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又方:

  常以七月上寅日採麻花,為末,酒服方寸匕。

  又方:

  故鞋底去兩頭,燒作灰,井花水服之。

  又方:

  服翹揺汁。

  又方:

  桃花末,水服方寸匕。

  治瘧方:

  鱉甲方寸,炙 烏賊骨方二寸 附子炮 甘草各一兩 恆山二兩

  右五味,□咀,以酒二升半漬之,露一宿,明日塗五心手足,過發時瘧斷。若不斷,可飲一合許,瘥。

  蜀漆圓,治勞瘧并治積勞寒熱,發有時,似瘧者方:

  蜀漆 麥門冬 知母 白薇 地骨皮 升麻各三+銖 甘草 鱉甲 烏梅肉 萎蕤各一兩 恆山一兩半 石膏二兩 豉一合

  右十三味,為末,蜜和丸如梧子大。飲服十丸,日再服之,稍稍加至二三十丸。此神驗,無不瘥也。加光明砂一兩。

  烏梅圓,治寒熱勞瘧久不瘥,形體贏瘦,痰結胸堂,食飲減少,或因行遠,久經勞役,患之積年不瘥,服之神效方:

  烏梅肉 豆豉各一合 升麻 地骨皮 柴胡 鱉甲 恆山 前胡各一兩 肉蓯蓉 玄參 百合 蜀漆 桂心 人參 知母各半兩 桃仁八十一枚

  右十六味,為末,蜜丸。空心煎細茶下三十丸,日二服,老少孩童量力,通用無所忌。

  治勞瘧積時不斷,眾治無效者方:

  生長大牛膝一握,切,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分再服,第一服取未發前食頃,第二服取臨發時。

  大五補湯,治時行後變成瘴瘧方:

  桂心三十銖 遠志 桔梗 芎藭各二兩 茯苓 乾地黃 芍藥 人參 白术 當歸 黃耆 甘草各三兩 竹葉五兩 大棗二+枚 生枸杞根 生薑各一斤 半夏 麥門冬各一升

  右十八味,□咀,以水三斗,煮竹葉、枸杞,取二斗,次內諸藥,煎取六升。分六服,一日一夜令盡。

  鯪鯉湯,治乍寒乍熱,乍有乍無,山瘴瘧方:

  鯪鯉甲十四枚 鱉甲 烏賊骨各一兩 恆山三兩 附子一枚

  右五味,□咀,以酒三升漬一夕。發前稍稍啜飲,勿絕,吐之,兼以塗身,斷食,過時乃食飲。

  烏梅圓,治肝邪熱為瘧,令人顏色蒼蒼,氣息喘悶,戰掉,狀如死者,或久熱勞微動如瘧,積年不瘥方:

  烏梅肉 蜀漆 鱉甲 萎蕤 知母 苦參各一兩 恆山一兩半 石膏二兩 甘草 細辛各十八銖 香豉一合

  右十一味,為末,蜜丸如梧子大。酒服十丸,日再。飲服亦得。

  治心熱為瘧不止,或止後熱不歇,乍來乍去,令人煩心甚,欲飲清水,反寒多不甚熱者方:

  甘草一兩 蜀漆三兩 恆山 鱉甲各四兩 石膏五兩 香豉一合#10 梔子 烏梅各三十枚 淡竹葉切,二升

  右九味,□咀,以水九升,煮取三升,分三服。

  恆山圓,治脾熱為瘧,或渴或不渴,熱氣內傷不泄,令人病寒,腹中痛,腸中鳴,汗出方:

  恆山三兩 甘草半兩 知母 鱉甲各一兩

  右四味,為末,蜜丸如梧子大。未發前酒服十丸,臨發時一服,正發時一服。

  恆山湯,治肺熱痰聚胸中,來去不定,轉而為瘧,其狀令人心寒,寒甚則發熱,熱間則善驚,如有所見者方:

  恆山三兩 甘草半兩 秫米三百二十粒#11

  右三味,□咀,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分三服,至發時令三服盡。

  又方,治腎熱發為瘧,令人凄凄然,腰脊痛宛轉,大便難,目眴眴然,身掉不定,手足寒方:

  恆山三兩 烏梅三七枚 竹葉切,一升 香豉八合 葱白一握

  右五味,□咀,以水九升,煮取三升。分三服,至發令盡。

  藜蘆圓,五臟并有瘧候,六腑則無,獨胃腑有之。胃腑瘧者,令人旦病也,善饑而不能食,食而支滿腹大,治之方:

  藜蘆 恆山 皂莢 牛膝各一兩 巴豆三十枚#12

  右五味,先熬藜蘆、皂莢色黃,合搗為末,蜜丸如小豆大。日一服一丸,正發時一丸。一日勿飽食。《肘後》無恆山及牛膝。

  刺灸法:

  肝瘧,刺足厥陰見血。

  心瘧,刺手少陰。

  脾瘧,刺足太陰。

  肺瘧,刺手太陰、陽明。

  腎瘧,刺足少陰、太陽。

  胃瘧,刺足太陰、陽明橫脈出血。

  凡灸瘧者,必先問其病之所先發者,先灸之。從頭項發者,於未發前預灸大椎尖頭,漸灸,過時止;從腰脊發者,灸腎輸百壯;從手臂發者,灸三間。

  瘧,灸上星及大椎,至發時令滿百壯,灸艾炷如黍米粒,俗人不解取穴,務大炷也。

  覺小異,即灸百會七壯。若後更發,又七壯。極難愈者,不過三灸。

  以足踏地,以綫圍足一匝,中折,從大椎向百會,灸綫頭三七壯,炷如小豆狀。

  又,灸風池二穴,三壯。

  凡一切瘧,無問遠近,正仰臥,以綫量兩乳間,中屈,從乳向下,灸度頭,隨年壯,男左女右。

  五臟一切諸瘧,灸尺澤七壯,穴在肘中約上動脈是也。

  諸瘧血脈不見者,刺十指間出血,血去必已,先視身之赤如小豆者,盡取之。

  瘧,刺足少陰,血出愈。

  □瘧,上星主之,穴在鼻中央直髮際一寸陷容豆是也,灸七壯。先取論譩,後取天牖、風池。

  瘧日西而發者,臨泣主之,穴在目眦上入髮際五分陷者,灸七壯。

  瘧實則腰背痛,虛則鼽衄,飛揚主之,穴在外踝上七寸,灸七壯。

  瘧多汗,腰痛不能俯仰,目如脫,項如拔,崑崙主之,穴在足外踝後跟骨上陷中,灸三壯。

  禳瘧法:

  未發前,把大雄鷄一頭著懷中,時時驚動,令鷄作大聲,立瘥。

  治瘧符:凡用二符:

  瘧小兒父字石拔,母字石錘,某甲著患人姓名患瘧,人竊讀之曰:一切天地,山水城隍,日月五星,皆敬竈君,今有一瘧鬼小兒罵竈君作黑面奴,若當不信,看文書。急急如律令。

  此符必須真書,前後各留白紙一行,擬著竃君額上,瓦石壓之,不得壓字上,勿令人近符。若得專遣一人看符大好,亦勿令灰土傅符上,致使字不分明出見。著符次第如後。若明日日出後發,須令人夜掃竈君前及額上令凈,至發日旦,令患人整衣帽,立竈前自讀符,使人自讀,必須分明,讀符勿錯一字。每一遍,若別人讀一遍,患人跪一拜,又以手捉患人一度。若患人自讀,自捉衣振云人姓某甲,如此是凡三遍讀,三拜了,以凈瓦石壓兩角,字向上,著竈額上,勿令壓字上。若瘧日西發,具如上法三遍讀符,至午時更三遍讀如上法。如夜發,日暮更三遍讀并如上法。其竈作食亦得,勿使動此符。若有兩竈,大竈上著符;若有露地竈,屋裹竈上著;止有露竈,依法著之。仍須手捉符,其符法如後。若有客患,會須客經停過三度,發三度,委曲著符如上法,符亦云客姓名患瘧,乞拘錄瘧鬼小兒如左。凡治久患者,一著符,一漸瘥,亦可五度著符如始,可全瘧,又須手把符如左。

  王良符,張季伯書之,急急如律令。

  此王良符,依法長捲,兩手握,念佛端坐,如須行動,檢校插著胸前,字頭向上。

  右二符,各依法一時用,不得闕一符。萬一不瘥,但得一發輕,後發日更讀即瘥。一一仔細依法,若字參差即不瘥。

  診谿毒證第七

  江東江南諸谿源間有蟲,名短狐谿毒,亦名射工。其蟲無目,而利耳能聽,在山源谿水中聞人聲,便以口中毒射人,故謂射工也。其蟲小毒輕者,及相逐者,射著人影者,皆不即作瘡。先病寒熱,身不喜冷,體強筋急,頭痛目疼,張口欠咳嗽,呼吸悶亂,朝旦少蘇醒,晡夕輒復寒熱,或似傷寒發石散動,亦如中尸,便不能語,病候如此。

  自非其土地人,不常數行山水中,不知其證,便謂是傷寒發石散動,作治乖僻;毒盛發瘡,復疑是瘭疽,乃至吐不去血,復恐疑蠱#13毒,是以致禍耳。今說其狀類,以明其證與傷寒別也。方見別卷中。

  孫真人備急千金要方卷之三十五竟

  #1之:原作『溫』,據影宋刻本改。

  #2各六銖:影宋刻本作『各八銖』。

  #3柴胡:影宋刻本『柴胡】用『八兩』。

  #4黃耆:影宋刻本作『黃苓』。

  #5二十枚:影宋刻本作『十二枚』。

  #6復:影宋刻本『復」上有『勿』字。

  #7蜀椒:影宋刻本作『蜀漆』。下同。

  #8各三兩:影宋刻本作『各二兩』。

  #9鼠尾子:影宋刻本作『鼠尾草』。

  #10一合:影宋刻本作『一升』。

  #11三百二十粒:影宋刻本作『二百二十粒』。

  #12三十枚:影宋刻本作『二十枚』。

  #13蠱:原作『蟲』,據影宋刻本改。

  孫真人備急千金要方卷之三十六

  宋朝奉郎守太常少卿充秘閣校理林億等校正

  肝臟方

  肝臟脉論第一

  論曰:夫人禀天地而生,故內有五臟、六腑、精氣、骨髓、筋脈,外有四肢、九竅、皮毛、爪齒、咽喉、唇舌、肛門、胞囊,以此總而成軀。故將息得理,則百脈安和;役用非宜,即為五勞七傷六極之患。有方可救,雖病無他;無法可憑,奄然永往。所以此之中帙,卷卷備述五臟六腑等血脈根源、循環流注,與九竅應會處所,并論五臟六腑等輕重大小、長短闊狹、受盛多少,仍列對治方法,丸、散、酒、煎、湯、膏、摩、熨,及灸針孔穴,并窮於此矣。其能留心於醫術者,可考而行之,其冷熱虛實風氣,準藥性而用之,則內外百病無所逃矣。凡五臟在天為五星,在地為五嶽,約時為五行,在人為五藏。五藏者,精、神、魂、魄、意也。論陰陽,察虛實,知病源,用補瀉,應禀三百六十五骨節#1,終會通十二經焉。

  論曰:肝主魂,為郎官。隨神往來謂之魂,魂者,肝之藏也。目者,肝之官,肝氣通於目,目和則能辨五色矣。左目甲,右目乙,循環紫宮,榮華於爪,外主筋,內主血。肝重四斤四兩,左三葉,右四葉,凡七葉,有六童子、三玉女守之,神名藍藍,主藏魂,號為魂臟,隨節應會。故云肝藏血,血舍魂,在氣為語,在液為泪。肝氣虛則恐,實則怒。肝氣虛則夢見園苑#2生草,得其時夢伏樹下不敢起;肝氣盛則夢怒;厥氣客於肝則夢山林樹木。

  凡人寢卧血歸於肝,肝受血而能視,足受血而能步,掌受血而能握,指受血而能攝。

  凡肝臟象木,與膽合為腑,其經足厥陰,與少陽為表裹,其脉弦,相於冬,王於春,春時萬物始生,其氣來濡而弱,寬而虛,故脉為弦,濡即不可發汗,弱則不可下。寬者開,開者通,通者利,故名曰寬而虛。

  春脉如弦,春脉肝也,東方木也,萬物之所以始生也,故其氣來濡弱,輕虛而滑,端直以長,故曰弦,反此者病。何如而反?其氣來實而弦,此謂太過,病在外;其氣來不實而微,此謂不及,病在內。太過則令人善忘忘作怒矣,忽忽眩冒而癲疾;不及則令人胸痛引背,兩脅臉滿。

  肝脉來濡弱,招招如揭竿末梢曰平。《巢源》作綽綽如按琴瑟之弦,如揭長竿乎。春以胃氣為本,肝脉來盈實而滑,如循長竿,曰肝病;肝脉來急而益勁,如新張弓弦,曰肝死。

  真肝脉至內外急,如循刀刃責責然《巢源》作賾賾然,如按琴瑟弦《巢源》作如新張弓弦,色青白不澤,毛折乃死。

  春胃微弦曰平,弦多胃少曰肝病一但弦無胃曰死,胃而有毛曰秋病,毛甚曰今#3病。

  肝藏血,血舍魂。悲哀動中則傷魂,魂傷則狂妄,其精不守,一作狂妄不精,不敢正當人。令人陰縮而攣筋,兩脅肋骨舉一作不舉,毛悴色夭,死於秋。

  足厥陰氣絕,則筋縮引卵與舌。厥陰者,肝脉也。肝者,筋之合也。筋者,聚於陰器,而脉絡於舌本。故脉弗營則筋縮急,筋縮急則引卵與舌,故唇青、舌卷、卵縮則筋先死,庚篤辛死,金勝木也。

  肝死臟,浮之弱,按之中如索不來,或曲如蛇行者死。

  春肝木王,其脉弦細而長曰平。反得沉濡而滑者,是腎之乘肝,母之歸,為虛邪,雖病易治;反得浮大而洪,是心之乘肝,子之乘母,為實邪,雖自愈;反得微澀而短《千金翼》雲微浮而短澀者,是肺之乘肝,金之剋木,為賊邪,大逆,十死不治;反得大而緩者,是脾之乘肝,土之陵木,為微邪,雖病即瘥。心乘肝必吐利,肺乘肝即為癰腫。

  左手關上陰絕者,無肝脉也,苦癃、遺溺、難言,脅下有邪氣,善吐,刺足少陽治陽。

  左手關上陰實者,肝實也,苦肉中痛,動善轉筋,吐,刺足厥陰治陰。

  肝脉來濯濯如倚竿,如琴瑟弦,再至曰平,三至曰離經病,四至脫精,五至死,六至命盡,足厥陰脉也。

  肝脉急甚為惡言一作妄言,微急為肥氣在脅下,如覆杯;緩甚為嘔,微緩為水瘕痹;大甚為內癰,善嘔衄,微大為肝痹縮,咳引小腹;小甚為多飲,微小為消癉;滑甚為頹疝,微滑為遺溺;澀甚為淡飲,微澀為瘈瘲筋攣。

  肝脉搏堅而長,色不青,當病墜;若搏因血在脅下,令人喘逆;其濡而散,色澤者,當病溢飲。溢飲者,渴暴多飲,而溢入肌膚腸胃之外也。《素問》溢入作易入。

  青脉之至也,長而左右彈,有積氣在心下,支胠,名曰肝痹,得之寒濕,與疝同法,腰痛足冷頭痛。

  扁鵲云:肝有病則目奪,精虛則寒,寒則陰氣壯,壯則夢山樹等;實則熱,熱則陽氣壯,壯則夢怒。

  肝在聲為呼,在變動為握,在志為怒傷肝,精氣并於肝則憂,肝虛則恐,實則怒,怒而不已,亦生憂矣。

  色主春、病變於色者,取之滎。

  病先發於肝者,頭目眩,脅痛支滿,一日之脾,閉塞不通,身痛#4體重;二日之胃而腹脹;三日之腎,小腹腰脊痛,經酸;十日不已,死,冬日入,夏早食。

  病在肝,平旦慧,下晡甚,夜半靜。

  假令肝病,西行若食鷄肉得之,當以秋時發病,以庚辛日也。

  家有血腥死,女子見之,以明要為災,不者,若感金銀物得之。

  凡肝病之狀,必兩脅下痛引小腹,令人善怒,虛則目□□無所見,耳無所聞,善恐,如人將捕之。若欲治之,當取其經,足厥陰與少陽。氣逆則頭目痛,耳聾不聰,頰腫,取血者。

  肝脉沉之而急,浮之亦然,苦脅痛有氣,支滿引小腹痛,時小便難,苦目眩頭痛,腰脊痛,足為寒,時癃,女人月事不來,時無時有,得之少年有所墮墜。

  肝病其色青,手足拘急,脅下苦滿,或時眩冒,其脉弦長,此為可治,宜服防風竹瀝湯、秦艽散。春當刺大敦,夏刺行間,冬刺曲泉,皆補之;季夏刺太衝,秋刺中郄,皆瀉之。又當灸期#5 門百壯,背第九椎五十壯。

  邪在肝,則兩脅中痛,寒中,惡血在內,胻善瘈,節時腫,取之行間以引脅下,補三里以溫胃中,取血脉以散惡血,取耳間青脉以去其瘈。

  凡有所墮墜,惡血留內,若有所大怒,氣上而不能下,積於左脅下,則傷肝。

  肝中風者,頭目瞤,兩脅痛,行常傴,令人嗜甘,如阻婦狀。

  肝中寒者,其人洗洗惡寒,翕翕發熱,面翕然赤,漐漐有汗,胸中煩熱。

  肝中寒者,其人兩臂不舉,舌本又作大舌燥,善太息,胸中痛,不得轉側,時盜汗,咳,食已吐其汁。

  肝主胸中,喘,怒罵,其脉沉,胸中叉窒,欲令人推按之,有熱,鼻窒。

  肝傷,其人脫肉。又臥口欲得張,時時手足青,目瞑,瞳仁痛,此為肝臟傷所致也。

  肝水者,其人腹大,不能自轉側,而脅下腹中痛,時時津液微生,小便續通。

  肝脹者,脅下滿,而痛引小腹,不寧。

  肝著,其病人常欲蹈其胸上,先未苦時,但欲飲熱。

  診得肝積,脈弦而細,兩脅下痛,邪氣走心下,足經寒,脅補引小腹,男子積疝,女子瘕淋,身無膏澤,善轉筋,爪甲枯焦青黑,春瘥而秋劇,色青也。

  肝之積名曰肥氣,在左脅下,如覆杯,有頭足,如龜鱉狀。久久不愈,發咳逆,□瘧#6,而連歲月不已。以季夏戊己日得之何也?肺病傳肝,肝當傳脾,脾適以季夏王,王者不受邪,肝復欲還肺,肺不肯受,因留結為積,故知肥氣以季夏得之。

  肝病胸滿脅脹,善恚怒叫呼,身體有熱而復惡寒,四肢不舉,面白、身體滑,其脈當弦長而急,今反短澀,其色當青而反白者,此#7是金之尅木,為大逆,十死不治。

  襄公問扁鵲曰:吾欲不診脈,察其音,觀其色,知其病生死,可得聞乎?答曰:乃聖道之大要,師所不傳,黃帝貴之過於金玉。入門見病,觀其色,聞其呼吸,則知往來出入吉凶之相。角音人者,主肝聲也,肝聲呼,其音琴,其志怒,其經足厥陰。厥逆少陽則榮衛不通,陰陽交錯,陰氣外傷,陽氣內擊,擊則寒,寒則虛,虛則卒然暗啞不聲,此為厲風入肝,續命湯主之。方見別卷中。但踞坐不得低頭,面目青發覆治黑,四肢緩弱,遺矢#8利便,甚則不可,賒則旬月之內,桂枝湯主之。方見別卷中。又呼而哭,哭而反吟,此為金剋木,陰擊陽,陰氣起而陽氣伏,伏則實,實則熱,熱則喘,喘則逆,逆則悶,悶則恐畏,目視不明,語聲切急,謬說有人此為邪熱傷肝,甚則不可治。若唇色雖青,向眼不應,可治,地黃煎主之。方見下肝虛實篇中

  肝病為瘧者,令人色蒼蒼然,太息,其狀若死者,烏梅丸主之。方見別卷中。若其人本來少於悲恚,忽爾嗔怒,出言反常,乍寬乍急,言未竟,以手向眼,如有所畏,若不即病,禍必至矣,此肝病聲之候也。若其人虛則為寒風所傷,若實則為熱氣所損。陽則瀉之,陰則補之。

  青為肝,肝合筋,青如翠羽者吉。肝主目,目是肝之餘。其人木形,相比於上角,蒼色,小頭長面,大肩平背,直身,小手足,有材,好勞心,少力,多憂勞於事,耐春夏,不耐秋冬,秋冬感而生病,足厥陰他他然,脅廣合堅脆傾正則肝應之。正青色小理者則肝小,小則臟安,無脅下之病;粗理者則肝大,大則虛,虛則寒,逼胃迫咽,善膈中,旦脅下痛。廣脅反餃者則肝高,高則實,實則肝熱,上支賁加脅下急,為息賁。合脅危一作兔餃者則肝下,下則逼胃,脅下空,空則易受邪。脅骨堅者則肝堅,壑#9則臟安難傷。脅骨弱者則肝脆,脆則善病消癉易傷。脅腹好相者則肝端正,端正則和利難傷。脅骨偏舉者則肝偏傾,偏傾則脅下偏痛。

  凡人分部陷起者,必有病生。膽少陽為肝之部,而臟氣通於內外,部亦隨而應之。沉濁為內,浮清為外。若色從外走內者,病從外生,部處起;若色從內出外者,病從內生,部處陷。內病前治陰,後治陽;外病前治陽,後治陰。陽主外,陰主內。

  凡人死生休否,則臟神前變形於外。人肝前病,目則為之無色。若肝前死,目則為之脫精。若天中等分,墓色應之,必死不治。看應增損斟酌賒促,賒則不出四百日內,促則不延旬月之間。肝病少愈而卒死,何以知之?曰:青白色如拇指大黶點見顏頰上,此必卒死。肝絕八日死,何以知之?面青目赤,但欲伏眠,目視而不見人,汗出如水不止,一日二日死。面黑目青者不死,青如草滋死。吉凶之色在於分部,順順而見,青白入目必病,不出其年。若年上不應,三年之中禍必應也。

  春木肝脉,色青,主足少陽脉也,春取絡脉分肉。春色,木始治,肝氣始生。肝氣急,其風疾,經脉常深,其氣少,不能深入,故取絡脉分肉之間,其脉根本并在竅陰之間,應在窗籠之前。窗籠者,耳前上下脉,以手按之動者是也。

  其筋起於小指次指之上,結外踝,上循胻外廉,結於膝外廉。其支者,別起於外輔骨,上走髀,前者結伏兔之上,後者結於尻。其直者,上眇,承季脅,上走腋前廉,俠於膺乳,結於缺盆。直者上出腋,貫缺盆,出太陽之前,循耳後,上額角,焦巓上,下走頷,上結於鼽。其支者,結於目眦,為外維。

  其脉起於目兌眦,上抵頭角,下耳後,循頸,行手少陽之前,至肩上,卻交出手少陽之後,入缺盆。其支者。從耳後入耳中,出走耳前,至兌眦後。其支者,別兌眦,下大迎,合手少陽於□,下加頰車,下頸,合缺盆,以下胸中,貫膈,絡肝,屬膽,循脅裹,出氣街,繞毛際,橫入髀厭中。其直者,從缺盆下腋,循胸,過季脅,下合髀厭中,以下循髀陽,出膝外廉,下外輔骨之前,直下抵絕骨之端,下出外踝之前,循足跗上,出小指次指之端。其支者,別跗上,入大指之間,循大指歧內出其端,還貫入爪甲,出三毛,合足厥陰為表裹。厥陰之本在行間上五寸,應在背輸,同會於手太陰。

  其足少陽之別,名曰光明,去踝半寸是也。別走厥陰,下絡足趺。主肝生病,病實則膽熱,熱則厥,厥則陽病,陽脈反逆大於寸口一倍,病則胸中有熱,心脅頭頷痛,缺盆腋下腫;虛則膽寒,寒則痿躄,躄#10則陰病,陰脈反小於寸口,病則胸中有寒,少氣口苦,身體無膏澤,外至胻、絕骨、外踝前及諸節皆痛。若陰陽俱靜與其俱動,如引繩俱頓者,病也。此盡是足少陽膽經筋脈支別為病,今取足厥陰肝經附於後。

  足厥陰之脈,起於大指聚毛之際,上循足趺上廉,去內踝一寸,上踝八寸,交出太陰之後,上膕內廉,循股陰,入毛中,環陰器,抵少腹,俠胃,屬肝,絡膽,上貫膈,布脅肋,循喉嚨之後,上入頑顙,連目系,上出額,與督脉會於巔。一本云:其支者,從小腹與太陰、少陽結於腰髁下第三、第四骨空中。其支者,從目系下頰裹,環唇內。其支者,復從肝別貫膈,上注肺中。是動則病腰痛,不可以俯仰,丈夫頹疝,婦人小腹腫,甚則嗌乾,面塵脫色。是主肝所生病者,胸滿嘔逆,洞泄狐疝,遺溺閉癃,盛者則寸口大一倍於人迎,虛者則寸口反小於人迎也。

  足厥陰之別,名曰蠡溝,去內踝上五寸,別走少陽。其別者,循經上睪,結於莖。其病氣逆財睾腫卒疝,實則挺長熱,虛則暴癢,取之所別。

  足厥陰之筋,起於大指之上,上結於內踝之前,上循胻,上結內輔之上,下循陰股,結於陰器,結絡諸筋。

  春三月者,主肝膽青筋牽病也。其源從少陰而涉足少陽,少陽之氣始發,少陰之氣始衰,陰陽怫鬱於腠理,皮毛之病俱生,表裹之疴因起,從少陽發動反少陰氣,則臟腑受癘而生,其病相反。若腑虛則為陰邪所傷,腰背強急,腳縮不伸,勝中欲折#11,目中生花若臟實則為陽毒所損,澀澀前寒而後頸外雙筋牽不得屈伸,頸直背強,眼赤黃,若欲轉動,合身回側,故曰青筋牽病。方見傷寒卷。

  灸法:

  扁鵲曰:灸肝肺二輸,主治丹毒牽病,當依源處,治調其陽,理其陰,臟腑之疾不生矣。

  肝虛實第二脉 方 灸法

  肝實熱

  左手關上脉陰實者,足厥陰經也,病苦心下堅滿,常兩脅痛,息忿忿如怒狀,名曰肝實熱也。

  竹瀝泄熱湯,治肝實熱,陽氣伏邪熱喘逆悶恐,目視物無明,狂悸,非意而言者方:

  竹瀝一升#12 麻黃 大青 梔子仁 升麻 茯苓 玄參 知母各三分 生葛 石膏各五八分 生薑 芍藥各四分

  右十二味,□咀,以水九升,煮取二升半,去滓,下竹瀝,煮兩三沸,分三服。須利,下芒硝三分,去芍藥,加生地黃五分。《刪繁方》無石膏、生薑、芍藥、生葛,用人參三分。

  前胡湯,治肝實熱,目痛胸滿,氣急塞瀉肝方:

  前胡 芒硝 秦皮 梔子仁 決明子 黃苓 升麻 蕤仁 細辛各三兩 苦竹葉 車前葉各切,一升

  右十一味,□咀,以水九升,煮取三升,去滓,下芒硝,分三服。又一方有柴胡三兩,共十二味。

  防風煮散#13,治肝實熱,夢怒虛驚方:

  防風 茯苓 萎蕤 白术 橘皮 丹參各一兩三分 細辛二兩 甘草 射干各一兩 升麻 黃苓各一兩半 大棗三七枚 酸棗仁三分

  右十三味,治下篩,為粗散,以兩方寸匕,帛裹,以井花水二升煮,時時動裹子,煎取一升。分服,日二。

  遠志煮散#14,治肝邪熱,出言反常,乍寬乍急方:

  遠志 射干 杏仁 大青各一兩半 茯神 麥門冬 葛根 甘草各一兩 芍藥一兩三分#15 桂心三分 知母 升麻各五分 石膏二兩

  右十三味,治下篩,為粗散,以水二升五合,煮竹葉一升,取汁內藥一匕半,煎取八合,為一服,日一#16。以綿裹散煮之。

  地黃煎,治邪熱傷肝,好生悲怒,所作不定,自驚恐方:

  生地黃 淡竹葉 生薑 車前草 乾藍各切,一升 赤蜜一升 丹參 玄參各四兩 茯苓二兩 石膏五兩

  右十味,□咀,以水九升,煮取三升,去滓,停冷下蜜,更煎三兩沸,分三服。

  肝膽俱實

  左手關上脈陰陽俱實者,足厥陰與少陽經俱實也,病苦胃脹嘔逆,食不消,名曰肝膽俱實也。

  肝虛寒

  左手關上脈陰虛者,足厥陰經也,病苦脅下堅,寒熱,腹滿不欲飲食,腹脹,悒悒不樂,婦人月經不利,腰腹痛,名曰肝虛寒也。

  補肝湯,治肝氣不足,兩脅下滿,筋急,不得太息,四肢厥冷,發搶心腹痛,目不明了,及婦人心痛,乳癰,膝熱消渴,爪甲枯,口面青者方:

  山茱萸《翼》作烏頭 甘草 桂心各三兩#17 桃仁《翼》作蕤仁 柏子仁 細辛 茯苓 防風各二兩 大棗二+四枚

  右九味,□咀,以水九升,煮取五升,去滓,分三服。

  補肝散,治左脅偏痛久,宿食不消,并目□□昏,風汨出,見物不審,而逆風寒偏甚,消食破氣,止汨方:

  山茱萸 桂心 薯蕷 天雄 茯苓 人參各五分 芎藭 白术 獨活 五加皮 大黃各七分 橘皮三分 防風 乾薑 丹參 厚朴 細辛 桔梗各一兩半 甘草 甘菊花各一兩 貫眾半兩 陳麥麯 大麥蘖各一升

  右二十三味,治下篩。酒服方寸匕,日二。若食不消,食後服;若止痛,食前服之。

  松膏酒,補肝,治肝虛寒,或高風眼汨等雜病方:

  以松脂十斤,細剉,以水淹浸一周日,煮之,細細接取上膏,水竭更添之,脂盡,更水煮如前,烟盡去,火停冷,脂當沉下;取一斤,釀米一石,水七斗,好麯末二斗,如家常釀酒法,仍冷下飯,封一百日,脂、米、麯并消,酒香滿室,細細飲之。此酒須一倍加麯。

  枸杞酒,治同前:

  搗碎枸杞子一斗,先內絹袋中,酒二斗,漬訖,密封泥瓮勿泄,曝乾,天陰勿出,三七日滿。日一溫酒任性飲之,忌酢。

  防風煎,治肝虛寒,目□□,視物不明,諦視生花,補方:

  防風 細辛 芎藭 獨活 白鮮皮 甘草各三兩 橘皮二兩 大棗三七枚 蜜五合 甘竹葉切,一升#18

  右十味,□咀,以水一斗二升,先煮九味,取四升,去滓,下蜜更煎兩沸。分四服,日三夜一。若五六月,以燥器貯,冷水藏之。

  檳榔湯,治肝虛寒,脅下痛,脹滿氣急,目昏濁,視物不明方:

  檳榔二+四枚 附子七枚 母薑七兩 茯苓 橘皮 桂心各三兩 桔梗 白朮各四兩 吳茱萸五兩

  右九味,□咀,以水九升,煮取三升,去滓,溫服,每服一升。若氣喘者,加芎藭三兩、半夏四兩、甘草二兩。

  治肝虛目不明方:

  灸肝輸二百壯。小兒斟酌,可灸一二七壯。

  肝膽俱虛

  左手關上脈陰陽俱虛者,足厥陰與少陽經俱虛也,病苦恍惚,尸厥不知人,妄見,少氣不能言,時時自驚,名曰肝膽俱虛也。

  肝勞第三論 方

  論曰:肝勞病者,補心氣以益之,心王則感於肝矣。人逆春氣則足少陽不生,而肝氣內變,順之則生,逆之則死,順之則治,逆之則亂,反順為逆,是謂關格,病則生矣。

  豬膏酒,治肝勞虛寒,關格勞澀,閉塞不通,毛悴色夭方:

  豬膏薑汁各二升#19

  右二味,以微火煎取三升,下酒五合和煎,分為三服。

  虎骨酒、治肝虛寒勞損,口苦,關節骨疼痛,筋攣縮,煩悶方:

  虎骨一升,炙焦,碎如雀頭 丹參八兩 乾地黃七兩 地骨皮 乾薑 芎藭各四兩 豬椒根 五加皮 白术 枳實各五兩

  右十味,□咀,絹袋盛,以酒四斗浸四日。初服六七合,漸加至一升,日再。

  孫真人備急千金要方卷之三十六竟

  #1骨節:影宋刻本『節』上無『骨』字。

  #2苑:原作『花』,據影宋刻本改。

  #3今:原作『金』,據影宋刻本改。

  #4痛:原作『病』,據影宋刻本改。

  #5期:原作『其』,據影宋刻本改。

  #6 瘧:原作『而』,據影宋刻本改。

  #7 此:原作『比』,據影宋刻本改。

  #8矢:原作『失』,據影宋刻本改。

  #9堅:原脫,據影宋刻本補。

  #10躄:原脫,據影宋刻本補。

  #11折:原作『於』,據影宋刻本改。

  #12 一升:原作『十升』,據影宋刻本』改。

  #13防風煮散:原作『防風散』,據影宋刻本改。

  #14遠志煮散:原作『遠志散』,據影宋刻本改。

  #15一兩三分:影宋刻本作『二兩三分』。

  #16日一:影宋刻本作『日二』。

  #17各三兩:影宋刻本作『各一兩』。

  #18升:影宋刻本作『斗』。

  #19各二升:影宋刻本作『各四升』。

  孫真人備急千金要方卷之三十七

  宋朝奉郎守太常少卿充秘閣校理林億等校正

  肝臟方

  筋極第四論 方 灸法

  論曰:夫六極者,天氣通於肺,地氣通於嗌,風氣應於肝,雷氣動於心,穀氣感於脾《素問》穀作谷也,雨氣潤於腎。六經為川,腸胃為海,九竅為水注之氣,所以竅應於五臟。五臟邪傷,則六腑生極,故曰五臟六極也。

  論曰:凡筋極者,主肝也。肝應筋,筋與肝合。肝有病,從筋生。又曰:以春遇病為筋痹,筋痹不已,復感於邪,內舍於肝,則陽氣入於內,陰氣出於外。若陰氣外出,出則虛,虛則筋虛,筋虛則善悲,色青蒼白見於目下。若傷寒則筋不能動,十指爪皆痛,數好轉筋。其源以春甲乙日得之傷風,風在筋為肝虛風也。若陽氣內發,發則實,實則筋實,筋實則善怒,嗌乾。傷熱則咳,咳則脅下痛,不能轉側,又腳下滿痛,故曰肝實風也。然則因其輕而揚之,因其重而減之,因其衰而彰之,審其陰陽,以別柔剛,陽病治陰,陰病治陽。善治病者,病在皮毛、肌膚、筋脈而治之,次治六腑,若至五臟,則半死矣。

  扁鵲云:筋絕不治,九日死,何以知之?手足爪甲青黑,呼罵口不息,筋應足厥陰,足厥陰氣絕,則筋縮引卵與舌,筋先死矣。

  橘皮通氣湯,治筋實極則咳,咳則兩脅下縮痛,痛甚則不可轉動方:

  橘皮四兩 白朮 石膏各五兩 細辛 當歸 桂心 茯苓各三兩#1 香豉一升

  右八味,□咀,以水九升,煮取三升,去滓,分三服。

  丹參散,治筋實極,則兩腳下滿,滿而痛,不得遠行,腳心如割,筋斷折,痛不可忍者方:

  丹參三兩 芎藭 杜仲 續斷 地骨皮各二兩 乾地黃 當歸 通草 升麻 麥門冬 禹餘根 麻黃各一兩十八銖 牛膝二兩六銖 甘草 桂心各一兩六銖 生薑切,炒取焦乾 牡蠣各二兩半#2

  右十七味,治下篩,為粗散,以絹袋子盛二方寸匕,以井花水二升煮,數動袋子,煮取一升,頓服,日二。

  地黃煎,治筋實極,手足爪甲或青、或黃、或黑,烏黯,四肢筋急,煩滿方:

  生地黃汁三升 生葛汁 生玄參汁各一升 大黃 升麻各二兩 麻黃 梔子仁 犀角各三兩 石膏五兩 芍藥四兩

  右十味,□咀,以水七升先煮七物,取二升,去滓,次下地黃汁,煎一兩沸,次下葛汁等#3,煎取三升。分三服,日再。

  五加酒,治筋虛極,筋痹,好悲思,顏色蒼白,四肢噓吸,腳手拘孿,伸動縮急,腹中轉痛方:

  五加皮一斤 薏苡仁半升 枳刺二升 大麻仁三升 豬椒根皮 丹參各#4八兩 乾薑 芎藭各五兩 桂心 當歸 甘草各三兩 天雄 秦椒 白鮮 通草各四兩

  右十五味,□咀,以絹袋盛,清酒四斗漬,春夏四日,秋冬六七日。初服六七合,稍稍加,以知為度。

  人參酒,治筋虛極,則筋不能轉,十指爪皆痛,數轉筋,或交接過度,或病未平復交接,傷氣,內筋絕,舌捲唇青,引卵縮,胻脈疼急,腹中絞痛,或便欲絕,不能飲食方:

  人參 防風 茯苓 細辛 秦椒 黃耆 當歸 牛膝 桔梗各一兩半 乾地黃 丹參 薯蕷 鍾乳 礬石各三兩 山茱萸 芎藭各二兩 白朮 麻黃各二兩半 大棗三十枚 五加皮一升 生薑切,炒乾 烏麻碎,各二升

  右二十二味,□咀,鍾乳#5別以小袋子盛,清酒二斗半浸五宿,溫服三合,日再。不知隨意增進。一本無烏麻,用杜仲一兩半。

  治交接損,卵縮筋攣方:

  燒婦人月經衣灰,服方寸匕。

  治筋絕方:

  熬蟹腦足髓,內瘡中,筋即續。

  灸法治:

  勞冷氣逆,腰髖冷痹,腳屈伸難,灸陽蹻一百壯,在外踝下容爪。腰背不便,轉筋,急痹筋攣,灸第二十一椎,隨年壯。

  轉筋,十指筋攣急,不得屈伸,灸腳外踝骨上七壯。

  失精筋攣,陰縮入腹,相引痛,灸中封五十壯,在內踝前筋裹宛宛中。

  又云:灸下滿各五十壯,老人加之,小兒隨年壯法。

  又云:此二穴,喉腫厥逆,五臟所苦,鼓脹,悉以主之。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5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