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治月經往來,腹腫,腰腹痛方:

  □蟲四枚 蜀椒 乾薑各六銖 大黃 女青 桂心 芎藭各半兩

  右七味,治下篩。取一刀圭,先食,酒服之,日三。十日微下,善養之。

  治月經不調,或月頭,或月後,或如豆汁,腰痛如折,兩腳疼,胞中風寒,下之之方:

  大黃 朴硝各四兩 牡丹三兩 桃仁一升 人參 陽起石 茯苓 甘草 水蛭 虻蟲各二兩

  右十味,□咀,以水九升,煮取三升,去滓,內朴硝令烊盡。分三服,相去如一飯頃。

  陽起石湯,治月水不調,或前或後,或多或少,乍赤乍白方:

  陽起石 甘草 續斷 乾薑 人參 桂心各二兩 附子一兩 赤石脂三兩 伏龍肝五兩 生地黃一升

  右十味,以水一斗,煮取三升二合。分四服,日三夜一。

  治婦人憂恚,心下支滿,膈中伏熱,月經不利,血氣上搶心,欲嘔,不可多食,懈怠不能動方:

  大黃 芍藥 虻蟲各二兩 土瓜根 蜀椒 黃苓 白术 乾薑 地骨皮一作炭皮 芎藭各一兩 桂心 乾漆各一兩半

  右十二味,為末,蜜丸如梧子。每服十丸,日三,不知加之。

  牛膝圓,治產後月水往來,乍多乍少,仍復不通,時時疼痛,小腹裹急,下引腰身重方:

  牛膝 芍藥 人參 大黃各三兩 牡丹皮 甘草 當歸 芎藭各二兩 桂心一兩 □蟲 蠐螬 蜚嫌各四十枚 虻蟲 水蛭各七十枚

  右十四味,為末,蜜丸如梧子。酒服五丸,日三,不知稍增。

  又方:

  鹿角末服之,良。

  又方:

  生地黃汁三升,煮取二升,服之。

  又方:

  飲人乳汁三合,善。

  又方:

  燒月經衣,井花水服之。

  又方:

  燒白狗糞焦,作末,酒服方寸匕,

  日三。

  又方:

  取白馬尿服一升,良。

  治月經不斷方:

  船茹一斤,爭洗,河水四升半,煮

  取二升,分二服。

  又方:

  服地黃酒,良。

  又方:

  服大豆酒,佳。

  又方:

  燒箕舌灰,酒服之。

  又方:

  灸內踝下白肉際青脈上,隨年壯。

  孫真人備急千金要方卷之七竟

  #1物:原作『初』,據影宋刻本改。

  #2青:影宋刻本作『清』。

  #3草:原脫,據影宋刻本補。

  #4分二服:影宋刻本作『分三服』。

  #5千金翼:此三字原脫,據影宋刻本補。

  #6虎:影宋刻本作『克』。

  #7虻蟲:影宋刻本『虻蟲』用『半合』。

  孫真人備急千金要方卷之八

  宋朝奉郎守太常少卿充秘閣校理林億等校正

  少小嬰孺方上

  序列第一方

  論曰:夫生民之道,莫不以養小為大。若無於小,卒不成大,故《易》稱積小以成大,《詩》有厥初生民,《傳》云聲子生隱公。此之一義,即是從微至著,自少及長,人情共見,不待經史。故今斯方,先婦人、小兒,而後丈夫、耆老者,財是崇本之義也。然小兒氣勢微弱,醫士欲留心救療,立功差難。今之學者,多不存意,良由嬰兒在於襁褓之內,乳氣腥躁,醫者操行英雄,詎肯瞻視。靜言思之,可為太息者矣。《小品方》云:凡人年六歲已上為小,十六歲已上為少,《巢源》、《外臺》作十八以上為少。三十已上為壯,《巢源》、《外臺》作二十以上為壯。五十已上為老。其六歲已下,經所不載,所以乳下嬰兒有病難治者,皆為無所承據也。中古有巫妨《巢源》作巫方者,立小兒《顱囪經》,以占夭壽,判疾病死生,世相傳授,始有小兒方焉。逮於晉宋,江左推諸蘇家,傳習有驗,流於人間。齊有徐王者,亦有《小兒方》三卷,故今之學者,頗得傳授。然徐氏位望隆重,何暇留心於少小?詳其方意,不甚深細,少有可採,未為至秘。今博撰諸家及自經用有效者,以為此篇。凡百居家,皆宜達玆養小之術,則無橫夭之禍也。

  又曰:小兒病與大人不殊,惟用藥有多少為異,其驚癇、客忤、解顱、不行等八九篇,合為此卷,下痢等餘方並散在諸篇,可披而得之。

  凡生後六十日瞳子成,能咳笑應和人;百日任脈成,能自反覆;一作百五十日。百八十日尻骨成,能獨坐;二百一十日掌骨成,能匍匐;三百日臏骨成,能獨立;三百六十日膝骨成,能行。此其定法,若不能依期者,必有不平之處。

  凡兒生三十二日一變,六十四日再變,變且蒸;九十六日三變,一百二十八日四變,變且蒸;一百六十日五變,一百九十二日六變,變且蒸;二百二十四日七變,二百五十六日八變,變且蒸;二百八十八日九變,三百二十日十變,變且蒸。積三百二十日小蒸畢後,六十四日大蒸,蒸後六十四日復大蒸,蒸後一百二十八日復大蒸。凡小兒自生三十二日一變,再變為一蒸。凡十變而五小蒸,又三大蒸,積五百七十六日,大小蒸都畢,乃成人。小兒所以變蒸者,是榮其血脈,改其五臟,故一變竟輒覺情態有異。其變蒸之候,變者上氣,蒸者體熱。變蒸有輕重,其輕者,體熱而微驚,耳冷尻冷,上唇頭白泡起,如魚目珠子,微汗出;其重者,體壯熱而脈亂,或汗或不汗,不欲食,食輒吐哯,目白精#1微赤,黑精微白。又云:目白者重,赤黑者微,變蒸畢,自精明矣。此其證也。單變小微,兼蒸小劇。凡蒸平者,五日而衰,遠者十日而衰。先期五日,後之五日,為十日之中,熱乃除耳。兒生三十二日一變,二十九日先期而熱,便治之如法,至三十六七日,蒸乃畢耳。恐不解了,故重說之。且變蒸之時,不欲驚動,勿令傍多人。兒變蒸或早或晚,不如法者多。又初變之時,或熱甚者,違日數不歇,審計變蒸之日,當其時有熱微驚,慎不可治及灸刺,但和視之。若良久熱不可已,少與紫丸微下,熱歇便止。若於變蒸之中,加以時行溫病,或非變蒸時而得時行者,其診皆相似,惟耳及尻通熱,口上無白泡耳。當先服黑散以發其汗,汗出,溫粉粉之,熱當歇,便就瘥。若猶不都除,乃與紫丸下之。兒變蒸時,若有寒加之,即寒熱交爭,腹腰夭糺,啼不止者,熨之則愈也。熨法出下篇,灸粉緊熨者是。變蒸與溫壯傷寒相似,若非變蒸,身熱耳熱,尻亦熱,此乃為他病,可作餘治,審是變蒸,不得為餘治也。

  又一法,凡兒生三十二日始變,變者,身熱也。至六十四日再變,變且蒸,其狀外端正也。至九十六日三變,定者候丹孔出而泄,至一百二十八日四變,變且蒸,以能咳笑也。至一百六十日五變,以成機關也。至一百九十二日六變,變且蒸,五機成也。至二百二十四日七變,以能匍匐也。至二百五十六日八變,變且蒸,以知欲學語也。至二百八十八日九變,以亭亭然也。凡小兒生至二百八十八日,九變四蒸也。當其變之日,慎不可妄治之,則加其疾。變且蒸者,是兒送迎月也。蒸者,甚熱而脈亂,汗出是也,近者五日歇,遠者八九日歇也。當是蒸上,不可灸刺妄治之也。

  紫圓,治小兒變蒸,發熱不解,并挾傷寒溫壯,汗後熱不歇,及腹中有痰癖,哺乳不進,乳則吐哯,食癇,先寒後熱方:

  赤石脂 代赭各一兩 巴豆三+枚 杏仁五十枚

  右四味,為末,巴豆、杏仁別研為膏,相和,更搗二千杵,當自相得,若硬,入少蜜同搗之,密#2器中收。三十日兒服如麻子一丸,與少乳,汁令下,食頃後,與少乳,勿令多,至日中當小下,熱除,若未全除,明旦更與一丸。百日兒服如小豆一丸,以此準量增減。夏月多熱,喜令發疹,二三十日輒一服佳。紫圓無所不療,雖下不虛人。

  黑散,治小兒變蒸,中挾時行溫病,或非變蒸時而得時行者方:

  麻黃 杏仁各半兩 大黃六銖

  右三味,先搗麻黃、大黃為散,別研杏仁如脂,乃細細內散,又搗令調和,內密器中。一月兒服小豆大一枚,以乳汁和服,抱令得汗,汗出,溫粉粉之,勿使見風。百日兒服如棗核,以兒大小量之。

  擇乳母法:

  凡乳母者,其血氣為乳汁也。五情善惡,悉是血氣所生也。其乳兒者,皆宜慎於喜怒。夫乳母形色所宜,其候甚多,不可求備。但取不胡臭、癭瘻、氣嗽、瘑疥、痴癃、白禿、瘍、瀋唇、耳聾、齆鼻、癲癇,無此等疾者,便可飲兒也。師見其故灸瘢,便知其先疾之源也。

  孫真人備急千金要方卷之八竟

  #1精:影宋刻本作『睛』。

  #2密:原作『蜜』,據影宋刻本改為通用字。

  孫真人備急千金要方卷之九

  宋朝奉郎守太常少卿充秘閣校理林億等校正

  少小嬰孺方

  初生出腹第二論

  論曰:小兒初生,先以綿裹指,拭兒口中及舌上青泥惡血,此為之玉衡一作銜。若不急拭,啼聲一發,即入腹成百病矣。

  兒生落地不作聲者,取暖水一器灌之,須臾當啼。兒生不作聲者,此由難產少氣故也。可取兒臍帶向身卻持之,令氣入腹,仍呵之至百度,啼聲自發。亦可以葱白徐徐鞭之,即啼。

  兒已生,即當舉之,舉之遲晚,則令中寒,腹內雷鳴。乃先浴之,然後斷臍,不得以刀子割之,須令人隔單衣物咬斷,兼以暖氣呵七遍,然後纏結,留臍帶,令至兒足趺上。短則中寒,令兒腹中不調,常下痢。若先斷臍,然後浴者,則臍中水,臍中水則發腹痛。其臍斷訖,連臍帶中多有蟲,宜急剔撥去之,不爾,入兒腹成疾。斷兒臍者,當令長六寸,長則傷肌,短則傷臟。不以時斷,若挼汁不盡,則令暖氣漸微,自生寒,令兒#1臍風。

  生男#2宜用其父故衣裹之,生女宜以其母故衣,皆勿用新帛為善。不可令衣過厚,令兒傷皮膚,害血脈,發雜瘡而黃。兒衣綿帛,特忌厚熱,慎之慎之。凡小兒始生,肌膚未成,不可暖衣,暖衣則令筋骨緩弱。宜時見風日,若都不見風,則令肌膚脆軟,便易中傷。皆當以故絮衣之,勿用新綿也。凡天和暖無風之時,令母將兒於日中嬉戲,數見風日,則血凝氣剛,肌肉牢密,堪耐風寒,不致疾病。若常藏在幃帳之中,重衣溫暖,譬猶陰地之草木,不見風日,軟脆不堪風寒也。

  凡裹臍法,椎治白練令柔軟,方四寸,新綿厚半寸,與帛等合之,調其緩急,急則令兒吐哯。兒生二十日,乃解視臍。若十許日兒怒啼,似衣中有刺者,此或臍燥還刺其腹,當解之,易衣更裹。裹臍時,閉戶下帳,燃火令帳中溫暖,換衣亦然,仍以溫粉粉之,此謂冬時寒也。若臍不愈,燒絳帛末粉之。若過一月,臍有汁不愈,燒蝦蟆灰粉之,日三四度。若臍中水及中冷,則令兒腹絞痛,夭糺啼呼,面目青黑。此是中水之過,當炙粉絮以熨之,不時治護。臍至腫者,當隨輕重,重者便灸之,乃可至八九十壯;輕者臍不大腫,但出汁,時時啼呼者,搗當歸末,和胡粉傅之,炙絮日熨之,至百日愈,以啼呼止為候。若兒糞青者,冷也,與臍中水同。

  兒洗浴、斷臍竟,棚抱畢,未可與朱蜜,宜與甘草湯:以甘草如手中指一節許,打碎,以水二合,煮取一合,以綿纏沾取,與兒吮之。連吮汁,計得一蜆殼入腹止,兒當快吐,吐去心胸中惡汁也。如得吐,餘藥更不須與。若不得吐,可消息計,如饑渴,須臾更與之。若前所服及更與并不得吐者,但稍稍與之,令盡此一合止。如得吐出惡汁,令兒心神智慧無病也。飲一合盡都不吐者,是兒不含惡血耳,勿復與甘草湯,乃可與朱蜜,以鎮心神、安魂魄也。

  兒新生三日中,與朱蜜者不宜多,多則令兒脾胃冷,腹脹,喜陰癇,氣急,變噤痙而死。新生與朱蜜法:以飛煉朱砂如大豆許,以赤蜜一蜆殼和之,以綿纏箸頭沾取,與兒吮之。得三沾止,一日令盡此一豆許,可三日與之,則用三豆許也。勿過此,則傷兒也。與朱蜜竟,可與牛黃,如朱蜜多少也。牛黃益肝膽,除熱,定精神,止驚,辟惡氣,除小兒百病也。

  新生三日後,應開腸胃,助穀神。可研米作厚飲,如乳酪厚薄,以豆大與兒咽之,頻咽三豆許止,日三與之,滿七日可與哺也。兒生十日始哺如棗核,二十日倍之,五十日如彈丸,百日如棗。若乳汁少,不得從此法,當用意小增之。若三十日而哺者,令兒無疾。兒哺早者,兒不勝穀氣,令生病,頭面、身體喜生瘡,愈而復發,令兒廷弱難養。三十日後雖哺勿多,若不嗜食,勿強與之,不消#3,復生疾病。哺乳不進者,腹中皆有痰癖也。當以四物紫丸微下之,節哺乳,數日#4便自愈。小兒微寒熱,亦當爾利之,要當下之,然後乃瘥。

  凡乳兒不欲太飽,飽則嘔吐。每候兒吐者,乳太飽也,以空乳乳之即消,日四。乳兒若臍未愈,乳兒太飽,令風中臍也。夏不去熱乳,令兒嘔逆。冬不去寒乳,令兒咳痢。母新房以乳兒,令兒贏瘦,交經不能行。母有熱以乳兒,令變黃、不能食。母怒以乳兒,令喜驚,發氣疝,又令上氣癲狂。母新吐下以乳兒,令虛贏。母醉以乳兒,令身熱腹滿。

  凡新生小兒,一月內常飲猪乳大佳。

  凡乳母乳兒,當先極挼,散其熱氣,勿令汁奔出,令兒噎,輒奪其乳,令得息,息已,復乳之。如是十返五返,視兒饑飽節度,知一日中幾乳而足,以為常。又常捉去宿乳。兒若臥,乳母當以臂枕之,令乳與兒頭平乃乳之,令兒不噎。母欲寐,則奪其乳,恐填口鼻,又不知饑飽也。

  浴兒法:

  凡浴小兒,湯極須令冷熱調和。冷熱失所,令兒驚,亦致五臟疾也。凡兒冬不可久浴,浴久則傷寒;夏不可久浴,浴久則傷熱。數浴背冷,則發癇。若不浴,又令兒毛落。新生浴兒者,以猪膽一枚,取汁投湯中以浴兒,終身不患瘡疥,勿以雜水浴之。

  兒生三日,宜用桃根湯浴:桃根、李根、梅根各二兩,枝亦得,□咀之,以水三斗,煮二十沸,去滓,浴兒良,去不祥,令兒終身無瘡疥。

  治小兒驚,辟惡氣,以金虎湯浴:金一斤、虎頭骨一枚,以水三斗,煮為湯浴,但須浴即煮用之。

  凡小兒初出腹有鵝口者,其舌上有白屑如米,劇者鼻中亦有之。此由兒在胞胎中受穀氣盛故也,或妊娠時嗜糯米使之然。治之之法:以髮纏著頭,沾井花水撩拭之,三日如此,便脫去。如不脫,可煮栗荴汁令濃,以綿纏箸頭拭之。若春夏無栗荴,可煮栗木皮,如用井花水法。

  小兒初出腹有連舌,舌下有膜如石榴子中隔,連其舌下後,喜令兄言語不發不轉也。可以爪摘斷之,微有血出無害,若血出不止,可燒髮作灰末傅之,血便止也。

  小兒出腹六七日後,其血氣收斂成肉,則口、舌、喉、頰裹清凈也。若喉裹舌上有物,如蘆摔盛水狀者,若懸癰有脹起者,可以綿纏長針,留刃處如粟米許大,以針刺决之,令氣泄,去青黃赤血汁也。一刺之止,消息一日,未消者,來日又刺之,不過三刺自消盡。餘小小未消,三刺亦止,自然得消也。有著舌下如此者,名重舌;有著頰裹及上如此者,名重;有著齒齦上者,名重齦,皆刺去血汁也。

  小兒生輒死治之法:

  當候視兒口中懸癰前上有胞者,以指摘取頭,决令潰去血,勿令血入咽,入咽殺兒,急急慎之。

  小兒初出腹,骨肉未斂,肌肉猶是血也,血凝乃堅成肌肉耳。其血沮敗不成肌肉,則使面目繞鼻口左右悉黃而啼,閉目,聚口,撮面,口中乾燥,四肢不能伸縮者,皆是血脈不斂也,喜不育。若有如此者,皆宜與龍膽湯也。方出下驚癇篇。

  相兒命短長法:

  兒初生,叫聲連延相屬者,壽。

  聲絕而復揚急者,不壽。

  啼聲散,不成人。

  啼聲深,不成人。

  臍中無血者,好。

  臍小者,不壽。

  通身軟弱如無骨者,不壽。

  鮮白長大者,壽。

  自開目者,不成人。

  目視不正,數動者,大非佳。

  汗血者,多厄不壽。

  汗不流,不成人。

  小便凝如脂膏,不成人。

  頭四破,不成人。

  常搖手足者,不成人。

  早坐、早行、早齒、早語,皆惡性,非佳人。

  頭毛不周匝者,不成人。

  髮稀少者,強,不聽人。一作不聰。

  額上有旋毛者,早貴,妨父母。

  兒生枕骨不成者,能言而死。

  屍骨不成者,能倨而死。

  掌骨不成者,能匍匐而死。

  踵骨不成者,能行而死。

  臏骨不成者,能立而死。

  身不收者,死。

  魚口者,死。

  股間無生肉者,死。

  頤下破者,死。

  陰不起者,死。

  陰囊下白者,死;赤者,死。

  卵縫通達,黑者,壽。

  論曰:兒三歲已上、十歲已下,視其性氣高下,即可知其夭壽大略。兒小時識悟通敏過人者多夭,大則項橐、顏回之流是也。小兒骨法,成就威儀,回轉遲舒,稍費人精神雕琢者,壽。其預知人意,迴旋敏速者,亦夭,即楊修、孔融之徒是也。由此觀一之,夭壽大略可知也。亦猶梅花早發,不睹歲寒;甘菊晚成,終於年事。是知晚成者,壽之兆也。

  孫真人備急千金要方卷之九竟

  #1兒:原作『男』,據影宋刻本補。

  #2男:原作『兒』,疑與上『 男』字誤量,據文義改。

  #3不消:影宋刻本『不消』上有『強與之』三字。

  #4日:原作『目』,據影宋刻本改。

  孫真人備急千金要方卷之十

  宋朝奉郎守太常少卿充秘閣校理林億等校正

  少小嬰兒孺方

  驚癇第三論 候癇法 方 灸法

  論曰:少小所以有癇病及痙病者,皆由臟氣不平故也。新生即癇者,是其五臟不收斂,血氣不聚,五脈不流,骨怯不成也,多不全育。其一月四十日已上,至期歲而癇者,亦由乳養失理,血氣不和,風邪所中也。病先身熱掣瘲、驚啼叫喚,而後發癇,脈浮者為陽癇,病在六腑,外在肌膚,猶易治也。病先身冷、不驚掣、不啼呼,而病發時脈沉者,為陰癇,病在五臟,內在骨髓,極難治也。病發身軟、時醒者,謂之癇也。身強直,反張如弓,不時醒者,謂之痙也。諸反張,大人脊下#1容側手,小兒容三指者,不可復治也。凡脈浮之與沉,以判其病在陰陽表裹耳。其浮沉復有大小、滑澀、虛實、運□鴃諸證,各依脈形為治。

  《神農本草經》說:小兒驚癇有一百二十種,其證候微異於常,便是癇候也。初出腹,血脈不斂,五臟未成,稍將養失宜,即為病也,時不成人。其經變蒸之後有病,餘證并寬,惟中風最暴卒也。小兒四肢不好,驚掣,氣息小異,欲作癇,及變蒸日滿不解者,并宜與龍膽湯。

  凡小兒之癇有三種:有風癇,有驚癇,有食癇。然風病、驚癇時時有之,十兒之中,未有一二是風驚者。凡是先寒後熱發者,皆是食癇也。驚癇皆按圖灸之,風癇當與猪心湯,食癇當下乃愈,紫丸佳。凡小兒所以得風癇者,緣衣暖汗出,風因入也。風癇者,初得之時,先屈指如數,乃發作者,此風癇也。驚癇者,起於驚怖大啼,乃發作者,此驚癇也。驚癇微者,急持之,勿復更驚之,或自止也。其先不哺乳,吐而變熱後發癇者,此食痛,早下則瘥。四味紫丸、逐癖飲最良,去病速而不虛人,赤丸本無赤丸方,諸醫方并無。按此服四味紫丸不得下者,當以赤丸,赤丸瘥□,病重者當用之。今次後癖結脹滿篇中第一方八味名紫雙丸者,用朱砂色當赤,用巴豆,又用甘遂,比紫丸當□,疑此即赤丸也瘥□,病重者當用之。

  凡小兒不能乳哺,當與紫丸下之。小兒始生,生氣尚盛,但有微惡,則須下之,必無所損,及其愈病,則致深益,若不時下,則成大疾,疾成則難治矣。凡下,四味紫丸最善,雖下不損人,足以去疾。若四味紫丸不得下者,當以赤丸下之。赤丸不下,當倍之。若已下而有餘熱不盡,當按方作龍膽湯,稍稍服之,并摩赤膏。方見本篇末。風癇亦當下之,然當以猪心湯下之。驚癇但按圖灸之,及摩生膏,方見本篇末。不可大下也。何者?驚瘥心氣不定一作足,下之內虛,益令甚爾。驚癇甚者,特為難治。故養小兒常慎驚,勿令聞大聲,抱持之間當安徐,勿令驚怖。又天雷時,當塞兒耳,并作餘細聲以亂之也。

  凡養小兒,皆微驚以長其血脈,但不欲大驚,大驚乃灸驚脈。若五六十日灸者,驚復更甚,生百日後灸驚脈乃善。兒有熱,不欲哺乳,臥不安,又數驚,此癇之初也,服紫丸便愈,不愈復與之。兒眠時小驚者,一月輒一以紫丸下之,減其盛氣,令兒不病癇也。

  兒立夏後有病,治之慎勿妄灸,不欲吐下,但以除熱湯浴之,除熱散粉之,除熱湯、散見下篇傷寒條中。除熱赤膏摩之,又以膏塗臍中,令兒在凉處,勿禁水漿,常以新水飲之。

  小兒衣甚薄,則腹中乳食不消,不消則大便皆醋臭,此欲為癖之漸也,便將紫丸以微消之。服法:先從少起,常令大便稀,勿大下也。稀後便漸減之,不醋臭乃止藥也。

  凡小兒冬月下無所謂,夏月下難瘥。然有病者,不可不下,下後腹中當小脹滿,故當節哺乳數日,不可妄下。又乳哺小兒,當令多少有常劑,兒漸大,當稍稍增之。若減少者,此腹中已有小不調也,便微服藥,勿復哺之,但當與乳,甚者十許日,微者五六日止,哺自當如常。若都不肯食哺,而但欲乳者,此是有癖,為疾重要,當下之。不可不下,不下則致寒熱,或吐而發癇,或更致下痢,此皆病重,不早下之所為也,此即難治矣。但先治其輕時,兒不耗損,而病可速愈。

  凡小兒屎黃而臭者,此腹中有伏熱,宜微將服龍膽湯。若白而醋臭者,此挾宿寒不消也,當服紫丸。微者少與藥,令內消;甚者小增藥,令小下,皆復節乳哺數日,令胃氣平和。若不節乳哺,則病易復,復下之則傷其胃氣,令腹脹滿,再三下之尚可,過則傷矣。

  凡小兒有癖,其脈大必發癇,此為食癇,下之便愈,當審候掌中與三指脈,不可令起。而不時下,致於發癇,則難療矣。若早下之,此脈終不起也。脈在掌中尚可早療,若至指則病增矣。

  凡小兒腹中有疾生,則身寒熱,寒熱則血脈動,動則心不定,心不定則易驚,驚則癇發速也。

  候癇法:

  夫癇,小兒之惡病也,或有不及求醫而致困者也。然氣發於內,必先有候,常宜審察其精神,而採其候也。

  手白肉魚際脈黑者,是癇候。魚際脈赤者熱,脈青大者寒,脈青細者為平也。

  鼻口乾燥,大小便不利,是癇候。

  眼不明,上視喜陽,是癇候。

  耳後完骨上有青絡盛,臥不靜,是癇候。青脈刺之,令血出也。

  小兒髮逆上,啼笑面暗,色不變,是癇候。

  鼻口青,時小驚,是癇候。

  目閉青,時小驚,是癇候。

  身熱,頭常汗出,是癇候。

  身熱,吐哯而喘,是癇候。

  身熱,目時直視,是癇候。

  喜欠,目上視,是癇候。

  身熱,目視不精,是癇候。

  目瞳子卒大,黑於常,是癇候。

  臥惕惕而驚,手足振播,是癇候。

  臥夢笑,手足動搖,是癇候。

  意氣下而妄怒,是癇候。

  咽乳不利,是癇候。

  身熱,小便難,是癇候。

  吐痢不止,厥痛時起,是癢候。

  弄舌搖頭,是癇候。

  已上諸候二十餘條,皆癇之初也。見其候,便爪其陽脈所應灸,爪之皆重手,令兒驟啼。及足絕脈,亦依方與湯。直視瞳子動,腹滿轉鳴,下血身熱,口噤不得乳,反張脊強,汗出發熱,為臥不悟,手足掣瘲喜驚,凡八條,癇之極者也。如有此,非復湯爪所能救,便當時灸之。

  論曰:若病家始發便來詣師,師可診候,所解為法,作次序治之,以其節度首尾取瘥也。病家已經雜治無次序,不能制病,病則變異其本候,後師便不知其前證虛實,直依其後證作治,亦不得瘥也。要應精問察之,為前師所配,依取其前踪迹以為治,乃無逆耳。前師處湯,本應數劑乃瘥,而病家服一兩劑未效,便謂不驗,已後更問他師。師不尋前人為治寒溫次序,而更為治,而不次前師,治則弊也。或前已下之,後須平和療以接之,而得瘥也。或前人未下之,或不去者,或前治寒溫失度,後人應調治之,是為治敗病,皆須邀射之,然後免耳。不依次第,及不審察,必及重弊也。

  龍膽湯,治嬰兒出腹,血脈盛實,寒熱溫壯,四肢驚掣,發熱,大吐哯者。若已能進哺,中食實不消,壯熱及變蒸不解,中客人鬼氣,并諸驚癇,方悉主之。十歲已下小兒皆服之,小兒龍膽湯第一,此是新出腹嬰兒方。若日月長大者,以次依此為例。若必知客性及有鬾氣者,可加人參、當歸,各如龍膽多少也。一百日兒加三銖,二百日兒加六銖,一歲兒加半兩,餘藥皆准耳。

  龍膽 釣藤皮 柴胡 黃苓 桔梗 芍藥 茯苓一作狹神 甘草各六銖 蜣螂二枚 大黃一兩

  右十味,□咀,以水一升,煮取五合為劑也。服之如後節度。藥有虛實,虛藥如足數合水也。兒生一日至七日,分一合為三服;兒生八日至十五日,分一合半為三服;兒生十六日至二十日,分二合為三服;兒生二十日至三十日,分三合為三服;兒生三十日至四十日,盡以五合為三服。皆得下即止,勿再服也。

  大黃湯,治少小風癇積聚,腹痛夭矯,二十五癇方:

  大黃 人參 細辛 乾薑 當歸 甘皮各三銖

  右六味,□咀,以水一升,煮取四合。服如棗許,日三。

  白羊鮮湯,治小兒風癇,胸中有疾方:

  白羊鮮三銖 蚱蟬二枚 大黃四銖 甘草 釣藤皮 細辛各二銖 牛黃如大豆四枚 蛇蛻皮一寸

  右八味,□咀,以水二升半,煮取一升二合。分五服,日三。若服已盡而癇不斷者,可更加大黃、釣藤各一銖,以水漬藥半日,然後煮之。

  增損續命湯,治小兒卒中風惡毒及久風,四肢角弓反張不隨,并軃□僻,不能行步方:

  麻黃 甘草 桂心各一兩 芎藭 葛根 升麻 當歸 獨活各十八銖 人參 黃苓 石膏各半兩 杏仁二+枚

  右十二味,□咀,以水六升煮麻黃,去上沫,乃納諸藥,煮取一升二合。三歲兒分為四服,一日令盡。少取汗,得汗,以粉粉之。

  石膏湯,治小兒中風惡痱,不能語,口眼了戾,四肢不隨方:

  石膏一合 麻黃八銖 甘草 射干 桂心 芍藥 當歸各四銖 細辛二銖

  右八味,□咀,以,水三升半,先煮麻黃三沸,去上沬,內餘藥,煮取一升。三歲兒分為四服,日三。

  治少小中風,狀如欲絕,湯方:

  大黃 牡蠣 龍骨 栝蔞根 甘草 桂心各二+銖#3 赤石脂 寒水石各六銖

  右八味,□咀,以水一升,內藥重半兩,煮再沸,絞去滓。半歲兒服如鷄子大一枚,大兒盡服,入口中即愈。汗出粉之。藥無毒,可每日二服。有熱加大黃,不汗加麻黃。無寒水石,朴消代之。

  二物石膏湯,治少小中風,手足拘急方:

  石膏如鷄子大一塊,碎 真珠一兩

  右以水二升,煮石膏五六沸,內真珠,煮取一升,稍稍分服。

  桂枝湯,治少小中風,脈浮發熱,自汗出,項強,鼻鳴乾嘔方:

  桂心 生薑 甘草 芍藥各一兩 大棗四枚

  右五味,□咀三物,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分三服。此方與傷寒篇中方相重。

  二物驢毛散,治少小新生中風方:

  驢毛一把,取背前交脊上會中,液取如手拇指大一把 麝香二豆大

  右以乳汁和,銅器中微火煎令焦熟出,為末。小兒不能飲,以乳汁和之,葦筒貯,瀉著咽中,然後飲乳,令入腹。

  茵芋圓,治少小有風癇疾,至長不除,或遇天陰節變便發動,食飲堅強亦發,百脈攣縮,行步不正,言語不便者,服之永不發方:

  茵芋葉 鉛丹 秦艽 釣藤皮 石膏杜蘅 防葵各一兩 菖蒲 黃苓各一兩半 松蘿半兩 蜣螂十枚 甘草三兩

  右十二味,為末,蜜丸如小豆大。三歲已下服五丸,三歲已上服七丸,五歲已上服十丸,十歲已上可至十五丸。

  鎮心圓,治小兒驚癇百病,鎮心氣方:

  銀屑十二銖 水銀二+銖 牛黃六銖 大黃六分 茯苓三分 茯神 遠志 防己 白斂 雄黃 人參 芍藥各二分 紫石英 真珠 防葵 鐵精各四分

  右十六味,先以水銀和銀屑如泥,別治諸藥,和丸,二#4歲兒如麻子二丸,隨兒大小增之。一方無牛黃一味。

  丹參赤膏,治少小心腹熱,除熱方:

  丹參 雷丸 芒硝 戎盥 大黃各一兩

  右五味,□咀,以苦酒半升,浸四種一宿,以成煉猪肪一斤,煎三上三下,去滓,乃內芒硝。膏成,以摩心下,冬夏可用。一方但用丹參、雷丸,亦佳。

  五物甘草生摩膏,治少小新生,肌膚幼弱,喜為風邪所中,身體壯熱,或中大風,手足驚掣方:

  甘草 防風各一兩 白术 桔梗各二十銖 雷丸二兩半

  右□咀,以不中水猪肪一斤,煎為膏,以煎藥,微火上煎,消息視稠濁,膏成去滓,取如彈丸大一枚,炙手以摩兒百過,寒者更熱,熱者更寒。小兒雖無病,早起常以膏摩囟上及手足心,甚辟寒風。

  灸法:

  論曰:小兒新生無疾,慎不可逆針灸之。如逆針灸,則忍痛動其五脈,因喜成癇。河洛關中土地多寒,兒喜病痙。其生兒三日,多逆灸以防之,又#5灸頰以防噤。有噤者,舌下脈急,牙車筋急。其土地寒,皆次舌下去血,灸頰以防噤也。吳蜀地溫,無此疾也。古方既傳之,今人不詳南北之殊,便按方而用之,是以多害於小兒也。所以田舍小兒,任其自然,皆得無有夭橫也。

  小兒驚啼,眠中四肢掣動,變蒸未解,慎不可針灸爪之,動其百脈,仍因驚成癇也。惟陰癇噤痙,可針灸爪之。

  凡灸癇,當先下兒使虛,乃承虛灸之。未下有實而灸者,氣逼前後不通,殺人。

  癇發平旦者,在足少陽;晨朝發者,在足厥陰;日中發者,在足太陽;黃昏發者,在足太陰;人定發者,在足陽明;夜半發者,在足少陰。

  右癇發時病所在,視其發早晚,灸其所也。

  夫癇有五臟之癇、六畜之癇,或在四肢,或在腹內,當審其候,隨病所在灸之,雖少必瘥。若失其要,則為害也。

  肝癇之為病,面青,目反視,手足搖。灸足少陽、厥陰,各三壯。

  心癇之為病,面赤,心下有熱,短氣,息微數。灸心下第二肋端宛宛中,此為巨闕也。又灸手心主及少陰,各三壯。

  脾癇之為病,面黃,腹大,喜痢。灸胃管三壯,俠胃管傍灸二壯,足陽明、太陰各二壯。

  肺癇之為病,面目白,口沫出。灸肺輸三壯,又灸手陽明、太陰各二壯。

  腎癇之為病,面黑,正直視不搖如尸壯。灸心下二寸二分三壯,又灸肘中動脈各二壯。又灸足太陽、少陰各二壯。

  膈癇之為病,目反,四肢不舉。灸風府,又灸頂上、鼻人中、下唇承漿,皆隨年壯。

  腸癇之為病,不動搖。灸兩承山,又灸足心、兩手勞宮,又灸兩耳後完骨,各隨年壯。又灸臍中五十壯。

  右五臟癇證候。

  馬癇之為病,張口搖頭,馬鳴,欲反折。灸項風府、臍中三壯。病在腹中,燒馬蹄末服之,良。

  牛癇之為病,目正直視,腹脹。灸鳩尾骨及大椎各三壯,燒牛蹄末服之,良。

  羊癇之為病,喜揚目吐舌。灸大椎上三壯。

  猪癇之為病,喜吐沫。灸完#6骨兩傍各一寸七壯。

  犬癇之為病,手屈拳攣。灸兩手心一壯,灸足太陽一壯,灸肋戶一壯。

  鷄癇痛之為病,播頭反折,喜驚自搖。灸足諸陽各三壯。

  右六畜癇證候。

  小兒暴癇,灸兩乳頭,女兒灸乳下二分。

  治小兒暴癇者,身軀正直如死人,及腹中雷鳴,灸太倉及臍中上下兩傍各一寸,凡六處,又灸當腹度取背,以繩繞頸下至臍中竭,轉繩向背,順脊下行,盡繩頭,灸兩傍各一寸五壯。

  若面白,啼聲色不變,灸足陽明、太陰。

  若目反上視,眸子動,當灸囟中。取之法:橫度口盡兩吻際,又橫度鼻下亦盡兩邊,折去鼻度半,都合口為度,從額上髮際上行度之,灸度頭一處,正在囟上未合骨中,隨手動者是,此最要處也。次灸當額上入髮二分許,直望鼻為正。次灸其兩邊,當目瞳子直上入髮際二分許。次灸頂上迴毛中。次灸客主人穴,在眉後際動脈是。次灸兩耳門,當耳開口則骨解開動張陷是也。次灸兩耳上,捲耳取之,當捲耳上頭是也。一法大人當耳上橫三指,小兒各自取其指也。次灸兩耳後完骨上青脈,亦可以針刺令血出。次灸玉枕,項後高骨是也。次灸兩風池,在項後兩轅動筋#7外髮際陷中是也。次灸風府,當項中央髮際,亦可與風池三處高下相等。次灸頭兩角,兩角當迴毛兩邊起骨是也。

  右頭部凡十九處。兒生十日可灸三壯,三十日可灸五壯,五十日可灸七壯,病重者具灸之,輕者惟灸囟中、風池、玉枕也。艾使熟,炷令平正著肉,火勢乃至病所也。艾若生,炷不平正,不著肉,徒灸多炷,故無益也。

  若腹滿短氣轉鳴,灸肺募,在兩乳上第二肋間宛宛中,懸繩取之,當瞳子是。次灸羶中。次灸胸堂。次灸臍中。次灸薜息,薜息在兩乳下第一肋間宛宛中是也。次灸巨闕,大人去鳩尾下一寸,小兒去臍作六分分之,去鳩尾下一寸是也,并灸兩邊。次灸胃管。次灸金門,金門在穀道前,囊之後,當中央是也,從陰囊下度之大孔前,中分之。

  右腹部十二處。胸堂、巨闕、胃管,十日兒可灸三壯;一月已上可五壯。陰下縫中可三壯,或云隨年壯。

  若脊強反張,灸大椎,并灸諸臟輸,及督脊上當中,從大椎度至窮骨,中屈,更從大椎度之,灸度下頭,是督脊也。

  右背部十二處。十日兒可灸三壯,一月已上可灸五壯。

  若手足掣瘲,驚者,灸尺澤,次灸陽明,次灸少商,次灸勞宮,次灸心主,次灸合谷,次灸三間,次灸少陽。

  右手部十六處。其要者,陽明、少商、心主、尺澤、合谷、少陽也,壯數如上。

  又灸伏兔,次灸三里,次灸腓腸,次灸鹿溪,次灸陽明,次灸少陽,次灸然谷。

  右足部十四處。皆要,可灸,壯數如上。

  手足陽明,謂人四指,凡小兒驚癇皆灸之。若風病大動,手足掣瘲者,盡灸手足十指端,又灸本節後。

  孫真人備急千金要方卷之十竟

  #1脊下:原作『脊不』,據影宋刻本改。

  #2方:原脫,據影宋刻本補。

  #3各二十銖:影宋刻本作『各十二銖』。

  #4二:影宋刻本作『三』。

  #5又:原作『人』,據影宋刻本改。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2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