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治面,令悅澤光白潤好,及手皴方:

  豬蹄兩具治如食法 白粱米一升,洗令凈

  右二味,以水五斗,合煮豬蹄爛,取清汁三斗,用煮後藥:

  白茯苓 商陸各五兩 萎蕤三兩#13 白芷 藳本各二兩

  右五味,□咀,用前藥汁三斗,并研桃仁一升,合煮,取一斗五升,去滓,瓷瓶盛貯,內甘松、零陵香末各一兩入膏中,攪令勻,綿冪之,每夜取塗手面。

  治面黑,皮皺皴,散方:

  白附子 蜜陀僧 牡蠣 狹苓 芎藭各二兩

  右五味,為末,和以羖羊乳。夜塗面,以手摩之,旦用漿水洗。不過五六度,一重皮脫,瘥矣。

  治面方:

  沉香 牛黃 熏陸香 雌黃 鷹屎 丁香 玉屑各十二銖 水銀六銖#14

  右八味,為細末,蜜和,以傅之。

  白瓜子圓,冶面,令色白方:

  白瓜子二兩 遠志 藳本 杜蘅 雲母粉 車前子 白芷 當歸各一兩 細辛 柏子仁 栝蔞仁 橘皮 白石脂 鉛丹各半兩 天門冬三兩

  右十五味,為末,蜜和丸如梧子大。空腹服二十丸,日三。

  治粉滓方:

  白斂十二銖 白石脂六銖

  右二味,搗篩,以鷄子白和。夜臥塗面,旦用井花水洗白。

  去粉滓皴疱及茸毛,令面悅澤光潤如十四五時方:

  黃耆 白术 白斂 萎蕤 土瓜根 商陸 蜀水花 鷹屎白各一兩 防風一兩半 白芷 細辛 青木香 白附子 芎藭 杏仁各二兩

  右十五味,為末,以鷄子白和作挺,陰乾,石上研,取漿水塗面,夜用,旦以水洗之。細絹羅如粉,佳。

  治面粉滓方:

  熬礬石,以清酒和,傅之,不過三上。

  又方:

  搗生菟絲苗汁塗,不過三上。

  治年少氣盛,面生疱瘡方:

  胡粉半兩 水銀一兩,一方有真珠

  右二味,以臘月猪脂和,熟研,令水銀消。向暝以傅面,旦起布拭之,慎勿水洗,至暝又取傅面,不過三上瘥。

  白膏,治面□疱疥癰惡瘡方:

  附子十五枚 蜀椒一升 野葛一尺五寸

  右三味,□咀,以酢漬一宿,猪膏一斤煎,令附子色黃,去滓。塗之,日三上。

  治面□疱方:

  鸕鷀屎一升,為末,以臘月猪脂和,令勻。夜傅之。

  治面□方:

  木蘭皮一斤,以三年酢漬,令役百日,曝乾,為末。溫酒服方寸匕,日三。

  治面疱方:

  淳酒二升 牛膽 羖羊膽各一具

  右三味,合煮三五沸。傅之。

  又方:

  薺苨 肉桂各二兩

  右二味,為末。以酢漿服方寸匕,日一服。亦治,及滅瘢去黑痣。

  又方:

  冬葵子 柏子仁 冬瓜子 茯苓各等分

  右四味,為末。酒服方寸匕,食後服,日三,治面疱甚者。

  又方:

  生地黃三斤 枸杞根一十斤

  右二味,先搗枸杞,次搗地黃,曝乾,合篩。空腹酒服方寸匕,日三。久服,顏如童子,此秘方也。

  梔子圓,治酒□鼻疱方:

  梔子仁 豉各三升 大黃六兩 木蘭皮半兩 芎藭 甘草各四兩

  右六味,為末,蜜和丸如梧桐子。初服十丸,日三,稍加至十五丸。

  治鼻疱方:

  蒺藜子 梔子仁 豉各一升 木蘭皮半斤,一本無

  右四味,為末,以酢漿水和如泥。夜傅之,日未出時暖水洗卻。亦主滅瘢痕。

  治面上風毒方:

  玉屑 蜜陀僧 珊瑚各二兩 白附子三兩

  右四味,為末,以酥和。夜傅,旦洗之。亦滅除瘢痕。

  治面有熱毒惡瘡方:

  胡粉熬 黃檗炙 黃連各等分

  右三味,為末。取傅上,瘥止。若瘡乾,以面脂調塗之,日三。

  治滅瘢痕方:

  猪脂三斤,飼烏鷄一隻,三日令盡,後取白屎,內白芷、當歸各一兩煎,白芷色黃,去滓,內鷹屎白半兩,攪令調,傅之,日三。

  又方:

  禹餘糧、半夏等分,為末,以鷄子黃和。先以新布拭瘢處令赤,後用藥傅之,勿見風,日二,十日瘦,十年者亦滅。

  又方:

  以人精和鷹屎白傅之,日二。白蜜亦得。無問新舊必除。

  又方:

  白附子 杜若 細辛各半兩 辛夷一兩 鷹屎白一合

  右五味,為末#15,治取傅之。亦滅瘢痕。

  治瘢痕凸出方。

  鷹屎白一兩 衣白魚二七枚

  右二味,為末,蜜和以傅,日三五度,良。

  又方:

  鷹屎白二兩 白僵蠶一兩半#16

  右二味,為末,以白蜜和,傅上,日三。慎五辛生菜。

  又方:

  春夏以大麥,秋冬以小麥,好細絹下篩,以酥和封上。

  又方:

  臘月猪脂四升,煎大鼠一枚,令消盡。以生布揩拭瘢處令赤,塗之,不過四五上。

  又方:

  以熱瓦熨之。

  又方:

  以凍凌熨之。

  治身及面上印文方:

  針刺字上破,以醋調赤土薄之,乾又易,以黑滅即止。

  又方:

  以未滿月小兒屎傅上,一月即沒。

  孫真人備急千金要方卷之二十一竟

  #1洗:原脫,據影宋刻本補。

  #2各一斗:影宋刻本作『各二升』。

  #3內:原脫,據影宋刻本補。

  #4頭:原作『芷』,據影宋刻本改。

  #5若:原作『木』,據影宋刻本改。

  #6各一兩:影宋刻本作『各三兩」。

  #7五七枚:影宋刻本作『二七枚』。

  #8半兩:此二字原脫,據影宋刻本補。

  #9各二兩:影宋刻本作『各一兩』。

  #10以傅:此二字原脫,據影宋刻本補。

  #11各三兩:影宋刻本作『各二兩』。

  #12一升:影宋刻本作『二升」。

  #13三兩:影宋刻本作『一兩』

  #14六銖:影宋刻本作『十銖』。

  #15為末:此下十字,影宋刻本作『□咀,以酒五合,浸一宿,以羊髓五兩,微火煎三上三下,去滓,小傷瘢上傅之,日三。』

  #16一兩半:影宋刻本作『二兩半』。

  孫真人備急千金要方卷之二十二

  宋朝奉郎守太常少卿充秘閣校理林億等校正

  風毒腳氣方

  論風毒狀第一

  論曰:考諸經方,往往有腳弱之論,而古人少有此疾。自永嘉南渡,衣纓士人多有遭者。嶺表江東有支法存、仰道人等,并留意經方,偏善斯術。晉朝仕望多獲全濟,莫不由此二公。又宋齊之間,有釋門深師,師道人述法存等諸家舊方為三十卷,其腳弱一方近百餘首。魏周之代,蓋無此病,所以姚公《集驗》,殊不殷勤,徐王撰錄,未以為意。特以三方鼎峙,風教未一,霜露不均,寒暑不等,是以關西河北,不識此疾。自聖唐開闢,六合無外,南極之地,襟帶是重,爪牙之寄,作鎮於彼,不習水土,往者皆遭。近來,中國士大夫雖不涉江表,亦有居然而患之者,良由今代天下風氣混同,物類齊等所致之耳。然此病發初得,先從腳起,因即經腫,時人號為腳氣。深師云腳弱者,即其義也。深師述支法存所用永平山敷施連范祖耀黃素等諸腳弱方,凡八十餘條,皆是精要。然學者尋覽,頗覺繁重,正是方集耳,卒欲救急,莫測指南。今取其所經用灼然有效者,以備倉卒,餘者不復具述。

  論何以得之於腳

  問曰:風毒中人,隨處皆得,作病何偏著於腳也?答曰:夫人有五臟,心肺二臟,經絡所起在手十趾;肝腎與脾三臟,經絡所起在足十趾。夫風毒之氣,皆起於地,地之寒暑風濕,皆作蒸氣,足常履之,所以風毒之中人也,必先中腳,久而不瘥,遍及四肢腹背頭項也。微時不覺,痼滯乃知。經云次傳、間傳是也。

  論得已便令人覺不

  凡腳氣病,皆由感風毒所致。得此病,多不令人即覺,會因他病,一度乃始發動,或奄然大悶,經三兩日不起,方乃覺之。諸小庸醫,皆不識此疾,饅作餘病治之,莫不盡斃。故此病多不令人識也。始起甚微,食飲嬉戲,氣力如故,惟卒起腳屈弱不能動,有此為異耳。黃帝云緩風濕痹是也。

  論風毒相貌

  夫有腳未覺異,而頭項臂膊已有所苦;有諸處皆悉未知,而心腹五內已有所困。又風毒之中人也,或見食嘔吐、憎聞食臭,或有腹痛下痢,或大小便秘澀不通,或胸中衝悸,不欲見光明,或精神昏憒,或喜迷妄、語言錯亂,或壯熱頭痛,或身體酷冷疼煩,或覺轉筋,或腫不腫,或□腿頑痹,或時緩縱不隨,或復百節攣急,或小腹不仁,此皆腳氣狀貌也,亦云風毒腳氣之候也。其候難知,當須細意察之。不爾,必失其機要。一朝病成,難可以理,婦人亦爾。又有婦人產後,春夏取凉,多中此毒,宜深#1慎之。其熱悶掣瘲,驚悸心煩,嘔吐氣上,皆其候也。又但覺臍下冷痞,愊愊然不快,兼小便淋瀝,不同生平,即是腳氣之候,頑弱名緩風,疼痛為濕痹。

  論得之所由

  凡四時之中,皆不得久立久坐濕冷之地,亦不得因酒醉汗出,脫衣靴襪,當風取凉,皆成腳氣。若暑月久坐久立濕地者,則熱濕之氣蒸入經絡,病發必熱,四肢酸疼煩悶;若寒月久坐久立濕冷地者,則冷濕之氣上入經絡,病發則四體酷冷轉筋;若當風取凉得之者,病發則皮肉頑痹,諸處□動,漸漸向頭。凡常之日,忽然暴熱,人皆不能忍得者,當於此時,必不得頓取於寒以快意也,卒有暴寒復不得受之,皆生病也。世有勤功力學之士,一心注意於事,久坐行立於濕地,不時動轉,冷風來擊,入於經絡,不覺成病。故風毒中人,或先中手足十指,因汗毛孔開,腠理疏通,風如急箭,或先中足心,或先中足趺,或先中膝已下端經表裹者。若欲使人不成病者,初覺即灸所覺處二三十壯,因此即愈,不復發也。黃帝云:當風取凉,醉已入房,能成此疾。

  論冷熱不同

  問曰:何故得者有冷有熱?答曰:足有三陰三陽,寒中三陽,所患必冷;暑中三陰,所患必熱。故有表裹冷熱、冷熱不同,熱者治以冷藥,冷者療以熱藥,以意消息之。脾受陽毒即熱頑,腎受陰濕即寒痹。

  論因腳氣續生諸病

  雖患腳氣不妨乳石動發,皆須服壓石藥療之。夫因患腳氣續生諸病者,則以諸藥對之。或小便不利,則以豬苓、茯苓及諸利小便藥治之;大便極堅者,則以五柔麻仁丸等治之;遍體腫滿成水病者,則取治水方中諸治水之藥治之。餘皆倣此,更無拘忌。

  論須療緩急

  凡小覺病候有異,即須大怖畏,庾意急治之。傷緩氣上入腹,或腫或不腫,胸脅逆滿,氣上肩息,急者死不旋踵,寬者數日必死,不可不急治#2也。但看心下急,氣喘不停,或自汗數出,或乍寒乍熱,其脈促短而數,嘔吐不止者,皆死。

  論虛實可服藥不可服藥

  凡腳氣之疾,皆由氣實而死,終無一人以服藥致虛而殂。故腳氣之人,皆不得大補,亦不可大瀉,終不得畏虛,故預止湯不服也。如此者皆死不治也。

  論看病問疾人

  世間大有病人親朋故舊交遊來問疾,其人曾不經一事,未讀一方,自騁了了,詐作明能,談說異端,或言是虛,或道是實,或云是風,或云是蠱,或道是水,或云是痰,紛紜謬說,種種不同,破壞病人心意,不知孰是,遷延未定,時不待人,欽然致禍,各自散走。是故大須好人及好名醫,識病深淺,探賾方書,博覽古今,是事明解者看病。不爾,大誤人事。竊悲其如此者眾,故一一顯析,具述病之由狀,令來世病者讀之以自防備也。但有一狀相應,則須依方急治,勿取外人言議,自貽憂悔,但詳方意。人死不難,莫信他言以自誤也。余嘗為人撰門冬煎,此方治腳氣大有驗,病者須用之。

  論脈候法

  凡腳氣,雖復診候多塗,而三部之脈,要須不違四時者為吉,其逆四時者勿治。餘如脈經所說,此中不復具載。其人本黑瘦者易治,肥大肉厚赤白者難愈。黑人耐風濕,赤白不耐風。瘦人肉硬,肥人肉軟,肉軟則受疾至深,難愈也。

  論腫不腫

  凡人久患腳氣不自知別,於後因有他病發動,治之得瘥後,直患嘔吐而復腳弱。余為診之,乃告為腳氣。病者曰:某平生不患腳腫,何因名為腳氣?不肯服湯。餘醫以為石發,狐疑之間,不過一旬而死。故腳氣不得一向以腫為候,亦有腫者,有不腫者。其以小腹頑痹不仁者,腳多不腫。小腹頑後不過三五日,即令人嘔吐者,名腳氣入心,如此者,死在旦夕。凡患腳氣到心難治,以其腎水剋心火故也。

  論須慎不慎

  凡腳氣之病,極須慎房室、羊肉、牛肉、魚、蒜、蕺菜、菘菜、蔓菁、瓠子、酒、麵、酥油、乳糜、猪、鷄、鵝、鴨。有方用鯉魚頭,此等并切禁,不得犯之。并忌大怒。惟得食粳、粱、粟米、醬豉、葱、韭、薤、椒、薑、橘皮。又不得食諸生果子、酸酢之食,犯者皆不可瘥。又大宜生牛乳、生栗子矣。

  論善能治者幾日可瘥

  凡腳氣病,枉死者眾。略而言之,有三種:一覺之傷晚,二驕狠恣傲,三狐疑不決。此三種,正當枉死之色。故世間誠無良醫,雖有良醫,而病人有性靈堪受入者,更復鮮少。故雖有麒驥,而不遇伯樂;雖有尼父,而人莫之師。其為枉橫亦猶此也。今有病者,有受入性依法,使余治之,不過十日,可得永瘥矣。若無受入性者,亦不須為治,縱令治之,恐無瘥日也。非但腳氣,諸病皆然。良藥善言,觸目可致,不可使人必服。法為信者施,不為疑者說。

  論灸法

  凡腳氣,初得腳弱,使速灸之,并服竹瀝湯,灸訖可服八風散,無不瘥者,惟急速治之。若人但灸而不能服散,服散而不灸,如此者半瘥半死,雖得瘥者,或至一二年復更發動,覺得便依此法速灸之及服散者,治十十愈。此病輕者,登時雖不即惡,治之不當,根源不除,久久期於殺人,不可不精以為意。

  初灸風市,次灸伏兔,次灸犢鼻,次灸膝兩眼,次灸三里,次灸上廉,次灸下廉,次灸絕骨。

  凡灸八處:第一風市穴,可令病人起,正身平立,垂兩臂直下,舒十指掩著兩髀,便點,當手中央指頭髀大筋上是。灸之百壯,多亦任人。輕者不可減百壯,重者乃至一處五六百壯。勿令頓灸,三報之佳。

  第二伏兔穴,令病人累夫端坐,以病人手夫掩橫膝上,夫下傍與曲膝頭齊,上傍側夫際當中央是。灸百壯,亦可五十壯。

  第三犢鼻穴,在膝頭蓋骨上際,外骨邊平處,以手按之得節解則是。一云在膝頭下,近外三骨箕踵中,動腳以手按之得窟解是。灸之五十壯,可至百壯。

  第四膝眼穴,在膝頭骨下兩傍陷者宛宛中是。

  第五三里穴,在膝頭骨節下一夫,附經骨外是。一云在膝頭骨節下三寸。人長短大小,當以病人手夫度取。灸之百壯。

  第六上廉穴,在三里下一夫,亦附陘骨外是。灸之百壯。

  第七下廉穴,在上廉下一夫,一云附經骨外是。灸之百壯。

  第八絕骨穴,在腳外踝上一夫,亦云四寸是。

  凡此諸穴,灸不必一頓灸盡壯數,可日日報灸之,三日之中,灸令盡壯數為佳。凡病一腳則灸一腳,病兩腳則灸兩腳。凡腳弱病皆多兩腳。又一方云:如覺腳惡,便灸三里及絕骨各一處,兩腳惡者,合四處灸之,多少隨病輕重,大要雖輕不可減百壯。不瘥,速以次灸之,多多益佳。一說灸絕骨最要。人有患此腳弱不即治,及入腹,腹腫大,上氣,於是乃須大法灸,隨諸輸及諸管關節腹背盡灸之,并服八風散,往往得瘥者。諸管輸節解法,并在別卷中。覺病入腹,若病人不堪痛,不能盡作大灸,但灸胸心腹諸穴,及兩腳諸穴,亦有得好瘥者。凡量一夫之法,覆手并舒四指,對度四指上中節上橫過為一夫。夫有兩種,有三指為一夫者,此腳弱灸以四指為一夫也,亦依支法存舊法。梁丘、犢鼻、三里、上廉、下廉、解谿、太衝、陽陵泉、絕骨、崑崙、陰陵泉、三陰交、足太陰、伏溜、然谷、涌泉、承山、束骨等,凡一十八穴。舊法多灸百會、風府、五臟六腑輸募,頃來灸者,悉覺引氣向上,所以不取其法。氣不上#3 者可用之。其要病已成恐不救者,悉須灸之。其足十趾去指奇一分,兩足凡八穴,曹氏名曰八衝。極下氣有效。其足十趾端名曰氣端。日灸三壯,并大神要,其八衝可日灸七壯,氣下即止。病者非深相委悉,慎勿為人灸之。慎之慎之。凡灸八衝,須小作艾炷。

  論服湯藥色目

  風毒之氣入人體中,脈有三品,內外證候相似,但脈有異耳。若脈浮大而緩,宜服續命湯兩劑應瘥;若風盛,宜作越婢湯加白木四兩;若脈浮大緊轉□,宜作竹瀝湯;若病人脈微而弱,宜服風引湯,此人脈多是因虛而得之;若大虛短氣力乏,可其間作補湯,隨病冷熱而用之,若未愈,更服竹瀝湯。若病人脈浮大而緊□,此是三品之中最惡脈也。或沉細而□者,此脈正與浮大而緊者同是惡脈。浮大者,病在外;沉細者,病在內。治亦不異,當消息以意耳。其形尚可,而手腳未容至弱,數日之中,氣上即便命終。如此之脈,往往有人得之,無一存者,急服竹瀝湯,日服一劑,切要湯勢常令相及,勿令半日之中空無湯也。此湯竹汁多服之。若不極熱,輒停在胸心,更為人患,每服當使極熱。若服竹瀝湯得下者,必佳也。若已服三劑竹瀝湯,病及脈勢未折,而苦脹滿,可以大鱉甲湯下之。湯勢盡而不得下,可以圓藥助湯令下。下後更服竹瀝湯,趣令脈勢折,氣息料理便停,服三十二物八風散佳。凡初得病便摩野葛膏,日再,頑痹腳弱都愈乃止。若服竹瀝湯,脈勢折如未病時,氣力轉勝,腳故未能行,體力充足,然後漸微行步。病重者,瘥後半年始能扶人行耳。既覺脈及體內瘥,但當勤服八風散,勿以腳未能行輕加餘治,餘治未必全得益,更生諸惡,失此諸治也。猥人邊亦勿行野葛膏。有人聞竹瀝湯,云恐傷腰腳者,即勿與治,宜知此法,此皆人無受入性,不可與醫故也。不為疑者說,此之謂也。竹瀝湯有三首,輕者服前方,重者以次第服後方。此風毒乃相注易病人,宜將空缺服小金牙散,以少許塗鼻孔、耳門。病困人及新亡人喜易人,強健人宜將服之,亦以塗耳鼻,乃可臨近亡人,及視疾者,絳囊帶一方寸匕,男左女右臂上,此散毒,服宜從少為始。金牙散方見別卷。病人惟宜飲赤小豆飲,冬服側子金牙酒。續命湯治風毒,病初得似時行毒病,而脈浮緩,終不變□,此不治,或數日而死,或十日而死,或得便不識人,或發黃,或發斑,或目赤,或下部穿爛者,此最急,得之即先服續命湯一劑,須服葛根湯、麻黃湯下之。若故不折,更與續命湯兩三劑必瘥。此病大急,常令湯勢相接,不可使半日闕湯,即便殺人。續命湯方見別卷。

  孫真人備急千金要方卷之二十二竟

  #1宜深:此二字原倒,據影宋刻本乙正。

  #2治:原脫,據影宋刻本補。

  #3上:原作『止』,據影宋刻本改。

  孫真人備急千金要方卷之二十三

  宋朝奉郎守太常少卿充秘閣校理林億等校正

  風毒腳氣方

  湯液第二方

  第一竹瀝湯,治兩腳痹弱或轉筋,皮肉不仁,腹脹起如腫,按之不陷,心中惡,不欲食,或患冷方:

  竹瀝五升 甘草 秦艽 葛根 黃苓 麻黃 防己 細辛 桂心 乾薑各一兩 防風 升麻各一兩半 茯苓三兩#1 附子二枚 杏仁五十枚

  右十五味,□咀,以水七升,合竹瀝,煮取三升。分三服,取汗。《千金翼方》無茯苓、杏仁,有白术一兩。

  第二大竹瀝湯,治卒中風,口噤不能言,四肢緩縱,偏痹孿急,風經五臟,恍惚恚怒無常,手足不隨方:

  竹瀝一斗四升 獨活 芍藥 防風 茵芋 甘草 白术 葛根 細辛 黃苓 芎藭各二兩 桂心 防己 人參 石膏 麻黃各一兩 生薑 茯苓各三兩 烏頭一枚

  右十九味,□咀,以竹瀝煮取四升,分六服。先未汗者,取汗。一狀相當即服。

  第三竹瀝湯,治風毒入人五內,短氣,心下煩熱,手足煩疼,四肢不舉,皮肉不仁,口噤不能語方:

  竹瀝一斗九升 防風 茯苓 秦艽各三兩 當歸 黃苓《千金翼》作芍藥 人參 芎藭《千金翼》作防己 細辛 桂心 甘草 升麻《千金翼》作通草 麻黃 白术各二兩 附子二枚 蜀椒一兩 葛根五兩 生薑八兩

  右十八味,□咀,以竹瀝煮取四升,分五服,初得病即須摩膏,日再,痹定止。《千金翼》無麻黃、蜀椒、生薑。

  麻黃湯,治惡風毒氣,腳弱無力,頑痹,四肢不仁,失音不能言,毒氣衝心。有人病者,但一病相當即服此第一服,次服第二、第三、第四方。

  麻黃一兩 大棗二+枚 茯苓三兩 杏仁三+枚 防風 白术 當歸 升麻 芎藭 芍藥 黃苓 桂心 麥門冬 甘草各二兩

  右十四味,□咀,以水九升,清酒二升合煮,取二升半。分四服,日三夜一。覆令小汗,粉之,莫令見風。

  第二服獨活湯方:

  獨活四兩 乾地黃三兩 生薑五兩 葛根 桂心 甘草 芍藥 麻黃各二兩

  右八味,□咀,以水八升,清酒二升合煎,取二升半。分四服,日三夜一。腳弱,特忌食瓠子、蕺菜,犯之一世治不愈。

  第三服兼補厚朴湯,并治諸氣咳嗽,逆氣嘔吐方:

  厚朴 芎藭 桂心 乾地黃 芍藥 當歸 人參各二兩 黃耆 甘草各三兩 吳茱萸二升 半夏七兩 生薑一斤

  右十二味,□咀,以水二斗,煮猪蹄一具,取汁一斗二升,去上肥,內清酒三升,合煮取三升。分四服,相去如人行二十里久。

  第四服風引獨活湯兼補方:

  獨活四兩 茯苓 甘草各三兩 升麻一兩半 人參 桂心 防風 芍藥 當歸 黃耆 乾薑 附子各二兩 大豆二升

  右十三味,□咀,以水九升、清酒三升合煮,取三升半。分四服,相去如人行二十里久更進服。

  防風湯#2;治腳痹,并治毒氣上衝心胸,嘔逆宿癖,積氣疝氣,一病相當即服之方:

  防風 麻黃 芎藭 人參 芍藥 當歸 茯苓 半夏 甘草 橘皮各一兩 鱉甲 生薑 桂心各二兩 杏仁一兩半 赤小豆一升 貝子 烏梅各五枚 大棗二+枚 吳茱萸五合 犀角 羚羊角各半兩 薤白十四枚

  右二十二味,□咀,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分三服,一日令盡。一方用水一斗二升,間食糜。一方半夏三兩,隨時用。

  獨活湯,治腳痹方:

  獨活四兩 當歸 防風 茯苓 芍藥 黃耆 葛根 人參 甘草各二兩 大豆二升 附子一枚 乾薑三兩

  右十二味,□咀,以水一斗,清酒二升,合煮,取三升,分三服。

  越婢湯,治風痹腳弱方:

  麻黃六兩 石膏半升 白术四兩 大附子一枚 生薑三兩 甘草二兩 大棗十五枚

  右七味,□咀,以水七升,先煮麻黃再沸,掠去沫,入諸藥,煮取三升,分三服,覆取汗。《胡洽方》只五味,若惡風者加附子一枚,多淡水者加白术四兩。

  治腳弱神驗方:

  防己 蜀椒 細辛 桂心 麻黃 石膏 獨活 防風 黃苓 茵芋 葛根 芎藭 芍藥 甘草各一兩 生薑 茯苓各二兩 烏頭二枚

  右十七味,□咀,以竹瀝一斗,煮取四升。分六服,令一日一夜服盡。其間可常作赤小豆飲。有人腳弱,先服常用竹瀝湯四劑,未覺,增損作此方,後覺得力。又云:脈沉細□,風在內者,作此湯也。

  風引湯,治兩腳疼痹腫,或不仁,拘急不得行方:

  麻黃 石膏 獨活 茯苓各二兩 吳茱萸 附子 秦艽 細辛 桂心 人參 防風 芎藭 防己 甘草各一兩 乾薑一兩半 白术三兩 杏仁六+枚

  右十七味,□咀,以水一斗六升,煮取三升,分三服,取汗。

  大鱉甲湯,治腳弱風毒,攣痹氣上,及傷寒惡風、溫毒、山水痹氣、熱毒,四肢痺弱方:

  鱉甲二兩 防風 麻黃 白术 石膏 知母 升麻 茯苓 橘皮 芎藭 杏仁 人參 半夏 當歸 芍藥 萎蕤 甘草 麥門冬各一兩 羚羊角六銖 大黃一兩半 犀角 青木香 雄黃各半兩 大棗十枚 貝齒 烏頭各七枚 生薑三兩 薤白十四枚 麝香三銖 赤小豆三合 吳茱萸五合

  右三十一味,□咀,以水二斗,煮取四升。分六服,相去十里久,得下止。一方用大黃半兩,畏下可止用六銖。一方用羚羊角半兩,毒盛可用十八銖。《胡洽》有山茱萸半升,為三十二味。《千金翼》無知母、升麻、橘皮、芎藭、人參、當歸、萎蕤。

  小鱉甲湯治身體虛脹如微腫,胸心痞滿,有氣,壯熱,小腹厚重,兩腳弱方:

  鱉甲 黃苓 升麻 麻黃 羚羊角 桂心 杏仁各三兩 前胡四兩 烏梅二+枚 薤白三十枚

  右十味,□咀,以水一斗,煮取二升七合,分三服。此常用。若體強壯,欲須利者,加大黃二兩。

  風緩湯,治腳弱,舉體痹不仁,熱毒氣入臟,胸中滿塞不通,食即嘔吐方:

  半夏一升 大棗 烏梅二+枚 桂心 鱉甲 升麻 橘皮 枳實 甘草 吳茱萸 大黃各一兩 生薑 石膏各六兩 貝齒七枚 獨活 麻黃 犀角各三兩,一方用羚羊角

  右十七味,□咀,以水一斗四升,煮取四升。分五服,日三夜二,不瘥,至三劑必瘥。

  治腳氣初發,從足起至膝經骨腫疼者方:

  取婢麻葉切,搗蒸,薄裹之,日二三易,即消。蟀麻子似牛婢蟲,故名蜱麻也。若冬月無蜱麻,取蒴藋根搗碎,和酒糟三分,根一分,合蒸熱,及熱封裹腫上,如前法,日二即消。亦治不仁頑痹。此方非湯,不當見此,然以前後三方俱出蘇長史,更不分出。

  若腫已入陛,至小腹脹,小便瀝少者方:

  取烏特牛尿一升,二服#3,日二,取消乃止。《千金翼》云:羸瘦人,二分尿、一分牛乳合煮,乳浮結乃服之。

  若腫已消,仍有此候者,急服此湯方:蘇長史方,神驗。

  麻黃 射干 人參 茯苓 防己 前胡 枳實各二兩 半夏 犀角 羚羊角 青木香 橘皮 杏仁 升麻各一兩 生薑五兩 獨活三兩 吳茱萸一升

  右十七味,□咀,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四升。分五服,相去二十里久,中間進少粥,以助胃氣,此湯兩日服一劑,取病氣退乃止,以意消息之。若熱盛喘煩者,加石膏六兩、生麥門冬一升,去吳茱萸;若心下堅,加鱉甲一兩。

  夫腳氣之疾#4,先起嶺南,稍來江東,得之無漸,或微覺疼痹,或兩經腫滿,或行起澀弱,或上入腹不仁,或時冷熱,小便秘澀,喘息,氣衝喉,氣急欲死,食嘔不下,氣上逆者,皆其候也。若覺此證,先與犀角旋復花湯方:

  犀角 旋復花各二兩 橘皮 茯苓 生薑各三兩 大棗七枚#5香豉一升 紫蘇莖葉一握

  右八味,□咀,以水八升,煮取二升七合。分三服,相去十里久服之,以氣下、小便利為度。《崔氏》云小犀角湯。如其不下,服後大犀角湯。

  大犀角湯,療腳氣,毒衝心變成水,身體遍腫,悶絕欲死方:

  犀角 旋復花 白术 桂心 防己 黃苓 生薑 橘皮 茯苓各二兩 香豉一升 桑白皮 前胡各四兩 大棗十枚 紫蘇莖葉一握

  右十四味,□咀,以水九升,煮取二升七合。分三服,相去十里久,取下氣為度。若得氣下,小便利,腳腫即消,能食;若服湯竟不下,氣急不定,仍服後犀角麻黃湯。《崔氏》又以白前代白木,無防己、黃苓、桑白皮,名旋復花湯。

  犀角麻黃湯方:

  犀角 麻黃 防風 獨活《崔氏》用茯苓 防己 芎藭 白木 當歸 黃苓 羚羊角 《崔氏》用附子,各二兩 石膏四兩 生薑 甘草 杏仁《崔氏》用細辛 桂心各三兩

  右十五味,□咀,以水二斗,煮麻黃,去沫,取汁八升,下藥煎取三升。分三服,相去十里久。服訖,覆取汗。若不瘥,五日後更一劑,取汗同前。

  菜萸湯,治腳氣入腹,困悶欲死,腹脹方:蘇長史方。

  吳菜萸六升 木瓜兩顆,切

  右二味,以水一斗三升,煮取三升。分三服,相去如人行十里久進一服。或吐、或汗、或利、或大熱悶即瘥。此起死回生方。

  小風引湯,治中風,腰腳疼痛弱者方:《胡洽》名大風引湯。

  獨活 茯苓 人參各三兩 防風 當歸 甘草 乾薑《胡洽》作桂心 石斛各二兩,《胡洽》作黃耆 附子一枚 大豆二升

  右十味,□咀,以水九升、酒三升,煮取三升。分四服,服別相去如人行十里久。《胡洽》云:南方治腳弱與此別,用升麻一兩,半夏、芍藥各二兩,合十三味。本只有十味,減當歸、石斛,名小風引湯。《刪繁方》無石斛,以療肉極寒,肌肉變,舌萎,名曰惡風腰痛腳弱。

  四物附子湯,治風濕相薄,骨節煩疼,四肢拘急,不可屈伸,近之則痛,白汗出而短氣,小便不利,惡風不欲去衣,或頭面手足時時浮腫方:

  附子二枚 桂心四兩 白术三兩 甘草二兩

  右四味,□咀,以水六升,煮取三升,分三服,微汗愈,大汗煩者,一服五合。體腫者,加防己四兩;悸氣,小便不利,加茯苓三兩。既有附子,今加生薑三兩。

  治腳弱風毒實,及嶺南瘴氣面腫,乍寒乍熱似瘧狀,腳腫,氣上心悶,咳嗽,癱緩頑痹方:

  麻仁 升麻 麻黃 射干 菖蒲 芒硝 甘草 大黃各半兩 豉三合

  右九味,□咀,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半,內芒硝,又煎三沸。分三服,微利一二行,解毒熱。有腫,滓薄之。凡覺氣滿,輒服一劑佳。

  道人深師增損腎瀝湯,治風虛勞損挾毒,腳弱疼痹或不隨,下焦虛冷,胸中微有客熱,心虛驚悸不得眠,食少失氣味,日夜數過心煩,迫不得臥,小便不利,又時復下。湘東王至江州,王在嶺南病悉如此,極困篤,余作此湯令服,即得力。病似此者,服無不瘥,隨宜增損之方:

  黃耆 甘草 芍藥 麥門冬 人參 肉蓯蓉 乾地黃 赤石脂 茯神 地骨白皮 當歸 遠志 磁石 枳實 防風 龍骨各一兩 桂心 芎藭各二兩 生薑四兩 五味子三合 半夏一升 大棗三+枚 白羊腎一具

  右二十三味,□咀,以水二斗,煮羊腎,取汁一斗二升,內諸藥,煮取四升,分為五服。不利下者,除龍骨、赤石脂;小便澀,以赤茯苓代袂神,加白术三兩;多熱,加黃苓一兩;遺溺,加桑螵峭二十枚。《胡洽方》無黃耆、蓯蓉、赤石脂、地骨皮、磁石、祝實、防風、龍骨、半夏,有黃苓,為十五味。

  石膏湯,治腳氣風毒,熱氣上衝頭面,面赤矜急,鼻塞去來無時,令人昏憒,心胸恍惚,或苦驚悸,身體戰掉,手足緩縱,或酸痹,頭目眩重,眼反鼻辛,熱氣出口中,或患味甜,諸惡不可名狀者方:

  石膏 龍膽 升麻 芍藥 貝齒 甘草 鱉甲 黃苓 羚羊角各一兩 橘皮 當歸各二兩

  右十一味,□咀,以水八升,煮取三升,分為三服。

  半夏湯,治腳氣上入腹,腹急上衝胸,氣急欲絕方:

  半夏一升 桂心八兩 乾薑五兩 甘草 人參 細辛 附子各二兩 蜀椒二合

  右八味,□咀,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分三服,初稍稍進,恐氣衝上,格塞不得下,小小服,通人氣耳。

  烏頭湯,治風冷腳痹疼痛,孿弱不可屈伸方:

  烏頭 細辛 蜀椒各一兩 甘草 秦艽 附子 桂心 芍藥各二兩 乾薑 茯苓 防風 當歸各三兩 獨活四兩 大棗二+枚

  右十四味,□咀,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四升,分五服。若熱毒,多服益佳。

  迮毒湯治腳弱風熱,上入心腹,煩悶欲絕方:

  半夏 生薑各四兩 黃耆 甘草 當歸 人參 厚朴 獨活 橘皮各一兩 枳實 麻黃 乾地黃 芍藥各二兩 桂心三兩 貝子七枚 大棗二十枚

  右十六味,□咀,以水一斗二升,煮取三升六合。分四服,日三夜一。

  風緩湯,治腳弱,體痹不仁,毒氣上入臟,胸中滿塞不通,食輒吐失味方:

  獨活 甘草 石膏各三兩 羚羊角 犀角各半兩 麻黃 防風 當歸 升麻 橘皮 吳茱萸 桂心 半夏 鱉甲各二兩 枳實一兩 生薑六兩 大棗二十枚 貝齒七枚 烏頭二兩,一作烏梅七枚#6

  右十九味,□咀,以水一斗四升,煮取四升,一服一升。若有少虛熱者,加乾地黃二兩。

  紫蘇子湯,治腳弱上氣。昔宋湘東王在南州,患腳氣困篤,服此湯大得力方:

  紫蘇子 半夏各一升 前胡 厚朴 甘草 當歸各一兩 橘皮三兩 大棗二+枚 生薑一斤 桂心四兩

  右十味,□咀,以水一斗三升,煮取三升半。分為五服,日三夜二。

  附子湯,治濕痹緩風,身體疼痛如欲折,肉如錐刺刀割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