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无上祕要

  经名:无上祕要。唐,不着撰人。原一百卷,今存六十八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太平部。参校版本:敦煌写本P.2861、DX169a+169a、DX2632a、S.80、P.2632、S.5382、P.2371、P.3327、P.3141、P.3773及《佚籍丛残》珍字二O所收罗振玉校录敦煌唐写本《无上秘要》卷五十二残本。

  卷一卷二原缺

  无上祕要卷之三

  日品

  南极上元君曰:日纵广二千四十里,金分。水精晖于内,流光照于外。其中城郭人民七宝,浴池生于四种青红黄白莲花。人长二丈四尺,衣朱衣,与四种花同衰同盛,故有春秋冬夏四时行焉。日行有五气,一时风,二径风,三劲风,四转风,五行风。是故制御日月星宿,游行虚无,初不休息,皆风之梵其纲。

  日月运度亏盈者,皆四时之会,藏伏冠带故也。金门之上,日行通门。金门之内,有金精冶鍊之池,在西关之分。故立春之日,日受鍊魂于金门之内,曜其光明于金门之外。当此之时,则光景柔鲜,普天气温。其年中一过如此经四十五日乃止。

  顺行至洞阳宫。洞阳宫是日之上馆,一名离罗,在浮黎之分,以立夏之日,日于洞阳宫,吐金冷之精,以灌洞阳之宫,更鍊八芒于流火之庭。当此之时,则日光昏盛,阳气溢散,普天大暑。其年中一过,如此经四十五日乃止。

  顺行至东井之上。东井是月通晖之径,在于逮之分,以立秋日日于东井之中,沐浴于景晕,收八素之气,归于广寒之宫。当此之时,则天景高澄,普天气凉。其年中一过,如此经四十五日乃止。

  顺行至广寒宫。广寒是月宫之上馆,七星之华盖,在郁单之界,以立冬之日,日伏精于广寒之宫,更冠带胎养。当之时,日景阴翳,普天大寒。其年中一过,如此经四十五日乃止。

  一年日运周度,冠带四乡,合一百八十日。是日所经之分,余一百八十日属月之度。二景离合,阴阳亏盈,名分度之限也。

  右出《洞真黄气阳精经》

  日中青帝,讳圆常无,字照龙韬。

  日中赤帝,讳丹灵峙,字绿红映。

  中白帝,讳皓郁将,字回金霞。

  日中黑帝,讳澄漕渟,字玄绿炎。

  日中黄帝,讳寿逸阜,字飚晖象。

  右出《 洞真太上玉晨郁仪奔月经》

  三天真人呼日为圆光蔚。

  九天真人呼日为濯耀罗。

  玉贤天中呼日为微玄。

  太素天中日为眇景。

  太清天中诸仙呼日为大明。

  皇上真人呼日为九曜生。

  太极真人呼日为圆明。

  东华真人呼日为紫曜明,或复呼为圆珠皇。初紫元之天中,常有晖晖之光,郁如薄雾,乃九日之所出,有如一日之照。

  始晖者,日出之乡。右出《大洞正经注》紫微夫人说阿母言曰:日圆形而方景,月方精而圆象。景藏形内,精隐象中景赤象黄,是为日月之魂。

  右出《洞真太丹隐书经》

  月品

  月纵广千九百里,月晕围七千八百四十里,白银璃璃水晶映其内,炎光明照于其外。其中城郭人民亦有七宝,浴池八骞之林生于其内,月中人长一丈六尺,悉衣青色之衣,月中人常以月一日至十六日采白银琉璃,鍊于炎光之冶,故月度盈则光明鲜。太素以十七日至二十九日于骞林之下采三气之花,拂日月之光,故月度亏,其光微。玄景运行,亦五风梵其纲也。故制日月星宿,游行虚无,初不休息。

  春分之日,月宿金门之上。金门之上则有通灵之门,以其时月于金精冶鍊之池,受鍊于石景水母,莹饰于华光。当此之日,灌阳精于金门,纳黄气于玉泉。皇上真人诸天人,皆以其日采骞树之华,以拂月月之光。月以黄气灌天人之容。故春分之日万气温,神景皆和,黄气阳精降接之时。

  夏至之日,月伏洞阳宫。洞阳宫是日之上馆,以其时月于流火之庭,冶鍊于八芒,鲜明于月魂。当此之日,灌黄气于洞阳,纳阳精于火宫。诸天人皆以其日采空青之林,以拂日月之光,以阳精灌天人之容。故夏至之日,景气激,阳气降,阴纳灵,二景接晖之时。

  秋分之日,月宿东井广灵之堂,沐浴东井之池,以鍊月魂,明八朗之芒。当此之日,月受鍊阳精于日晖,吐黄气于玉池。诸天人皆以其日悉采环树之花,以拂日月之光。月以黄气灌天人之容。故秋分是天大会之日,黄气阳精交降之时。

  冬至之日,月伏广寒之宫。广寒之宫则月之上馆,以其时育养月魂于广寒之也。当此之日,纳黄气于寒池。诸天人悉以其日采青花之林,以拂日月之光。月以阳精灌天人之容。故冬至之日,运道履长黄气阳精纳晖之时。月度周流四乡,故有朔望之期。日道阳,月道阴,虽同运而转至于冠带,各居四节,故日分一百八十日阳,月分一百八十日阴,数经三千六百度,与日合则阳气激阴气石。

  右出《洞真黄气阳精经》

  太上曰月中青帝夫人,讳娥隐珠,字芬豔婴。

  月中赤帝夫人,讳翳逸寥,字婉筵虚。

  月中白帝夫人,讳灵素兰,字郁连华。

  月中黑帝夫人,讳结连翘,字渟属金。

  月中黄帝夫人,讳清营襟,字炅容。

  右出《洞真结璘奔月经》

  星品

  太上曰:夫五星者,是日月之灵根,天胎之五藏。是以天精结缠以成五星,天地赖以综气,日月系之而明。若天气不育,则三合亏盈;地气不育,则万物枯滞。亏盈则天震地动。列宿不守,则日月薄蚀;五星乱度,则二象失光。天地交泰,则五星映清,天精合则五星光明。上照太虚,下朗万兆。兆有得失,则五度错逆;兆有和吉,则流行顺道。映洞祸福,毫杪必彰,玄照纤末,幽存功过者也。五帝上言于星中真皇,真皇奏于太上玉君,于是以辰光转烛以示万生,傍行越位以告灾祥。地建五岳之山,以象五行之星;人立五藏之神,以拟于五位之用。三气回合,是以天地列备矣。星之为精,上通众精,下共光津,吐纳三华,漱泽万灵也。五岁星圆镜木精,玄朗东阳之陕星,中有九门,门中出九锋芒,锋芒光垂九百万丈,一门辄有青帝,凡九青帝,备门奉卫于中央青皇真君。

  火星圆镜丹精,映观南轩星,中有三门,门中出三锋芒,锋芒光垂三百万丈,一门内辄有一赤帝,凡三赤帝,备门奉卫于南真上皇真君。

  太白星圆镜金精,焕曜西辰太白星,中有七门,门中出七锋芒,锋芒光垂七百万丈,一门内各有一白帝,凡七白帝,备门奉卫于西真上皇道君。

  五辰星圆镜水精,洞映北冥辰星,中有五门,门出五锋芒,锋芒光垂五百万丈,一门各有一黑帝,凡五黑帝,备门奉卫于北真上皇君。

  镇星圆镜土精,镇荫黄道,镇星中有四门,门中有四锋芒,锋芒光垂四百万丈,一门各有一黄帝,凡四黄帝,备门奉卫于镇元黄真君。

  右出《洞真八素真经》

  七星去#1地四十万里,围七百二十里,皆金精琉璃为其郭,七曜紫晖开其光,其内则诸天人众真之游馆,广寒则其华盖,其一昼一夜则运转周天一度,亦如日月之轮,其内亦生七宝珠林,如是戌亥之后,生气之初,七星受鍊于广寒之宫,明鲜紫景于七曜。焕落流精,竟天紫景,吐津以灌诸天,于是众真帝仙皆以其时莫不采七曜之晖、紫景之兰。

  右出《洞真黄气阳精经》

  第一天枢星,则阳明星之魂神。天枢星灭而不曜,光而不照,潜洞太虚,围九百二十里,对阳明星之西北门

  第二天璇星,则阴精星之魂神。天璇星景而远映,照而不焕,潜洞太虚,围五百五十里,对阴精星之西门。

  第三天机星,则真人星之魂精。天玑星猛而不显,焕而不辉,潜洞太虚,围七百七十里,对真人星之东南门。

  第四天权星,则玄冥星之魄精也。天权星微而隐,隐而洞映,潜洞太虚,围八百里,对玄冥星之东门。

  第五玉衡星,则丹元星之魂灵也。玉衡星大而默,踊而不焕,潜洞太虚,围七百二十里,对丹元星东北门。

  第六闿阳星,则北极星之魄灵也。闿阳星明而潜照,晖而不焕,洞彻太虚,围七百七十里,对北极之下关北洞之门。

  第七摇光星,则天关星之魂。大明摇光星则光转空洞,回机天关,潜焕太虚,围九百里,上对天关星之南门,下对北极星。

  第八洞明星,则辅星之魂精。阳明洞明星,则光回诸天,总轮上宿,流阳太虚,围九百九十里,上对轮星西南门,在天关之上梁,北极之阳芒。

  第九隐元星,则弼星之魄。明空灵隐,元星则隐,息华盖之下,潜光曜于空洞之中,围九百九十里,上对弼星之东南门。

  右出《 洞真飞行九晨玉经》

  太上大道君北极真公曰:吾昔游于北天,策驾广寒,足践华盖,手排九元,逸景云宫,遨戏北玄,逍遥羽阴之馆,息于洞台之门,眄游机以召运,促劫会以舞轮,歎万物而雕衰,俯天地而长存,乃悟九星之奇妙,悟十魂之至灵。夫九星者,皇九天之灵根,日月之明梁,万品之渊宗。故天有九气,则以九星为其灵纽;地有九州,则以九星为其主;人有九孔,则以九星为命府;阴阳九宫,则以九星为其门户;五岳四海,则以九星为渊府。故五九叅为,纲维无穷,制御天宿,回转三辰,调理四气,致天地长存,万品之所宗,神仙之所凭。夫天无九星则无以高清,地无九星则无以为至灵,人无九星则九孔不明。上帝兼之以通真,神仙凭之以得成,五行乘之以致度,万物禀之以得生。天清地静,九星焕明;天激地否,财九星翳昏。

  右出《洞真回元九道飞行羽经》

  #1原底本不清,疑为‘去’字。

  卷四三界品九地品灵山品林树品山洞品洞天品神水品

  无上祕要卷之四

  三界品

  太极真人曰:夫修飞行三界之道,当使为无不无,无有不有,能悟有无之间,缅然于其际而无际,自然得超三界,游宴玉京,飞行十方。

  太黄皇曾天,太明玉完天,清明何童天,玄胎平育天,元明文举天,七曜摩夷天。

  右六天,欲界,阴阳胎生,年积万岁。

  虚无越衡天,太极蒙翳天,赤明和阳天,玄明恭华天,曜明宗飘天,竺落皇笳天,虚明堂曜天,观明端靖天,玄明恭庆天,太焕极瑶天,元载孔升天,太安皇崖天,显定极风天,始皇孝芒天,太皇翁重天,无思江由天,上揲阮乐天,无极昙誓天。

  右十八天,色界,阴阳有色,与欲界同,不相交接,人皆化生,年积亿岁,不夭不伤。

  皓庭霄度天,渊通元洞天,翰宠妙成天,秀乐禁上天。

  右四天,无色界,阴阳有形,身长数百里,不以为累,能隐形入微,无复色欲,唯真相知年岁积劫,虽不事学而能行善,福报所毕。至于魔王学道未极,亦游此天,不得超三界,未免洪灾火运,交周二十八天,一时混淆如馘,其中学真堪为种人,王母迎之,登常融玉隆梵度贾奕四天之上,其学圣真仙三界者,退还人道,经历三涂,能超进者当依功迁转。

  诸天之上,各有生门,中有空洞谣歌之章,魔王灵篇,辞叅高真。

  第一欲界飞空之音

  人道渺渺,仙道莽莽。鬼道乐兮,当人生门。天道贵生,鬼道贵终。

  仙道常自吉,鬼道常自凶。高上清灵爽,悲歌朗太空。

  惟愿仙道成,不欲人道穷。北都泉曲府,中有万鬼群。

  但欲遏人算,断绝人命门。阿人歌洞章,以摄北罗酆。

  束送妖魔精,斩馘六鬼锋。诸天炁荡荡,我道日兴隆。

  第二色界魔王之章

  落落高张,明气四骞。梵行诸天,周回十方。

  无量大神,皆由我身。我有洞章,万遍成仙。

  仙道贵度,鬼道相连。天地渺莽,秽炁氛氛。

  三界乐兮,过之长存。身度我界,体入自然。

  此时乐兮,薄由我恩。龙汉荡荡,何能别真?

  我界难度,故作洞文。变化飞空,以试尔身。

  成败懈退,度者几人?笑尔不度,故为歌音。

  第三无色界魔王歌曰

  三界之上,渺渺大罗。上无色根,云层峨峨。

  惟有元始,浩劫之家,部制我界,统承玄都。

  有过我界,身入玉虚。我位上王,匡御众魔。

  空中万变,秽气纷葩。保真者少,迷惑者多。

  仙道难固,鬼道易邪。人道者心谅,不由他仙。

  道贵实人,道贵华尔。不乐仙道,三界那得过?

  其欲转五道,我当复柰何□

  右出《洞玄度人经》

  九地品

  道运御世,开辟玄通。三色混沌,乍存乍亡。

  运推数极,三气开光。气清高澄,积阳成天。

  气结凝滓,积滞成地。

  右出《洞玄九天经》

  第一垒名色润地,

  第二垒名刚色地,

  第三垒名石脂色泽地,

  第四垒名润泽地,

  第五垒名金粟泽地,

  第六垒名金刚铁泽地,

  第七垒名水制译地,

  第八垒名大风泽地,

  第九垒名洞渊无色纲维地。

  右九垒之地,地各有四色土皇:正音土皇,行音土皇,游音土皇,梵音土皇。极下洞渊洞源,纲维天下,制使不落,下则无穷无境,无边无际,皆纲维之元。九地九垒,直下九重,各三十六音、三十六土皇,上应三十六天,中应三十六国,如是土皇位齐玉皇之号,但分气各治,上下之别名耳。

  九地相去里数

  第一地,去天九十亿万里。第二地,去第一垒地八十亿万里。第三地,去第二垒地一百二十亿万里。

  第四地,去第三垒地二十亿万里。

  第五地,去第四垒地二十亿万里。

  第六地,去第五垒地二十亿万里。

  第七地,去第六垒地二十亿万里。

  第八地,去第七垒地八十亿万里。

  第九地,去第八垒地八十亿万里。

  右九垒之下,洞渊洞源,纲维天下,制使不落,上则去第一垒地五百二十亿万里。

  右出《洞真外国放品经》

  灵山品

  酆都山,在北方癸地,故东北为鬼户死气之根,山高二千六百里,周回三万里。

  右出《洞真天关三图七星移度经》南方伊沙陀国,外有长洲,一名青丘,其左右有风山,其山恒震声。又有炎洲,有火林山,山中有光兽。

  右出《洞真外国放品经》

  玄垄山,在昆仑山之东北。

  钟山,所处在弱水之北一万九千里,山高万二千里,其上方七千里,周回三万里,日月所不及照,光耀昼夜,朗然明十万里外,皆星汉所不及。圣人言天缺西北,是钟山照九阴之下。

  昆仑山高,平地三万六千里,上有三隅,面方万里,形似偃盆。其一隅正北,主于辰星之精,名曰阆风台;一隅正西,名曰玄圃台;一隅正东,名曰昆仑台。又有北户山、承渊山,并是其枝干,上通璇玑九天之澳,万仙之宗根,天地缠度之柄。

  右出《洞真太霄隐书》

  东华有云波山,青童君时御圆珠之气,登云波之山,入束华之宫。

  扶桑际有九老京山,九老仙皇太帝君,二道君时会九老之京,出灵户之符,召太真王万仙受事。

  太清天中有浮绝空山,三天神王所治,大道真气之所结。

  太极天中有秀华山,山下有玉堂,五灵真君之所处。此天中有寒童灵山,仙真之宾常登此岳。

  太微天中有玉寿山,黄老之所治,万神之所会。

  内景天中有紫空山,青精君常乘羽逸之车,携玄景之童,时登此山。

  上清天中有虹映山,乃九日之所出,月帝之所司,光气之所散。又有金华便山,其巅有大老寝堂,八黄老君时登此山。

  玉虚天中有飞霞山,能行大洞经,可入飞霞山。

  太一上元天中有金华山,太一元禁君所处。

  七晨天中有三宝山,有反生之香反冲于此,山上皇真人所处。

  元晨天中有三秀山,而元晨天中有黄景之气,气之所出起于此山。

  太极天中有太上日空无景之山,其山太霞之中有彭室,太虚元君所处。

  太玄天中有空峰山,乃神光之所秀出。

  玉真天中有高元山,万华先生时登此山,寝宴万华之宫。

  玉清天中有玉根山,五老上真所处。

  又有黄霞山,是五帝之所处,上皇之所游。九天上有荡滞神仙,九气丈人时登此山。太无之庭有太霞之岳,名曰五间之山,太无晨中君所处。

  太无天中有峨媚山,上有洞宫玉户,诸得真仙道者,名刊于其上。

  右出《玉真太洞玉经》

  灵宝玄都玉京山,处于上天之中心。

  右出《洞玄玉诀经》

  录那罗卫之国须弥灵飞人乌山,元始天王所别治,西王母初学道亦登此山。

  右出《洞玄隐注经》

  西极西那王国有郁察山,浮罗之岳。

  右出《洞玄灵书度命经》

  太上曰:人乌山是天地之生根,元气之所因,人求其域灵,仙仰其神,于是朝致五岳,使役海神。

  右出《洞玄五符经》

  太上曰:太玄都玉京山,冠八方诸罗天。诸天仙人谓此山有十名:

  一曰盖天首山,

  二曰弥玄上山,

  三曰罗玄洞虚山,

  四曰高上真元山,

  五曰众宝幽结劫刃山,

  六曰无色大觉山,

  七曰周观洞玄山,

  八曰景华太真山,

  九曰不思议山,

  十曰太玄都玉京太上山。

  右出《 洞玄玉京山经》

  句曲山胇间有金陵之地,方三十八顷,是金坛之地,地肥土良,而并水认甘,居胇地必度世,见太平。

  《河图内元经》曰:乃有地肥土良水清句曲之山、金坛之后可以度世,上升曲成。

  《河图中篇》曰:句金之山,其间既有陵,兵病不往,洪波不登,此之请也。金陵,古名之为伏龙之地。《福地志》曰:伏龙之地,在柳谷之西,金坛之右,可以高栖,正金陵之福地也。句曲山又名为句金之坛,以洞天内有金坛百丈,因以致名。

  又有积金山,亦有金积以号坛矣。又名其源泽为曲句之穴,按山形曲折,后人合名为句曲之山,后有三茅君来治其上,时父老人传为茅君之山。

  三茅山隐峰相属,皆句曲山一名耳。时人因事而喻今,故有支条数十作别名,此山为冈山也。《孔丘福地》云:冈山之间有伏龙乡,可以避水避病。

  东方有三盖山、三霍山、三台山、二金山,并名山句曲,即金坛之一山。茅山北垂洞口,一山名良常山,本亦句曲相连,都一名耳。

  西去者是葛衍山之别名,葛衍有山相连,西为玄西山,东为郁绝根山,中央为葛山,三山缠固,方三千里,高二千七百里,去昆仑七万里,其间有高晖山,上有洞光如日,照葛衍、西玄、郁绝根三山。

  右出《道迹经》

  紫微夫人曰:方诸山,正四方,故谓之方诸。一面长一千三百里,四面合五千二百里,上高九千万丈。又有长明大山,夜月高丘,各周回百里,又有玄寒山。

  方诸东西南面又各有小方诸山,去大方诸山三千里。小方诸亦方面各三百里,大方诸对会稽之南,看去会稽岸七万里,东北看则有旸谷乡,又去方诸六万里。

  右出《真迹经》

  林树品

  东极苍帝君曰:大浮黎国土有青林之树,树叶生自然紫书,风吹树动,其树声音皆作洞章灵音,灿烂朗彻太

  空,其上恒有九色凤鸟,有得其羽,皆即飞行。

  西极西那玉国有七宝骞树,树生赤实白环,上有凤凰、孔雀、金翅之乌,昼夜六时吐其雅音。

  右出《洞玄灵书》

  太上曰玉京山,自然生七宝之树,一株弥复一天,八树弥复八方罗天。

  右出《洞玄玉京山经》

  东方呵罗提国,外有扶桑在碧海之中,生林如桑,皆数千丈,大者三千围,两两同根而生、有实赤如桑椹,仙人所啖食,体作金色,其实皆九千岁一熟。南方伊沙池之国,国外有青丘地,生大树长三千丈,大者二千围。

  昆仑山上生金根之树,琼柯丹实之林,玉清以为实,其树悉刻题三十六国音,上栖紫帮、凤鸾、白雀、鹗鸥、鹦鹄、赤乌、青鹊。

  右出《洞真外国放品经》

  方诸青宫内,有玉树数百株,上有关鸡凤凰九色之鸟,下有芝草,玉井有自然生泉,服之寿同三光。

  右出《洞真青要紫书金根经》

  日上馆洞阳宫之内,有空青之林,得食其华,身生金光之色。

  月通晖之径东井之内,有广灵之宫,中生三华高环之树,一劫则生自然三炁之华,似芙蓉之晖,得食一华,年同一劫。

  月宫之上馆广寒之宫中,生青华之树,树高四千丈,其叶似竹而赤,其华似镜而明,其子似李而无核,所谓绛 树丹实。得食其叶,寿长年;得食其华,与月同灵;得食其实,游宴玉清。

  右出《洞真黄气阳精经》

  老子西过大龟之山,见太真王母食玉文之枣,其实如鉼,又食碧桃紫梨。

  复北登空洞之岭,见北华真公、四华仙人食空洞灵瓜,其瓜四劫一熟。

  安期生谓太真夫人曰:昔与女郎游于息安西海际,食枣异美,此间枣永不及,忆此未久,说已三千年矣。神女云,吾昔与君共食一枚乃不尽,此小枣那得相比。

  右出《仙果道迹经》

  右英夫人曰:交梨火枣,此即腾飞之药,不比于金丹。

  右出《真迹经》

  山洞品

  五岳及名山皆有洞室。

  王屋山洞周回万里。

  委羽山洞周回万里。

  西城玉山洞周回三千里。

  青城山洞周回二千里。

  西玄三山洞周回千里。

  罗浮山洞周回五百里。

  赤城丹山洞周回三百里。

  林屋山洞周回四百里。

  句曲山洞周回一百里。

  括苍山洞周回三百里。

  右出《道迹经》

  洞天品

  小有清虚天,大有空明天,

  太玄总真天,三玄极真天,

  宝仙九室天,上玉清平天,

  朱明耀真天,金坛华阳天,

  左神幽虚天,成德隐玄天。

  右出《道迹经》

  右大天之内地中洞天

  神水品

  玉清天中有万津之海,其水波汹涌而连岳。太初天中有庆元之河、号为士阵人之津。

  又有流汨之池,中有玉树,周围莲花十丈,池广千里,水乃香美。金华仙人恒处莲花之中,饮此流汨之水。

  玄洲有三弱之律,非仙人而莫度越。

  太元之庭有玉简山,山有清渊之池,方圆千里。又有帝川池,在玄洲北,玉灵仙母、金华仙女,常所经游。

  右出《洞真大洞经》

  元始天尊于大福弃贤世界郁单国,国土皆凝水精,琉璃灌地而行,国有专池纵横五百里,池有玉芝,一国男女饮食池水,面如玉脂,初无疾病,无有忧愁,寿三万岁,无有中夭,命终之后,骸骨不灰,万年亦无臭烂之气。

  右出《洞玄灵书》

  无上祕要卷之四竟

  无上祕要卷之五

  人品

  九天丈人告于三天玉童曰:夫天地交运,二象合真,阴阳降炁,上应于九天。流丹九转,结气为精,精化成神,神变成人。故人象天地,炁法自然。自然之炁,皆是九天之精,化为人身,含胎育养,九月炁盈,九天气普,十月乃生。其结胎受化,有吉有凶,有寿有夭,有短有长,皆禀宿根。结炁不纯,藏胃积滞,六府败伤,形神不固,体不受灵,死炁入孔,何由得存?阳炁赤名曰玄丹,阴气黄名曰黄精。阴阳既交,二炁降精,化神结胎,上应于九天。九天之炁,则下布丹田,与精合凝,结会命门,要须九过,是为丹田,上化下凝,以成于人。一月受炁,二月受灵,三月合变,四月凝精,五月首体具,六月化成形,七月神位布,八月九孔明,九月九天炁普,乃有音声,十月司命勒籍,受命而生。故人皆禀九天之炁。阳降阴之精,名曰九丹,合成人身。凡人受生结炁,九丹上化于胞胎之中,而法九天之炁。炁满神具于胎囊之内,而自识其宿命,知有本根,转轮因缘。九天之炁化成其身,既睹阳道,开旷三光,而自忘其所生所由之因尔者,皆由胞根结滞,盘固三关,五府不理,死炁塞门,致灵关不发而忘其因缘。若灵真九炁,含鍊琼胎,暂经紫户,运履人道,挺秀自然,耀景睹灵,便腾身于九天,非复结精受炁而为人也。

  凡人生皆禀九天之炁,炁凝为精,精化成丹,丹变成人。结胎含秀,法则自然,假令七月生则十月胎受波梨荅惒天之炁,十一月生则受梵摩迦夷天之炁,十二月生则受梵宝天之炁,正月生则受化应声天之炁,二月生则受不骄乐天之炁,三月生则受寂然天之炁,四月生则受须延天之炁,五月生则受上上禅善无量寿天之炁,六月生则受郁单无量天之炁。

  凡人从十月结胎至于六月,则受九天之炁,已满至七月,合十月则天地炁盈,受太阳之运而生。

  右出《洞真九丹上化胎精中记经》

  太上曰:夫人受生,结精积炁,受胎歛血,黄白幽凝,丹紫合烟,所以凝骨吐津,散布流液,四度会化,九宫一结,五神命其形体,太一定其符籍,忽尔而立,恍尔而成,罔尔而具,脱尔而生。

  于是乃九神来入,安在其宫,五藏玄生,五神主焉。父母唯知生育之始我也,而不悟帝君五神来适于其间。人体有尊神,其居无常,出入六虚。

  上下三田,回易阴阳,去故纳新展转荣输,流注元津,太神虚生,内结以成一身,濯质化鍊,变景光明。

  右出《 洞真九真中经》

  夫人受生于天魂,结成于元灵,转轮于九炁。挺命太一,关开三道,积神幽宫,所以玄液七缠,流津敷泽,日月映其六虚,口耳运其神器,云行雨施,德拟天地,胞胎内帀,五因来具,立人之道其如此也。故五因者,是五神也;故三道者,是三真也。

  夫五神者天之魂,三真者天之道,九炁者天之胎,太一者天之源,日月者天之眼,玄液者天之渊,六虚者天之光,幽宫者天之府,神器者天之化,元灵者帝之变。凡此言九天者,乃混合帝君之变,变而化九,是谓九宫,九宫混变而同一矣。夫兆所欲修己求生,当从所生之宗。所生之宗,谓元父玄母也。元父主气,化理帝先;玄母主精,变结胞胎。精炁相成,而阴阳相生,云行兆巳,道合无名,数起三五,兆始禀形,七九既帀,兆体乃成,和合三五,七九洞冥,象帝之先,当须帝营,天皇之功,九变为灵,功成人体,体与神并,神去则死,神守则生。是以三元为道之始,帝君为道之根,太一为道之变,九天为道之神,九宫为道之宅,玄液为道之津,以熙三田,以致神仙,朝适六合,夕守泥丸,坚执胎精,心中常欢。学道之子须此为缘,见是经者,始可与言,九炁陶注,太一运神。

  右出《洞真太丹隐书》

  天尊言曰:炁炁相续,种种生缘,角善恶祸福,各有命根。非天,非地,亦又非人,正由心也。心则神也。形非我有,我所以得生者,从虚无自然中来,因缘寄胎,受化而生。我受胎父母,亦非我始生父母也,真父母不在此。父母贵重,尊高无上,今所生父母,是我寄备因缘,禀受育养之恩,故以礼报而称为父母焉。故我受形亦非我形也,寄之为屋宅,因之为营室,舍我也。附之以为形,示之以有无,故得道者无复有形也。及我无身,我有何患?我所以有患者,为我有身。有身则百恶生,无身则入自然。立行合道,则身神一也。身神并一,则为真身,归于始生父母而成道也。

  右出《洞玄诸天内音经》

  人之受生于胞胎之中,三元育养,九炁结形。故九且神布,炁满能声,声尚神具,九天称庆,太一执符,帝君品命,主录轨籍,司命定算,五帝监生,圣母卫房、天神地只,三界备守,九天司马在庭,东向读《九天生神章》九过,男则万神唱恭,女则万神唱奉,男则司命敬诺,女则司命敬顺,于是而生九天司马不下命章,万神不唱恭诺,终不生也。

  夫人得还生于人道,擢形太阳,惊天骇地,贵亦难称。天真地神,三界齐临,亦不轻也。当生之时,亦不为陋也。所以能爱其形,保其神,贵其炁,固其根者,终不死坏,而得神仙,骨肉同飞,上登三清,是炁与三炁合德,九炁齐并也。但人得生而不自能尊其炁,贵其形,宝其命,爱其神,自取死坏,离其本真?

  右出《洞玄九天生神章经》

  道曰:一切万物,人最为贵。能使形无事,神无体,以清静致无为之意,即与道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