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治蛇骨刺人毒痛方:

  铁精如大豆许,内管中,吹内疮中良。

  又方:

  烧死鼠为末傅之。

  治众蛇螫方:

  灸上三七壮。无艾,以火头称疮孔大小爇之。

  治虎咬疮方:

  浓煮葛根汁,洗十数遍,及捣为散,以葛根汁服方寸匕。日五,甚者夜二。

  又方:

  青布急卷为绳,止一物,烧一头燃,内竹筒中,注疮口熏之,妙。

  又方:

  煮铁令浓,洗疮。

  又方:

  嚼栗子涂之,良。

  辟虎法:

  凡入山,烧水牛、段羊角,虎、狼、蛇皆走。

  论曰:凡见一切毒螫之物,必不得起恶心向之,亦不得杀之。若辄杀之,于后必遭螫,毒治亦难瘥,慎之慎之。

  治竭毒方:

  凡蝎有雌雄,雄者痛止在一处,雌者痛牵诸处。若是雄者,用井底泥涂之,温则易;雌者用当瓦屋沟下泥傅之。若值无雨,可用新汲水从屋上淋下取泥。

  又方:

  取齿中残饭傅之;又猪脂封之;又射罔封之;又硇砂和水涂上,立愈。

  治蝎螫方:

  若着手足,以冷水渍之,水微暖则易之。著余处者,冷水浸故布榆之,小暖则易。

  又方:

  生乌头为末,唾和傅之。

  治蜂螫毒方:

  取瓦子摩其上,唾二七遍,置瓦子故处。

  治蜂螫方:猪脂蜜各五合蜡二两右三味,和煎如膏,候冷以涂之。

  又方:

  烧蜂房为末,膏和涂之。《肘后方》云:先煮蜂房洗之,又烧涂之。

  又方:

  酥脂涂之,立愈。

  又方:

  烧牛屎灰,苦酒和涂之。

  又方:

  齿垢涂之。

  又方:

  淳酢沃地,取泥涂之。

  又方:

  嚼盥涂之。

  又方:

  以人尿新者洗之。

  又方:

  尿泥涂之。

  又方:

  反手捻地上土傅之。

  论曰:凡蠼螋虫尿人影,著处便令人病疮。其状身中忽有处瘆痛如芒刺,亦如刺虫所螫后,起细□疡作聚如茱萸子状,四边赤,中央有白脓如黍粟,亦令人皮肉急,举身恶寒壮热,剧者连起竟腰胁胸。治之法,初得之,磨犀角涂上;止其毒,治如火丹法。余以武德中六月得此疾,经五六日觉心闷不佳,以他法治不愈。又有人教画地作蠼螋形,以刀子细细尽取蠼螋腹中土,就中以唾和成泥涂之,再涂即愈。方知天下万物相感,莫晓其由矣。

  治蠼螋尿方:

  段羊髭烧灰,腊月猪脂和封之。

  又方:

  捣豉封之。

  又方:

  酢和胡粉涂之。

  治蠼螋尿疮方:

  烧鹿角为末,以苦酒和傅疮上。已有汁者烧道傍弊蒲席傅之。

  又方:

  槐白皮半斤,切,以苦酒二升,渍半日,刮去疮处以洗,日五六遍;仍以赤小豆为末,以苦酒和傅之。燥复易。小儿以水和。

  又方:

  嚼大麦以傅之三日#1。

  又方:

  燕窠中土以猪脂和傅。

  又方:

  熟嚼梨叶,以水和涂,燥复易之。

  又方:

  烂捣马鞭草以傅,上燥则易之。

  又方:

  取吴茱萸东行根下土,酢和涂之。

  治三种射工虫毒方:

  论曰:江南有射工毒虫,一名短狐,一名蜮,其虫形如甲虫。《外台》云:正黑,状如大飞生。有一长角在口前如弩,檐临其角端曲如上弩,以气为矢,因水势以射人。人或闻其在水中铋铋作声,要须得水没其口便射人。此虫畏鹅,鹅能食之。其初始证,先恶寒噤瘆,寒热筋急,仍似伤寒,亦如中尸,便不能语。朝旦小苏,晡夕辄剧,寒热闷乱,是其证。始得三四日,当即.治之,治之稍迟者,七日皆死。初未有疮,但恶寒噤瘆。及成疮似蠼螋尿,亦似瘭疽疮。

  射工中疮有三种:其一种疮正黑如黛子,皮周边悉赤,或衣犯之,如有芒刺痛;其一种作疮,久久穿,或晡间寒热;其一种如火灼熛起,似此者最急,数日杀人。《备急方》云有四种,其一种突起如痈。

  治射工中人寒热,或发疮偏在一处,有异于常者方:

  取鬼臼叶一把,清苦酒中熟捣,绞取汁,服一升,日三。

  又方:

  取生吴茱萸茎叶一握,断去前后,取握中熟捣,以水二升,煮取七合,顿服。

  又方:

  取葫,切,贴疮,灸七壮。

  又方:

  取蜈蚣大者一枚,火炙,治为末,苦酒和,以傅疮上。

  又方:

  取赤苋菜熟捣,绞取汁,每服一升,日四五服。

  又方:

  白鸡屎取白头者三枚,汤和涂中毒处。

  又方:

  升麻三两 犀角 乌扇根各二两

  右三味,□咀,以水四升,煮取一升半,去滓,分再服,相去如一炊顷,尽更作。

  治射工中人已有疮者方:

  取芥子烂捣,苦酒和,厚涂疮上,半日痛便止。

  又方:

  取狼牙叶,冬取根,捣令熟,薄所中处,又饮四五合汁。

  治射工中人三种疮方:

  升麻二两 乌扇根三两

  右二味,□咀,以水三升,煮取一升,适寒温,尽服,滓薄上。

  五香散,治江南毒气、恶核、射工中人、暴肿、生疮方:

  甲香 犀角 鳖甲 升麻 薰陆香 乌翣 丁香 沉香 黄连 青木香 羚羊角 黄苓 甘草 牡蛎各四分 昊茱英三分 黄檗六分

  右十六味,治下筛,中射工毒及诸毒,皆水服方寸匕,日三,并#3以水和少许洗之。仍以鸡子白和涂肿上,干则易。

  野葛膏,治射工、恶核、卒中恶毒方:

  野葛一升 巴豆 乌头 蜀椒各五合 茵芋 踯躅 附子 丹砂各一两 雄黄 大黄各七两#4

  右十味,治下筛,以不中水猪膏三斤煎,三上三下,去滓,内丹砂、雄黄末,搅至凝。以枣核大摩痛上,勿近眼。凡合名膏,皆无令产妇、女人、小儿、鸡犬、六畜见之,惟宜清争。

  治沙虱毒方:

  斑猫二枚,一枚熬,为末服;一大枚烧,令烟绝,为末,著疮中。

  又方:

  大蒜十枚,止一物,合皮安热灰中,炮令热,去皮,刀断蒜头,取热拄所著毒处。

  又方:麝香大蒜

  右二味,合捣,以羊脂和,著小筒中带,欲用,取傅疮上。

  又方:

  雄黄 朱砂 恒山各等分

  右三味,取五月五日日中时,令童子合之,取傅疮上。

  治石蛭方:山水中阴湿草木上石蛭著人,则穿啮人肌肤,行人肉中,浸淫坟起,如虫行道之状。

  凡行山路草木中,常以腊月猪膏和盥涂脚经及足趾间趺上,及著鞋袜,蛭不得着人也。已著者,灸断其道即愈。

  治水毒方:

  论曰:凡山水有毒虫,人涉水,中人似射工而无物。其诊法:初得之恶寒,微似头痛,目眶疼,心中烦懊,四肢振焮,腰背百节皆强,两膝痛;或翕翕而热,但欲睡,旦醒暮剧,手足逆冷至肘膝,二三日腹中生虫,食人下部,肛中有疮,不痛不痒,令人不觉。不急治,过六七日,下部出脓溃;虫上食人五脏,热盛毒烦,下利不禁,八九日虽良医不能治矣。觉得之,急早视其下部,若有疮正赤如截肉者,阳毒,最急;若疮如鲤鱼齿者,为阴毒,犹小缓。要皆杀人,不过二十日也。欲知是中水与非者,当作五六升汤,以小蒜五升,□咀,投汤中,消息勿令大热,去滓,以浴之。是水毒,身体当发赤斑;无异者非也,当以他病治之。

  治人忽中水毒,手足指冷,或至肘膝者方:

  吴茱萸一升 生姜切,一升半 犀角 升麻 橘皮各二两 乌梅十四枚

  右六味,□咀,以水七升,煮取二升,分二服。

  又方:

  浮萍草曝干,为末,酒服方寸匕。

  又方:

  取梅若桃叶,捣绞取汁三升许,或干以少水绞取汁饮之。小儿不能饮,以汁傅乳头饮之。

  又方:

  捣苍耳汁,服一升;又以绵裹杖,沾汁导下部,日三#5,瘥。

  又方:

  捣蓼一把,以酒和,绞取汁一升饮之,不过三服瘥。《外台》、《肘后》作梨叶。

  又方:

  捣蓝一把,水解,以涂浴面目身体令遍。

  又方:

  捣蛇莓根为末,水饮之,并导下部;生者用汁。凡夏月行,常多赍此药屑。入水,以方寸匕投水上流,无所畏,又辟射工。凡洗浴,以少许投水盆中,即无毒。

  治猫鬼野道病,歌哭不自由方:

  五月五日自死赤蛇烧作灰,以井花水服方寸匕,日一。针灸方见别卷中。

  又方:

  腊月死猫儿头烧灰,水服一钱匕,日二。

  治猫鬼,眼见猫狸及耳杂有所闻方:

  相思子 蓖麻子 巴豆各一枚 朱砂末 蜡各四铢

  右五味,合捣为丸。先取麻子许大含之;即以灰围患人,前头著一斗灰火,吐药火中沸,即划火上作十字,其猫鬼并皆死矣。

  治蜘蛛咬毒方:

  人尿傅;又油淀傅;又炮姜贴之;又猢孙屎傅之。

  又方:

  乌麻油和胡粉如泥,涂上,干则易之。

  治马啮人及踏人作疮,毒肿热痛方:

  马鞭梢二寸 长鼠屎二七枚

  右二珠,合烧为末,以猪膏和涂之,立愈。《外台方》云:治遂成疮烂,经久不愈者。《肘后方》云:用马鞭皮烧末,猪膏和涂。

  治马啮人阴卵脱出方:

  推内入,以桑皮细作钱缝之,破乌鸡取肝,细到以封之。且忍,勿小便,即愈。

  治犬马啮,及马骨刺伤人,及马血入旧疮中方:

  取灰汁,热渍疮,常令汁器有火。

  数易汁,勿令烂人肉,三数日渍之。有肿者,炙石熨之,日二,消止。

  治马血入疮中方:

  服人粪如鸡子大,复以粪傅疮上。

  又方:

  取妇人月水傅之,神良。

  治订死马,马骨伤人、毒攻欲死方:

  便取马肠中屎以涂之,大良。《外台方》云:取其屎烧灰,服方寸匕。

  治马汗、马毛入人疮中,肿痛欲死方:

  以水渍疮,数易水便愈;又以石灰傅之。

  又方:

  饮醇酒、取醉即愈。

  又方:

  烧鸡毛作末,以酒服方寸匕。

  又方:

  以沸扬令得所浸洗之,取瘥。

  论曰:凡春末夏初,犬多发狂,必诫小弱持杖以预防之。防而不免者,莫出于灸,百日之中一日不阙者,方得免难。若初见疮瘥痛定,即言平复者,此最可畏,大祸即至,死在旦夕。

  凡狂犬咬人著讫,即令人狂,精神已别,何以得知?但看灸时,一度火下,即觉心中醒然,惺惺了了,方知咬已即狂。是以深须知此。此病至重,世皆轻之,不以为意,坐是死者,常年有之。吾初学医,未以为业,有人遭此,将以见问,吾了不知报答。是以#6经吾手而死者不一。自此锐意学之,一解已来,治者皆愈,方知世无良医,枉死者半,此言非虚。故将来学者非止此法,余一方皆须沉思,留心作意,殷勤学之,乃得通晓,莫以初解一两种法,即谓知讫,极自误也。聊因方末申此一二,古闷不尽意耳。

  又曰:凡猘犬咬人,七日辄应一发,三七日不发则脱也,要过百日乃得免耳。每到七日辄当捣韭汁,饮一二升,又当终身禁食犬肉、蚕蛹,食此则发,死不可救矣。疮未愈之间,禁食生鱼及诸肥腻冷食,但于饭下蒸鱼、及于肥器中食便发。不宜饮酒,能过一年乃佳。《集验方》云:若重发者,生食蟾蜍脍,绝良;亦可烧炙食之,必#7令其人知。初得啮毒便为之,则于后不发也。

  治猘犬毒方:

  头发 猬皮各等分

  右二味烧灰,水和饮一杯;口噤者,折齿内药。

  又方:

  捣地榆绞取汁,涂疮。无生者可取干者,以水煮汁饮之;亦可为末,服方寸匕,日三,兼傅上,过百日止。

  又方:

  捣韭,绞取汁,饮一升,日三,疮愈止。亦治愈后复发者。

  又方:

  刮虎牙若骨,服方寸匕。《小品方》云:刮狼牙或虎骨末服。已发狂如猘犬者,服即愈。

  又方:

  烧虎骨傅疮,及熨;又微熬杏仁,捣研,取汁服之,良;又取灯盏残油灌疮口。此皆禁酒、猪肉、鱼、生菜。

  又方:

  用韭根故梳二枚,以水二升,煮取一升,顿服。

  又方:

  桃东南枝白皮一握,水二升,煮取一升,分二服。吐出犬子。

  又方:

  取猘犬脑傅上,后不复发。

  又方:

  虾蟆灰,粥饮服之。

  又方:

  服莨菪子七枚,日一。

  又方:

  梅子末,酒服之。

  又方:

  以豆酱清涂之,日三四。

  治狂犬啮人方:

  蛇脯一枚,炙,去头,捣末,服五分匕,日三。

  又方:

  捣莨菪根,和盐傅,日三。

  又方:

  青布浸汁,服三升。

  又方:

  饮驴尿一二升。

  治凡犬啮人方:

  熬杏仁五合令黑,碎研成膏,傅之。

  又方:

  取灶中热灰,以粉疮中,帛裹击之。

  又方:

  烧自死蛇一枚令焦,为末,内疮孔中。

  又方:

  鼠屎为末,以腊月猪膏和傅之。《外台方》云:用鼠一枚,猪膏煎传之。

  又方:

  饮生姜汁一升。《小品方》云:治狂犬咬。韭汁亦佳。《外台方》云:亦治已瘥后复发者。

  又方:

  水洗疮任血出,勿止之。水洗不住,取血自止,以绵裹之,瘥。

  又方:

  以沸汤和灰,壅疮上。

  又方:

  烧犬尾为末,傅疮,日三。

  又方:

  以头垢少少内疮中。

  又方:

  火炙蜡以灌疮中。

  又方:

  以热牛屎涂之,佳。

  又方:

  以苦酒和灰涂疮中。

  治小儿狗喷方:

  月一日,以水一升灌之,勿令狗主打狗;若月尽,日三升水灌之。

  灸法:

  凡猘犬所啮,未尽其恶血毒者,灸上一百壮;已后当日灸一壮;若不血出,刺出其血,百日灸乃止。禁饮酒及猪犬肉。

  治猪啮方:

  松脂炼作饼,上贴之。

  又方:

  屋霤中泥涂。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卷之七十六竟

  #1三日:影宋刻本作‘日三’。

  #2即:影宋刻本作‘急’ 。

  #3并:原作‘升’,据影宋刻本改。

  #4各七两:影宋刻本作‘各一两’。

  #5日三:影宋刻本作‘日二过’。

  #6是以:原作‘以是’,据影宋刻本乙正。

  #7必:影宋刻本作‘不必’。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卷之七十七

  宋朝奉郎守太常少卿充秘阁校理林亿等校正

  备急方

  被打及诸伤损第三论方

  论曰:凡被打损,血闷抢心,气绝不能言,可擘开口尿中,令下咽即醒;又堕车落马,及车辗、木打已死者,以死人安著,以手袖掩其口鼻眼上,一食顷活,眼开,与热小便二升。

  治被打击头眼青肿方:

  炙肥猪肉令热□上。《肘后方》云:治血聚皮肤间不消散者。

  又方:

  墙上朽骨,唾于石上研磨涂之,干即易。

  又方:

  炙猪肝贴之。

  又方:

  新杀羊肉乘热封之。

  又方:

  大豆黄为末,水和涂之。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5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