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九炁丈人受之玄私阴陵上帝清和宫天帝君。《皇熙真书》;太上元君以授黄轩紫微玄宫。《玉飞天真书》,太清元始天王以授西王母。

  《玄洲仙伯开天万仙真书》,东海小童以授得道人昆仑墉台灵飞天真,太上大夫以授众仙得道者。《蓬莱高上真书》,玄成清天上皇上皇以传宁封。

  右出《洞真三天正法经》

  南极上元君受之于高上投盟天母空,以传太微天帝君,帝君传西龟王,王母传金阙帝君,帝君以付上相青童君,使授后学。

  右出《洞真黄气阳精经》

  《智慧观身大诫》,元始天王、太上高圣君相与登洞真之堂,说而诵之,以传太微天帝及太极高仙王公,口口而已,不书于文。

  右出《洞真观身大诫经》

  《智慧隐经》、《道行大愿》、《上诫宝真品》,太上虚皇传太上大道君,道君传太微帝君,帝君传九微太真,太真传太极大法师及传太极高仙王公,不告诸中仙。

  右出《洞玄安志经》

  太上玄一真人曰:《太上真一劝诫法轮妙经》,太上虚皇昔传太上大道君,道君传太微天帝君,天帝君传后圣金阙上帝君,命付仙卿、仙公、仙王巳成真人,不传中仙。

  右出《洞玄法轮经》

  传经年限品凡

  《上清宝经》三百卷玉诀九千篇、符图七千章,旧科皆万劫一传,自六天罢退,三道正明,运度相促,至道应行改科,七百年听传,若七百年内有至心骨相应玄录字上清者,皆得依盟而传。

  右出《洞真七转七变舞天经》

  诸有《太上飞行羽经》 升玄九道者,听三千年六传,遇其人一日顿授之。

  依九天格,九万年一出。太上大道君又告青童君曰:九天有禁,万劫一传。今运度交周,炁反上清,道运应行于金台,依玄科,七百年有其人听三传。

  《太上羽经蹑步天纲》,九晨君及九星夫人空常内名,步玄隐化,高虚上道及高皇玉帝之禁书也。依九天格,万劫一出,自开皇以来推运历数,其运度促,皇上出命,使太上大道君传于后学应为真人者,九千年听三传。若九千之中有其人,听顿传。传授限竟,不

  得复出。

  右出《 洞真回元九道飞行羽经》百年之中有上学真人未见是文,听传二人。

  右出《洞真三元玉检布经》

  《洞真天关三图七星移度经》,七百年一出,依四极明科,使七百年中得传三人。

  右出《洞真黄素四十四方经》

  依上皇之初,旧经万劫一传,三天立正,改七千年听得三传。七百年内有其人,亦听三传。

  右出《洞真太上素灵大有妙经》

  初令三百年得宣传一人,却七百年乃复得传一人。

  右出《洞真九真中经》

  依四极明科,七百年内听三传,百年内有其人听再传。

  右出《洞真元始变化宝真上经》

  《玉清隐书》有四卷,乃高上玉皇昔受之于玉玄太皇道君禁书。玉皇所宝妙祕,以付太极四真人,使掌祕藏之,五千年内听三授,授于上清之真人。若一年遇三人,亦听授之,限过不得复传。

  右出《洞真太上隐书经》

  依科;七千年有骨相合仙、名书帝录之人,得传。今有其人,七百年中听得传三人。

  右出《洞真九丹上化胎精中记经》

  太上素灵有大玉篇九真明科,皆传骨相合真之人。依上皇之初,旧

  经万劫一传,三天立正,改七千年听得三传,七百年内有其人亦听三传。

  右出《洞真雌一内神宝玉名经》

  九赤者,乃九天上炁飞玄羽章结成玉文,其道至妙,依科七千年一传。

  右出《洞真九赤斑符内真经》

  灵文表异于空玄之中,经九万之劫,玄都丈人受之于太虚,后青童君传宿有玉名应为神仙者。七百年三传,百年有可授者听传二人。

  右出《洞真高上曲素上经》

  昔上元夫人以隐文授太和玉女,七百年当授合真通玄之人。

  右出《洞真玉清隐经》

  《 洞真高上金玄羽章经》,依科皆七百年听传合仙之人。

  四真人曰:明科,七百年内传三人当为真者。

  右出《洞真神丹箓形灵九经》

  《洞真青要紫书经》,依玄科,七百年内听三传。旧科皆经万劫一传,自六天罢退,三道正明,运度相促,至道应行改科,七千年听传。若七百年有至心骨相应玄者,依盟而传。

  右出《洞真高上元始道章经》

  《三天颂文》,三天元始祕于三素之房、九曲琼室,千年一传。

  青童君曰:自唐之后得此文,乃七千人皆得驭飞龙而玄升,晏鸿翮而腾翔,或讬形轮化,潜引而飞空也。如此不可具记,依三天格制,七百年一出。

  右出《洞真三天正法经》

  《洞真太霄琅书》,经万劫传于太真王。

  太虚真人曰:此太上之灵文,登辰妙道,七百年听三传。上宰王君曰:百年之内,有二人可授之。

  太上曰:修行五星之道,出传之,始七百年中得三传。限尽藏之五岳,不复得出。

  右出《洞真八素真经》

  奔日月之道,上清太极九皇四真人之所宝祕,玄虚元君之玉章,三百年得传一人,却后七百年仍复得传一人。

  右出《洞真结璘奔月经》

  此皆太上之书,皆有定科,七百年中得三传,过此不得复出。

  右出《洞真金书玉字上经》

  依科,七百年内若有金名东华紫字上清合真之人,听得三传。自无

  此骨,祕之玉阙,万劫不宣。《紫书丹字月魂隐音》,百年之内有金名帝图录字者,得传一人。

  右出《洞真黄气阳精三道顺行经》

  招灵致真豁落七元之符,上古之科,万劫一传。今有其人,七百年中听得三传。

  右出《洞真金真玉光八景飞经》

  回天九霄得道之篇,五老仙都左公堂录琼宫,依四极明科,万劫一传。

  右出《洞真七圣元纪回天九霄经》

   祕于九天之上太微灵都之宫,依四极明科,万劫一传,若有玄图录字骨命值仙,七百年听三传。

  右出《 洞真太微黄书经》

  太上太极真人曰:学道者,受此经后四十年传一人;已延寿者,四百年传一人;得地仙者,四千年传一人;得天仙者,四万年传一人;得无上洞寂太上至真者,四万劫传一人;得太上灵宝大法,传授法科备矣。

  右出《洞玄五称文经》

  太上大道君曰:吾昔受之于元始天王,使授仙王、仙卿、上真真人,不传中仙。自无玄图帝简玉名上清,不得见闻。九天禁书,四万劫一传。

  右出《洞玄真文要解经》

  《洞玄智慧经》,千年三传。

  《洞玄法轮经》,九天有命,皆四万劫一出。

  天尊告飞天神人曰:明真格,四万劫一行,今冒禁相付,子慎之。又云:七百年依盟而传。

  右出《洞玄九天经》

  《洞玄安志经》,千年三传。

  大虚真人告太极左仙公曰:依太上大法,四万劫得传一人。吾受经得成真,已授五十四人,仍子五矣。

  右出《洞玄自然经》

  依明真大科,四万劫一行。又云:四百年中有其人听传。

  右出《洞玄黄箓简文经》

  无上祕要卷之三十二竟

  无上祕要卷之三十三

  轻传受罚品

  扶桑大帝当以经传太极四真人,谘于西龟王母。王母告大帝曰:上皇之年所以为学得见宝文便位登玉清者口皆密脩宝道祕灵,不宣于口,不形于人,潜感至寂,以致上真。故道贵隐寂,化于无形,出于无声。自我受真经于九空,已经累亿之劫,未传三人,至中皇元年末,乃到北元天中经西那之国、灵镜人乌之山、耆莱之岫,于灵宫之中,凝九玄正一之炁,结而成字,后圣九玄金阙帝君来见灵文,使命仙都运毫写,而盟天修行,道成位登金阙。高上以我轻洩天宝,削我真元之号,退降散灵官,五百年中方得复于本真。元始所以置四司五帝之官部于神兵者,正以欲检于漏洩,罚于风刀,如此可不慎哉!后学如林,无一人得仙何?意皆由轻洩道文,流放天真,道既不降,天罚潜彰,进退失志,独死空山,徒劳无获,痛恨可言!道非勤而不告,非勤而不行,得见真经当密行求灵,神真易感,计日成仙。

  右出《洞真八素真经》

  上清天皇地皇人皇大字皆大有清虚妙法、洞玄宝文#1,自无金名方诸青宫不得知闻。有其文者,传非其人,冒掩履秽#2,不恭有灵,违犯其禁,七祖受考,责充右官,经山食火,经一掠化,生非人之道。

  洞玄灵宝上经、大劫小劫符玉诀,上清宝文,玄洞之道,自无玉骨玄图紫字绿名,不得见闻。有其文者,而不崇奉,秽慢真文,轻露宣洩,流放非真,有犯其禁,七祖充责考,属右官。罚以刀山火乡之难、三涂五苦,三掠得过,生非人之道。

  《高上大洞真经三十九章》、《素灵大有妙经》、《雌玉检五老宝经》、《金华洞房紫书上文》、《龟山元箓#3》、《白简金根上清太霄琅书琼文帝章#4》、《上宫宝篇》,凡三十一卷,此独立之诀,乃高上玄映之道,洞天玉清宝文极于已成真人,有金官玉藏#5,名书帝简,箓札紫庭,得受此经,不恭科,怠慢不信天真,轻洩圣文,使世见闻,为玉童所奏,七祖父母被考。

  右出《洞真四极明科》

  《紫书丹字月魂隐文》 ,妄说以告三人,死没鬼官,不得成仙。

  右出《洞真黄炁阳精经》

  太上曰:洩漏天文隐书,已告天帝#6,诛其三祖,又下三官,绝其身命,生被水火,死为下鬼。

  右出《洞真太上八素真经》

  高圣君曰:受七圣玄纪回天九霄白简青箓之文,师授不盟,轻洩宝文,弟子受而无信;窃披玉篇,同被风刀之考,七祖充责,三涂五苦,万劫不原。

  五帝神兵恒紏漏洩#7,明慎奉行。

  右出《洞真七圣元纪经#8》

  受曲素诀辞之法,不交人物,求感冥应,必可授者乃得传之,传非其人,妄洩宝经,则七祖父母受冥栲于地狱。

  右出《洞真曲素诀辞经#9》

  夫有宿命应见此文者,必有神仙定录也。玉帝宝祕不传于世,妄说之者,则九天刺奸,奏于帝君,言子之罪,太上使五帝神兵罚子之身,七祖父母受考水官。

  右出《洞真青要紫书经》

  自无玄名于丹台,绿字于玉清,不得而轻传。自非神挺异骨,登玄岳而告盟,列金青以誓灵,此文不可得而授,其音不可得而闻。轻洩,七祖充责,已身殒丧,负考三涂。

  右出《洞真玉珮隐元洞飞内文经#10》

  太上道君曰:夫有宿命,应得见此文者,皆玄挺开会,必有神仙定分。此之神经不传于世,又妄说之者,则三天刺奸,上闻帝君,告子之罪,以为宣漏之愆。

  右出《洞真黄素四十四方经》

  传之违科负盟,三祖考于水官,已无仙冀,死为下鬼。

  右出《洞真藏景录形神经》

  合真之人当得此文,得者宝祕,勿妄轻传;洩露灵篇,九祖被考,充责鬼官。

  右出《洞真太霄琅书经》

  传授之法,皆师及弟子相授,以崇玄祕。授非其人,不遵法度,为洩宣天宝,漏慢违誓,死为下鬼,及七祖受风火之罪,自非同契#11宁当闭口。

  右出《洞真九真中经》

  师不依年限而授,弟子则身受风刀之考。

  右出《洞真变化宝真上经》

  九赤者,乃九天之炁飞玄羽章,结成玉文,轻洩宣露,传非其人,七祖获考,身没河源。

  又曰:受者不关天灵,侍经玉童玉女列奏高上#12罚以五帝神兵,轻洩者,罚于九祖考灭,已身受而不盟,殃延七祖#13,身被风刀,自然天经#14。故上元君告于五帝曰:经非盟而不告,受不关而失真。彼此死生之责,学者宜依文而奉焉。

  右出《洞真九赤斑符五帝内真经》轻洩宝文,失盟形残#15,七玄之祖,受考鬼官。

  右出《洞真龙景九文赤书经》

  传非其人,身入风火,七祖父母长考于水官。

  右出《洞真金虎真符》

  传非其人,为北帝所奏,殃延七祖,长充鬼责,身没形残。

  右出《洞真高上玉清刻名内文》

  无上祕要卷之三十三竟

  #1洞玄宝文:敦煌写本作‘洞元宝元’。

  #2殗:敦煌写本作‘淹’。

  #3箓:敦煌写本作‘录’。

  #4琅:敦煌写本作‘朗’。

  #5官:敦煌写本作‘骨’。

  #6帝:敦煌写本作‘章’。

  #7紏:敦煌写本作‘糺’。

  #8元纪:敦煌写本作‘玄记’。

  #9诀:敦煌写本作‘决’。

  #10珮:敦煌写本作‘佩’。元:敦煌写本作‘玄’。

  #11契:敦煌写本作‘炁’。

  #12侍:敦煌写本作‘得’。

  #13殃延七祖:敦煌写本作‘殃逮七玄’。

  #14天:敦煌写本作‘失’。

  #15形:敦煌写本作‘刑’。

  无上祕要卷之三十四

  师资品

  太上曰:汝等将来世欲流通灵内教者,有十一事信着万民,尔可得宣传此经。

  一者,奉诚完具,内无毁灭。

  二者,赈给孤老贫穷,有慈愍心。

  三者,劝人远恶修善,殷勤如父子

  四者,不求名誉,称亏若一也。

  五者,幽隐之处,勤行礼拜,修诸功德,如处大众。

  六者,不欺,使民信之如四时。

  七者,忽弃荣华,位不加身。

  八者,舍远妻子,独处闲静。

  九者,亲近贤智,博问善道。

  十者,道在幽冥,不可固必,与贤者论议,莫自专执。

  十一者,常行谦卑,恭敬于人。是为十一事,通内教行,当勤奉学。

  太上告子明曰:学道之人,闻法如饥欲食,见可师之人如病得医,何惜谦下,当如世间贫穷之民,为衣食故债力自役,为人给使,不辞勤剧,不避贵贱长幼,唯财是与。学道之人亦复如是,求法事师,莫择贵贱,勿言长幼,言我年以大而彼年少,彼是贱人我是高士。夫若生此心者,故怀死生俗闲之态,不解至真,平等之要。此人学道,徒望其功耳!人无贵贱,有道则尊,所谓长老不必耆年,要当多识多见。以为先生不得言彼学在我后,我学在前,云何更反师彼,作此念者,是愚癡嫉妬之党,非吾弟子。道当谦下,推能让德,唯善是从,不得自高慢物,独是非彼,此是学道深病。汝等教将来世,慎之,慎之!

  太上曰:弟子受道虽多,犹应敬其本师,本师亦应谦下弟子。所以然者,夫得道度世,莫不由师学之,有师亦如树之有根,缘有根故枝条扶疏。夫学道之人亦以本师为基,渐次成就大智。大智既能成就,复能成就小智,如树由根生子,子复生根,展转相生,则种类不绝。从师受道,渐渐增益,德过于师还教于师,所谓道贵人贱,义类如此。

  道陵曰:若如尊教本师者,复为弟子之义;若其受道仪轨法式当复云何?先师后师谁应施敬?

  太上曰:先师后师,并皆有敬。所以尔者,本师者,学之根也。譬如为山,由于一匮之土渐渐得其高大。本师者亦复如是,乃为发蒙之基。后师者,备成也。喻如严装服饰,众事已办,唯未加冠不可以行人事。后师亦复如是。学道虽久,上法未备,不能得道。

  右出《升玄经》

  阴君曰:惟余垂发少好道德,弃家随师东西南北,委放五经,避世自匿二十馀年名山之侧,寒不遑衣,饥不暇食,思不敢归,劳不敢息,奉事圣师,承颜悦色,面垢胼胝,乃见哀识齿。

  右出《道迹经》

  善人不善人之师,不善人善人之资。不贵其师不爱其资,虽知之迷,是.谓要妙。

  右出《老子道经》

  老子曰:学不得明师,焉能解疑难? 吾道如毫毛,谁当能明分?

  上世始以来,所更如沙尘,动则有载劫,自惟甚苦勤。

  右出《西升经》

  太上玄一真人曰:师者,宝也。为学无师道则不成,非师不度,非师不仙。故师我父也。子不爱师道则不降魔,坏尔身,八景龙舆焉可得驭,太极玉阙焉可得登?子今学上清之道,希求升腾,永享无量之福,慢师行道,求肉飞之举,谓投之夜光,失尔一往也。

  太上玄一真人郁罗翘告太极左仙公曰:子积劫念行,损身救物,开度有生,惠逮草木,讬身林阜,守情忍色,恭礼师宗,劳弗厌极,苦志笃励,乃有至德,致紫兰台金阙上清宫有琼文紫字,功德巍巍,行合上仙,太上命太极真人为子三洞大法师,今复命我来为子作第一度师,子可复座,我当告子开度法轮劝诫要诀。

  太上玄一第二真人光妙音告左仙公曰:子轮转生死,与善结缘,历劫积稔,代代不休,弃荣委禄,.投身幽阜,饥寒崄巇念道不言,钦仰师宝,恒如对神,仁和心柔,坐起欣欣,长斋苦思,时不敢亏,精感凝彻,故名摽上清,太上命我为子第二度师,当具告子三涂五苦生死命根劝诫要诀。

  太上玄一第三真人真定光告左仙公曰:子七世有惠,割口救穷,仁及乌兽,润洒子身。子又积勤躬奉师宝,寒不思裘,饥不爽口,艰苦林岫,注心不替,紫藏纳真,项生奇光,致高上曲降,锡加仙卿,以酬昔德,岂不巍巍乎!太上命我为子第三度师,今当告子无量妙通转神入定劝诫要诀。

  右出《洞玄法轮经》

  夫经不师受则神不行,若世无法师,又无箓传者,当以法信投清泠,或可密室启玄师者,君北向三拜,然后以物布地,施于饥乏之人,平等一心,而用经世有师不须用此法。

  右出《洞玄隐注经》

  《中元玉箓简文神仙品》曰:奉师威仪经师则经之始,故宜设礼。三曾之宗籍师则师之师,故宜设礼,生死录籍所由度师,则受经之师度我五道之难,故应设礼为学,不尊三师则三宝不降,三界不敬,鬼魔害身。

  《下元黄箓简文灵仙品》曰:功德威仪奉师之法,当为经师,开度弟子,三人受法师皆即为列功诸天,功名既建,则交游三界,五帝为宾。

  黄箓简文灵仙品曰:功德威仪奉师之法,当为籍师,开度弟子,七人受法师皆即为列功诸天,言名仙品,迁上七祖,进升天堂。

  《黄箓简文灵仙品》曰:功德威仪奉师之法,当为度师,开度弟子,九人.受法师皆即为列功诸天,言名白简,功德之大,九祖同升,皆得逍遥七宝林中。

  《黄箓简文灵仙品》曰:为三师开度弟子,若经师已升,当并度籍师,籍师复升,当并度师,依科条列功名,言奏诸天,若三师并升,当开度三人,付同学有德之人,同学具依科旨,列言诸天,不得阙略。

  右出《洞玄金箓简文经》

  《太上中经》曰:夫师因经业故称之曰生,受者习焉,以同其诚,缠绵忧乐,义齐死生,于是始验克终,俱朝仙庭尔,乃东拜谘受,修盟曲室,尊卑以显,三契分别,孜孜之心宝经藏密,施行要言,诚存专一,保敬师经,方寸敢坠。如此始可与言神灵之交,道德之契矣。奉经而祕其道,行事而遵其誓,则上以刊名于玉简,书帝录于太极。

  右出《洞真太丹隐书经》

  法信品

  飞天神人曰:受灵宝真文十部妙经,以金龙三枚投于水府及灵山所

  住宅中,合三处,为学仙之信。

  又曰:当以文缯五方之䌽各四十尺,以关五帝,为告誓之信。

  又曰:法用上金五两,以盟五岳,为宝经之信。

  又曰:法用金钱二万四千,以质二十四生官,为重真之信,无金钱者,铜亦可准。

  又曰:天文祕重,非信不宝。故上圣以信效心,无信则为贱道,无盟则为轻宝。

  又曰:受经之身先信未备,后遇贤人赍信请受,皆当以所受之信充备,先师之服余者,可为身法用。

  又曰:受经法信当十分折二,以送祖师。又二散乞贫人、山栖道士,余信营已法用烧香然灯,为弟子立功。

  又曰:天王帝主禳灾度厄,用五色纹缯,随方丈数龙用上金,命缯用紫纹,庶民用缦缯,龙用中金,然灯请乞同如上法。

  右出《洞玄明真经》

  天尊曰:大道何其责人财宝,强使作功,故观其悭心,质求其意,

  有而弗散,将何求哉?穷而发心,志意坚明,勤苦师门,劳不为惮,道已鉴之,如此之辈则功感诸天,故施财以对心,推心以对财,其功等尔。古人求心,末世求财,古人非心不仙,末世非财不度。所以尔者,末世贵财而不贵道,以黄金万斤、仙经一部施于穷山,末世乃当贪取此金,岂贪仙经?黄金尅为身患,仙经克得命长,亦公知如此,只自不能兔于悭贪,既自不能兔于悭贪,安得名为道耶?故非道弘人,此之谓也。

  右出《洞玄三元品诫经》

  太上曰:法信以营斋,供养经道香油,为一切作福田及施散山林寒栖道士、世间穷厄六疾者,法师不得私用,其罪甚重,误人学道,学道之士慎之,慎之!

  右出《洞玄自然经》

  天尊告左玄真人曰:卿授此经,当依冥典法信,用金钱纹缯等物

  皆令如式。此法出自虚无浩素元君之凝思,五方元老常所宝修。受者资上金五分、素丝五两,以五方元老之灵,本命纹缯,上寿百二十岁。计岁余一公王一疋,中人一丈,贫者一尺,此三种物慎不可阙,阙而强受,受者有罪。其中增降,贫富量之。

  右出《洞玄思微定志经》

  真人曰:《五千文》仙人传授之科,素与灵宝同,限高才志士、好讽诵求自然飞仙之道者,具法信纹缯五十尺与灵宝,一时于名山峰上受之。

  仙公曰:世有高德人欲讽诵期升仙者,当与灵宝同时受之。

  右出《洞玄敷斋经》

  太微天帝君告上相青童君西城王君曰:其心好道,乐真勤心注玄者,无吝财物,轻物贵道道,无不存如此之士始可与言,内爱财宝外心浮好者,道亦已照闭之,玉笈加以金阙,升度之后藏之名山。

  右出《洞真太上神虎玉经》

  传授真讳隐术,依四极明科盟,紫金八两,丹文锦八十尺。

  右出《洞真丹景道精隐地八术经》

  凡经师之受盟物,当施散于寒穷,救贫病之急厄,拯山川之饿夫,营神灵之公用,若私割以自赡,贪溢以为利者,则经师之七祖受长考于地狱,身入风刀。

  右出《 洞真高圣金玄经》

  凡受《大洞真经》三十九章,太上大道君八景玉箓八风徘徊帝一之道,太丹隐玄回元五通十二上愿,玄母八间先进洞房金华雌一九玄列纪灵书紫文,填生五藏琅讦华丹,当启镮割绳乃得传之,节度如左。

  紫金为环,环径一寸,截破一环,分为两半。经师及弟子当各带一半,终身佩之,青丝为绳,绳长九尺,各割半以缠绕缚此半环,又合带之。青锦一尺八寸,各分半为囊,以盛此金,环及青丝绳,分环各毕,弟子三拜受经。

  右出《洞真大洞真经》

  受太上素灵大有玉篇九真明科,案科资上金三两、紫纹百尺、青缯二十七尺、赤丝五两、沉香一斤、丹一两,诣师以为盟信。

  右出《洞真四官内神宝名玉诀经》

  五色锦各五十尺,以请五帝仙官。紫金五两,以誓五方之信。

  沉香五斤,以上闻三元宫。

  真珠一斤,以为盟丹之信。

  书刀子一枚,以断死炁之路。

  金珠七枚,以奉请七元之精。

  绛纹七十尺,以为炎光之信。

  右出《 洞真紫度炎光神玄变经》

  凡受玄丘大真书隐文者,白绢四十尺、青䎬一十尺、金镮三双、香九两,

  白绢以代曲素之歃血,

  青襟以为七百年三传之誓,

  金环以为誓心不洩之约,

  香以为明灵之盟。

  凡受曲素诀辞之法,用丹帛四十尺、金钮两双,以为帝玄真之信。

  右出《洞真曲素诀辞经》

  凡紫书丹字之文,弟子赍上金七两、黄纹四十尺、青䎬三十二尺,告盟而传。

  右出《洞真黄炁阳精经》

  凡传授招灵致真摄魔豁落七元之符者,依明科之法,弟子赍金鱼玉龙各一枚、紫纹百尺、上金三两,以奉有经之师,誓于九天之信。

  右出《洞真金真玉光八景飞经》

  古者盟誓皆歃血断发,立坛告天,以为不宣求信之约,今自可以金青之陈以代发肤之体,列于别静,祝启上皇,法用金镮三枚,鲜明赤而有光者青帛三十九尺,以代三契之盟,亦可相连为二十七尺,盟物备录,不得私用以自营。

  右出《洞真太丹隐书经》

  凡受七圣玄纪回天九霄白简素箓之文,弟子赍上金七两、紫纹七十二尺、上朱七两,诣师北向,命高圣盟天而传。

  右出《洞真七圣玄纪经》

  凡受九真玄经者,皆先歃血累坛,剪发立盟,为不宣不洩之信誓,后圣以歃血犯生炁之伤,剪发违肤毁之犯,谨以黄金代刺血之信,青柔之帛三十二尺当割发之约。师受誓物,不得散为私利,藉以滥用,皆当施山栖高隐单栖贫道者。

  右出《洞真太上飞行羽经》

  凡受《大有妙经》者,赍上金三两、紫纹百尺、青缯二十七尺、赤丝五两、沉香一斤、丹一两,诣师求受。

  右出《洞真素灵大有妙经》

  凡受《胎精中记经》,赍上金一斤、白绢八十尺、丹一斤,以代列誓北向,脆盟而传,不得轻盟无信。

  右出《洞真九丹上化胎精中记经》

  凡受《九赤斑符经》,弟子赍上金三两、五色纹缯各五十尺、锦缯三十尺、上香一斤,诣五色之巖,告五帝而传。

  右出《洞真上清九赤斑符经》

  凡受紫凤赤书,弟子赍金虎札各一枚、紫纹九十尺、朱一斤,共告祝盟而传。

  右出《洞真龙景九文紫凤赤书经》

  凡受金虎真符者,赍金虎玉铃、素锦玄罗各三十尺,以为金真之誓,盟于天地不宣之约。

  右出《洞真太微天帝君金虎真符》

  凡受真虎符者,赍上金十两,以为神真之信;锦九十尺,以誓九天;青缯三十尺,以盟其心。好道乐真,勤心注玄,无吝财物。

  右出《洞真太上玉绶神虎真符》

  凡受《八素真经》者,有经之师白绢四十尺,银镮二双。

  凡受修五通之事者,有经之师青布三十二尺,为终身不洩之约。

  右出《洞真八素真经》

  凡受三元玉检,弟子赍上金五两、凤文之罗九十尺、䎬文之缯三十二尺,诣师共登本命岳受经。

  右出《洞真三元玉检布经》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0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