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蜣螂 畏羊角、石膏。

  斑貓 馬刀為使,畏巴豆、丹參、空青,惡膚青。

  地膽 惡甘草。

  馬刀 得水良。

  果上部

  大棗 殺烏頭毒。

  果下部

  杏仁 得火良,惡黃耆、黃苓、葛根及解錫、胡粉毒,畏莽草。

  菜上部

  冬葵子 黃苓為使。

  菜中部

  葱實 解藜蘆毒。

  米上部

  麻蕡、麻子畏牡蠣、白薇,惡茯苓。

  米中部

  大豆及黃卷 惡五參、龍膽,得前胡、烏喙、杏仁、牡蠣良,殺烏頭毒。

  大麥 食蜜為使。

  醬 殺藥毒、火毒。

  右一百九十七種有相制使,其餘皆無,故不備錄。

  或曰:古人用藥至少,分兩亦輕,瘥病極多。觀君處方,非不煩重,分兩亦多,而瘥病不及古人者,何也?答曰:古者日月長遠,藥在土中自養經久,氣味真實,百姓少欲,禀氣中和,感病輕微,易為醫療。今時日月短促,藥力輕虛,人多巧詐,感病厚重,難以為醫。病輕用藥須少,重用藥即多,此則醫之一隅,何足怪也。又古之醫者,自將採取,陰乾、曝乾,皆悉如法,用藥必依土地,所以治十得九。今之醫者,但知診脈處方,不委採藥時節,至於出處土地、新陳虛實,一皆不悉,所以治十不得五六者,實由於此。夫處方者,常須加意,重復用藥,藥乃有力,若學古人,徒自誤耳。方來學者,須詳而熟之。

  凡紫石英、白石英、朱砂、雄黃、硫呈黃等,皆須光明映徹、色理鮮凈者為佳。不然令人身體乾燥,發熱口乾而死。

  凡草石藥,皆須土地堅實,氣味濃烈,不爾治病不愈。

  凡狼毒、枳實、橘皮、半夏、麻黃、吳茱萸,皆欲得陳久者良,其餘唯須精新也。

  論合和第七

  問曰:凡合和湯藥,治諸草石蟲獸,用水升數,消殺之法則云何?答曰:凡草有根、莖、枝、葉、皮、骨、花、實,諸蟲有毛、翅、皮、甲、頭、足、尾、骨之屬,有須燒煉炮炙,生熟有定,一如後法。順方者福,逆之者殃。或須皮去肉,或去皮須肉,或須根莖,或須花實,依方煉治,極令凈潔。然後升合秤兩,勿令參差。藥有相生相殺,氣力有強有弱,君臣相理,佐使相持,若不廣通諸經,則不知有好有惡。或醫自以意加減,不依方分,使諸草石強弱相欺,入人腹中不能治病,更加鬥爭,草石相反,使人迷亂,力甚刀劍。若調和得所,雖未能治病,猶得安利五臟,於病無所增劇。例曰:諸經方用藥,所以熬煉節度,皆腳注之,今方則不然,於此篇具條之,更不煩方下別注也。

  凡藥治擇熬炮訖,然後秤之以充用,不得生秤。

  凡用石藥及玉,皆碎如米粒,綿裹內湯酒中。

  凡‘鍾乳等諸石,以玉槌水研,三日三夜,漂煉務令極細。

  凡銀屑,以水銀和成泥。

  凡礜石,赤泥團之,入火半日,乃熟可用,仍不得過之。不煉,生入藥,使人破心肝。

  凡朴硝、礬石,燒令汁盡,乃入丸散。芒硝、朴硝,皆絞揚訖,內汁中,更上火兩三沸,烊盡乃服。

  凡揚中用丹砂、雄黃者,熟末如粉,臨服內揚中,攪令調和服之。

  凡湯中用完物,皆擘破,乾棗、梔子之類是也。用細核物,亦打碎,山茱萸、五味子、蕤核、決明子之類是也。細花子物,正爾完用之,旋復花、菊花、地膚子、葵子之類是也。米、麥、豆、輩,亦完用之。

  凡橘皮、吳茱萸、椒等,入湯不□咀。

  凡諸果實仁,皆去尖及雙仁者,湯揉撻去皮,仍切之。用梔子者,去皮;用蒲黃者,湯成下。

  凡麥門冬、生薑入湯,皆切,三搗三絞,取汁,揚成去滓下之,煮五六沸,依如升數,不可共藥煮之。一法薄切用。

  凡麥門冬,皆微潤,抽去心。

  凡麻黃,去節,先別煮兩三沸,掠去沫,更益水如本數,乃內餘藥,不爾令人煩,寸斬之。小草、瞿麥五分斬之,細辛、白前三分斬之,膏中細剉也。

  凡牛膝、石斛等,入湯酒拍碎用之;石斛入丸散者,先以砧槌極打令碎,乃入臼,不爾搗不熟,入酒亦然。

  凡桂、厚朴、杜仲、秦皮、木蘭輩,皆削去上虛軟甲錯,取裹有味者秤之。茯苓、猪苓,削除黑皮。牡丹、巴戟天、遠志、野葛等,皆槌破去心。紫菀,洗去土,曝乾,乃秤之。薤白、葱白,除青令盡。莽草、石南、茵芋、澤蘭,剔取葉及嫩莖,去大枝。鬼臼、黃連,皆除根毛。石韋、辛夷,拭去毛,辛夷又去心。蜀椒,去閉口者及目。用大棗、烏梅,皆去核。用鬼箭,削取羽皮。

  凡茯苓、芍藥,補藥須白者,瀉藥唯赤者。

  凡菟絲子,暖湯淘伏去沙土,乾灑,緩酒漬,經一宿灑出,曝微白,搗之;不盡者,更以酒漬,經三五日乃出,更曬微乾,搗之,須使悉盡,極易碎。

  凡用甘草、厚朴、枳實、石南、茵芋、藜蘆、皂莢之類,皆炙之。而枳實去禳,藜蘆去頭,皂莢去皮、子。

  凡用椒實,微熬令汗出,則有勢力。

  凡湯、丸、散用天雄、附子、烏頭、烏喙、側子,皆煻灰炮令微拆,削去黑皮乃秤之。唯薑附湯及膏酒中生用,亦削去皮乃秤之,直理破作七八片。

  凡半夏,熱湯洗去上滑,一云十洗四破,乃秤之,以入湯;若膏、酒、丸散,皆煻灰炮之。

  凡巴豆,去皮、心、膜,熬令紫色。桃仁、杏仁、葶藶、胡麻諸有脂膏藥,皆熬黃黑,別搗令如膏,指□視泯泯爾,乃以向成散,稍稍下臼中,合研,搗令消散,乃復都以輕絹篩之,須盡,又內臼中,依法搗數百杵也。湯、膏中雖有生用者,并搗破。

  凡用麥糵、麯末、大豆黃卷、澤蘭、蕪荑,皆微炒。乾漆,炒令烟斷。用烏梅入丸散者,熬之。用熟艾者,先炒,細擘,合諸藥搗令細散不可篩者,內散中和之。

  凡用諸毛羽、齒牙、蹄甲,龜鱉、鯪鯉等甲、皮、肉、骨、角、筋,鹿茸等,皆炙之。蛇蛻皮,微炙。

  凡用斑貓等諸蟲,皆去翅足,微熬。用桑螵蛸,中破炙之。牡蠣,熬令黃色。僵蠶、蜂房,微炒之。

  凡湯中用麝香、犀角、鹿角、羚羊角、牛黃,須末如粉,臨服內湯中,攪令調和服之。

  凡丸、散用膠,先炙,使通體沸起燥,乃可搗,有不沸處,更炙之;斷下湯直爾用之,勿炙;諸湯中用阿膠,皆絞湯畢,內汁中,更上火兩三沸,令烊。

  凡用蜜,先火煎,掠去沫,令色微黃,則丸經久不壞。掠之多少,隨蜜精粗,遂至大稠,於丸彌佳。

  凡丸中用蠟,烊,投少蜜中,攪調以和藥。

  凡湯中用飴糖,皆湯成下。諸湯用酒者,皆臨熟下之。

  凡藥有宜丸者,宜散者,宜湯者,宜酒漬者,宜膏煎者,亦有一物兼宜者,亦有不入湯酒者,并隨藥性,不得違之。其不宜湯酒者,列之如左:

  朱砂熟入酒#11雌黃 雲母 陽起石入酒 礬石入酒 硫黃入酒 鍾乳入酒 孔公孽入酒 礜石入酒 銀屑 白堊 銅鏡鼻 胡粉 鉛丹 鹵鹹入酒 石灰入酒 藜灰

  右石類一十七種。

  野葛 狼毒 毒公 鬼臼 莽草 蒴藋入酒 巴豆 躑躅入酒 皂莢入酒 雚菌 藜蘆 茹 貫眾入酒 蕪荑 雷丸 狼牙 鳶尾 蒺藜入酒 女菀 葈耳 紫葳入酒 薇銜入酒 白芨 牡蒙 飛廉 蛇銜 占斯 辛夷 石南入酒 楝實 虎杖入酒,單漬 虎掌 蓄根 羊桃入酒 麻勃 苦瓠 瓜蒂 陟釐 狼跋子入酒 雲實 槐子入酒 地膚子 蛇床子入酒 青葙子 茺蔚子 王不留行 菥蓂子 菟絲子入酒

  右草木之類四十八種。

  蜂子 蜜蠟 白馬莖 狗陰 雀卵 雞子 雄鵲 伏翼 鼠婦 樗雞 螢火 蠮螉蠮舊作□ 僵蠶 蜈蚣 蜥蜴 斑貓 芫青 亭長 蛇膽 虻蟲 蜚蠊 螻蛄 馬刀 赭魁 蝦蟆 猬皮 生鼠 生龜入酒 蝸牛 諸烏獸入酒 蟲魚膏骨髓膽血屎溺

  右蟲獸之類二十九種。

  古秤唯有銖兩,而無分名。今則以十黍為一銖,六銖為一分,四分為一兩,十六兩為一斤,此則神農之稱也。吳人以二兩為一兩,隋人以三兩為一兩。今依四分為一兩稱為定。方家凡云等分者,皆是丸散,隨病輕重,所須多少,無定銖兩,三種五種皆悉分兩伺等耳。凡丸散云若干分兩者,是品諸藥宜多宜少之分兩,非必止於若干之分兩也。假令日服三方寸匕,須瘥止,是三五兩藥耳。凡散藥有云刀圭者,十分方寸匕之一,準如梧桐子大也。方寸匕者,作匕正方一寸,抄散,取不落為度。錢匕者,以大錢上全抄之。若云半錢匕者,則是一錢抄取一邊爾,并用五銖錢也。錢五匕者,今五銖錢邊五字者以抄之,亦令不落為度。一撮者,四刀圭也。十撮為一勺,兩勺為一合。以藥升分之者,謂藥有虛實輕重,不得用斤兩,則以升平之。藥升方作上徑一寸,下徑六分,深八分,內散藥勿按抑之,正爾微動,令平調耳。令人分藥,不復用此。

  凡丸藥,有云如細麻大者,即胡麻也,不必扁扁,但令較略大小相稱爾。如黍粟者亦然,以十六黍為一大豆也。如麻子者,即今大麻子,準三細麻也。如胡豆者,今青斑豆也,以二大麻子準之。如小豆者,今赤小豆也,粒有大小,以三大麻子準之。如大豆者,以二小豆準之。如梧桐子者,以二大豆準之。一方寸匕散,以蜜和得如梧桐子十丸為定。如彈丸及鷄子黃者,以十梧桐子準之。

  凡方云巴豆若干枚者,粒有大小,當先去心皮,乃秤之,以一分準十六枚。附子、烏頭若干枚者,去皮畢,以半兩準一枚。枳實若干枚者,去穰畢,以一分準二枚。橘皮一分準三枚。棗有大小,以三枚準一兩。云乾薑一累者,以半兩為正。本草云一兩為正。

  凡方云半夏一升者,洗畢秤,五兩為正。椒一升,三兩為正。吳茱萸一升,五兩為正。菟絲子一升,九兩為正。菴子一升,四兩為正。蛇床子一升,三兩半為正。地膚子一升,四兩為正。此其不同也。云某子一升者,其子各有虛實,輕重不可通以秤準,皆取平升為正。

  凡方云桂一尺者,削去皮畢,重半兩為正。甘草一尺者,重二兩為正。云某草一束者,重三兩為正。一把者,重二兩為正。

  凡云蜜一斤者,有七合。猪膏一斤者,一升二合。

  凡湯酒膏藥,舊方皆云□咀者,謂秤畢,搗之如大豆,又使吹去細末。此於事殊不允當,藥有易碎難碎,多末少末,秤兩則不復均平。今皆細切之,較略令如□咀者,乃得無末,而片粒調和也。

  凡云末之者,謂搗篩如法也。

  凡丸散,先細切,曝燥,乃搗之。有各搗者,有合搗者,并隨方所言。其潤濕藥,如天門冬、乾地黃輩,皆先切,曝乾,獨搗令偏碎,更出細擘,曝乾。若值陰雨,可微火烘之,既燥,小停冷,乃搗之。

  凡濕藥,燥皆大耗,當先增分兩,須得屑乃秤之為正,其湯酒中不須如此。

  凡篩丸藥,用重密絹,令細,於蜜丸即易熟。若篩散,草藥用輕疏絹,於酒中服即不泥。其石藥亦用細絹篩,令如丸藥者。

  凡篩丸散藥畢,皆更合於臼中,以杵搗之數百過,視其色理和同為佳。

  凡煮湯,當取井花水,極令凈潔,升斗分量勿使多少,煮之調和,候火用心,一如煉法。

  凡煮湯,用微火令小沸,其水數依方多少,大略二十兩藥用水一斗,煮取四升,以此為率。皆絞去滓,而後酌量也。然則利湯欲生,少水而多取汁者,為病須快利,所以少水而多取汁;補湯欲熟,多水而少取汁者,為病須補益,是以多水而少取汁。好詳視之,不得令水多少。湯熟,用新布兩人以尺木絞之,澄去垽濁。分再服、三服者,第二、第三服以紙覆令密,勿令泄氣。欲服以銅器於熱湯上暖之,勿令器中有水氣。

  凡漬藥酒,皆須切細,生絹袋盛之,乃入酒,密封,隨寒暑日數,視其濃烈,使#12可灑出,不必待至酒盡也。滓可曝燥,微搗,更漬飲之,亦可散服。

  凡建中、腎瀝諸補湯滓,合兩劑加水煮竭飲之,亦敵一劑新藥,貧人當依此用,皆應先曝令燥也。

  凡合膏,先以苦酒漬,令淹浹,不用多汁,密覆勿泄。云眸時者,周時也,從今旦至明旦。亦有止一宿。煮膏當三上三下,以泄其熱勢,令藥味得出,上之,使匝匝沸,乃下之,取沸靜良久乃止,寧欲小生。其中有薤白者,以兩頭微熬黃為候。有白芷、附子者,亦令小黃色為度。猪肪皆勿令經水,臘月者彌佳。絞膏亦以新布絞之。若是可服之膏,膏滓亦堪酒煮飲之,可摩之膏,膏滓則宜以傅病上。此蓋欲兼盡其藥力故也。

  凡膏中有雄黃、朱砂輩,皆別搗,細研如麵,須絞膏畢乃投中,以物疾攪,至於凝強,勿使沉聚在下不#13調也。有水銀者,於凝膏中研令消散,胡粉亦爾。

  凡搗藥法,燒香,灑掃凈潔,不得雜語喧呼,當使童子搗之,務令細熟,杵數可至千萬杵,過多為佳。

  凡合腎氣、薯蕷及諸大補五石、大麝香丸、金牙散、大酒煎膏等,合時、煎時,并不令婦人、小兒、產母、喪孝、痼疾、六根不具足人,及雞、犬、六畜等見之,大忌,切宜慎之。其續命湯、麻黃等諸小湯,不在禁忌之限。比來田野下里家,因市得藥,隨便市上顧人搗合,非止諸不如法,至於石斛、菟絲子等難搗之藥,費人功力,賃作搗者,隱主悉盜棄之。又為塵埃穢氣入藥中,羅篩粗惡,隨風飄揚,眾口嘗之,眾鼻嗅之,藥之精氣,一切都盡,與朽木不殊。又復服餌,不能盡如法,服盡之後,反加虛損,遂謗醫者處方不效。夫如此者,非醫之咎,自緣發意甚誤,宜熟思之。

  論服餌第八

  若用毒藥治病,先起如黍粟,病去即止,不去倍之,不去十之,取去為度。病在胸膈已上者,先食而後服藥;病在心腹已下者,先服藥而後食;病在四肢血脈者,宜空腹而在旦;病在骨髓者,宜飽滿而在夜。

  凡服丸散,不云酒、水飲者,本方如此,是可通用也。

  凡服利湯,欲得侵早。凡服湯,欲得稍熱服之,即易消下不吐,若冷則吐嘔不下,若太熱即破人咽喉,務在用意。湯必須澄清,若濁令人心悶不解。中間相去如步行十里久再服,若太促數,前湯未消,後湯來衝,必當吐逆,仍問病者腹中藥消散,乃可進服。

  凡服湯法,大約皆分為三服,取三升,然後乘病人穀氣強進一服,最須多,次一服漸少,後一服最須少。如此即甚安穩。所以病人於後氣力漸微,故湯須漸少。

  凡服補湯,欲得服三升半,晝三夜一,中間間食,則湯氣溉灌百脈,易得藥力。

  凡服湯不得太緩太急也,又須左右仰覆臥各一,食頃即湯勢遍行腹中,又於室中行,皆可一百步許,一日勿出外,即大益。

  凡服湯三日,常忌酒,緣湯忌酒故也。

  凡服治風湯,第一服厚覆取汗,若得汗即須薄覆,勿令大汗,中間亦須間食,不爾令人無力,更益虛贏。

  凡丸藥,皆如梧桐子大,補者十丸為始,從一服漸加,不過四十丸,過亦損人。云一日三度服,欲得引日,多時不闕,藥氣漸漬,熏蒸五臟,積久為佳,不必頓服,早盡為善,徒棄名藥,獲益甚少。

  凡人四十己下有病,可服瀉藥,不甚須服補藥。必若有所損,不在此限。四十已上,則不可服瀉藥,須服補藥。五十已上,四時勿闕補藥,如此乃可延年,得養生之術耳。其方備在第二十七卷中。《素問》曰:實即瀉之,虛即補之,不虛不實,以經調之。此其大略也。凡有臟腑積聚,無問少長,須瀉則瀉。凡有虛損,無問少長,須補即補。以意量度而用之。

  凡服痔漏疳□等藥,皆慎猪、鷄、魚、油等味,至瘥。

  凡服瀉藥,不過以利為度,慎勿過多,令人下利無度,大損人也。

  凡諸惡瘡,瘥後皆百日慎口味,不爾,而瘡即發也。

  凡服酒藥,欲得使酒氣相接,無得斷絕,絕則不得藥力,多少皆以知為度。不可令至醉及吐,則大損人也。

  凡服藥,皆斷生冷、酢滑、猪、犬、鷄、魚、油、麵、蒜及果實等。其大補丸散,切忌陳臭宿滯之物。有空青忌食生血物,天門冬忌鯉魚,白木忌桃李及雀肉、葫荽、大蒜、青魚、酢等物,地黃忌蕪荑,甘草忌菘菜、海藻,細辛忌生菜,菟絲子忌兔肉,牛膝忌牛肉,黃連、桔梗忌猪肉,牡丹忌葫萎,藜蘆忌狸肉,半夏、菖蒲忌飴糖及羊肉,恆山、桂心忌生葱、生菜,商陸忌犬肉,茯苓忌醋物,柏子仁忌濕麵,巴豆忌蘆笋羹及猪肉,鱉甲忌莧菜。

  凡服藥,忌見死尸及產婦穢污觸之,兼及忿怒憂勞。

  凡餌湯藥,其粥食肉菜皆須大熟,熟即易消,與藥相宜,若生則難消,復損藥力。仍須少食菜及硬物,於藥為佳。亦少進鹽、醋乃善。亦不得苦心用力,及房室喜怒。是以治病用藥力,惟在食治將息得力,太半於藥有益,所以病者務在將息節慎,節慎之至,可以長生,豈惟愈病而已。

  凡服瀉湯及諸丸散酒等,至食時須食者,皆先與一口冷醋飲#14,須臾乃進食為佳。

  凡人忽遇風,發身心頓惡,或不能言,有如此者,當服大、小續命湯,及西州續命、排風、越婢等湯,於無風處密室之中,日夜四五服,勿計劑數多少,亦勿慮虛,常使頭面、手足、腹背汗出不絕為佳。服湯之時,湯消即食粥,粥消即服湯,亦少與羊肉臛將補。若風大重者,相續五日五夜服湯不絕,即二日停湯,以羹臛自補,將息四體。若小瘥即當停藥,漸漸將息。如其不瘥,當更#15服湯攻之,以瘥為度。

  凡患風服湯,非得大汗,其風不去,所以諸風方中皆有麻黃,至如西州續命即用八兩,越婢六兩,大、小續命或用一兩、三兩、四兩,故知非汗不瘥。所以治風非密室不得輒服湯藥,徒自誤耳,惟更加增,未見損減矣。

  凡人五十已上大虛者,服三石更生,慎勿用五石也。四時常以平旦服一二升,暖飲,終身勿絕,及一時勿食蒜、油、魚、猪、牛、馬、鷄、鵝、鴨等肉,即無病矣。

  論藥藏第九

  存不忘亡,安不忘危,大聖之至教。救民之瘼,恤民之隱,賢人之用心。所以神農鳩集百藥,黃帝纂錄《針經》,皆備預之常道也。且人療,多起倉卒,不與人期,一朝嬰已,豈遑知。想諸好事者,可貯藥藏用,以備不,所謂起心雖微,所救惟廣。見諸世祿之家,有善養馬者,尚貯馬藥數十斤,不見養身者有蓄人藥一錙銖,以此類之,極可愧矣。貴畜而賤身,誠可羞矣。傷人乎不問馬,此言安用哉?至如人或有公私使命,行邁邊隅,地既不毛,藥物焉出,忽逢瘴癘,素不資貯,無以救療,遂拱手待斃,以致夭歿者,斯為自致,豈是枉橫。何者?既不能深心以自衛,一朝至此,何嘆惜之晚哉。故置藥藏法,以防危殆云爾。

  石藥、灰土藥、水藥、根藥、莖藥、葉藥、花藥、皮藥、子藥、五穀、五果、五菜,諸獸齒牙、骨角、蹄甲、皮毛、尿屎等藥,酥髓、乳酪、醍醐、石蜜、沙糖、飴糖、酒醋、膠麵、蘖豉等藥。

  右件藥,依時收採以貯藏之。蟲蠶之藥不收採也。

  秤、斗、升、合、鐵臼、木臼、絹羅、紗羅、馬尾羅、刀砧、玉槌、瓷鉢、大小銅姚、鐺釜、銅鐵匙等。

  右合藥所須,極當預備。

  凡藥皆不欲數數曬曝,多見風日,氣力即薄歇,宜熟知之。

  諸藥未即用者,候天大晴時,於烈日中曝之,令大乾,以新瓦器貯之,泥頭密封。須用開取,即急封之,勿令中風濕之氣,雖經年亦如新也。其丸散以瓷器貯,密蠟封之,勿令泄氣,則三十年不壞。諸杏仁及子等藥,瓦器貯之,則鼠不能得之也。凡貯藥法,皆須去地三四尺,則土濕之氣不中也。

  孫真人備急千金要方卷之一竟

  #1醫學諸論:此四字原缺,據目錄補。

  #2千:影宋刻本作『干』。

  #3知:原作『之』,據影宋刻本改。

  #4百一病生:原作『百病一生』,據影宋刻本改。

  #5吐:影宋刻本『吐』上有『欲』字。

  #6者:原作『老』,據影宋刻本改。

  #7治病:此二字原脫,據影宋刻本補。

  #8枝:影宋刻本作『脂』 。

  #9丸:原作『也』,據影宋刻本改。

  #10 得:原脫,據影宋刻本補。

  #11酒:影宋刻本作『湯』。

  #12使.□ 影宋刻本作『便』。

  #13不:原作『勿』,據影宋刻本改。

  #14飲:影宋刻本作『飯』 。

  #15更:原脫,據影宋刻本補。

  孫真人備急千金要方凡例

  《千金方》舊有例數十條,散在諸篇。凡用一法,皆宜遍知之,雖素熟其書者,臨事尚慮有所遺失,況倉卒遘疾,按證為治、不能無未達之惑。及新加撰次,不可無法。今撮集舊凡,并新校之意,為例一篇,次於今序之末,庶後之施用者無凝滯焉。

  凡和劑之法,有斤、兩、升、合、尺、寸之數,合湯藥者,不可不知。按吳有復秤、單秤,隋有大升、小升,此制雖復紛紜,正惟求之太深,不知其要耳。陶隱居撰《本草序錄》,一用累黍之法,神農舊秤為定,孫思邈從而用之。孫氏生於隋末,終於唐永淳中,蓋見《隋志》、《唐令》之法矣。則今之此書,當用三兩為一兩、三升為一升之制。世之妄者,乃謂古今之人大小有異,所以古人服藥劑多。無稽之言,莫此為甚。今之用藥,定以三兩為今一兩,三升為今一升,方中雖時復有用尺寸處,舊例已有準折斤兩法,今則不復重述也。

  凡古方治疾,全用湯法,百千之中,未有一用散者。今世醫工,湯散未辨,宜其多說異端,承疑傳謬。按湯□咀為各切如麻豆,散法治篩為治擇搗篩。卒病賊邪,須湯以蕩滌;長病痛疾,須散以漸漬。此古人用湯液、煮散之意也。後世醫工,惟務力省,一切為散,遂忘湯法,傳用既久,不知其非。一旦用湯,妄生疑訝,殊不知前世用#1湯,藥劑雖大,而日飲不過三數服,而且方用專一。今人治病,劑料雖薄而數藥競進,每藥數服。以古較今,豈不今反多乎?又昔人長將藥者,多作煮散法,蓋取其積日之功。故每用一方寸匕為一服,多不過三方寸匕,然而須以帛裹,煮時微微振動。是古人之意,豈須欲多服藥哉。又服丸之法,大率如梧子者二十丸,多不過三十、四十丸。及服散者,少則刀圭錢五匕,多則方寸而已。豈服湯特多,煮散、丸散則少乎?是知世人既不知斤、兩、升、合之制,又不知湯液、煮散之法。今從舊例,率定以藥二十古兩,水一小斗,煮取今一升五合,去滓蜇,分三服。自餘利湯欲少水而多取數,補湯欲多水而少取數,各依方下別法。

  凡古經方用藥,所有熬煉節度皆腳注之。今方則不然,撮合諸家之法而為合和一篇,更不於方下各注。各注則徒煩而不備,集出則詳審而不煩。凡合和者,於第一卷檢之。常用烏頭,止言炮裂,此物大毒,難循舊制,當依治歷節防己湯云:凡用烏頭,皆去皮、熬令黑,乃堪用,不然至毒人,特宜慎之。又桂本畏火,所不可近,若婦人妊娠,又慮動胎,當依《惡阻篇》狹苓丸方云:妊娠忌桂,故熬後用之。又方中用大黃者,當依治癱疽地黃丸方云:薄切,五升米下蒸熟,曝乾用之。

  凡諸方用藥,多出《神農本經》。但古今不同,詳略或異,施於達者,不假縷陳,與眾共之,事須詮詔。古文從簡,則茱萸渾於山、昊,門冬隱於天、麥,椒不判於秦、蜀,刑罔分於牡、蔓。今則檢從本草,各以一二而詳之。又近世用藥,相承其謬,若不辨正,為損滋多。求真珠者,罕知朱砂之為末,多以水銀朱充用;擇通草者,鮮知木通之別號,皆以通脫木為名;以杜薔而當細辛,用黃耆而得苜蓿;白羨華,羨華之偽,以刺者為良;青木香,木香之佳,以土者為惡;桂心蓋取其枝中之肉,狗脊何尚乎金色之毛;山梔子、梔子本為一物,訶黎勒、訶子元無二條;檳榔、大腹,古昔用之無別;根實、根殼,後世曲生異端;蚱蟬以聲而命名,用啞者則顯知其謬;胡麻以國而為號,以烏者正得其真;天南星、虎掌名異而實同,茵陳蒿、茵蔭名同而實異。斯實藥家之消息,為醫者可不留心。又如白木一物,古書惟只言木,近代醫家咸以木為蒼木,今則加以『白』字,庶乎臨用無惑矣。

  凡諸方中用藥,問復有不出本草舊經者,咸名醫垂記,或累世傳良,或博聞有驗,或自用得力,故孫氏不得而棄之,傳之方來,豈小補哉。

  凡古名賢治病,多用生命以濟災急。雖日賤畜貴人,至於愛命,人畜一也。損彼益己,物情同患,瓦於人乎?夫殺生求生,去生更遠。今之此方,所以不用生命物為藥也。其虻蟲、水蛭輩,市有先死者,可市而用之,不在此例。又云用鸚子者,皆取先破者用之,完者無力。

  凡古今病名,率多不同。緩急尋檢,常致疑阻,若不判別,何以示眾?且如世人呼陰毒傷寒最為劇病,嘗深摭其由,然口稱陰毒之名,意指少陰之證,病實陰易.之候。命一疾而涉三病,以此為治豈不遠。而殊不知陰毒、少陰、陰易自是三候,為治全別。古有方證,其說甚明,今而混淆,害人最急。又如腸風、臟毒、咳逆、慢驚,遍稽方論,無此名稱。深窮其狀,腸風乃腸痔下血,臟毒乃痢之蠱毒,咳逆者喊逆之名,慢驚者陰痛之病。若不知古知今,何以為人司命。加以古之經方,言多雅奧,以利為滯下,以蹙為腳氣,以淋為癮,以實為秘,以天行為傷寒,以白虎為歷節,以膈氣為膏肓,以喘嗽為咳逆,以強直為痙,以不語為癒,以緩縱為痱,以怔忪為悸,以痰為飲,以黃為瘴,諸如此類#3,可不討論。而況病有數候相頻,二病同名者哉。宜其視傷寒、中風、熱病、溫疫,通曰傷寒,膚脹、鼓脹、腸覃、石痕,率為水氣。療中風專用乎痰藥,指滯下或以為勞疾,伏梁不辨乎風根,中風不分乎時疾。此今天下醫者之公患也,是以別白而言之。

  凡方後舊有禁忌法,或有或無,或詳或略,全無類例,今則集諸藥反、惡、畏、忌及諸雜忌為一篇,凡服餌者,於第一卷檢之。

  凡下丸散不云酒、水、飲者,本方如此,而別說用酒、水、飲,則是可通用三物服也。

  凡諸方論,咸出前古諸家及唐代名醫,加減為用而各有效。今則遍尋諸家,有增損不同者,各顯注於方下,庶後人用之,左右逢其源也。  

  凡諸卷有一篇治數病者,今則各以類次,仍於卷首目下注云:某病附焉。

  凡諸方與篇題各不相符者,卒急之際,難於尋檢,今則改其詮次,庶幾歷然易曉。

  凡諸方有一方數篇重出,主治不殊者黠則去之;各有治療者,則云方見某卷某篇。

  凡諸篇類例之體,則論居首;脈次之,大方在前,單方次之,針灸法處末焉。緩急檢尋,繁而不雜也。

  婦人卷中有虛損一篇、補益一篇,事涉相類,詳而察之,亦自有條,諸丸大方皆在補益,諸湯與煎盡屬虛損。又頭面篇中備載風眩之治,小腸腑卷重出風眩一門,求之類例,不當復出。蓋前篇雜疏諸家之法,廣記而備言之;後篇特記徐嗣伯十方,欲後人知所適從耳。

  凡婦人之病,比之男子十倍難治,所以別立方也。若是四時節氣為病,虛實玲熱為患者,故與丈夫同也。其雜病與丈夫同者,散在諸卷。

  凡小兒之病,與大人不殊,惟用藥有多少為異。其驚痛、客性、解頗、不行等八九篇合為一卷,自餘下利等方,并散在諸篇中,可披而得也。

  凡針灸孔穴,已具《明堂篇》中,其逐篇諸穴,多有不與《明堂》同者,及《明堂》中所無者,亦廣記當時所傳得效者耳,故不必盡同舊經也。

  凡諸卷中用字,文多假借,如乾字作干、屎字作矢、銳字作兌,其類非一,今則各仍舊文,更不普加改定,亦從古之意也。

  凡諸方論,今各檢見所從來及所流派,比欲各加題別,竊為非醫家之急,今但按文校定,其諸書之名,則隱而不出,以成一家之美焉。

  #1用:原脫,據影宋刻本補。

  #2易:原作『陽」,據影宋刻本改。下『陰易」仿此。

  #3類:原作『論」,據影宋刻本改。

  孫真人備急千金要方卷二

  宋朝奉郎守太常少卿充秘閣校理林億等校正

  婦人方

  求子第一論 方 灸法 轉女為男法

  論曰:夫婦人之別有方者,以其胎妊、生產、崩傷之異故也。是以婦人之病,比之男子十倍難療。經言:婦人者,眾陰所集,常與濕居。十四已上,陰氣浮溢,百想經心,內傷五臟,外損姿顏,月水去留,前後交互,瘀血停凝,中道斷絕,其中傷墮,不可具論。生熟二臟,虛實交錯,惡血內漏,氣脈損竭。或飲食無度,損傷非一;或瘡痍末愈,便合陰陽;或便利於懸厠之上,風從下入,便成十二痼疾,所以婦人別立方也。若是四時節氣為病,虛實冷熱為患者,故與丈夫同也。惟懷胎妊而挾病者,避其毒藥耳。其雜病與丈夫同,則散在諸卷中,可得而知也。然而女人嗜慾多於丈夫,感病倍於男子,加以慈戀愛憎、嫉妒憂恚,染著堅牢,情不自抑,所以為病根深,療之難瘥。故養生之家,特須教子女學習此三卷婦人方,令其精曉,即於倉卒之秋,何憂畏也?夫四德者,女子立身之樞機;產育者,婦人性命之長務。若不通明於此,則何以免於夭枉者哉。故傅母之徒,亦不可不學,常宜繕寫一本,懷挾隨身,以防不虞也。

  論曰:人之情性,皆願賢己而疾不及人;至於學問,則隨情逐物,墮於事業,詎肯專一推求至理,莫不虛棄光陰,沒齒無益。夫婚姻養育者,人倫之本,王化之基,聖人設教,備論厥旨,後生莫能精曉,臨事之日,惛爾若愚,是則徒願賢己而疾不及人之謬也。所實不達賢己之趣,而妄徇虛聲,以終無用。今具述求子之法,以貽後嗣,同志之士,或可覽焉。

  論曰:夫欲求子者,當先知夫妻本命,五行相生,及與德合,并本命不究在子休廢死墓中者,則求子必得;若其本命五行相剋,及與刑殺衝破,并在子休廢死墓中者,則求子了不可得,慎無措意。縱或得者,於後終亦累人。若其相生,并遇福德者,仍須依法如方,避諸禁忌,則所誕兒子盡善盡美,難以具陳。禁忌法、受胎時日、推王相、貴宿日法,在二十七卷中。

  論曰:凡人無子,當為夫妻俱有五勞七傷、虛贏百病所致,故有絕嗣之患。夫治之之法,男服七子散,女服紫石門冬圓,及坐藥、蕩胞湯,無不有子也。

  七子散,治丈夫風虛目暗,精氣衰少,無子,補不足方:

  五味子 鍾乳粉 牡荊子 菟絲子 車前子 菥蓂子 石斛 乾地黃 薯蕷 杜仲 鹿茸 遠志各八銖 附子 蛇床子 芎藭各六銖 山茱萸 天雄 人參 茯苓 黃耆 牛膝各五銖#1 桂心十銖 蓯蓉十一銖 巴戟天十二銖

  右二十四味,治下篩,酒服方寸匕,日二,不知增至二匕,以知為度。禁如藥法。不能酒者,蜜和圓服亦得。一方加覆盆子八銖。求子法,一依後房中篇。

  朴消蕩胞湯,治婦人立身已來全不產,及斷緒久不產三十年者方:

  朴消 牡丹 當歸 大黃 桃仁生用,各三銖 細辛 厚朴 桔梗 人參 赤芍藥 茯苓 桂心 甘草 牛膝 橘皮各二銖#2 附子六銖 虻蟲 水蛭各十枚

  右十八味,□咀,以清酒五升、水五升合煮,取三升,分四服,日三夜一,每服相去三時,更服如常。覆被取少汗,汗不出,冬日著火籠之,必下積血及冷赤膿如赤小豆汁,本為婦人子宮內有此惡物使然。或天陰臍下痛,或月水不調,為有冷血,不受胎。若斟酌下盡,氣力弱,大困,不堪更服,亦可二三服即止。如大悶不堪,可食酢飯冷漿,一口即止。然恐去惡物不盡,不大得藥力,若能忍服盡,大好。一日後,仍著導藥。《千金翼方》不用桔梗、甘草。

  治全不產及斷緒,服前朴消湯後,著坐導藥方:

  皂莢 山茱萸《千金翼》作苦瓠 當歸各一兩 細辛 五味子 乾薑各二兩 大黃 礬石 戎鹽 蜀椒各半兩

  右十味,為末,以絹袋盛,大如指,長三寸,盛藥令滿,內婦人陰中,坐臥任意,勿行走急,小便時去之,更安新者。一日一度。必下青黃冷汁,汁盡即止,可幸御,自有子。若未見病出,亦可至十日安之。一本別有葶藶、砒霜各半兩。此藥為服朴消湯,恐去冷惡物出不盡,以導藥下之。值天陰冷不疼,不須著導藥。亦有著鹽為導藥者,然不如此藥。其服朴消湯後,即安導藥,經一日外,服紫石門冬丸。

  紫石門冬圓,治全不產及斷緒方:

  紫石英 天門冬各三兩 當歸 芎藭 紫葳 卷柏 桂心 烏頭 乾地黃 牡蒙《千金翼》作牡荊,《外臺》作牡蒙 禹餘根 石斛 辛夷各二兩 人參 桑寄生 續斷 細辛 厚朴 乾薑 食茱萸 牡丹 牛膝各三十銖#3 柏子仁一兩 薯蕷 烏賊骨 甘草各一兩半

  右二十六味,為末,蜜和丸如梧桐子大。酒服十丸,日三,漸增至三十丸,以腹中熱為度。不禁房室,夫行不在不可服,禁如藥法。比來服者,不至盡劑即有娠。

  白薇圓,主令婦九有子方:

  白薇 細辛 防風 人參 秦椒 白斂一雲白芷 桂心 牛膝 秦艽 蕪荑 沙參 芍藥 五味子 白僵蠶 牡丹 蠐螬各一兩 乾漆 柏子仁 乾薑 卷柏 附子 芎藭各三十銖#4 桃仁 紫石英各一兩半 鍾乳 乾地黃 白石英各二兩#5 鼠婦半兩 水蛭 虻蟲各十五枚 吳茱萸十八銖 麻布叩複頭一尺,燒

  右三十二味,為末,蜜和丸,如梧桐子大。酒服十五丸,日再,稍加至三十丸,當有所去,小覺有異即停服。

  又方,治久無子或斷緒,上熱下冷,百病皆治之方:

  白薇 乾地黃 乾薑 車前子 蜀椒各十八銖 紫石英 藳本 石膏 菴子 卷柏各三十銖#6 澤蘭 赤石脂 白龍骨 遠志 麥門冬 茯苓 太乙餘糧各二兩 當歸 芎藭 蛇床子各一兩 白芷 覆盆子 桃仁#7  人參各一兩半 桂心 蒲黃各二兩半 細辛三兩 橘皮半兩

  右二十八味,為末,蜜和丸如梧子大。酒服十五丸,日再,漸增,以知為度,亦可至五十丸。慎猪、鷄、生冷、酢滑、魚、蒜、驢、馬、牛肉等。覺有娠即停。三月正擇食時,可食牛肝及心,至四月、五月不須,但不可故殺,令子短壽,遇得者大良。

  金城太守白薇圓,治月水不利、閉塞,絕產十八年,服此藥二十八日有子,方:

  白薇 細辛各三+銖 人參 杜蘅《古今錄驗》用牡蠣 牡蒙 厚朴 半夏 白僵蠶 當歸 紫苑各十八銖 牛膝 沙參 乾薑 秦艽各半兩 蜀椒 附子 防風各一兩半

  右十七味,為末,蜜和丸如梧子大。先食服三丸,不知,稍增至四五丸。此藥不可長服,覺有娠即止,用之大驗。《崔氏》有桔梗、丹參十八銖。

  論曰:古者求子,多用慶雲散、承澤圓,今代人絕不用此,雖未試驗,其法可重,故述之。

  慶雲散,治丈夫陽氣不足,不能施化,施化無成方:

  覆盆子 五味子各一升 菟絲子二升 天雄一兩 石斛 白木各三兩 桑寄生四兩 天門冬九兩 紫石英二兩

  右九味,治下篩。酒服方寸匕,先食服,日三。素不耐冷者,去寄生,加細辛四兩;陽氣不少而無子者,去石斛,加檳榔十五枚。

  承澤圓,治婦人下焦三十六疾,不孕絕產方:

  梅核仁 辛夷各一升 葛上亭長七枚 溲疏三兩#8  藳本一兩 澤蘭子五合

  右六味,為末,蜜和丸如大豆。先食服二丸,日三,不知稍增。若腹中無堅癖積聚者,去亭長,加通草一兩;惡甘者#9,和藥先以苦酒搜散,乃納少蜜和為丸。

  大黃圓,治帶下百病,無子,服藥十日下血,二十日下長蟲及青#10黃汁,三十日病除,五十日肥白方:

  大黃破如米豆,熬令黑 柴胡 朴消 乾薑各一升 芎藭五兩 蜀椒二兩 茯苓如鷄子大一枚

  右七味,為末,蜜和丸,如梧桐子大。先食服七丸,米飲下,加至十丸,以知為度,五日微下。

  吉祥圓,治女人積年不孕方:

  天麻 柳絮 牡丹 茯苓 乾地黃 桂心各一兩 五味子 桃花 白术 芍藭各二兩 覆盆子一斗#11 桃仁一百枚 菟絲子 楮實子各一升

  右十四味,為末,蜜和丸,如豆大。每服空心,飲黃#12酒下五丸,日中一服,晚一服。

  消石大黃圓,治十二瘕癖,及婦人帶下,絕產無子,并服寒食藥而腹中有癖者,當先服大丸下之,乃服寒食藥。大丸不下水穀,但下病耳,不至令人虛極。方見第十一卷中。

  秦椒圓,治婦人絕產,生來未產,蕩滌腑臟,使玉門受子精方#13:

  秦椒 天雄各十八銖 玄參 人參 白斂 鼠婦 白芷 黃耆 桔梗 露蜂房 白僵蠶 桃仁 蠐螬 白薇 細辛 蕪荑各一兩 牡蒙 沙參 防風 甘草 牡丹皮 牛膝 卷柏 五味子 芍藥 桂心 大黃 石斛 白木各三+銖#14 柏子仁 茯苓 當歸 乾薑各一兩半 澤蘭 乾地黃 芎藭各一兩十八銖 乾漆 白石英 紫石英 附子各二兩 鍾乳二兩半 水蛭七十枚 虻蟲一百枚 麻布叩複頭七尺#15,燒

  右四十四味,為末,蜜丸如梧子大。酒服十丸,日再,稍加至二十丸。若有所去如豆汁、鼻涕,此是病出。覺有異即停。

  灸法:

  婦人絕子,灸然谷五十壯,在內踝前直下一寸。

  婦人絕嗣不生,胞門閉塞,灸關元三十壯,報之。

  婦人妊子不成,若墮落,腹痛,漏見赤,灸胞門五十壯,在關元左邊二寸是也,右邊二寸名子戶。

  婦人絕嗣不生,灸氣門穴,在關元傍三寸,各百壯。

  婦人子臟閉塞,不受精,疼,灸胞門五十壯。

  婦人絕嗣不生,漏赤白,灸泉門十壯,三報,穴在橫骨當陰上際。

  論曰:陰陽調和,二氣相感,陽施陰化,是以有娠,而三陰所會則多生女。但妊娠二月名曰始膏,精氣成於胞裹。至於三月名曰始胎,血脈不流,象形而變,未有定儀,見物而化。是時男女未分,故未滿三月者,可服藥、方術轉之,令生男也。

  丹參圓,治婦人始覺有娠,養胎并轉女為男方:

  丹參 續斷 芍藥 白膠 白术 柏子仁 甘草各二兩 人參 芎藭 乾薑各三+銖 吳茱萸 橘皮 當歸各一兩+八銖 白芷 冠纓燒灰,各一兩乾地黃一兩半 蕪荑十八銖 犬卵一具,乾 東門上雄鷄頭一枚

  右十九味,為末,蜜和丸如梧子大,酒服十丸,日再,稍加至二十丸。

  又方:

  取原蠶屎一作矢一枚,井花水服之,日三。

  又方:

  取弓弩弦一枚,絳囊盛,帶婦人左臂。一法以擊腰下,滿百日去之。

  又方:取雄黃一兩,絳囊盛,帶之。要女者,帶雌黃。

  又方:以斧一柄,於產婦臥床下置之,仍擊刃向下,勿令人知。如不信者,待雞抱卵時,依此置於窠下,一窠兒子盡為雄也。

  妊娠惡阻第二論 方 法

  論曰:何以知婦人妊娠?脈平而虛者,乳子法也。經云:陰搏陽別,謂之有子。此是血氣和調,陽施陰化也。診其手少陰脈動甚者,妊子也。少陰,心脈也,心主血脈。又腎名胞門、子戶?尺屯,腎脈也。尺中之脈按之不絕,法妊娠也。三部脈沉浮正等,按之無絕者,有娠也。

  妊娠初時,寸微小,呼吸五至,三月而尺數也。妊娠四月欲知男女者,左疾為男,右疾為女;左右俱疾,為產二子。又法,左手沉實為男,右手浮大為女;左右手俱沉實,猥生二男;俱浮大,猥生二女。尺脈若左偏、大為男,右偏大為女;左右俱大,產二子。大者,如實狀。又法,左手尺中浮大者男;右手尺中沉細者女;若來而斷絕者,月水不利。又法,左右尺俱浮為產二男,不然女作男生;俱沉為產二女,不爾男作女生。又法,得太陰脈為男,得太陽脈為女;太陰脈沉,太陽脈浮。又,遣妊娠人面南行,還復呼之,左迴首者是男,右迴首者是女。又,看上圊時,夫從後急呼之,左迴首是男,右迴首是女。又,婦人妊娠,其夫左乳房有核是男,右乳房有核是女。

  妊娠欲知將產者,懷妊離經其脈浮,設腹痛引腰脊為今出也。但離經者,不病也。又法,欲生,其脈離經,夜半覺痛,日中則生也。

  論曰:凡婦人虛贏,血氣不足,腎氣又弱,或當風飲冷太過,心下有淡水者,欲有胎而喜病阻。所謂欲有胎者,其人月水尚來,顏色、肌膚如常,但苦沉重憤悶,不欲食飲,又不知其患所在,脈理順時平和,則是欲有妊也。如此經二月日後,便覺不通,則結胎也。阻病者,患心中憤憤,頭重眼眩,四肢沉重懈惰,不欲執作,惡聞食氣,欲啖鹹酸果實,多臥少起,世謂惡食。其至三四月日已上,皆大劇吐逆,不能自勝舉也。此由經血既閉,水漬於臟,臟氣不宣通,故心煩憤悶,氣逆而嘔吐也。血脈不通,經絡否澀,則四肢沉重,挾風則頭目眩也。覺如此候者,便宜服半夏茯苓湯數劑,後將茯苓丸,淡水消除,便欲食也。既得食力,體強氣盛,力足養胎,母便健矣。古今治阻病方有十數首,不問虛實、冷熱、長少,殆死者,活於此方。

  半夏茯苓湯,治妊娠阻病,心中憤悶,空煩吐逆,惡聞食氣,頭眩體重,四肢百節疼煩沉重,多臥少起,惡寒汗出,疲極黃瘦方:

  半夏 生薑各三+銖 乾地黃 茯苓各十八銖 橘皮 旋復花 細辛 人參 芍藥 芎藭 桔梗 甘草各十二銖

  右十二味,□咀,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分三服。若病阻積月日不得治,及服藥冷熱失候,病變客熱煩渴,口生瘡者,去橘皮、細辛,加前胡、知母各十二銖;若變冷下痢者,去乾地黃,入桂心十二銖;若食少,胃中虛,生熱,大便閉塞,小便赤少者,宜加大黃十八銖,去地黃,加黃苓六銖。餘依方服一劑得下後,消息看氣力、冷熱增損,方調定,更服一劑湯,便急服茯苓丸,令能食便強健也。忌生冷、醋滑、油膩、崧菜、海藻。

  茯苓圓,治妊娠阻病,患心中煩悶,頭眩重,憎聞飲食氣,便嘔逆吐悶顛倒,四肢垂弱,不自勝持,服之即效。要先服半夏茯苓湯兩劑,後可服此方:

  茯苓 人參 桂心熬 乾薑 半夏 橘皮各一兩 白术 葛根 甘草 枳實各二兩

  右十味,為末,蜜和為丸如梧子。飲服二十丸,漸加至三十丸,日三。《肘後》不用乾薑、半夏、橘皮、白术、葛根,只五味。又云:妊娠忌桂,故熬。

  治妊娠惡阻,嘔吐,不下食方:

  青竹茹 橘皮各十八銖 茯苓 生薑各一兩 半夏三+銖

  右五味,□咀,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半,分三服,不瘥頻作。

  橘皮湯,治妊娠嘔吐,不下食方:

  橘皮 竹茹 人參 白术各十八銖 生薑一兩 厚朴十二銖

  右六味,□咀,以水七升,煮取二升半,分三服,不瘥重作。

  養胎第三論 方 禁忌 逐月養胎

  論曰:舊說凡受胎三月,逐物變化,禀質未定。故妊娠三月,欲得觀犀象猛獸、珠玉寶物;欲得見賢人君子、盛德大師;觀禮樂、鍾鼓、俎豆,軍旅陳設,焚燒名香;口誦詩書、古今箴誡;居處簡靜,割不正不食,席不正不坐,彈琴瑟,調心神,和情性,節嗜慾。庶事清凈,生子皆良,長壽忠孝,仁義聰慧,無疾。斯蓋文王胎教者也。

  論曰:兒在胎,日月未滿,陰陽未備,腑臟骨節皆未成足,故自初訖於將產,飲食居處,皆有禁忌。

  妊娠食羊肝,令子多厄;食山羊肉,令子多病。

  妊娠食驢馬肉,令子延月。

  妊娠#16食騾肉,產難。

  妊娠食兔肉、犬肉,令子無音聲并缺唇。

  妊娠食鷄子及乾鯉魚,令子多瘡。

  妊娠食鷄肉、糯米,令子多寸白蟲。

  妊娠食椹并鴨子,令子倒出,心寒。

  妊娠食雀肉并豆醬,令子滿面多黑子。

  妊娠食雀肉、飲酒,令子心淫情亂,不畏羞耻。

  妊娠食鱉,令子短項。

  妊娠食冰漿,絕胎。

  妊娠勿向非常地大小便,必半產殺人。

  徐之才逐月養胎方:

  妊娠一月,名始胚。飲食精熟,酸美受御,宜食大麥,毋食腥辛,是謂才正。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4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