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三洞珠囊

  經名:三洞珠囊。唐王題河編。十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平部。

  三洞珠囊卷之一

  救導品

  《道學傳第四》云:任敦,字尚能,博昌人。永嘉中投雲陽山。雲陽山者,即茅山也。服赤石脂,時復出入人間,皆手執經科,教示愚民。於是遠近穆然從化。敦竊歎曰:眾人雖云慕善,皆外好耳,未見真心可與斷金者。

  又云:杜炅,字子恭,及壯識信精勤,宗事正一,少參天師治籙,以之化導,接濟周普,行已精潔,虛心拯物,不求信施,遂立治靜,廣宣救護,莫不立驗也。

  又云:陸納為尚書令時,年四十,患瘡告炅云:弈世短壽,臨終皆患此瘡。炅為奏章,又與靈飛散。謂曰:君戹命已過,可至七十。果如其言也。

  第五卷云:嚴君平者,名遵,蜀都人也。修道自保,與人子言依於孝,與人臣言依於忠,與人弟言依於順,各因其發,導之以善。蜀中化之,從其言者過半也。

  又云:劉凝之,字志安,小名長年,南郡枝江人也。居衡山之陽,採藥服食,受天師化民之道,夫妻並共佩帶,救物灾危,亟有神驗也。

  第六卷云:諸慧開,字智遠,吳興烏程人也。每以戒行自修拯濟為務。齊大明八年,天下饑饉,慧開薄有穀實,乃悉分卹窮匱,鄉邑賴之。有三人積饑食飽而致死,其家訴縣,稱慧開飼殺饑人,苦相誣謗。縣令笑曰:乞食飽死,反怨主人,法无此科,而遣不問也。

  第七卷云:陸先生,宋文帝召之於內,講理說法,不捨晨夜,孜孜誘勸,无倦於時也。

  第八卷云:陶弘景,字通明,魏郡平陽人也。自號華陽隱居,好行陰德,拯濟困窮,恒合諸驗。藥給施疾者,遠近賴之也。

  第九卷云:潘洪,字文盛,會稽山陰人也。為性好賑施,一冬數過作寒服,為施貧乏,隨捨更營也。

  第十卷云:東鄉宗超,字逸倫,高密黔陬人也。亟經凶年,常大施食,遠近投集,日中甚眾。每至冬天輒多作襦襖,隨緣寄人,使為布施也。

  又云:嚴寄之,字靜處,丹陽句容人也。輕財好施,拯濟困窮,知識道義,有縣官疾惱,輒潜為禮,事效私辦,酬賽至時也。

  又云:方謙之,字道沖,冀州趙郡柏縣人也。入於潛天目山,化被鄉村,改惡行善,請業依仁,迥向大法。

  又云:掩骼音格埋枯,周窮濟急也。邵陵王屢遣延請,謙之不與相見。行人至館,嘗或相值而厚加賂遺也。

  又云:張玄徹,字文舉,司州義陽郡人也。梁末大亂,相隨入東緣糊口,略存性命,而恒與諸饑人共器煮食。徹性仁讓,不處他先,常推鐺火使人前用,雖有升合熟食,每居後,日日如此,轉就困弊,因之贏痿,一旦而終,由其後已先物故,遂再其生也。

  又云:褚雅,字玄通,吳郡錢塘人也。梁末時隱句曲山,重施輕財,拯物無厭,營田若熟,以乞貧者,與人共居,常早起灑掃,取水遍以周給,覓樵薪乞人。或夏月種瓜,恣人來取也。

  又云:章旻,字高明,宣城人也。手植松檟,他有遺助,一無所留,特好賑施,不畜財產,法赴所收,隨得隨散,每出險難之所,或他有禁物,或同行有礙公私事緣,不能自扶者,旻輒方便負荷,必使過度也。又昇壇之夜,祁寒酷烈,旻露左手執燭,至曉不懈。每赴人法事,躬親下役,掃除穢濁,盡其力用。暑必讓帷帳,寒則推衣被也。

  第十三卷云:孟道養,字孝元,外名援,平昌人也。立性慈仁,全以賑施為務,饑年多餓死,常作食餉之,每恨貧乏,施與不得稱心也。

  第十四卷云:孫遊嶽,字玄達,東陽永康人也。殷勤誘接,服膺.受業者,常數百人也。

  又云:雙子辯者,梁時人也。斷穀休粮,長齋苦行,出廣州布化,南海稱為主人也。

  又云:許明業,扶風赤岡人,梁太清時人。少年出家,長齋蔬食,周行山水,拯濟為務。是時饑荒人民困乏,明業恒行賑救,來者必給飲食,身率門人作田播種,稻粟微熟,自往遠近,要呼貧者任力收穫。行見寒凍,即解衣以施。隆冬之月,自服單布。每進城中功德,所獲□物即於主人處散,未曾將出城門。若有病者,諸營功德,方便不赴,命必不全。若至人家,忽匆匆去,此處必有殃禍也。

  第十五卷云:陸逸沖,字敬遊,海盥陽瀆人也。少篤道法,接物則貴賤均意,善於撫眾,為遠近所依也。

  又云:鄒榮,字文繪,臨海章安人也。少而出家,為人幹事,接物不偏也。

  第十六卷云:殷仲堪者,陳郡人也。為太子中庶子,少奉天師道,受治及正一,精心事法,不吝財賄。家有疾病,躬為章符,往往有應鄉人及左右或請,為之時行周救,弘益不少也。

  第十八卷云:鄧郁之,字玄達,南陽新野人也。嘗夢一烏吐印以與之,自是民間有疾輒以印治救,不為章符,病者自愈也。

  又云:諸葛琳,字茂倫,瑯瑘人也。奉道清潔,每絕穀救他人疾,及與自治,皆不服藥餌,唯飲勑水,莫不蒙差。太元中,綝眼臉上忽生瘤贅,便就道門請水澡濯,少日稍差也。

  又云:濮陽,不知何許人也,事道專心,祈請即驗。鄭□音啼女腳患跛躄,就陽請水濯足,餘以灌庭中枯棗樹,棗樹即生,腳亦隨差。晉簡文既廢世子,而後無息,陽時在第,密為祈請,三更中有黃氣,起自西南。逕墮室爾,夜李太后即懷孝武,冥道之力。

  第二十卷云:暨慧琰,昊興餘杭人也。幼出家,為比丘尼,後捨尼為女道士,遂入居天目山,斷穀服食。人有疾急施一符,莫不立愈也。

  《列仙傳上》云:太山下,石父賣藥都市,父自言三百歲。後有疫氣,民死者萬計,長史至父所請救,擁朱旛繫黃散以行民間,飲散者即愈,所估亦萬計也。

  《列仙傳下》云:昌容者,常山上道士也。自稱殷王女,食蓬蔂根,往往人見之者,二百餘年而顏色如年二十人。能致紫草,賣與染家,得錢以遺孤寡,歷世而然,奉祠者萬家云云。

  《神仙傳第三》云:沈羲者,吳郡人也。學道於蜀中,但能消灾治病,救濟百姓也。

  第四云:黃廬子者,姓葛,名越。其治病,千里寄名,與之皆愈,不必見病人身也。

  第五卷云:沈建者,丹陽人也。善能治病,病無輕重,見建者皆愈也。

  第八云:王遙,字伯遼,鄱陽人也。頗行治病,病無不愈。亦不祭祀,不用符水、鍼藥。其行治病,但以一八尺布帕敷地坐,不飲不食,須夾病愈便去。其有邪魅作禍者,遙但晝地作獄囚,口召呼之,皆見其形在獄中,或狐貍鼉蛇,乃斬而焚燒之,病者尋愈也。

  第九云:李常在者,蜀郡人也。護病困者三日愈,微者一日愈。其不可愈者,則不往護之。

  又云:干君者,北海人也。病癩數十年,百藥不能愈,見市中一賣藥公,姓帛,名和,往問之。公言:卿病可護。卿審欲得愈者;明日鷄鳴時來會大橋北木蘭樹下,當教卿。明日鷄鳴干君往到期處,而帛公已先在焉,怒曰:不欲愈病耶?而後至何也?更期明日夜半時。於是干君日入時便到期處,須臾公來。干君曰:不當如此耶?乃以素書二卷授干君,誡之曰:卿得此書,不但愈病而已,當得長生。干君再拜受書。公又曰:卿歸更寫此書,使成百五十卷。干君思得其意,內以治身養性,外以消災救病,無不差愈,在民間三百餘年,道成仙去也。

  《登真隱訣》云:南極南嶽真人左仙公太虛上真君,姓赤,諱中英。初,學道在金華山,忽得疾病困篤,經一十六年,青童授《智慧消魔經》,扶疾諷誦三千遍,都愈也。

  《道學傳第七》云:陸修靜,字元德,吳興東遷人也。宋大始七年四月,明帝不豫,先生率眾建三元露齋,為國祈請,至二十日雲陰風急,輕雨灑塵,二更再唱,堂前忽有黃氣狀如寶蓋,從下而昇,高十丈許,彌覆階墀數刻之頃,備成五色,映曖檐榥,徘徊良久,忽復迥轉至經臺上,散漫乃歇,預觀齋者百有餘人,莫不皆見,事奏天子疾廖,以為嘉祥。

  又云:孟景翼,字輔明,平昌安丘人也。梁竟陵王遇《靈寶經》一部,看便以擲地,少日便手發疽瘡,痛楚特甚,遂遣馮先生首謝,先生為作悔辭,備加慊疑,雖蒙少差,終為此疾而亡也。

  第十八卷云:婁安樂,譙國人也。妻傅氏,患風瘡十餘年,治之百方不差,唯專道門,願得濟兔。宋元嘉七年六月,天暴風雨,安樂兄屋崩倒,傅懼己室方壞,將致頹壓,忽走出中庭,忘己腳疾,於是復常,由其信法故也,豈醫藥之足賴哉!

  《玄母八門經》云:仙人趙成子,服五石,石發死幽州上谷玄之山。六年間,忽有一人山行,見此死屍腹爛石出,探而吞之,別去四五年,此石飛出,還入前日死屍之口,屍起成人,面生玉光,此盜石人被五老仙公切齒訶之。此盜五藏寶石之人也。此癩面人也,即面上生癩,比至一門大小遭癩,俱死滅族之也。

  《神祝經第一》云:青氣者卒死,赤氣者腫病,黃氣者下痢,白氣者霍亂,黑氣者官事。赤頭鬼持此氣,布行天下,殺其惡人也。

  《登真隱訣》云:崔文字,《列仙傳》云太山人,在太山下以藥救病人者,赤君在金華山病十六年,後風消得道也。

  《真誥第五》云:風消得道。

  《真誥第五》云:風病之所生,生於丘墳陰濕三泉壅滯。是故地官以水氣相激,多作風痺。風痺之重者,舉體不授,輕者半身,或失手足也。若常夢在東北及西北,經接故居,或見靈林處所者,正欲與塚氣相接也。墓之東北微絕命,西北為九危,此皆塚訟之凶地。若見亡者,於其間,蓋其驗也。若每遇此夢者,臥覺當正向上三啄齒而祝之曰:

  太元上玄,九都紫天,理魂護命,高素真人,我受上法,受教泰玄,長生久視,身飛體仙,塚墓永安,鬼訟塞姦,魂魄和悅,惡氣不煙,遊魅罔象,敢干我神,北帝打制,收氣入淵,得錄上皇,謹奏玉晨。如此者再祝,祝又三叩齒,則不復夢塚墓及家死鬼。若經常得惡夢不祥者,皆可按此法。於是鬼氣滅也,邪魅散形也。

  又云:手臂不授者,沈風毒氣在脉中,結附痺骨,使人然也。宜鍼灸,鍼灸則愈。又宜接北帝,曲折之祝。若行之百過,疾亦消除也。先以一手徐徐按摩疾臂,良久畢,乃臨目內視,嚥唾三過,叩齒三通,正心微祝曰:

  太上四玄,五華六庭,三魂七魄,天關地精,神府營衛,天胎上明,四肢百神,九節萬靈,受籙玉晨,刊書玉城,玉女侍身,玉童護命,永齊二景,飛仙上清,長與日月年俱,後傾超騰昇仙,得整太平,流風結痾,注鬼五飛,魍魎塚氣,陰氣相徊,凌我四肢,干我盛衰。太上天丁,龍虎曜威,斬鬼不祥,風邪即摧。考注匿訟,百毒隱非,使我復常,日月同暉,考注見犯,北辰收摧,如有于試,干明上威。

  昔唐覽者,居林慮山中,為鬼所擊,舉身不授,似如緜囊,有道人教按此法,皆即除也。此北帝曲折之法,諸疾有曲折者,用此法皆佳,不但風痺不授而已也。唐覽今在華山,得虹丹法,合服得不死。

  鄭子真則,康成之孫也。今在陽翟山,昔初學時,正患兩腳不授,積年,其晚用鍼灸,兼行曲折祝法,百日都除。夫風考之行也,皆因衰氣之間隙也。體有虧縮,故病來侵之也。若今差愈,誠能省周旋之役者,必風痾除也。今當為攝制塚注之氣,亦可上塚訟章,我當為關奏之也,於是注氣絕矣。

  昔鄧雲山停當得道,頓兩手不授。吾使人語之,令灸風徊、曲津兩處也,六七日間便得作五禽按摩也。若鍼力訖,當語所灸處,又心存行道,亦與身行之,無異也。

  昔趙公成兩腳曳,不能起,旦夕常心存拜太上,如此三十年,太上真人賜公成流明檀桓散一劑,即能起行,後遂得道。今在鶴鳴山下。

  又云:夜臥覺存日象在疾手中握之,使日光赤芒從臂中逆至肘腋間,良久日芒忽變成火,以燒臂使內外通币洞徹,良久畢,乃陰祝曰:

  四明上元,日月氣分,流光煥曜,灌液凝魂,神火散景,盪穢鍊煙,洞徹風氣,百邪燒燔,使得長生,四肢完全,注害考鬼,收付北辰。夫學生之道,當先治病,不使體有虛邪,及血少腦減,津液穢滯也。不先治病,雖服食行氣,無益於身。

  昔有道士王仲甫者,少乃有意好事神仙,恒吸引二景餐霞法四十餘年,都不覺益。其子亦服之,足一十八年,白日昇天。後南嶽真人忽降,仲甫而教之云:子所以不得昇度者,以子身有大病,腦宮虧減,筋液不注,靈津未溢,雖復接真景以餐霞,故未為身益。仲甫遂因藥治病,兼修其事,又一十八年,亦白日昇天。今在玄洲,受書為中嶽真人,領九玄之司,于今在也。

  《鳳綱口訣》云:道士有疾,閉目內視心,使生火以燒身,身盡存之,使精如髣髴,疾病即愈。是痛存其火也,甚祕驗矣。

  《真誥第七》云:李整,昔未入山時,亦得風痺病,久久乃愈也。

  又云:范伯慈者,桂陽人也。家本事俗,而忽得狂邪勞病,臥牀席經年,迎師解事費用,家資漸盡,病故不愈。聞大道清約,無所用,於是意變,聞沈敬作道士精進,治病多驗,乃棄家俗事之得,五十日病都愈,後入天目山,服食胡麻,得為玄一真人也。

  《真誥第八》云:昔鮑助者,濟北人也。忽得迴風,口目不正,風氣入口,而兩齒上下恒相切拍,甚有聲響,如此晝夜不止,得壽百二十七歲。

  《真誥第九》云:楊羲第三女昨來委瘵,近來小可,猶未出外也。

  又云:許玉斧言楊舍人弟病委頓也。

  《真誥第十》云:許確,字羲玄,為晉都鄉侯,後患風不能言,隆安二年亡,年七十。

  《道學傳第四》云:屬大疫癘,競造吳猛乞水。猛患其煩,乃纂江水方百步,隨意取之,病者得水皆愈也。

  又云:道士舒道雲病瘧三年,治不差,吳猛授以三皇詩,使諷之,上口,所疾頓愈也。

  第三云:戴甘露有惡疾,流諸海裔。云名正見曰:可治也。為治數日便愈。

  又云:治中抗侯大富,女病經年,千醫百道,靡不畢祈,增而不損,云名正詣門云:能使女差。抗侯傲然,未之接也。凡諸言術而不驗者既多,又見正之弊衣徒跣,意以為狂而弗信。正狀謂能治固疾,請女出。侯大怒,且女病積久,無能出理。女忽問家人誰欲見我,便著衣履整飾而出,侯大驚。正曰:女郎已差,便可還內,於是舉家始服,其神驗也。

  第四卷云:任敦,字尚,能治病。人有極惡之病,人理所棄者,得敦救治,莫不蒙濟,如此有數。少語言,或時說將來吉凶,咸如所言。人有病問之者,答云無所苦,必不危亡,默而不言,則皆不救。

  又云:杜炅,字子恭,為人善治病,人間善惡皆能預睹。上虞龍稚,錢唐斯神,並為巫覡,嫉炅道王,常相誘毀。人以告炅,炅曰:非毀正法,尋招冥考。俄而稚妻暴卒,神抱隱疾,並思過歸誠,艮為解謝,應時皆愈。神晚更病,員語曰:汝藏鬼物,故氣祟耳。神即首謝,曰:實藏好衣一箱。登取於治燒之,豁然都差。

  又云:王羲之有疾,請杜炅。炅謂弟子曰:王右軍病不差,何用吾為?十餘日而卒。

  又云:陸納為尚書令時,年四十,患瘡,告炅云,奕世短壽,臨終皆患此瘡。炅為奏章,又與靈飛散。謂曰:君戹命已過,可至七十,果如其言也。

  第五卷云:安丘□之,字仲都,成帝時,京兆長陵人也。病篤,弟子云沙都輿安丘於庭樹下,安丘曉然有痊,時冬月鼻聞李香,開目則見雙赤李著枯枝,都仰手承李,李自墮掌中,安丘食李,所苦盡除,身輕目明,遂隨都去,莫知何在也。

  又云:郭文,字文舉,河內人也。得疫病戹困,不服藥,云命不在於藥也,不食二十餘日,亦不消瘦。後卒,殯于餘杭臨安縣。

  又云:劉凝之,字志安,小名長年,南郡枝江人也。少抱尪病,風眩迷謬,累載彌增也。

  第七卷云:陸修靜,字元德,宋時吳興東遷人也。隱雲夢山修道,暫下尋藥,進過故鄉,停家數日,女忽暴病,命在晷刻,家人固請救治。先生歎曰:我本委絕妻子,託身玄極,今之過家,事同逆旅,豈復有愛著之心?於是拂衣而出,直逝不顧,去後一日,女病即愈也。

  又云:修靜素有氣疾,齎藥入山,別處一室,俄而為火所燔,弟子欲撲滅之,先生曰:不須救,此是冥道不許吾持藥耳。吾病行當自差,少日而廖也。

  第八卷云:顧歡,字玄平,一字景怡,吳郡吳人也。白山村多邪病,村人告訴求哀,歡往村中為講老子,纂地獄,有頃,見狐貍黿鼍自入獄中者甚眾,疾者皆愈也。

  第十卷云:方謙之,字道沖,冀州趙郡栢縣人也。弱齡斷酒,終老手不執杯,雖有疾病,不服湯藥,未嘗鍼灸,任命安危,外身濟物也。

  又云:張玄徹,字文舉,義陽郡人也。與鄉人張貴孫講說,貴孫忽感風病,不能起居,屏棄學事,躬自料理,出入穢器,瞻視飲食,涉於三年,不以為累,時人服其義烈也。

  第十二卷云:賈稜,字玄邈,蜀郡成都人也。少為沙門,值寇還俗,晚來服道,與諸道士丞相是非,暮年抱疾,脣齒不斂,言語謇,妨於妙門,法座歎曰:我今此病,必由觸道所招,所撰諸義多有遺亡也。

  第十五卷云:桓闓,字彥舒,東海丹徒人也。梁初,崑崙山渚平沙中有三古漆筍,內有黃素寫干君所出《太平經》三部。村人驚異,廣於經所起靜供養,闓因就村人求分一部,還都供養,先呈陶君,陶君云:此真干君古本。聞將經至都,便苦勞瘧,諸治不愈。陶貞白聞云:此病非餘恐取經為咎,何不送經還本處,即依旨送,病乃得差耳。

  第十六卷云:孔靈產,字靈產,會稽山陰人也。遭母憂居喪,以孝聞,讌酌珍羞自此而絕,饘蔬布素,志畢終身。父在京師,未之知也。後出都定省,見有毀瘠,父惻然,命廚精饌、賜與同味,即奉慈訓,勉彊進口而嚥,遂以成疾。父以仁也,天性不可移,不復逼也。

  第十九卷云:齊明帝有疾,每引法眾於內殿行道,聞晉陵道士嚴智明字慧識在眾中詠經,甚懷賞悅,云疾為之愈,及法席既解,智明還外,帝夜中每處不得安寢,勑呼智明對御轉誦,即覺歡怡,降長勑給傳詔車牛,出則施□,道俗榮之也。

  第二十卷云:梁元帝世子方等疾篤,徐妃攝心潔己,遣人到女官李令稱華林館作功德,妃夜夢見二青衣童子,容服異凡,稱華林侍童,被使相告疾者,為取觀壇石,宜送乃痊,覺即問世子。世子云:近造山池取用遣送還,并遣侍讀王孝祀入山,更建齋懺謝,世子即愈之也。

  《神仙傳第四》云:人有疾病者,就河東人孫博自治,博亦無所云為,直指之言愈即愈也。

  第七云:董奉,字君異,候官人也。吳先主時,還豫章廬山下居,有一人少便病癩,垂死自載詣奉,叩頭求乞哀憐,奉使此人坐一戶中,以五重布幕病者目,使莫動,乃勑家人莫近之,病人自說聞有一物往舐之,痛不可堪,無處不雨,度此物舌當大一尺許,其氣息當大如牛許,竟不知是何等物,良久物去,奉乃往解病人巾,以水與浴之,遣去告曰:如是愈矣,且勿當風。十數日間也,病者身體通赤無復皮,甚痛,得水浴即不復痛,二十日皮生瘡盡,愈膚如凝脂也。

  又云:奉居山間,了不佃作,為人治病亦不取錢物,使人重病愈者,為我栽杳五株,輕病愈者為我栽一株,如此數年之中,杏有十數萬株,鬱然成林云云。

  第九云:桂君者,徐州刺史也。病癩十年,醫所不能治,聞干君有道,乃往見之。道從數百人,威儀赫奕,至門干君不迎,入室干君不起,桂君拜而自陳。干君問子來何為?桂君曰:無狀抱此篤疾,從神人乞愈耳。干君曰:子侍從乃眾,吾謂子欲求劫道。子若信治病者,皆遣侍從,身留養馬,可得愈也。桂君即去從官,方留養馬,三年亦不見治病,不知病愈也。

  又云:茅君學道於齊,後成道,治於茅山,人有疾病往請,願當煮鷄子十枚,內帳中,須臾茅君一一擲子,還之歸,破之皆無中黃者,病人當愈,若中有土者,病即不愈,以為常候,鷄子如故無開處也。

  第十云:封君達者,隴西人也。聞有疾病待死者,識與不識便遇之,以藥治之,應手皆愈也。

  又云:趙瞿,字子榮,上黨人也。得癩病瘡垂死,人或告其家云:當及生棄之,若使死於家則世世子孫當以此病相注,於是家人為作一年根,送著深山石室中,又恐虎狼食之,從外以木柴柴之。瞿悲傷自怨,晝夜涕泣,如此百餘日,夜忽見石室前有三人,問瞿何人。瞿應曰:是窮人也。瞿知深山窮林之中非人所行,必是神靈,乃自陳說,叩頭求哀。神人入行諸木柴中,有如雲氣,了不罣礙,問瞿必欲愈病者,當服藥能不?瞿曰:無狀多惡,瞿此惡疾已見疏棄,死在旦夕,若刖足割鼻而可得活者,猶所甘心,況於服藥豈有不能也!惟乞神人丐其生活。神人乃以松子、松脂各五斗賜之。語曰:服此不但愈病而已,當得度世。汝服此盡,此病當得愈,愈而廢之。瞿服之未盡,癩病了愈,身體彊健,乃歸家。家人謂之鬼,具說之,家乃喜,遂服之二年,顏色轉少,肌膚光澤,走及飛烏也。

  又云:陳長者,在紵藇上已六百州歲,紵藇上人為架屋,每四時享祭之。長亦不飲食,無所修為。諸事奉者,疾病則已以器從長乞祭水服之,皆愈。其命當死者,長則不與水也。藇音歟

  《太平經第三十三》云:真人問曰:凡人何故數有病乎?神人答曰:故肝神去,出遊不時還,目無明也。心神去不在,其脣青白也。肺神去不在,其鼻不通也。腎神去不在,其耳聾也。脾神去不在,令人口不知甘也。頭神去不在,令人眴冥也。腹神去不在,令人腹中央甚不調,無所能化也。四肢神去,令人不能自移也。夫神精其性常居空閑之處,不居污濁之處也。欲思還神,皆當齋戒,懸象香室中,百病消亡,不齋不戒,精神不肯還反人也,皆上天共訴人也。所以人病積多,死者不絕。

  《太平經第四十五卷》又云:今天不惡人有廬室也,乃惡人穿鑿地太深,皆為創傷,或得地骨,或得地血者。泉是地之血也,石為地之骨也。地是人之母,妄鑿其母,母既病愁苦,所以人固多病不壽也。凡鑿地動土,入地不過三尺。為法一尺者,陽所照氣,屬天也。二尺者,物所生氣,屬中和也。三尺者,及地身氣,屬陰。過此而下者,傷地形皆為凶也。古者,依山谷巖穴不興梁柱,所以其人少病也。後世賊土過多,故多病也。

  又云:有問者曰:今時有近流水而居,不鑿井,何故多病不壽,何也?答曰:如此者,是明天地既怒及其北伍,更相承負,比如一家有過,及其兄弟也。是知穿地皆下得水,水乃地之血脉,寧不病乎?

  又云:有問者曰:今人或有不動土,有所立便,旦時有就,故舍自若有凶,何也?答曰:如是者,行動不利,犯神凶也。問曰:犯何神也?答曰:神者非一,不可務名也。

  又云:有問者曰:今有起土,反吉無病害者,何也?答曰:皆有害,但得良善地者不即病害人也,久久會且害人也。若得惡地,即病害人也。故大起土有大凶惡,小起土有小凶惡,是即地忿,使神靈以此之灾多病人也。

  又云:有問者曰:今河海下田作室廬,或無柱梁,入地未三尺,輒得水,復當云何也?答曰:此同為害也。宜復淺之者,地之薄皮也,近地經脉也,若人有厚皮,難得血血出,亦為傷也。薄皮者易得血,血出亦為傷也。夫傷人者,不復道其皮厚與薄也。見血為罪也。人不欲見傷,傷之則怒地,何獨欲樂見傷之哉!夫天地乃人之真本,陰陽之父母也,而子何從當得傷其父母乎?

  又云:有問者曰:今子當得飲食於母,故人穿井而飲之,有何過乎?答曰:不爾,今人飲其母乃就其出泉之處也。故人乳者,人之泉也,若地有水泉也,可飲人也。今豈可無故穿鑿母皮膚而飲其血汁耶?

  《太真科上》云:篤病救命名為義齋,三日夜高德一人為齋主,五人為從官,精誠好樂,籙生亦可從齋,非好樂,進德不得,從齋也。

  又云:救解父母師君同道大灾病戹齋官露壇大謝闌格散髮泥額禮三十二天,齋中奏子午章,苦到必感,依旨教塗炭齋法也。齋悉門中,然七燈祖延,光明又五燈井竈門閣各一致,聰明福也。

  又云:法師宣法,眾官精苦行禮,得節儀序,不虧病人,受恩漸蒙差愈,三日齋心,尅有效者,賜師筭三十,從官小筭二十齋日計,倍為率也。

  三洞珠囊卷之一竟

  三洞珠囊卷之二

  大唐陸海羽客王懸河修

  貧儉品

  《道學傳第四》云:范豺者,巴西閬中人也,或作儕字。容止都雅,不言先見,不說機祥,閑恬無欲,終日默然,結絡敗布以繩為網,披苦纔得蔽形,冬夏徒跣腳不皴裂,四時無寢,□音肌若處子,美姿顏,應接恒笑,眾咸敬而安之。又以宋太元十四年到荊州,居于南郡枝江縣之富城洲尾巴芒中,亦有屋宇,不障風霜,以桑柴為牀,束藳插其間,有一空簞。一瓦瓶,裝擔枕倚以臥,或有十日荷擔乞食,口絕粳梁醪醴滋味果實,唯麤粟飯菜羹,食一升許便過旬日也。行甚駛,語甚急,自非精意聽受,略不可解。恒小坐恭敬,不以高卑易心,不與俗中榮貴人語,恒閉眼不聽聲樂,恆臥而獨語。人問之,輒云王建武來。俄又作,餘端應對,不可尋檢也。

  又云:生資一毫悉無,簞瓶悉空也。

  又云:遙視其衣服雜色,敗布帽,又數十年故物,殊覺不凈,

  既至甚香潔也。

  第五卷又云:劉凝之,字志安,小名長年,南郡枝江人也。王公贈遺,一無所受,家財事業,悉分與弟姪,出於蒿萊之中,而為環堵之室,非力作不取也。夫妻齊操,能以苦節自安,不拘小節,常與妻共取莢車入市門,隨物貴賤而賣之,周食餘便以乞人,雖復荒年絕粒,不革其操。妻梁州刺史郭詮女,遣送豐華,凝之悉分贍親屬,以盡為限,婦亦無吝心也。

  又云:性好山水,乃携妻子跨崖越嶺為小蓬室,妻子皆從不知所終也。

  第十卷云:東鄉宗超,字逸倫,高密黔陬人也。梁廬陵威王為起造房宇廊廡,莫不華壯,供養法具,咸悉精奇,唯先生所居茅茨不改,衣服牀帷務存簡率,常坐一圓枯枿,移⺻遂有膝痕,卉冠莞席穿缺不換也。

  又云:嚴寄之,字靜處,丹陽句容人也。捨家入道,菜食布衣,體無寸帛也。

  第十一卷云:張澤,字士和,吳郡吳人也。專心道法,沈浮世也,隨時語默,居貧守約,處之無悶也。

  第十三卷云:庾承仙,字祟光,穎川鄢陵人也。明老莊,至行清儉,布衣莞席,長齋蔬食四十餘年,恒以講說為務也。

  又云:孟道養,字孝元,外名援,平昌人也。為性慈仁,布衣周身,蔬食充口,此外蕭然,執行精勤,未嘗殆倦,行道禮拜,不避寒暑也。

  第十五卷云:戴勝,字世榮,晉陵曲阿人也。少而出家,貧盡嘗為鄉人劉表署作。表是將士,好田獵,勝乃棄\之入茅山也。

  第十六卷云:孔靈產,字靈產,會稽山陰人也。遭母憂,讌酌珍羞自此而絕,饘蔬布素,志畢終身也。

  第十八卷云:鄧郁之,字玄達,南陽新野人也。隱南嶽,行則獨往,居無常室,寒暑唯著弊衲,喪不結髮,髮長則剪之,齊永明時人也。

  《列仙傳上》云:幼伯子者,冬常著單衣,盛暑著檽桍,形貌歲歲異,後數十年更壯,時人莫知也。'

  《神仙傳第四》云:孔元者,許昌人也。常服茯苓、松實,惡衣蔬食也。

  焦先,字孝然,河東太陽人也。年百七十歲,常食白石,結草為菴於山邊。衣敗賣薪於市,買故衣著。冬常單衣,顏色赫然,休息常如暑夏飲酒之狀也。

  韜光品

  《大洞經下》云:太上大道君,形沈八玄,韜光萬源,浩浩冥貫,條條霞標,神秀外覺,氣彌炎洲,容與大化,寥寥本無,太空任奇,即色隨消。

  《道學傳第五》云:東方朔,字曼蒨,平原厭次人也。潔其道而穢其跡,清其質而濁其文。若乃遠心廣度,宏才麗辯,惆儻博物,觸類多能也。

  又嚴君平者,名遵,蜀郡人也。非其服弗服,非其食弗食。常賣卜成都市,日得百錢,足以自養則閉肆門,下簾修道,沈深不作苟見,不治苟德,久幽而不改其操,未嘗仕,年九十餘終于家。

  第六卷云:諸慧開,字智遠,吳興烏程人也。性處幽靜,常習閑寂,精思內修,每絕遊往,或問何能幽悒如此,答曰:論動則六合未曠,語靜則環堵有餘。

  第八卷云:陶弘景,字通明,魏郡平陽人也。明帝時,棲憩鐘嶺,隱居更造樓,深自潛匿也。

  第十三卷云:庾承仙,字崇光,穎川人也。再徵為本州主簿,不出。又遣就拜,乃閉門幽遁,使者不得前也。

  勑追召道士品

  《道學傳第七》云:陸修靜,字元德,吳興東遷人也,隱廬山瀑布山修道。宋明帝思弘道教,廣求名德,悅先生之風,遣招引。太始三年三月乃詔江州刺史王景宗以禮敦勸,發遣下都。先生辭之以疾,頻奉詔。帝未能致,彌增欽佇,中使相望,其在必至。先生乃曰:主上聰明,遠覽至不肖,猥見採拾,仰惟洪春,俯深慚惕,老子尚委王官以輔周室,仙公替金錫佐吳朝,得道高真猶且屈己,余亦何人,寧可獨善乎?即命弟子陳飄之出都也。初至九江,九江王問道佛得失同異,先生答在佛為留秦,在道為玉皇,斯亦殊途一致耳。王公稱善,至都勑主書計林子宣旨,令住後堂,先生不樂,權住驃騎航扈客子精舍,勞問相望,朝野欣屬。天子乃命司徒建安王尚書令袁粲設廣嚥之禮,置招賢座,盛延朝彥,廣集時英,會于莊嚴佛寺。時玄言之士飛辯河注,碩學沙門抗論鋒出,椅角李釋,競相詰難。先生標理約辭,解紛挫銳。王公嗟忭,遐邇悅服。坐畢,奏議於人主。旬日間,又請會於華林延賢之館。帝親臨幸,王公畢集。先生鹿巾謁帝而昇,天子肅然增敬,躬自問道,諮求宗極。先生標闡玄門,敷釋流統,並詣希微,莫非妙範。帝心悅焉。王公又問,都不聞道家說二世?先生答經云:吾不知誰之子,象帝之先。既已有先,居然有後。既有先後,居然有中。莊子云:方生方死,此並明三世。但言約理玄,世未能悟耳!朝廷欲要之以榮,先生眇然不顧。宋帝乃於北郊築崇虛館以禮之,盛興造構,廣延勝侶。先生乃大敞法門,深弘典奧,朝野注意,道俗歸心。道教之興,於斯為盛也。

  第八卷云:陶弘景,字通明,魏郡平陽人也。篤好黃老,備參道法,自稱華陽隱居。初憩句容縣之句曲山,登巖告靜。及齊明帝踐祚,恐幽祇未協,固請隱居詣諸名嶽,望袟展敬,遂周旋五郡,經歷三年,事訖迎還,令憩鐘嶺,使人往來,月有數四,餉賜重疊,隨意所求,朝野書疏交為煩黷也。

  第九卷云:齊建武二年,陶受勑東祈名山,困尋經典也。

  又云:蔣負芻,義興人也。去來茅山,有志棲託。齊高帝於山造觀,建元二年勑請於崇陽觀行道也。

  第十二卷云:孟智周,梁武帝時人也,多所該通。梁靜惠王撫臨神忮,請智周講光宅寺,僧法雲來,赴發講法雲淵解獨步,甚相凌忽,及交往復盛其詞辯,智周敷釋煥然,僧眾歎伏之也。

  第十四卷云:孫遊嶽,字玄達,東陽永康人也。卻粒,餌麻屑、松與木。齊永明三年,敕徵為興世觀主也。

  第十六卷云:孔靈產,會稽山陰人也。深研道要,遍覽仙籍。宋明帝於禹穴之側立懷仙觀,詔使居焉。遷太中大夫,加給事高皇,賜以鹿巾猥裘竹素之器。手詔曰:君有古人之風,賜以林下之服,登凡之日可以相存之也。

  第十九卷云:徐師子,字德威,東海人也。陳武帝立宗虛大觀,引師子以為觀主。後六七年卒于館,文皇勑責祕器并無,常與凡厥喪事皆取給臺焉。

  投山水龍簡品

  《洞神經第十四》云:凡學長生存神明者,山仁水智,動靜所依。依仁者,靜而壽也;依智者,動而樂也。樂近水,壽如山。山居翫水,長生之方也。當投簡送名,拜見山水之靈。靈皇帝君,佑護善人,使弘仁智,長生神仙也。八節日寅午時,朱書白槿簡一枚,曰:曾孫某州郡縣鄉里位姓名,志求長生,移籍太清,改死錄,著生符。計字滿簡,詣山向王燒香,發鑪再拜,讀簡畢,再拜長跪,青紙裹,青絲纏,再拜巖石上,勿令人見,復鑪還,勿反顧也。詣水汎舟中流,再拜訖,向王發鑪心拜,讀簡畢又拜,裹纏如法,以凈石系之,令沈。立春為始,三年二十四過,必能降真。若公私意外一節致闕者,更從初始。數滿未感,功少行麤,更勤立功,精謹修之。久久神降,自知吉凶,幽顯了然,道成乃止也。

  《赤書玉訣上》云:元始靈寶告水帝,削除罪簡。上法曰:靈寶黃帝先生,某甲年如干歲某月某日生,願神願仙,長生不死,三元同存。九府水帝、十二河源、江海淮濟溟靈大神,乞削罪名,上聞九天,請詣水府,金龍驛傳,某年月朔日,子於某國土地告文。

  右朱書銀木簡上,以青紙裹簡,青絲纏之,金龍負簡以投三河之淵。初用金鈕九隻連簡沉之,後投不須。三過都止,投簡當於清泠之淵,北向叩齒三通,讀簡竟祝曰:

  元始五老上帝高尊、十方至真、太華靈仙,赤文告命,無幽不開,上御九天,請下玉文,日月五星、北斗七元;中告五嶽四方靈山,下告河海,十二水源、九府水帝、溟靈大神。今日上告,萬願開陳,請投玉簡,乞削罪名,千曾萬祖,九族種親,罪相連染,及得我身,普蒙削除,絕滅種根,記名水府,言上帝前,七祖父母,去離八難,上登九天,衣飯自然,我罪釋散,萬神咸聞,請以金龍,關盟水官,請如所陳,金龍驛傳。

  又云:元始靈寶告五嶽靈山,除罪求仙。上法曰:靈寶黃帝先生,某甲年如干歲某月生,命屬黃帝,名係太山,願神願仙,長生度世,飛行上清。五嶽真人,至神至靈,乞削罪籍,上名九天。請詣靈山,金龍驛傳。某年月朔日,子於某國某嶽告文。

  右朱書銀木簡,青紙裹之,青絲纏,金鈕九隻,金龍埋本命之嶽,悉如上法。於本命之嶽,東向叩齒九通,讀簡竟祝曰:

  玄老開明,元始監真。上帝五老,赤書丹文。天地本始,總.領三元。攝氣召會,催促舉仙。高上符命,一道十天。日月星宿,五嶽靈山。天下地上,溟靈太神,監生主錄,南上三門。關領玉簡,勒名舟編。削落罪書,上補帝臣。千曾萬祖,九族種親,皆蒙解脫五道八難,去離三惡,魂昇九天,生死開度,萬劫長存。今日上告,萬神咸聞。請以金鈕,關盟真官。請如所告,金龍驛傳。

  又云:元始靈寶,告九地土皇,滅罪言名求仙。上法曰:靈寶黃帝先生,某甲年若干歲某月生,命系九天,中斗領籍,願神願仙,長生度世,飛行上清。中皇九地,戊己黃神,土府五帝,乞削罪錄,勒上太玄,請詣中宮,投簡記名,今願自信,金龍驛傳。某年某月朔日,子於某郡國鄉里中告文也。

  右朱書銀木簡,青紙裹之,青絲纏,金鈕九隻,金龍一枚,埋所住中宮,悉如上法。於中庭向王叩齒十二通,讀簡竟祝曰:

  天開地張,九氣分靈。三光同符,十方朗清。五老上帝,開真領生。丹書玉文,堯始上精。普告天下,九土皇靈。今日上告,萬仙定生。我願我仙,請投玉名。土府太皇,勒除罪刑。奏簡上宮、列簿華青。昇得飛騰,天地同靈。九族種親,腐骸更榮。魂昇南宮,受化仙庭。吉日告命,萬神咸聽。請以金鈕,表盟至情。請如所告,金龍驛傳。

  道言:欲度諸天人民,便離五道八難之中,得過三惡,世世與道相值。當以八節甲子之日投三元玉簡,除宿罪簿,言名上天。事事三過諸天,三官九府,更相屬寄,上天友別,萬神敬護,五帝侍衛,三界司迎,門戶整肅,天下地神日月來朝,千魔萬精不敢妄干,志願堅白,觸向咸成。七祖父母即得解脫三塗五苦,上昇天堂。生死福慶,影響相酬。三官九府,書人功過,其理甚明也。

  三洞珠囊卷之二竟

  三洞珠囊卷之三

  大唐陸海羽客王懸河修

  服食品

  《列仙傳下》云:斷食休根以除穀氣,呼吸導引吐故納新。

  《內音玉字上》云:子欲為神仙不死,當去三蟲,心下伏尸,常以夜半鷄嗚祝曰:

  東方青牙,服食青牙,飲以朝華,三嚥止。南方朱丹,服食朱丹,飲以丹池,三嚥止。中央之野,戊己昂昂,服食精氣,飲以醴泉,三嚥止。西方明石,服食明石,飲以靈液,三嚥止。北方玄滋,服食玄滋,飲以玉飴,三嚥止。如此三十日,三蟲皆死,伏尸走去。正神正氣自然定,伏尸不復還心中,兆自仙矣。此為五方五牙之法。此即是五厨也。故老子《五廚經》:修奉太和,不虧不盈。嘗之無味,嗅之無馨,子得聞之,命合真星,一受不退,長樂自然是也。又《太上黃素四十四方經》亦有此食祝之文也。

  《天文上經》云:玄古之人所以壽考者,造次之間不食穀也。

  《大有經》曰:五穀是刳命之鑿,腐臭五藏,致命促縮。此根入口,無希久壽,汝欲不死,腸中無滓也。

  《道學傳第七》云:陸脩靜,字元德,吳興東遷人也。雖外混世務,內守貞樸,少已習斷穀,別牀獨處也。

  第十六卷云:陶炎,字愛靜,廬江潯陽人也。年十五六,服食絕穀,初猶食麵,後唯食棗也。

  《靈寶齋戒威儀經訣下》云:道士食五穀,斷無所餌則飢。若服藥物,正中服之,過中聽飲清水,飲而絕食。平旦飲粥,日中菜食。

  《大真科下》云:受外內治錄學仙之人,皆當服食嚥氣,卻惡治病。未能斷穀者,食宜有常,旦粥也,中羹飯也,乾蔬盥豉,示止饑而已,不得適口貪香,美滋味,慎勿殺生,肥鮮狼藉。至於醬醋,亦不可多,多則損性。又不得過飽,恒令限少一兩口乃為佳也。食已便行,逍遙調適。臨食食訖,悉存先聖洪恩,垂逮銜荷無窮,普念一切成同飽滿,當得甘露芝液,無饑不復食啖世間塵味。若受他施食,皆慙謝主人。心口願念施主富樂,飽滿長年,同得法味,永兔灾衰,無饑渴想。常有法食及世間食,施與一切,無有窮盡,濟度舍氣,不生悔恡,終無嫌恨長共歡樂。初食食訖,出飯布散山水之中、巖林之下、籬墻之邊,勿擲屋上,蟲烏發穿,致漏弊也。

  《太上黃素四十方經》云:凡道士臨食,當以左手持箸,琢盤三過,乃微祝曰:二玄上道,四極清冷。太一帝君,百神黃寧。受根三宮,溉灌脾靈。上饗太和,餐味五馨。魂胎之命,七液流停,百關通和,五藏華明。雙皇合景,飛行上清。食畢,又琢盤三過,此名為魂胎受馨百神饗根之道,常能行之,令人神明氣和,魂魄安寧,辟惡除試,常保利貞。

  《神仙傳第九》云:介象,字元則,會稽人也。入山見仙女象,叩頭求乞長生。女曰:汝血食之氣未盡,斷穀三年,更來,吾上於此待汝。象歸,斷穀三年更來,乃復往也。此女故在前處,乃以《還丹經》一首以授象,合象曰:得此便得仙,勿復他為也。

  《九華經》云:曰者,霞之實也,霞者,日之精也。服之體生玉光,霞映上清之法也。

  《三皇齋儀》云:修道之人,日中一食,夜半生氣時食,此日夜兩食,皆取生氣時,避死氣時也。他時纖毫不得安嘗,必犯死氣也。若疾患採藥,或服餌休粮,各隨所宜,不拘制限。夫食以養身,身安神樂,不饑之者修學易成,餓困虛贏功業不就也。

  又云:一食道時,皆燒香以存,供養先聖,臨目思見前神降見,歆饗良久,願念施及一切,咸同飽滿。

  《洞玄五符經》云:食月之精可以長生,食星之精上昇太清也。

  《登真隱訣第二》云:服雲牙,可絕穀去尸也。

  《登真隱訣第四》云:服雲牙,可修真一之道,守元嚥液。若似饑,當食麵物,以漸遺穀卻粒,不得一日頓棄,所謂損之又損之,以致於無為也。

  《金簡玉字經》云:服食斷穀者,忌食酒肉及五辛之菜,皆當沐浴,潔衣燒香也。亦見《大有妙經》也。

  《太一洞真玄經》云:子既不能服食去穀、清腸研真者,且當節諸臊穢血腥,雜食葷辛之菜一為禁絕者,可以度生命之長也。

  又云:紫微真仙王夫人勸服木叙云:真人養生,太上所寶。七經五華,二淳內道。演出,服御眾藥,採釋百草,禳癘固命,木為最好。流激百邪,消疾耐老。體生光潤,充肌填腦。非夫勤慕可得,謂無天然,不為术方必也枯槁矣。

  又云:養性駐年,玄髮不變,此木家之所治也。

  又云:夫木乃辟塞邪津,氣遏鬼路矣。餐其九餌則靈心四數,榮衛輕盈。服其煎散,百疾廖除,可以長生久視也。合术之方為文多,故此不寫出也。

  又云:以兩手摩拭面目,今小熱,以為常,每欲數也。人之將老面皺者,先從兩目下始也,人之體二氣少者,先從兩鼻間始也。謂此二處皺衰之戶,人氣力之關津,故起居常行此法,以辟皺衰,而氣力常保康和也。

  《太平經第一百一十四》云:青童君採飛根,吞日景,服開明靈符,服月華符,服除二符,拘三魂,制七魄,佩星象符,服華丹,服黃水,服迴水,食鐶剛,食鳳腦,食松梨,食李棗,曰銀紫金,服雲腴,食竹筍,佩五神符,備此變化無窮,超凌三界之外,遊浪六合之中。

  《登真隱訣第七》云:服五石者,亦能一日九食,百關流淳,亦能終歲不饑,還老反嬰。遇食則食,不食亦平,真上仙之妙方,斷穀之奇靈也。

  陶隱居注云:雖一日九食而吸響,流變不變,不為津,終歲不飯而容色更鮮。

  青君曰:干石□飯,東青朱英,一服立使人長筭千祀,日服日延。

  又清靈真人說:霍山中有學道者鄧伯元、王玄甫,受服青精□飯、吞日景之法,用思房以來積三十四年,乃內見五藏,冥中夜書。

  又云:三蒸青飯,非常來也。

  又云:食麵乃易減穀也,或補實易充耳。腸胃填滿,不復虛疏。

  服□飯,百害不能傷,疾疾不能干,去諸思念,絕三尸,耳目聰明,行步輕騰也。注云:丹青和神養氣,能禦卻灾癘,故疾害不復犯,既精魂諧樂,無有憂悲雜念,肴穀既休,尸蟲自然消絕,肝腎清潤,耳目瑩徹,筋彊骨勁,行動如飛。

  又云:凶年無穀,或窮不能得者,皆單服南燭,或和茯苓,或以蜜和南燭,或雜松栢葉也。

  又云:夫斷穀不必長生。必須斷穀者,蓋以遵修靈妙,息肴休根之累,服御藥石,求易效之致。

  又云:因穀以斷穀化六府於毫漸。

  又云:吸引之易感,無貴於七曜;修行之早成,不過於九道;保守之貞固,弗踰於鎮生;衛用之急防,莫超於渾神;藥石之速效,豈勝於青精;祈拜之至感,孰賢於朝謝也。服五石,鎮五藏,若暫死,白骨如玉,七魄營侍,二魂守宅,三元歡息,大神內閉,外注皮肉,假來附身,故並應散朽,但使藏府不壞,色狀如生,骨髓不枯,筋腦相注,魂魄鎮守,三宮晏靜,大神既不輪遊九變,恒內閉於洞房,須當生之日乃復周流也。或四十年、二十年、十年、三年,隨意而出。當生之時,即便收血育肉,生津成液,復質成形,乃勝於昔未死之容。真人鍊身於大陰,易貌於三官,此之謂也。

  天帝君云:太陰鍊身形勝,服九轉丹,形容端且嚴,面色似靈雲,上登太極闕,愛書為真人也。

  又引九華安妃曰:憂累靡干於玄宅,哀念莫擾於絳津,淡泊眇觀,顧景共歡,俯仰四運,日得成真,視眇所涯,皆已合神。

  正月四日、三月十五日、四月八日、六月四日、七月七日、八月八日、九月九日、十月五日、十一月三日、十二月十二日,並朝玉是也。正月九日、二月八日、三月七日、四月六日、五月五日、六月四日、七月二日、八月二日、九月一日、十月十日、十一月十一日、十二月十二日,並朝太素也。正月一日、二月二十日、三月二十七日、六月六日、八月二十日、十一月三日、十二月六日,並朝太極也。月七日、十一日、十五日,存玄丹。月一日、十一日、十六日、二十一日、二十六日,存寶鏡。存寶鏡者,存見兩目變成兩明鏡,照我一體也。月一日、十五日、二十七日,服明堂符、皇象符。丁卯日,朝青童君。建、除日,存三一。寅時,存上景符三部,服玄真。卯日,服霧,服日象,仍服日芒,服七星符、解化符,朝太微,朝玉晨,服三氣足龍。戌時,服月精,服玄真,服月芒。亥時,吸水,祝三雲,祝五筍,祝六宮,存大君,臥祝劍環,仍存斗,存下景,存頭五。辰丑時存雙景,皆是修道之方也。

  又云:昇玄飛步迴謝,拘魂制魄,亦是其方也。

  《上清消魔經》云:琅牙鬱華,七陽日嬰,九琳之液,八瓊之精,四蘂紫漿,五珠降生三華飛剛,雙珠月明,蘭液金,甘露玉瓶,神蕖丹散,雲柯連營,琅圩朝結,西皇素盈,漱而變之,以入紫庭。

  又云:東極織女之水,西盡長庚虞淵,南窮陽光之根,北測太陰液城。

  又云:北採玄廓之綺柰,仰漱雲山之朱蜜;東掇扶桑之丹椹,俯探長淵之文藻。上和九轉之飛玉,下嚥青玄之霞寶。太虛結鐶,素嬰懷抱,紫虬童子,九包鳳腦,太極隱芝,絳樹日道,太上虹李,天漢大草,南宮巨珠,西卿扶老,三梁龍華,靈妃所討,有得食之,分神億道。

  又云;上清幽芝太和,斑龍黑胎,文虎白沫,出于西丘。七玄飛節,九孔瓊珠,雲漿琳液,玄圃琅腴,鐘山白膠,金生青敷,閬風石腦,黑河珊瑚,蒙山白洩,玉肺靈丘,蒼鸞金津,東英朱瓜,九節交結,太微紫麻。瓊華玉實,流淵鯨波,赤河絳璧。北汲太極之井,中綴文朱之脉。雲庭神桃,崑園玉液。夜精日草,青津碧荻。上招神光,下飲玄瀨。仰握玄圃之瓊精,俯摘園丘之紫柰。白水靈蛤,八天赤薤;萬載一生,流光九裔。有得食之,太上之寶貴也。

  又云:九石鍊煙,丹液玉滋,荀首流珠,斑華石精,丹鑪金液,紫華虹英,太清九轉,五雲之漿,玄霜絳雪,騰躍三黃,東瀛白香,滄浪青錢,高丘餘粮,積石飛田,太虛還丹,太素玄堅,長光流草,雲童飛千,亦能使人上飛輕舉也。

  又云:三十六芝,飛鑪鍊煙,陽水月華,五公之腴,鎮生五藏,鍊貌易軀,乃至瑰葩雲屑,金粉玉柔,亦能延年至萬歲也。

  又云:玄水雲華漿,五黃鬱靈中,精干石□飯,眾青朱英,白車飛節之實,流烏紫木之黃,一服立使人長筭千紀也。

  又云:松栢陰脂,山薑伏精,菖蒲,麥門冬,巨勝,黃精,菊花,苟杞,崖蜜,伏苓,桃皮,澤瀉,萎蕤,黃連,升麻,地黃,赤箭,朱英,靈飛冰桂,服之小益也,無上昇青天之期也。

  《太一洞真玄經》云:太一,吸取紫煙也。太一者,人身中之神。《八素經》云:月華,日曜之氣,映乎東井也。《二十四生圖》云:朝列五星精,中翕日中津,夕食黃月華。《八素陽歌九章》云:仰翕瓊珠華,俯乃覺明開。

  《登真隱訣第七》云:歲月就遠,精勤無虧,彊體鍊氣,修藥得宜,然後五腴改貌,玄水之液也。七陽變質,曲是精也。鶴煉沖虛,九轉丹也。龍翻駕日,琅玕華也。錫書玉階,詣太微也。受事瓊室,詣玉晨也。吾道畢矣。

  又云:飛琅玕之華,漱龍胎,飲瓊精,服金丹,挹九轉,服靈寶,行九真,白琅之霜,十轉紫華,隱遷白翳,神散石精,金光靈丸,此是金劍經曲晨丹滓,九宮右真公郭少金甘草丸方,長桑公子服木方,扁鵲起死方,胡麻散,茯苓丸,九琳玉液,八瓊飛精,太上制仙丸,是八瓊丹也。太極真人青□飯,上仙靈方,太極真人採服雲芽玉方,高丘先生四扇神仙散方,龜臺王母四童靈方,太上八瓊飛精丹服胎法,還神守魄黃赤內真保靈松煙流青紫丸,初神去本剬蟲丸,赤丹金精石景水母,此紫文服日氣法。黃氣陽精,藏天隱月,此紫文服月精法。黃水月華,徊天玉精,鐶剛水陽,青映赤樹,白子絳樹,青實琅玕,華丹太極隱芝,九真五公石腴、石精、金精藏景化形法。解鍊之道,反行法,服玉液潮腦精心鏡道具百神守玄中道遁變化景道遁變隱景道隱解法,九精鍊氣轉皇存心術鍊魂,法杖解法,水行不溺法,飛解脫綱道九靈明鏡守玄白術,吞日景法,服丹霞道,守五藏含日法,服氣法,食日精雲氣迴行道,服日月氣,服日月象,日在心,月在泥丸,行九息,服氣服三氣玄真法,玄真服霧氣法,服五星氣,服日月晨氣,服

  胎氣,丹砂幽精,金碧紫漿,八瓊絳液,龍胎鳳腦,雲琅玉華,九鼎雲散,虹丹石腦,九華丹,北育火丹,流珠丹,鑪火丹,岷山丹,虹丹之液,雲華丹,鳴丹,金液,導仙八方,石中黃,雲漿,太極真人遺帶白散、青精石飯,流明散、制仙丸、剬蟲丸、澤瀉栢實丸,澤瀉木散。

  《登真第七》云:五石雲腴,青童君曰:五公之腴,鎮生五藏,鍊貌易軀。已下出《五石雲腴訣第四》,《登真隱訣》引而注之。

  第三卷中有琅玕丹、曲晨丹、九轉丹、五公石腴、青精石飯、四鎮丸、四童散、四扇散、甘草丸、初神丸、茯苓丸、胡麻丸、流青丸、流鍊腴、服木。

  又云:朱黃塞耳消尸,是鍊魄之要道。剬魄法:□絕滅三尸,雲芽絕穀去尸,初神丸穀蟲死、三尸枯,五行紫文以除三尸,服白芒消去三尸,數沐浴蕩鍊尸魄。

  又云:服食斷穀,休粮山林。斷粒以清腸,清齋休粮,服□飯五年,穀斷。嚥雲芽以斷穀,欲斷穀先服初神丸,太一四鎮丸,亦以斷穀。子不斷穀,大洞未可得聞,斷穀世自有方。此九條以斷穀為善也。

  又云:甘草丸,服少欲食,協穀而仙。次服□飯,兼穀勿違,益體除疾,肌膚充肥,然後登山詠洞講微。

  右此二條,以不斷穀為善也。

  會以七白靈蔬,合薤同消,故云會也。雲草玄清者,黑巨勝之腴者,木之精雲草者,以草潤澤如雲,亦諭雲能含水草中有津也。玄者,色也。清者,資也。卉醴華英者,白蜜也。醴眾卉之英華,釀之以為醴。蜜,土精也。五光七薤靈蔬者,薤菜也。薤音胡邁反五者,五月不動,掘之避盛火之害。七者,金數。白薤辛,金味也,薤金之精也。靈蔬者,謂神菜也。白素飛龍者,白石英也。白素衣,其形色,飛龍取其隱變。玄水玉液,玄清之腴水也。玉液,石英之液也。一名飛龍雲腴。飛龍,石英名也。雲腴,雲腴草也。一名鍊五石之華膏,華者,英也。膏者,玄腴也。扇南燭之東暉,招始芽之朱靈。南燭,陽物之精。東暉,伏靈之光。津始芽,荊葉之軟也。朱靈,丹液之鮮潔者。五液夷泯,百關通盈,五藏之液平和調定而關節皆得宣溢,故無復淍枯之患。

  又云:復勵以晨漱華泉五方靈精,鳴鼓玉池,呼吸玄清,兼用雲芽之法,漱濯清泉,以助充其潤,則氣質並康也。華腴童於□方胃滿鎮乎空青者,蜜能變老還少,使目青色潔。空青鎮胤補液,故腸滿□光。

  又云:所以千筭一啟,壽隨年榮,歲與藥進,飛步仙庭,服盡一劑,命不復傾。五雲生身,體神氣精者,青童云:長筭千祀,謂一劑而已。故言千筭一啟,服十劑則壽萬年。五方之老來降青精之人,神附體則成真人也。

  太極真人青精干石□飯,上仙靈方也。注云:此草有青精之神,而又雜朱青,以為干飯,故謂青干石□飯也。□音迅。此則諸宮上仙之靈方,非下法也。豫章西山青米,吳越青龍稻米是也。青米理虛而受藥氣。南燭草木擣取汁,以淹青龍之米,作藥服之。其樹是木,而似草,故號曰南燭草木也。一名猴藥,一名男續,一名後卓,一名惟那木,一名草木之王。生嵩高少室、抱犢雞頭山,名山皆有,非但數處而已。江左吳越至多。其土人名之曰猴叔,或曰染叔,似梔子。其子如菜英,《清虛真人王君內傳》說其方法大具也。

  《上元寶經》曰:子食草木之王氣,與神通子食青燭之津,命不復隕也。青精南燭,故兼云青燭也,服之仙矣。

  又云:常漱玄池之華,以益六液也。注云:勤修雲芽之道,以充六府之氣也。空青者,虛曜而童面,上仙品石藥及草木也。荊木者,《六甲陰符》云一名羊櫨,一名空疏,一名壯荊。《上清六甲內經》有上清瓊宮五帝內思上法,上清靈飛六甲內思通靈上法,清虛真人醮靈飛上法。

  《八素經》云:日精赤以金精,石景水母之英,鍊於日魂,曜精八芒,服之精元幽關,體生奇光,與日月同年。月光黃華,常以月二十五日經於東井之上,沐浴靈暉,瑩飾精芒,鮮明黃華也。夫欲求仙,當以其日採黃華於東井,服陽精於月魂,潤流九孔之內,神鎮五府之宮,修行其道,上昇月庭。月魂在東井之內,則日月通暉之戶。

  《三元真一經》云:蘇林服保靈松煙流青紫丸,令人長生,出陰入陽,顏色曰與玉同光。

  又曰:真人涓子云:必欲服食者,當先去三尸。三尸不去,雖斷穀絕五味,蟲猶不死,人體重滯,所夢非真,顛倒翻錯。邪欲不除,由於蟲在其內,搖動五神故也。

  又云:制仙丸者,太上八宜飛精之丹也。又有制蟲神丸也,又云琴高先生受鎮氣益命之道,又行補精反丹之法。

  《寶劍上經》云:太極曲晨八景飛精,名之曰太極藏景錄形靈丸,服之能浮景雲霄,飛行太虛。

  《三元玉檢》云:九天真王乘九色之鳳也。

  《三道順行經》云:南極上元君受高上順行三道之要,黃氣陽精之道,翕御靈暉,口歠皇華,仰餐飛根,存七曜於紫晨,三景垂映,七精翼軒,五靈交帶,四司結篇,西龜定錄,名題高晨也。

  《登真隱訣第四》云:太極真人服四極雲芽也。

  《寶劍上經》云:胡仙芝草,飛天之華。又有反生之香,玉蜜之山也。

  《金根經》云:餐霞嚥氣,咀嚼玄根。

  《大有上經》云:泥丸天帝三一者,乃一身之靈宗,百神之命根,津液之山源,魂精之玉室。是以胃池體方以受物,腦宮圓虛而適真,萬毛植立,千孔生煙,德備天地,混洞太玄,故名之曰泥丸。泥丸者,體形之上神也。

  又云:兩眉間卻入,左有明童真君,右有明女真官,中有明鏡神君。此三君,共治明堂宮,腰帶四玉鈴,口銜玉鏡,鈴並赤玉也。若道士恐畏,存三神使鳴玉鈴,使聲聞太極,使吐鏡,光令萬丈,存見此三君,口吐赤氣,使灌兆口,則千妖伏息,萬鬼滅形。若道士饑渴,吸而嚥之,須臾吐赤氣,使灌兆口,因吸而嚥之,須臾自飽也。又旦起皆嚥液三十過,以手拭面摩目以為常,存唾變作津液也。

  《太一帝君洞真玄經》云:欲存服日月之氣者,當知日月景象,日圓形而方景,月方精而圓象,景藏形內,精隱象中,景赤象黃,是為日月之魂。若知其道,乃可以吐納流霞也。服日氣之法,以平旦採月華,以夜半存之,令光景,照我泥丸,下及五藏,洞徹一形,常得長生。

  又云:存日入我口,如味也。存月入我臍中,當命門下照陰室之間也。

  又云:閉目啄齒五過,以左手第三指捻鼻下人中七過,以右手第二指捻兩眉九過。此為卻轡三五七九封制百神門戶之法也。

  《玄母八門經》云:太素真人所服之藥者,雲草玄清者,黑苣藤腴也。一名玄清也。卉醴華英者,白蜜也。五光七白靈蔬者,薤菜也。白素飛龍者,白石英也。黑苣藤腴,白蜜凝雪者。

  又云:雲腴者,味香甘美,彊而補精,鎮生五藏,守氣凝液,長養魂魄,真上藥。

  又云:腴蜜,名曰玄水玉液,一名飛龍雲腴,一名鍊五石之華膏也。至十五年,身有玉光,內外洞徹,長生天地,役使鬼神。三年之後,眼見夜書也。此藥逾於八石之餌也。又復五石入喉,寶鍊五藏,五藏上皆生五色華也。

  又云:常服日月之精華者,欲得常食竹筍。竹筍者,日華之胎也。一名太明。又欲食松葉也。松者,木之秀也。欲服日月,當食此物氣以感運也。太虛真人曰:松者,木之秀也。其松栢,皆曰秀木也。

  《大洞經》云:道君散教養形,吐故受新,攝精逐穢,漱晨華以招日皇,挹夜明以抱月珠,結璘吸霄,雙景合遊,飛芝葩玄,靈若被岫。

  又云:道君吐納七冥,六度揮惠,八解寄成,略略遠暢,飄飄絕冥,心泊節淡,以迴孩嬰也。

  又云:道君仰簪日華,拾落月珠,摘絳林之琅實,餌玄河之紫蕖,偃賽靈軒,領理虎書。

  又云:曖沫三黃,絳液易精,九琳吐芒,琅圩百變,碧映水陽,八瓊飛景,萎蕤緑漿,曲晨乘霄,流金月明,玄津玉液,靈腴五公,光葉散音,一唱八張,波若火精,伊離玉薑,金鑒百會,舍利鍊香,鬱鬱靈寶,化易文章。刀圭既陳,壽不可量,皇真元之珍藥,上帝之所祕也。或鍊五雲玉華靈金餌,朱魄緑蕖,華腴碧精,南燭翠□,沉沙空青,朝採五晨,玉淵素漿,亦能反故還新,變老得嬰也。

  又云:懸五鍊而水柔,九琳洞合而玉成。火琅遂珠,流金採瓊,有齊上契,命胡可傾。

  《登真隱訣第四》云:太極真人服四極雲芽神仙上方,揖五方元晨之暉,食九霞之精也。注云:謂清晨之元氣,始暉之霞精。日陽數九,是曰九霞。本文云:所以神光內曜,朱華外陳,體生玉瑛。注云:形與明挹晨暉以止渴,食霞精以充根。藏府與神光合曜,色貌隨朱華共鮮。玉潤映體,和氣明形,皆五晨之靈鋒,六澧之淵液,所能致也。

  又云:得九琳玉液、八瓊飛精者,則合終二景,天地同符也。

  又云:虛淡內充,守元嚥液,所謂真一也。

  又云:致神以六液五氣。

  又云:常嚥赤液,以哺養三宮也。

  又云:雲芽者,五老之精氣,太極之霞煙,故採暉景之鋒,以充於六液之和,洞微冥感,萬神來降,幽映相求,不唱而應。是以龍吟方淵,故景雲落霄,虎嘯靈丘。故衝風四振,陽燧招明,而朱火鬱起,方諸罕陰,而玄流湛溢,自然不覺所測。况學者方棲心注玄,精研道根,穢累豁於中胸,真正存乎三宮,採五晨之散暉,服六體之霞漿,稅九天之奇寶,吐玄妙之祕言,龍曜發躍,明光七煥,味三華於皓齒,取飽液於脣鋒,內鍊六府,開聰徹明,呼吸天元,魂魄鍊形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3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