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真誥第五》云:黃山君訣曰:養性,服食藥物,不欲食蒜及石榴子。道士自不可食,又禁房中。既令藥力不行,又計食一斤損筭百日也。沈羲口訣:服神藥,勿向北方,大忌。亥子日,不可唾,亡精失氣,減損年命,藥勢如土。

  《真誥第七》云:漢昭帝時,張慶之女名微子,常服霧氣。自云霧氣是山澤水火之華精,金石之盈氣也。久服之,則能散形入空,雲氣合體。微子云:受此法於東海束華玉妃渟文期也。

  又云:女真傳禮和服五星氣得道也。

  又云:仙女范丘林行挹日月之景,服九靈明鏡之華。

  又云:陳世京,服術及澤瀉寒華也。

  又云:玄一真人初入天台山,服食胡麻也。

  又云:司馬季生服明丹之華,挹扶晨之暉,令顏色如二十女子,鬚長三尺,黑如墨也。

  《真誥第九》云:左採日華,右機月根也。

  《上清九真中經內訣》:修奔日月祝曰:食青精日,飲雲碧之腴,宴八極之城,登明真之臺,坐希林之殿,詠玉晨之詞也。

  又曰:日魂精神,珠景赤童,使我西到六領之門,入協晨玉宮人絃素丘八景上房,得帶千明之符,佩流星夜光之章,坐太和之殿,登七靈之臺,飲月華雲膏,食黃琬紫津,詠高上之篇,吟玉晨之詞也。

  又云:太上八景四蘂紫漿五珠絳生神丹方,此丹有八名,或名曰四蘂華,或名曰太微紫玉腴,或名曰五珠華丹,或名曰絳生晨華,或名曰三華上丹,或名日太上飛剛,或名曰九晨上丹也。

  《後聖道君· 列紀》云:黃水月華丹、徊水玉精丹,水陽青映液也。故太上真人宴觀七覺,遊翔萬方,寔由四液之飛津,五珠之丹皇也。

  又云:服之唾地,則為日月之光也。

  又云:北都琅玕華,則絳生之丹粒也。‘

  《七星移度經》云:渴翕良井洪泉玉芝?饑納龍胎瓊腴絳樹赤子。

  《紫度炎光經》云:九皇太精北極真君,益我精胎,彊我三魂,左引日華,右拘月津。

  《道基吐納經》云:道士修身吐納,休糧一旬,精氣微熱,顏色萎黃,二旬之時,動作眩冒,支節悵恨,大便微難,小便赤黃,或時一利,前溏後剛前。至三旬,身體消瘦,重難以行。四旬之時,顏色轉悅,心志安康。五旬之時,五藏和調,精氣內養。六旬之時,體復如故,機關調良。七旬之時,心惡譁誼,志願高翔。人旬之時,恬惔寂寞,信明術方。九旬之時,榮華滑澤,音聲渙章。十旬之時,精氣皆至,其效日昌。修之不止,年命自,長。三年之後灸瘢除減,顏色有光。修至六年,髓填一腦實,豫知存亡。經歷九年, 役使鬼神,號曰真人,上佐上皇,與天同壽,與日合光。傳非其人,身受其殃。

  《天文上經》有龍胎金液九轉之丹,守形絕粒,辟除萬邪,五號先生儀有紫庭金夜也。

  《玉訣經下》云:元始五炁常以鷄鳴上會靈寶玉山玄都上宮,陽光初明散元始之暉,流觀諸天。其氣鬱鬱,其暉熏熏,精如月珠,光如紫雲。氣運轉如車之輪,上御九天之關,中固五帝靈山。下注云:學士五牙之根,上宮眾聖大智真人皆以其時餐食其暉,仰嚥其精,與天相承,致得無窮也。後聖道士休粮,長齋五嶽,絕塵人間,遠思清真者,得日日服日根之霞,吞太陽之精,則立覺體生玉澤,面有流光,位為玉皇。

  《道引三光經》云:三光者,一名流精,二名澤嬰,三名法氣,四名陽王,五名雲華,六名導仙,七名九變,八名定光,謂三光仙道鍊胎之術也。

  《道學傳第二》云:許邁,字叔玄,小時名映,後自改名。遠遊入新成道山,服苣藤穀,常服氣,一氣千餘息。晉永和二年,移入臨安西山也。

  又云:高平閻玄之,瑯琊彭初,皆就遠遊受業。遠遊曰:閻君可服氣以斷穀。彭君宜須藥以益氣,遂教彭以餌朮,並委質。伏事三年,遠遊曰:君以解此,但當勤修之耳。專修矣,心如死灰,形如委骸,可各索清靜處以自精妙。於是玄之往於潛餌朮為務也。

  第三卷又云:王嘉,字子年,隴西人,在東陽谷口鑿岸為穴而自居,不食五穀,不衣華麗,清虛服氣,不與世交,姚長慕容,迎之不應也。

  《真誥第五》云:范幼仲,遼西人,華陽中監也。受胎化易形,今來在此,恒服三氣。三氣之法,存青白赤三氣,各如絃從東方日下來,直入口中,挹之九十過,自飽便止。為之十年,身中自生三色氣,遂得神仙。此高元君太素內景法,旦旦為之,臨目施行,視日益佳也。

  東海東華玉妃渟文期授含真臺女真張微子服霧之法,常以平旦於寢靜之中坐臥任已,先閉目內視,髮髴使如見五藏。畢,因口呼出氣二十四過,臨自為之,使目見五色之氣相繞纏在面上,鬱然久行之,常乘雲霧而遊也。

  又云:守玄白之道,常旦旦坐臥,任意存泥丸中有黑氣,存心中有白氣,存臍中有黃氣。三氣俱生如雲以覆身,因變成火,火又燒身,身通洞徹,內外如一,旦行至向中乃止。於是服氣一百二十,都畢。道止如此,使人長生不死,辟灾卻害,尤禁酒肉五辛之味,當別寢處靜思,尤忌房室,房室即死。

  又云:夫學道唯欲默氣養神,閉氣使極,吐氣使微。又不得言語大呼喚,令神勞損。如此以學,皆非養生也。

  《真誥.甄命第四》云:體摽高運,味玄咀真。吸引景曜,凝靜六神。煥領八明,委順靈根。憂累靡干於玄宅,哀念莫擾於絳津也。

  《真誥第七》云:范幼沖,遼西人也。受胎化易形,今來在此,恒服青赤白三氣之法,遂得神仙也。

  又云:徐宗度,晉陵人,受風谷先生氣禁道也。

  又云,龍述,字伯高,後漢時人。從仙人刁道林受服胎氣之法,託形解亡,隱處方臺,師定錄君也。

  又有劉阿平者,居方山洞室中,常服日月晨氣,顏色如玉,似年三十許人也。

  《本行經》云:昔禪黎世界隊王有女字曰絓音,年至十四不言,王棄之空山。女之無粮食,常仰日嚥氣,引月服精,自然充飽,體不損常也。

  《空洞靈章》云:朝餐五雲氣,夕嗡三晨光。

  又云:食氣長阜穴,嚥津黃水華。閉夜拔朽骸,還童及素牙。身入不死劫,名係玉靈都。

  《八素陽歌九章》云:七寶玉粒金丹,紫芒隱芝,左掇右拾,夜光鳳腦,虎沫雲琅,瓊霜奇味,一御則身拂太空。

  《奔日月二景隱文》云:飲月華雲膏,食黃琬紫真之精也。

  《道學傳第二》云:無石飴餅,以鐘乳代之。此二物,皆石上之津所生。在許邁傳中。

  《真誥》云:周穆王北造崑崙,飲絳山石髓,食玉樹之實也。

  《道學傳第三》云:燕濟,字仲微,漢明帝末時人也。少好道德,亦

  不仕於世矣。初入華陰山,服木及大黃精、種雲母、雄黃、丹沙、芝草也。

  第十四卷云:雙襲祖,字仲遠,梁時人也。初斷穀贏瘦,有富人范欣請為辯名藥,并給僕使,採之,俄更復常。范氏所給水牛,在山耕積年也。

  第二十卷云:女官蕭貞,東海丹徒人也。少離家入遺山學道,唯餌柏葉也。

  《列仙傳上》云:赤將子輿者,黃帝時人。不食五穀,而食百草華。

  又偓佺者,槐山採藥人也。好食松實,形體生毛,長數寸,而目更方,能飛行逮走馬也。

  師甪里先生,受山隱靈寶方:一曰伊洛飛龜袟,二曰白禹正機,三曰平衡按合。服之日以還少,一日行五百里,能舉千斤,一歲十易皮,乃仙去。

  《清虛真人王君內傳》云:主仙道君以雲碧陽水晨飛丹腴二升賜王君,

  君即拜而服之,積九年之中,視見萬里之外,能日步行三千里,坐在立亡,

  役使群神也。

  甘草丸方出南嶽魏夫人傳

  第一者,甘草六兩。第二者,丹砂三兩,好者。第三者,大黃五兩。第四者,乾地黃七兩。第五者,白木十兩。第六者,五味五兩。第七者,人參五兩。第八者,茯苓四兩。第九者,當歸三兩。第十者,天門冬四兩。第十一者,木防己二兩,第十二者,猪苓三兩。第十三者細辛二兩。第十四者,次明子二兩。

  右十四物,並令得精新上藥,不用陳久者。先各細擣,不篩乃秤散,取兩數足,乃入臼,以次內甘草,擣一千杵,次內丹砂,又擣一千杵,自從次第一種以次內臼,輒擣一千杵。凡十四種藥,合藥一萬六千杵,都合三萬杵。藥成以蜜丸,食後服,如梧桐子大十丸。寧從少起,亦可服三十丸。此藥內滅病,無毒,無所禁忌。食一年乃大得其益,無責旦夕之急效也。俗中女服之,令人多子,無傷病也。久服神仙不死矣。合藥當在別室潔處,不得令雜人多目見之,亦當沐浴齋戒三四,可擣治之。百患千病治之皆愈,不能一一紀所善之名也。其服食吐納事,諸經大有,此不更錄也。

  三洞珠囊卷之三

  三洞珠囊卷之四

  大唐陸海羽客王懸河修

  絕粒品

  《道學傳第六》云:褚伯玉,字元璩,吳郡錢塘人也。隱霍山鍊液餐霞,積年絕粒也。

  《吐納經》云:絕穀不食,元神之道也。初服氣一日二日之時,穀氣未定,顏色鬱黃。三日之時,穀氣去,精氣來。四日五日之時,精氣陰陽和調。六日之時,精神安定,耳目聰明,行步便利,日已堅彊。七日之時,常欲輕舉,至道之故,夢寤髣髴,上通神明。八日之時,神行八極,能默然每為,口中自甘,志骨自彊。九日之時,精神備,形弱者彊,神氣日堅固,不行自遠,不來自近,顏色日悅。十日之時,諸神來至,門皆關,玉女侍從,左右輕舉,若鷥雲中微翔,道以得矣。

  又云:道以精為寶,施與則生人,人留則生身,生身則永度,世仙位也。生人即功遂而身退隱也。俗以為劇,何況忘施而廢棄,損不學多,故廢老而命墜也。

  老君曰:精者,血脉之川流也。精去則枯老,是以寶之也。人以身為國,神為君,精為臣,氣為民,常行愛精,此要道也。

  老君曰:道者,氣也。寶氣則得道,得道則長久。神者,精也。寶精則神明,神明則長生也。

  又云:長生道精為寶精者,人之所由生也。精為寶,故曰道也。一曰之道,朝飽暮饑。一月之道,不失盛衰。一歲之道,夏瘦冬肥。百歲之道,節穀食棗。千歲之道,孤男無女。是謂長生久視,莫有能數也。今謂此已上之文,並出道基。

  《吐納經》又云:蓋聞八公有言:食草者力,食肉者勇,食穀者智,食氣者神。聖人,不食者,不死也。又《黃庭經》云:仙人道士服氣,非有神也。積精所致和氣專也。人皆食穀與五味,我獨食太和陰陽氣,故能不死也。則休根食氣為生道,陰陽還精為重寶,幸可修身至壽考,空但慕遠謂無有,更反於愚自使老,千金送葬無益兆,悲悼哭泣自懊惱,不如長生最為好。故記道幾言約少,筆墮有真不妄修,造之不釋昇太吳。

  《太平經第一百二十》云:是故食者命有期,不食者與神謀。食氣者神明達,不飲不食與天地相卒也。

  第一百四十五云:問曰:上中下得道度世者,何食之乎?答曰:上第一者食風氣,第二者食藥味,第三者少食裁通其腸胃。

  又云:天之遠而無方,不食風氣,安能疾行,周流天之道哉?又當與神吏通功,共為朋,故食風氣也。其次當與地精并力,和五土,高下山川,緣山入水,與地更相通,共食功,不可食穀,故飲水而行也。次節食為道,未成固象,凡人栽小別耳。故少食以通腸,亦其成道之人。次《道基經》云:服藥食麥為善!昔有甘始道士,禦氣食麥而度世也。

  又云:合道不言得無之真晝夜不臥,日月合光,不饑不渴,龜龍胎息也。

  又云:食穀名之穀仙,行之不休,則可延久長也。不食穀者,可以昇雲度世,不死之矣。又《清虛真人王君內傳》云:太極真人曰:夫受生氣於五穀者,結胎育物必抱穀氣之流精也,合真萬化亦陶五穀之玄潤也。若子寄形於父母,將因所生而攝其生矣。不緣所生之始本,而頓廢其所因者,未曾不枯竭於偏見,斷年命以凋傷乎?皆宜因其所由,順其津源,凝滌而和,微而散根,使營衛易鍊於日用,六府化穀於毫漸矣。故因穀者,乃用生之良術,緣本以去本者,乃攝明之妙跡耶。於是扇南燭之東暉,招始牙之朱靈,五液夷泯,百關通盈,神樂三宫,魂柔魄寧,復勵以晨漱華泉,五方虛精,鳴鼓玉池,呼吸玄精,華腴童於□方,胃滿鎮乎空青,所以千筭一啟,壽隨年榮,歲與藥進,飛步仙庭也。服盡一劑者,命不復傾,五雲生身,體神氣精,亦能一日九食,百關流渟,亦能終歲不饑。還老反嬰,遇食則食,不食則平,真上仙之妙方,斷穀之奇靈也。向云南燭者,仙草也。其樹是木而似草,故號南燭草木也。一名猴藥,一名男續,一名後卓,一名惟那木,一名草木之王,生嵩高少室、抱犢鷄頭山,已錄服食品訖。此方亦出《登真隱訣》第十也。前服食亦說與此大同小異也。

  《道基道士吐納經》云:絕穀斷稻米及餌清物者,不得飲酒,令人迷惑,氣脉煩結,百脉不通,又生熱不如不飲,可為清潔也。

  《太上黃素四十四方經》云:凡道士納和氣存神,服霞修求,長生之事,慎不可食五葷之菜,及為酒色之病敗也。是故古之神人云:五葷為伐藏之斧斤,酒色為喪身之棺槨。夫能斷斧斤之所傷,塞棺槨之死宅,然後可以陟長生之塗逕,漸神仙之蹊路也。

  《旡量變生經》:食肉及五辛,神不居人身中也。

  《金書真記》 云:食五辛,敗仙相也。五辛者,葱蒜韭薤興渠,今俗間不詳之。

  神丹仙藥名品

  又第九卷服食品第二十九隱山品並有仙藥名

  《太上八景四蘂紫漿五珠絳生神丹玉經》云:第一絳陵朱兒,《口訣》云是丹砂,巴越之精上者。第二丹山日魂,《口訣》云是雄黃,取洞明者。第三玄臺丹華,《口訣》云是雌黃。第四青要玉女,《口訣》云是空青。第五靈華液腴,《口訣》 云是薰陸香。第六北帝玄珠,《口訣》云是消石。第七紫陵文侯,《口訣》云是紫石英。第八東華童子,《口訣》云是青木香。第九白素飛龍,《口訣》云是白石英。第十明玉神朱,《口訣》云是真瑰拾芥者。第十一五精金羊,《口訣》云是陽起石。第十二雲華飛英,《口訣》云是雲母,光明白者。第十三流丹日膏,《口訣》云是胡粉。第十四亭艮獨生,《口訣》一萬是鷄舌香,味辛者。第十五碧陵文侯,《口訣》云是石黛。第十六倒行神骨,《口訣》云是戎鹽。第十七白虎脫齒,《口訣》云是金牙石。第十八九靈黃童,《口訣》一百是石硫黃。第十九陸虛遺生,《口訣》云是龍骨,舐之附舌者佳也。第二十威文中王,《口訣》云是虎腦。第二十一沈明合景,《口訣》云是蚌中珠子。第二十二章陽羽玄,《口訣》云是白附子。第二十三綠伏石母,《口訣》云是磁石。第二十四中山盈脂,《口訣》云是太一餘根,取中央黃者。二十四種,合為八景四蘂五珠絳生神丹也。此丹服一兩即頭生九晨之光,面有玉華,飛映寶曜,洞觀天下,造詣紫虛,出入玉清,寢宴晨房也。

  《太一餌瑰葩雲屑神仙上方》云:夫茂實者,翹春之明珠也。巨勝者,朗秋之沈靈也。丹棗者,盛陽之雲芝也。茯苓者,絳晨之伏胎也。五華合煙,三氣陶精,調安六氣,養魂護神,能得其方,位為天仙,老素反玄,嬰胎童顏,千害不傷,延壽萬年。

  又云:玄水雲華漿法亦曰:雲茂朱漿,日服五合,使人體香而面有童華,神仙方也。

  又云:太一四鎮丸者,神生五藏,鎮六骨,養七竅,和九關,鍊三魂,明二童,保一身,長生萬歲也。

  又云:三神龍骨,益六液,養窮腸,黑髮止白。

  太一菖蒲丸散方者,守中鍊神,長生久視,填凝骨髓,補滿腦血,久服紫色如少女之形。一名九轉始精。菖蒲,一名昌陽芝草。

  已上並出《 上清九真中經內訣》以為主也。

  《大洞真經》有九轉霜雪,琅牙華丹,還白玉玄水,金液流精,玉林結華,日月之水,皆白日飛仙登天之道也。

  又云:仙母金丹,一名西王母停年止老飛丹,服之不死,面有少容,如女子。

  《紫度炎光經》云:飛丹紫華流精,有百變之色。

  又云:玉胎瓊液之膏。

  《飛行羽經》上云:金精冶鍊之膏,食之一口,得壽七萬年。

  《洞真太極帝君鎮生五藏上經》云:雲草玄清者,黑巨勝腴也。一名玄清。卉醴英者,白蜜也。五光七白靈蔬者,薤菜也。白素飛龍者,白石英也。亦見《九真中經》。

  《後聖道君列紀》云:琅訐華丹,藥種物。

  絳陵朱兒十斤《口訣》云:是丹沙。丹山日魂五斤《口訣》是雄黃。白素飛龍一斤《口訣》是白石英。青要玉女五兩《口訣》是空青。紫陵文侯五兩 《口訣》是紫石英。碧城飛華五兩《口鴃》是石黛。北帝玄朱一斤《口訣》是消石。九靈黃童五兩《口訣》是硫黃。五精金羊五兩《口訣》是陽起石。雲華飛英五兩《口訣》是雲母。白虎脫齒五兩《口訣》是金牙石。流丹白膏一斤《口訣》是胡粉。倒行神骨五兩《口訣》是戎鹽。玄臺月華五兩《口訣》是雌黃。

  都合十四種華丹,若成一兩為一仙。

  白華者一名章拒,一名章明,一名章生,名章草,一名章陸,一名通神,一名通精,一名通靈,一名王女,一名家仙,一名家寶,一名家芝,一名延命,一名長生草,一名守宮,一名守宅。

  十二部一名夜呼,一名夜嗚,一名致精,一名陽明,一名陰明,一名赤葛,一名當陸。

  凡二十四名,上應天地二十四氣,服之方寸七,令人通神致福。

  《文始內傳》云:老子與關令東遊,登日窟常陽之山,掇扶桑之丹椹,散若林之朱華。

  《道學傳第四》云:交阯出葛洪之採者。

  第十四卷云:雙襲祖,字仲遠,梁天監十四年自往武陵尋丹砂,雜藥公私,施與數十金,皆以賑救窮乏也。

  丹竃香鑪品

  《洞神經第十四》云:餌丹砂,焚香,用香鑪□五具也。大洞真字芝丹青玉鑪鍊雲根柔金剛之經也,亦出《上清三天君列紀經》。

  《登真隱訣》云:其燒香之鑪,無言其形範者。古人多用博山及三足也。《八威召龍經》有博山香鑪也。

  《太真科上卷》云:崇玄臺有大香鑪,高五尺,恒焚香,煙不絕也。

  《昇玄經第六》云:玉童揚奇華,玉女奉香鑪。

  第三云:七寶之臺,有七寶香鑪,燒眾妙香,馨薰無量也。

  《海空經第三》云:爾時海空智藏即起,于席整衣帔,執香鑪,正對天尊,恭敬而立,贍視目無他顧,心無他想也。

  《天文上經》云:日月垂光,金鑪隆崇,或在離門,或在命宮。

  《八素真經》云:仙人唯知飛丹召霜,煎鍊雲朱,水玉解金,九鑪炎霄也。

  《道學傳第十》云:東鄉宗超,字逸倫,高密黔陬人也。嘗露壇行道,□音廉中香盡,自然滿溢。又鑪中無火而煙氣自生,氛氳周遍,久之不歇也。

  第十四卷云:雙襲祖,字仲遠,梁時人也。好讀經,手不釋卷,臨汝侯任郢州經塗要清使,左右以香鑪□一具置襲祖前,更無所言而去。

  第十五卷云:陶貞白以三真寶經封以錫函,投諸巖穴。又以真金鵲尾香鑪隨經供養之。

  第二十卷云:女冠宋玉賢,會稽山陰人也。既禀女質,厥志不自專,年及將笄,父母將歸,許氏密具法服,登車既至夫門時,及六禮,更著黃布裙褐,手執鵲尾香鑪,不親婦禮,賓主駭愕,夫家力不能曲,棄放還本家,遂成出家也。

  《大劫上經》云:天人玉女持羅天香案,擎治玉之鑪,燒九和之香也。

  三洞珠囊卷之四竟

  三洞珠囊卷之五

  大唐陸海羽客王懸河修

  坐忘精思品

  《南華·齊物論第二》云:南郭子景隱几而坐,仰天而噓嗒焉,似喪其偶也。

  第六篇云:墮支體,黜聰明,離形去智,同於大通,此謂坐忘也。

  第四篇云:支離其形,役則不預,又况更支離其德者乎?

  又云:無聽之以耳,無聽之以心,而聽之以氣。氣者,虛而待物也。虛室生白,吉祥止矣。

  《道學傳第二》云:張天.師周流五嶽,精思積感,真降道成,號曰天師。

  第五卷引《集仙記》云:劉凝之,字志安,小名長年,南郡枝江人也。奉道精進,元嘉十四年於精思所忽覺額上慘痛,搔之得寶珠九枚,即汎以清水,輝耀竟室。于時臨川王鎮江陵,求看寶珠,即分三枚付信也。

  《道迹經》云:青童君曰:夫精思者,當先燒香於左右也。

  《上清八景經》云;精思百日,真人降形,仙人詣房,與子共言,賜子神仙之藥,授子神真之道也。

  《葛仙公五千文經序》云:精思遠感上徹,太上道君遣真人下授文帝五千文經,希微之旨也。

  又云:靜思期真,則眾妙感會;內觀形影,則神氣長存;體洽道德,則萬神震伏,禍滅九陰,福生十方,安國寧家,孰能知乎?

  《莊子·大宗師篇》云:夫坐忘者,墮支體,黜聰明,離形去智,同於大通。此亦是精思之義也。又《南華論·齊物篇》云:南郭子綦隱几而坐,嗒焉似喪其偶,故行若曳槁木,坐若聚死灰。此亦是精思之義也。

  《登真隱訣》云:五靈道人支子元乃於靜室精思,存五星在頭上,歲星在左,太白在右,熒惑在膝中,使鎮星在心中,各見光芒氣色也,久久行之,出入遠行,常思不忘,無所不卻也。此五神因共人身,則白日昇天也。《裴君內傳》云:佛圖道人支子元,裴君授以長生內術。

  又云:尋藥之與存思,雖致道同津、而關源異緒。服藥所以保形,形康則神安;存思所以安神,神通則形保。二理乃成相資,而有優劣之品。今慮神漏而形棄,是存思之為優,未見形去而神留,服藥所以為劣。其有偏用能通者,亦同臻道岸,而未若兼善,使藥與思交用,形與神相入,則指薪日續,遊刃無阻,生涯自然而立,死地何從而來也。

  《真誥第五》云:凡人常存思識已之形,極使髣髴,對在我前,使面上恆有日月之光,照洞一形,使日在左,月在右,去面前九寸,令存畢,乃啄齒三通,微祝曰:

  元胎上真,雙景三玄,右制七魄,左拘三魂,令我神明與形常存。畢,又叩齒三七通,嚥液三七過。此名為帝君錄形拘魂之道,使人精明神仙,長生不死。若不得祝者,亦可單存之也。

  《真誥第七》云:仙人張微子,是漢昭帝時張慶之女也。曾精思於寢靜,誠心感處,故得東海東華玉妃渟文期降之,授以服霧之道也。服霧之法,始起於此。

  又云:括蒼山學道者平仲節,河東人也。受師宋君,存心鏡之道,如此積四十五年,中精思身形更少,體有真氣,中央黃老遣迎,乘雲駕龍,白日昇天,今在滄浪雲臺也。

  又云:范伯慈者,桂陽人也。入天目山服食,餌胡麻,精思十七年,太上真仙司命君下降,授三十六卷經,後服還丹,白日昇天,今為玄一真人也。

  《太一金真記》云:昔有裴君,止於崆峒山,修行精思。一年之中,髣髴形象。二年之中,五帝乘日,形見在君左右。三年之中,終日語笑戲樂。五年之中,五帝日君遂與裴君驂乘飛龍之車,東到日窟之天,東蒙長丘扶桑之宮,八極之城,登明真之臺,坐希林之殿,授揮神之章九有之符,食青精日,飲空碧玄神,於是與五帝日君日日而遊。此所謂奔日之道也。

  《上清變化七十四方經》云:若能精思於靜室,棄累風塵,誠注太霞之觀,目羅上清之宮,定氣明於審止,安神洞於太空,則不旬日而睹神,不移年而飛騰,積感發乎一寸,變璘鬱乎霄峰,周覽極乎百圓,化七十四方奇變之道,福不可量,皆神經之貴行,寶訣之上仙也。

  又云:若能夷心於牀室,思神顏於自然,財氣達清霄,澤流九津,招靈景之幽華,榮朽老以長存,福慶銜於玄業,元吉散於種親,可謂生死享其祚,祖考更生於胎仙,大象之妙化,巍巍乎靈文也。

  《自然經訣》云:閉目存至真,精思降十老。昇仙永無為,靈顏恆妙好。渴飲玉池漿,饑食金光草。故陳先生修道會真必以精思為本,存神入觀尅以靜念為先也。

  長齋品

  《太玄經第八·老子傳授經戒注訣》云:夫齋供豐儉,隨時施設,大法清虛,簡素為上也。

  《登真隱訣第四》云:季偉昔長齋三年,誠竭單思,乃能服日月光芒之液,於是神光映身也。

  《真誥第五》云:凡甲寅庚申之日,是尸鬼競亂精神躁穢之日也。不可與夫妻同席,及言語面會,清齋入室,東向心拜,存神念炁,期感神明,亦適意所陳也。如此者,玉女降侍也。

  夫學道之士,當先檢制魂魄,消滅尸鬼,常以月晦朔之日,庚申甲寅之日,當清齋入室,沐浴塵埃,正席而坐,得不眠者益善,以真朱筆點左目訾下,以雄黃筆點右鼻下,令小半入谷裹也。點畢,先叩齒三通,微祝曰:

  上景飛纏,朱黃散煙,氣攝靈邪,尸穢沈泯,和魂鍊魄,合形大神,令我不死,萬歲永全,聰明徹視,永亨利津。祝畢,又啄齒三通,嚥液三過,并右手第二指躡左目下各七遍。當盡陰按之,勿舉手也。於是都按此二處,是七魄遊尸之門戶,鉞精賊邪之津梁矣。故受朱黃之精,塞尸鬼之路,二景之薰婬亂之氣也。此太極上法,常能行則魂魄和柔,尸穢散絕,長生神仙,通氣徹視。行之三年,色念都泯也。

  《無量經》云:正月長齋,誦詠是經,為上世亡魂斷地逮役,度上南宮。七月長齋,誦詠是經,身得神仙,諸天書名黃籙,白簡削死上生。八節之日,誦詠是經,為九宮真人。本命之日,誦詠是經,魂神澄正,萬氣長存,不經苦惱,身有光明,三界侍衛,五帝司迎,萬神朝禮,名書上天,功滿德就,飛昇上清也。

  《真誥第八》云:辛玄子,字延期,隴西定谷人也,漢明帝時人也。少好有道,遵奉法戒,至心苦行,日中菜食,鍊形守精,不遘外物,或遊山林,屏棄風塵,志願憑子晉於緱岑,侶陵陽以步玄,故改名為玄子,而自字為延期矣。亦見《道學傳第四》。

  《小劫經》云:凡燒香朝禮,日中一食。

  《道學傳第四》又云:范豺,巴西閬中人也。白哲而美髮,秀眉明目,容止都雅,不言先見,不說機祥,閑恬無欲,終日默然,結絡敗布以繩為網,披苫纔得蔽形,冬夏徒跣,腳不皴裂,四時無寢。太元十四年到荊州,居于南郡枝江縣之富城洲尾巴芒中,亦有屋宇,不障風霜,以桑柴為牀,東藳插其間,有一空簞,一瓦瓶,裝檐枕倚以臥,或有十日,荷檐乞食,口絕粳梁嘐醴滋味果實,唯麤粟飯菜羹食一升許,便過旬日也。

  第十卷云:東鄉超宗,字逸倫,高密黔陬人也。幼而離俗,不涉婚宦,立行精懇,人所不堪。日中而餐,餐止麻麥。門人眷屬皆慕蔬肴,所處精廬鮭味不進也。住希玄館,梁武帝三教兼弘,制皆菜食。雖有詔勑,罕能遵用。逸倫奉行,於是館中法眾莫不菜蔬,私有犯觸即加斥遣,乃至厨醮不血味,遠近嗟稱,獨為清素也。

  又云:方謙之,字道沖,冀州趙郡栢縣人也。外身濟物,齋則六時。六時必十方懺,世中罕能隨者,乃多獨而行道。臨當壽終,廢齋七日而亡也。

  又云:章旻,字高明,宣城人也,乃斥遣妻拏,出家受道,蔬食長齋,常以七尺虛幻,無勞愛惜,隱安吳山靜處,絕根二十餘日,凶人猛獸依其所止,氣命贏微,親賓固請進食,乃暫許之,粗已平復。陳大建元年,更絕飲食,云將護此身,會非長達,無益群生,不營久住,修道立行,何必在此?欲有更勸請者,拒而不納也。

  第十八卷云:沈法羲,字世貞,吳興武康人也,住岝崿山。大弘道士每以正月十五日招集道俗,建邑齋,繞山續明也。

  《上清大洞戒九十二條科》云:修雌一之道,平旦可小食,勿令飽。日中大食,過此以後,聽甘木果也。

  《靈寶齋戒威儀經訣下》云:道士長齋,過中聽飲清水,飲而絕食。平旦飲粥,日中菜食。

  《抱朴子》曰:洪意謂大齋日數多者,或是貴人,或是道士,體素羸劣,不堪旦夕六時禮拜。愚欲晝三時燒香禮

  拜,夜可闕也。若欲一日一夜齋、此可

  六時行道也。

  《太真科上卷》云:學道樂生,好法修術,長齋菜食,得道乃休,此第一業也。次齋千日、百日、月日,節食麤食,服氣服藥,飴食隨堪,密行其間,他事公私之急,皆聽暫解,事竟續之,心形無怠,尅成真仙,空名苟修,息慢增考。

  科曰:凡一年正月、三月、五月、七月、九月、十一月,此六月應齋。又一月之中,一日、八日、十四日、十五日、十八日、二十三日、二十四日、二十八日、二十九日、三十日,此十日名曰十直齋,皆天神下降,精修得福也。

  《太真科下》曰:長齋六時,隨力所堪,大法常修習經講吉日集齋皆可三時行道,拔度先亡,救濟危疾,解罪度厄,悉六時行道。三時上經講者,兩時夜可覆講,亦可誦經也。

  又云:凡身為教主,習道率人,居宇有常,衣服有法,動靜可觀,所作可.則,是以聖人抱一為天下式,行化守一,天下同歸。歸乎清虛,守靜唯篤,未能無待,常學少私,稍遣世務,三業可修。修三業,守一以齋為本。齋者,齊也,潔也,靜也,不必六時行道,三時講經,晝夜存神,懺悔請楓,干噪玄靈,更失其一。能得一者,必由攝三;能攝身者,端拱不擾;能攝口者,默識密明;能攝心者,神與道合。如斯為主成聖真仙。未全此者,攝身朝禮,離殺盜淫也。攝口誦經,兔妄言、綺語、兩舌、罵詈;攝心存神,脫貪恚癡,十惡既去,十善自來,與道合真。不能爾者,勿妄為師,彊立治化利養是□也。

  《赤書玉訣下》云:太玄上宮,北帝常以庚申日制天民,三尸魂神條人罪狀,上奏帝君。當以是日能修齋奉戒,晝夜思神,則三尸不得上天言人之罪,地司奏人善功,列言帝君,太一歡喜,即記名左契,長為種民也。

  太上上宮至真尊神,常以甲子日遣太一中臺大使者下周行諸天諸地,檢校神祇,支散雜俗鬼精。若其日能攝齋燒香,中臺大使者皆條善功,奏上三天上帝。上帝即為除監天領地上鬼神主,書名玉曆,長為真人。

  《法輪經》云:長齋幽阜,不倦晝冥,切栢中餐,潭水霐澄,息影巖穴,獨宿孤征,與鹿為群,倚林棲形,窮獸對蹲,飛烏哀嗚,風雲悽切,萬古沈零,凝水填磵,素雪翳庭,寒厲切肌,志勵殊精,契闊林岫,艱苦備嬰,勞不敢倦,極不敢寧,展轉求道,遂感皇情。

  《道學傳第二》云:張天師棄家學道,負經而行,入嵩高山石室,隱齋九年,周流五嶽,精思積感,真降道成,號曰天師。諸經中長齋事大有,此不具也。

  三洞珠囊卷之五竟

  三洞珠囊卷之六

  大唐陸海羽客王懸河修

  齋會品

  《太玄經第八·老子傳授經戒注訣》云:夫欲傳授道德而對齋者,法限三十八人,少不可減六人。六人為通齋官,備足一人為師,五人為保。保者,寶也,荷也,明也,證也,度也,成也。相重如寶,任荷可教,明其丹誠,證其業善,度其試難,成其至真。齋法:九日、七日、五日、三日,勿減一日。若減一日者,此是會而非齋。散財飯賢,謂之為會。文書啟告,請監會宮也。故《玄都三會律》云:四月八日會天徒,皆設謫食也。注云:出天徒皆風毀小贖徒人之罪也。

  前三十八人者,一曰三師,其一人為正師,二人為護師。即法師是也;二日五保,五人。即都講是也;三曰六明,六人。即監齋是也;四曰七證,七人。即侍經是也;五曰八度,八人。即侍香是也;六曰九成,九人。即侍燈是也。

  右六品三十八人,不能備者,多少隨緣,皆為神足弟子彥英才之人,作五保七證之師,同為署受法之辭以修齋,然後授其戒錄也。《三元經》中卷云:正月十五日天官,七月十五日地官,十月十五日水官,此三官上會玉京山,校定生死罪福簿錄也。此日皆須齋會也。

  捨失戒品

  《太真科下》云:凡受道經科律戒籙,因緣應捨,許得捨之,不可委叛。叛不告而去,後難以還。捨而去後,後必易歸。歸乎至道无復去。今應去者,輸誠告師,師設譬諫,為立方宜。方宜不立,諫必不從。為之燒香,啟告三寶,教之三禮,心口發言,經戒科律與某身俱空,三界六趣與大道俱空,諸法空,一切空。三言之訖,三禮而去,後適意隨願而行,猶不得誹謗正法,弊露祕言。犯之,長墮地獄,无復入善之期。嚴加宣明,去後反悔,重求受科,先立功德,效力輸財,然後依法受之如初也。

  《太真科下卷》云:凡是受戒籙忽然失去,失去輸一半,不須重受之也。

  《正一法文下卷》云:失籙者,更令罰薪五束,朱三兩,飯賢三人。失一,將軍罰薪半束,朱四兩,飯賢五人。失十,將軍罰薪一束,朱五兩,飯賢十人。失七十五,將軍罰薪十束,朱七兩,飯賢五十人。失百五十,將軍罰薪三十束,朱九兩,飯賢百人。凡輸罰畢,得重受也。

  又云:非意失去,某年月日時於家或在某處,遭公私逼迫,水火盜賊,依實言之,不知所佩之籙,何在,尋檢不得,依自謫輸薪厨以贖罪,更令得受,不勝元元也。

  清戒品

  《太玄部卷第八·老子傳授經戒儀注訣》云:凡受戒及經畢後,月晦、月半不可不齋。齋則清戒、溫戒,竟夜誦之百遍千遍,限外无數,永堪如此者,不可臧九遍,他日齋靜,行來出入得誦便誦,不必齋時,諮師訪友,思而行之,不須高聲,心口相知。在人眾中勿發於口,審能在心,然感通上聖也。

  《正一法文下卷》云:凡為道民,便受護身符及三戒,進受五戒、八戒,然後受籙。受籙之前未受戒者,受籙之後依次受之,誦習通利,恆存思行,諳憶不謬,忘則犯科。未受籙時无所呼召,受籙之後動靜呼神。不行戒者呼之不至,破戒之人吏兵遠身,還上天曹,考官便逮致諸戹疾,公私災橫,輱軻衰否,所作不成。成功立德,捨闇入明,施善禳惡,以吉除凶,要在行戒,神即祐之。戒有別文,精詳修習。或有不解,或有遺亡,或有謬誤,或冒禁故,一或尊上逼迫,或畏死犯之,皆是愆招,悉名破戒,即應懺悔,首謝自新也。

  凡違戒者,背負鞫言,協道信邪,雜事佛俗,此為不專,中心懷二,愚迷猶豫,或障纏深師,三誨之必能改革。守一不迴,召神有效,三誨不悛,是為叛道。乖逆師尊,法應奪錄,入佛奉俗,及无所事師慈,改之不追咎責。怨惹事他,棄本逐末,雖名奉道,實犯正科,諸官不得容受。積久知悔,更立功,乞還聽許,依德昇遷矣。亦別有《清戒籙醮儀》一卷,以行世用之。

  立功禁忌品

  《太玄都中宮女青律》云:凡修上清之法,不得北向及本命之上二處便迴,觸忤玉晨,穢慢本真。五犯不得入仙也,十犯被考左官,死入地獄三塗之中,萬劫還生不人之道也。

  又云:凡上學之士,受三天正法、四明之科,佩帶真文,出入三光,及冥臥息不得露頭,不著巾帽及脫衣露形,毀慢身神,恥辱真文、令真靈遠逝,空尸獨在,三犯不得入仙也,五犯死入地獄,萬劫還生不人之道也。

  又云:凡上學之士,受三天正法,四極明科,不得妄入淹穢,哭泣悲淚,吊問死喪,五犯伐功斷,事不得入仙也,十犯死入地獄,萬劫還生不人之道也。

  《太上黃素四十四方經》云:凡道士存思上法及修學太一事,皆禁見死尸

  血穢之物。當以真朱一銖散內水中,因以洗目漱口,并洗手足,微祝曰:

  三光上道,太一護形。司命公子,五神黃寧。血尸散滅,凶穢沈零。七掖纏注,五藏華生。令我仙度,長享利貞。

  凡道士受學生法,不得稱死。稱死事者則生氣變動,不居常宅,故死氣運入,魂神離棄,是以惡氣遊尸陳其間孔矣,將病將死之漸也。

  《真一條檢經》云:夫立功德者,不得觸禁犯忌,當與身神相和,不可更相尅賊。更相尅賊,生災起禍也。夫消災散禍不得用本命行年,本命行年賊害汝身。

  本命日,可行周天大度,鍊氣生身,不可妄失。行年日,可行生布氣,養神育精,不可妄失。絕命日,不可用,用之致災絕滅。歲星日,不可用,用之致縣官刑獄。六害日,不可用,用之致疾病衰戹。月晦日,不可用,用之致災,身枯氣喪。歲破日,不可用,用之致災,家門凶禍。

  戊辰戊戊日,不可用。戌為天門,辰為地戶,戌將是狗,辰將是龍。戌是中王神也,其日太上丈人詣太上老君,對校天下男女應生者,注玉曆。九老丈人詣九老君,對校天下男女應死者,注死籍。道德丈人詣道德君,對校天下男女為功德者,記名左契。天帝丈人詣天帝君,對校天下男女為罪過者,著名右契。仙都丈人詣仙都君,對校天下男女應得仙者,上名仙籙。

  天師還天曹,校梀初角反簿錄,分別善惡,此日閉天門,塞地戶,龍遊五嶽,狗行河梁。中黃犬神備守天門,中黃丈人備守地戶,外事一斷。其日不得燒香行道,關啟章奏。汝曹妄有觸耗此日者,中黃大神收攝汝曹魂魄,付候獄栲掠,六十日關啟章奏,不得通聞,六十日考竟,遣魂魄還汝曹身中,令汝曹轗軻,衰耗亡失,疾病口舌皆由於此。若戊戌日卒有疾病縣官者,當正心端坐,思過悔請,吾自懸知汝心,自為汝曹寬停考罰,明日汝曹有文書陳乞,即下赦恕之書汝曹也。

  又云:受太一法在身者,遭父母喪,經三月日,期喪滿月,大功喪經月,可得奉行道法,章書啟乞也。

  受天真三一真一赤界法在身者,遭父母喪,經百日也,期喪三十日,大功喪經月。月限未滿,不得奉行道法,章書啟乞也。

  受黃書契令在身者,遭父母喪一年也,期喪百日,大功喪四十日,小功喪滿月,緦麻經月。月限未滿,不得奉行道法,章書啟告也。若違犯落平陰獄。獄中恆有泥塗,滑不可走,被考使走行塗中,不得一步便自倒地。如此三百年,考竟更生,為人短悴,眾人所輕也。

  《真誥第九》云:正月庚申,二月辛酉、三月庚戌、四月癸亥、五月壬子、六月癸丑、七月甲寅、八月乙卯、九月甲辰、十月丁巳、十一月丙午、十二月丁未。

  右上帝殺日不可請乞,百事無宜。

  《金書仙誌》云:夫學仙之人;勿北向便迴,仰視三光;勿北向理髮,解脫衣裳;勿北向唾罵,犯破毀王破謂歲下辰也。王謂王氣之所在也。勿怒日月星辰,勿以八節日行威刑,勿以月朔日怒恚,勿以三月三日食百草心,勿以四月八日殺草伐樹,勿以五月五日見血,勿以六月六日起土,勿以七月七日思存惡事,勿以八月四日市履屐附足之物,勿以九月九日起牀席,勿以十月五日罰責人也,勿以十一月十一日不沐浴,勿以十二月三日不齋,燒香念仙也。諸如此忌,天人大禁,三官告察,以是為重罪矣。或令人三魂七魄流競,或胎神所憎,三官受惡之時也。是以惡夢交於丹心,妖魅乘其朱闕,精夜觸犯神真,煩惱流變,多禁莫識奇術,子能奉修,則為仙才,不奉天禁,則為傷敗。

  《黃順請問上經》云:受老子經,不奉混俗祠祀。

  又云:受法之身,常出入行來,經履新生及新死之家,及行逢死尸與棺木者,還所住處,香湯沐浴,方得燒香也。

  又云:受法之身,不入產婦之戶,及不得見尸者,謂異處斷隔於來往,則乃朝禮无廢,不拘日數之限。若家无隔異者,四十五日方得朝禮也。

  《正一法文下卷》云:協道信邪,此為不專,中心懷二,愚迷猶豫,是為叛道,乖逆師尊,法應奪筭。

  《太上黃素四十四方經》云:凡修太一之事,及行上法存神之道,慎不可見尸及血穢之物,見一死尸則一年不得行事,又卻傾一年之功。然此帝一之科,常卻罰於既往,又進塞於將來。若一年三見尸者,則罰功斷事各三年也。若過見二十四尸者,皆不得復修行太一以求仙也。

  又云:凡脩受上法及雌一太一之事者,兆身中三魂五神之氣常薰於巾服之中,七魄九靈之精常棲於履屐之下。是以道士學生不雜席而寢,故衣褐之服不借非己之器,履屐之物常惡土穢之糞,亦不得使雜人犯觸,以驚三魂也。又云:凡存修太一之事,欲有所禮願,慎不可叩頭。叩頭者,則傾九天,動干真,神官迴覆,泥丸倒懸,天帝號於土府,太一泣於中田,數如此者,則存念无益,三真棄宮,七神埋散,玄宅納凶,是為太一五神之至忌也。故有真之人,但心存叩頭運精,感而行事,不因類以祈靈也。

  又云:凡修行太一之事真人之道,不得有所禮拜。禮拜亦帝君五神之所忌也。若有所精思,行禮願之時,但心拜而已,不形屈也。

  《上清大洞戒九十二條科》云:修雌一之法,不得哀哭。一辰哭感則五神號於上府,太一泣於中田,神喪精亡,靈真去身,空尸獨立,復何仙冀哉?

  又云:不得見尸,一年不得行事,卻傾一年之功。若一年見三尸者,則三年不得行事,亦卻三年之功。滿見二十四尸,子失道,前文太素亦與此大同小異矣。

  又云:不得言稱死事,恚怒願己之死也,言滿四十不得為真人,以為棄生之罪,三年身亡滅矣。

  又云:不得五色衣裳,敷華好服則真靈去身,淫邪內發,馳心猖狂,三尸潛逸,赤子飛飈,長離玄室,破形解骸,身死名滅。若衣勿雜色蘭布之服,可以終日詠誦洞章,奚求不得,乘雲駕龍,逍遙太極也。

  《靈寶戒三十六條仙內科》云:玄功之人,當布衣草履,不得榮華之服,犯者失道也。

  又云:不得言及俗邪穢之事,三犯失道。

  又云:祖父母、己父母,同法可拜,不同不得拜。伯叔以下同法,亦不得拜。犯者,身亡也。

  又云:父母吉會不得預坐也。

  又云:父母兄弟妻子同契,雖有骨血之功,皆不得同牀而坐,同盤而食,其法不同,皆為尸穢,犯者失道。

  又云:夫妻不得同室而寢,邪念在心,長失道矣。

  又云:自非同盟,不得同室而寢,自非同契,不得同牀而坐,同盤而食,同衣而服也。

  《靈寶制服科》云:祖父母期年之喪,不得臨尸,於別房制哀,五日不得

  受弔。伯叔兄弟同如祖父母,九月服。

  又云:制哀畢,沐浴復巾服,不得制世服。犯者失道,罪劇上科。若己父母聽展哀百日,後復巾褐,心喪三年,无復哀喪,此靈寶聞科也。若隱身名山,无復哀哭也,一自都斷矣。

  《玄都立身行道律第十五》云:身荷仙官靈籙,不得妄拜哀,不得妄哭也。

  又云:於父母國君官長二千石刺史三公,皆設敬不得即設禮拜也。又

  《 入治律第二十》 云:臨喪不踰月,不入治;哭不過三日,不入治;穢汙不過晦朔,不入治;三年不滿百日,不入治;皆謂哀戚犯穢罪,不敢觸神明也。戊辰戊戌不入治,禁忌之日不得入治,請吏兵,丙寅、丁卯、丙申、丁酉、戊申、戊戌皆不入治。行道修真,犯禁忌皆奪筭減年也。

  破可以消災,建可以立功,刑害之日不用。注云:不得用自刑殺害之日也。若上章不得用建、破、閉也。

  上章律第十三云:寅刑巳,戌刑未,子刑卯,申刑寅,卯刑子,巳刑申,丑刑戌,未刑丑。

  第二十律又云:不得齋持酒肉於治中,飲食濁亂太素,罰素四十五。注云:小穢三日,大穢七日,聽得解之也。緣何今按《三洞科起靖觀宮堂第十一》云:民家曰靖,師家曰治。又引律曰:按靖立在天德。天德,甲乙丙丁地也。長一丈八尺,廣一丈六尺,凡佩仙符籙,皆須安靖治也。

  第二十律又云:不得犯三師諱、三師四世諱,違律罰筭七。入治時,亦不得犯。注云:天師係師也,戶籍所屬,師曾祖、祖、父、師身四世名諱也。

  受持八戒齋品

  具銜臣陸脩靖上啟:

  元始天尊无極大道感應靈聖一切神明,今有善男子善女人等,求欲受持八戒,清齋一日一夜,用以檢御身心,滅諸三業罪惱者故。

  《洞神經第十二》云:夫齋以齊整為急,以齊整身心。身心齊整,保无亂敗。敗起多端,大略有八也:

  一者,不殺生以自活;二者,不得婬慾以為悅;三者,不得盜他以自供;四者,不得妄語以為能;五者,不得醉酒以恣意;六者,不得雜臥高廣大牀;七者,不得競習香油以華飾;八者,不得躭著歌舞以作倡。

  今日善男子善女人等,若能不犯此之八事,則八敗無從以起,則八戒自然而立。立久不失,則延年保命,神通洞達。是故齋者受持八戒,思真行道,通而无窮,顯驗必速,皆如所期也。今請受既畢,再拜再起,奉戒而退也。

  三洞珠囊卷之六竟

  三洞珠囊卷之七

  大唐陸海羽客王懸河修

  二十四治品

  按《 玄都律第十六》 云:治者,性命魂神之所屬也。

  《五嶽名山圖》云:

  陽平治屬金屬角星。鹿堂治,金亢星。鶴嗚治,木氏星。漓沅治,土房星。葛璝治,火心星。庚除治,火尾星。秦中治,水箕星。真多治。金斗星。

  右八治是上治。

  昌利治,土牛星。隸上治,火女星。涌泉治,木虛星。稠稉治,火危星。北平治,金室星。本竹治,木壁星。蒙秦治,火奎星。平蓋治。土婁星。

  右八治是中治。

  雲臺治,火胃星。濜口治,木昴星。後城治,土畢星。公慕治,金觜星。平岡治,水參星。主簿治,金井星。玉局治,水鬼星。北邙治。土柳星。

  右八治是下治。

  已上二十四治,並是後漢漢安元年太上老君所立。

  岡互治,水星星。白石治,金張星。鍾茂治,水翼星。具山治,土軫星。《地圖》云:此四治在京師東北。

  右此四治是張天師所加,充前二十四治,合成二十八治,上應二十八宿。

  平公治,屬水配湧泉治。公慕治,屬土配稠稉治。天台治,屬土配本竹治。賴鄉治,屬金配昌利治。撙領治,屬金配雲臺治。代元治,屬金配雲臺治。利里治,屬火配隸上治。漓沅治。屬金配昌利治。

  右是天師更加此八治,以配八品,周布四海,鎮國化人也。

  第一別治有四者

  第一具山治,第二鍾茂治,第三白石治,第四岡互治。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4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