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侍香金童

  天壤之問,蕩蕩無拘束。一二襟期資野服。何處會心宜卜築。萬壑松風,一溪寒玉。 炯茅堂、澹灶溫鑪香味馥。聽雅奏、雲和塵外曲。列岫窗分真面月。未到蓬瀛,乃平生足。

  傳言玉女

  靦面相逢,一顧眼中人識。會心冥處,遙山寸碧。洞天雲影,磊落翠岔蟠石。芝英好在,幾經秋色。淺淺蓬瀛,談笑問、滄海易。採真攜手,共遊天地一。人問盡想,電轉風翻塵物。玉峰高會,莫通消息。

  望梅花

  布袍

  廳布寬袍製就。開掩快、不須綱紐。虛豁襟懷,籠通腋下,舒縮恣容雙肘。別無有。外蓋行披,更兼宜、眾中袖手。似憊全身領受。又何妨、顧前盼後。雅稱芒鞋,偏宜華杖,出入送迎霞友。有開口。問斤兩何如,便分明、向伊抖擻。

  其二 納襖

  不用衣衫楚楚。隨綠化、布帛絲縷。選甚青黃,從交橫順,下手裹頭聯補。見功處。百片千條,緊穿連、著身堅固。 如意禦寒冒暑。隨所在、別無疑慮。轉肘爬搔,渾身輥園,一任不須回護。沒人觀。□ 自在縱橫,敢承當、箇中作主。

  驀山溪

  平生懶散,不識閑煩惱。蝸舍但容身,更誰問、瑤臺瓊島。比鄰縱有,三兩野人家,忘取捨,絕將迎,門外何曾到。 煙霞癥疾,妙藥難除療。只管放心閑,未肯把、靈源膠擾。住行坐外,此外別無能,真箇事,樂逍遙,便是前程了。

  其二

  眨眉瞬目,說盡重玄理。黃葉止啼休,莫只待、鋒鋒相抵。玉關人老,歸去罷論兵,閑日月,太平年,村釀家家是。 橫擔拄杖,唱箇哩囉哩。豈羨廟堂榮,更管甚、泥中曳尾。錦鱗自在,騰躍禹門高,收網罟,撒絲綸,不用垂鉤餌。

  其三

  從來習性,塵冗知多少。省後急消磨,動靜裹、專專計較。閑非閑是,不掛一絲頭,牢閉口,緊降心,人我先除掃。 住行坐外,莫把心王惱。向上有機關,更不許、愚迷便曉。積功累行,慧眼忽然開,芝草秀,大丹成,作箇仙無老。

  其四

  蹉跎十載,養就真無賴。事事不縈心,更絕盡、凡情世態。將迎玲淡,度日且閑閑,翻著襪,到穿衣,一任人憎愛。 鑄就三尺,口□ 龍泉快。氣焰徹天庭,又不見、全牛可解。踟跚四顧,不敢等閑看,隨身帶,密封緘,地久天長在。

  鵲橋仙

  疑根未斷,游魂不返。多少閑情惹絆。野雲溪水自由身,與利鎖、名韁許揀。 塵綠一判,凡情盡遣。卻悔收心已晚。五雲深處醉蟠桃,管不羨、兒孫滿眼。

  其二

  依山隱霧,臨池影舞。卻被文皮自誤。豫章楠梓有何辜,受斤斧、傷殘無數。 惺惺不悟,還同暮故。身後虛名何處。霎兄光景認為真,盡忘了、長生道路。

  其三

  瓊分石碎,珠離蚌壞。文豹豐狐自害。眾中誰肯密藏身,但鼓髻、爭頭要賣。 誇功即退,成名即敗。鏡裹朱顏不再。到頭畢竟化為塵,枉棄卻、玄珠寶貝。

  其四

  玄珠無類,真容無對。不許纖塵遮蓋。年深團練轉分明,要天府、收藏沒賽。 全身輕快,渾無機械。法網塵情俱解。有人登瓏欲商量,此不許、人間販賣。

  其五

  天真靈種,華胥入夢。趣取人問無用。玄珠天府密封藏,誓不敢、紅塵賣弄。魔軍齊鬨,聲音迎送。饒取威嚴尊重。金毛披著上場來,卻忘了、如山不動。

  其六

  妻男鐵鎖,家綠猛火。煎迫猖狂怎麼。蠅頭蝸角有多來,便捨命、爭人競我。執迷不越,甘心籠裹。黑謎猜他不破。只須閻老帖來勾,待不得、兒孫長大。

  其七

  曲鉤魚鬧,直鉤無釣。今古分明知道。世情看假盡成真,總不識、先天至寶。孤光圓照,相忘同調。物物俱休逆料。本來一點上通天,向姑射、山中笑傲。

  其八

  一團奸俏,一團性氣。動處欺天昧地。傷他利己損生靈,廣作業、交誰代替。冥司斷制,如何迴避。不許強辭抵諱。頭皮換卻不如今,受苦楚、何時出離。

  其九

  靈源春渚,芝蘭藥圃。發我歸心雩舞。玉堂金室隱雲霞,纔信及望目霄有路。瑤臺瓊島,珠林琪樹。香靄神風引步。幾迴海上看桃花,千歲裹、花開一度。

  其十

  閻闆聽誑,天真成妄。俱喜鑽頭裝相。無名猛火步虛聲,撿弄向、顧頭木上。無多利養,做些模樣。呈盡平生技倆。到頭畢竟意如何,不見了、玄珠罔象。

  其十一  贈大方丈檀城#2

  來時如覺,去時如夢。別我無情相送。臨行囑咐沒多言,但莫把、人情戲弄。真師宜奉,仙場選中。乘取彩鸞金鳳。向蓬萊高會醉蟠桃,也勝似、人問打鬨。

  雲山集卷之五竟

  #1元刊本此下有題序:『 僕自騷屑東遊,蛉摒宛轉,十有餘年,杳絕山陽。一日表弟不厭披榛,垂顧蓬華,就審舅氏,兼庇玉屬無恙,惘然猶疑夢問。於是亂道《雨中花》詞奉寄。

  #2元刻本題作『 贈大方時在共城』。

  雲山集卷之六_詞

  知常真人姬志真撰

  太常引

  夜深凝寂月明堂。曳縷返魂香。物我兩相忘。恍然在、清微帝鄉。眼前今古,世問藏穀,一例盡亡羊。險處不隄防。競奔走、槐檀戰場。

  其二

  滿山風物一溪雲。猿鶴自為鄰。絕盡□ 軟紅塵。向物外、安排此身。藥鑪丹鼎,鳳膏龍屑,烹鍊玉華新。遊宴景長春。要承當、方壺舊人。

  其三

  幻塵擾擾夢魂飛。著腳履危機。省後自驚疑。猛跳出、樊籠制圍。草鞋華杖,素冠蓬鬢,篛笠與蓑衣。雲水任束西。更管甚、人問是非。

  其四

  賢愚汲汲鬥經營。唯是利和名。渾似弄潮人。與千丈、風波競爭。百年光景,一堆塵土,碌碌苦勞生。回首問前程。望極目、山河未平。

  其五

  紅塵白首尚羈摩。忙亂趁多歧。走骨們行屍。問來往、驅馳是誰。一天風月,一溪雲水,此處好柄遲。 說與更生疑。似拚耳、偷鈴自欺。

  其六

  人生弱喪自迷方。來往恰如狂。泥裹弄泥團。竟不識、神珠夜光。幾多風雨,幾回磨歲,爭肯暫恫惶。 何處是家鄉。便,指與、疑心怎忘。

  其七

  化工幻出是非囊。般遞利名場。癡子競商量。便迷卻、家園故鄉。摧殘冰雪,憂愁風雨,幾度變炎凍。 一念果難忘。受萬劫、輪迴自當。

  其八

  非僧非俗不求仙。茅屋兩三橡。白石與清泉。更誰問、桃源洞天。 一鑪香火,一甌春雪,澆灌爭三田。閑想谷神篇。忽不覺、松梢月圓。

  其九

  道人活計要清虛。不受利名拘。囊蠹一錢無。似出水、圓荷進珠。 一瓢糊口,納衣遮體,此外更何圖。高枕及華胥。向物外、鈞天曳倨。

  其十

  情知萬事轉頭空。穎脫出樊籠。飲啄且從容。更不問、三山五峰。 一丸丹藥,一枝華杖,來往任西束。隨處有雲朋。盡出沒、重玄道中。

  鷓鴣天

  雲散風清雨後天,新荷擎露碎珠圓。清泉汨汨流塵外,白石巖巖賴醉眠。 山色裹,水聲邊。留連風月話重玄。溪童欲問人問事,笑指漫空柳撒綿。

  其二

  畫餅充准必也虛,刻舟求劍決然無。癡心密數人遺契,妄念重尋兔守株。 先聖邇,古人書。枇糠難作夜光珠。萬綠拂盡方知道,妙處那能說與渠。

  其三

  翠前紅裁滿故園,無窮花木鬥爭妍。束風不許常如此,捨故趁新別有權。 花委地,絮漫天。囊囊青子葉含煙。無情不逆機關弄,坐看枝頭幾變遷。

  其四

  暮落朝開木僅榮,圓荷出水露珠傾。火雲千丈燒空際,汗雨淋漓倦鬱蒸。 虛白室,誦黃庭。灑然風度有餘清。坐看造化閑般弄,熱惱浮生不暫停。

  其五

  金菊疏籬擅化工,草蟲切切話秋容。荷衰蘋老蘆花白,撩亂西風墜葉紅。 山臧瘦,水爭雄。驅馳萬有盡歸宗。道人亦喜三彭滅,清夜無眠坐絳宮。

  其六

  霜雪巖巖百物殘,不禁長夜苦漫漫。化工自促歸元命,歲德回機養大還。 蟠地軸,定天關。玉封瓊島及三山。真仙不管人問世,幾見黃塵滄海乾。

  其七

  門外黃塵點沆人,山童不敢啟雲

  扃。石壇清坐神遊北,徑及無何接玉京。 香藹藹,氣盈盈。蟠蛟飛鳳會雲朋。自傾碧酒重玄飲,醉裹乘風下太清。

  其八

  造物兒童作劇狂,懸絲傀儡戲當場。般神弄鬼翻騰用,走骨行屍晝夜忙。 非是梅,利名鄉。青蠅白螳自相傷。隨聲逐色誰敲點,拍手歸來笑一場。

  其九

  千匝迷繩不自由,區區分外苦追求。心中元本無煩惱,鬧處先爭要出頭。 增我相,替人愁。功名未了鬢先秋。二莫防風激游絲斷,撒手歸空萬事休。

  其十

  事事無心恰到閑,黃塵闡外不相干。機多著網因名縛,無服吞鉤被口饅。 樊物外,水雲閑。不勞辛苦運樞環。藉莎白石和衣臥,野烏山猿相對看。

  其十-

  弱喪飄流未肯歸,玄關說與更增迷。此行若遇商丘老,拚卻骷髏更不疑。 先犯早,後遲遲。箇中消息幾人知。束風不解傳春信,李白桃紅自滿枝。

  其十二

  人偽開張日漸深,等閑不惜費光陰。多方計較愁無限,百慮摧殘苦不禁。 心事逼,鬢霜侵。功名寰海妄追尋。發言布袋中盛娟,舉目人問但見金。

  其十三

  自救狂心忘世情,從交相責玲如冰。人問會盡頭休點,物外行來眼自明。 山寂寂,水泠泠。滿天明月淡疏星。松風卻似知音者,夜夜招乎萬籟嗚。

  其十四

  爭鹿人家夢未迴,眼前觸物盡塵埃。古人蹤跡徒云耳,宿世功名安在哉。 明月窟,亂雩堆。紛紛浪語總休該。流霞一醉三千日,莫管紅輪上下催。

  其十五

  販骨來來幾萬生,煎熬窟裹饅崢嶸。百年不覺消疣贅,千載無能息劓鯨。 翻欲浪,起心兵。迷繩自縛聚愁城。幾將濁水澆胸臆,倒語顛言賀太平。

  其十六

  過隙光陰抵死催,浮生屈指有多來。芥城業識填將滿,拂石迷雲撥不開。 功打底,-罪爭魁。英雄呈徹死堆灰。一團虛幻閑般弄,有耳如聾喚不迥。

  其十七

  自悔閑人合住山,人問驅使不能閑。交朋力擁推離位,鼓板聲催弄上竿。 無仗倆,轉身難。大家取笑有何安。好心用處翻成惡,煖氣呵人變作寒。

  其十八

  太極玄虛若鏡清,乾坤元是鏡中形。人身影裹重生影,物象名中復寄名。空外物,夢中評。一團虛幻戲

  靈明。有生不慧看成實,夢裹分空著力爭。

  臨江仙

  舉世紛紛爭富貴,道人獨占清貧。清貧柔弱得安身。心閑無事過,隨分樂天真。 一點浩然如古鏡,圓明不受微塵。護持功滿自通神。超浚三界外,遊賞四時春。

  其二

  歲月無情如電轉,人生不耐消磨。前程路險莫蹉跎。火坑千丈裹,踴出上高被。 別覓清凍安穩處,掃除平地風波。不移一步到無何。一枝無孔笛,一曲太平歌。

  其三

  我本世問無用物,般般仗倆都忘。十年冰雪坐虛堂。人情牽挽動,般弄不能藏。 卻憶雲山尋僻地,結茅小隱何妨。竹軒松逕倍清凍。月明千蟑外,風動百花香。

  其四

  醞釀長生天上酒,人問此味誰知。玉壺旋貯碧玻璃。時時供小飲,神彩更忘疲。 好會襟期方外友,同飧火棗交梨。幾回滄海變塵飛。三山歸去日,攜手步雲霓。

  其五

  自笑口頭閑仗倆,口頭畢竟非真。早知拂卻舌尖塵。三緘常默默,超出是非津。 屏盡千魔并萬難,閑中頓覺頤神。好風明月自相親。多生綠習斷,印證本來人。

  其六

  人我是非相戲弄,渾如傀儡場中,虛聲亂耳不知空。強分胡與漢,塗抹走西束。 識破固非真實事,何殊拂面狂風。與伊相對且雷同。安身非取此,承當主人翁。

  萬年春

  夢到華胥,半天宮闕塵凡表。異香縹緲。曳縷雲霞繞。 浩浩靈空,不夜神光皎。誰人曉。與君知道。永劫春難老。

  其二

  生滅無情,古今輪轉平如水。急須隄備。作箇前程計。 自有元初,一點何曾離。靈無比。鍊成真體。壽量齊天地。

  其三

  雲海蓬萊,瑤林瓊樹真仙種。彩鸞金鳳。來往相迎送。 說與人問,不信成無甩。塵情重。牛毛冗冗。爭作槐根夢。

  漁家傲

  拋卻俗情韁鎖解,般般放下身輕快。絕盡塵情忘世態,無人釆。本來一點常安泰。 處處唯求真自在,誰能出貨圖人賣。不是閑神并鬼怪,無相礙。何勞盤果香煙賽。

  其二

  仗倆全無癡懵懂,紛華世事看如夢。贏得一生心底空,忘塵冗。客來不管相迎送。 我自情疏誰與共,愛閑不願人欽重。看罷南華無所用,休相哄。老來生怕閑般弄。

  感皇恩

  傳火付前薪,花聯葉綴。嚥下頑涎弄神鬼。戲臺子上,抹土搽灰相繼。是非名利裹、虛生死。 谷董饅他,葛

  藤自擊。試看棚頭五田子。聲銷線斷,仗倆都無如此。饅崢嶸不省、誰驅使。

  其二

  合浦未還珠,空撈赤水。蒿目蓬心兩何濟。縱令垂手,援溺孜孜為意。奈洪波浩汗、爭沉底。 槐裹圖勳,枕中得意。說與重玄淡無味。木鵝休放,三老歸來沉醉。對晴波不用、雲霞餌。

  其三

  未始出吾宗,波流變化。欲假言傳又何暇。平懷本分,日用分明真假。更何勞向外、尋嬰詫。 八面玲瓏,元無瑩罈。今古商量未嘗罷。據梧枝策,都付閑中談話。寶珠無盡藏、誰酬價。

  其四

  事事不追求,隨綠且過。欲作神仙妄心大。瑞雲深處,一摻牢關俱破。更誰諳自有、真真箇。 未及乘風,相忘物我。比著塵凡較輕可。無絃品弄、不若閑行閑坐。恐知音又有、松風和。

  其五

  雲梅接瀛洲,鵬程浩渺。換盡凡胎步方到中神仙底事,紫府丹臺幽杳。縱分明指點、人難曉。 藥圃芝田,靈苗瑞草。滿地香風遣誰掃。洞天不夜,月底行吟縹緲。待知音付與、玄中寶。

  其六

  清諍本然真,紅塵積染。世網情柳競趁諂。茫茫苦海,鼓蕩洪濤瀲艷。弄潮人不避、風波險。 彼岸高登,家園點檢。千古離魂自招颱。般般拂盡,依舊元初一點。夜光舒洞府、雲霞斂。

  其七

  一念失真常,沉淪苦海。六道周遊趁情愛。形囚物殼,顛倒何時懸解。在人中分外、貪婪差。 死去生來,千形萬態。宛轉循環要寧耐。片時光景,不測頭皮更改。勸抽身莫待、臨時悔。

  其八

  雀躍村髁行,推門放杖。齧缺支離未偎傍。屠牛牧馬,畫箇葫蘆依樣。涉程途聖知、生迷惘。 不識不知,如何趣向。狂屈纔言又還忘。百般呈似,種種施為俱妄。要承當的的、天真相。

  其九

  物外迥無塵,壺天闈苑。雲影虛簷自舒卷。月魂冷浸,不謝瓊花開展。異香金篤耨、通幽遠。 高會謫仙,蟠桃置宴。滿酌流霞浩歌勸。噴珠咳玉,走鳳蟠蛟酬獻。指蓬瀛笑傲、談清淺。

  其十

  天地一連廬,形骸寄旅。彈指光陰遽如許。眼前心上,暗鬼空華無數。盡勞生冗冗、同圖圄。 塵境破除,於中作主。俯仰人問已今古。忍將一點,甘受名囚財虜。訪林泉自在、雲霞倡。

  其十-

  事事飽諳知,纔尋易簡。種種施

  為盡虛幻。飯囊氣袋,技倆呈來羞赧。夢魂驚覺後、開青眼。 百不介懷,蹉跎懶散。法網塵綠莫推挽。嵐光野色,溪月松風何限。放閑身自在、無拘漢。

  其十二

  著腳軟紅塵,心君懊惱。占得時光有多少。窮通利害,得失存亡翻攪。使機關見解、何時了。 爭似去來,巖阿靜悄。平步瀛洲幾人到。風林月蟑,窗戶雲霞縹緲。任縱橫總是、長安道。

  青杳兒 詠菊

  春夏競芬芳。天憐此、秘惜藏光。紛華落盡方開展,疏叢淺淡,孤標玲落,獨傲秋霜。 好在水雲鄉。無人知、見又何妨。賞心希遇陶元亮,新松相對,金英依舊,風逗天香。

  其二

  秋色滿林紅。霜風拓、物物皆空。榮枯頃刻如翻掌,紛華識破,疑根自斷,躍出樊籠。 隨處得從容。身輕快、具足神通。人問天上俱無累,乘風御氣,飛騰自在,南北西束。

  其三人世太愚癡。虛幻裹、自作羈摩。妻男眷戀何時盡,同枝宿烏,天明解散,各自束西。 走骨與行屍。看不破、傀儡關機。一朝猛省方開眼,迷繩割斷,牢籠跳出,也是便宜。

  其四

  沙暖狎輕鷗。從伊便、喚馬呼牛。櫺材擁腫元無用,臂鸚時夜,屍輪命駕,江海虛舟。 無感亦無求。拈出處、茅靡波流。頭頭相與吾之耳,風清月白,疏梅瘦竹,都是天游。

  其五

  一黑貫寥寥。冥混裹、孰謂鵬蜩。千形萬狀隨空化,乾坤運轉,遊塵野馬,都在扶搖。 曳屨挈簞瓢,異玉食、肥馬金鑣。薰蓿梟鳳雖殊器,天鈞一點,靈明不昧,各自逍遙。

  武陵春

  造物化成虛境界,人我是非叢。蠻觸交侵各用功,都在夢魂中。 勸飲一盃方外酒,兩頰鎮長紅。醉眼朦朧望碧空,著莫辨西束。

  其二

  山烏喚人歸意重,佳處有林泉。茅屋經營三兩橡,據分不拈錢。 萬壑風嗚千蟑月,小有洞中天。石上松問坐與眠,何處覓神仙。

  其三

  斷鼻芒鞋秋後扇,不是背時行。側跡香鑪沒底鐺,著甚更崢嶸。 此物只宜閑處頓,相見各無情。莫怪悽然玲似冰,安穩過平生。

  其四

  幸遇真仙來海上,丹藥肯長留。亙古靈方秘藏收,傳與列仙儔。 試貯金壺成醞釀,一飲醉千秋。海變桑田不舉頭,玲眼視蚌蟒。

  柳稍青

  人靜月明時節,漸煮茗、鑪中火滅。心宇灰寒,古桐絲斷,燼花凝結。 惺惺夢及華胥,迥表裹、冰凝玉潔。瑞氣沖融,丹雲縹緲,五明宮闕。

  其二

  明徹口頭三昧,拂邇便、忘言守

  拙。古道潛通,先賢冥會,太平時節。長安陌上縱橫,更不在、拈花摘葉。處處圓通,頭頭皆是,放開心月。

  其三

  靈明本無圓缺,先太易、常存浩劫。一受成形,隨流忘返,死生磨滅。 貪婪百種遭殃,饅販骨、如山未歇。正眼開時,元無一物,頓然超越。

  恣逍遙

  圖名圖利,爭人競我。開眼後、一場嬤儸。誰高誰下,誰強誰弱。閻老子、一般籠裹。 事事俱休,般般打破。無拘管、住行坐臥。風前月下,水邊巖左。且由俺、快活則箇。

  其二

  野服黃冠,芒鞋華杖。無拘係、水雲來往。行歌立舞,玄談清唱。也不論、王侯高尚。 性月圓明,神珠晃朗。周沙界、迥無遮障。逍遙自在,優游偃仰。人問事、任他勞攘。

  其三

  昨日嬰孩,今朝老大。百年問、電光石火。筋聯骨肉,皮毛纏裹。酩子裹、認來是我。 競氣忘形,貪財引禍。到頭待、做箇什麼。回頭認取,本來真箇。這疑團、一時打破。

  鳳棲梧

  造物饅人人不懂。聲色場中,傀儡閑般弄。今古廢興乾取哄,須臾戲罷俱無用。 眼自不明真籠統。走骨行屍,逐勢相迎送。強弱是非空冗冗,虛生浪死輸迴種。

  其二

  過隙光陰相戲弄。幻出浮生,變滅如旋踵。酩酊不知空日用,恩柳愛鎖如山重。 錐刺不疼針刺痛。性命顏頂,外事多惶恐。何日如輪開眼孔,惺惺不作槐根夢。

  -剪梅

  雲水鄉中即是家。性耽丘壑,志傲煙霞。清虛已戰勝紛華。世事從他,擾擾如麻。 客至何妨不點茶。相忘交結,玲淡生涯。坐中無物向人誇。唯有延生,一粒丹砂。

  其二

  珠樹瑤林氣象嘉。玉龍無力,熟寢銀霞。青童旋撥貯瓊花。瑩徹冰壺,一色無瑕。 寶鼎初溶火漸加。濃烹團鳳,極品黃芽。塗金羔酒世情誇。此況誰知,物外仙家。

  其三

  薄暮餘霞天際紅。反關無俗,指點山童。新泉活火煮雲龍。受用仙家,兩腋清風。 千古埃霾雪、山胸。陰魔除掃,不敢形容。玉川攜手水晶宮。月裹行歌,縹緲孤峰。

  其四

  畏日炎炎氣鬱蒸。枯禪頻起,靜勝無能。先春雪浪侵冬凝。喚起玄冥,滿坐寒生。 北帝威嚴正令行。祝融退步,酷珍潛形。神通揮霍貫心靈。乘此清風,歸去蓬瀛。

  其五

  是是非非橫口開。顛顛倒倒,百種乖崖。仙凡何地可安排。萬事無根,空去空來。 一點靈明大矣哉。茫茫今古,空有全該。巫咸休作杜權猜。魔魅難窺,寶鑒當臺。

  西江月

  挾策亡羊莫問,覆蕉失鹿休窮。大家都在夢魂中,夢裹重重作夢。 具足元亨貞利,圓明微妙玄通。眨眉目擊莫形容,拈出般般妙用。

  其二

  拍塞虛空無外,包羅天地難窮。大千沙界盡含容,不是顏頂籠統。 狂屈欲言還忘,季咸自愧無功。試拈未始出吾宗,驚破南枝午夢。

  其三

  自性天中日月,元真海裹舟航。千門萬戶為敷揚,引入亡羊路上。 續焰傳薪莫會,金壺碧酒先嘗。博山一灶劫前香,鼻觀難通妙況。

  其四

  絕相縱橫妙用、離形左右皆吾。普天匝地盡如如,罔象還同暮故。 宇泰天光內發,室虛真宰常居。夫處用功夫,穩駕神舟歸去。

  其五

  不在拳頭指上,何勞眼尾眉尖。本來一點要安恬,點綴絲毫即玷。 莫婦蒲團竹椅,休耽象軸牙籤。此心冥處貫洪纖,妙用頭頭有驗。

  其六

  巨細洪纖在在,飛潛動植芸芸。乾坤昇降不停輪,借問誰為轉運。 妙理周行獨立,真君莫測冥存。一針一草盡渾淪,拈出虛空有瑩。

  其七

  浩浩彌天匝地,冥冥貫石穿金。千形萬狀內浮沉,往古來今只怨。 搏塊當空未見,遺珠罔象‘能尋。無生一曲少知音,唱出諸方口噤。

  其八

  覺性從來具足,天真本自完全。浮生多被眼睛瞞,並月空花繚亂。 八識元從孰起,六根本是誰般。需然打破這疑團,吾道分明一貫。

  其九

  莫問丹砂鉛鼎,休披虎繞龍蟠。中間妙處自相饅,業識忙忙不籌。 六欲七情灰滅,五行四象雲鑽。放行收聚一團樂,赤水神珠炳煥。

  其十

  物裹存亡有限,人生光景無多。不禁兩曜急銷磨,枉憊爭人競我。 見解明如龜鏡,從渠辯若懸河。到頭無計避閻羅,著甚支吾得過。

  巫山-段雲

  寂照山銜月,虛心出岫雲。不留不礙賁天輪,來往自通神。 誰向空中作主,端坐放行收聚。有無光曜遍乾坤,真宰默然存。

  其二

  法雨神山秀,靈風瑞草香。洞天無處不清凍,日月景遐長。 玉珮金鐺搖曳,飛步太虛遊戲。五雲深處飲瓊漿,沉醉太平鄉。

  其三

  暖候飛灰律,陽和入燒痕。密傳春色滿乾坤,枯朽鬥爭新。 妙用無私無象,雕刻萬行千狀。不言品物自芸芸,何必問束君。

  其四

  秀木枝枝茂,圓荷柄柄香。化工園囿密收藏,神秀滿池塘。 礫石流

  金畏景,執扇飲冰難勝。有人身世兩相忘,隨處自清凍。

  其五

  雲散金風勁,天開玉宇新。亭亭孤月轉冰輪,光彩破黃昏。 清坐脩然韻勝,縹緲太虛真境。不煩風馭與颼輪,平步越崑崙。

  其六

  弄玉歌清律,飛瓊舞散花。乾坤一色散銀霞,何處是仙家。 表裹纖塵不立,呈似太虛消息。晃然高下盡玲瓏,神鬼覓無蹤。

  蘇幕遮

  少追陪,稀赴會。本分隨綠,一任人憎愛。勘破前程生死大。自究元初,晝夜休交昧。 不粒高,不捏怪。卓爾身心,動止俱無礙。贏得逍遙長自在。行滿功成,定是超三界。

  雲山集卷之六竟

  雲山集卷之七_碑記

  知常真人姬志真撰

  碑記

  重陽祖師開道碑

  原夫至道出自先天,太上卓爾立其宗,累聖襲而張其後。靈源妙本,既發而不蒙;幽槍玄關,大開而弗閉。從玆設教,代不乏人。然而順世汙隆,乘時步驟,去聖逾遠,靈光不屬。波瀾既蕩,異派爭流,枝葉方聯,而紛華競出。散無名之大樸,遺罔象之玄珠,忘本迷源,隨聲逐色,正塗壅底,道閩荒涼。由是聖人復起,究天元一氣之初;洪造更新,應曆數萬靈之會。天挺神授,而力拯頹綱;祖建宗承,而載維新紐。棄華摭實,援溺導迷,革弊鼎新,而玄關復啟焉。重陽祖師乃其人也。姓王氏,諱嘉,字知明,道號重陽子。本京兆咸陽人。骨相魁梧,神襟逸邁,冥通廣漠,密契參寥,智徹真源,行超法海。大量以虛無為體,骸屋非干;玄功與造化為儔,情塵頓息。破幻如摧枯拉朽,斷疑如碎菌拔茅。穩掛洪鐘,高懸寶鑒。真自甘河之遇,密授神丹;靈從酌水之通,衝開智藏。是以性天凝寂,覺海汪洋。塊坐南時,淵默之雷聲忽震;烏飛劉蔣,圓明之月照無邊。猶示地文,深肩天府。活死名墓,示絕後之重甦;靈位為牌,表亙初之自在。瓊英特秀,而識之者希;石髓重開,而遇之者罕。於是方求續焰知音之徒,預知其在束海之濱也。遂焚庵拂邇,策杖雲行,語人曰:吾將於邱劉譚中捉馬矣。世莫知其意謂,徒以害風命之,而皆不信也。時大定七年夏四月,發程束邁,及寧海、登萊。揭虹蛻之竿,施雲霞之餌,方便神化,未及數年,引出受道之器者七人,內果得邱劉譚馬焉,乃道中之龍也。遂號馬公為丹陽子,譚公為長真子,劉公為長生子,邱公為長春子。四子之亞,有玉陽子王公,廣寧子郝公,及清掙散人,皆目擊頓悟。各令隨方立志,鍊己修真。唯擭四子直抵大梁,寓於岳臺坊磁器王氏之逆旅,朝夕相從,切磋琢磨,曲盡其妙。一日乃謂四子日:汝等性命,各自護持,儻有所疑,質於丹陽,吾將赴師真之約矣。翌日果升霞焉。時大定庚寅正月初四日也。春秋五十有八。其恍惚神變,載之別錄,不可具述。遷其靈骨而葬於終南。時膺大朝隆興,崇奉道德。長春真人起而應召之後,玄風大振,教門日盛。至於嗣教清和真人,遂命徒眾營其所葬之地為重陽宮。此昇霞之地,遂崇修為朝元宮焉。嘗試論之,世之所謂得道者,必詳其邊之所為;所謂得仙者,必議其事之怪誕;所謂長生者,必欲留形住世而已。殊不知神變出異,幻感靡常,乃好奇者之所慕,誠道家之所謂狡膾也。至於自本自根,自亙古以固存而不壞者,豈尋俗之所易見易知哉。祖師之來,傳此而已。則氣運之變不可役,化機之動未始出,逍遙於廣模之鄉,放任於曠垠之野,隱顯莫測,應變無方,細入毫芒,大包宇宙,在有非有,居空不空,清爭本然,古今常若。祖師以此立本,以此應世。至於蛻形說法,而直入於不死不生,混倫胳合,與道為一焉。此亦妄測其邊耳,固非其所以邇也。其所以邇者,雖大辯者不可古。詁矣。輒鞭駑鈍,敬為之銘:

  元貞壽海,混混茫茫。葆光天府,純純常常。祖師西來,傳此妙旨。揮霍靈空,息鯨補劓。四子相從,無為一宗。同心仰事,一旦古真容。丹成厭世,如蟬出蛻。蛻形蛻法,復乎無際。時不可拘,方不能礙。出入有無,神通自在。規此靈蹤,建之一宮。薪薪續焰,敷暢玄風。

  終南山棲雲觀碑

  全真之旨,醞釀有年,薪焰相傳,古今不絕。然而藏身深杳,未易發暢者,蓋葆光滅邊、遺物離人,而為於獨者也。其教以重玄向上為宗,以無為清摩為常,以法相應感為末。摭實去華,還淳返樸,得老氏之心印者歟。皇統之初,重陽祖師傑出塵表,存神遇化,方始輝光。遂以是道傳諸海濱數子,所謂馬譚劉邱之倫也。雖復強本,而其教未始大弘也。至於國朝隆興,長春真人起而應召之後,玄風大振,化洽諸方,學徒所在,隨立宮觀,往古來今,未有如是之盛也。門下有任公先生者,其族相臺人也。捨俗投玄,北遊燕薊,師事棲雲真人,從道有年,密傳其妙。乙酉春,下山飛烏行化於秦晉之問,以及終南,至於重陽萬壽之官。束約五里,有墅日梁家注,世傳古有洞清庵,乃重陽神化之所立也。未詳其實。經易世之後,荒蕪四合,通融鼬之徑而已。因有是邊,及承京兆府總管給據,令射占開辦。住持先生乃率其門弟李志蔥、溫志清等數十輩,同心戮力,經營建立,復成是觀。前後約七十餘畝,徑穿修竹,環以清流,堂殿僅完,廊應序列,方壺在後,特室處幽。乃蒙宣差權省移刺公主張,贊成其事。清和真人為之題其額曰棲雲。以為祝延聖壽之鄉,薦享祈禳之地。心香頻灶,光揚玄祖之風;性燭常然,開示全真之化。落成之日,命刻翠泯,以傳不朽。勉為之銘云:

  圓機日新,乃全乃真。持以重靜,保以真淳。祖師之來,如新斯旨。束海之濱,傳之數子。大振玄風,神舟普示。浩劫難逢,尤宜立志。歸其門者,豈不示思。夙興夜寐,勉而效之。

  洛陽棲雲觀碑

  皇朝聖祖御極之初,思徵有道。長春真人應召之後,化洽無垠,道日重光,玄風大振。簪裳之倡,霧集雲臻,宮觀之修,星羅棋布。遐荒若此,況中夏乎。玆洛京之南及一舍,古墅曰朱葛,左連嵩少,右顧龍門,萬安之山峙其前,伊洛之川注其北,中立道觀日棲雲。竅其邇之本末,皇棲雲真人門下四子,經始而建之也。辛巳秋,真人開道盤山,方來修鍊之士,多往質疑。令聞遠播,黃冠野服遊其門者,不可勝計,亦當時輔教之首出者。而四子一曰崔志隱、二曰管志道、次曰董道亨、次曰李志希,俱在席下。參學有年,皆蒙印可,其心莫逆,相與為友。甲午秋九月,共議釆真之遊。乃自北而南,遍歷燕趙齊魯之問,乘流坎止,未及覃懷。當是時也,始經壬辰之革,河南拱北城郭墟厲,居民索寞。自關而束,千有餘里,悉為屯戍之地,荒蕪塞路,人煙杳絕,唯荷戈之役者往來而已。丙申夏四月,數子渡孟津而游洛京,暮及陳昌,遇故人石公,見而驚喜,相待甚厚,眷戀不已,留居數月。周覽山川明秀與心會處,以安蓬華,而及朱葛。顧視四方,何異深山大澤,迥絕人境,棲真養浩,不無助焉。訪其鄰,皇董道亨之故里也。備知土地曉肥,彼此畔坍,皆荒蕪四塞,華曹參天,殊無主者,惟存廢址瓦礫而己。數子於是議經道觀。為之張本。繼而王楊江李尋至,同心戮力,有作爭先,卜築珀茨,芟蘿墾僻。摧枯拉朽,剪荒榛棋棘之叢;解穢除紛,樹火棗交梨之木。朝勤暮止,日改月化,幾二十年,是觀浸興。立正殿以奉三清,後真堂以尊眾聖,雲會在右,芬積居束。附近門牆,膏腴之田六百畝,栽培覆護果實之木千餘株,檜柏蕭森,門庭清肅。養生儲蓄,取諸左右而豐;敬接方來,兼有自他之利。尊師報本,奉國薰修,祝贊璿圖,祈禳士庶,雲霞萃止,師真往還,乃為束道主也。甫成而後,額之曰棲雲。蓋取其師之道號云,冀不忘師也。三子之能事既畢,從師歸汴,唯李志希主之有年而不替,克成其事,善守者也。崔子復贊成其像。歲次昭陽大淵獻春正月,執事者不遠而來致敬,祈予贊語,以紀其實。義不可辭,勉從而直書,其銘曰:

  大哉至道,無門無旁。不即不離,四達皇皇。聖人得之,終身所存。老氏發源,傳嗣萬世。近代重陽,其龍其光。長春相繼,真風益彰。棲雲至德,知白守黑。惠慈利物,為天下則。四子明儔,克紹箕裘。釆真龜洛,朱葛興修。琳宇一區,芝田六頃。火棗千株,具瞻萬境。晨香夕燈,眾善奉行。自天降祐,何福不臻。

  盤山棲雲觀碑

  道無形坍,得人則行;山無高下,有仙即名。此物理之冥符,人事之胳合也。漁陽西北之山,本名四正,古有田盤先生者,田其姓也。未詳何代自齊而來,棲遲此山,歲歷已久,得道成真。雖獷獵庸樵,莫不敬仰,遠近風化,人因名此山為盤山焉。玆山之顏,紫峰之下,懷抱爽愷,明秀端正,號曰中盤,縹緲雲霞之洞府也。累經劫代,為浮圖氏所居。會金天失馭,劫火流行,陵谷推遷,物更人換,復為茂林豐草,豺虎之所據焉。時膺大朝隆興,崇奉道德,棲霞長春真人起而應召。甲申正月,復還燕然,建長春宮。由是玄風大振,四方翕然,道俗景仰,學徒雲集。門下有棲雲子者,密通玄奧,頗喜林泉飛烏擇地。其徒有張志格等,庚辰歲,預及此山,蘿荒僻徑,披尋故址,巧與心會,遂營卜築。辛巳春,承本州同知許公,議請棲雲真人住持此山,應命而至。居無幾,參學奔赴,虛往實歸日數之而不及也。席下皆茂德耆宿,履踐皆抱樸明真,徒輩日增,遂營為觀。丙戌春,疏請長春真人作黃錄醮事,真人因題其額日棲雲觀焉。厥後名播諸方,京師官僚士庶復請出山,住燕京天長觀。丁亥秋,真人昇霞之後,大師由是率眾南邁。所過者化,郡縣郊迎,隨立宮觀,創新茸故者不可勝數,皆其門弟所主焉。特於南京重陽祖師昇霞之所,鄭重傾心搆朝元宮,最為壯麗也。原夫棲雲大師,立德建功,造始於中盤,大成于梁苑。其贊助真風,輔成玄教,亦由時之盛者也。此特紀其實邇,而師之所以述者,殆不可以言傳也。後之學者,亦宜勉旎。敬為之銘:

  田公先生,人物之英。玉石之榮,泉源之清。神變罔測,不留影邇。山有其名,公懷其實。久假浮屠,於今始歸。猿鶴並集,蕾買霞以依。棲雲老師,復主張是。敷暢玄風,無遠不至。王之與田,削去二邊。千載一合,薪火之傳。松風竹月,水聲山色。出示吾宗,惟居'之得。山舟密移,行莫遲遲。重玄向上,勉而效之。

  高唐重修慧沖道觀碑

  無何之鄉,廣漠之野,有方外之遊者二子焉,一日延真,次日永真。延姓賈氏,名志希。永姓李氏,名志端。延真之祖出於鈞,永真之家起於嵐。鈞南嵐北,途經數千。之二子者,相與遊於世,胥如志也。俱以服膺道術為業,繼長春、清和之風,而歷久不渝。其純信之篤,而能剖心厲志,掃除狂妄,以至骨立,而能超卓於世俗者。其所見無全牛,而游刃恢恢有餘地耳。時無止,分無常,水金禪代之交,陵谷變遷之際,諸夏雲擾,朔南未寧。生民塗炭迫側,而心跡自致灰槁者有之,昆久於其道者乎。懷玉於中,同塵於外,人無識者。壬辰之運,延與永相遇於漯水之城限,目擊神會,相視而笑,莫逆於心,遂與為友。或裹飯相餉,或力作自娛,二十餘年,猶斷金臭蘭,未始相離也。崇塘之顏,有菴之故基。二子於是拓摭瓦臂,治,平高下,採之築之,堂之搆之。畦蔬園圃,倚阜臨溪,列植蒼官,雜以文木。闈苑壺天之邃,靈源洞府之幽,未異此也。是謂慧沖道觀。之二子者,抱抱然於其間,雖市井之喧闐,而耳若無聞,境色之紛華,而目若無見。機械不藏於胸次,虛白不昧於厥中,所作與人同,所養與人異,真修混沌氏之衛者歟。與夫登攏而爭先,坐乾沒而無足者,固有間矣。詛可同日而語哉。亦內外之不相及已。丙辰夏五月朔,叔而銘之。其銘曰:玄教心銘,資深性成。了真非妄,惟一惟精。大體完全,必靜必清。中主而正,自成而明。道傳二子,延永其名。斷金之友,蘭若斯馨。.俯存方輿,仰事圓靈。若愚若慧,如醉如醒。在摟而寧,與物皆作。山路不迷,洞扉無鑰。秀木蕭森,靈苗間錯。忘懷市井,無異邱壑。雞犬放收,蓬廬寄託。嚼蠟世味,分甘天爵。膏粱不願,隨宜飲啄。無幾無時,仰參寥廓。

  長春真人成道碑

  真人族姓邱氏,諱處機,字通密,道號長春子。祖居登州之棲霞。宿稟仙姿;聰敏博達,神襟逸邁,識度不凡。未弱冠之一年,穎然頓悟,棄累投玄而參訪焉。大定丁亥春正月重陽自陝右而來,訪求知友。始及崑箭,真人聞而往觀之,目擊神會,遂師事焉。親炙左右,重玄理窟,日以發明。繼而同志偕來,謂丹陽子馬公、長真子譚公、長生子劉公、玉陽子王公、廣寧子郝公。數子同師,遂結方外之心交,泛全真之法海。荷師資授受,皆能服膺而各得所傳。居無幾,重陽惟擔馬譚劉邱而行,聲傳四海。已而之汴,復寓岳臺坊之邸中,頓致數子。久之,付後事於丹陽,無疾而返真焉。四子護靈襯而歸殯於終南。喪事既畢,各議所之,分方立志。於是真人乃遊秦隴,戢邇墦溪,簞瓢不置,蓑笠隨身,物我俱忘,心宇泰定。六年而造妙,以至出處語默,動容周旋,無非道用。玄關啟鑰,天府開肩,知藏充盈,辭源浩瀚,一言之出,人競誦之。聞其風者,梯山航海以來觀;遊其門者,步武樞衣而上問。聲名籍甚,山斗具瞻。大定戊申春二月,世宗遣使徵赴闕庭,掌行萬春醮事,特旨住全真堂。屢承接見,問保安之道。真人諭以抑情寡欲,養氣頤神,發明道德之宗,剖析天人之理。上大悅而益敬之。明昌辛亥,復之海上,而居濱都之太虛觀,同道者咸師尊之。請益則以功行罪福為戒,泛應則如酊水投器,隨方圓大小,取足而已。其人多以自埋於民,草衣木食者有之,志操相尚,世莫知其所以也。故教未易大行乎天下。時膺皇朝應運,奄有區夏,朔南始通,德譽上逮。己卯冬十月,上遣便宜劉仲祿,率輕騎數十,攙搶開道,逕及海濱,奉詔微師。真人以天意所存,不辭而發軔。侍行者一十八人,皆叢林之傑出者。指程西北,跋涉艱虞,萬里龍沙,繼及行在。上嘉來遠之誠,重慰勞之。一日,問以長生之藥。真人曰:有衛生之經,無長生之藥。上嘉其誠。每召就坐,即勸以少殺戮,喊嗜欲,及慈孝之說。命史錄之。癸未春,特旨復燕。救建長春宮,主盟玄教,天下之冠裳者咸隸焉。仍賜金符,其徒乘傳,往還奏.對。敕鐲門下賦役。自是玄風大振,道日重明,營建者棋布星羅,參謁者雲駢霧集。教門弘闡,古所未聞。真人年登耄耋,席煖燕山,普應諸方,遠近咸化。祈晴禱雨,剋期而應,蓋天人之相通,毫髮無問也。丁亥六月,天大雷雨,太液池岸崩而水竭,北口山壁摧而聲震。師聞之曰:山之摧,池之枯,吾將與之俱乎。秋七月朔後九日,果示寂焉。享年八十有一。葬靈骨於白雲觀之處順堂。戊子,嗣教清和真人承朝旨,封尊號日長春弘道通密真人。

  嘗試言之,真人降世,厥德以常,握太上之玄珠,佩重陽之法印。志堅金石,性潔冰霜,泯浩劫之塵情,破多生之習障。靈風拂袂,性月橫空,大明乎根幹泉源,滋蔓乎波瀾枝葉。知常安靜,復命致虛,金丹大藥之成,火棗交梨之實。神通自在,應變無方,具天地之大全,復古今之大體。周行不殆,獨化卓然。此真人所以成己,而為天下大宗師也。道之所在,物自歸之,和氣橫流,無遠不至。崇修宮觀,建立門庭,敬圖象外之尊,敷暢玄中之教。指天真而開徑路,濟苦海而作舟航。登之者必通,行之者必至。凡有足者,皆欲及其於道也。此真人所以闡化覃迷,維持正教也。曩者國朝初興,天兵暫試,血流川谷,肉厭邱原,黃鐵一麾,伏屍萬里,馬蹄之所及無餘地,兵刃之所臨無遺民,玉石俱焚,金湯董粉。幸我真人應召行在,微言再奏,天意方回,許順命者不誅,指降城而獲免,諭將帥以愍物,勉豪傑以濟人。在急者拯以多方,遇俘者出以貲購。婢僕之亡,從道者皆恕;卑賤之役,進善〔者〕 則放。良救人於塗炭之中,奪命於鋒鏑之下,使俊惡而從善,皆道化之弘敷也。天下之受庇者多矣,亦有不知其然者。雖利天下,不言所利,真人有之,德換天壤,性超帝先。或者以耳目聞見妄測之,皆得其邇也。跡則非其所以〔邇〕 也。其所以跡者,大智不能知,大辯不能言,猶戴天而莫知其高,履地而莫知其皇。妄測之者,皆聽瑩也。李公大師不遠而來,命紀真邇之崖略。將刊諸石,以壽其傳,亦報本尊師禮也。義不敢辭,輒從是說,謹齋沐而直書。其銘曰: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1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