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又方:

  蓗蓉 續斷 各一分遠志 菖蒲 茯苓各三分

  右五味,治下篩。酒服方寸匕,日三,至老不忘。

  開心散,治好忘方:

  遠志 人參 各一分#14菖蒲一兩茯苓二兩

  右四味,治下篩。飲服方寸匕,日三。

  菖蒲益智圓,治喜忘恍惚,破積聚,止痛安神定志,聰明耳目方:

  菖蒲 遠志 人參 桔梗 牛膝各五分附子五分#15 茯苓七分桂心三分

  右八味,為末,蜜丸如梧子。一服七丸,加至二十丸,日二夜一。禁如藥法。

  養命開心益智方:

  乾地黃 人參 茯苓 各二兩 蓯蓉 菟絲子 遠志 各三兩 蛇床子二分

  右七味,治下篩。服方寸匕,日二,忌兔肉,餘無忌。

  八味散方#16:

  天門冬 六分 桂心 茯苓 各一兩 乾地黃四分 五味子 菖蒲 遠志 石韋 各三分

  右八味,治下篩,後食或酒或水服方寸匕,三十日力倍,六十日氣力強,志意足。

  治健忘方:

  天門冬 遠志 茯苓 乾地黃

  右四味各等分,為末,蜜丸如梧子大,酒服二十丸,日三,加至三十丸,常服勿絕。

  治好忘,久服聰明益智方:

  龍骨虎骨遠志各等分

  右三味,治下篩。食後服方寸匕,日二。

  又方:

  七月七日取菖蒲,酒服三方寸匕,飲不至醉。

  又方:

  常以甲子日取石上菖蒲一寸,九節者,陰乾百日,治合下篩,服方寸匕,日三。耳目聰明不忘。出衢州石橋寺南山。

  又方:

  七月七日麻勃一升,人參二兩,為末,蒸令氣遍,臨夜臥服一刀圭,盡知四方之事。

  又方:

  戊子日取東邊桃枝二七枚,縛著臥床中枕之,不忘。

  又方:

  常以五月五日取東向桃枝,日未出時作三寸木人著衣帶中,令人不忘。

  又方:

  丁酉日自往市買遠志,裹著衣中角頭還,末服之,不復忘。

  治人心昏塞,多忘喜誤方:

  七月七日取蜘蛛網,著衣領中,勿令人知,不忘。

  孫真人備急千金要方卷之四十五竟

  #1白朮:影宋刻本作『鐵精』。

  #2各二兩:原脫『各』字,據影宋刻本補。又影宋刻本作『各一兩』。

  #3三升:影宋刻本作『二升』。

  #4方:原脫,據影宋刻本補。

  #5三升半:影宋刻本作『二升半』。

  #6五兩:影宋刻本作『十五枚』。

  #7各五分:影宋刻本作『各三分』。

  #8各十分:影宋刻本作『各七分』。

  #9各三分:影宋刻本作『各五分』。

  #10各五分:影宋刻本作『各二分』。

  #11十一枚:影宋刻本作『十二枚』。

  #12驚:原作『候』,據影宋刻本改。

  #13枕中方:影宋刻本作『孔子大聖智知中方』。

  #14各一分:影宋刻本作『各四分』。

  #15五分:影宋刻本作『四分』。

  #16八味散方:影宋刻本作『北平太守八味散方』。

  孫真人備急千金要方卷之四十六

  宋朝奉郎守太常少卿充秘閣校理林億等校正

  脾臟方

  脾臟豚論第一

  論曰:脾主意。脾臟者,意之舍。意者,存憶之志也。為諫議大夫,并四臟之所受。心有所憶謂之意,意之所存謂之志,因志而存變謂之思,因思而遠慕謂之慮,因慮而處物謂之智。意者,脾之藏也。口唇者,脾之官,脾氣通於口,口和則能別五穀味矣。故云口為戊,舌唇為己,循環中宮,上出頤頰,次候於唇,下迴脾中,榮華於舌,外主肉,內主味。脾重二斤三兩,扁廣三寸,長五寸,有散膏半斤。主裹血,溫五臟,神名俾俾,主藏營一作意,秩祿號為意臟,隨節應會,故曰脾藏營,營舍意,在氣為噫,在液為涎。脾氣虛則四肢不用,五臟不安;實則腹脹,涇溲不利。脾氣虛,則夢食飲不足;得其時,則夢築垣蓋屋。脾氣盛,則夢歌樂,體重,手足不舉。厥氣客於脾,則夢丘陵大澤,壞屋風雨。

  凡脾臟象土,與胃合為腑,其經足太陰,與陽明為表裹,其脈緩,相於夏,王於季夏。脾者土也,敦而福,敦者厚也。萬物眾色不同,故名曰得福者廣。萬物懸根住莖,其葉在巔,蜎蜚蠕動,蚑蠷喘息,皆蒙土恩。德則為緩,恩則為遲,故令太陰緩而遲,尺寸不同。酸鹹苦辛,大妙而生,互行其時,而以各行,皆不群行,盡可常服。土寒則溫,土熱則凉。土有一子,名之曰金,懷挾抱之,不離其身,金乃畏火,恐熱來熏,遂棄其母,逃於水中,水為金子,而藏火神,閉門塞戶,內外不通,此謂冬時,土失其子,其氣衰微,水為洋溢,浸漬其地,走擊皮膚,面目浮腫,歸於四肢。愚醫見水,直往下之,虛脾空胃,水遂居之。肺為喘浮,肝反畏肺,故下沉沒,下有荊棘,恐傷其身,避在一邊,以為水流。心衰則伏,肝微則沉,故令脈伏而沉。上醫遠一作來占,因轉孔穴,利其溲便,遂通水道,甘液下流,停其陰陽,喘息則微,汗出正流。肝著其根,心氣因起,陽行四肢,肺氣亭亭,喘息則安。腎為安聲,其味為鹹,倚坐母敗,污臭如腥,土得其子,即成為山,金得其母,名曰丘矣。

  四時之序,逆順之變異也。然脾脈獨何主?脾脈者土也,孤臟以灌四傍者也。其善者不可得見,惡者可見。惡者何如其來?如水之流者,此謂太過,病在外;如烏之喙者,此謂不及。病在中。太過則令人四肢沉重不舉,不及則令人九竅壅塞不通,名曰重強。

  脾脈來而和柔相離,如鷄踐地,曰平。長夏以胃為本,脾脈來實而盈數,如鷄舉足,曰脾病。脾脈來堅銳如雞之喙,雞一作烏。如烏之距,如屋之漏,如水之流,曰脾死。

  真脾脈至,弱而乍疏乍散一作數,色黃青不澤,毛折乃死。

  長夏胃微濡弱曰平,弱多胃少曰脾病,但代無胃曰死,濡弱有石曰冬病,石甚曰今病。

  脾藏營,營舍意。愁憂不解則傷意,意傷則悶亂,四肢不舉,毛悴色夭,死於春。

  足太陰氣絕,則脈不營其口唇,口唇者肌肉之本也。脈弗營則肌肉濡,肌肉濡則人中滿,人中滿則唇反,唇反者肉先死。甲篤乙死,木勝土也。

  脾死臟,浮之大緩一作堅,按之中如覆杯絜絜,狀如搖者死。

  六月季夏建未也,坤未之間,土之位,脾王之時,其脈大阿阿而緩曰平。反得浮大而洪者,是心之乘脾,母之歸子,為虛邪,雖病易治。反得微濇而短者是肺之乘脾,子之乘母,為實邪,雖病自愈。反得弦而長者,是肝之乘脾,木之剋土,為賊邪,大逆,十死不治。反得沉濡而滑者,是腎之乘脾,水之陵土,為微邪,雖病即瘥。

  右手關上陰絕者,無脾脈也,苦少氣下利,腹滿身重,四肢不欲動,善嘔,刺足陽明治陽。

  右手關上陰實者,脾實也,若腸中伏伏如堅狀,大便難,刺足太陰治陰。

  脾脈長長而弱,來疏去概一作數,再至曰平,三至曰離經病,四至脫精,五至死,六至命盡,足太陰脈也。

  脾脈急甚為瘈瘲;微急為膈中滿,食飲入而還出,後沃沫。緩甚為痿厥;微緩為風痿,四肢不用,心慧然若無疾。大甚為擊仆;微大為脾疝,氣裹大膿血在腸胃之外。小甚為寒熱;微小為消癉。滑甚為□癃;微滑為蟲毒,蛔腸嗚熱。清甚為腸□;微濇為內潰,多下膿血。

  脾脈搏堅而長,其色黃,當病少氣。其軟而散,色不澤者,當病足骭腫若水狀。

  黃脈之至也,大而虛,有積氣在腹中,有厥氣,名曰厥疝,女子同法,得之疾使四肢汗出當風。

  扁鵲曰:脾有病則色萎黃,實則舌本強直,虛則多癖善吞,注利其實,若陽氣壯則夢飲食之類。

  脾在聲為歌,在變動為噫,在志為思。思傷脾,精氣并於脾則饑。音在長夏,病變於音者取之經。恐懼而不解則傷精,精傷則骨痠痿厥,精時自下則病精。是故五臟主藏#1精者也,不可傷,傷則守失而陰虛,虛則無氣,無氣則死。

  病先發於脾,閉塞不通,身痛體重。一日之胃而腹脹;二日之腎,少腹腰脊痛,經痠;三日之膀胱,背膂筋痛,小便閉;十日不已,死,冬人定,夏晏食。

  病在脾,日昳慧,平日一甚,日中持,下晡靜。《素問》作日出甚。王冰云:日中持者繆也。

  假令脾病,東行若食雉兔肉及諸木果實得之,不者,當以春時發,得病以甲乙日也。

  凡脾病之狀,必身重,善饑,足痿不收,《素問》作善肌肉痿,足不收。《甲乙》作苦饑,肌肉痿,足不收。行善瘈,腳下痛。虛則腹滿,腸鳴飱泄,食不化,取其經,足太陰、陽明、少陰血者。

  脾脈沉之而濡,浮之而虛,苦腹脹煩滿,胃中有熱,不嗜食,食而不化,大便難,四肢苦痺,時不仁,得之房內,月使不來,來而頻併。

  脾病其色黃,飲食不消,腹苦脹滿,體重節痛,大便不利,其脈微緩而長,此為可治,宜服平胃丸、瀉脾丸、茱萸丸、附子湯。春當刺隱白,冬刺陰陵泉,皆瀉之;夏刺大都,季夏刺公孫,秋刺商丘,皆補之。又當灸章門五十壯,背第十一椎百壯。

  邪在脾胃,肌肉痛。陽氣有餘,陰氣不足,則熱中,善饑;陽氣不足,陰氣有餘,則寒中,腸鳴腹痛;陰陽俱有餘,若俱不足,則有寒有熱,皆調其三里。

  有所擊仆,若醉飽入房,汗出當風,則傷脾,脾傷則中氣,陰陽離別,陽不從陰,故以三分候死生。

  脾中風者,翕翕發熱,形如醉人,腹中煩重,皮肉瞤瞤而短氣也。

  脾中寒#2。

  脾水者,其人腹大,四肢苦重,津液不生,但苦少氣,小便難。

  脾脹者,善喊,四肢急一作實,體重不能衣一作收。

  趺陽脈浮而澀,浮則胃氣強,澀則小便數,浮澀相搏,大便則堅,其脾為約。脾約者,其人大便堅,小便利,而反不渴。

  脾氣弱,病利下白,腸垢,大便堅,不能更衣,汗出不止,名曰脾氣弱,或五液注下青黃赤白黑。

  寸口脈弦而滑,弦則為痛,滑則為實,痛即為急,實即為踊,痛踊相搏,即胸脅搶急。

  趺陽脈浮而澀,浮即胃氣微,澀即脾氣衰,微衰相搏,即呼吸不得,此為脾家失度。

  寸口脈雙緊即為入,其氣不出,無表有裹,心下痞堅。

  趺陽脈微而澀,微即無胃氣,澀則傷脾,寒在於膈而反下之,寒積不消,胃微脾傷,穀氣不行,食已自噫,寒在胸膈,上虛下實,穀氣不通,為閉塞之病。

  寸口脈緩而遲,緩則為陽,其氣長,遲則為陰,榮氣促一云不足,榮衛俱和,剛柔相得,三焦相承,其氣必強。

  趺陽脈滑而緊,滑即胃氣實,緊即脾氣傷,得食而不消者,此脾不治也。能食而腹不滿,此為胃氣有餘。腹滿而不能食,心下如饑,此為胃氣不行,心氣虛也。得食而滿者,此為脾家不治。

  病人鼻下平者胃病也,微赤者病發癰,微黑者有熱,青者有寒,白者不治,唇黑者胃先病,微燥而渴者可治,不渴者不可治。臍反出者此為脾先落。一云先終。

  凡人病脈已解,而反暮微煩者,人見病者瘥安而強與穀,脾胃氣尚弱,不能消穀,故令微煩,損穀則愈。

  診得脾積,脈浮大而長,饑則減,飽則見瞋起,與穀爭減,心下累累如桃李起見於外,腹滿嘔泄腸鳴,四肢重,足經腫,厥不能臥,是主肌肉損,色黃也。

  脾之積名曰痞氣,在胃管覆大如盤,久久不愈,病四肢不收,黃癉,食飲不為肌膚,以冬壬癸日得之。肝病傳脾,脾當傳腎,腎適以冬王,王者不受邪,脾復欲還肝,肝不肯受,因留結為積,故知痞氣以冬得之。

  脾病其色黃,體青,失溲,直視,唇反張,爪甲青,飲食吐逆,體重節痛,四肢不舉,其脈當浮大而緩,今反弦急,其色當黃,而反青者,此是木之剋土,為大逆,十死不治。

  宮音人者,主脾聲也。脾聲歌,其音鼓,其志愁,其經足太陰。厥逆陽明則榮衛不通,陰陽翻作,陽氣內擊,陰氣外傷,傷則寒,寒則虛,虛則舉體消瘦,語音沉澀,如破鼓之聲,舌強不轉,而好咽唾,

  口噤唇黑,四肢不舉,身重如山,便利無度,甚者不可治。依源麻黃湯主之。方在卷中。又言聲憂懼,舌本卷縮,此是木剋土,陽擊陰,陰氣伏,陽氣起,起則實,實則熱,熱則悶亂,體重不能轉側,語聲拖聲,氣深不轉而心急,此為邪熱傷脾,甚則不可治。若唇雖萎黃,語音若轉,可治。

  脾病為瘧者,令人寒,腹中痛,熱則腸中鳴,鳴已汗出,恒山丸主之。方在別卷中。若其人本來少於瞋怒,而忽反常,瞋喜無度,正言而鼻,笑不答於人,此脾病聲之候也。不盈旬月,禍必至矣。陰陽之疾,經絡之源,究尋其病,取其所理,然後行治,萬無遺一也。

  黃為脾,脾合肉,黃如□腹者吉。脾主口唇,唇是脾之餘。其人土形,相比於上宮,黃色,大頭,圓面,美肩,背大,腹好,股胻小,手足多肉,上下相稱,行安地,舉足心平,好利人,不喜權勢,喜附人,耐秋冬,不耐春夏,春夏感而生病,主足太陰敦敦然。脾應月,月有虧盈,脾小大隨人唇大小。上唇厚,下唇薄,無腭齦,唇缺破,此人脾不正。揭聳唇者則脾高,高則實,實則熱,熱則季脅痛滿。唇垂而大不堅者,則脾下,下則虛,虛則危,危則寒,寒則身重,不能行步。唇堅者則脾堅,堅則臟安,安則不病。唇上下好者則脾端正,端正則脾胃和利,人無病。唇偏舉者,則脾偏痛好脹。

  凡人分部中陷起者,必有病生。胃陽明為脾之部,而臟氣通於內外,部亦隨而應之。沉濁為內,浮清為外。若表病外入,所部則起,起則前瀉陽,後補陰;若裹病內出,所部則陷,陷則前治陰,後治陽。陽則實熱,陰則虛寒。寒主外,熱主內。

  凡人死生休否,則臟神前變形於外。人脾前病,唇則焦枯無潤;若脾前死,唇則乾青白漸縮急,齒噤不開。若天中等分,墓色應之,必死不治。看色厚薄,決判賒促,賒則不盈四百日內,促則旬朔之間。脾病少愈而卒死,何以知之?曰:青黑如拇指黶點見顏頰上,此必卒死。脾絕十二日死,何以知之?口冷足腫,腹熱臚脹,泄利不覺其出時,一曰五日死,面青目黃者,五日死。病人著床,心痛氣短,脾竭內傷,百日復愈,欲起傍徨,因坐於地,其亡倚床,能治此者,可謂神良。又面黃目赤不死,黃如枳實死。吉凶之色,在於分部,霏霏而見,黑黃入唇,必病,不出其年。其穴在鼻上,當兩眼,是其分部位也。若年上不應,三年之內,禍必應也。

  季夏土脾脈色黃,主足太陰脈也。其脈本在中封前上四寸之中,應在背輸與舌本。中封在內踝前一寸大筋裹宛宛中,脈本從中封上四寸是也。其脈根於隱白,隱白在足大指端內側是也。

  其筋起於足大指之端內側,上結於內踝。其直者,上結於膝內輔骨上,循陰股結於髀,聚於陰器,上腹,結於臍,循腹裹,結於脅,散於胸中,其內者著於脊。

  其脈起於足大指之端,循指內側白肉際,過核骨後,上內踝前廉,上端內,循胻骨後,交出厥陰之前,上循膝股內前廉,入腹,屬脾絡胃,上膈俠咽,連舌本,散舌下。其支者,復從胃別上膈,注心中,合足陽明為表裹。陽明之本,在厲兌,足趺上大指間上三寸骨解中也,一同會於手太陰。

  其足太陰之別,名曰公孫,去本節後一寸,別走陽明。其別者,入絡腸胃。主脾生病,實則胃熱,熱則腹中切痛,痛則陽病,陽脈反大於寸口三倍。病則舌強,筋轉卵縮,牽陰股,引髀痛,腹脹身重,食飲不下,煩心,心下急,注脾,脾病。虛則胃寒,寒則腹中鼓脹,脹則陰病,陰脈反小於寸口一倍。病則泄水,不能臥而煩,強立,股膝內痛,苦筋折紐之,紐之者,脈時綴綴動也,發動甚者死不治。

  四季之月,各餘十八日,此為四季之餘日,主脾胃,黃肉隨病也,一作內陽病。其源從太陰陽明相格,節氣相移,三焦寒濕不調,四時關格而起,則臟腑傷,隨時受癘,陽氣外泄,陰氣內伏,其病相反。若腑虛則陰邪所加,頭重頸直,皮肉強痹。若臟實則陽疫所傷,蘊而結核,起於喉頸之側,布毒熱於皮膚分肉之中,上散入髮際,下貫顳顬,隱隱而熱,不相斷離,故曰黃肉隨病也。

  扁鵲曰:灸肝脾二輸,主治丹毒,四時隨病,當依源補瀉。虛實之,皮肉隨熱,則須鐮破,薄貼方咒促治,疾無逃矣。

  孫真人備急千金要方卷之四十六竟

  #1藏:原作『臟』,據影宋刻本改。

  #2脾中寒:此下疑有脫文,無據可補。

  孫真人備急千金要方卷之四十七

  宋朝奉郎守太常少卿充秘閣校理林億等校正

  脾臟方

  脾虛實第二論 脈 方 灸法

  脾實熱

  右手關上脈陰實者,足太陰經也。病苦足寒陘熱,腹脹滿,煩擾不得臥,名曰脾實熱也。

  瀉熱湯,治舌本強直,或夢歌樂而體重不能行方:

  前胡 茯苓 龍膽 細辛 芒硝各三兩 杏仁四兩 玄參 大青各二兩苦竹 葉切,一升

  右九味,□咀,以水九升,煮取三升。分三服,食後服。

  射干煎方#1主治同前。

  射干八兩 大青三兩 石膏十兩,一作一升 赤蜜一升

  右四味,□咀,以水五升,煮取一升五合,去滓,下蜜煎,取二升,分三服。

  治脾熱面黃目赤,季脅痛滿方:

  半夏 母薑 各八兩 枳實 梔子 茯苓 芒硝 各三兩 細辛 五兩白朮 杏仁各四兩 生地黃 淡竹葉各切一升

  右十一味,□咀,以水九升,煮取三升,去滓,下芒硝,分三服。

  治脾橫方:

  若赤黑發如爪大,煎羊脂摩之。

  又方:

  末赤小豆和雞子白傅之。

  四肢寒熱,腰疼不得俯仰,身黃,腹滿,食嘔,舌根直,灸第十一椎上及左右各一寸五分,三處,各七壯。

  脾胃俱實

  右手關上脈陰陽俱實者,足太陰與陽明經俱實也。病苦脾脹腹堅,搶脅下痛,胃氣不轉,大便難,時反泄利,腹中痛,上衝肺肝,動五臟,立喘鳴,多驚,身熱汗不出,喉痹精少,名曰脾胃俱實也。

  瀉熱方:

  大黃 麻黃 黃苓 各四兩 杏仁 赤茯苓 甘草 橘皮 芒硝 澤瀉 各三兩

  右九味,□咀,以水九升,煮取三升,絞去滓,內大黃,煮兩沸,去滓,下芒硝,分三服。

  大黃瀉熱湯,治脾脈厥逆,大腹中熱,切痛,舌強腹脹,身重,食不下,心注,脾急痛方:

  大黃細切,水一升半別漬一宿 甘草各三兩 澤瀉 茯苓 黃苓 細辛 芒硝 各二兩橘皮二兩

  右八味,□咀,以水七升,煮取三升三合,去滓,下大黃,更煎兩沸,去滓,下芒硝,分三服。

  治脾熱脅痛,熱滿不歇,目赤不止,口唇乾裂方:

  石膏一斤,碎 生地黃汁 赤蜜各一升 淡竹葉切,五升

  右四味,先以水一斗二升煮竹葉,取七升,去滓澄清,煮石膏,取一升五合,去滓,下地黃汁,兩沸,次下蜜,煎取三升,細細服之。

  治脾熱,偏一邊痛,胸滿脅偏脹方:

  茯苓 橘皮 澤瀉 各三兩 芍藥 白朮 各四兩 人參 桂心 各二兩 石膏 八兩 半夏六兩 生薑切,一升 桑根 白皮#2一升

  右十一味,□咀,以水一斗二升,煮取三升,去滓,分三服。若須利下,加芒硝二兩佳。

  脾虛冷

  右手關上脈陰虛者,足太陰經也。病苦泄注,腹滿氣逆,霍亂嘔吐,黃癉,心煩不得臥,腸鳴,名曰脾虛冷也。

  治虛脹,脅痛肩息,有時發作,悉補之方:

  五加根皮 丹參 橘皮 各一斤 地骨皮 乾薑 白朮 各八兩 豬椒根皮二斤 乾地黃 芎藭 附子各五兩 桂心 桔梗 各四兩 大棗五十枚 甘草三兩

  右十四味,□咀,以酒四斗,漬五七日。服七八合,加至一升,日再服。

  檳榔散,治脾寒,飲食不消,勞倦氣脹,噫滿,憂恚不樂方:

  檳榔八枚,皮子并用 人參 茯苓 陳麯 厚朴 麥糵 吳茱萸 白朮 各二兩

  右八味,治下篩。食後酒服二方寸匕,日再。一方用橘皮一兩半。

  溫脾圓,治久病虛羸,脾氣弱,食不消,喜噫方:

  黃檗 大麥蘖 吳茱萸 桂心 乾薑 細辛 附子 當歸 大黃 麯 黃連各一兩

  右十一味,為末,蜜丸如梧子。每服十五丸,空腹酒服,日三。

  麻豆散,主脾氣弱,不下食,餌此以當食方:

  大豆黃二升 大麻子三升,熬令香

  右二味,治下篩。飲和服一合,日四五,任情多少。

  脾胃俱虛

  右手關上脈陰陽俱虛者,足太陰與陽明經俱虛也。病苦胃中如空狀,少氣不足以息,四逆寒,泄注不已,名曰脾胃俱虛也。

  治腹脹善噫,食則欲嘔,泄僻溏下,口乾,四肢重,好怒,不欲聞人聲,忘誤,喉痹,補之方:

  黃連 一兩 禹餘根 二兩 白朮 乾薑 各三兩 大麻子 五兩 桑白皮八兩 大棗二+枚

  右七味,□咀,以水一斗二升,煮取三升#3分四服。

  治脾胃俱虛,苦饑寒痛方:

  人參 當歸 桂心 茯苓 桔梗 芎藭 各三兩#4厚朴 甘草 橘皮 吳茱萸 各二兩白朮 五兩 麥蘖一升

  右十二味,□咀,以水一斗二升,煮取三升,分三服。

  白朮散,治脾遺俱虛冷方:

  白朮 厚朴 人參 吳茱萸 茯苓 麥蘗 麯 芎藭 各三兩

  右八味,治下#5篩。酒服方寸匕,食後服,日三。一方加大腹橘皮。

  平胃圓,凡身重不得食,食無味,心下虛滿,時時欲下,喜臥者,皆針胃管、太倉,服建中湯及服此方:建中湯方見別卷。

  杏仁 五十枚 丹參三兩 苦參 葶藶 玄參 各二兩 芎藭 桂心 各一兩

  右七味,為末,蜜丸如梧子。酒服五丸,日三,以知為度。

  又方,治丈夫小兒食實不消,胃氣不調,或溫壯熱結,大小便不利者。有病冷者,服露宿丸熱藥後,當進此丸調胃方:

  大黃二兩 小草 甘草 芍藥 芎藭草 葶藶各一兩 杏仁五十枚

  右七味,為末,蜜丸,飲服如梧子五丸,日三。一歲小兒二丸,漸加之。《千金翼》有菖蒲、當歸、乾薑、茯苓、麥門冬、細辛,為十三味,無杏仁。

  論曰:凡病宿食,在上管當吐之。脈數而滑者實也,有宿食不消,下之愈。胃中有僻,食冷物即痛,不能食,有熱物即欲食。大腹有宿食,寒慄發熱如瘧狀,宿食在小腹者,當暮發熱,明旦復止。寸脈緊即頭痛風寒,或腹中宿食不化。寸口脈緊者,如轉索,左右無常,脾胃中有宿食不消。寸口脈浮而大,按之反澀,尺中微而澀,故知宿食。

  大麯蘖丸,主消穀斷下,溫和又寒冷者,長服不患霍亂方:

  大麥蘗 麯 各一升 附子 乾薑 當歸 人參各三兩 赤石脂 一兩桔梗 女萎 各二兩昊茱萸 皂莢 各五兩 蜀椒 二兩半 烏梅五十枚

  右十三味,為末,蜜酢中半漬梅一宿,蒸三斗米下,去核,搗如泥,和藥,蜜和搗三千杵。服十丸,日三。下甚者,加龍骨、阿膠、艾各三兩。

  消食斷下圓,寒冷者常服之方:

  麯 大麥糵 各一升吳茱萸四兩

  右三味,為末,蜜和。服十五丸如梧子大,日三。

  乾薑散,治不能食,心意冥然忘食方:

  乾薑 法麯 蜀椒 豉 大麥蘖各一升

  右五味,合治下篩。食後服三方寸匕#6日三,以能食為度。

  消食圓,治數年不能食方:

  小麥蘖 麯 各一升乾薑 烏梅 各四兩

  右四味,為末,蜜和。服十五丸,日再,加至四十丸。寒在胸中及反胃翻心者,皆瘥。

  麯蘖散,主消穀能食,除腸中水氣臚脹方:

  法麯 麥蘖 杏仁各五兩

  右三味,治下篩。食後酒服一合,日三。

  脾勞第三論 方

  論曰:凡脾勞病者,補肺氣以益之,肺旺則感於脾。是以聖人春夏養陽氣,秋冬養陰氣,以順其根本矣。肝心為陽,脾肺腎為陰,逆其根則伐其本。陰陽四時者,萬物之終始也。

  半夏湯,治脾勞實,四肢不用,五臟乖反脹滿,肩息氣急不安,承氣泄實熱方:

  半夏 宿薑各八兩 茯苓 白朮 杏仁各三兩 大棗二+枚 竹葉切,一升 橘皮 芍藥各四兩

  右九味,□咀,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分四服。

  消食膏酒,治脾虛寒勞損,氣脹噫滿,食不下,通噫方:

  豬膏三升 宿薑汁,五升 吳茱萸一升 白朮一斤

  右四味,搗茱萸、白朮等二味,細細下篩為散,內薑汁膏中煎,取六升。溫清酒一升,進方寸匕,日再。

  肉極第四論 方

  論曰:凡肉極者主脾也,脾應肉,肉與脾合,若脾病,則肉變色。又曰:至陰遇病為肌痹,肌痹不已,復感於邪,內舍於脾,體癢淫淫,如鼠走其人身上,津液脫,腠理開,汗大泄,鼻端色黃,是其相也。凡風氣藏於皮膚,肉色則敗,以季夏戊己日傷於風為脾風,脾風之狀多汗,陰動傷寒,寒則虛,虛則體重怠惰,四肢不欲舉,不嗜飲食,食則咳,咳則右脅下痛,陰陰引肩背,不可以動轉,名曰厲風,裹虛外實。若陽動傷熱,熱則實,實則人身上如鼠走,唇口壞,皮膚色變,身體津液脫,腠理開,汗大泄,名曰惡風。而須決其綱紀,知其終始,陰陽動靜,肉之虛實,實則瀉之,虛則補之。能治其病者,風始入肉皮毛肌膚筋脈之間,即須決之,若入六腑五臟,則半死矣。

  扁鵲曰:肉絕不治,五日死,何以知之?皮膚不通,外不得泄。凡肉應足太陰,太陰氣絕,則脈不營其肌肉,唇反者氣盡則肉先死,使良醫#7妙藥終不治也。

  治肉熱極,肌痹淫淫,如鼠走身上,津液脫,腠理開,汗大泄,為痹風,風氣藏於皮膚,肉色敗,鼻見黃色,麻黃止汗通肉解風痹湯方:

  麻黃 防己一作防風 枳實 細辛 白朮各三兩 生薑 附子各四兩 甘草桂心各二兩#8 石膏八兩

  右十味,□咀,以水九升煮麻黃,去沫,下諸藥,煮取三升,分三服。

  續命湯,治肉極虛熱,肌痹淫淫,如鼠走身上,津液開泄,或痹不仁,四肢急痛方:

  麻黃 生薑各三兩 當歸 石膏各二兩 芎藭 桂心 甘草 黃苓 防風 芍藥各一兩 杏仁四十枚

  右十一味,□咀,以水九升,先煮麻黃,除沫,下諸藥,煮取三升,去滓。分四服,日再。

  越婢湯,治肉極熱,則身體津液脫,勝理開,汗大泄,厲風氣,下焦腳弱。方見別卷。

  石南散,治肉熱極,則體上如鼠走,或如風痹,唇口壞,皮膚色變,主諸風大病方:

  石南三+銖 薯蕷 芍藥一本作甘草 天雄 桃花一作桃仁 甘菊花各一兩 黃耆十八銖 山茱萸一兩十八銖 真珠十八銖 石膏二兩 升麻 萎蕤各一兩半

  右十二味,治下篩。酒下方寸匕,日再,食後服。

  大黃耆酒,治肉極虛寒,為痹風,陰動傷寒,體重怠惰,四肢不欲舉,關節疼痛,不嗜飲#9食,虛極所致方:

  黃耆 桂心 巴戟天 石斛 澤瀉 茯苓 柏子仁 乾薑 蜀椒各三兩 防風 獨活 人參各三兩#10 天雄 芍藥 附子 烏頭 茵芋 栝蔞根 山茱萸 半夏 細辛 白術 黃苓各一兩

  右二十三味,□咀,絹袋貯,以清酒三斗漬之,秋冬七日,春夏三日。初服三合,漸漸加,微痹為度,日再。

  治肉極虛寒,卒中風,口噤不能言,四肢緩縱,偏攣急痛,注五臟,恍惚喜怒無常,手腳不隨方:

  獨活 茵芋 黃苓各三兩 甘草 防風 芍藥 芎藭 麻黃 葛根各二兩 人參一兩 烏頭三枚

  右十一味,□咀,以水一斗、竹瀝四升合,煮取四升。分四服,日三夜一。

  孫真人備急千金要方卷之四十七竟

  #1射干煎方:此方全文五十四字原脫,據影宋刻本補。

  #2皮:『皮』下原衍『各』字,據影宋刻本刪。

  #3三升:影宋刻本作『二升』。

  #4各三兩:影宋刻本作『各五兩』。

  #5治下:此二字原脫,據影宋刻本補。

  #6三方寸匕:影宋刻本作『五方寸匕』。

  #7醫:原脫,據影宋刻本補。

  #8桂心各二兩:此五字原脫,據影宋刻本補。

  #9飲:原作『欲』,據影宋刻本改。

  #10各三兩:影宋刻本作『各二兩』。

  孫真人備急千金要方卷之四十八

  宋朝奉郎守太常少卿充秘閣校理林億等校正

  脾臟方

  肉虛實第五論 方

  論曰:夫肉虛者,坐不安席,身危變動。肉實者,坐安不動,喘氣。肉虛實之應,主於脾,若其腑臟有病從肉生,熱則應臟,寒則應腑。

  五加酒,治肉虛,坐不安席,好動,主脾病,寒氣所傷方:

  五加皮 枸杞皮各二升 乾地黃 丹參各八兩 石膏一方作石床 杜仲各一斤 乾薑四兩 附子三兩

  右八味,□咀,以清酒二斗,漬三宿。一服七合,日再。

  半夏湯,治肉實,坐安席不能動作,喘氣,主脾病,熱氣所加,關格,除喘方:

  半夏 宿薑各八兩 杏仁五兩 細辛 橘皮各四兩 麻黃一兩 石膏七兩 射干二兩

  右八味,□咀,以水九升,煮取三升,分三服。須利,下加芒硝三兩。

  閉澀第六論 方 灸法

  論曰:有人因時疾瘥後,得閉塞不通,遂致夭命,大不可輕之,所以備述。雖非死病,凡人不明藥餌者,拱手待斃,深可痛哉。單複諸方,以虞倉卒耳。凡大便不通,皆用滑膩之物及冷水并通也。凡候面黃者,即知大便難。

  麻子仁圓,趺陽脈浮而澀,浮則胃氣強,澀則小便數,浮澀相搏,大便則堅,其脾為約。脾約者,其人大便堅,小便利而不渴也:

  麻子仁二升 枳實 芍藥各八兩 杏仁一升 大黃 厚朴各一斤#1

  右六味,為末,蜜丸如梧子。飲服五丸,日三,漸加至十丸。《肘後》、《外臺》無杏仁。

  治關格,大便不通方: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