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落,落如草。硌,硌如石。無戇之人,謂之鄙夫。

  悮之於人,而患之基深哉。

  師之垂正,則天道順之。故天之道,常輔德而與正也。夫正德之道,可以教於人。非正德之道,不可以誨於人。訓之以正德,其如春之和風矣。和風至,則萬物順而得其生。正教下,則弟子習而遂其德。然師之正,務在別焉。分輕重高下之器,量其器而授之。若中人以上者,以中人已下教而誨之,則失其人也。若中人已下者,以中人已上之教而誨之,則失其言也。故在弟之善者,以良心而誨之。弟之非善者,以忠恕而逝之能如是者,乃為師之體也。弗能如是,止為落格空徒者哉。不惟悮之於人,而自蹈不義之鄉,亦非淺矣。洞曰:道體虛無,真空莫測,若非師訓,罔以逮之。但積仁孝忠正,利物愛人,德合皇天,自逢師匠矣。頌曰:正化其猶草順風,里仁自是彼還忠。憑誰問我白綵事,染色青黃對不同。

  弟學章第十二

  弟者,為人之弟,或為人子。學,覺也,悟也。

  弟子習之首也,擇其善德而歸之,

  弟子習之首者,學之初也。擇其善德而歸之者,歸於仁師而學正德也。

  其非善德而遠之。

  離於非德,而遠其害。

  遜善德而為始,

  順道為首。

  遂善業而為終,

  成德為終。

  動止則造乎道,

  行藏用仁之道。

  視聽則在乎德。

  觀聽以仁之德。

  忠孝信敏,勿暇乎心。

  事主進節,良志曰忠。事親以禮,順曰孝。言行同契,篤志曰信。次匪慢,公謹曰敏。勿暇乎心者,無閑其志也。

  文思禮讓,勿忘乎志。

  文思有五,一曰《周書》文《易》,二曰《尚書》《詩》《禮》,三曰《道德》《陰符》《素問》《難經》,四曰《般若金經》,五曰孔文書典。此之五典,勿暇於思。思者從意而生,意居脾胃。思意之性,邪而責欲。有此五典而常教之,薰成仁性乃歸道鄉。或云:無心為道,乃曰非言也。心非聖訓而為猿意,非文教而為馬。猿馬之性,比於無學。學而覺悟,始名道心。至此之際,方絕學也,安有便無心而為道者矣。是故學而為首文思聖言者,玄之又玄也。中道而行,謂之曰禮。遜義和同,謂之曰讓。勿忘乎志者,無廢四者於思間也。

  若能猶是,可謂學歟。

  弟子學之始也,當擇仁師而歸之,以學先王之正典。其非仁師也,即可遠而離之。順其仁師,則善德漸新,故為始也。.成其善德,則大業以完,故為終矣。言聽動觀,非道德而勿為。住行坐外,非善正而不作。文思禮讓,非此勿行。忠孝信敏,非斯弗用。時刻在心,行藏存志。若能如此,可謂學也。洞曰:浮生如夢,一切皆空。幸得人身,當學道德。胡不然者,沉淪萬古者哉。頌曰:烏宿擇林足以巢,為人安不學化教。須知昔者先王訓,溫故知新日益鏡。

  仁義章第十三

  利生度死曰仁。先人後己曰義。

  欽哉,聖人之尚者,仁義而已矣。

  嘆聖人尚仁義。

  夫仁者,和同不逆,愛人利物之端矣,而行諸於外矣。

  和同不逆,遜也。愛人利物,慈也。諸之也行諸於外者,身外之行也。

  夫義者,善德不離,中宜庸故之體矣,而行諸於內矣。

  中者,中道無太過不及也。宜者,量其所器而行進退也。庸,常也。

  此二者分之則異,混之則同。

  大道有統,殊途而同歸也。

  肇竟之間行之,曷殆者哉。

  肇,始也。竟,終也。曷,猶何也。殆,危也。肅哉,聖人之貴者,仁義也。弁人之心,則以利於生而度於死。利生者,所謂喊刑罰,方便惠恕於人,責於己。成人之道,遂人之德,令人安生,使人遠惡化人歸天。明地察國主尊,親教人理性命,根蒂復本還元,此之所謂利生之道也已。所謂度死者,扶危厄,救災息。拔一切,濟物命。薦幽鬼,掩無祭。度親疏,追仇愛。先於人,後於己。資有餘,助不足。顯人道,晦己光,此之所謂度死之道也已。是故聖人尚此仁義,仁義之尚和讓中宜。仁者,如人之首也。義者,如人之足也。和讓中宜者,如人之四肢也。全之則成其身,闕之則成其病。夫病之生也,近者惟死道也。故在全形,方成道矣。夫和者,愛人而利於一切。夫讓者,同塵而順於一切。夫中者,常道而禮於一切。夫宜者,處事而合於一切。此之四者,而與仁義,同源異派,終始無殊。務在行藏,履而用之,體而為之,何有危殆者哉。故聖人云:慎終如始,則無敗事矣。洞曰:愛神者謂之仁,益氣者謂之義。仁義之道,能抱死而奚足隳哉,故明王之道巨矣。頌曰:利生度死合高明,後己先人每用平。異日功成天帝召,何須雲轄到東京。

  柔和章第十四

  柔者,柔之勝剛。和者,千和萬合,自然成真。

  良哉,聖人之常者,柔和之貴矣。柔則不暴,

  暴者,爭也。

  和則不侮。

  侮者,輕也。

  存其柔則長,

  柔和者,生之徒。

  卻其暴侮則久。

  為人敬而無失,與人恭而有禮。

  人之行其柔和者,猶東南地之善下也。

  猶,如也。東南,江海之地。

  地之善下者,招天下之水而歸之。

  大者,宜為下,天下而歸之。

  人之柔和者,感天下之心而悅之。

  君子尊賢,而容眾嘉善。而矜不能者,人返如之矣。

  水之歸也,則江海彌盛。

  益也。

  人之悅也,則萬化彌安。斯二者,體之各異,用之則同。

  人水有異,其道無別。

  能猶是者,蹈聖人之鄉,入聖人之室。

  蹈,履也。能如是者,則昇乎堂,而入乎室也。

  玆治之善,不亦善乎。

  玆,此也。治之善者,善道也。不亦善乎,善良也。聖人常道之首者,始尚柔和之用也。以柔和者亡暴侮之過,暴侮既亡則敬遜而生矣。敬者,敬人而人返敬於己。遜者,遜人而人返遜於己。是故先王卻其暴侮,存其柔和,用乎是者,如束南淵湖浪淘江海之德也。其德也善下,故天下之水而歸之,即得益盛而無窮矣。法之於人,亦猶是也。斯道至貴,千秋萬古,久視長存,而亡其滅,善之又善,玄之又玄矣。洞曰:壺天之氣,柔和則長生羽化,剛強則病厄沉淪。彼之謂正,此之謂邪。出乎爾者,返乎爾也。頌曰:仁者敬於人,斯人返敬伸。義者悌於彼,彼人亦義遵。來往遞相德,行藏互愛均。大哉先聖化,天下悉來賓。

  設教章第十五

  設,立也。教,正化也。

  人之設教者,述正而垂正。

  人之設教者,君子立化於人也。迷者,此經皆祖迷周書老氏孔子之文教,而非自作之經也。

  教之垂正者,昭天下之風而正之。

  昭,明也。正教一垂,天下自賓。

  教之垂非正者,化天下之風亦非正之。

  教之不正,天下自亂。

  風化若正,則天地順之。風化非正,則陰陽逆之。順之則泰,逆之則否。否泰之始,本乎教也。

  正之與邪,天報如是。

  昔者,聖人垂正之教者,則天道輔之,神明與之。

  輔,助也。臨正者,則天道助,神明佑,使乎長存也。

  非由之正教者,則上帝奐之,厚土誅之。奰,平義切。

  由,用也。上帝者,天皇上帝也。奰者,怒而迫之也。厚土誅之者,地君戮也。

  夫教之垂正與其非正者,應之猶是。凡為人之垂正者,烏能弗慎而已矣。

  為人之垂教者,君子之治天下也,烏何也。弗慎者,不謹敬也。昔者,明王化于天下,惟正而治政,以服于萬民。即得天人順之,陰陽泰之,元道助之,神明佑之。政之不然者,則將反是矣。正之非正者,報對猶是矣。凡為天下而致生靈者,胡能不慎而已哉。洞曰:天元正一之神者,人之主公也。正之則長生久視之,道非正則三塗五苦之厄,淪沒超昇天人界哉。頌曰:為政天人悉尚仁,若非仁化豈能臣。須知廣行慈悲者,久視長生轉轉新。

  度人章第十六

  接物利生曰度。

  度人之道者,聖人之要矣。夫惟要者,善德也已。夫先人後己,曰善。

  先於人,後於己。

  夫天輔道與,曰德。

  天道無親,常與善人。皇天無親,惟德是輔。

  能猶是者,誠曰真人。

  誠,實也。真人者,道德真人也。

  非猶是者,乃曰小人。

  不然者,小人也。

  夫真人者,可以度人。夫小人者,非可度人。

  君子利於人,小人損於人。

  惟度人者,思而慎哉。

  接物利生,度人招要,乃聖人之道

  矣。惟要者,善德也。夫善德之尚

  者,先於人而後於己。誠能猶是哉,即得天人洞悅,神明佑之,高穹佑也,可謂德矣。既有是德,寔曰真人。既為真人,方可接物。非此之者,乃曰小人。失德小輩,止可害物,故不可度於人也。若令度於人,則陷不義之鄉,千秋萬古之冤,無時而脫者哉。是故度於生而利於物者,其惟真人之謂也。洞曰:精通秘奧,熟悟希夷。知神達命,無所不歸者,可度仙胎,仁教忠良之輩也。非如是者,宜為慮之。頌曰:處處堂堂安妥兮,明明杳杳在時時。玉池苗首清香著,步步金蓮朵朵隨。

  上方靈寶無極至道開化真經卷中竟

  #1任:疑作『正』

  上方靈寶無極至道開化真經卷下

  人倫章第十七

  天地之秀而成人也。道德已成謂之倫也。

  主用賓曰明。

  主人使賓客順道,而為明。夫明者,素之道。夫素者,乃為見素抱朴,無私無欲。無勞其形,無搖其精。虛心而體天之道,實腹而法地之德。能猶是者,可謂明矣。真常耿耿妙無涯,人靜江天草帶葭。孤館竹籬茅舍地,清風和月照梨花。

  賓動主曰昏。

  賓客動主人,逆道而為昏。

  混像固曰真。

  混合有像,物堅固而為真。

  同器殘曰刑。

  同器傷殘內外,謂之賊殺嚴刑。

  出入全曰神。

  出入不失其道,而全神內之神。

  動靜中曰清。

  動靜中道而立,謂之清靜之根。

  大像凉曰寧。

  大像實而火盛,以涼減而方寧。

  太虛炎曰盈。

  太虛有像已失,炎火益而可盈。

  居和沖曰平。

  已居神氣之內,用沖和而平之。神居有間。之根,用昭清而悟之。

  順時嗇曰澄。

  嗇者,養也。順四時之候,而飼有益之物。常飧有氣之食,陽漿助殼,陰水卻之。以濁復濁,以穢補穢,養成其神,就以離火真陽之精,接而鍊之。法時于丑寅之間,法日於一侯之內。二卦為年,兩弦為月。上閉七竅,偃脊縮臍,鼻收清氣。□入元宮,侯氣已定,方出濁氣。依此行之,漸成真道。故曰食其時,百骸理,動其機,萬化安也。頌曰:欲理洞天芳,同根養蒂昌。初月宜脩竹,梅花禦雪香。濁體清還秀,流源靜自彰。渺渺離陽格,能交坎炁罡。食時溫匪棄,運候火無傷。養就沖霄體,澄澄大道鄉。又曰:玉溪仙洞野人家,曉色晴嵐遠帶沙。隱約水邊流入戶,元來都是片桃花。又曰:安神保命在無勞,寡欲亡私體自膏。每用食時溫養外,洞天離火鍊成□。

  善變化曰靈。

  居有為而無為,善變化而靈明。

  法天道曰成。

  執觀天道,而行內外之機,即遂生成目下長春不夜。故經云:天之道,其猶張弓乎。高者抑之,下者舉之。有餘者損之,不足者補之。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餘,孰能損有餘而奉不足於天下者,惟真道人乎。人能法此天之道,而成神仙之躬也。

  仍猶是者曰人倫。

  仍,能也。猶,如也。成于妙道也。

  罔猶是者胡弗沉。

  罔,無也。由,用也。罔由是者,無用此也。胡,何也。沉,溺也。

  吁欣兮隳在,遊爾乎所聞。

  吁,苦趣也。欣,仙道也。兮,文辭也。隳,死基也。在,生首也。道爾乎者,苦樂死生道爾乎。此所聞者,耳之所聞章中之義。洞曰:神為主也,人心正覺之性也。氣為賓也,人腎沖和之炁也。心曰主公,意為賓客。常令神使其氣,心使其意,即得順而泰矣。胡不然者,則將反是矣。故曰:心使氣曰強,主甩賓曰明也。能如是哉,則合有像而得其固,同有為而卻其刑。自得出入全其神,動靜中其清。若陽太炎也,以水而凍之。若其太虛也,以火而溫之。若居沖和也,以真而平之。若處四時也,以保而育之。能猶是之也,變通而善化,法天之道也,妙道而已成也。慧性一開,廓達清虛之境。元明昭現,寥通天地之根。識破有為同有像,而如夢電。覺知無色混無像,而若真空。是故變通不測其神,否泰不量其器,出死生之岸,離苦樂之鄉,遊浩劫以長存,步黃華之妙境者也。頌曰:出世須憑向上文,人倫章內顯其真。還能達此行諸足,便是玄元元上人。

  響應章第十八

  響應者,因果也。

  響應之道者,自乎天人矣。

  人作而天應之,故得天人相通也。

  人之所發者,聲之所應矣,其猶谷之作音也。

  空谷之言,響聲應之。人之善惡,禍福隨之。

  人之所造者,感之所報矣,其猶影之逐體也。

  形物曲直,其影隨之。善惡昭報,因果定矣。

  夫天道者,與善而輔德矣。天之羅者,恢治而罔極矣。

  天道無私,惟在親善助德,扶忠佑良,滋孝益弁而已矣。

  鑒兮自然,

  照於天下,其如秋月印於江水也。

  司兮善惡。

  主於天下,其如寶鑑對於形物也。

  皇皇者矣,昭昭者哉。

  皇,大也。昭,明也。高而無位,大而無窮,明浩茫茫,故再稱也。

  順之者降乎百福,

  作善者,皇天降福。作不善者,厚土臨殃。

  逆之者降乎百殃。

  罔上虛民,皇天弗保。殘賊仁義,天錫爾殃。

  示乎感應,昊然巨彰。

  示,明也。示乎感應者,昭報因果也。昊,天也。巨,大也。昊然巨彰者,天然大明,注於今古也。

  抑哉人也,宜乎慎詳。

  蓋爾之民,思而畏之。洞曰:畏天命者,君之芳言。觀天道者,神仙之法則。順而行之則昌,逆而用之則死。是以聖人積德合天,將神契道,以至長生久視之道。不由是者,定愚之甚也。頌曰:報應其如秋漢月,光暉水鑒清江色。無私無曲地天明,人世人思大神哲。

  進退章第十九

  行藏合正。動止觀天。

  道德善正者,可明而進之。非道德善正者,可斷而退之。

  天道之行者,可以行。天道之行者,可以止。

  能明而進者,乃曰真人矣。真人之用者,所謂知足樂天,儉止寬慈之謂也。

  知足則富貴莫能及,樂天則愛累弗能逮。儉止則不足匪能邇,寬慈則災害罔能近。此之四端,猶身之四肢也。之用矣。能斷而退者,全之者,為真人之躬,故真人之用矣。

  能斷而退者,亦曰真人矣。真人之常者,所以遜時順大,平善昭神之謂也。

  遜時則遠其害,順天則近其福,平善則入其道,昭神則出其世。此之所謂,全之為真人,罔之為小人矣。

  若能明斷進退,遐邇由斯,方可達真,幾於聖也。

  人能進退,明斷遠近,用此方可入真,近聖人之鄉,入聖人之室也。

  洞曰:全身者,曲而不直。成譽者,直而不曲。脩身者,名貨有費。名貨者,脩身有違。彼者弗能此,此者弗能彼。若能彼之為此,此之為彼者,惟真人之謂也。故聖人云:良賈深藏若虛,盛德容貌若愚。直而不肆,光而不耀者,玄之又玄,先師之妙訓矣。頌曰:道德先王禮樂昭,用時即得地天寥。非斯難脫浮生夢,柳岸空教月氣瀟。

  宗元章第二十

  被三教聖人。宗元流無異。

  人之學而達貴者,吾知習聖人之要矣。夫聖人之要者,凡有其三焉。

  要分其三,歸之則一。

  一者在乎儒,其要則為忠孝仁義,禮智信文,德正明典,玆為要矣。

  上中二巷,皆言此矣。玆,此也。

  二者在乎道,其要則為希夷純朴,清靜無為,昭神制氣,慈足柔和,普惠無窮,混一同塵,復命歸元,玆為要矣。

  希夷純朴者,元本希夷體,無形神是神。行藏周遍處,無處不光明。純兮素朴,三世明覺。體道如如,妙中真握。清靜無為,昭神制氣者,應物以情求有像,像中得意返忘情。昭哉神顯江天月,氣若洪時人自靈。氣制神自招,無為清靜調。身得純陽舍,何愁丹地苗。真廣氣洪抱素,三官自得堅固。元神此日優游,明月清風為倡。精血養靈苗,居濁神氣調。主公燕靜處,昇女自妖燒。

  出殿乘官馬,金鞍玉珮搖。瀟湘明月下,-鞭指白雲橋。慈足柔和,普惠無窮者,內外慈柔和,寬中用道麼。無窮皆得潤,明月照清波。慈愛生靈皆足,柔和臨處滋畜。無窮

  普惠齊恩,柳岸江頭風速。錢塘月照東郊,農花深處郁郁。天河數點寒星,燭破幽關束北。混一同塵,復命歸元者,混一握三十百二,同塵妙理最非治。歸元父母復其命,方到真光無昧地。格格浮生夢,塵沙悉是空。悟得本來面,方為第一功。名貨塵情浮幻多,還如晨露比江河。爭如猛省逝乎大,妙意行時人自和。像內求真心使氣,氣興心朗道無滯。壺中把握地天春,柳岸清風妙.無際。一陽纔發,寒蟾抱朴。綠水潺潺,清風颯颯。古岸瀟湘,橫舟鼓角。公子亭亭,妙中音樂。

  三者在乎釋,其要則為慈悲忍辱,究竟平等,彼此因果,普利眾生,入無相法,演大覺經,淵明真宰,玆為要矣。

  慈悲者,慈救眾生出愛河,皆令得度浪濤波。齊心逮此幽關鬼,克債親疏悉解麼。解脫苦趣,而樂靜鄉。忍辱者,萬苦臨時我自如,真如不動任君誣。亡心情已到絕斯四,人我眾生壽者歟。究竟者,識破浮生一切法皆為虛幻夢中朴。法猶尚假況斯像,一切有為皆喪覺。窮究有為一切像,像中悟得幻泡障。既知總是夢中虛,即便回頭入元上。照破浮生夢,元神自得明。無心方此定,風月始為鄰。嘯朗青山足,瀟湘綠水澄。江頭無限景,都在帝王城。平等者,生死親疏充故債,一心如意悉令解。周生濟死妙當時,若不違時道應在。彼此者,悟道超昇彼岸清,迷情染像我應沉。飄搖三界綿綿此,可惜青春無限人。因果者,種此善因獲善果,若施惡種惡還增。大哉因果鑒如影,步步相隨報應明。普利眾生,入無相法,演大覺經者,諸相皆為夢,無身卻是身。明中元一炁,相輔得長春。

  淵明真宰者,正覺昭然體是真,真中動止勿教沉。非斯難翫江頭月,綠水青山勿悮君。

  是故三大聖人之要者,同源而異舉之相,一而分別之化。無極之身,演無極之教。普利平等,仁愛一切。

  應化無邊盡,塵沙不可量。皆談真正教,利死與超生。

  凡能肇竟裡要而悟,行諸弗怠,方得貴矣。

  肇,始也。竟,終也。裡,敬也。諸,之也。三大聖人,演萬法於人天,其造無殊,本同歸而一矣洞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二生萬物。夫物芸芸,各歸其根者,惟一分眾,眾歸一也。惟有一乘法,無二亦無三者,還同之謂也。乃至聖人,一以貫之。皆大道有統,殊途而同歸矣。是故君子不器,而為一隅矣。我先師云:三大聖人者,皆分身應化,逐器隨機,方圓慈造而為度物。奈何後世愚輩,執性多弊,強另分別。恃我之心,非於彼者,即得遞相嫉坏,互起愛僧。此之所為,俱陷地獄。後世英才,宜當慮之。故聖人云:執者失之也。老氏曰: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矣。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德信矣。人能窮斯至理,晝夜無忌,行而用之,善非逮也。頌曰:歸依道釋與宣尼,晝則無忌夜亦隨。用我聖人三教理,何愁不到鳳凰池。

  脩真章第二十一

  履道之鄉,謂之脩真。頌曰:混跡同塵足則休,壺中把住帝王州。清江水照寥天月,綠草琦倚古岸頭。

  脩真之道者,聖人之貴矣。夫貴者,元炁也。夫元者為晶神,物之宗也。夫炁者為陰陽,像之祖也。

  聖人之道,所以尚者,元炁也。元炁之基,所以貴者,精血也。

  夫元炁備者,法配水火,制定鉛汞,合彼震魂,長生者矣。

  元炁備者,男精女血,元而堅固也。法配水火者,道合離坎也。制定鉛汞者,點化乾之鉛,制鍊坤之汞也。合彼震魂者,混合震宮之魂,以青龍真精契之也。長生者,不夜之鄉也。

  夫元炁損者,法配清陽,補益水火,提挈兌魄,復命者矣。

  法配清陽者,道符震兌也。補益水火者,宜添離之髓,當抽坎之氣也。提挈兌魄者,提挈兌官之魄,把握震官之魂。此惟言乾坤離坎震兌之像,而不言艮巽者,何也?是故聖人云:舉一隅不以三隅反矣。其內二像,亦隨彼而益矣。故未及言之,且多言不若守中也。復命者,陽得陰而謂之歸根,陰得陽而謂之復命也。

  所謂定其所備,和其所損,

  足者點成,砂裹汞虧時,補益汞中砂。

  以炁益炁,以神滋神,

  陰之氣血善,能益於陽之精神也。陽之精神善,能滋於陰之氣血矣。

  逐其患濕,

  人身之中而有者,三官也。其上中者,而名泥九絳宮也。其下者,而曰元宮矣。此之三所乃神氣精血所居之鄉,非患濕陰邪所在之處,故其患濕也,宜為卻之矣。

  成乎妙軀。

  若能如是,即成道身。

  脩身之要,貴乎是樞。

  脩行之首,斯為要矣。

  人能奉之,神仙者歟。

  人能行之而登陽天,出入金門,身得神仙矣。洞曰:動其氣而靜其神,益其血而點其精者,則得漸成,實其腹而強其骨,堅其腦而住世,雖非白日昇天,猶能長生不老者矣。頌曰:男是真陽更覓陽,陽中點制得其昌。人能遞互復其命,便是神仙不夜鄉。

  鍊性章第二十二

  董成真覺種,方號道人身。

  鍊性之大者,治賊而可矣。夫賊者,凡有其五焉。

  五行之像,謂之五賊。

  一曰志也,其性為恐,謂之寒賊。若能治之,名無漏性。

  志者,水之晶,而為人之腎氣之主,而為志也。其性為恐,謂之寒賊者。腎氣之志,主恐懼驚怖之像。此像生也,大損元覺之神矣。若能治之,名無漏性者,慧光照鑒此之恐志,內明真宰,故得不怖,成乎無漏,廓然清素,月白風清,古岸汀洲之境也。

  離斯無色界,沙塵總是空。妥妥如如體,清風明月中。

  二曰魂也,其性為怒,謂之慎賊。若能治之,名清涼性。

  魂者,木之秀,而為人之肝血肝膽之主,而為魂也。其性為怒,謂之嗔賊者。肝膽之魂,主嗔怒忿爭之像,此像生也,大損元覺之神矣。若能治之,名清凍性者。慧光照鑒此之真魂,覺悟真空,其如夢電,即得返照回光,元明洞鑒,朗月秋天,清風古岸,遂清涼之果,成靜土之鄉也。

  三曰神也,其性為喜,謂之樂賊。若能治之,名希夷性。

  神者,火之真,而為人之心神,心神之主而日神明也。其性為喜,謂之樂賊者。心神之神,主喜樂遊逸之像,此像生也,大損元覺之神矣。若能洽之,名希夷性者,常有欲也,以觀其終,常賊興也,以察其幻。即得悟機達本,反視回光,成希夷之性,視不足見,聽不足聞,此之際也。即得悟生無介目之累,保神有清靜之方。江頭綠草嫩猗猗,而葦施蘆花。古岸橫舟月瀟瀟,而清風滿袖。

  元明此日方當現,清靜門中我正閑。塵世拂開真宰現,元神跳出死生關。

  四曰意也,其性為思,謂之貪賊。若能治之,名無為性。

  意者,土之肌,而為人之脾胃,脾胃之主而為意也。其性為思,謂之食賊者。脾胃之意,主想望思念之像,此像生也,大損元覺之神矣。若能治之,名無為性者。人能治之,乃曰無為。千秋萬古之真,皓月清風為侶也。

  五曰魄也,其性為憂,謂之癡賊。若能治之,名大明性。

  魄者,金之氣,而為人之肺氣,肺氣之生而為魄也。其性為憂,謂之癡賊者心肺氣之魄,主憂愁煩惱之像,此像生也,大損元覺之神矣。若能治之,名大明性者。人能絕此,即得綠水青山之境,長春不夜之鄉,大明無翳而已矣。

  此之五賊,咸在乎心。

  此之五賊,而為五行之像也,萬化之宗矣。萬化所主者,藉君於心也。是故聖人言五賊,咸在乎心也。

  人若順之,則轉輪三界。

  人順其賊也,而行恐怒喜思憂之性也,即沉淪沒轉遊三界矣。夫三界者,欲界色界無色界也。三界之內而有者,四境也。夫四境者,財為欲境,色為愛境,酒為迷境,氣為瞋境。此之三界而同四境者,惟天人之愛河,乃群生之苦海。五賊而喜者,其惟境界也。是故聖人云:人若順之,則轉輪三界矣。咄哉,五賊沉人無覓,三界綿綿,四境默默,愛河蕩蕩,舟楫難釋,無色陽天,空留清碧。

  人若治之,則神蹈仙京。

  蹈,履也。人治其賊也而亡恐怒喜思憂之性也,即履長春神仙之鄉矣。遠離三界,不居四境,出此愛河,身昇玉京,朝禮上帝,稽首天尊,歡喜踴躍,皇道開明。

  是故言聽動觀一切時中,皆當明照。制鍊脩行,如是弗息,即得福生無際,遊宴長春也。

  洞曰:人能動止心興意舉體措,身為一切時中,常觀妙化,淵明真宰,識破浮生。悟落花之境,省如夢之期。制脩斯道,擒欲亡賊者,即得翱翔紫闕,遊宴長春也。頌曰:迷者況淪悟者仙,何須苦苦殢經篇。到頭只是昭清覺,打破塵籠自有天。

  明素章第二十三

  廓然洞徹謂之明。混混沌沌謂之素。

  人皆行此空色,不能悟彼明素。

  人皆行此空色者,人處三時夢,時時總是空。三時者,過去時,現在時,未來時也。不能悟彼明素者,貪戀空中有,孰知步步空。自從無始劫,至此尚盲聾。

  吾能破此空色,亦能行彼明素。

  吾者,假中之真,有內之元,元內之有,恍惚之間,長生之者,是為吾也,吾猶我也。能破者,五鬼亡時見我身,我身無處不光明。何須直待能乎破,不待能時賊自沉。亦能行彼明素者,善離諸像而入無為也。

  夫空色者,所謂恐怒喜思憂之屬也。

  五行所主,而性自然。

  夫明素者,所謂昭清覺靜慧之屬也。

  明達無為,謂之昭。靈光無染,謂之清。居像不昧,謂之覺。斷絕邪障,謂之靜。出入同道,謂之慧。此名五印土也。

  如人能破此之空色,慧靈悟解,洞徹光明,離有為法,入無相身。

  一切有像,終歸真空。故要離之無形之神,洞而不滅,要當入也。

  同道無終,獨斯者哉。

  洞曰:薰成之性同道身,而不滅者,其惟斯身也。斯身之名,聖人呼之,非為一號。道君稱為不神之神,釋迦稱為如來之相,聖人言為君主之官,宣父論為仁人君子。至於主公真我,佛祖金剛者,皆同歸而異途矣。大抵只為人之元來之性,心神是也。然此心神,要當亡其五賊,除其五性。賊性者,乃為恐怒喜思憂也。即得生其五體,昇其五印。體印者,乃是昭清覺靜慧也。能猶是者,乃曰道身。非猶是者,止為眾生矣。夫道身而全斯治者,乃曰鬼中神仙也。夫道身而全,斯治及乎結汞凝鉛,混同道體,建德合天,積功累行者,乃曰天中神仙也。道身未全,能點精易氣,積德利人者,乃曰陸地神仙也。夫道身未全,精神未備,惟忠孝仁義,正德柔和者,乃曰水府神仙也。夫道身未備,善德未脩,惟保精益氣,鍊血愛神者,乃曰人間神仙也。夫道身之稱者,乃人心之謂也。人心所亡恐怒喜思憂之性,而成昭清覺靜慧之神者,惟道身之謂也。恐人恨解,故再注之。夫五仙之位,而列五品。天仙者居其一也,地仙者居其二也,水仙者居其三也,人仙者居其四也,鬼仙者居其五也。五仙之位,互有高卑,人心之造,其惟異也。還不然者,而為五苦。五苦之由,則將反是矣。頌曰:靈性無形道,陽光像內真。二端相合處,萬古不能沉。

  常道章第二十四

  妙覺靈光微,寒潭照秋月,天漢大哉。炁相符洞,無滅陽精陰髓,呼吸而已。德配三才,自然之理。青松影下,綠禬陰中。風月瀟湘,真如妙用。三三六六,坎離洞谷。妙應陰陽,通光無欲。頌曰:帝王官闕瑞煙嘉,處處江山罩綵霞。紫鳳飛鸞成羽蓋,黃金白玉秀珍花。翩翩臺畔龍樓室,瀝瀝筠中翫女家。尚矣君哉攸德處,無為為裹就丹砂。又曰:真人居處是仙鄉,步步還同妙境方。塵意拂時山水秀,道心開處竹松良。清風友者應明月;靜谷鄰兮豈世倀。惟有白雲千萬頃,朝夕與我著翱翔。又曰:仙公得道始名真,不在濁兮不在清。亦匪太過還不逮,又非中道立乎身。的端妙處云何說,今日言中子細論。其道無可無不可,死生榮辱在活心。

  常道之道,非化非造。

  常道之道者,綿綿畫夜,時刻相借。非此絕生,得者無榭。非化非造者,動靜滋物。空同恍惚,合理自然,神昭素燭。

  常真之真,非名非形。

  常真之真者,日用清真,秀出天庭。沖和在手,妙力滋新。非名非形者,可名與形。勢終已傾,非此體號,卻入真靈。

  其乎動也,應物以善德。

  元真洞照,湛湛清妙。來者應之,其如鑒耀。

  其乎靜也,寂湛以淵清。

  真如靈處三千界,契理合天妙非怠。壺中皓月與清風,滿目瀟湘遍舟載。竹逕瀟淞風載蔽,南山一帶籠煙谷。停勝一顧墜金鞍,滿目睛嵐似珠玉。

  此之際也,弗脩弗證。

  善惡俱亡因果消,豈分彼此與昏朝。清輝面目昭千古,雪裹梅花竹在梢。

  適乎不器,入乎妙靈,誠不神之神,乃道沖之道。

  一任縱橫天地間,何須獨步此江山。周道大道應無色,妙理還時不復還。清覺一聲笛滿袖!幽琅三弄瑟應寒。元真洞徹先天外,點破塵沙欲界關。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