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附子三枚 芍藥 桂心 甘草 茯苓 人參各三兩 白术四兩

  右七味,□咀,以水八升,煮取三升,分三服。

  防風湯,治肢體虛風微痙發熱,肢節不隨,恍惚狂言,來去無時,不自覺悟。南方支法存所用,多得力,溫和不損人,為勝於續命、越婢、風引等湯。

  羅廣州一門,南州士人常用。亦治腳弱甚良方:

  防風 麻黃 秦艽 獨活 生薑 半夏各二兩 當歸 遠志 甘草 防己 人參 黃苓 升麻 芍藥各一兩 石膏半兩 麝香六銖一方用白术一兩

  右十六味,□咀,以水一斗三升,煮取四升。一服一升,初服,厚覆取微汗,亦當兩三行下,其間相去如人行十里久更服。有熱加大黃二兩;先有冷心痛疾者,倍用當歸,加桂心三兩,不用大黃。

  甘草湯,治腳弱,舉身洪腫,胃反,食穀吐逆,胸中氣結不安而寒熱,下痢不止,小便難。服此湯即益,亦服女麯散利小便,腫消,服大散、摩膏,有驗方:

  甘草 人參各一兩 半夏一升 桂心 蜀椒各三兩 小麥八合 大棗二+枚 生薑八兩 吳茱萸二升

  右九味,□咀,以水一斗三升,煮小麥,取一斗,去小麥,內諸藥,煮取三升,分為六服。女抽散見別卷。

  恆山甘草湯,若寒熱日再三發,可服此方:

  恆山三兩 甘草一兩半

  右二味,吹咀,以水四升,煮取一升半。分三服,相去五里久一服。

  丹參牛膝煮散,治腳痹弱,氣滿,身微腫方:

  丹參 牛膝 桑白皮 杏仁 升麻 豬苓 茯苓各四兩 犀角 黃苓 橘皮 防己 白前 澤瀉 桂心 秦艽各三兩 李根白皮 生薑各二兩大麻仁一升

  右十八味,搗粗篩,以水一升半,內散方寸匕,煮取七合,輕絹濾去滓。頓服,日再。夏月熱,不得服圓散,此煮散頃年常用,大驗。

  治腰骼#7不隨,兩腳孿腫方:

  蜀椒四升,以水四斗,煮取二斗半,瓮盛,下著火暖之,懸板為橋,去湯二寸許,以腳踏板拄腳坐,以綿絮密塞,勿令泄氣,若疲即出,入被以粉摩之,一食久,更入瓮。常令瓮下火不絕,勿使湯冷。如此消息,不過七日得伸展,并腫亦消。

  孫真人備急千金要方卷之二十三竟

  #1三兩:影宋刻本作『二兩』。

  #2湯:原作『散』,據影宋刻本改。

  #3二服:影宋刻本作『一服』。

  #4疾:原作『疼』,據影宋刻本改。

  #5七枚:影宋刻本作『十一枚』。

  #6七枚:影宋刻本作『十枚』。

  #7骼:原作『胳』,據影宋刻本改。

  孫真人備急千金要方卷之二十四

  宋朝奉郎守太常少卿充秘閣校理林億等校正

  風毒腳氣方

  諸散第三方

  例曰:大法春秋宜服散。

  八風散,治風虛面青黑土色,不見日月光,腳氣痹弱。準經面青黑主腎,不見日月光主肝,宜補腎治肝方:

  菊花三兩 石斛 天雄各一兩半 人參 附子 甘草各一兩六銖 鍾乳 薯蕷 續斷 黃耆 澤瀉 麥門冬 遠志 細辛 龍膽 秦艽 石韋菟絲子 牛膝 菖蒲 杜仲 茯苓 乾地黃 柏子仁 蛇床子 防風 白術 乾薑 萆薢 山茱萸各一兩 五味子 烏頭各半兩 蓯蓉二兩

  右三十三味,治下篩。酒服方寸匕,日三,不效,加至二匕。

  大八風散,治諸緩風濕痹腳弱方:

  巴戟天 黃耆 桂心 細辛 天雄 萆薢 蓯蓉 牡荊子 薯蕷 菊花 萎蕤 山茱萸 秦艽 黃苓 石斛 白术 譽石一作礬石 厚朴 龍膽 人參 蜀椒各半兩 附子 五味子各十八銖 菖蒲 茯苓 牛膝《千金翼》作乾薑 烏喙 遠志各一兩 桔梗三+銖 芎藭 白斂 芍藥各六銖

  右三十二味,治下篩。酒服半寸匕,日三,未驗稍增,令微覺。《胡洽》無桔梗。

  內補石斛秦艽散,治風虛腳弱,手足拘攣,疼痹不能行,腳趺腫上膝,小腹堅如繩約,氣息常如憂恚,不能食飲者,皆由五勞七傷,腎氣不足,受風濕故也,此方悉主之:

  石斛 附子 天雄 桂心 獨活 天門冬各一兩 秦艽 烏頭 人參 乾薑 當歸 防風 杜仲各三+銖 山茱萸 莽草 桔梗 細辛 麻黃 前胡 五味子各十八銖 蜀椒 白芷 白术各半兩

  右二十三味,治下篩。酒服方寸匕,日再服,不知,稍增至二匕。虛人三建皆炮,實人亦可生用。風氣者,本因腎虛,既得病後,毒氣外滿,則灸泄其氣,內滿則藥馳之,當其救急,理必如此。至於風消退,四體虛弱,餘毒未除,不可便止,宜服此散,推陳致新,極為良妙,此既人情可解,無可疑焉。

  秦艽散,治風無久新,卒得不知人,四肢不仁,一身盡痛,偏枯不隨,不能屈伸,灑灑寒熱,頭目眩倒,或口面喎僻方:

  秦艽 乾薑 桔梗 附子各一兩 天雄 當歸 天門冬 人參 白术 蜀椒各十銖 烏頭 細辛各十八銖 甘草 白芷 山茱萸 麻黃 前胡防風 五味子各半兩

  右十九味,治下篩。酒服方寸匕,日三,若老人少服之。《胡洽》無天門冬、前胡,有莽草、桂心、防己、萆薢、白斂、黃耆,為二十三味。

  單服松脂,治一切風及大風,腳弱風痹方:熏陸法亦同。

  松脂三十斤,以棕皮袋盛,繫頭,鐺底布竹木,置袋於上,以石三五顆壓之,下水於鐺中令滿,煮之,膏浮出得盡以後量,更二十沸,接置於冷水中,易袋洗鍋,更煮,如此九遍藥成,搗篩為散,以粗羅下之。用酒服一方寸匕,日二。初和藥以冷酒,藥入腹後,飲熱酒行藥,以知為度,如覺熱即減,不減令人大小便秘澀,若澀宜食葱羹,仍自不通,宜服生地黃汁,微取泄痢,除忌大麻子以外無所禁。若欲斷米,加茯苓與松脂等分,蜜和為圓,但食淡麵餺飥,日兩度食,一食一小碗,勿多食也。作餺飥法:硬和麵熱授,煮五十沸灑出,冷水淘,更置湯中煮十餘沸,然後灑出食之。服松脂三十日後,即覺有驗,兩腳似有水流下是效。如恐秘澀,和一斤松脂、茯苓與棗栗許大,酥即不澀。服經一百日後,腳氣當愈。《仙經》曰:服松脂一年增壽一年,服二年增壽二年,及服之十年則增壽十年。

  淮南八公石斛萬病散,治風濕疼,腰腳不隨方:

  防風 茯苓 菊花 細辛 蜀椒 乾薑 雲母 蓯蓉 人參 乾地黃 附子 石斛杜仲 遠志 菟絲子 天雄 萆薢 桂心 牛膝 蛇床子 白术 薯蕷 巴戟 菖蒲 續斷 山茱萸各一兩 五味子半兩

  右二十七味,治下篩。酒服方寸匕,日再。

  茱英散,治冷風,腳跛偏枯,半身不隨,晝夜呻吟,醫所不治方:

  吳茱萸 乾薑 白斂 牡荊《千金翼》作牡桂 附子 天雄 狗脊 乾漆 薯蕷 秦艽 防風各半兩

  右十一味,治下篩。先食服方寸匕,日三。藥入肌膚中淫淫然,三日知,一月瘥。

  酒醴第四例 方

  例曰:凡合酒,皆薄切藥,以絹袋盛藥,內酒中,密封頭,春夏四五日,秋冬七八日,皆以味足為度,去滓,服酒盡後,其滓搗。酒服方寸匕,日三。大法冬宜服酒,至立春宜停。

  石斛酒,治風虛氣滿,腳疼痹攣,弱不能行方:

  石斛 丹參 五加皮各五兩 側子 秦艽 杜仲 山茱萸 牛膝各四兩 桂心 乾薑 羌活 芎藭 橘皮 黃耆 白前 蜀椒 茵芋 當歸各三兩 薏苡仁一升 防風二兩 鍾乳八兩,搗碎,別絹袋盛,繫大藥袋內

  右二十一味,□咀,以清酒四斗,漬三日。初服三合,日再,稍稍加,以知為度。

  烏麻酒方:

  烏麻五升,微熬,搗碎,以酒一斗,漬一宿。隨所能飲之,盡更作,甚良。

  鍾乳酒,治風虛勞損,腳疼冷痹,羸瘦孿弱不能行方:

  鍾乳八兩 丹參六兩 石斛 杜仲 天門冬各五兩 牛膝 防風 黃耆 芎藭 當歸各四兩 附子 桂心 秦艽 乾薑各三兩 山茱萸 薏苡仁各一升

  右十六味,□咀,以清酒三斗,漬之三日。初服三合,日再,後稍加之,以知為度。

  枸杞菖蒲酒,治緩、急風,四肢不隨,行步不正,口急及四體不得屈伸方:

  菖蒲五斤 枸杞根一百斤

  右二味,細剉,以水四石,煮取一石六斗,去滓,釀二斛米酒熟,稍稍飲之。

  虎骨酒,治骨髓疼痛,風經五臟方:

  虎骨一具,炭火炙令黃色,槌刮取,碎搗,研得數日,清酒六升,浸五宿,隨性多少稍飲之。《易》云:虎嘯風生,龍吟雲起。此亦有  情與無情相感,治風之效,故亦無疑。

  蓼酒,治胃管冷,不能飲食,耳目不聰明,四肢有氣,冬外腳冷。服此酒十日後,目既精明,體又充壯方:

  八月三日,取夢曝燥,把之如五升大六十把,水六石,煮取一石,去滓,以釀酒如常法。隨多少飲之,已用訖,效甚速。

  小黃耆酒大治風虛痰癖,四肢偏枯,兩腳弱,手不能上頭,或小腹縮痛,脅下孿急,心下有伏水,脅下有積飲,夜喜夢,悲愁不樂,恍惚善忘,此由風虛,五臟受邪所致,或久坐腰痛,耳聾,卒起眼眩頭重,或舉體流腫疼痹,飲食惡冷,濇濇惡寒,胸中痰滿,心下寒疝,藥皆主之,及婦人產後餘疾,風虛積冷不除者方:

  黃耆 附子 蜀椒 防風 牛膝 細辛 桂心 獨活 白术 芎藭 甘草各三兩 秦艽 烏頭《集驗》用薯蕷三兩 大黃 葛根 乾薑 山茱萸各二兩 當歸二兩半

  右十八味,□咀,少壯人無所熬練,虛老人微熬之,以絹袋中盛,清酒二斗漬之,春夏五日,秋冬七日。可先食服一合,不知可至四五合,日三服。此藥攻痹甚佳,亦不令人吐悶。小熱,宜冷飲食;大虛,加蓯蓉二兩;下痢,加女萎三兩;多忘,加石斛、菖蒲、紫石各二兩;心下多水者,加茯苓、人參各二兩,薯蕷三兩。酒盡,可更以酒二斗重漬滓服之。不爾,可曝滓,搗下,酒服方寸匕,不知稍增之。服一劑得力,令人耐寒冷,補虛,治諸風冷神良。

  黃耆酒,治風虛腳疼,痿弱氣悶,不自收攝,兼補方:

  黃耆 烏頭 附子 乾薑 秦艽 蜀椒 芎藭 獨活 白术 牛膝 蓯蓉 細辛 甘草各三兩 葛根 當歸 菖蒲各二兩半 山茱萸 桂心鍾乳 柏子仁 天雄 石斛 防風各二兩 大黃 石南各一兩

  右二十五味,□咀,無所熬練,清酒三斗漬之。先食服一合,不知可至五合,日三。以攻痹為佳。大虛加蓯蓉,下痢加女萎,多忘加菖蒲,各三兩。《胡洽》有澤瀉三兩、茯苓二兩,人參、茵芋、半夏、栝蔞、芍藥各一兩,無秦艽、芎藭、牛膝、蓯蓉、甘草、葛根、當歸、菖蒲、鍾乳、大黃,為二十二味,名大黃耆酒#1。

  茵芋酒,治大風,頭眩重,目瞥無所見,或仆地氣絕,半日乃蘇,口喎噤不開,半身偏死,拘急痹痛,不能動搖,歷節腫痛,骨中酸疼,手不得上頭,足不得屈伸,不能躡履,行欲傾跛,皮中動,淫淫如有蟲啄,疹癢搔之生瘡,甚者狂走。有此諸病,藥皆主之方:

  茵芋 烏頭 石南 防風 蜀椒 女萎 附子 細辛 獨活 卷柏 桂心 天雄 秦艽 防己各一兩 躑躅二兩

  右十五味,□咀,少壯人無所熬練,虛老人薄熬之,清酒二斗漬之,冬七日,夏三日,春秋五日。初服一合,不知,加至二合,寧從少起,日再,以微痹為度。《胡洽》無蜀椒、獨活、卷柏,為十二味。

  大金牙酒,治瘴癘毒氣中人,風冷濕痹,口喎面戾,半身不遂,手足拘攣,歷節腫痛,甚者小腹不仁,名曰腳氣,無所不治方:

  金牙一斤 側子 附子 天雄 人參 蓯蓉 茯苓 當歸 防風 黃耆 薯蕷 細辛 桂心 萆薢 萎蕤 白芷 桔梗 黃苓 遠志 牡荊子 芎藭 地骨皮 五加皮 杜仲 厚朴 枳實 白术 牛膝 丹參各三兩 獨活半斤 茵芋 石南 狗脊各二兩 磁石十兩 薏苡仁 麥門冬各一升 生石斛八兩 蒴藋四兩 生地黃切,二升

  右三十九味,□咀,以酒八斗,漬七日。溫服一合,日四五夜一。石藥細研,別絹袋盛,共藥同漬。藥力和善,主治極多,凡是風虛,四體小覺有風者,皆須將服之,無所不治也。服者一依方修合,不得輒信人大言,浪有加減。

  鍾乳酒,治虛損,通順血脈,極補下氣方:

  鍾乳 石斛 茯蓉各五兩 附子 甘菊各二兩

  右五味,□咀,以清酒三斗漬。服二合,日再,稍增至一升。

  秦艽酒,治四肢風,手臂不收,髒腳疼弱,或有拘急,孿縮屈指,偏枯痿璧痟小,不仁頑痹者,悉主之方:

  秦艽 天門冬 五加皮 牛膝 附子 桂心各三兩 巴戟天 杜仲 石南 細辛各二兩 獨活一兩#2 薏苡仁一兩

  右十二味,□咀,以酒二斗漬之,得氣味可。服三合,漸加至五六合,日三夜一。

  术膏酒,治腳弱風虛,五勞七傷,萬病皆主之方:

  生白术爭洗一石五斗搗取汁三斗,煎取半 濕荊二十五束,束別三尺圍,各長二尺五寸,徑頭二寸燒取垂三斗,煎取半 青竹三十束,束別三尺圍,各長二尺五寸,徑一寸燒取瀝三斗,煎取半 生地黃根五大斗粗大者搗取汁三斗,煎取半 生五加根三十六斤凈洗訖,剉於大釜內,以水四石,煎之,去滓澄清,取汁七斗,以銅器中盛,大釜內水上煎之,取汁三斗五升。其煎諸藥法,一準五加例

  右件白术等五種藥,總計得汁九斗五升。好糯米一石五斗,上小麥麯八斤,曝乾為末,以藥汁六斗,浸麯五日,待麯起,第一投凈淘米七斗,令得三十遍,下米置凈席上,以生布拭之,勿令不凈,然後炊之,下饙,以餘藥汁浸饙,調強弱更蒸之,待下饙上痂生,然後下於席上,調強弱冷熱如常釀酒法,醞之瓷中,密蓋頭,三日後第二投,更淘米四斗,一如前法投之,三日後即加藥如左:

  桂心 甘草 白芷 細辛 防風 當歸 麻黃 芎藭各六兩 附子五兩 牛膝九兩 乾薑 五加皮各一斤

  右十二味,吹咀訖,第三投以米四斗,凈淘如前法,還以餘汁澆饙重蒸,待上痂生,下置席上,調冷熱如常釀法,和上件藥投之,三日外然後嘗甘苦得中訖,密封頭二七日,乃壓取清酒。一服四合,日再服,細細加,以知為度。溫酒不得過熱,慎生冷、酢、滑、猪、鯉魚、蒜、牛肉等。

  松葉酒,主腳弱,十二風痹不能行,服更生散數劑,及眾治不得力一服此一劑,便能遠行,不過兩劑方:

  松葉六十斤,□咀,以水四石,煮取四斗九升,以釀五斗米,如常法,別煮松葉汁以漬米并饙飯,泥釀封頭,七日發,澄飲之取醉,得此力者甚眾,神妙。

  治腳氣方:

  好豉三斗,蒸一石米下,曝乾,如是三上,以酒五斗,漬七日,去滓飲,惟醉為佳。酒盡,更以二斗半漬之,飲之如初。

  側子酒,治風濕痹不仁,腳弱不能行方:

  側子 牛膝 丹參 山茱萸 蒴藋根 杜仲 石斛各四兩 防風 乾薑 蜀椒 細辛 獨活 秦艽 桂心 芎藭 當歸 白术 茵芋各三兩五加皮五兩 薏苡仁一升#3

  右二十味,□咀,絹袋盛,清酒四斗,漬六宿。初服三合,稍加,以知為度。患目昏頭眩者彌精。

  膏第五例 方

  例曰:凡作膏,常以破除日,無令喪孝、污穢、產婦、下賤人、鷄犬禽獸見之。病在外,火炙摩之;在內,溫酒服如棗核許。

  神明白膏,治百病,中風惡氣及頭面諸病,青盲風,目爛毗管翳,耳聾,鼻塞,齲齒,齒根挺痛,及癰、痔瘡、癬疥等方:

  吳茱萸 蜀椒 芎藭 白术 前胡《崔氏》作白前 白芷各一升, 附子三+枚 桂心 當歸 細辛各二兩

  右十味,□咀,淳苦酒於銅器中,淹浸諸藥一宿,以成煎猪膏十斤,炭火上煎三沸,三上三下,白芷色黃為候。病在腹內,溫酒服如彈丸一枚,日三;目痛,取如黍米內兩眦中,以目向風,無風可以扇扇之;諸瘡痔、齲齒、耳鼻百病主之,皆以膏傅;病在皮膚,炙手摩病上,日三。《肘後》九味,無桂心。

  衛侯青膏,治百病,久風頭眩,鼻塞,清涕氾出,霍亂吐逆,傷寒咽痛,脊背頭項強,偏枯拘孿,或緩或急,或心腹久寒,積聚疼痛,咳逆上氣,往來寒熱,鼠漏瘰,歷節疼腫,關節盡痛,男子七傷,臚脹腹滿,贏瘦不能飲食,婦人生產餘疾諸病,痛疥惡瘡,癰腫陰蝕,    黃疸發背,馬鞍牛領瘡腫方:

  當歸 栝蔞根 乾地黃 甘草 蜀椒各六兩 半夏七合 桂心 芎藭細辛 附子各四兩 黃苓 桔梗 天雄 藜蘆 皂莢各一兩半 厚朴 烏頭 莽草 乾薑 人參 黃連 寄生 續斷 戎盥各三兩 黃野葛二分 生竹茹六升 巴豆二十枚 石南 杏仁各一兩 猪脂三斗 苦酒一斗六升

  右三十一味,□咀諸藥,以苦酒漬一宿,以猪脂微火上煎之,三下三上,膏成。病在內,以酒服如半棗;在外,摩之,日三。

  神明青膏,治鼻中乾,灌之并摩服方:

  蜀椒五合 皂莢 黃苓 石南 黃連 雄黃 桂心 藜蘆各三銖 白术 芎藭 大黃 澤瀉各七銖 烏頭 莽草 續斷 人參各五銖 半夏 當歸各十二銖 乾地黃十一銖 萎蕤 細辛各十銖 附子 桔梗各二銖 乾薑六銖 戎盥杏子大一枚

  右二十五味,□咀,以苦酒一斗漬之,羊髓一斤,為東南三隅竈,內諸藥,炊以葦薪,作三聚新好土,藥沸即下,置土聚上,三沸三下訖藥成,以新布絞去滓。病在外,火炙摩之;在內,溫酒服如棗核,日三,後稍益,以知為度。

  太傅白膏,治百病,傷寒咽喉不利,頭項強痛,腰脊兩腳疼,有風痹濕腫,難屈伸,不能行步,若風頭眩,鼻塞,有附息肉生瘡,身體隱軫風搔,鼠漏瘰,諸疽惡瘡,馬鞍牛領腫瘡,及久寒結堅在心,腹痛胸痹,煩滿不得眠,飲食咳逆上氣,往來寒熱,婦人產後餘疾,耳目鼻口諸疾,悉主之,亦曰太一神效膏方:

  蜀椒一升 升麻切,一升 附子三兩 巴豆 芎藭各三十銖 杏仁五合 狸骨 細辛各一兩半 白芷半兩 甘草二兩 白术六兩,一方用當歸三兩

  右十二味,□咀,苦酒淹漬一宿,以豬脂四斤微火煎之,先削附子一枚,以繩擊著膏中,候色黃膏成,去滓。傷寒心腹積聚,諸風腫疾,頸項腰脊強,偏枯不仁,皆摩之,日一;癰腫惡瘡,鼠瘻瘰,炙手摩之;耳聾,取如大豆灌之;目痛汨出,縹白翳如珠當瞳子,視無所見,取如穄米傅白上,令其人自以手掩之,須臾即愈,便以水洗,視如平復,且勿當風,三十日後乃可行;鼻中痛,取如大豆內鼻中,并以摩之;齲齒痛,以綿裹如大豆,著痛齒上咋之;中風,面目鼻口喎僻,以摩之;若晨夜行,辟霜霧,眉睫落,數數以鐵漿洗,用膏摩之。

  曲魚膏,治風濕疼痹,四肢彈弱,偏跛不仁,并癰腫惡瘡方:

  大黃 黃苓 莽草 巴豆 野葛 牡丹 躑躅 芫花 蜀椒 皂莢 藜蘆 附子各一兩

  右十二味,□咀,以苦酒漬藥一宿,以成煎豬膏三斤,微火煎三沸一下,別內白芷一片,三上三下,白芷色黃藥成,去滓。微火炙手摩病上,日三。

  野葛膏,治惡風毒腫,疼痹不仁,瘰惡瘡,癰疽腫陘,腳弱偏枯,百病方:

  野葛 犀角 蛇銜 莽草《外臺》作茵芋 烏頭 桔梗 升麻 防風 蜀椒 乾薑 鱉甲 雄黃 巴豆各一兩 丹參三兩 躑躅花一升

  右十五味,□咀,以苦酒四升,漬之一宿,以成煎豬膏五斤,微火煎,三上三下,藥色小黃去滓,以摩病上。此方不可施之猥人,慎之。《胡洽》無丹參、躑躅,有細辛。又蘇恭以白芷、防己、吳茱萸、附子、當歸,代巴豆、雄黃、蛇銜、防風、鱉甲。

  蒼梧道士陳元膏,治一切風濕骨肉疼痹方:

  當歸 細辛 芎藭各一兩 桂心五寸 天雄三+枚 生地黃三斤 白芷一兩半 丹砂二兩 乾薑十累 烏頭三兩 松脂八兩 豬肪十斤

  右十二味,□咀,以地黃汁漬藥一宿,煎豬肪,去滓內藥,煎十五沸,去滓,內丹砂末熟攪。用火炙手摩病上,日千遍瘥。《胡洽》有人參、防風各三兩,附子三十枚、雄黃二兩,為十五味。《肘後》、《千金翼》有附子二十二銖、雄黃二兩半、大酢三升,為十五味。《崔氏》與《千金翼》同。

  裴公八毒膏,治卒中風毒,腹中絞刺痛,飛尸入臟,及魘寐不寤,尸厥,奄忽不知人,宿食不消,溫酒服如棗核大,得下止;若毒氣甚,咽喉閉塞不能咽者,折齒,內葱葉口中,以膏灌葱葉中令下;病腫者,向火摩腫上;若歲中多溫,欲省病及行霧露中,酒服之,內鼻中亦得方:

  蜀椒 當歸 雄黃 丹砂各二兩 烏頭 巴豆各一升 薤白一斤 莽草四兩

  右八味,□咀,苦酒三升,漬一宿,用豬脂五斤,東向竈,葦薪火煎之,五上五下,候薤白黃色,絞去滓,研雄黃、丹砂如粉,內之,攪至凝乃止,膏成,盛不津器中。諸蜈蚣蛇蜂等毒者,以膏置瘡上,病在外,悉傅之摩之,以破除日合。一方用譽石一兩、蜈蚣二枚,是名八毒膏。《肘後》不用巴豆、莽草,名五毒膏。

  孫真人備急千金要方卷之二十四竟

  #1酒:原作『湯』,據影宋刻本改。

  #2一雨:影宋刻本作『五兩』。

  #3一升:影宋刻本作『二升』。

  孫真人備急千金要方卷之二十五

  宋朝奉郎守太常少卿充秘閣校理林億等校正

  治諸風方

  論雜風狀第一

  岐伯曰:中風大法有四,一曰偏枯,二曰風痱,三曰風懿,四曰風痹。夫諸急卒病多是風,初得輕微,人所不悟,宜速與續命湯,依輸穴灸之。夫風者,百病之長。岐伯所言四者,說其最重也。

  偏枯者,半身不隨,肌肉偏不用而痛,言不變,智不亂,病在分勝之間。溫臥取汗,益其不足,損其有餘,乃可復也。《甲乙經》云:溫臥取汗,則巨取之。

  風痱者,身無痛,四肢不收,智亂不甚,言微可知則可治,甚即不能言,不可治。

  風懿者,奄忽不知人,咽中塞,窒窒然,《巢源》作噫噫然有聲,舌強不能言,病在臟腑,先入陰後入陽。治之,先補於陰,後瀉於陽,發其汗,身轉軟者生。汗不出,身直者,七日死。《巢源》作眼下及鼻人中左右白者,可治;一黑一赤,吐沫者,不可治。

  風痹、濕痹、周痹、筋痹、脈痹、肌痹、皮痹、骨痹、胞痹,各有證候,形如風狀,得脈別也,脈微澀,其證身體不仁。

  凡風多從背五臟輸入,諸臟受病,肺病最急,肺主氣息,又冒諸臟故也。肺中風者,其人偃臥而胸滿,短氣冒悶汗出者,肺風之證也。視目下鼻上兩邊下行至口色白者,尚可治,急灸肺輸百壯,服續命湯,小兒減之;若色黃者,此為肺已傷,化為血矣,不可復治,其人當妄言,掇空指地,或自拈衣尋縫,如此數日死。若為急風邪所中,便迷漠恍惚,狂言妄語,或少氣惙惙,不能復言,若不求師即治,宿昔而死,即覺便灸肺輸及膈輸、肝輸數十壯,急服續命湯,可救也。若涎唾出不收者,既灸當并與湯也。諸陽受風,亦恍惚妄語,與肺病相似,然著緩可經久而死。

  肝中風者,其人但踞坐,不得低頭,繞兩目連額上,色微有青者,肝風之證也。若唇色青、面黃,尚可治,急灸肝輸百壯,服續命湯;若大青黑,面一黃一白者,此為肝已傷,不可復治,數日而死。

  心中風者,其人但得偃臥,不得傾側,悶亂冒絕汗出者,心風之證也。若唇正赤尚可治,急灸心輸百壯,服續命湯;若唇或青或白或黃或黑者,此為心已壞為水,面目亭亭,時悚動者,不可復治,五六日死。一云旬日死。

  脾中風者,其人但踞坐而腹滿,身通黃,吐鹹汁出者,尚可治,急灸膽輸百壯,服續命湯;若目下青,手足青者,不可復治。

  腎中風者,其人踞坐而腰痛,視脅左右未有黃色如餅集大者,尚可治,急灸腎輸百壯,服續命湯;若齒黃赤鬢髮直,面土色者,不可復治。

  大腸中風者,臥而腸鳴不止,灸大腸輸百壯,可服續命湯。

  賊風邪氣所中則傷於陽,陽外先受之,客於皮膚,傳入於孫脈,孫脈滿則入傳於絡脈,絡脈滿則輸於大經中成病,歸於六腑則為熱,不時外止為啼哭,其脈堅大為實,實者外堅充滿,不可按之,按之則痛也。經絡諸脈傍支去者,皆為孫脈也。

  凡風之傷人,或為寒中,或為熱中,或為癘風,或為偏枯,或為賊風。故以春甲乙傷於風者為肝風,以夏丙丁傷於風者為心風,以四季戊己傷於風者為脾風,以秋庚辛傷於風者為肺風,以冬壬癸傷於風者為腎風。風中五臟六腑之輸,亦為臟腑之風,各入其門戶所中,則為偏風。風氣循風府而上,則為腦風。風入頭,則為目風眼寒。飲酒中風,則為酒風。入房汗出中風,則為內風。新沐中風,則為首風。久風入房中風,則為腸風。外在勝理,則為泄風。故曰:風者,百病之長也。至其變化,乃為他病,無常方焉。是知風者,善行而數變,在人肌膚中,內不得泄,外不得散,因人動靜,乃變其性。有風遇寒則食不下,遇熱則肌肉消而寒熱;有風遇陽盛則不得汗,遇陰盛則汗自出。肥人有風,肌肉厚則難泄,喜為熱中目黃;瘦人有風,肌肉薄則常外汗,身中寒,目汨出。有風遇於虛,勝理開則外出,凄凄然如寒狀,覺身中有水淋狀,時如竹管吹處,此是其證也;有風遇於實,勝理閉則內伏,令人熱悶,是其證也。

  新食竟取風為胃風,其狀惡風,頸多汗,膈下塞不通,食飲不下,脹滿形瘦,腹大失衣則憤滿,食寒即洞泄。新熱食竟入水自漬及浴者,令人大腹為水病。

  因醉取風為漏風,其狀惡風,多汗少氣,口乾喜渴,近衣則身如火燒,臨食則汗流如雨,骨節懈惰,不欲自勞。

  新沐浴竟取風為首風,其狀惡風而汗,多頭痛。

  新房室竟取風為內風,其狀惡風,汗流沾衣。

  勞風之為病,法在肺下,使人強上而目脫,唾出如涕,惡風而振寒,候之三日及五日中不精明者是也,七八日,微有青黃膿涕如彈丸大,從口鼻出為善,若不出則傷肺。

  風邪客於肌膚,虛癢成風疹痛瘡。風邪入深,寒熱相搏則肉枯。邪客半身入深,真氣去則偏枯。邪客關機中即攣,筋中亦然。邪淫於臟,夢臟大形小;淫於腑,夢臟小形大。邪隨目系入腦,則目轉眩。邪中睛,則散視見兩物。風邪入臟,寒氣客於中,不能發則瘖痘喉痹舌緩,不時服藥針灸,風逐脈流入臟,使人卒痹,緩縱噤痙致死。風入陽經則狂,入陰經則癲。陽邪入陰,病則靜;陰邪入陽,病則怒。

  若因熱食汗浴,通勝理得開,其風自出,則覺肉中如針刺,步行運力欲汗,亦如此也。

  凡覺肌肉中如刺,皆由勝理閉,邪氣閉在肌中,因欲出也,宜解肌湯則善。

  夫目瞷動,口唇動偏喎,皆風入脈,故須急服小續命湯,將八風散,摩神明白膏、丹參膏,依經針灸之。

  諸痹由風寒濕三#1氣,併客於分肉之間,迫切而為沫,得寒則聚,聚則排分肉,肉裂則痛,痛則神歸之,神歸之則熱,熱則痛解,痛解則厥,厥則他痹發,發則如是,此內不在臟,而外未發於皮膚,居分肉之間,真氣不能周,故為痹也。其風最多者,不仁則腫為行痹,走無常處;其寒多者,則為痛痹;其濕多者,則為著痹;冷汗濡,但隨血脈上下,不能左右去者,則為周痹也;痹在肌中,更發更止,左以應左,右以應右者,為偏痹也。

  夫痹,其陽氣少而陰氣多者,故令身寒從中出;其陽氣多而陰氣少者,則痹且熱也。

  諸痹風勝者則易愈,在皮間亦易愈,在筋骨財難痊也,久痹入深,令榮衛澀,經絡時疏,則不知痛。

  風痹病不可已者,足如履冰,時如入湯,腹中股經淫灤,煩心頭痛,傷脾腎;時嘔眩,時自汗出,傷心;目眩,傷肝;悲恐,短氣不樂,傷肺;不出三年死。一云三日。

  太陽中風,重感於寒濕,則變痙也。痙者,口噤不開,背強而直,如發癇之狀,搖頭馬鳴,腰反折,須臾十發,氣息如絕,汗出如雨,時有脫,易得之者,新產婦人及金瘡血脈虛竭、小兒臍風,大人凉濕得痙風者皆死。溫病熱盛入腎、小兒癇熱盛皆痙,痙、瘖、厥、癲皆相似,故久厥成癲,宜審察之。其重者患耳中策策痛,皆風入腎經中也。不治,流入腎,則喜卒然體痙直如死,皆宜服小續命湯兩三劑也。若耳痛腫、生汁、作癰廊者,乃無害也,惟風宜防耳,針耳前動脈及風府神良。

  諸風第二方 灸法

  小續命湯,治卒中風欲死,身體緩急,口目不正,舌強不能語,奄奄忽忽,神情悶亂,諸風服之皆驗,不令人虛方:

  麻黃防己《崔氏》、《外臺》不用人參黃苓 桂心 甘草 芍藥 芎藭 杏仁各一兩 防風一兩半 附子一枚 生薑五兩

  右十二味,□咀,以水一斗二升,先煮麻黃三沸,去沫,內諸藥,煮取三升,分三服,甚良;不瘥,更合三四劑必佳。取汗,隨人風輕重虛實也。有人腳弱,服此方至六七劑得瘥。有風疹家,天陰節變,輒合服之,可以防瘖一本云:恍惚者,加茯神、遠志;如骨節煩疼,本有熱者,去附子,倍芍藥。《小品》、《千金翼》同。《深師》、《古今錄驗》有白木,不用杏仁。《救急》無芎藭、杏仁,止十味。《延年》無防風。

  小續命湯,治中風冒昧,不知痛處,拘急不得轉側,四肢緩急,遺失便利,此與大續命湯同,偏宜產後失血,并老小人方:#2

  麻黃 桂心 甘草各二兩 生薑五兩 人參 芎藭白术前方有杏仁 附子 防己芍藥 黃苓各一兩 防風一兩半

  右十二味,□咀,以水一斗二升,煮取三升,分三服。《古今錄驗》無桂心,名續命湯。《胡洽》、《千金翼》同。

  又方,治風歷年歲,或歌或哭或大笑,言語無所不及方:

  麻黃三兩 人參 桂心 白术各二兩 芎藭 甘草 防己 黃苓 芍藥 當歸各二兩

  右十味,□咀,以水一斗二升,煮取三升,分三服,日三,覆取汗。

  大續命湯,治肝厲風,卒然瘖瘂,依古法用大小續命二湯,通治五臟偏枯賊風方:

  麻黃八兩 石膏四兩 桂心 乾薑 芎藭各二兩 當歸 黃苓各一兩 杏仁三十枚 荊瀝一升

  右九味,□咀,以水一斗,先煮麻黃兩沸,掠去沫,下諸藥,煮取四升,去滓,又下荊瀝煮數沸,分四服。能言未瘥,後服小續命湯。舊無荊瀝,,今增之,效如神。《千金翼》有甘草。

  又方,治大風經臟,奄忽不能言,四肢垂曳,皮肉痛癢不自知方#3:

  獨活 麻黃各三兩 芎藭 防風 當歸 葛根 生薑 桂心 茯苓 附子 細辛 甘草各一兩

  右十二味,□咀,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四升。分五服,老小半之。若初得病便自大汗者,減麻黃;不汗者依方;上氣者,加吳茱萸二兩、厚朴一兩;乾嘔者,倍加附子一兩;啘者,加橘皮二兩#4:,若胸中吸吸少氣者,加大棗十二枚;心下驚悸者,加狹苓一兩;若熱者,可除生薑,加葛根。初得風未須加減,便且作三劑,停四五日已後,更候視病虛實平論之,行湯行針,依穴灸之。

  又方,治與前大續命湯同,宜產婦及老小等方:

  麻黃 芎藭各三兩 乾薑 石膏 人參 當歸 桂心 甘草各二兩 杏仁四十枚

  右九味,□咀,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分三服。《外臺》名續命湯,《范汪》同,云是張仲景方,本欠兩味。

  西州續命湯,治中風痱一作入臟,身體不知自收,口不能言,冒昧不識人,拘急背痛,不得轉側方:

  麻黃六兩 石膏四兩 桂心二兩 甘草 芎藭 乾薑 黃苓 當歸各一兩 杏仁三十枚

  右九味,□咀,以水一斗二升,煮麻黃再沸,掠去上沬,後下諸藥,煮取四升。初服一升,猶能自覺者,勿熟眠臥,可厚覆,小小汗出已,漸減衣,勿復大覆,可熟眠矣。前服不汗者,後服一升汗,後稍稍五合一服,安穩乃服,勿頓服也,汗出則愈,勿復服。飲食如常,無禁忌,勿見風,并治上氣咳逆。若面目大腫,但得臥,服之大善。凡服此湯不下者,人口噓其背,湯則下過矣。病人先患冷汗者,不可服此湯。若虛贏人,但當稍與五合為佳。間有輒行此湯與產婦及羸人,喜有死者,皆為頓服二升#5,傷多且湯濁不清故也,但得清澄而稍稍服,微取汗者,皆無害也。《胡洽方》、《古今錄驗》名大續命湯。

  大續命散,治八風十二痹,偏枯不仁,手足拘急,疼痛不得伸屈,頭眩不能自舉,起止顛倒,或臥苦驚如墮地狀,盜汗,臨事不起,婦人帶下無子,風入五臟,甚者恐怖,見鬼來收攝,或與鬼神交通,悲愁哭泣,忽忽欲走方:

  麻黃 烏頭 防風 桂心 甘草 蜀椒 杏仁 石膏 人參 芍藥 當歸 茹《翼》作芎藭 黃苓 茯苓 乾薑各一兩,

  右十五味,治下篩。以酒服方寸匕,日再,稍#6加,以知為度。

  續命煮散,治風無輕重,皆主之方:

  麻黃 芎藭 獨活 防己 甘草 杏仁各三兩 桂心 附子 茯苓 升麻 細辛 人參 防風各二兩 石膏五兩 白术四兩

  右十五味,粗篩下,以五方寸匕,內小絹袋子中,以水四升,和生薑三兩,煮取二升半。分三服,日日勿絕。慎風冷,大良。吾嘗中風,言語謇澀,四肢痑曳,處此方日服四服,十日十夜服之不絕,得愈。

  排風湯,治男子、婦人風虛濕冷,邪氣入臟,狂言妄語,精神錯亂。其肝風發,則面青,心悶亂,吐逆嘔沫,脅滿,頭眩重,耳不聞人聲,偏枯筋急,曲拳而臥;其心風發,則面赤,翕然而熱,悲傷瞋怒,張目呼喚;其脾風發,則面黃,身體不仁,不能行步,飲食失味,夢寐倒錯,與亡人相隨;其肺風發,則面白,咳逆,唾膿血,上氣奄然而極;其腎風發,則面黑,手足不遂,腰痛難以俯仰,痹冷骨疼。諸有此候,令人心驚,志意不定,恍惚多忘,服此安心定志,聰耳明目,通臟腑,諸風悉主之:

  白鮮皮 白术 芍藥 桂心 芎藭 當歸 杏仁 防風 甘草各一兩#7 獨活 麻黃 茯苓各三兩 生薑四兩

  右十三味,吹咀,以水一斗,煮取三升。每服一升,覆取微汗,可服三劑。

  大八風湯,治毒風頑痹嚲曳,手腳不遂,身體偏枯,或毒弱不仁,或風入五臟,恍恍惚惚,多語喜忘,有時恐怖,或肢節疼痛,頭眩煩悶,或腰脊強直,不得俯仰,腹滿不食,咳嗽,或始遇病時,卒倒悶絕,即不能語,便失瘖,半身不隨,不仁沉重,皆由體虛,恃少不避風冷所致,治之之方:

  當歸二兩半#8 五味子 升麻各一兩半 烏頭 黃苓 芍藥 遠志 獨活 防風 芎藭 麻黃 秦艽 石斛 人參 茯苓 石膏 黃耆 紫菀各一兩 杏仁四十枚 甘草 桂心 乾薑各二兩 大豆一升,《千金翼》云二合

  右二十三味,□咀,以水一斗三升、酒二升,合煮取四升。強人分四服,贏人分六服。

  八  風散,治八風十二痹,猥退,半身不遂,歷節疼痛,肌肉枯焦,皮膚瞤動,或筋緩急痛,不在一處,卒起目眩,失心恍惚,妄言倒錯,身上□瘰,面上起疱,或黃汗出,更相染漬,或燥或濕,顏色乍赤乍白,或青或黑,角弓反張,乍寒乍熱方:

  麻黃 白术各一斤 羌活二斤 黃苓一斤五兩 大黃半斤 栝蔞根 甘草 欒荊 天雄 白芷 防風 芍藥 天門冬 石膏各十兩 山茱萸 食茱萸 躑躅各五升 茵芋十四兩 附子三十枚 細辛 乾薑 桂心各五兩 雄黃 朱砂 丹參各六兩

  右二十五味,治下篩。酒服方寸匕,初每日一服,三十日後,日再。五十日知,百日瘥,一年平復。長服不已佳,先食服。

  小八風散,治迷惑如醉,狂言妄語,驚悸恐怖,恍惚見鬼,喜怒悲憂,煩滿顛倒,邑邑短氣不得語,語則失忘,或心痛徹背,不嗜飲食,惡風不得去帷帳,時復疼熱,惡聞人聲,不知痛癢,身悉振搖汗出,猥退,頭重浮腫,爪不知痛,頸項強直,口面喎戾,四肢不隨,不仁偏枯,攣掣不得屈伸,悉主之方:

  天雄 當歸 人參各五分 附子 天門冬 防風 蜀椒 獨活各四分 烏頭 秦艽 細辛 白术 乾薑各三分 麻黃 山茱萸 五味子 桔梗白芷 柴胡 莽草各二分

  右二十味,治下篩,合相得。酒服半方寸匕,漸至一匕,日三服,以身中覺如針刺狀,則藥行也。

  烏頭湯,治八風五尸,惡氣遊走胸心,流出四肢,來往不住,短氣欲死方:

  烏頭 芍藥 乾薑 桂心 細辛 乾地黃 當歸 吳茱萸 甘草各二兩#9

  右九味,□咀,以水七升,煮取二升半,分三服。

  葈耳散,治諸風方:

  當以五月五日午時,乾地刈取葈耳葉,洗曝燥,搗下篩。酒若漿服一方寸匕,日三,作散。若吐逆,可蜜和為丸,服十丸,準前計一方寸匕數也。風輕易治者,日再服;若身體有風者皆作粟肌出,或如麻豆粒,此為風毒出也,可以鈹針刺潰去之,皆黃汁出盡乃止。五月五日多取陰乾之,著大瓮中,稍取用之。此草辟惡,若欲看病省疾者,便服之,令人無所畏;若時氣不和,舉家服之。若病胃脹滿,心悶發熱,即服之。并殺三蟲腸痔,能進食,一周年服之佳。七月七、九且九皆可採用。

  治心風虛熱,發即恍惚煩悶,半身不仁,攣急方:

  荊瀝 竹瀝各五升 枸杞根白皮 生麥門冬各一升 香豉三合 人參 茯苓 梔子仁 黃苓 芍蠶 桂心 細辛 杏仁 防風 白鮮皮各二兩生薑 石膏 甘草各三兩

  右十八味,□咀,以水二斗,和竹瀝、刑瀝,煮取三升。分四服,相去如人行六七里。凡五劑,間三日服一劑。一本用防己三兩。

  治虛熱恍惚,驚邪恐懼方:

  荊瀝三升 竹瀝二升 香豉三合 牛黃十八銖 生麥門冬 人參各三兩 升麻 鐵精 天門冬 龍齒 茯苓 梔子各二兩#10

  右十二味,□咀,以水二斗,煮取三升,去滓,下牛黃、鐵精,更煎五六沸,取二升七合#11。分五服,溫服#12;相去十里久。

  地黃煎,治熱風心煩悶,及脾胃間熱,不下食,冷所#13方:

  生地黃汁 枸杞根汁各二升#14 生薑汁 酥各三升#15荊瀝 竹瀝各五升 天門冬 人參各八兩 茯苓六兩 大黃 梔子仁各四兩

  右十一味,搗篩五物為散,先煎地黃等汁成煎,次內散藥攪調。每服一匕,日再,漸加至三匕,覺利減之。

  又方:

  黃苓 乾藍 芍藥 鼠尾草各三兩 梔子仁 生葛各六兩 羚羊角五兩 豉一升,綿裹

  右八味,□咀,以水七升,煮取二升五合,分三服。

  治積熱風方:

  地骨皮 萎蕤 丹參 黃耆 麥門冬 澤瀉各三兩 清蜜 薑汁各一合 生地黃汁一升

  右九味#16,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去滓,內地黃汁,更緩火煮,減一升,內蜜及薑汁,又煮一沸,藥成。溫服三合,日再。

  大防風湯,治中風,發熱無汗,肢節煩,腹急痛,大小便不利方:

  防風 當歸 麻黃 白术 甘草各十八銖 黃苓三十銖 乾地黃 山茱萸 茯苓 附子各一兩

  右十味,□咀,以水九升,煮取二升半,一服七合。大小便不利,內大黃、人參各十八銖,大棗三十枚,生薑三兩,煮取三升,分三服。《深師》加天門冬一兩。

  大戟洗湯,治中風發熱方:

  大戟 苦參各等分

  右二味,為末,以藥半升,白酢漿一斗,煮三沸,適寒溫洗,從上下寒乃止,立瘥。小兒三指撮許,漿水四升煮,洗之。

  金牙酒,療積年八風五痙,舉身嚲曳,不得轉側,行步跛壁,不能收攝,又暴口噤失音,言語不正,四肢背脊筋急腫痛,流走不常,勞冷積聚少氣,乍寒乍熱,三焦不調,脾胃不磨,飲僻結實,逆害飲食,醉咽嘔吐,食不生肌,醫所不能治者方:

  金牙碎如米粒,用小絹袋盛 乾地黃 地膚子無子用莖,蘇恭用蛇床子 蒴藋根 附子 防風 細辛 莽草各四兩羌活一斤,《胡洽》用獨活 蜀椒四合

  右十味,□咀,盛以絹袋,用酒四斗,於瓷罌中漬,密閉頭,勿令泄氣,春夏三四宿,秋冬六七宿,酒成去滓,日服一合。此酒無毒,及可小醉,常令酒氣相接,不盡一劑,病無不愈。又令人肥健。酒盡自可加諸藥各三兩,惟蜀椒五兩,用酒如前,勿加金牙也。冷加乾薑四兩。服此酒勝灸刺,起三十年諸風嚲曳,神驗。《肘後備急》用升麻、乾薑各四兩,人參二兩,石斛、牛膝各五兩,不用蒴藋根,為十四味。蘇恭不用地黃,為十三味。一方用羨華四兩,黃耆三兩。《胡洽》用續斷四兩,為十一味。《千金翼》用茵芋四兩,無莽草。

  常山太守馬灌酒,除風氣,通血脈,益精華,定六腑,聰明耳目,悅澤顏色,頭白更黑,齒落更生,服藥二十日力勢倍,六十日志氣充盈,八十日能夜書,百日致神明,房中強壯如三十時,力能引弩。年八十人服之,亦當有子。病在腰膝,藥悉主之方:

  天雄二兩,生用 商陸根 躑躅 蜀椒各一兩 烏頭一枚,大者 附子五

  枚 桂心 白斂 茵芋 乾薑各三兩

  右十味,□咀,以絹袋盛,酒三斗漬,春夏五日,秋冬七日,去滓。初服半合,稍加至兩三合。搗滓為散,酒服方寸匕,日三,以知為度。夏日恐酒酸,以油單覆之,下井中,近水令不酸也。《千金翼》無商陸、桂心,為八味。

  蠻夷酒,治久風枯攣,三十年著床,及諸惡風,眉毛墮落方:

  乾地黃 獨活 丹參 譽石各一兩 麥門冬 附子 甘遂各二兩 赤石脂二兩半 乾薑 蕪荑 芫花 柏子仁各一合 蘇子一升 蓯蓉 茯神《翼》作茯苓 金牙 薯蕷 白术 杜仲 石南 牡荊子 山茱萸 款冬各十八銖 白芷 烏喙 烏頭 人參 狼毒 蜀椒 防風 細辛 礬石 寒水石 牛膝 麻黃 芎藭 當歸 柴胡 芍藥 牡蠣 桔梗 狗脊《千金翼》作枸杞 天雄各半兩 石斛 桂心各六銖

  右四十五味,□咀,以酒二斗漬,夏三日,春秋六日,冬九日,一服半合。密室中合藥,勿令女人、六畜見之,三日清齋乃合。《千金翼》無芎藭,云加大棗四十枚更佳。

  又方,治八風十二痹,偏估不隨,宿食,久寒虛冷,五勞七傷,及婦人產後餘疾,月水不調,皆主之方:

  譽石 桂心 白木 狼毒 半夏 石南 白石脂 龍膽 續斷 芫花 白石英 代赭 茹 石韋 玄參 天雄 防風 山茱萸 桔梗 藜蘆 卷柏 細辛 寒水石 烏頭 躑躅 蜀椒 白芷 秦艽 菖蒲各一兩 礬石 附子 遠志各二兩 石膏二兩半 娛蚣一枚#17

  右三十四味,□咀,以酒二斗,漬四日。每服一合,日再。十日後去滓,曝乾,搗篩為散。酒服方寸匕,日再,以知為度。《胡洽》四十二味,無桂心、細辛、烏頭、躑躅、蜀椒,而有芒硝、恒山、黃苓、黃連、大黃、麻黃、地黃、前胡、甘草、菟絲子、芍藥、紫菀各一兩,杏仁二十枚,同搗篩,絹袋盛,用水三斗,麯三斤,黍米三斗,作飯依釀酒法,以藥袋置釀中,春秋七日,冬十日,夏三日,酒成。服半鷄子殼,日三服。曝藥,為末,酒服方寸匕,以身體暖為度。

  魯王酒,治風眩心亂,耳聾目暗汨出,鼻不聞香臭,口斕生瘡,風齒瘰,喉下生瘡,煩熱厥逆上氣,胸脅肩胛痛,手不能上頭,不能帶衣,腰脊不能俯仰,腳酸不仁,難以久立,八風十二痹,五緩六急,半身不遂,四肢偏枯,筋攣不可屈伸,賊風咽喉閉塞,哽哽不利,或如錐刀所刺,行人皮膚中,無有常處,久久不治,入人五臟,或在心下,或在膏肓,遊走四肢,偏有冷處,如風所吹,久寒積聚,風濕五勞七傷,虛損百病,悉主之方:

  茵芋 烏頭 躑躅各三十銖 天雄 防己 石斛各二十四銖 細辛 牛膝 甘草 柏子仁 通草 桂心 秦艽 茵陳 山茱萸 黃苓《胡洽》作黃耆 附子 瞿麥 乾地黃 王不留行《胡洽》作天門冬,《千金翼》作王蓀 杜仲 澤瀉 石南 防風 遠志各十八銖

  右二十五味,□咀,以酒四斗,漬十日。每服一合,加至四五合,以知為度。《千金翼》名此為魯公酒,有乾薑。《胡洽》無防己,以絹囊盛藥,用水二斗,法麯二斤#18,同漬三四宿,出藥囊,炊二斗黍米,內汁釀之,酒熟,飲如鷄子大,日二服,稍稍飲之,以知為度。

  又方,治風偏枯半死,行勞得風,若鬼所擊,四肢不遂,不能行步,不自帶衣,攣璧,五緩六急,婦人帶下,產乳中風,五勞七傷方#19:

  乾薑 躑躅 桂心 甘草 芎藭 續斷 細辛 附子 秦艽 天雄 石膏 紫菀各五兩 葛根 通草 防風 柏子仁 巴戟天 石斛 石南 山茱萸 石龍芮各四兩 天門冬 牛膝各八兩 烏頭二+枚 蜀椒半升

  右二十五味,□咀,以水五升,漬三宿,法麯一斤合漬,秫米二斗合釀三宿,去滓,炊糯米一斗,醞三宿藥成。先食服半合,日再。待米極消盡,乃去滓,曝乾,末服。

  獨活酒,治八風十二痹方:

  獨活 石南各四兩 防風三兩 附子 烏頭 天雄 茵芋各二兩

  右七味,□咀,以酒二斗,漬七日。每服半合,日三,以知為度。

  灸法:

  扁鵲云:治卒中惡風,心悶煩毒欲死,急灸足大趾下橫文,隨年壯,立愈。

  若筋急不能行者,內踝筋急,灸內踝上四十壯;外踝筋急,灸外踝上三十壯,立愈。

  若眼戴睛#20 上插,灸目兩眦後二十壯#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