兆破券升仙也。至于不固之人有为之者,或弥年历纪不得其益,何也?或服炁呼吸不得其理,或为他物所惑将成而败,或蹔得其益遇疾则止,或师将告之而不知别,或心不能专精神纷错,或种罪作咎以犯天忌,或虚增经方以意损益,凡如此者,往往相寻,此皆浮华之人,□秽之士,为有虚言,不可教也。故使大道不布于天下,真仙希游于世间,皆人之深责,非吾党之咎累矣。

  右出《洞真太上隐书经》

  真人周君曰:人生自然尔者少,生而知道者寡,修而行之,学而精之。老子曰: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信哉言也。

  右出《洞真洞房内经》

  三皇曰:夫欲修道与三天同命者,当忽彼奢广,乐此俭约;轻彼荣贵,安此贱辱;恶披锦绣,被褐怀玉;不慼慼于贫鄙,不孜孜于势禄;此延命之要也。又曰:夫为道者,退有所滞,进有所由,乌白异品,清浊分流,无善不拔,无贤不抽,天爱不止,神敬不休,此修道之长也。

  又曰:浩浩三天,并育万物;人好其华,我取其实;人取其文,我受其质;静心隐止,不劳家室,此益寿之道也。

  又曰:世刚则顺,当柔其心,外藏其翼,内窜其鳞,荣不累己,宠不加身,幽光匿景,违世守真,存其目光,还思五神,此增年之大要也。

  天老曰:俗人修道,心怀万端。目见华色,意乱心烦。五神失主,道君不还。小人修之,不经日旬。谓之立至,手执口宣。未得一文,谓可全身。但见涓流之激速,未知江海之洸深。睹进趣之末利,未知怀道以养神。

  黄帝曰:兆得三皇天书,皆有宿名玄录,既受神文,必行其法。当先匡济帝王,解除祸患,使国宁民安,然后乃得隐靖修学。

  右出《洞神监干经》

  修之身,其德乃真;修之家,其德乃余,修之乡,其德乃长;修之国,其德乃丰;修之天下,其德乃普。故以身观身,以家观家,以乡观乡,以国观国,以天下观天下,吾何以知天下之然哉,以此。

  右出《老子德经》

  夫道德治之于身,则心达志通,重神爱炁,轻物贱名,思虑不惑,血炁和平,肌肤润泽,面有光莹,精神专固,身体轻彊,虚实相成,鬓发润光,校好难终。治之于家,则父慈子孝,夫信妇贞,兄宜弟顺,九族和亲,耕桑时得,福实积殷,六畜繁广,事业修治常有余矣。治之于乡,则动合中和,睹正纲纪,白黑分明,曲直异理,是非自得,奸邪不起,威严尊显,奉上化下,公如父子,爱敬信向,上下亲喜,百姓和集,官无留负,职修名荣,没身不殆。治之于国,则主明臣忠,朝不隐贤,士不妬功,邪不蔽正,谗不害公,和睦顺从,上下无怨,百官皆乐,万事自然,远人怀慕,天下向风,国富民实,不伐而彊,宗庙尊显,社稷永康,阴阳和合,祸乱不生,万物丰熟,界内大宁,邻家讬命,后世繁昌,道德有余,与天为常。

  右出《妙真经》

  大道虽无心,可以有情求。伫驾空洞中,回盻翳沧流。净明三界外,萧萧玉京游。自无玄挺运,谁能悟冥趣,落落天汉澄,俯仰即虚柔。七玄散幽夜,反胎顺沉浮。冥期苟潜凝,阳九无娱忧。睹此去来会,时复为淹留。外身而身存,真仙会良俦。

  右出《洞玄九天经》

  真人曰:夫学道之为人也,先孝于所亲,忠于所君,愍于所使,善于所友,信而可复,谏恶扬善,无彼无此,吾我之私,不违外教,能事人道也。次绝酒肉、声色、嫉妬、杀害、奢贪、骄恣也。次断五辛,伤生滋味之肴也。次令想念兼冥,心睹清虚也。次服食休粮,奉持大戒,坚质勤志,导引胎息,吐纳和液,修建功德。

  学仙行为急,奉戒制情心。虚夷正炁居,仙圣自相寻。若不信法言,胡为栖山林。大贤乐经戒,受之为身宝。就学恒苦晚,治身恨不早。此当披幽赜,焂忽年已老。执卷吸尔极,将更死痛恼。吾故及弱龄,弃世以学道。 

  右出《洞玄安志经》

  老子曰:当持上慧源,智亦不独生。皆须对因缘,各有行宿本。命禄之所闻,同道道得之,同德有德根。宿世不学问,今复与失邻。是以故得失,不乐于道文。

  右出《西升经》

  太上大道君曰:夫阴丹内御房中之术,黄道赤炁交接之益,七九朝精吐纳之要,六一回丹雌雄之法,虽获仙名而上清不以比德,虽均致化而太上不以为贵。此秽仙浊真,固不得阀于玉闚矣。且崄巇履冰,多见侧车之败,纵有全者,臭乱之地仙耳。

  右出《洞真太上说智慧消魔经》

  清灵真人曰:黄赤之道,混炁之法,是张道陵受教施化为种子之一术,非真人之事。吾数见行此而绝种,未见种此而得生,百万之中莫不尽被考者矣。千万之中误有一人得之,得之远至于不死。张道陵承此以教世耳。道陵之变举亦不行此尔,慎言浊生之下道,坏真霄之正炁也。思怀淫欲,存心色观,而以兼行上道者,适足明三宫之罚,所谓抱玉赴火,以金棺葬狗。色观谓之黄赤,上道谓之隐书,人之难晓,乃至于此。

  紫微夫人曰:黄书赤界,虽长生之祕要,实得生之下术,非上宫天真流饼宴景之夫所得言也。此道在于长养分生而已,非为上道。有怀于婬炁,兼以行乎隐书者,适足摇三官之笔,呜三官之鼓,玄挺亦不可得恃,解谢不可得赖,要而言之,贞则灵降,专则神使矣。

  右英夫人曰:夫学道者当得专道注真,情无散念,拨奢侈,保冲白。寂焉如密有所睹,希然如潜有所得。兢兢似临深谷,战战如履冰炭。始得道之门,犹未得道之室。所谓为难者,学道也;所谓为易者,学道也。寂玄沉味,保和天真;注神栖灵,耽研六府。惜精闭牝,无视无听,此道之易,即是。不能行此者,所以为难。

  右英夫人曰:自古及今,死生有津。显默异会,藏往灭智,与世同之,皆得道之行。若夫琼丹一御,九华三飞,云液晨酣,流黄徘徊,仰咽金浆,咀嚼玉蕤者,立便控景登空,玄升太微,自世事乖牙,期业未就,便当堑履太阴,潜生冥乡,外身弃质,养胎虚宅,陶炁绝籥,受精玄漠,故改容于三阴之馆,童颜于九鍊之户,然后知神仙为奇,死而不亡,去来之事,理之深也。

  后东卿司命君曰:夫为道者,精则可矣。有精不勤,则无所能为;勤而不专,亦不能有成也。要当令吝心消豁,秽疾开散。

  定录君曰:远内负心,三魂失真。真既错散,魂乘其开。夫为道者,当使内心镜彻,宫商相应,灵感于中,神降于外,信不虚也。

  玄清夫人曰:为道者,犹木在水,得流而行,亦不左触岸,亦不右触岸,不为人所取,不为鬼神所遮,又不腐败,吾保其入海矣。人为道不为秽欲所惑,不为众邪所诳,精进不疑,吾保其得道矣。

  定录中候曰:为道者,常渊淡以独往,每栖神以游闲,安饮啄以自足,无祈盻于笼网,哀乐所以长去,夭关无所由臻乎。

  禀志各有所宅,资性咸有其韵,岂可履逐物之邪踪,矫我之正业,何不肆天摽之极踪,适求真之内娱,从幽静以怡心,援所讬以栖意,处东山以晦迹,握玄筌于妙岭,保隋珠以含照,遣五难于胸心。

  司命君曰:为道当令三关恒调,是积精固骨之道。三关者,口为天关,足为地关,手为人关,谓之三关。三关调则五藏安,五藏安则举体无病。

  紫元夫人告曰:为道者譬彼持火入冥室中,其冥即灭,而明独存。学道存正,愚癡即灭,而正常存。

  太上问道陵曰:人命在几间?或对曰:在数日之间。太上曰:子未能为道。或对曰:人命在食饮之间。太上曰:子去矣,未谓为道。或对曰:在呼吸之间。太上曰:善哉!可谓为道者矣。吾昔闻此言,今以告子,子善学道,庶可免此呼吸。弟子虽去吾数千万里,心存吾戒,必得道矣。精研玉经宝书,必得仙也。处吾左侧者,意在邪行,终不得道也。人之为道,读经行事者,譬若食蜜遍口皆甜,六府皆美,而有余味,能行如此者,得道矣。

  右出《真诰》

  清灵真人说宝神经曰夫注心道真,玄想灵人冥冥者,亦具鉴其意也。若外难未披假咏,兼存实复,未能回西榆之年,还发玄童矣。苟耽玄笃志之勤□,纵令牙彫面皱,顶生素华者,我道能变之为婴儿,在须臾之间耳。但问志之何如?老少之学旡所在也。吾即其人也。右出《道迹经》

  无上祕要卷之四十二竟

  无上祕要卷之四十三

  修道冠服品

  三皇道士法服

  《洞神三皇经》:受道之身改易世衣者,身之章号为法服,人或有衣玄青及白三色为科,存甲子、甲寅、甲申之炁,固身形也。玄冠乌巾,青缥单衣,白芒草屣,谓为法服。得道升天,文衣自至。

  凡兼参三洞,通服裙褐,履板冠巾,共得用取。

  灵宝道士法服

  《洞玄真一自然经诀》:

  太极真人言,受道执经,法衣巾褐。褐皆长三尺六寸,三十二条。若鹿皮巾褐至佳,皮褐无条数也。黄裳对之。足下草履,皮履彊可著耳。

  《洞玄太极隐注经》:

  注曰:转经坐小牀上,高五尺,广长悉等。巾鹿皮巾,披鹿皮帔,不须著褐也。无皮用布帔,著草履。

  太极真人读经,法服披离罗九光锦帔,丹罗宝曜之巾,足下狮子文履,令道士读经,勤苦于法事,鹿皮帔服,后得道日,天帝授子离罗九光之帔,天宝缨络飞仙法服,以酬佳德。

  《洞玄请问经下》:

  夫学道常净洁衣服,别静,烧香安高座,盛经礼拜,精思存真,吐纳导养,悔谢七世父母及今世前世重非恶缘,布施立功,长斋幽静,定其本愿,当令心虚意玄,然后其道可成也。善备巾褐单裙,读经帔衣,法制则不得妄借人,著不净处,名曰法服恒有三神童侍之。

  昔有一贤者,迎待道士。道士不得往,即以帔褐付之。行至家,其人敬信烧香,礼之如见道士。神童见形云:道士使我来也。主人于时不知是神童。主人病者即除愈,家门无恙。神童语主人,病者已愈,道士无烦复来,贤者可送法服还道士也。主人如其语,送至道士。主人问曰:一日病苦,奉请先生斋。先生多事,但遣信,竟不见顾斋,病人今已愈,奉送法服。道士愕然骇,听言毕,答曰:贫道一日须法事竟往,贤者更不来,贫道是以不去,非为负信,亦无人可遣,又不知君家室病愈,此乃当由主人心尽所致。问往人形貌何似?主人答言,年可十五六,姿容端正,佳丽出人。道士思惟,我弟子都无此人,恐神人降耳。故法服当必令净洁,制作得法,不尔鬼反害人。若败坏当自衣之,不得他用也。

  《升玄经》:

  有一仙人窦子明,著黄褐,戴玄巾,即前作礼行赞,绕太上七匝。

  上清道士法服品

  《洞真四极明科》:

  凡修上清道经大洞真经三十九章,入室之日,当身冠法服,作鹿皮之巾,葛巾亦可,当披鹿皮之帔,无有紫青可用,当以紫为衣,青为裹,帔令广四尺九寸,以应四时之数;长五尺五寸,以法天地之炁。表裹一法,表当令二十四缝,裹令一十五条,内外三十九条,以应三十九帝真之位,便应冠带帝皇之服故也。无有此服,不得妄动宝经。咏一句则响彻九天,九真侍位,所应不轻,单衣诵经,天魔彻九天,万精乱音,神丧炁散,死入幽泉又不得仙。有此服者,给玉童玉女各二人,典卫侍真,不得妄借异人,身备帝皇之无有此响彻九,轻慢神服,五犯身无复仙冀、十犯被拷左官。

  凡女子学上清白日升天之法,受灵宝玉诀,腾行大洞,皆充元君夫人之位。入室之日,当冠元君之服,用紫纱作褐,令用二丈四尺,身袖长促就令取足,当使两袖作十六条,身二十二条。又作青纱之裙,令用四十五尺,作八幅,幅长四尺九寸,余作襻腰,分八幅,作三十二条。此作飞青之裙,元君之服也。身冠此服,万灵束带,千魔灭也形,给玉童玉女各十二人,典掌法服也。无此服,不得咏于上清宝经。轻以常服,诵咏上经,天魔侵景音,神散炁离,又不得仙。

  读经轨度品

  《真迹经》:

  列纪曰:侍文玉童玉女并司察有书之道士,言功紏罪,上闻上清玄中先师,大过被拷于三官,小过夺纪以促年,大罪祸及于三祖,小罪止身以受殃,轻慢则神去,汗秽则文藏。学仙者.开视灵文,皆当起拜烧香,天灵司察,可不慎敬!诸非传授,皆不得妄说篇一目,说则犯泄漏天文之科。

  《洞真黄素四十四方经》:

  凡道士修受上法,欲有所诵读经文,发帙之时,皆当烧香,心拜经前,叩齿五通,乃微咒曰:玉帝上法,上闻三清。吉日斋戒,敢开神经,万试隐伏,所向皆成。玉童侍护,玉华散馨,上告三元,与我长生。咒毕开经,然后乃得诵读之。小过夺纪以促小罪止身以受此名为大帝开经之法,令玉童玉女侍守,烧香启降神灵,上闻九天。

  《洞真四极明科》

  学士入室诵经,皆五帝束带,四司浮位,不得临经在音,与外人交言,失略言句,稽诞天真,想念不专。三犯伐功断事,不得成仙,十犯身被左官拷。

  入室诵经,当令言句相属,不得越

  略天音。失一句更却百言而读,失二句却还二百言,失五句却还五百言始就,诵失一句便诵一篇而补之。十犯至三十犯,废功断事,不得成仙。五十犯至百犯,延七祖己身并被左右官考罚刀山食火二十四狱三涂之役。

  入室诵经,当令目注经文,心念神真,不得临经他念异想,以乱天音。十

  犯至三十犯,伐功断事,不得成仙。

  入室诵经,千言以下不得临经进饮,千言以上至五千言得一进饮,五千以上至万言得二进饮,万言以上得三进饮,不得妄进饮食以充炁音。五犯至十犯,伐功断事,不得成仙。

  入室诵经万言,疲极得听中住消息,后得读句竟遍,虽尔不得经宿残句,亏废天度。五犯至十犯,伐功断事,不得成仙。

  入室诵经,若有男女同学亦得同室,但男女异牀。北向诵经,当令男在东,女在西,不得座起卧息混同一席。三犯断功废事,不得成仙,五犯身被左官所拷。

  读大洞真经三十九章、回风混合帝一百神宝名、玉检雌一五老宝经、洞玄素灵大有妙经、大丹隐书、上品高真之文,北向心拜四方,叩齿三十六通,咽液三十六过,存五藏之内生有五色之光气,注五星之精,然后先读神州七转之道,次读百神内名,乃得诵大洞真经。诵经当令心目相应,不得杂念异想,错乱真神,当使徧句毕,子不得中住,越略言句,左官所执,三犯不得成仙。

  读上清宝经三十卷独立之诀,存思修行,皆北向,心拜四方,叩齿二十四通,咽液二十四过,存五星日月三精玄注于兆身,然后诵经行事,当令心口相应,无有异念,披卷悉令言句周竟,不得中止,疑听越略。三犯乃不得仙,五犯七祖父母己身并为左右官所执。

  凡诵灵宝经,或洞玄或升玄之经,皆东向,叩齿十二通,咽液十二过,再拜,存紫云之炁复冠兆身,然后诵经,当令心目相应,目无他视,心无异念,披卷言句周竟,不得中住,越略天音。三犯万不得仙,五犯以上考属左官。

  凡读天皇、地皇、人皇大字,修行其道,皆向南再拜,叩齿十二通,咽气十二过,存天皇君身长九寸,披青帔,著青锦裙,头戴九光宝冠,手执飞仙玉策在左。人皇君身长九寸,披黄帔,著黄锦裙,头戴七色宝冠,手执上皇保命玉策,在右。地皇君身长九寸,披白锦帔,著素锦之裙,头戴三晨玉冠,手执元皇定录之策,在后。三皇真君在兆左右,然后披卷行事,修此道不得交接阴阳,履殗入秽,轻慢天文,触犯真灵,身被左右官之考。

  诵经品

  《洞玄空洞灵章经》:

  善信男女,香灯供养,见世光明,身入无为,受福自然,若能长斋,诵经灵章,万徧道成,身生水火,立致飞行。其道高妙,不得漏泄。

  《洞玄玉京山经》:

  兆若能长斋久思,讽诵道德洞经,而叩齿咽液,吐纳太和,身作金色,项负圆光,头簪日华,手把月英玄景灵符十绝之幡,斯德巍巍,道之至尊,无穷玄化,太上之真人矣。将感太无,动天老,致飞龙,降天仙也。

  《洞玄九天神章》:

  《天生神章》乃三洞飞玄之炁合成,至音结成灵文,混合百神,隐韵内名,生死结形,自然之章。天宝诵之以开天地之光,灵宝诵之以开九幽长夜之魂,神宝诵之以制万灵,太一诵之以具身神,帝君诵之以结形,九天诵之以生人,学士诵之以升天,鬼神闻之以升迁,凡夫闻之以长存,幽魂闻之以开度,枯朽闻之以发烟,婴孩闻之以能言,死骸闻之以还人。三宝神奥,万品生根,故非鬼神所知,凡夫所闻。三元宫中宿有金名紫字、刻书来生、应为三清神仙之人,当得此文。诵之一过,声闻九天;诵之二过,天地设恭;诵之三过,三界礼房;诵之四过,天王降仙;诵之五过,五帝朝真;诵之六过,魔王束身;诵之七过,星宿停关;诵之八过,幽夜光明;诵之九过,诸天下临,一切神灵莫不卫轩。一过彻天,胞源宣通;二过响地,胎结解根;三过神礼,魂门鍊仙;四过天王,降鉴,幽夜开关;五过五帝朝真,藏府清凉;六过魔王伏诺,胃管生津;七过星宿朗明,孔窍开聪;八过幽夜显光,三部八景整具形神;九过诸天下临,三关五藏,六府九宫,金楼、玉室,十二重门,紫户玉合,三万六千关节,根源本始,一时生神。九过为一徧,一徧周竟,三界举名,五帝友别,称为真人。十徧通炁,制御万灵,魔王保举,列上诸天。百徧通神,坐致自然,太一度符,元君受生。千徧通灵,坐在立亡,仙童玉女,役使东西。万徧道备,驰骋龙驾,白日登晨。

  《洞玄五称经》:

  太上玄一真人曰:道德五千文,经之至微,宣道之意,正真之教,焕乎奇文。诵之千日,虚心注玄,白日升仙,上为西华真人。此高仙之宗也。亦能致庆于七祖。

  《洞玄无量度人经》

  道言:上学之士修诵是经,皆即受度,飞升南宫。世人受诵,则延寿长年,后皆得作尸解之道,魂神

  暂灭,不经地岳,即得返形,游行太空。此经微妙,普度无穷,一切天人莫不受庆,无量之福,生死蒙惠。

  本命之日诵咏是经,魂神澄正,万炁长存,不经苦恼,身有光明,三界侍卫,五帝司迎,万神朝礼,名书上天。

  道言:夫末学道浅,或仙品未充,运应灭度,身经太阴。临过之时,同学至人为其行香诵经十徧,以度尸形如法,魂神迳上南宫,随其学功计日而得更生,转轮不灭,便得神仙。

  道言:夫天地运终,亦当修斋,行香诵经。星宿错度,日月失昏,亦当修斋,行香诵经。四时失度,阴阳不调,亦当修斋,行香诵经。国主有灾,兵革四兴,亦当修斋,行香诵经。疫毒流行,兆民死伤,亦当修斋,行香诵经。师友命过,亦当修斋,行香诵经。夫斋戒诵经,功德甚重,上消天灾,保镇帝王,下禳毒害,以度兆民。生死受赖,其福难胜,故曰无量普度天人。

  道言:凡有是经,能为天地帝主。兆民行是功德,有灾之日发心修斋,烧香,诵经十过,皆诸天记名,万神侍卫。

  道言:此诸天中大梵隐语,无量之音,旧文字皆广长一丈。天真皇人昔书其文,以为正音,有知其音能斋而诵之者,诸天皆遣飞天神王下观其身,书其功勤,上奏诸天,万神朝礼,地祇侍门大勳,魔王保举上仙。道备克得,游行三界,升入金门。

  《洞真金房度命经》:

  此经高上之玉章大洞之灵篇,罗列一形之内。诵之一徧,妙理自解;诵之十徧,反容童颜;诵之百篇,内化胎仙;诵之千徧,坐在立亡;万徧道备,白日登晨,长斋寂处,不关风尘,道无弗降,计日升仙。

  诵经十过为一徧,徧则服金房保命符各一枚,十徧便十服符限徧,此则通神致真、坐见八方,条理百关,节度纳灵,万炁您归,则能长生,寿极天地,三光同年。

  《洞真龙景紫凤赤书经》:

  赤书九十一言,是西城真人所受别抄旧文旨,所修求仙之本,乃凤气之隐音。得佩之者神仙,行之成真。凡人奉之者禳患。若能长斋苦行,栖身幽阜,诵咏万徧,则策龙驾虚,上登玉清,隐在人间。佩文诵音,神官来朝。诵咏一徧神朗气清,千妖束身,万魔灭形。

  《洞真素灵大有妙经》:

  太极真人曰:《太上素灵洞玄妙经》与元始同生,灵文既存,众真诣座烧香礼经,游行诵此二十一篇之章,以庆于神庭也。玉音激朗,清彻九天。其句幽微,妙趣傍通。诵咏一过,万神启灵,恒当究习,与帝合真,解宿对之重责,拔七玄于幽宫,释五苦于愁魂,度身上于三天,妙乎微哉!斯之灵文也。

  《洞真三天正法经》:

  三天颂文,凡受此文诵之于别室,千徧通神,万徧通真。通神则与神交言,逆知吉凶;通真则与元始睹颜,入水不沉,入火不然,经灾履厄,腾景三清。

  《洞真太霄琅书琼文帝章经》 :

  凡修众经,以琼文为先,诵咏寂室,静庆霞轩,群魔伏使,万试敢前,随意所修,乃得道真,万徧道备,腾身太清。

  《洞真智慧观身大戒经》:

  太微天帝君曰:道学不奉观身大

  戒,而诵经万徧,隐处山林,升仙之举恐未可希耶!

  《洞真外国放品经》

  当烧香静室,礼愿修行,咏之一徧,万真交会,五老降形,天魔仰伏,招仙致真。

  《洞真三元玉检布经》:

  玉清上宫琼瑶萧条之唱,乃九十章三元君主之。元君恒咏其曲,以和于形魂之气,庆于九府之真。行三元道,当讽诵其唱,求感至灵,招于玄虚,降之津路。

  《洞真素奏丹灵六甲符经》:

  上清琼宫玉女皆以金简刻书,上宫歌章,各声合唱,逸朗玉清,上庆神真,解滞常阳。有得此文,六甲降形,能常清斋,咏诵灵音,克乖白鸾,上升琼宫。学失此道,徒损形神,天真不降,无由成仙。

  凡修六甲之道,每以甲日入室服符,诵咏六宫歌章,六年通感,玉女降房,与兆面言,运龙飞霄,上升兆身。祕则灵降,泄则受殃。

  《洞真玉清隐书经》:

  《大洞玉清隐咒》,九天上文,出自高上口诀,解滞散源。大洞真经三十九章,理极于此,上则引致高灵之霞映,下则灭于万魔之凶殃。诵之一徧,开明幽关,三十九户纳受玉津,死气沉塞,百神内欢。百神既畅,则声达九玄,气朗紫霄,响叩玉晨,五帝束带,万灵朝轩,生生来归,七祖升迁,身致羽翼,驾景乘云,飞行玉清,位参紫宾。此高玄之妙道,玉清之祕篇。

  无上祕要卷之四十三竟

  无上祕要卷之四十四

  洞真三元品诫仪

  上元品诫

  上真禅号高下尊卑功过仪典;

  上真众圣朝礼旋行功过仪典;

  上真大圣游宴从驾功过仪典;

  上真总校生死图箓功过;

  上真总领生死命籍筭录功过;

  上真总领生死功德轻重功过;

  上真总领鬼神功德报叙轮转功

  上真总领鬼神幽责开度功过;

  上真总领升度死魂更生轻重功

  上真总领死魂受鍊安灵功过;

  上真总领神仙得道年月品秩功

  上真总领万魔谣謌之音功过;

  学上道不信经诫怀疑两心罪;

  学上道轻慢圣文评论经典罪;

  学上道轻慢师主违背盟誓罪;

  学上道毁谤师父不崇大义罪;

  学上道窃取经书无有师宗罪;

  学上道学无师而授弟子罪;

  学上道诱取经书而传弟子罪;

  学上道得经书无师盟度罪;

  学上道受经不依经科年月传授

  学上道受经传授非其人罪;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1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