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卷一

  賦

  七言古詩長篇

  五言古調長篇

  七言律詩

  卷二

  卷三

  五言律詩

  長短句

  七言絕句

  卷四

  六言絕句

  五言絕句

  跋

  卷五

  詞

  卷六

  卷七

  碑記

  卷八

  雲山集目錄

  目 錄

  卷一

  賦

  七言古詩長篇

  五言古調長篇

  七言律詩

  卷二

  七言律詩

  卷三

  五言律詩

  長短句

  七言絕句

  卷四

  六言絕句

  五言絕句

  跋

  卷五

  詞

  卷六

  詞

  卷七

  碑記

  卷八

  碑記

  雲山集卷一賦

  性賦

  輝前照後,博古明今。出為生而入為死,靜乃性而動乃心。窮浩劫之靈源,幽深恍惚;體無生之妙用,隱顯浮沉。當其未鑿混沌之前,不動檀那之際,示地文而冥會為定,發天光而朝徹為慧。蓋已超於幻境,恍爾難名;即自契於真常,鯈然無係。故用有動靜語默,即體非味色聲香,縱之則蕩於遠邇,收之則入於毫芒。猶寒灰之重焰,若枯株之再芳。煉真實以成丹,鬼神莫測,搏虛空而作塊,兵刃奚傷。至如作止萬殊,根源一共。有以俏措拈弄者,當機薦取。有以澹薄安養者,飲醇受用。白牛之泯滅無邊,寶塔之玲瓏沒縫,壁問掛口,不殊筋陡浪傳神;棒裹翻身,何異擷交拈作頌。若乃物來斯照,感而遂通,印星斗於澄潭之底,現胡漢於明鏡之中。運樞環於妙用,即流波之太沖。擊片段之舒閑,山雲莫比;瑩圓明而皎潔,江月難同。彼且不飲神滇而妄恣七情,不保天游而相攘六鑿。輕錢踴劍之所似,飄瓦虛舟之未若。柢形器之所域,背玄風之可託。大施之門無擁塞,普化驢嗚;不言之教甚昭彰,鴻蒙雀躍。偉哉,虎溪攜手而同笑,南郭仰天而獨噓。叔學有九年成大妙,印可有一宿證無餘。蓋巨細洪纖,頭頭至道,飛潛動植,色色真如。詭說公孫,辯強名於非馬;多方惠施,詰至樂於游魚。咦,刮野老之雙睛,斷山童之一指。參乎應唯而已貫,回也坐忘而得使。迷則精衛銜土,以填滄海;悟則罔象求珠,而投赤水。動手則差其一著,開口則失之千里。雖因行而掉臂無妨,落筆盡塵垢而已矣。

  心賦

  性本於道,情生乃心,聚根塵之淵藪,領善惡之喉拎。念念遷流,往不停而今不止;新新嗣續,動斯顯而寂斯沉。當其非有非無,為想為識,出則、麗事而著物,動則隨聲而逐色。捨之不可去,取之不可得。立總草魔之帥,浩劫常然;坐為三業之魁,無時自克。若乃塵慮靜盡,神明晏居,光發寒灰之焰,祥生特室之虛。隱大無外,藏微有餘。脫盡簾纖,到不知而若近;承當穩密,隨所用以皆如。至於撥火然香,烹茶掃地。信手拈來者,物物相應;隨身放下者,頭頭皆是。江河淮海,勢雖異而水無殊;釵釧缺盤,用有差而金不二。若乃隨宜變態,逐境生綠。其靜也凝而地,其動也懸而天。應於足則移步盤膝,應於手則握掌成拳。作止抬拈,據獨化無形之主;見聞知覺,占當機用事之先。若夫超越乎十地三乘,籠絡乎五行四象。在中立而不倚,能內保而不蕩。暫矜向上之消息,即墮今時之仗癢。沬泗宗風何所,在入室升堂;漆園妙處若為,將推門放杖。偉哉,一竅虛通,八面玲瓏。珠璨玄虛之上,丹圓寶鼎之中。混乾坤為一體,奪造化與同功。無象無私,若春陽之及物;不留不礙,如秋月之行空。嘻,順事而安者,就路還家;因物而用者,隨流得妙。大量江海兮,無所不納;高懸日月兮,何方不照。物我一域,有無同徽。斯乃五常百行之樞機,萬聖草真之總要。

  雲山集卷一_七言古詩長篇

  七言古詩長篇

  悟空

  玆生浩劫何癡迷,引延若藕蟠青泥。

  安知造物故相戲,壑舟夜半移束西。

  攻心利欲黃門劇,目眩空花認為實。

  風刀劫火自天來,煽赫崑山焚玉石。

  俗綠一掃盡成空,及蒙大宥開牢籠。

  始信黃根未炊熟,忽驚鍾遞樓頭風。

  放眼纔知夢中惡,細想從前事渾錯。

  皇天賜我好因綠,跳出塵凡得真樂。

  人問到了空無依,爭如撥轉重玄機。

  功成卸卻娘生襖,五雲宮闕乘風歸。

  證怪惑

  道人遊戲真三昧,變化神通如狡膾。

  淵默雷聲震九天,尸居日照周沙界。

  金雞報曉泥牛走,枯木龍吟頑石吼。

  玉女吹簫作鳳嗚,木人應節翻筋陡。

  毫芒消息天關機,拍塞虛空無盡期。

  非有非無不可測,或逆或順那能知。

  大妙九年必期進,造塗七聖迷所之。

  推問放杖會未得,眨眉弄眼空相窺。

  證夢惑

  昔聞穆滿遊玄宮,清都絳闕雲屯空。

  更移向上或驚悸,天風吹落歸樊籠。

  又聞黃帝華胥國,飛步履虛如履實。

  雲霞徹視山谷平,仍似墦林壁中出。

  神遊夢及未離方,乘風遊月非其常。

  一超直入崑崙頂,本然固有誰承當。

  塵世悠悠夢顛覆,真妄顏頂訟爭鹿。

  槐枝勳業鬧妣蚌,蝸角功名戰蠻觸。

  覺兮夢兮俱鴻蒙,我今寐寤猶同宗。

  借問主人開眼未,一聲風送樓頭鍾。

  招隱

  君不見,那鄂枕中得如意,磨鏡未明人換世。

  又不見,槐安官裹尚金枝,皚戰功名黍一炊。

  遍界盡為開眼夢,化工幻惑閑般弄。

  似寄懸絲傀儡棚,寧許暫如山不動。

  智也無涯生有涯,悠悠千古未還家。

  家園素有知何在,誰趁束風賞覺花。

  歸去來兮宜早早,步步清凍除熱惱。

  頃刻光陰下手遲,莫待形容變枯槁。

  偶成

  人問萬事輕浮雲,消長起滅隨時新。

  或吹繁華變霜曉,或吹枯槁回陽春。

  孰能肝腸如鐵石,誰能眼孔如車輪。

  盡情冗冗逐虛幻,頃刻一窖同埃塵。

  何如進及真中真,掃除萬慮清吾神。

  丹成跨鶴獨歸去,天地雖老存玆身。

  郭子淵之汴索詩

  余生懶癖居林泉,茅茨窘寶孰可憐。

  一無所堪百不用,擁腫鞅掌圖安然。

  上人垂教莫敢侮,祇恐節外生因綠。

  咄嗟贅形實大患,出門未許披寒暄。

  先生約我欲南去,自信方物那能圓。

  見烏不飛風莫御,兩足怕舉愁胝胼。

  臨行惜別要詩句,空洞此腹無雲煙。

  溪藤落筆失真素,墨池點破非重玄。

  堊慢好在運斤手,不期緩急新輸扁。

  慇戀書此激崑電,笑擲瓦礫搖昤鞭。

  與杜教授母慶八十

  康寧富壽人間優,期頤耄耋希等伴。

  長松鬱鬱貞石固,玄鶴孤立靈龜游。

  有數有形寄澤壑,化工夜半移山丘。

  何如麻姑相與儔,坐斷黃龜幾出頭。

  珠牙列植遠瓊屋,山谷不躓雲霞遊。

  交梨火棗日厭妖,玉芝石髓尋常羞。

  芥城拂石不可計,幾回清淺蓬萊洲。

  祝真常真人壽

  簷楹佳氣鬱蔥蔥,束皇戒旦驅融風。

  莫飛四葉應真造,九光霞映蓬萊宮。

  霓旌月節捧麟馭,丕顯玄風大宗主。

  世問甲子纔一周,銅狄摩罕閱今古。

  金堂玉室本無塵,瑤林琪樹輕莊樁。

  壽光寂照通理窟,樞環圓應休天鈞。

  清都永錫春難老,拂石芥城何足道。

  命蒂栽培高厚先,無窮豈與人求禱。

  特拈心灶香非煙,冀伸愚懇猶瞻天。

  歌以長言薦雲几,朱顏歷劫常依然。

  西壘老靜廬中或生笑長數尺索詩

  歲寒墊窟藏豐隆,鬱結盤桓懷道沖。

  乘時順動莫可待,自春祖夏黃埃中。

  欲伸不伸化成物,蟠根錯節遲天工。

  荒叢雜杳不足賴,卓爾突出西岔宮。

  抽萌脫摔清且勁,分枝布葉張其雄。

  先生有道求入室,倚門化作青衣童。

  未容香嚴透消息,妙傳得自懸壺公。

  虛心內蘊縮地脈,頃刻萬里猶乘風。

  保護龍孫無少損,琅牙莫比纖塵蒙。

  異日功成藉斯力,信步六合遊無窮。

  馮權教慶誕以毒山為祝

  渾淪未判包乾坤,有無巨細悉固存。

  元始虛皇建中極,天柱卓爾名崑崙。

  其上無蓋總天目,其下無底擎地軸。

  官殿盤鬱山之巔,遊璣運轉山之腹。

  挺拔巉巖旱玉峰,直超象外無爭雄。

  大藐姑射與太華,下視培摟輕喬嵩。

  神人肌膚瑩冰雪,心若淵泉與日月。

  劫塵滄海任更遷,不古不今無耄耋。

  但願老仙如此山,長春永不凋朱顏。

  蠢爾具瞻履驀下,悉開聾瞽通玄關。

  跋非時桃花

  物理榮枯自有時,差時逆俗心自疑。

  此桃開花固非正,韜藏結實無人知。

  霜浚卉木百草死,卓然獨顯天生姿。

  道人愛此異凡格,連枝折示誇奇特。

  可憐此種非蟠根,移向長春洞中植。

  開花結子三千年,珍味閻浮少人得。

  寄路才卿造

  物弄人如弄丸,無端幻惑巧相饅。

  憶昔癸未二三月,搖蕩故園戈戟寒。

  漏誅殘喘各逃散,千里區區行路難。

  此命此身寄復寄,先生玉庇均平安。

  何當六月政暑雨,驚報此晉摧神姦。

  昊兒路滑豺虎斃,汶氏風情雲水閑。

  邇來車軔朝暮發,必料故鄉衣錦還。

  歸心繚透西南道,行色依稀上下山。

  野夫政坐迷惘疾,忍附驥尾那能攀。

  雲山集卷一_五言古調長篇

  五言古調長篇

  勉世

  人生約百歲,倏忽如彈指。俱為造物戲,擾攘不得已。遑遑朝抵暮,切切憂與喜。干己盡成空,況復非干己。無窮分外事,逆順相汝示。惡念等山丘,良心無一□唯。閻家老子來,頃刻不可止。勸君且莫癡,歸計求依倚。跳出業火坑,不作舊行履。撥轉又玄關,長生從此始。

  寄道友論伯瑜

  昔在紫峰下,雲霞相對披。危亭接軟語,朝夕心忘疲。西風豁塵襟,杖屨相追隨。悽悽別鎮陽,目送行遲遲。臨歧約鶴山,乘流不可知。勢如羊角戾,動有染絲悲。西南雲水窟,坐使心旌馳。逆順乃天理,行止非人為。彼意直如繩,此心圓似規。千里共明月,罔間毫與釐。飛神相來往,恍惚無預期。同遊天地一,寧許斯須離。躡景並痠虛,飄飄奚復疑。從此三真會,時時承芝眉。

  住院

  住人不住院,寧論物成敗。住院不住人,何殊俗扭械。友雲及飛觀,熟視同草芥。彌費汗血力,數窮終至壞。何如真箇人,誦一言一話。朝夕飲瓊露,默默得神解。飄飄出六塵,徑捷超三界。一旦初明月珠,肯向人間賣。我來略住院,不責寬與隘。但覓雲霞友,似欠多生債。安心處嘈雜,名利非買堅。天賦性寒凜,坐致俗眶毗。越起

  良獨難,傲睨吁可怪。患此重玄病,膏肓爭得差。未肯自束縛,何能呈狡膾。祥風吹神襟,杖屨輕且快。南北與束西,飄飄學行邁。

  幽居

  幽居愜野情,生事未嘗理。交朋幾離合,童秤相汝爾。連牆如有敵,經歲不相齒。世態冷於冰,人情淡如水。鶉衣密補視,蕾食忘甘旨。疏散百無縈,自得而已矣。

  形幻

  有身致大患,忘我復何憂。形骸最親切,畢竟成土丘。況玆身外物,無物非何樓。大塊勞以生,冗冗不自由。萬事素已定,誰能分外求。疑團自粉碎,休休復休休。莫為空幻具,還作真箇囚。廓然自心安,宜與化同遊。於生無一為,姑置不復留。穎脫出塵室,表裹絕綢繆。一旦古性月在,輝輝天霽秋。

  世偽

  閉戶懶出門,眾議失和暢。策杖走街衢,玲眼憎流蕩。合境責紕繆,絕交瞋嬌誑。緬相作人難,動止皆招謗。自究心未灰,莠然真作妄。灰心復忘形,誰驚魔與障。紛紛人世間,非是無定相。各自立偏見,同己聲相向。大地盡紅塵,從交翻白浪。重玄得品味,頓悟通真況。自性孤月圓,襟懷天一樣。跳出死生關,透入光明藏。

  出觀

  我初學守愚,渾淪無瑩罈。久靜復思動,多口相誇詫。臭肉候來蠅,行貨非待份。數數致窮屈,鼓舞不得暇。未能無汝保,相孰莫非詐。幽烏仰投籠,白駒驅就駕。禹步及雲集,俱為化所化。世俗喜驚駭,閣聞聽誑譁。清諍輔真實,豈願人咨訝。搏空鷓鶴飛,寧知老鴉嚇。萬塵付一笑,取次得休假。明明向上事,彼各不相藉。逕入無何有,受用如倒蔗。末後竟何如,天下藏天下。

  法身

  重玄妙法身,物我皆具備。微塵拆世界,大量包天地。巨細億萬殊,根源同一致。譬如瞑渤中,鱗甲同沾利。悲哉墮有情,復為形所累。淹沉生死窟,輸轉皮毛類。降本迷浩劫,苦楚如倒置。賢聖垂方便,救援無遺棄。奈何聰不明,相對如夢寐。

  壺天

  壺天接人境,絕點純清凍。殿閣倚空碧,氣象連山蒼。薰風自南來,頓遣祝融藏。蒙莊及辯惠,揮塵談冰霜。更上臨漪樓,俯瞰湲流長。野鶴各自適,高柳搖晴光。主人有好懷,不酌鵝兒黃。特製勝玉屑,為我搜枯腸。綠慮破纖悉,逕及無何鄉。至樂美四并,受用烏可量。誰問束華主,軟紅塵土香。

  跋董節副黃根夢手卷

  晝為開眼夢,夜作夢中夢。眼開胳合俱冥蒙,生滅廢興閑戲弄。為蝶為周不自知,眨眉舉目端為誰。那鄧邸中獲如意,蓋世功名黍一炊。塵世光陰遽如許,織烏忽忽經旦暮。情知萬事徹底空,大化忙忙幾人悟。迺公獨得重玄機,放眼分明覺夢非。未肯瞞頂訟爭鹿,五雲官闕早時歸。

  吊無欲真人

  隴右老仙公,壽歷先天永。慈念落人間,臨目閱塵境。八十有六年,迅如彈指頃。思復白雲鄉,棄卻丹砂井。幻出彩雲容,沉冥黃鵲影。逕入寥天一,少焉猶鏡靜。寶珠無遺響,眾瞻俱莫省。虛堂夜未央,月掛松梢玲。

  世事

  萬形寄寥廓,動止高厚并。化機隨用撥,物理逐時更。交臂今成古,轉頭枯與榮。無情翻變態,著力戲浮生。提攘鴻蒙子,施張傀儡棚。交唆童作劇,撿弄蟻興兵。虛幻一團物,悲歡百種情。死生車轉轂,劫運芥填城。自作無門獄,甘沉業火坑。轉流無暫歇,苦楚沒前程。大悟如求免,翻身道上行。莫於他處覓,心地早填平。

  寄路才卿

  君今能著鞭,我獨瞠若後。來秋積雨霽,凍風吹宇宙。行李青草鞋,杖華隨在手。去去不計程,日用隨所有。西山佳處約平分,未必二兄真許否。

  癸丑春送樊道錄赴闕

  識面不數月,軟語接猶希。無何復相別,緩轡策輕肥。朔方晚春色,楊柳自依依。聯翩西北往,暗塵隨馬飛。去天不盈尺,作霖心莫違。舉首一明月,萬家同是輝。老我寄泉石,俟君衣錦歸。

  雲山集卷一_七言律詩

  七言律詩

  讚道

  浩蕩神光徹太虛,主張高厚定元初。

  大包宇宙極無外,細入毫芒光有餘。

  萬象斡旋通造化,草生出沒賴吹噓。

  物情不許通消息,動植飛潛各自如。

  慶長春

  霧捲千山萬里`晴,壺天春滿氣盈盈。

  花心露滴無塵慮,柳眼風開不世情。

  稚子執迷遊廣莫,老仙高會約蓬瀛。

  坐傾碧酒歡無極,醉裹雲車倒載行。

  乞紙被

  此形端似護懸疣,勘破元真事事休。

  任喚馬牛皆不應,從交雞犬不知求。

  一瓢糊口生涯足,百納沿身歲計周。

  更向侯門乞紙被,夜寒蝸舍坐蒙頭。

  頃年欲作紙被今幸成之

  柔綿細疊軟溪藤,自製青綾一樣新。

  晝捲野雲飛不動,夜披江月照無垠。

  相宜質素功非俗,別得陽和煖似春。

  老去癮鍾資火力,矮床枯几伴閑身。

  省迷

  粹淳一散成澆漓,悠悠弱喪迷所之。

  視聽食息作者誰,流連不返徒自疲。

  隋珠彈雀癡所用,取者愈輕索者重。

  幾時勘破人牛非,白雲是躡帝鄉歸。

  又

  儲金畜帛自遺咎,礫社散櫺那有災。

  玉通潤色碎泯石,珠出夜光剖蚌胎。

  藏身不厭在深眇,外物已知真儻來。

  直此報渠難自信,又玄關槍豈能開。

  倦住持

  出家移入道人家,換上清虛冷鐵伽。

  既悟幻綠非實相,何堪病目認空花。

  胥疏不及南山豹,跨詩真成坎井蛙。

  好藉十年閑杖屨,水雲遊歷興無涯。

  郭子淵北行索詩時在通州

  此別燕山第一程,滌川冰雪送君行。

  道人簡事為繁事,對客無情似有情。

  銓穴但宜容墊物,搏風從此奮鵬程。

  神遊八極無窮盡,未卜何時會玉京。

  瑞雪

  大地纖毫色色空,寥天望極一鴻濛。

  夜凝冷浸梅魂月,朝拂輕回縞帶風。

  身世密移塵境外,乾坤收入玉壺中。

  虛堂瑞草瓊林合,壓盡蓬萊第一峰。

  打睡

  放倒形山睫已交,耳邊塵冗任喧囂。

  杳冥忘記先生責,劓貽寧知弟子嘲。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0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