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治水腫,黑豆煮去皮,焙乾為末,米飲調服,每服二錢重。

  推車圓,治黃腫水腫。

  白麵半斤 明礬二兩 青礬一兩

  右三味,同炒令赤色,醋煮米糊為圓,棗湯下三十丸。

  又黃腫方

  三棱醋煮 莪木醋煮焙乾 蒼木米泔浸炒 厚朴薑汁炒 陳皮去白,各一兩重 甘草半兩 青礬二兩

  右前六味為末,後將青礬同占米粉和研,作糊為丸,每服五六十丸,米湯吞下。忌豬母雄鷄鵝牛羊等肉毒食。

  秘方,治黃腫、水腫、酒黃積痛,并皆治之。

  青礬半斤,米醋一大盞,和勻,瓦盆盛之,火上煅,自乾為度 平胃散 烏藥順氣散各半兩重

  不忌口,可加鍋灰。

  右為末,打和煮醋糊丸,每服大丸用九圓、十一圓者,多至二三十丸,空心南酒或薑鹽湯送下。

  又秘方無名丸,治水腫病,心腹堅脹,遍身腫痛,咳嗽喘急,并□#7治之。

  赤茯苓大戟甘遂各一兩,切,忌甘草芫花半兩 檳榔半兩 青皮半兩 黑牽牛半兩

  右總為末,薄麵糊為丸,如梧子大。每服三十丸,隨病虛實加減丸數。用之湯使如後:水腫海藻、破故紙、白木煎湯下;面腫陳皮煎湯下;肚腫升麻煎湯下;腰腫葶整子煎湯下;四肢腫桑白皮煎湯下;腳腫生米一撮,將水洗過米,次擦洗擂碎,用沸湯泡,飲送下。如苦大便來多不住,用冷水浸腳手便住。婦人胎前產後,切不可服此藥。并要五更空心服之。如腳膝腫,服藥後當閤起兩足而臥,令水流至腳間,從大小便出,則腫自消。其日不可他服別藥,更忌甘草,并斷鹽半年,即不發矣。此藥不可多服,又不可日日服,如一次取水不盡,當三日一次用藥,其除二日可服生料五苓散、嘉禾散,相和用,薑棗煎服,以能理脾進食,清利水道,腫自消矣。

  治便紅,烏梅燒存性,不拘多少,醋煮米糊為圓,湯酒任下。

  一方,黃連、柏葉焙,二味為末,空心酒調。

  一方,荊芥穗、砂仁為末,每服三錢,糯米飲調下,日進三服。

  又方,五陪子為末,鹽梅搗膏,丸梧子大,每服五十丸,酒湯任下。

  又治瀉血,百藥煎不拘多少半燒灰,半生用,研末,軟飯丸,每三十丸,米飲下。

  治腸風痔漏等疾,白芷一味,以米浴浸一宿,取出切片,用火煅地令熱,掃去灰,將紙放在地上,以白芷鋪上,翕乾為末,每日酒調下。

  一方,皂角去子及皮,蜜炙為末,米糊丸,米飲吞下。

  一方,蒼耳葉或子,焙乾為末,蜜調服。

  塗洗藥,朴消井花水調洗,如要塗,用蜜和鷄蘇丸并朴消調搽上。

  一方,銅青、蜜陀僧各一錢,麝少許,為末,津液和調搽之。

  痔瘡突出,坐立不便,效速如神,韭菜凈洗,以沸湯煎泡於瓦木器內薰之,通手沃洗,最佳也。

  一方,西瓜皮煮熟聞香氣,以上法薰洗。

  又法,生薑切薄片,放在痔上痛甚處,以熟艾作炷於薑上,灸三壯,黃水即出自消。若肛門上有兩三個痔,三五日後如前法逐一灸之,屢試甚效。

  治脫肛,烏龍尾即梁上塵同鼠糞和之,燒烟於桶內,令坐其上薰之,數遍即不脫矣。

  治咳嗽。

  人參去蘆 防風去蘆 半夏湯泡 甘草 陳皮去白炒 桔梗去蘆炒 杏仁去皮尖 麻黃去節 桑白皮去粗皮炒 紫蘇 兜苓去筋膜炒,如無,粟殼代,去飭膜,炒乾 烏梅每服半個

  右等分□咀,每服三錢重,生薑五片,煎至七分,去滓。睡至一更盡,通口服。或併滓或留滓,次夜服。量證輕重,勞嗽加五味子;五心煩熱加地骨皮;口乾加人參、門冬;痰多加南星炮;腹脹加枳殼炒;胸滿加枳殼;肺脹加桑白皮炒;大便秘結加大腹皮;夜睡多驚加人參、遠志去骨;倒頭不得加苦亭藶;喘急腰疼腳膝無力加木瓜、烏藥;手足麻痹加烏藥、防己;感冷咳嗽加乾薑、肉桂、細辛;失聲加訶子、薄荷。發則咳嗽不已,別煎九寶飲加童便水煎服。吐紅加茅花、藕節;吐咳紅錢加蒲黃、茅花燒灰入藥;咳粉紅者加百合、五陪子、茅花,三件同燒灰存性;飲食不進加白芍藥、白木,薑棗同煎;暴咳紅者,及五心發熱,別煎茯苓補心湯,加茅花、蒲黃煎;咽乾口燥加人參、乾葛;傷寒惡風,喘急咳嗽,別煎小青龍湯;四時感冒,金沸草散加桑白皮、粟殼;感風咳嗽,頭疼,加川芎、白芷,薑葱煎;傷寒發熱,咳嗽,去粟殼,加柴胡、黃苓;潮熱咳嗽者,參蘇飲徐徐煎服。孕婦只服百合散。

  凡燒灰者,只入在盞內,傾藥同服。服此藥後,平老丸米飲空心下。

  凡咳嗽,切忌生冷鹹酸、燒煎炙炮、油膩酒麵、羊肉子鴨、魚腥豆腐、房事。

  人參交龍散,治諸嗽不愈者。

  人參 阿膠炒 款冬花 粟殼米炒

  右等分,每服三錢,烏梅一個煎,半夜服。

  二母散,治喘急,倒頭不得,痰涎涌盛。

  知母 貝母

  右二味為末,臨睡白湯溫調服。

  如喘急加苦葶藶末,久嗽不止加兜苓末,如無,以粟殼代,去筋膜不製。

  黑龍丸,化痰治嗽,不問老少,遠年近日,諸般咳嗽。

  明礬枯 池礬枯,各一兩 南星炮,二錢 百藥煎二錢 五倍子一錢,米治浸一宿 猪牙皂一錢,去皮弦 烏梅肉二錢,炒乾 半夏炮,二錢

  右為末,麵糊丸梧子大,每服三十丸,冷嗽淡薑湯臨睡下,熱嗽茶清睡時下。

  化痰圓

  明礬枯,一錢 南星半生半熟 半夏泡

  右為末,薑汁煮糊丸,小梧子大,每二三十丸,食後薑湯下。

  舊本一捻金

  知母一兩 貝母一兩 巴豆一十粒,去油

  右研細,和前藥令勻,每服一字,用薑三片,兩面蘸藥,臥床上細嚼嚥下便睡,即定,次日必利。小兒止用一半

  治失聲。

  皂角一挺,去皮子 蘿蔔三個,切作片

  右水一碗,同煎至半碗以下,服之不過三服,能語聲出。

  治鼻衄,蘿蔔自然汁半盞,酒半盞,和勻,湯內溫過服效。

  又方,婦人髮燒灰,香附子末擂勻,同點湯服。

  一方,栀子不拘多少,燒存性為末,搐入鼻中,立安。

  又方,鬱金末,白茅花煎湯調服。又車輪上垢膩,丸成塞孔中妙。

  如神丹,治頭風頭疼不可忍。

  光明硫黃一兩 硝石一兩

  右同研細,水圓如指頭大,空心茶嚼下。

  又方,三靈散,治八般頭風,草烏、細辛等分,黃丹少許,為極細末,搐入鼻中。

  縈虛元君頭風丹

  大川烏迭兩者,以河水煮一沸,去水,於凈處再煮,凡七次,□咀,次以鹽炒黃色為度 遼細辛四兩重,去蘆土,酒浸 麝香少許 高細茶芽半斤

  右為末,每服三錢,食後臨臥茶清調下,少時更以熱湯催汗出,或鼻出涕為度。

  治心脾氣痛,桂心為末,白湯點服,酒調亦可。

  一方,晚蠶沙不以多少,用滚湯泡濾過,取清水服之,立止。

  又方,玄胡索、胡椒末酒調服。

  神應散,治小腸氣痛。

  玄胡索 胡椒

  右為末,每服二錢,酒水各半盞,煎服。

  小腸膀胱腫硬,香附子末,海藻煎湯調下。

  又方,四聖散,治疝氣,外腎腫脹。

  茴香炒 川山甲炒 全蝎炒 南木香

  右等分為末,酒才調二錢,一服痛住,甚妙。

  又方,燈籠草連梗葉摶一握許,入罐內,又入槌碎生薑一塊大,及生酒同煎,空心熱服。

  又方,五苓散去肉桂, 加黑牽牛、桔梗、車錢子,名蟠葱散,數服妙。

  又方,食茴香、乳香末、猪苓、桔梗、木通、甘草等分,加燈心一握,淡竹葉勻煎,多服取效。

  治偏墜疝氣方、先服復元通氣,次五苓散,各三錢、去桂加黑牽牛、吳茱萸湯泡等分,如脹加陳枳殼麥夫略炒,痛甚加八角茴香煎服。

  治紫癜風,硫黃一兩,醋煮一日、海螵蛸三個,同研為末,浴後以生薑蘸藥,熟擦患處,須謹風少時,數度斷根。

  又方,知母磨醋擦。

  吐血咯血,側柏葉瓦上焙乾,為末,米飲調下三錢,三五服效。

  一方,蓮葉焙乾為末,米飲調下二錢許。

  又方,服自通新熱小便。

  又方,鍋底墨煅過,研細,井花水調下。

  骨鯁,乳香二錢研細,水調吞數口。

  一方,沙糖噙化,細細嚥之,其級自下。又苧根即緝布者同所煙骨之肉,煎湯下。又宿砂仁、甘草乾嚼嚥下。又朴硝嚥之。若治魚骨,以魚骨置頭頂心即下。

  又方,不問鷄魚骨經,朴硝研細,對入鷄蘇,丸如彈子大,仰臥噙化三五圓,自然化去。

  誤吞針,磁石一塊,呵之即出。又多食猪羊肥肉,自瀉出。

  小兒誤吞錢,用炭燒紅,急搗為末,煎湯呷之,立效。

  誤吞鐵石骨刺不下,危急者,用羊#8不留行、黃柏去粗皮等分為末,浸蒸餅丸,如彈子大,青黛為衣,以綫穿掛當風處,每服一丸,冷水化開灌下。

  毒蛇傷,急飲好醋一二碗,令毒氣不隨血走,或飲清油一二盞亦可,然後用藥,或用頭繩扎定傷處兩頭,次用白芷為末,白水調下半兩許,服之頃刻,咬處黃水出盡,腫消皮合。

  一方,雄黃為末塗之。又用水調服亦可。

  又方,白礬、雄黃、黃蠟等分為末,成丸如指頭大一每遇著傷處,於香匙上溶熱,滴於瘡上,或以竹管按上滴入,則毒不散,尤妙。

  治百蟲入耳,搗韭菜汁和醋灌耳中。又以火熨桃葉,塞耳立出。又清油灌耳中即出。又割雄鷄冠血滴入耳。

  耳中血出,龍骨末吹入耳中,或白礬枯為末,入麝吹之即止。

  耳中常潤濕,及出膿或黃水者。

  黃丹一錢,炒 赤芍藥二錢半 凌消花二錢半

  右總為末,吹入耳中。如不退,加白礬一錢,枯 胭脂一字 五陪子二錢半,焙全蝎

  右為末,同吹入,即乾。

  耳聾久不聞聲。

  緊磁石一豆大 麝香一字 駝鶴油竹筒收

  右用新綿裹了,塞於所患耳內,口中銜少生鐵,覺耳內風雨聲即愈,須作三五次方可。

  惡蟲叮咬,大紙撚一個,麻油點燈,照熏傷處,其毒盡入油烟內。

  誤吞馬蝗蜞致腹痛者,用田泥為丸,以水吞下,其蟲必隨土瀉出也。

  蜘蛛瘡,用羊乳敷其上,或用清油搽之,即安。

  顛狗咬,韭菜根搗汁多服。又桃白皮煎服,或灸傷處三五壯。又真膽礬為末,貼瘡上立愈。

  蜈蚣咬,嚼茱萸擦之。又鷄糞塗。又生薑汁調蚌粉搽。又以刀斫桑樹皮取汁塗,立愈好。又疼痛不可忍,用艾火灸傷處三五壯。又以清油燈草點燈,以燈烟熏之亦止,不問其他毒蟲傷,亦可用此熏,極驗。

  黃蜂蜇,以熱酒洗之立效。或用清油搽上。

  虎傷,先吃清油一碗,次用油洗瘡口。又以乾葛煎水洗。又沙糖水調塗,仍服沙糖水一兩碗。

  蛇傷服藥。

  細辛五錢 白芷五錢 雄黃二錢半

  右為末,入麝香少許,每服二錢,溫酒調下。

  又方,貝母為末,酒調冷服,能飲者,盡量飲之。須久酒,因傷處為流清水,候出水盡,卻以藥滓敷瘡上即愈矣。

  湯火傷,水磨炭末塗,或磨土朱塗,或用真桐油塗。又用柏葉搗爛敷痛處,黃蜀葵花葉搗敷。

  凡湯火傷,急向火炙,雖痛強忍一食頃,即不痛。又不可以冷水冷物榻之,熱氣不出,必爛人肉,切宜保之。

  刀斧傷損,血不止,痛難忍者,用葱白鍋內炒熱搗爛,乘熱縛定,痛與血隨止。葱冷再換,盒痛處。葱葉杵碎,炒熱盒。又用多年石灰研細,加大黃為末,等分,炒粉紅色為度,傅傷處。

  又方,鍋底墨煅研傅之。又白芨、石膏炒同為末,糝瘡上,亦可收口。

  又方,無名異末搽。

  治閃拗,手足疼痛,生薑爛搗,和麵炒熱食之,加葱白妙。

  物入眼中不出,清水磨好墨,點眼角即出。

  耳出膿水,生白礬末吹入耳中,日三次立效。

  針鐵竹木刺入肉不出者,乾烏羊屎十數粒為末,水調厚敷其上,痛即住,刺自出。

  一方,嚼栗子黃傅之。

  一方,竹木刺入肉,黑豆研爛,水調塗之。

  又方,萆麻子仁爛研,先以絹帛襯傷處,然後傅藥,時時看之。若見刺出,即放之。恐藥緊,弩出好肉。或加白梅肉,同研傅妙。

  冬月手足皸裂,白芨末水調塞之。忌三五日不犯水。

  治寒足跟凍爛,五月五日午時,用薑葱艾揩一時許,更不再發矣。

  治牙痛,青蒿一握,水一碗,煎至半碗,待溫漱之,疼即止。

  一方,良薑、草烏二件為末,揩齒有涎即吐,不可吞,吐涎畢,以鹽湯漱口。

  又方,蟲牙風牙吃藥,有陰陽虛實服之。

  春正氣散,夏敗毒散加大黃、枳殼,秋冬五積散、消風散。

  去蟲積,檳榔一味為末,蜜水調下,令患者先日少吃飯,臨晚亦勿食,次早五更服之。

  穿掌毒,新桑葉研爛,包盒上即愈。

  仙傳外科秘方卷之十竟

  #1干:抄本作『千』。

  #2 二:抄本無。

  #3染:此下抄本有『澱』字。

  #4膿:原作『濃』,據抄本改。

  #5筋:疑當作『箸』。

  #6汁:抄本作『汗』。

  #7 □:抄本作『皆』。

  #8羊:疑當作『王』。

  仙傳外科秘方卷之十一

  浚儀原陽子趙宜真集

  治諸雜證品

  小兒五心煩熱,渴欲飲水者,煮黑豆與食之安。

  小兒慢驚昏沉,時或搐掣,烏藥磨水,暖熱與服。

  小兒急慢驚風,震靈丹二十粒、來復丹十粒、白圓子十粒,三味研勻,糯米糊丸,如緑豆大。大者五丸,小者三丸。慢驚用北棗、陳皮煎湯吞下,急驚用生薑自然汁百沸湯下。

  小兒十種丹瘤,許學士云:此十種丹毒,如三日不治,攻入腸胃,則不可治也。宜逐一子細辨認,依此方治之,萬不失一。

  一飛竈丹,從頂頭起腫光用葱白研取自然汁塗。

  二吉竈丹,從頭上紅腫痛用赤小豆末,鷄子清調搽。

  三鬼火丹,從面起赤腫用寵心土,鷄子清調塗。

  四天火丹,從背起赤點用桑白皮末,羊脂調塗。

  五天竈丹,從兩臂赤腫黃色用柳木燒灰,水調搽。

  六水丹,從兩脅虛腫用生鐵屑末,猪糞調搽。

  七胡次丹,從臍上起黃腫用檳榔為末,米醋調。

  八野火丹,從兩腳赤腫用乳香末,羊脂調塗。

  九烟火丹,從兩腳有赤白點用猪槽下土,麻油調搽。

  十胡漏丹,從陰上起黃腫用屋漏處土,羊脂調搽。

  小兒頭瘡胎毒,諸風熱惡瘡,痘瘡用。

  黃柏 黃連 白芷 五倍子

  右四味,等分研細末,用井花水調,稀稠得所,塗開在碗內,覆架兩磚上,中空處灼艾烟熏蒸,以黑乾為度,仍取下前藥,再研作末,清油調塗。如有蟲,則用煎油調搽。

  又方,五倍子、白芷等分為末,有膿水乾滲其上,其膿水即收。如乾瘕,以清油調塗。

  小兒痘眼,以谷精草為末,以白柿或猪肝或腸糖點吃。

  生犀復明散,治諸般眼疾。

  赤芍藥二兩 黃苓一兩 木通二兩 桑白皮二兩 龍膽草二兩 防風二兩 羌活二兩 當歸尾二兩 大黃八錢 枳殼去禳,六錢

  右□咀,每服五錢,水一盞半,新取桑白皮少許,同煎至八分,食後服。如目赤障厚者,加生蚌粉;痛腫者,加生地黃效。

  點眼藥,宣黃連洗凈,剉碎,不拘多少,以瓦器水煎至半,濾去滓,用瓦盞盛在湯瓶上,蒸之至汁少,卻入腦子少許,用凈器或角筒收貯,點眼內,或點爛眩亦妙。熬藥時須用密絹綿子濾過,毋令塵屑在內。

  治暴赤爛眩眼。

  黃連五錢 當歸尾三錢 朴消三錢 板杏二錢 黃柏二錢 川續斷一錢

  右剉碎,以盞子盛在湯瓶上,濃蒸,乘熱蘸汁點入眼內。

  又法,治赤眼及昏痛,緊閉眼勿開,盛熱湯一器,以手掬沃之,湯冷即止,日頻沃即安,妙處在閉眼。

  點障翳諸眼,朴消十兩,明凈者,湯泡,以筲箕盛,好紙濾過,將瓦碗盛,以炭火熬乾,置地上一宿;用黃丹二兩飛過,麝香半錢重,同研極細,絹羅過,加腦子再研,點眼內。

  薰暴赤眼,用瓦瓶子煎薄苛、荊芥、防風湯,乘熱氣薰之,仍以手沃洗。

  換骨丹,治風濕腰腳諸疾,草烏六兩重,略去皮尖,研為末,用生豆腐二兩,搗和成餅子,沸湯煮令浮,再沸取出,煮時最要斟酌,蓋煮過則藥力輕,煮不及則藥力又過重也。又用米泔浸過蒼木三兩焙乾,天麻一兩明凈者,全蝎半兩洗去土微炒,與草烏餅子同研為末,和米糊為丸,如梧桐大,至晚勿食,臨臥以木瓜嚼溫酒下二十丸,中夜藥透遍身及腳上,覺麻痹即其效也。

  舒筋散,治血脉凝滯,筋絡拘孿,肢節疼痛,行步艱難,活血化氣第一品也。

  玄胡索 當歸 官桂

  右等分為末,每服二錢,空心溫酒調服。

  活絡丹,治腰腳諸疾。

  胡蘆巴四兩重,二兩用海金沙四兩同炒,令立兩用巴豆四兩炒令赤色;海金沙者,即俗名竹園糞,八九月內多採下,用紙糊團箕,日下曬至乾,卻以竹子敲下,去葉取子用,賣者思偽,巴豆去殼,取完者用 蒼耳草四兩,焙乾;俗名野茄葉,本草名枲耳 左纏藤四兩,連葉焙乾用

  右三味為末,以好生酒煮麵糊為丸,如梧桐子大,用生酒吞下三四十丸。病在腰半饑服,病在膝腳空心服。

  治諸瘡膏藥方,清油一斤,將頭髮二兩煎至熔,卻隨意入甘草節、當歸尾、黃連、巴豆、草麻子、黃瓜簍、木鱉子各半兩,煎二沸,去滓,卻入水粉五兩,又煎至沸;入黃丹七兩;又煎至沸;入乳香末一兩,用桃柳枝不住手攪,挑入水中滴成珠,不枯手則膏成矣。

  又方,麻油五兩重,巴豆二十八粒,柳條二十八寸,以火煎,候巴豆黑色,濾去滓,以谷丹二兩重,逐慚放入,用柳枝不住手攪,滴水中不散成膏,不黏手在火,卻將乳香末一錢和勻,瓦器盛之,候冷攤用。

  神授香蘇散,治四時瘟疫,方注云:昔城中大疫,有白髮老人教一富人家合施,城中病者皆愈。其後疫鬼問其富人家,富人遂以實告,鬼相顧曰:此老教三人矣。遂稽顙而退。凡服此藥,戒食葷腥酒肉,無不應效。又前元時,江西吉安太和縣溫疫大作,有醫者視病中夜而回,忽遇神人騎馬導從而來,醫知非人,忙拜伏於地,神至叱曰:汝何人也?答曰:某醫人也。神曰:汝今醫病用何藥?答云:隨病冷熱輕重,用藥治之。神曰:不然,只一類用香蘇散好。醫者歸,明日遂如其言,試之皆效,醫道大行,因獲福利,終身敬祀其神。併記於此。

  香附子炒去毛 紫蘇葉各四兩 陳皮一兩 甘草炙一兩

  右到為粗末,每服三盞,水一盞,煎至七分,去滓熱服,不拘時,日三服。

  仙方三補丸,大補諸虛百損,不問老少,有疾皆效。

  破故紙二兩,隔紙炒令香熟 白狹苓一兩,去皮、沒藥一兩,用無灰酒浸

  右候酒浸沒藥如鍚糖樣,用前藥二味為末,藥酒糊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二三十丸,空心熟水下。仙方云:昔有人服此藥者,至老顏容不衰,蓋破故紙補腎,茯苓養心,沒藥養血,三者既壯,自然身安。

  酒疸脾黃,木別子磨醋服之一二盞,必利見功。

  盜汗不止,五倍子末,以唾調,填滿臍中,以帕縛定,一宿即止。

  治陰汗,綿黃芪爭洗,橫切細,入銚中,滴酒炒乾脆為末,以豬心煮熟點吃之妙。

  又方,蛇床子、石菖蒲等分為末,一日三兩次塗摻。

  治痤疿,切斷黃瓜,擦疿子上安。

  或以棗葉煎湯浴之。

  又方,玉英粉 真蚌粉四兩、滑石一兩、緑豆粉二兩,為末乾擦。

  治□嘎,萆麻子隨多少,去粗殼炒熟,吃甜者,苦者吐出,多吃見效。

  治舌忽脹出口外,是蜈蚣毒,用雄鷄冠割血,瓦盞盛,浸舌就嚥下即縮。

  治人恍惚,見鬼發狂,平胃散加辰砂末,棗湯調服。

  治猪寒風證,如聖散,不問男女年久者皆效。

  威靈仙多 防風 刻芥 防己 麻黃 杏仁 細辛 川芎 白芷各等分

  右□咀,薑三片,用好酒煎熱服。

  待發時服,後用黃刻柴大者,以火炙,取兩頭汗水,調臘酒吞下金箔鎮心丸。忌發風諸毒食。

  治大風。

  翛然子大風論

  夫大風者,所犯異證多端,或因嗜欲無度,勞傷血氣;或蓄太怒憂愁,驚恐抑鬱不伸;或體虛膚空;或酌酒當風;或熱解脫,汗出入水;或浴後迎風;或醉臥露地;或手足破傷,引入風毒;或卒風暴雨,寒水濕障,侵入肌膚,當時感受,以至大風之患。病因以流注經絡,傳於臟腑,發於四肢,內外薰蒸,而成泡癬。夫病之源,有三證五死,一種者水風,二種者傳變,三種者自不調攝。五死者,一曰皮死,麻木不仁;二曰肉死,割切不痛;三曰血死,潰爛成膿;四日筋死,手足脫落;五曰骨死,鼻梁崩塌,眼斷唇番,以至聲啞,不能救治。一風者,肺經受證,先落眉毛;二風者,肝經受證,面起紫泡;三風者,腎經受證,腳底先穿;四風者,脾經受證,遍身如癬;五風者,心經受證,先損其目。或有墳墓居址祖宗,父母、夫妻、家人等遞相傳者。或在外不謹,糞坑房室,床鋪衣被,橋上樹下歇息,去處命值,委死凶星,遭此惡疾,纏污其間,形狀所以不同,痛苦難忍,欲求治之,不可得濟。或一年半載而死者有之。大凡感此疾者,宜早救療,則易痊可,當詳審區別,治療或差,則毫釐千里矣。奈明醫達士。且畏其鄙猥,多不留心。一等無學之人,亂傳手法,縱意刀針放血,燒砒艾薰取涎,諸毒草藥用油浸身,從其醫者,百無一效。亦或有少減,久而再發,若不遇良方妙藥,以至病死。欲求醫治,不別居靜室,斷酒戒色,滌慮洗心,皈告神醫,真誠懺悔,仍忌發風動氣、葷腥鹽醬、生冷之物勿食,切須耐性寬心,然後可服眾藥,隨意加減,修製圓散,依法服之,治無不痊。先用瀉惡血圓藥服餌,如膿潰爛,洗湯薰洗,旬日之內,皆是好肉。舊有瘡疾,漸消不發,耳鼻通氣,皮膚覺快,眉鬚再生,顏色悅澤,安和五臟,其功效豈能盡筆乎。方具如後。

  消風散第一日服

  香白芷一兩 全蝎一兩,去尖 人參一兩

  右為末,每服二錢重,午間止吃粥。忌生薑、胡椒、一切性熱之物。晚間不吃夜飯,次日空心溫酒調下,早飯放遲吃,身上微燥為妙。

  追風散瀉血藥第二日服

  大黃六兩 川蟬肛即鬱金,一兩八錢重,用小者妙 皂角刺一兩

  右為末,初服六錢,或七錢,或五錢重,入大楓油二錢半重,凈朴硝少許,用好煮酒一碗調化,不可熱,微溫服,晚粥不食,直待戌時,放溫水一碗於卓上盆內,更以糖煎或蜜煎少許,安放盤中,不得令患者先見藥。服藥了,放碗即用水盥嗽畢,以蜜煎過口,切不可臥,令人伴坐良久,肚腹大痛最妙,瀉十數次不妨,過畢用薄粥補之。此過藥,大凡老弱不可治矣,五十以下可治。精壯者十日內三服,謂如正月初一日服消風散,初二日服追風散,初三日服磨風丸,初四日又服清風散,初五日又服追風散,初六日又服磨風丸。瘦弱者十日內一服,稍痊如壯健人十日內一服,服到兩月後,二十日一服,切須記其日數。

  磨風圓第三日服,日進二服

  川當歸 羌活 獨活 川芎小者 明天麻 細辛 防風 荊芥 蕨靈仙 麻黃去節 何首烏 石京子 牛旁子 蝦蟆葉 蒼耳草 皺面草即地松

  右十六味,各一兩重,曬乾為末,不可見火,好酒煮米糊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三十丸,食前食後皆可,日二服。

  洗藥

  地骨皮 荊芥 苦參 細辛各三兩重

  右剉碎和勻,每次用二兩,以河水煎,薰洗遍身,出血為效。如洗必用大浴桶或缸,內要湯寬,浸通身良久妙。

  敷藥,治瘡大爛,遍身塗之第四日傳。

  黑狗脊即杜仲,堅者二兩重 硫黃六錢 白礬枯,二兩重 蛇床子四兩 寒水石二兩 朴消少許,付入

  右為細末,用臘豬油或香油調傅妙。如瘡未爛,不必傅洗。

  增添別本,治一切風疾,肌肉頑麻,皮膚痛癢,遍身疥癩風癬,諸般瘡疾癮疹,面上遊風或如蟲行,紫白澱風或腎臟風,攻注腿腳生瘡,並皆治之。

  光烏二兩 當歸一兩 何首烏三兩 白芷二兩 苦參二兩 蕨靈仙去蘆頭,二兩 蔓京子一兩半 獨活一兩 芎鬚一兩 防風二兩 刑芥穗二兩 羌活一兩 赤芍藥一兩 白羨藜去刺炒,一兩 地龍去土,三兩 白附子一兩 山栀子一兩 烏蛇一條,用好酒浸,煮乾,去骨取肉,曬乾或焙

  右前件俱為末,卻入後二味。

  胡麻炒,二兩 大風子去殼,三兩

  二味一處為末,同前和勻,以酒煮米糊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三四十丸,茶酒任下。

  又方

  蕨靈仙 何首烏 地松 防風 蔓京子 荊芥 蝦蟆草 細辛 牛旁子 猪牙皂 當歸 蒼耳草 天麻 甘草炙 羌活 獨活 麻黃去節 澤蘭 川芎 苦參

  右等分為末,同煎,糊為丸,梧子大,每服四五十丸,茶酒任下。

  又生眉毛藥,皂角刺焙乾、鹿角燒灰存性,各等分,為細末,生薑汁調塗眉上,一日一次,則眉毛自然生矣。

  灸法斷根,於腳尖拇指筋骨縫間,手指節約半寸長,各灸三壯,以出毒氣。

  仙傳外科祕方卷之十一竟

  附錄

  力到行方便文

  人在世間,方便第一,力到便行,蹉過可惜。富貴權勢者,禍福及人甚易,臨事以方便為心,寬一分則人受一分之賜,更力行好事,種種方便毋間,人物推聖賢兼善天下之心,功德莫大。

  一平糶米是第一大方便。漢祖天師教人立功,以出來救人為第一。如有財者,於收成之日,能廣行收糶,或有田地自能收積,遇缺乏時只依原價出糶,在己無損,在人極利。昔日成都黃承事行之,蒙紫府真君張尚書尊禮,身登仙籍,累世富貴。次則量減時價,均糶尤佳。

  一濟人疾病,大是方便,若能精虔修合許真君如意丹施人,可濟萬病,治疫尤速。次則諸般可施之藥皆好,又能印施良方亦佳。

  一夏月施湯水,冬月施老病衣服,存恤鰥寡孤獨,收養遺弃孩兒,死而無棺者施之木,急難困乏者隨宜救濟。

  一濟度幽冥,費小功大。葛仙公以此登真薩真人,由玆證品歷代仙師,無不留意,果能常行祭煉,福及幽冥,如或輟餐施食,惠亦不小。達人正士,博參窮求,悟性命幻化之機,究水火返還之道,非特高超於塵外,亦宜拯度於幽冥,積行累功,皆由此始,須資師授道不負人。

  一物命痛苦,與人本同,苟可不殺,便宜止免,昆蟲烏獸,一視同仁,教典持齋,及放生三官,考較三元,齋皆為不殺物命。

  一修橋補路,開井通渠,興利除害,勸善解惑,息爭止□,皆方便也。如前方便事,富貴者行之,及人既廣,受報必豐,福壽增崇,家有餘慶。學道者行之,方為功行兩全,自然遇師得度,威道有緣。力薄者行之,尤為難事。昔養素真人有言曰:古之為功行者,能賑天下之廢,民富者易為功,貧者難為效。居難為效之地,則功行什百於富貴者矣。

  傷寒熱病新痙保命鑒

  寧川存養道人述

  疫癘同忌,《黃帝內經》曰:傷寒熱病已愈,時有所遺者,何也?岐伯曰:食肉則復,多食則遺。遺者,熱甚而強食之,熱有所藏,因其穀氣相搏,兩熱相合,故有所遺,名曰食復。王啟玄謂:熱氣未盡,如遺加諸身也,復者,復其再病也。熱病新瘥,血氣未平復,餘熱未除,早作勞動,病名曰勞復。張長沙論傷寒陰陽易,成無己注:男子病新瘥未平復,婦人與之交,病名曰陽易;婦人病新瘥未平復,男子與之交,病名曰陰易。以陰陽相感動,餘毒相染著,如換易也。色復者,言其自動淫欲也,又謂之女勞復。以其內絕真氣,外動邪熱,真虛邪盛,故不可治也。昔顧子獻病瘥,不以華敷之胗為信,臨死致有出舌數寸之驗,可不鑒哉。

  勞復外傷

  梳頭太早必發頭風。洗面太早頭潮熱。濯足太早則足痹。洗浴太早發熱昏悶。躁怒成痞疾。遠行則腳弱緩風。舉動則成偏枯。慮動則成氣消。不得早起,不得勞心費力,反此則復。

  食復內傷

  食羊肉再發喘悶死。食羊心肺再病必死。食羊血肝病大瀉。食牛肉患痢難瘥。食羊猪腸成痼疾。食馬肉殺人。食禽肉太早殺人。食牛肝瀉血不止。食犬肉發黃必死。食燒肉成消渴。食諸骨汁發熱成骨蒸。食兔肉令人心病。食黃牛肉結癥不化。食鷄肉成蟲癥。食鯉魚再病。食鱔魚發吐痢。食魚鮓必發黃。食鵝肉則霍亂。食蚶子必死。食濕麵發潮熱。食黃瓜、稍瓜再病必死。食茄成瘧疾。食白扁豆滯胸中寒氣。食葵菜令人喪明。食諸生菜,心病致死令人顏色不復。飲酒太早發狂悶。飲白酒令人浮腫。時行瘟疫新汗解,飲冷水損心包,令人虛不復。

  孫真人方論:凡熱病新瘥及大病後,食猪肉、羊血、肥魚、油膩等,必大下利,醫所不治必死。若食餅餌粢黍、鱠炙飴蜅蟹也脯脩、棗栗諸果等桃杏李梅之屬,及堅實難消之物,以胃氣尚虛弱,不能消化,必藥下之,大利難禁,不下必死。下之復危,皆難救也。病瘥後未滿百日,氣力未平復,犯房室者死,壯實者忌六十日。病瘥後,但宜食糜爛也粥,寧少食令饑,慎勿飽,不得他有所食,雖思之勿與可也。痠後口渴,宜服天水散,西瓜、水梨可止渴,退餘熱。

  余從醫四十餘年,閱人多矣。凡治一熱病瘥後,必書此條章禁法與之,庶無復也。今見世俗愚下之人,恃以素禀強實,或受恙輕微,雖肥之幸而無復,執以為常,而惑於眾人。抑不知禀氣有盛衰,受病有微甚,一概妄議,往往坐致而死者,不可勝計。及有母愛其子,妻愛其夫,見其索食而暗與之,蓋不以生死性命為重,惟以利口實而返加害也。噫,當與識者道,難與俗人言,故君子不可不慎也。余撮取聖賢群書,撰成條章禁法,目之曰保命鑒。

  小兒痘疹十惡蠶月家亦當忌之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3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