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上清道類事相

  經名:上清道類事相。唐王懸四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平部。

  上清道類事相卷之一

  仙觀品亦曰道場亦曰玄壇亦日精舍亦曰靖海。

  《本相經》云:天尊以龍漢之時,於北隴玄丘七寶館內煉其真文,天景大混題館四面也。

  《三洞科》云:起靖館宮堂,乃引律日安靖,治於天德。天德者,甲乙丙丁地也。民家曰靖,師家曰治,皆長一丈八尺,廣一丈六尺。凡佩仙靈符錄,皆須安靖治也。

  《法輪經》云:若見臺館,思念無量,普瞻八極,身與我神,洞見幽微。今謂觀則瞻,觀八極。八極者,八方也。人若能安神定志,則通徹微妙,洞見幽玄。幽玄與微妙者,太玄真一之極果也。故五千文上經云:常無欲觀其妙,常有欲觀其微也。今經本微字錯作徽,此則字之相類,傳寫之誤,其來日久矣。

  《上清變化經》云:西臺之館,二真服御之處,刻錄之所。

  又云:九玄之館。

  又云:太極觀,上元上真變化處也。

  又云:紫上觀,太靈真文祕在其中。

  《上清經》云:協晨靈觀,玉晨道君居之。

  《真誥》云:易遷館協晨夫人居之。

  《三元布經》云:元始天王於明霞之觀,將上真玉檢下授三天玉童也。

  《靈書經》云:北方鬱單之國有洞靈之館,高與雲齊,其處闇冥,四面無光。別有洞靈之館,朗然而現,四面洞徹,如日中景也。天尊封天文於此館中,故名之為洞靈之館。

  又云:太上道君時於南丹洞陽上館栢陵舍中,稽首禮問元始天尊,為說《罪根上品經》也。

  《靈寶隱語》云:合景北靈館,雲上携手飛。

  又云:常融天有紫微之館,處乎玉清之上,煥乎紫虛之中。

  又云:過度三界之庭,升入太靈之館也。

  《太上飛行經》曰:道君逍遙羽陰之館,息乎洞豪之門。

  《八節謝罪經》云:八節之日,上皇太帝君乃登廣寒上清之境,上清靈宅太空之闕,丹紫之臺,長綿玉樓,群仙集于太微之觀,議定天下萬民之罪福也。

  《道學傳》云:吳猛,字世雲,登山詩曰:仰瞻列仙館,俯察玉神宅。

  又云:許玉斧玄孫靈真,梁代在茅山敕為立嗣真館,以褒遠祖之德也。陶隱居所住朱陽館,即是許長史舊宅也。

  又云:孔靈產,字彥靈,會稽山陰人也。深研道要,遍覽仙籍,宋明帝於禹穴之側,立懷仙館,詔使居焉。

  又云:陳高祖於義仙館發講。蘭陵人蕭子禕,字虔華,被褐起座,捨所造織成經巾,以充供養。禕後卒,法式經書悉入公家,安國館經巾,至今猶存也。

  又云:梁世祖於天目山立太清館,招諸道眾同來憩止也。

  《太洞經》云:元龜山有九靈之玉館,太帝玉妃之所在也。

  《本相經》云:高陽國中有長樂舍,方圓一丈二尺,其舍表裹悉有天景大混文字,題在四面,營衛此舍也。

  《皇人守三一經》曰:峨眉山皇人以蒼玉為屋,黃金為局腳狀也,五色為垣也。

  《登真隱訣》云:燕口山亦名方源館,昔孝明於此合神丹而升玄洲也。

  又云:古人曾合九鼎丹於此也。

  《十洲記》云:瀛洲有金鑾之觀,飾以眾瑤,直上峰雲,中有青黎瑤几,覆以雲執之素,刻水碧為倒龍之狀,懸火精為日,刻黑玉為烏,以水精為月,請瑤為蟾兔,於地下為機捩,使昏明弦望不虧,時時有香風泠然而至,張袖受之則歷紀不厭矣。

  《鳳臺曲素上經》曰:月朗西華館,意合廣寒宮。婆娑紫鳳下,蕭條九嶺峰。流盼無窮野,仰觀劫刃中。

  《上皇先生紫晨經》曰:金童攀雲而侍輪,玉女躡虛而衛靈。東遊碧水之館,洞淵浩靈,極清之源。

  《登真隱訣》云:大茅山西立華陽上下二館。

  又云:方山下有宇幽館,多有學道人居之。

  又云:宋景王立館,館主王文清也。

  《上清三天正法》云:清微館,三天頌文出其內。

  《八術神虎隱文》云:太真之館,太微天帝君受消魔智慧神虎金符處也。

  《三九素語玉精真訣》云:高上玉館,三九素語隱在其中。

  《玉帝七聖玄紀經》云:景霄觀上帝君之所處。

  又云:紫虛玉館,皇人相期處。

  《三道順行經》云:紫霞內觀,《八素真經》在其中。

  《玉光八景經》云:玉虛之觀,太上道君反寂之處。

  《玉精真訣》云:高上玉館在紫虛之天,《三九素語·玉精真訣》封在其內。

  《大洞真經下》云:映天洞觀,金真玉經在其中。

  《大洞經下》云:道君登碧水之虛臺觀,滄洲之紫館。

  《三天正法》云:九玄帝君謌曰:結芒太霞館,流盼無窮齡。又青童君謌曰:藹味上清館,豈覺有餘滯。

  《大有妙經》云:龍吟絁宅府,鳳嘯太霄館。

  《大洞玉經注》云:帝君乘丹霄而啟道。太冥披緑霞而明微,煥乎金塘之館也。

  又云:金琅館在玉清天中,上皇真人治其中。

  又云:崑崙山上有九靈之館,上接縱璣之輪,下在太室之中,西王母之所治也。

  《龜山元籙》云:上遊五嶺峰,群翔太華觀。

  《七轉紫晨君上經》云:上皇先生頤神神州之闕,蕭條無崖之館。

  《上清八景飛經》云:太上大道君蕭蕭太龜之上,放浪於無崖之外,各反玉虛之館

  《真誥》云:桐栢真人謌曰:寫我金庭館,解駕三秀畿。夜芝披華峰,咀嚼無長飢。

  《真誥》云:領略三奇觀,浮景絕翔冥。

  又云:鬱藹非真墟,太無為我館。

  《真誥》云:紫闕構虛上,玄館衝絕飈。

  又云:翳藹紫微館,鬱臺散景飈。

  又云:受精玄漢,故改容於三陰之館。

  《昇玄經》云:有浮雲觀,天尊遊行之所也。

  《大洞真經》云:森朗都有中黃太一上帝之館,始元童子在其內。

  《龍飛尺素隱訣》云:太真丈人遊賞紫虛之館。

  又云:藹沫太虛館,靈風散奇香。

  又云:栢成子、谷希子、廣成子、青真子,遊三素八輪綺異之觀也。

  《白羽黑翮經》云:太真丈人盤遊紫虛之館,息駕無崖之端。

  又云:太真丈人,北到朔陰洞玄之館,寒水之鄉。

  《上清變化經》云:南極長生司命君,遊金洞素靈之館,遇九靈金母。太素三元君,受龜山元籙。又登太一上帝之館,得《太霄琅書》。

  又云:皇上度紫石於丹靈,刻錄西臺之館,定禮於東華之方,合變於三素之氣,仰披晨登之光。

  又云:上引紫虛之氣,下觀混混之源,心注九玄之上館,目羅中真之顏也。

  《飛行羽經上》云:太上道君,昔遊於北天,策駕廣寒,足踐華蓋,手排九元,逸景雲宮,遨戲北玄,息乎洞豪之門、羽陰之館,盻縱璣以召運,促劫會以舞輪,歎萬物,而彫喪,俯天地而長存。

  《神州七轉七變經》云:紫晨上皇先生怡神神州之闕,蕭條無崖之館,匡制三五之運,拯化承唐之難。

  又云:明梁之館,變白為青。

  又云:豁落丹霄觀,幽寥冥運彰。

  又云:上晏九霄館,蕭登玉清宮。

  又云:高上儼龍駕,宴景紫霄館。

  《玉珮金璫上經》云:太上隱玄寶章,處於玉清之館。

  又云:上清陰景內真之經,處上清之館、太霄之中也。

  《太霄紫書》云:朝遊西臺館,夕憩扶桑宮。

  又云:豁落紫虛館,慶雲隨化消。

  又云:執契太霄館,歸真玄文章。

  《外國放品經》云:青童君,逍遙紫虛之館也。

  《上清投詞儀》云:晏寢太常館,峻嶒阿母庭。

  《空洞靈章》云:虛明天有,梵行大館,元正臨止,司命執筭。

  《昇玄經》云:太上於崑崙治中,進登天首大治七寶道德觀,上以告張天師云:吾道出於無先太初之前。

  又云:身居虎豹之藪,心在福德之觀。

  《洞玄經》云:紫微太靈館,梵度天中內音書其上也。

  又云:扶桑司靈館,元洞天中內音書其上。

  又云:北靈上館,翁重天中內音書其上。

  又云:北靈館,七曜天中內音書其上。

  又云:紫陽館,文舉天中內音書其上。

  又云:洞靈元陽館,在太玄都玉京山,元始、靈寶、南天大聖眾至真尊神、無極大道南上赤帝、丹靈老子、太和玉女、長生司馬好生君、司命司錄、南極度世君、萬福君,常以月二十三日會此館,集校天人祿命長短。

  《洞真經》云:金洞素靈館,九靈金母、太素三元君所居。

  又云:清微上館,元始天王之所居。

  又云:蘂珠日闕館,太上高聖玉晨道君所居。

  《道迹經》云:月上館元始天王出皇民士叫錄於其內。

  《五煉生尸經》云:昔善忍國有道士晃信然,得道為元靈老君,南官書其道跡在紫微之館也。

  《內音玉字下》云:紫微館處乎玉清之上,中有陀丘之眾,駐億萬人。陀丘者,是新得度受靈之人也。功德未備,故停散其中。又有太靈之館,梵度天王治其中。

  《大洞玉經三十九章》云:九天之之上有金墉之館,玉帝之所處也。

  又云:崑崙山上有靈芝觀,上接璇璣之輪,下在太空之中,西王母之所治也。

  《後聖道君列紀》云:豁落丹霄觀,清寥冥運彰。

  《八素陽訝九章》云:放曹太微觀,峻嶒九玄所。中有執寂賢,洞嘯靜冥處。

  又云:北辰結朱館,疑峙九虛嶺。

  又云:鬱儀清虛觀,結璘絕煙際。

  又云:洞遊無名館,龍旅迴瓊輪。

  《三皇經》云:峨峨皇極觀,赫赫瓊林房。

  又云:相隨龜山館,謌嘯扶桑林。

  尹喜《 樓觀本記》云:昔周康王聞尹先生有神仙大度之志,乃拜為大夫,因號喜宅為樓觀,在後周穆王為修此觀、召幽逸之人為道士,置其中,自爾相承,至令不絕。

  《老君聖紀》云:周穆王又為鎬京人杜沖字玄逸修觀,置沖為道士於其中,沖後得為太極真人也。是知人間置觀起自周康王也。若置道士於觀中,又發自周穆王也。若是道士之名,先起自於天地兩判初分之日也。仙觀之號,又先起天地兩判四天之前,在大羅天。大羅天上有玉京之山,玄都之仙觀也。

  《道學傳》云:宋文帝為陸先生置崇虛館,劉法先為館主,封國師。董率法,彭城人也。宋明帝徵為崇虛館主。

  又云:梁天臥十五年,為陶隱居建太清玄壇,以均明法教也。

  又云:張允之,吳郡嘉興人也。少而出家,依隨師友,五年被敕為茅山南洞崇元館主,後館前別地為金陵館,靜隔人物,修習至道焉。

  薛彪之,晉陵人,齊高帝時往茅山結宇,松餐澗飲,彌歷年歲。齊高帝時,革命訪求道逸,知彪之守志丘壑,不顧榮位,乃敕於此山為金陵館主也。

  成童孫,字安仁,義興國山縣人也。性識沉敏,獨立不草,少年出家,長齋蔬食,遠近賞揖,莫不增信。梁天監十六年,敕為靜心館上座,儀軌一眾,甚有風德也。

  孟智周,丹陽建業人也。宋朝於崇虛館講說,作十方懺文。

  薛彪之,晉陵人也。齊建武二年,停東川,採訪真祕,三年乃反,啟救於大茅山東嶺,立洞天館也。

  蔣負芻,義興人也。去來茅山,有志棲託,齊高皇帝於山造館,建元二年敕請於宗陽館行道也。負芻又於許長史舊宅立陪真館,應接劬勞,乃以館事付第二息弘素,專修上法也。

  東鄉宗超,字逸倫,高密黔陬人也。乃捨所居舊宅為希玄道觀,乃蘿草結庵,編蓬捶槿,躬與門徒自運筋力,雖未雕削,不日而就也。

  梁簡文時,廬陵威王在鎮大為起造房宇,廊廡莫不華壯,供養法具咸悉精奇,唯先生所居茅茨,不改衣服,林帷務存簡率,常坐一圓枯移榻,遂有膝痕,卉冠菅席穿决不換也。

  又云:道士張法猛。黿潭石渚之陽,立石渚館,請賈稜於館,三年講說。梁帝於石渚館,令嚴寄之於其中,厨醮悉以菜也。見《賈稜傳》也。

  宋初長沙景王就許長史宅地之東,起道士精舍。梁天監十三年,敕貿此精舍立為朱陽館也。宋明帝召陸先生權住騾騎航扈,客子精舍,勞問相望,是知精舍通在三教稱之也。

  殷法仁,字玆道,陳郡陽夏人也。少而出家,勤習誦,長齋菜食。有陳文訶,京師富室,起義仙館,請法仁居焉。

  九真館,晉陵曲阿人王靈璵字善寶之所住,專修上道也。敕給館民二百,館戶金繒香藥,事事豐多。

  謝暄,字元映,陳郡陽夏人也。長齋菜食專務修道。上虞山剪棘開路,成立山館,有若神功也。

  苲定,字叔安,信義南沙人也。好神仙,弱年入海虞山師謝暄。暄見其有志,令住元陽館,看視朱公經也。又於元腸館右別立精舍,絕人行也。

  陸修靜,字元德,吳興東遷人也。於廬山東南瀑布巖下,起觀名曰簡寂,處所幽深,構造壯異,見者肅然,興崑閬之想,後人因以修靜號曰簡寂先生。

  王僧鎮,梁州晉壽人也。乃於判州安陸起福堂館,還過郢州又起神王館,並極華整。又於衡嶽起九真館。

  荊州有始興館,穎州庚承仙講道經於其中。

  褚伯玉,字元璩,吳郡錢塘人也。隱南嶽瀑布山,妙該術解,深覽圖祕,採鍊納御、靡不畢為。齊高祖詔吳會二郡以禮資迎,又辭以疾。俄而高逝,高祖追悼,乃語於瀑布山下立太平館。伯玉好讀《太平經》,兼修其道,故為館名也。

  孫嶽,字玄達,東陽永康人也。齊永明三年,敕徵為興世館主,遂密修至道、殷勤誘接,伏膺受業者常數百人。

  又云:太守王亮、縣令顧撝,永明中啟臺於郊,為晉陵人李景遊字慧觀立棲真館,將欲締構之夕,夢見淹成王施柱二十,助立道場,尋至城中水處,即見柟柱滿水,取既滿數便沒。俗言他淹成王是戰國時人也。

  許明業,扶風赤崗人也。少年出家,長齋蔬食。梁太清中為州刺史南平王請出城北神王館供養,值亂因入武昌青溪山立館,遠近崇仰之也。

  楊超,字超遠,東海人。梁時入吳包山為林屋館主,門徒盈千人。又為華陽館主,於華陽之東別立招真館焉。

  馮法先,字法遠,晉陵曲阿人也。陳時茅山起崇元館,莫不壯麗。陳武帝初,晉陵有一僧,死得七日云:天堂有一處正構立大堂,云擬茅山馮先生。此僧更活,欲來山中訪覓,驗其所見於山下見山中人出,訪問知有此公,猶在世也。

  張裕,天師之十二世孫,少小出家,梁天監中於虞山起招真館居之,能致仙道也。

  史襲先,字繼道,吳人也。捨妻長齋,起館。梁武帝嘉之,賜名曰大通玄館也。

  又有徐師子,字德威,東梅人也。出家蔬食,陳武帝立宗虛大館,引師子為其館主也。

  王遠起,太原人也。善禮懺,領集真館主。三周行道也。

  淳于普洽,字法洞,吳郡人也,少出家。市北有石名生,捨宅為館、名為崇信,以普洽為館主也。

  張元妃,字凈明,居曲阿蔡坡村,後出都造至德館於東府城北。梁武時也,又請以後屏迹茅山,復於南洞造玄明館,絕穀休根,專事吐納也。以永定三年往海虞山,於南沙丘館告化,還葬茅山也。

  又有李令稱者,廬陵女人也。少出家離俗,入廬山,於千福鄉延靜里造精舍,名曰華館。

  梁元帝時人律曰安靖,治於天德。天德者,甲乙丙丁之地也。民家曰靖也,師家曰治也。長一丈八尺,廣一丈六尺。凡佩仙靈符籙治職,皆須安治法座也。

  上清道類事相卷之一竟

  上清道類事相卷之二

  樓閣品

  下文仙堂中有七寶莊舍。

  《洞神經》云:蓬萊山有金樓閣,高六百四十里。

  《內音》云:登阤樓之上,八望三界之鄉。

  《大洞玉訣》云:列金門於太素丹樓。

  《大洞玉經》云:太元在空洞之表,太素在幽玄之上。九空列金門於太素之天,丹樓沓十重於太元之庭也。

  《太一洞真玄經》云:飛闕天道寶殿之間,內有金房,中有太真,號曰天皇。

  《玉經》云:諸受仙真玉籙者,皆登此金華之樓也。

  《大洞真經》云:層樓萬里,三氣成煙。玉闕虛靜,丹門幽深。金牌玉櫃,符籍五篇。

  又云:有帝圖於紫府,刊仙名於金閣。

  《洞真經》云:有太一金閣。

  《七星移度經》云:北帝落死,南闕注生,東華金闕,得上我名,無窮之願,與我齊并。

  《紫度炎光經》云:骨命以定玄閣錄宇,已有生名仙籍故也。

  《太一金真記》引《素靈玄洞經》曰:上皇太帝君玉尊陛下,乃上登清靈,宅太虛之闕,丹城紫臺,長綿玉樓,太微之觀,上開九天之門,請諸九天之真、太上三老君、北極諸真乃八海大神,下命五嶽名山諸得仙者,靈尊萬萬,並會于寥陽之殿,共集議天下萬民之罪福,記諸吉凶,學道勤懈也。

  《飛行羽經上序》云:陽明星上有青城玉樓,據斗真人,號曰九晨君也。陰精星有五色玉樓,攀魁真人,號曰北上晨君也。真人星上黃臺玉樓,真人玉樓真人號曰仙華晨君處之。玄冥星有朱臺玉樓,步斗真人號玄上飛蓋晨君處之。丹元星有素臺金樓,躡紀真人號曰金剛七晨君處之。北極星有玄臺玉樓,步綱真人號曰北辰飛華君處之。天關星有九層玉樓,乘龍真人號曰總靈九元北蓋晨君處之。輔星有紫氣玉樓,遊行三命真人號曰帝尊九晨君處之。

  《洞神經》云:覽觀元化人,累劫曾息樓。千年臥復起,畢竟無終休。

  《五勝符》云:東勝之符,祕於玄瑤青林之樓,崇丘蘭瓊之室。

  九華真妃曰:遠升辰樓,飛星擲光。

  《本行經》云:胄那國王有百口登樓也。

  《洞玄經》云:紫微長樓在禁上,天中內音書其上。

  《洞真經》 云:金華樓,仙真玉籙在其中。

  《洞玄經》云:玄都長樓,皇曾天中內音書其上。

  又《內音王字下》云:九層之樓,結雲氣而成在,太黃翁重之。夫亦有內音在其中。

  《太洞玉經· 三十九章》:太清天中有金華樓,諸受仙真玉籙者皆在此也。

  《八素真經》云:玄名碧書,早刻瓊閣。

  又云:九宮之中,唯有太玄玉書金閣也。

  又云:九宮之中,住有太玄符。

  《金書玉字上經》云:骨命已定於玄閣錄字,已有生名仙籍,故八素陽謌。

  《九章》云:玄臺結九閣,丹棑落翠精。

  《道學傳》云:陶弘景,字通明,魏郡人也。明帝時棲憩鍾嶺隱居,更造樓,深自潜匿,以修道也。

  又云:刻州長史柳悅啟,割城西棲霞樓下羅含章臺為國家造館,留梁州晉壽人王僧鎮為館主也。宋世宗明皇帝開嶽以禮真命,築館以招幽逸,乃鑽峰構宇,刊石裁基,聳桂榭於霞巘,架椒樓於煙壑,風閨竚鳳,月戶懷仙,求道望於海隅,簡素德以居之也。

  又云:王道憐,彭城女人也,志願出家,乃入龍山貨貿衣資,自造館宇,名曰玄曜重閣,連房不日而就,壯而甚速,有若神助也。

  《南嶽夫人內傳》云:太極已注夫人之名,東華之閣丹文錄籍,應為紫虛元君也。

  《趙文和傳》有七寶樓閣也。

  仙房品

  《本相經》云:仙房者,道士服氣之室也。

  《趙文和傳》有四鎮房舍。

  案《九華經》云:琅軒朱房內,上德煥絳霞。

  《太真科上》云:有陰仙房,又有青昇房、萬福房,皆天師教化處。

  《太真科下》云:有七寶華房,高上太真居之。

  《玉晨明鏡經》云:有金華洞房,三素元君坐之。

  《大洞真經》云:有無名之房。

  《大洞真經》在其中。《真人八素陽歌》有玄丘房,令受當仙之人。《上清經》有蘂珠之房,玉晨道君居之。又有積霄房,扶桑大帝君居之。

  《道迹經》云:此房在八淳山上清之境。

  《三元布經》云:元始天王於太霄雲房,以上真玉檢下授三天玉童也。

  又云:九曲丹房,上元君主之。

  《大洞雌一篇目》云:讀帝君隱書於三素洞房也。

  《道迹經》云:盼觀七曜房,朗朗亦冥冥。

  《靈寶隱語》云:景霄仙人披九玄之房,駕三色之雲,更生法輪之門。

  《靈寶隱語》又云:披長夜之戶,明九幽之房,度身之界,進入寂庭也。

  《登真隱訣》:有玉清琳房,玉札紫文在其中也。

  《元始五老赤書玉篇》云:天尊引眾真入九光華房也。

  《大洞玉訣》曰:三華之房在玉清之內,陽安元君之所處也。

  又云:三元元君入流逸之房也。

  《茅君內傳》云:白玉竈山有朱紫之房,西王母處之。太上黃素方白赤氣之王,入五道之玉房也。

  《大洞玉訣》云:崑崙山,一曰積石瑤房。

  王子年《 拾遺記》云:崑崙山南有丹密雲房,望之如丹霞也。

  《洞玄經》云:通真房在皇崖天中,《內音書》在其內。

  又云:玉房,《五老寶經》及《十二願》、《玄母八門》、《三十九章經》藏其內。素靈房,《三九素語》、《玄丹止化三真洞元之道》藏其內。金房,太微天帝君祕九丹上仙之所,元始五老又祕五篇真文於其內。金華紫房,五老祕文藏其內。朱映房,化應天王治其內。九曲房,波梨答和天王治其內也。

  《洞真經》云:瓊房,高上玉帝藏《金玄羽章》,《萬神隱音》藏其內。三華房在玉城內,陽安元君之所處。

  《中書律》:七映紫房,上道寶經藏其內也。

  《內音第三》云:天有七映之房,道君所都也。太玄都中宮。

  《女青律文》云:上真寶符,藏於高上七映朱房,瓊林紫戶也。

  《登真》云:此房在上清境。

  《南嶽夫人傳》云:若俗中讀《大洞真經》者,則三官北帝微亂其音,不得聲參紫極之靈房也。

  又云:方諸青童歌曰:盼觀七曜房,朗朗亦冥冥也。

  又云:清虛真人歌曰:解襟墉房裹,神鈴鳴蒨璨。

  《登真隱訣》第一:有玉字洞房,上清中真品經在其內也。

  《三元真一經》云:玄丹洞房,道訣隱其內也。

  《三元玉檢經》云:紫煙運霄軿,乘風蕩玄房。

  又云:靈都北房,有天書玉字,方一丈也。

  《玉光八景經》云:玉寶瓊房,《玉光八景經》封其內。

  《金根經》云:九老仙都之房,《上清內觀上法》 封其內。

  《大有經上》云:素靈房中,《三九素語》祕在其中。

  又云:金華洞房,《大洞真經》在其中。

  《太一帝君真玄經》云:太上六合紫房之內,《太丹隱書》在其中。南極元君主之。

  《三元布經》又云:雌一洞房,三素元君在其中。

  又云:金華雌一,洞房所在也。

  《玉清隱書》云:金華房,太微天帝君閑居之處也。

  又云:上元禁君超玉虛之天,啟五真之房也。

  又上皇玉帝君云:寢晏頤緣房,飛步秀玉京也。

  又云:上皇玉帝盼眸於瓊華之房,又命太微帝君使坐引萬靈於房軒,散香華於玉室,陳天鈞之廣樂。

  又云:瓊霞房者,《上皇玉慧玉清隱書》、《金玄隱玄羽經》在其內。

  《玉經注》云:元虛黃房,其晨仙君所治處也。

  《登真隱訣》引《蘇君傳》云:北極紫房,上帝尊神之房也。又有玉霄琳房,在玉清之境也。又有丹微房,在上清西王母所居。

  又云:靈射丹闕黃房,在上清境方諸東華山上,青童君所居。

  《真誥第二》紫清內宮傳妃玉觀香歌云:駕欻遨八虛,徊晏東華房。阿母延軒觀,朗嘯躡靈風。又紫微夫人歌曰:列坐九靈房,叩璈吟太無。

  《真誥甄命第四》云:方諸宮東華上房,有靈妃歌曲也。

  《上清九真中經內訣》云:九晨帝君,坐在大極紫房也。又有九天之房,《太上鬱儀赤文》封其內。又有八景上房,珠景赤童在其內,吟玉晨之詞。

  《漢武內傳》云:紫翠丹房、紫霄絳房,西王母居之。

  《大洞經》中卷:玉清王咒曰:遂隱上清室羽明帝一房也。

  又云:明出窮開陰,入精六合房。

  又云:列坐震靈席,混合五日房。

  又云:鏡心丹玄熙,紫氣泥丸房。

  又云:福積丹玄內,發光泥丸房。

  《大洞真經》:無名房,《大洞真經》在其內。

  又云:栢成欻生與鼇臺西母,登龍臺,入隱室,飛爵□,酣金液,留連於晨光之房,掇隱芝以薦饌,拾月鳳以俎脯,震檀馥於靈郊,廣樂響乎八海。天津有停徊之波,八風扇神軒之羽。遂芝白欻生而促席矣。

  《文始內傳》云:流雲七色之房,無上真人之所居。

  《道學傳第二》云:龍威丈人入洞穴於玉房之中,見一卷素書,字不可解也。

  《靈寶誡三十六仙內科》云:神童玉女身還太素之房。

  《九赤斑符上經》云:北嶽恒山君,注我名於紫簡之房。

  《大洞雌一篇目》云:金晨以冠玉童之顏,煥明暢於積感之房。

  又云:三素元君在天華之房。

  《太真科上卷》云:青昇房,天師朝禮處也。

  《四極明科》:有金華房,又有大有之房,《五帝神訣》祕在其中。又有玄都玉房,《太微黃書》八卷祕在其中。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5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