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又方:

  煮桂汁饮之。

  又方:

  啖葱涕佳。葱涕治诸毒。

  治腹中有铁方:

  白折炭刮取末,井花水服三钱,过再服。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卷之七十二竟

  #1服:影宋刻本作‘复’。

  #2浴:原作‘欲’,据影宋刻本改。

  #3方寸匕:影宋刻本‘匕’下有‘日三服’三字。

  #4诸水迷脯:影宋刻本作‘漏水沾脯’。

  #5中:原作‘牛’,据影宋刻本改。

  #6加:原脱,据影宋刻本补。

  #7毒:原脱,据影宋刻本补。

  #8三升:影宋刻本作‘二升’。

  #9各二分:影宋刻本作‘各一分’。

  #10芥:影宋刻本作‘芹’。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卷之七十三

  宋朝奉郎守太常少卿充秘阁校理林亿等校正

  解毒并杂治方

  解五石毒第三论 方证

  论曰:人不服石,以庶事不佳。恶疮、疥癣、温疫、疟疾,年年常患,寝食不安,兴居常恶,非止己事不康,生子难育。所以石在身中,万事休泰,要不可服五石也。人年三十已上可服石药,若素肥充,亦勿妄服;四十已上,必须服之;五十已上,三年可服一剂;六十已上,二年可服一剂;七十已上,一年可服一剂。

  又曰:人年五十已上,精华消歇,服石犹得其力。六十已上转恶,服石难得力,所以常须服石,令人手足温暖,骨髓充实,能消生冷,举措轻便,复耐寒暑,不着诸病,是以大须服之。凡石皆熟炼用之。凡石之发,当必恶寒、头痛、心闷,发作有时,状如温疟。但有此兆,无过取冷水淋之,得寒乃止,一切冷食,惟酒须温。其诸解法备如后说。其发背疽肿,方见别卷。

  又曰:凡服石人,甚不得杂食口味,虽百品具陈,终不用重食其肉,诸杂既重,必有相贼,聚积不消,遂动诸石。如法持心,将摄得所,石药为益,善不可加。余年三十八九,尝服五六两乳,自是以来深深体悉,至于将息节度,颇识其性,养生之士,宜留意详焉。然其乳石必须土地清白光润,罗纹乌翮一切皆成,白#1可入服。其非土地者,慎勿服之,多皆杀人,甚于鸩毒。紫石、白石极须外内映彻,光摩皎然,非此亦不可服。寒石五石更生散方,旧说此药方上古名贤无此,汉末有何侯者行用,自皇甫士安已降有进饵者,无不发背解体而取颠复。余自有识性已来,亲见朝野仕人遭者不一,所以宁食野葛,不服五石,明其大大猛毒,不可不慎也。有识者遇此方,即须焚之,勿久留也。今但录主对以防先服者,其方以从烟灭,不复须存,为含生害也。

  葱白豉汤,钟乳对木,又对栝蒌,其治主肺,上通头胸。术动钟乳,胸塞短气。钟乳动木,头痛目疼。又钟乳虽不对海蛤,海蛤能动钟乳,钟乳动则目疼短气。有时木动钟乳,直头痛胸塞,然钟乳与木为患不过此也。虽所患不同,其治一也。发动之始,要有所由,始觉体中有异,与上患相应,宜速服此方:

  葱白半斤 豉二升 甘草三两 人参三两#2,《外台》用吴茱萸一升

  右四味,□咀,先以水一斗五升,煮葱白作汤,澄取八升,内药煮取三升,分三服,才服便使人按摩摇动,口中嚼物,然后仰卧,复以暖衣,汗出去衣,服汤热歇,即便冷淘饭燥脯而已。若服此不解,复服甘草汤方#3:

  甘草三两 桂心二两 豉二升 葱白半斤

  右四味,合服如上法。若服此已解,肺家犹有客热余气,复服桂心汤方:

  桂心 麦门冬各三两 人参 甘草各二两 豉二升 葱白半斤

  右六味,合服如前法。此方与次#4后散发身体生疮麦门冬汤方用重,分两小异。

  杜仲汤,硫黄对防风,又对细辛,其治主脾肾,通主腰脚。防风动硫黄,烦热,脚疼腰痛,或嗔忿无常,或下利不禁。防风、细辛能动硫黄,而硫黄不能动彼。始觉发,便服此方:

  杜仲三两 枳实 甘草 李核仁各二两 香豉一升#5 栀子仁十四枚

  右六味,合服如上法。

  若不解,复服大麦奴汤方:

  大麦奴四两 甘草 人参 芒硝 桂心各二两 麦门冬半斤

  右六味,合服如上法。若服此已解,脾肾犹有余热气,或冷,复服人参汤方:

  人参 干姜 甘草 当归各一两 附子一枚

  右五味,合服如上法。

  生麦门冬汤,白石英对附子,其治主胃,通主脾肾。附子动白石英,烦热腹胀。白石英动附子,呕逆不得食,或口噤不开,或言语难,手脚疼痛。始觉发,宜服此方:

  生麦门冬四两 甘草 麻黄各二两 豉二升

  右四味,合服如上法。不解,更服大黄汤方:若烦,加细辛五两。

  大黄三两 豉二升 甘草二两 栀子仁二十枚#6

  右凡五味,合服如上法,频服得下便止,不下服尽。若热势未除,视瞻高而患渴,复服栝蒌根汤方:

  栝蒌根 大麦奴各#7四两 甘草二两 豉二升 葱白半斤

  右五味,合服如上法。稍稍一两合服之,隐约得一升许,便可食少糜动口。若已解,胃中有余热,复服芒硝汤方:

  芒硝 桂心各二两 通草 甘草各三两 白术一两 大枣二+枚 李核仁二十一枚

  右七味,合服如上法。若腹胀,去芒硝,用人参二两。

  人参汤,紫石英对人参,其治主心肝,通主腰脚。人参动紫石英《外台》云细辛、人参动紫石,心急而痛,或惊悸不得眠卧,恍惚忘误,失性发狂,昏昏欲眠,或债愤喜嗔,或瘥或剧,乍寒乍热,或耳聋目暗。又防风虽不动#8紫石英,紫石英犹动防风,《巢源》、《外台》云:防风虽不对紫石英,而能动紫石英,为药中亦有人参,缘防风动人参,转相发动,令人亦心痛烦热,头项强。始觉,服此方:《外台》服麻黄汤。

  人参 白术各三两 甘草《外台》无 桂心各二两 细辛一两 豉三升

  右六味,合服如上法。若慎盛,加大黄、黄苓、栀子各三两。若忘误狂发犹未除,服生麦门冬汤方:《外台》此方治礜石发。

  生麦门冬 葱白各半斤 甘草三两 人参一两 豉二升

  右五味,合服如上法。温床暖复,床下着火,口中嚼物,使身稍汗,一日便解。若心有余热,更服人参汤方:

  人参 防风 甘草各三两 桂心二两 生姜 白术各一两

  右六味,合服如上法。

  大麦麨方,赤石脂对桔梗,其治主心,通主胸背。桔梗动石脂,心痛寒噤,手脚逆冷,心中烦问。赤石脂动桔梗,头痛目赤,身体壮热。始觉发,宜温清酒饮之,随能否,须酒势行则解。

  亦可服此方:

  大麦熬令汗出,燥止,勿令大焦,春去皮,细捣绢筛,以冷水和服之。《千金翼》云炒去皮,冷淘,蒸令熟,曝干熬令香,乃为末。

  葱白豉汤,誉石无所偏对,其治主胃,发则令人心急口噤,骨节疼强,或节节生疮,始觉发,即服此方:《外台》云服麦门冬汤。

  葱白半斤 豉二升 甘草二两

  右三味,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半,分三服。若散发身体卒生疮,宜服生麦门冬汤方:

  生麦门冬五两 甘草三两 桂心二两 人参一两半 葱白半斤 豉二升

  右六味,服如解钟乳汤法。

  术对钟乳,木发则头痛目疼,或举身壮热,解如钟乳法。

  附子对白石英,亦对赤石脂。附子发则呕逆,手脚疼,体强骨节痛,或项强,面目满肿,发则饮酒服麨自愈。若不愈,与白石英同解。

  人参对紫石英。人参发则烦热头项强,与紫石英同解。

  大黄黄苓汤,桔梗对赤石脂,又对茯苓,又对牡蛎。桔梗发则头痛目赤,身体壮热,解与赤石脂同。茯苓发则壮热烦闷,宜服此方:

  大黄 黄苓 栀子仁各#9三两 豉一升 葱白切,一升

  右五味,□咀,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半,分三服。

  牡蛎发则四肢壮热,心腹烦闷,极渴,解与赤石脂同。

  干姜无所偏对。

  栝蒌根汤,海蛤对栝蒌。海蛤先发则手足烦热,栝蒌先发则噤寒,清涕出,宜服此方:

  栝蒌根 甘草各二两 大黄一两 栀子仁十四枚

  右四味,合服,如解钟乳法。

  白石英发,先腹胀后发热。

  石硫黄发,通身热兼腰膝痛。

  礜石发,遍身发热兼口噤。

  牡蛎发,头痛而烦满热。

  茯苓发,直头痛。

  桔梗发,头面热。

  海蛤发,心中发热。已上除海蛤外宜浴。

  紫石英发,乍寒乍热。

  赤石脂发,心噤身热,头目赤。已上二味宜酒。

  石硫黄、礜石、桔梗、牡蛎、茯苓,此五物发宜浴,白石英亦可小浴,其余皆不宜浴。礜石发,宜用生熟汤。茯苓发,热多攻头,即以冷水洗身渍之。

  浴法:初热先用暖水,后用冷水,浴时慎不可洗头垂沐,可以二三升灌之。凡药宜浴便得解即佳。不瘥,可余治之。

  赤石脂、紫石英发,宜饮酒,得酒即解。凡药发,或有宜冷,或有宜饮酒,不可一概也。

  又一法云:寒食散发动者,云草药气力易尽,石性沉滞,独主胃中,故令数发。欲服之时,以绢袋盛散一匕,著四合酒中,塞其口,一宿后,饮尽之。其酒用多少,将御节度自如旧法。此则药石之势俱用。石不住胃中,何由而发?事甚验也。

  栀子豉汤,治食宿饭、陈臭肉及羹宿菜发者方:

  栀子三七枚 香豉三升 甘草三两

  右三味,□咀,以水八升,煎取三升,分三服。亦可加人参、葱白。

  葱白豉汤,治因失食发,及饮酒过醉发者方:

  葱白一斤 豉二升 干姜五两 甘草二两

  右四味,□咀,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分三服。不解,宜服理中汤方:

  人参 甘草 白术各三两 干姜二两

  右四味,□咀,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半#10,分三服。

  人参汤,治因瞋怒太过发者方:

  人参 枳实 甘草各九分 白术 干姜 栝蒌根各六分

  右六味,□咀,以水九升,煮取三升,分三服。若短气者,稍稍数饮。《千金翼》云:主散发气逆,心腹绞痛,不得气息,命在转烛者。

  情色过多发,宜服黄耆汤。方本阙。

  将冷太过发,则多壮热。以冷水洗浴,然后用生熟汤五六石灌之,已,食少暖食,饮少热酒,行步自劳。

  将热太过发,则多心闷,时时食少冷食。若夏月大热时散发动,多起于渴饮多所致,水和少钞服之,不瘥复作,以瘥为度。

  冷热熨法。若大小便闭塞不通,或淋沥溺血,阴中疼痛,此是热气所致。用此法即愈。其法:

  前以冷物熨小腹,已,次以热物熨之,又以冷物熨之。若小便数,此亦是取冷所为,暖将理自愈。

  治药发下利者方:

  干服豉即断,能多益佳。

  槟榔汤,凡服散之后,忽身体浮肿,多是取冷过所致,治之方:

  槟榔三十枚,捣碎,以水八升,煮取二升,分再服。《千金翼》云:子捣作末,下筛,□咀其皮,以汤七升,煮取二升#11,去滓,内子末,为再服。

  治凡散发疮肿方:

  蔓菁子熬 杏仁 黄连 胡粉各一两 水银二两

  右五味,别捣蔓菁子、杳仁如膏,以猪脂合研,令水银灭,以涂上,日三夜一。

  治散发赤肿者方:

  生地黄五两 大黄一两 生商陆三两 杏仁四十枚

  右四味,切,醋渍一宿,猪膏一升,煎商陆令黑,去滓摩肿上,日三夜一。

  治散发生细疮者方:

  黄连 芒硝各五两

  右二味,□咀,以水八升煮黄连,取四升,去滓,内芒硝令烊。渍布取贴疮上,数数易换,多少皆著之。

  治散发疮痛不可忍方:

  冷石三两,下筛为末。粉疮上,日五六度,即燥,须臾痛亦定。

  治服散忽发痛方:

  干姜五两,□咀,以水五升,煮取三升,去滓,内蜜一合和绞,顿服,不瘥重作。

  鸭通汤,解散除热方:

  白鸭通五升,沸峦一斗半淋之,澄清取汁二斗 栀子仁二十枚 豉三升 麻黄八两 冷石二两 甘草五两 石膏三两

  右七味,五味□咀,以鸭通汁煮取六升,去滓,内豉三沸,分服五合,若觉体冷,小便快,阔其间;若热犹盛,小便赤,促服之,不限五合。宜小劳,当渐进食,不可令食少,但勿便多耳。

  解散,治盛热实,大小便赤方:

  升麻 大黄 黄连 甘草 黄檗各三两 芍药六两 黄苓四两 栀子仁十四枚 竹叶切 豉各一升 白鸭通五合

  右十一味,□咀,以水三斗先煮鸭通、竹叶,取一斗二升,去滓澄清,取一斗,次内药煮取三升,分三服。若上气者,加杏仁五合;腹满,加石膏三两。

  下散法,治药发热困方:《千金翼》云:凡散数发热,无赖,下去之。又云诸丹及金石等同用之。

  黍米三升#12作糜,以成煎猪脂一斤和令调,宿不食,旦空腹食之,令饱,晚当下药,神良。不尽热发,更合服之。

  又方:

  肥猪肉五斤 葱白建各半斤

  右三味,合煮,治如食法,宿不食,旦服之令尽。不尽,明日更服。

  又方,治发动,数数患热困,压药,下之之方:

  猪肾脂一具,不令中水,以火炙,承取汁,适寒温。一服三合,每日夜五六服,多至五六升。二日,稍随大便下。

  又方:

  作肥猪肉臛一升,调如常法。平旦空腹顿服令尽。少时腹中雷鸣,呜定药下。随下以器盛取,用水淘得石。不尽,更作如前服之。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卷之七十三竟

  #1白:影宋刻本作‘乃’ 。

  #2人参三两:‘人参’原缺剂量,据影宋刻本补。

  #3甘草汤方:原作‘桂心汤方’,据影宋刻本改。

  #4次:原作‘肘’,据影宋刻本改。

  #5一升:影宋刻本作‘二升’。

  #6二十枚:影宋刻本作‘三十枚’。

  #7各:原脱,据影宋刻本补。

  #8动:影宋刻本作‘对’ 。

  #9各:原脱,据影宋刻本补。

  #10三升半:影宋刻本作‘二升半’。

  #11二升:影宋刻本作‘三升’。

  #12三升:影宋刻本作‘二升’。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卷之七十四

  宋朝奉郎守太常少卿充秘阁校理林亿等校正

  解毒方

  蛊毒第四论 方

  论曰:蛊毒千品,种种不同,或下鲜血;或好卧暗室,不欲光明;或心性反常,乍嗔乍喜;或四肢沉重,百节酸疼。如此种种状貌,说不可尽。亦有得之三年乃死,急者一月或百日即死。其死时,皆于#1九孔中或于胁下肉中出去。所以出门常须带雄黄、麝香、神丹诸大辟恶药,则百蛊、猫鬼、狐狸、老物精魅,永不敢著人。养生之家,大须虑此。俗亦有灸法,初中蛊,于心下捺便大灶灸一百壮,并主猫鬼,亦灸得愈。又当足小指尖上灸三壮,当有物出。酒上得者有酒出,饭上得者有饭出,肉菜上得者有肉菜出,即愈,神验,皆于灸疮上出。

  凡中蛊毒,令人心腹绞切痛,如有物噛,或吐下血皆如烂肉,若不即治,蚀人五脏,尽乃死矣。欲验之法,当令病人唾水,沉者是蛊,不沉者非蛊也。

  凡人患积年,时复大便黑如漆,或坚或薄,或微赤者,皆是蛊也。

  凡人忽患下血,以断下方治更增剧者,此是中蛊也。

  凡卒息血痢,或赤或黑,无有多少,此皆是蛊毒。粗医以断痢药处之,此大非也。

  世有拙医,见患蛊胀者,遍身肿满,四肢如故,小便不甚涩,以水病治之,延日服水药,经五十余日望得痊愈,日复增加,奄至陨殒。如此者不一,学者当细寻方意,消息用之,万不失一。医方千卷,不尽其理,所以不可一一备述云耳。

  凡人中蛊,有人行蛊毒以病人者,若服药知蛊主姓名,当使呼唤将去。若欲知蛊主姓名者,以败鼓皮烧作末,以饮服方寸匕,须臾自呼蛊主姓名,可语令去,则愈。又有以蛇涎合作蛊药,著饮食中,使人得瘕病,此二#2种积年乃死,疗之各自有药,江南山间人有此,不可不信之。

  太上五蛊圆,治百蛊吐血伤中,心腹结气,坚塞咽喉,语声不出,短气欲死,饮食不下,吐逆上气,去来无常,状如鬼祟,身体浮肿,心闷烦疼,寒战,梦与鬼交,狐狸作魅,卒得心痛,上叉胸胁痛如刀刺,经年累岁,着床不起,悉主之方:

  雄黄 椒目 巴豆 莽草 芫花 真珠《外台》用木香 鬼臼 矾石 藜芦各四分 附子五分 獭肝一分 蜈蚣二枚 斑猫三+枚

  右十三味,为末,蜜和更捣二千杵,丸如小豆。先食饮服一丸,余密封,勿泄药气,十丸为一剂。如不中病,后日增一丸,以下利为度。当下蛊种种,状貌不可具述。下后七日将息,服一剂,三十年百病尽除。忌五辛。

  太乙追命圆,治百病,若中恶气,心腹胀满,不得喘息,心痛积聚,胪胀疝瘕,宿食不消,吐逆呕啘,寒热瘰,蛊毒,妇人产后余疾方:

  蜈蚣一枚 丹砂 附子 矾石一作礜石 雄黄 黎芦 鬼臼各一分 巴豆二分

  右八味,为末,蜜丸如麻子。一服二丸,日一服。伤寒一二日服一丸,当汗出,绵裹两丸塞两耳中。下痢服一丸,一丸塞下部。蛊毒服二丸,在外膏和摩病上,在膈上吐,膈下利。有疮,一丸涂之,毒自出。产后余疾服一丸。耳聋,绵裹塞耳。

  治人得药杂蛊方:

  斑猫六枚 桂心 藜芦各如指大 釜月下土如弹丸大

  右四味,治下筛。水服一钱匕,下蛊蛇、蜣蟆、蜣螂,毒俱出。

  万病圆,治蛊注,四肢浮肿,肌肤消索,咳逆,腹大如水状,死后转易家人,一名蛊胀方:《小品》名雄黄丸,一名万病丸。

  雄黄 巴豆 莽草 鬼臼各四两 蜈蚣三枚

  右五味,为末,蜜和捣三千杵,丸如小豆,密封勿泄气。宿勿食,平旦空腹服#3一丸。一炊久不知,更加一丸。当先下清水,次下蛊长数寸,及下蛇,又下赌鹦子或白如膏。下后作葱豉粥补之,百种暖将息。

  治中蛊毒,腹内坚如石,面目青黄,小便淋沥,病变无常处方:《肘后》、《古今录验方》俱云用铁精、乌鸡肝和丸如梧子,以酒服三丸,日再。甚者不过十日。《千金》用后方,疑《千金》误。

  羖羊皮方五寸 犀角 芍药 黄连 牡丹各一两 襄荷四两半 栀子仁七枚

  右七味,□咀,以水九升,煮取三升,分三服。葛氏、崔氏同,无芍药、牡丹、栀子,用苦参、升麻、当归。

  犀角圆,治蛊毒百病,腹暴痛,飞尸恶气肿方:

  犀角屑 鬼臼屑 桂心末 羚羊角屑各四钱匕 天雄 莽草 真珠 雄黄各一两 贝子五枚,烧 蜈蚣五节 巴豆五十枚 麝香二分 射罔如鸡子黄大一枚

  右十三味,为末,合捣,蜜丸如小豆。服一丸,日二,含咽,不知少增之。

  卒得腹满蜚尸,服如大豆许二丸。若恶气肿,以苦酒和涂上。缝袋子盛药系左臂,辟不祥鬼疰蛊毒,可以备急。

  治蛊毒方:

  茜根 蘘荷根各三两

  右二味,□咀,以水四升,煮取二升,顿服。《肘后方》云:治中蛊吐血,或下血皆如烂肝者,自知蛊主姓名。

  又方:

  谓皮灰 乱发灰各一方寸匕 生麻子汁五升 懈树北阴白皮#4 桃根皮各五两

  右五味,先煮檞皮、桃根,取浓汁一升,和麻子汁、发灰等令匀。患人宿少食,旦服一大升,须臾著盆水,以鸡翎擿吐水中,如牛涎犊胎及诸虫并出。

  又方:

  槲树北阴白皮一大握,长五寸,水三升,煮取一升,空腹服,即吐虫出。亦治中蛊下血。

  又方:

  谓皮灰水服方寸匕,亦出虫。

  又方:

  大戟 斑猫一分

  五月五日桃白皮《必效方》云:以东引者火烘之各四分

  右三味,治下筛,旦空腹以水一鸡子许服八捻,用二指相著如开,顿服之。若指头相离取药太多,恐能损人。《肘后方》云服枣核大,不瘥十日更一服。《必效方》云服半方寸匕,其毒即出,不出更一服。李饶州云:若以酒中得则以酒服,以食中得以饮服之。

  治蛇蛊方:蛇毒入菜果中,食之令人得病,名曰蛇蛊。

  大豆末以酒渍,绞取汁,服半升。

  治诸热毒或蛊毒,鼻中及口中出血,医所不治者方:

  取人屎尖七枚,烧作火色,置水中研之,顿服,即愈。亦解百毒、时气热病之毒,服极神验#5。

  治蛊吐下血方:

  榉皮广五寸,长一尺 芦荻根五寸,如足大指,《小品方》用蔷薇根

  右二味,□咀,以水二升,煮取一升,顿服,极下蛊。

  治中蛊下血,日数十行者方:

  巴豆二七枚 元青 藜芦 附子 矾石各二分

  右五味,为末,别治巴豆,合筛,和相得。以绵裹药如大豆许,内下部中,日三,瘥。

  又方:

  苦瓠一枚,以水二升,煮取一升,稍稍服之。当下蛊及吐虾蟆、蝌蚪之状,一月后乃尽。《范汪方》云苦瓠毒当临时量用之。《肘后方》云甩苦酒一升煮。

  治下血状如鸡肝,腹中搅痛难忍者方:

  茜根 升麻 犀角各三两 桔梗 黄檗 黄苓各二两#6 地榆 白蘘荷各四两

  右八味,□咀,以水九升,煮取二升半,分三服。此蛊利血用之。

  又方:

  桔梗 犀角各等分

  右二味,为末,酒服方寸匕,日三。不能自服,绞口与之,药下心中当烦,须臾自静,有顷下,服至七日止。可食猪脾脏自补养。治蛊下血如鸡肝,日夜不解欲死者,皆可用。

  治肠蛊,先下赤,后下黄白沫,连年不瘥者方:

  牛膝一两,槌散,切,以淳清酒一升渍一宿。平旦空腹服之,再服便愈。

  北地太守酒,治万病蛊毒,风气寒热方:

  乌头 甘草 芎藭 黄苓 桂心 藜芦 附子各四两 白敛 桔梗 半夏 柏子仁 前胡 麦门冬各六两

  右十三味,七月曲十斤,秫米一斛,如酝酒法,□咀药,以绢袋盛之,沉于瓮底。酒熟去糟,还取药滓,以青布袋盛,沉着酒底,泥头,秋七日、夏五日、冬十日。空腹服一合,日三,以知为度。药有毒,故以青布盛之。服勿中止,二十日大有病出,其状如漆,五十日病悉愈。有#7妇人年五十,被病连年,腹中积聚,冷热不调,时时切痛,绕脐绞急,上气胸满,二十馀年,服药二七日,所下三四升即愈。又有女人病偏枯终产,服二十日,吐黑物大如刀带,长三尺许,即愈,其年生子。又有女人小得癫病,服十八日,出血二升半愈。有人被杖,崩血内瘀,卧著九年,服药十三日,出黑血二三升愈。有人耳聋十七年,服药三十五日,鼻中出血三升#8,耳中出黄水五升便愈。古方云:熹平二年,北地太守臣光上。然此偏主蛊毒,有人中蛊毒者,服无不愈。极难瘥者,不过二七日,所有效莫不备出。曾有一女人年四十余,偏枯赢瘦不能起,长卧床枕,耳聋一无所闻,两手不收,已经三年,余为合之,遂得平复如旧。有人中蛊毒而先患风,服茵芋酒伤多,吐出蛊数十枚遂愈。何况此酒而不#9下蛊也。嘉其功效有异常方,故具述焉。

  胡臭漏腋第五论 方

  论曰:有天生胡臭,有为人所染臭者。天生臭者难治,为人所染者易治,然须三年醋傅矾石散勿止,并服五香丸,乃可得瘥,勿言一度傅药即疟,止#10一傅药,时暂得一瘥耳。五香丸见前第六卷中。凡胡臭人通忌食芸薹、五辛,治之终身不瘥。

  石灰散,治胡臭方:

  石灰一升 枫香一作沉香 丁香 熏陆香 青木香各二两 矾石四两 橘皮 阳起石各三两

  右八味,治下筛,以绵作篆子,粗如指,长四寸,展取药使著篆上,以绢袋盛,著腋下。先以布揩令痛,然后挟之。

  又方:

  三年苦酢和石灰傅之。

  治胡臭方:

  辛夷 芎藭 细辛 杜蘅 藳本各二两#11

  右五味,□咀,以淳苦酒渍一宿,煎取汁傅之,欲傅取临外时,以瘥为度。

  又方:

  青木香 附子 白灰各二两#12 矾石半两

  右四味,为散,著粉中,常粉之。《肘后》无矾石。

  又方:

  赤铜屑以酢和,银器中炒极热,以布裹熨腋下,冷复易。

  又方:

  檞叶切三升,以水五升,煮取一升,用洗腋下。即以白苦瓠烧令烟出黛之,数数作用。

  又方:

  辛夷 细辛 芎藭 青木香各#13四分

  右四味,治下筛,熏竟粉之。

  又方:

  马齿菜一束捣碎,以蜜和作团,以绢袋盛之,以泥纸裹,厚半寸,曝干,以火烧熟,破取,更以少许蜜和,使热勿令冷,先以生布揩之,夹药腋下,药痛久忍之,不能,然后以手中勒两臂。

  又方:

  牛脂 胡粉各等分

  右二味,煎令可丸,涂腋下,一宿即愈。不过三剂。《肘后方》云合椒以涂。

  又方:

  伏龙肝作泥傅之。

  六物散,治漏腋,腋下及足心、手掌、阴下、股裹常如汗湿臭者方:

  干枸 杞根 干蔷薇根《肘后》作畜根 甘草各半两 商陆根 胡粉 滑石各一两

  右件药,治下筛,以苦酒少少和涂,当微汗出,易衣复更涂上,不过三著便愈,或一岁复发,发复涂之。

  又方:

  水银 胡粉《外划》作粉霜

  右二味,以面脂研和涂之,良验。

  又方:

  石灰三升 银屑一升,一作铜屑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5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