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公笃相法》上篇卷一

  

  四相法有益引证:

  公笃曰。相法一术。由来久矣。为中国一种专艺。人人皆可研究。故圣人有游于艺之说。又云。虽小道。必有可观。大用则为风云龙虎之机。小用则为涉身处世之益。查相术始于轩辕。为风后氏立法。故名风鉴。维则东周时有唐学却雍稀疵各相法。而专家尤多。其中包括治乱兴亡。天道气候。人情社会各学。术简味深。未可轻视也。自秦氐火焚各书之后。世无传本。如汉之许负管骆。唐之李淳风一行禅师。皆无书籍可考。五代。达摩复入中国。始立五来相法。麻衣宗之。希夷继之。以及柳庄水镜衡真铁关刀大清鉴等。先后共七十余家。各有见解之不同。而亦有偏陋之拘执。其术虽微。其用甚大。兹将考证有益者如 下。

  东周时。吴王有四子。长曰阖闾。次曰夷昧。三曰姬光。四曰季扎。四子中惟季扎最贤。惟姬光最霸。兼其子庆忌。勇悍拥兵。吴王薨。序长则阖闾应承位。序贤则季扎应承位。姬光特强自立。阖闾不平。又不能与之争。于是礼贤下士。又恐不得真材。特聘唐举以鉴别之。吹萧乞食之伍员。唐举荐之也。草庐隐居之孙武。唐举师之也。继而霸吴灭楚。知人之益也。

  纪汉时。诸葛武侯拔长沙。黄忠魏延来降。黄忠付以兵柄。魏延即令就刑。先主问之曰。延无罪。何以见杀。武侯对曰。此人狼项豺声。脑后耸骨上大下小。必叛无疑。故杀之以绝后患。先主曰。杀降将:拒来者。不足以收人心。不如示恩以赦之。武侯诰诫曰。以后务宜忠勤王室。后侯六出祁山。卒于五丈原。延因争功夺柩而叛。幸侯早伏马岱以诛之。否则蜀漠早危。此知人之益也。

  唐天宝时。郭子仪为步卒。隶哥舒翰。犯罪就刑。李白过访见之。其格魁梧。鼻如悬坦。额如覆肝。叹曰。此国家柱石。安可轻弃之。遂往见哥舒翰。而赎其罪。后平安禄山之乱。而安唐室。封汾阳侯。后白招谗嫉。皆汾阳极力保全。而未罹祸。其一举手之劳。而公私均受益。亦知人之益也。

  大清道光时。曾国藩平洪杨之乱。国藩素拘谨。其才不如胡左。而功倍之。独知人善用。是其特长。江忠源为六合守。奉檄督粮。国藩见其形局。而惊疑不释。忠源出。国藩凝神静默。若有所思。左宗棠见而问之。国藩曰。吾见忠源仪表有威。金局金声。剑眉凤目。吾以为国家又得一柱石之臣。吾甚惊喜。后见其行路飘摇不定。如为木局尚不至危。金局得沉实之体。如反见飘摇。而又贵名。当然凶危。可惜如此清奇之格局。何以又有如此之败着。故凝神以思之。后忠源升江苏巡抚。为忠土李秀成所杀。即此一宗。可知国藩精于知人术。所以为中兴名将者。亦知人之益也。

  男女面痣图说:

  公笃曰。经云。面无善痣。一语已概括其大致矣。而紧要部位。亦不可不知也。然贵少贱多。凡病宜隐藏则吉。露出则凶。古有额横七星。虽帝王亦因危而奔驰。此创业者流也。其它不足言矣。黑红而高者为痣。红而平者为记。黑而平者为斑。少年生者为雀斑。则疾苦而夭。老年生者为寿斑。则福禄而寿。

  男女身痣图说:

  公笃曰。全身之痣。惟结喉一痣最凶。男女皆不得正命而死。或刀鎗死。或恶疾死。或自隘产难而殒。富贵贫贱皆然。腰肾痣亦不好。男主弱疾夭寿。富贵之妇女。主私淫。常人则为娼妓奴仆等类。痣佳者。惟足心生正方贵。次则阴上。又次则脐之上下。又次则膝乳螺骨。其它则鲜验。

  上应下口诀:

  额应膝上胸面前。耳应股肱轮肘边。目后须知乳与腋。两颧多应少胁间。眉头项下两相应。颏底生痣足下全。唇应阴嚢或股际。印堂偏应心窝前。手应螺骨曲膝内。腮应足肚是指间。人中脐部或脐内。具应玉茎真果然。

  男女面毛图说:

  公笃曰。发为血之余。毛为发之次。故于相法有关系焉。部位有宜不宜也。如面部生毛。不好者居多数。其义者何。昼蛇添足故也。凡毛要长过八分者方确。非毫毛也。西人云。血足者多生粗毛。余考验之又全非。又每出于血弱者。兹将经验者附左。俟高明者证之。

  手掌图说:

  公笃曰。余于手掌相法。经验甚少。乃枝叶小法。兹姑志之。大抵木形宜长直。金形宜方正。水形宜圆短。土形宜敦厚。火形宜尖露。掌与面部相生。则富贵寿考。相克。则贫苦刑贱。莹洁血足为上。端正纹细次之。粗滞冲斜。非善相也。有四季掌者亦贵。盖春季青润。夏季红活。秋季白莹。冬季明黑。色应四时故也。朱砂手亦贵。如纹则玉柱金印为最。次则冲天田纹之类。皆富贵之掌也。其它末敢必其为贵贱也。

  男格推论:

  公笃曰。男格外阳内阴。其位动。其化无穷。其格亦至不一。故有仙佛圣贤。富贵贫贱。鲲寡孤独。寿夭凶残之别。而祸福贵贱。并集于一身者。又比比皆是也。如黄帝关尹纯阳之徒。贵而仙也。文王夷齐。圣而困也。禄山绛灌。出身低微。而俱王侯。贱而贵也。齐桓梁武。家世贵重。面俱饿死。贵而凶也。太公甘罗之迟早。颜渊盗跖之寿夭。若类举之。更仆难数矣。持鉴者。于人之吉凶先后有无之间。须确有所主。又彰彰甚明者也。余尝以多数为主。少数为客。以之断验。应者颇多。又当含其时会。盛时天道淳厚。故以清华为贵。圆降为富。削露为贫。偏薄为贱。高棱为寿。缩弱为夭。冲缺为孤。坑陷为苦。此一定之则也。而无不验焉。令则不然。若犹以前法论之。将有千里之失。至以威露为贵。瘦明为富。厚重为愚。血枯肉流为贱。累试皆然矣。若论寿夭。则寿少两天多矣。

  男女二十四刑克:

  须分燕尾,双分也刑克妻于。须直无索,老来刑子。眉冲无棱,刑弟兄子女。须不过沟,刑子。卧蚕坑陷,刑子女。海底蓬松,刑早子女。一面绉纹,刑骨肉。乳头下反,刑子女。脐凸下反,劳苦又刑子女。人中十字,孤绝。三尖六削,重刑而苦。鱼尾破反,刑妻主三配。印纹悬针,破败刑人丁。鬓多绒毛,幼孤。边城陷痕,刑父母。年寿曲节,刑子女。满面肉堆,刑六亲。两额高露,刑妻。山根间断,刑子女。奸门十字,妻生虽。门牙楞侧,刑父。判官刑,肉滞也刑父。罗汉面,肉浮也有女。腮牙尖角,刑父母。

  男格三十八贫贱:

  两目深陷。蚕囊肉浮。独额凸突。泪堂纹冲。乳软而垂。印堂纹冲。孤客独耸。马面长削。脐平下反。下阴无毛。肾囊无纹。足跟无踵。橘面如尘。百会发稀。肌肉冰冷。食指不收。股眩无包。肉浮如泥。年寿断节。蛇睛鼠目。人中窄平。阳精枯冷。口角反纹。血不华色。兰台纹破。发焦黄枯。三尖六陷。肉紧而流。鼻纹开花。猴腮雀跳。指节臃肿。胸部粗毛。眉毛旋螺。腋肘无毛。行坐无臀。三关无脉。足平无纹。声如破锣。

  男格十八夭:

  命门不起,肾气不足十二前死。末言气绝,先天不足二十前死。桃花之面,二十七前死。蜂腰雉眼,三十六前死。面目浮光,三十八前死。项小头大,二十四前死。眉短而断,四十五前死。鱼目无神,三十前死。骨少肉多,四十前死。面如绷鼓,三十前死。魂不守舍,三十二前死。少年发肥,四十二前死。气紧如东,三十六死。背脊坑陷,三十六前死。额发连眉,四十前死。筋不束骨,四十前死。法令无纹,三十二前死。山根断陷,四十三前死。

  公笃曰。古法之合者。今皆列入。间以所验并附马。

  女格推论:

  公笃曰。女格位居坤卦。外阴而内阳。生化出焉。自今天道转薄。世俗反常。中外交通。法制并异。其理虽妙化。而其义隐微矣。昔之所谓女格。其性纯静。其辅夫子。其业家庭而已。故取静默媚态清秀端正。令人敬重为贵。主助夫益子。寿禄兼全。以刚燥痴笑支颐斜视拈带挠鬓。令人喜爱为淫。主刑夫克子。再醮私奔。以粗怪臭恶跳跃枯露。令人厌恶为贱。此古人之法也。今也不然。其志不凡。其务才学。其国政是也。于是有好名者。有党派者。有务实业者。有冒危难者。有流落他乡者。有独立不嫁者。有数千里而婚配者。其事至为复杂。而其形遂与男格为出入。故其亦多与之同。而辞气问。亦可知其大凡也。

  今之七贤四德:

  行动轩昂,志向不磨。肌肤香润,富贵根基。言语清响,明达也。容貌严正,节操也。衣履整洁,持家有法。唇红齿白,衣禄也。贫苦不怨,廉耻也。

  勤敏好学。危难取义。谦和悔过。富朴贫洁。

  女有十贵:

  威严持重。眉长清秀。音清语和。目清神聚。项长相配。肩厚而平。唇仰厚红。汗香骨匀。血足发长。齿齐如玉。

  女有十夭:

  器量狭小、多病死。绝顶聪明、弱病死。目圆浮白、忧凶死。神露赤缕、凶死。面皮绷紧、夭亡。青淡无血、气死。肉流骨少、贫贱死。唇缩青暗、沉病死。肩尖上耸、悲伤死。言短眉 绉、内因病死。

  女有十贱:

  神丽流光。多言多笑。肩削下坠。肉多而流。肉滑而冷。眉坠无尾。发粗浓重。阴腋无毛。目醉神昏。口反声破。

  女有三十六刑:

  黄发粗拳。睛深白包。独额生面。额有旋螺。漳头鼠目。额纹续断。悬针破印。少年落发。骨硬皮紧。面长口反。面浮青筋。三角之目。雀斑如尘。山根低陷。年寿间断。项短而小。骨组筋浮。结喉露凸。口如吹火。肉冷如冰。女带男声。声音急燥。性烈如火。睡中开口。鼻小无梁。蚕囊枯陷。脐凸近下。唇白不收。眉目下反。眼浮四白。鼻窍粗毛。颧雄额陷。肩簿而削。蛇睛狼顾。行坐低头。面粉浮光。

  女有二十四苦:

  眉淡如无。声如破锣。双目深陷。口尖如吹。鼻断露孔。脐反而凸。牝窍如螺。阴挺而角。狐臭汗浊。蝇面龟胸。股肱无包。发浓而短。乳头不起。唇白舌青。发黄而焦。神浊黑白。无腹无臀。双纹破印。井灶仰露。阴阳如墨。雀步鼠餐。肉浮血滞。无项无腮。准额双破。

  女有贵中贱者十则:

  一.五官端正。而皮肤粗燥者。

  二.格局清秀。而神流斜视者。

  三.南岳丰隆。而一步三反顾者。

  四.眉目长秀。而挠鬓支颐者。

  五.五岳敦厚。而见奇玩则惊者。

  六.行坐端正。而常咬指甲者。

  七.声音洪亮。而神醉多笑者。

  八.面部清奇。而肌肤冷滑者。

  九.齿白如玉。而声破多言者。

  十.印突高力。而光艶性偏者。

  公笃曰。此为富贵有根基。而有玷行者。盛世得十分之一。衰世得十分之七。例如玉之有瑕。瑕多则玉将失其美矣。

  女有贱中贵者十二则:

  一.山林破痕。而中岳圆厚者。

  二.发浓长重。而眉长棱突者。

  三.中岳平小。而目正神清者。

  四.额突颧雄。而印堂方隆者。

  五.唇掀齿露。而发长柔细者。

  六.光清神丽。而汗香性定者。

  七.目浊声破。而地阁朝拱者。

  八.中岳尖薄。而福堂高突者。

  九.木局兼金。而短言冷情者。

  十.肉多而浮。而目神充足者。

  十一.气短眉淡。而不篇不乱者。

  十二.耳小发低。而眉秀准圆者。

  公笃曰。此为贫贱无根基。而得享福者。易地而发者居多数。盛衰同上。例如月被云遮。云散则月反增其辉矣。

  相法品级说:

  一品仙佛格。此为千载有形者。

  二品圣贤格。此为千载有名者。

  三品帝王格。此为史册可记者。

  四品名土格。此为遗迹流芳者。

  五品寿考康宁格。此为五福兼全者。

  六品清闲无缺格。此为闲福王受者。

  七品公侯将相格。此为立功当世者。

  入品富贵双全格。此为暂时荣华者。

  九品有富无贵格。

  十品有贵无当格。

  公笃曰。农工商贾。孤贫夭贱其相泛滥不纯。观者审定可也。故不列品。据此论法。盛衰皆合其大体。如细则又有分别。盛时则分其一定之阶级。衰时则分特贵之品。 及上品中品下品常品不例品之类耳。

  富贵乘法:

  公笃曰。相法根据。在富贵贫贱寿夭。相法变机。在吉凶祸福时。其法分内外虚实四大纲。凡内相者。精神之灵根。声音之逸韵。有名无质者是也。非俗所谓纹痕骨痣为内相。则不足为定论。外相者。格局之仪表。气色之明润。有名有质者是也。虚者清中有浊。厚中有流。奇中有俗。怪中有破是也。实者浊中有清。薄中有聚。似俗而奇兀。似寒而超逸是也。四纲即能区别。然后分四项。即形质精神声音气色。而形与神合。气与音类。独形质之分别较多。其五官主富。五岳主贵。然后分富贵之上中下席各等级。如五岳主贵之例。五岳全朝拱者。此为特贵之局。为仙佛圣贤之类也。分别如下。

  一.仙品多成于木形瘦长之局。清秀而奇。及神倍于形。而有时亦兼火局者。炎露有顶于百会故也。老子形如稿木。是其证也。麻衣云。为道者貌清必荣。又其证也。或曰五形各有富贵。何得专指木局为仙品。其原理与用法何在。余答之。本为阳气。于卦为震。后天在卯位上。先天在丑寅位上。其天开于子。地辟于丑。人生于寅。震卦正受。故帝出乎震。此至尊之名。化出形质为百会聚顶起三山。边城骨插入小脑。目长神彩有寒光。龟息鹤膝而方瞳之类是也。大凡清古合并者为仙品。

  二.佛品多出水体圆厚肥润之局。形停匀而神和静。亦有兼金体者。故麻衣云。为僧者头圆必贵之说。此其证也。夫水为坎卦。先天则为坤体。坤土为众卦之母。此大慈大悲之义也。其形厚圆韵长。此天一生水之义也。坎位居后天之兑金上。兑为少女。此西方极乐之义也。兑为酉金。此金刚不灭之义也。化出形质为印堂丰起宽二寸。准头圆起象三珠。神和有慧光耳如蚌珠长而朝。颏圆如岳口如桃之类是也。大凡祥蔼合并者为佛品。

  三.圣贤之品。出于异彩奇露之局。其形分木水金三格。德参天地。名垂古今。但于形质不存耳。化出形质为眉有八彩。目有重撞。耳有三漏。臂有四肘。五岳朝天。龙颜虎眉。或为额尖颏圆。或为额圆拱而颏尖露。一为水火既济之正体。一为水火末济之反映。此类是也。大凡奇露合并者。为圣贤品。

  四.帝王品多出于金水之局。贵而有权故也。其贵为帝王。富有四海。当然丰颐厚正。坚实秀清。故化形质为龙凤之姿。天日之表。斗胸龙准。编齿骈胁。朝天伏犀。真光并瞳。两耳垂肩。双眉入鬓。地阁朝天。五岳相辅之类是也。大凡奇厚合并者。为帝王品。

  五.名士品多出于本局。而兼金火之形。其清秀有慧智。超脱者灵根。木得金则削成器用。木得火则生化通灵。故也。化出形质为眉长润秀。目长神清。鼻长耸挺。印开丰突。眉棱突兀。三阳寸高之类是也。大凡清奇合并之格。为名土品。

  六.寿考康宁之品。多出于五形兼体。停匀而厚。神气与形质浑藏。化出形质为百会突顶。伏犀高拱。眉高寸余。耳长三寸。额横三纹。项绕三涤。目神慈和。言迟行重。人中宽长。齿牙坚固。法令下朝地库之类是也。大凡厚古合并。为寿考康宁品。

  七.清闲无缺之品。多出于木土金之格。肥不露肉。瘦不露骨。化出形质为五官端正。三亭相等。六跃得辅。十二宫相合。目秀神凝。眉细清疏之类是也。大凡厚正庸和合并者。为清闲品。

  八.公侯将相之品。出于金水火三形。此为立功于世界。有权于当时。可为人民造福。即流芳千古也。方可为人民造孽。即遗臭万年也。化出形质为额力骨突。印骨长横。虎头燕颔。剑眉蚕眉。凤目龙目。火焰纹起。双额插鬓之类是也。大凡以清奇威露合并者。为公侯将相品。

  九.富贵双全之品。五行各得正气。或为主客分明。而不相争。化出形质。为头圆一尺。双手过膝。眉棱骨高超。鼻贯伏犀。铁面银牙。银面金须。耳白过面。声若金钟之类是也。大凡以清厚浑匀合并。为富贵双全品。

  十.有富无贵之局。出于土木金三形。或为纯而不兼。或为互相兼合。其化出形质为三停丰匀。六府厚突。仓库高超。土星圆齐。或为福堂骨高。而发于他乡。或为天仓宽厚。而承受祖业。或为井灶大如准头。而发意外之财。或为仙库地库相峙。而发于子孙之力。大凡以丰厚停匀合并。为有富无贵之品。或为形胜于神之局。

  十一.有贵无富之局。多出于金木火之形。均为兼而不纯。化出形质为骨露肉紧。额大鼻尖。眉清尾散。神充腮陷。目秀上视。上丰下削。大凡以神过于形。清露奇削合并。是为有贵无富之品。

  公笃曰。富贵之分。不过特等。及上中下常耳。其富则以五官论之。其贵则以五岳论之。如五官均有奇异处。及合格。此为奇特之富。不可测量矣。如有三官奇特。二官合格。则为上富。如有一官奇特。三四官合格。则为中富。如有三匹富合格。则为下富。如有一二官合格。则为常富。如五岳完全奇特。非仙佛品。即圣贤格。如五岳有三四岳奇特。一二岳合格。则贵不富。可言矣。如有三岳奇特。一二岳合格。为上贵。一岳奇特。三四岳合格。为中贵。如三四岳合格。为下贵。如一二岳合格。为常贵。其大体如是。而有余与不足。舍轻就重。则酌量考查。取其适宜而已矣。

  《公笃相法》上篇卷二

  麻衣石室赋批注

  相有前定。世无预知。非奇异以秘传。岂凡临之解推。

  相有前定。即前因今果。当以禀受之形质为定论。言福泽不言才智故气清则形清。气浊则形浊。预知有法。惟相术耳。非推想能尽其妙也。

  舜目重瞳。送获尧禅之位。重耳脾胁。果舆霸晋之基。

  异于寻常者贵。有奇特之格。作奇特之事业。信不诬矣。此为千古奇特引证。

  石室丹书。莫忘吾道。神仙秘诀。度与希夷。骨格为一世之荣枯。气色为行年之休咎。

  相法为道之一部份。以骨格气色合论。方是正宗。骨格持久。气色主暂。其形质出后天。气色通先天。二者合用。是为相法之关键。以定其吉凶祸福也。

  三停平等。一生衣禄无穷。五岳朝归。今世钱财必旺。颏为地阁。见晚岁之规模。鼻为土星。管中年之造化。额方而阔。富贵根基。薄削而陷。贫穷余孽。

  此为大概论法。还要查其细部。区别其形质。不可拘泥零星小部而一定论之。有内有外。有真有伪。故考查其人虽仔细。然后绳之以法。是否合格。

  目清眉秀。定为聪俊之儿。神浊气短。此是贫夭之汉。

  清而痴定者亦愚。秀而短促者亦夭。须斟酌其真假。浊者主贱。土形不 忌反为富。气短者夭。龟息深藏反主寿。还要论体格合宜否。此为正论也。

  天庭高耸。少年富贵可期。地阁方圆。晚岁荣华定取。视瞻平正。为人刚介心平。冷笑无情。作事机深内重。

  还要查各部骨肉匀配否。地阁厚而孤苦。则花口角反纹杂乱。其目为肝络。肝为刚脏。关系神经。故能查其善恶志向。与刚柔忠奸之行为也。

  准头丰大。心和平而无毒。面肉横生。性强梗而凶狠。

  二者容易所见。处世者皆宜注意。准大者。对人诫厚。肉横者。刚燥量窄而不容故也。

  智慧生于皮毛。苦乐关乎手足。

  二者均不可为法。不验居多。今存此语。为智慧者证之。及待天道之变。为五代之时也。

  发际低而皮肤粗。终见愚顽。指节细而脚背肥。必定雅俊。

  发低验刑父母。皮粗验劳碌。此言愚顽。不知何意。指细主聪明。脚肥主禄而夭。此言雅俊。又不知其何意也。以当时天道而验此耶。茁为地形而验此耶。

  富者自然体厚。须防肉流。贵者定是奇特。当查内浊。

  下八字系余增。流者似厚。浊者似奇。定要查实真伪。不可徒据外表。而断其富贵寿夭也。

  南方贵宦清高。多主天庭丰突。北方公侯大贵。皆由地阁朝拱。

  相法有因地形而取者。顺其地形者贵。反其地形者为特贵。即少之义也。

  驼背面田。南力之人富而足。金声形小。西方之人贵且寿。

  驼背火也。面田金也。火炼金成器。金多火少故吉。如金火各半而相争。则不吉。西方本金。取其坚实。故形小不忌。此余经验所加。

  河日海口。食禄千钟。铁面剑眉。威权万里。

  此皆男格之奇品。河目言其长也。司马仲达能自顾其耳。遂创晋业。海口言其阔也。郭子仪口能容拳。复兴唐室。铁面言其坚也。其人多才。故包拯为政治良吏。剑眉言长而上竖也。其人多勇。故岳飞为南宋名将。此四者均为文兼武权。而立功业也。

  龙头凤颈。女人必配君王。虎额燕颔。男子定封将相。

  龙头为骨耸。凤颈为项长。女人生此。虽不美艳。而才德福必厚。虎额即伏犀骨之圆突。燕领为两腮方廓。与额成三椅角势。班超即此格。成大贵而遗盛名也。

  相中秘诀。寿夭最难。不独人中。惟神是定。

  相法于富贵贫贱。均有专法,独寿夭无定法。故形质。精神。气音。均有关系。此言神气占多数。故不可以形质而定论之也。

  目长含彩。荣登天府之人。神浮无光。早赴幽冥之客。

  自古仙佛圣贤。均含有真光。有云。寒灼有威为彩。有云莹光皎耀为彩。故神浮无根。光淡模糊。皆夭亡之格。当在十六以后。三十六 以前。细则详后。

  面皮虚紧。三十问寿实难。肉色轻浮。四九如何能过。

  虚紧固不寿。本难满三十。但有孤苦寒贱之人。可超出三十而外。轻浮固不寿。然亦有无子女者。而超过三十六以外。故宜以其它部份参考。盖法有此弱彼益故也。

  项上三绦。遇休囚而愈见康强。

  此为寿征之一。但考有凶神凶气凶纹否。虽元气厚。而有中年凶死。不能考终命也。

  项中一骨。有疾厄而终无险阻。

  此为百会骨。主贵而有寿根。虽疾厄而不致夭也。

  形容忽变。遇吉则推有凶。气色转润。处穷则断必发。

  凡神乱形变。而处佳境。皆是受祸之引子。发达愈大。损失愈危。故以辞尊居卑而避之。润中能聚。则可透出黄紫。故遇合随之。此二者相反而相应。

  常遭疾厄。只因命宫昏沉。频遇吉祥。盖为福堂润泽。

  疾厄后有专图详论。命宫即山根。此为疾厄之一部。不过含有督脉气质。胆汁消化。故常病之人。每于此宫先见青黑之色。福堂为交际之关。是非之地。并非吉祥之称。福堂或印堂之误也。

  泪堂深陷。蠹肉横生。克儿孙之无数。

  一主湿疾。而成水气上泛。一主伤阴。而成失眠郁结。亦有子女成立也。

  鼻准尖垂。人中平满。刑绩嗣之难逃。

  一主旺女而刑子。一主晚年受制而失败。多失辅助之力。而冷退也。

  眼不哭而泪汪汪。有子必刑。心无忧而眉缩缩。老来孤独。

  不泪似泪。固刑子女。然有冷退败家者。无忧而忧。多为劳碌有寿之格。如孤独格。尚有他部刑伤方应验也。

  面似橘皮。早子难立。神代桃花。迟嗣晚成。

  橘皮者。言其毛窍之痕深映。三十以后之子方成。亦有庶出之子女。凡桃花之嫩艳浮光。男女皆主淫荡不寿何能迟子晚成之说。或宋初时代异于今时。而相反耳。

  富贵平生劳碌。只为下停太长。贫穷到老不闲。盖因粗其筋骨。

  下停长者。其人多谨慎。见小拘泥不达。劳心宜矣。筋骨粗者。力大而男。应多劳碌。亦有中贵及创业之流。此言贫穷二字不确。

  星辰失陷。无隔宿之粮。部位亏损。有终身之苦。

  失陷者。皆低弱不足之谓。亏损者。受克不合之谓。相生自多衣禄。相合自多遇合。受克有冷退之失败。不合有外忧与内患。故也。

  三光明亮。财自天来。六府高强。一生富足。

  三停光明。官禄均旺。余每见光明沉静。则人财顺遂。光明浮腻。反见驳杂消耗。此原文之末及。又考六府高强。而初中晚。均有辅助。按天府为天仓之地。前业有根基。父辈大振。中府为国印之地。戚友为助而有权。本身事业能发展。下府为腮颐之地。奴仆忠。内外有辅。子女能继绍箕表。此为傍部辅佐有益。而富足二字不稳。

  红黄满面。名利俱遂。猪脂涂膏。子孙必刑。

  黄为吉祥之色。红为祸患之色。不能合论。脂色浮光也。膏色惨滞也。一为损人破财。一为官非牢狱。不是单刑子孙一条。今日有主凶危亡身也。

  面皮太急。虽沟洫长而寿亦亏。眼神无光。纵鼻梁高而寿亦促。

  即皮如膨鼓之谓。神浮无根之谓。故人中虽长。鼻梁虽高。不能延其寿也。凡寿均以各部参考而定。不能以单独一部而定也。故后篇有专条详论。

  眼光如水。男女多淫。眉草如刀。阵亡兵死。

  如水之说。清丽而艶也。即秋水盈盈。相法之过清者。而禀受之气薄。则有情欲之易动。故多淫。眉草如刀。多六亲之累。而为忧愁。如兵死则不验。

  眉生棱角。一生快乐无穷。目秀如冠。中年发达遇贵。

  棱角为外库。应立外业。而有劳心。何言快乐。如冠者。两角上仰也。汉陈平有此。位极人臣。岂止遇贵而已。

  黄气发从高广。数旬中必定迁官。黑色横自三阳。半年内须防损寿。

  三阳为肝肺相连地。黑色属水。其水木相生。金水相合。当不至死。如三阳黑色为刑子。及惊悸之病灾可也。或发于夏之火令。方为死灾。其它时令。尚不为死灾也。

  奸门青惨。必主妻灾。年寿赤光。多生痔漏。

  此二者余已更正。颇验。

  白气横额。父母刑伤。青气侵颧。弟兄唇吞。

  自气为忧思。应父母之灾疾。而有牵制之累。至于孝服。为黑赤色居多。青惨气居少。两颧青气主妻妾之争端。伯叔之词讼。不但口吞。而有欺诈攫夺行为之类也。

  山根青黑。四九前后定多灾。法令绷纒。七七之数焉可过。

  刻下当应前九年。但山根为人之禀受气质。小儿青黑。多主溺尿。及螬气。大人青黑。多主伤阴失眠及肾气之病。如法令无纹。当不满三十而死。

  女人眼恶。嫁即刑夫。声燥面横。闺房独宿。

  衰世之局。露者多贵。不过结果不好。或主恶疾。或主产厄。此不寿之格。如刑夫者颇少。其声燥多量窄性刚。面横多骄悍而妒。此主生离再醮也。

  额尖耳反。虽三嫁而未休。颧露声雄。纵七失而未了。

  额尖不宜早婚。当过十九方吉。耳尖多父母无靠。故有小嫁再嫁之说。颧露多代夫权而劳。夫星弱而无用。声雄多刑夫也。

  额偏不正。内淫而外若无。走路不平。外好而心犹毒。

  不正者刑父母。淫字不稳。要神丽阴阳青黑者。方淫乱也。不平者雀跳也。主细故灵敏。伦理违背。迷感于利可也。

  腮突耳后。心内狡贪。眼恶鼻勾。性实险恶。

  腮突盛世少而衰世多。其形类鹰腮。主奇巧有特智。亦主大贵。眼恶主刑克而凶。鼻勾主心贪徇私。然多成多败。终无了期。

  脚跟不履地。卖尽田园而走他乡。

  木形多飘摇不忌。如金水土则忌。又出富贵之家。则主夭寿。及有凶死者。如出贫穷之人。亦无妨碍。此云先富后贫之说。只应得一半。

  鼻窍露而仰。卒被外灾而终旅舍。

  狮形火形。不忠仰露。合其形也。非此二形。则有外患内忧以累之。故为财不入库。言不能立身也。

  唇不盖齿。无故招非。沟洫露髭。为人少力。

  此二者均验。一为骄仿自负之招非。一为明白利害之两可。

  印堂太窄。子晚妻迟。悬璧昏暗。人亡家破。

  印堂纹冲。则刑妻克子而迟成。如窄。不过志小量窄。而气燥耳。悬璧为两腮颐。居奴仆宫。此为用人不力。及盗诈行为之奴仆耳。如人亡家破。当别有部位不佳。

  结喉露齿。骨肉分离。粗骨急皮。寿数短促。

  结喉多劳碌。而刑兄弟。露齿多争讼。而多乖戾。其分虽之说颇当。粗骨多劳。急皮多病。亦有寿者。

  卧蚕丰隆。子息之后成。泪堂平满。儿郎之早见。

  卧蚕在目之下横纹处。其纹反插者。女多先立。其纹顺插者。子多先立。此云后成。当以无纹论。泪堂在大眼角。无陷而平。当然早予成立。

  龙宫低黑。嗣续难得而昧愚。

  龙宫在眼腔曲处。如低黑者。为先天不足。淫欲过度。子女多夭而弱。愚昧之说不验。

  阴阳明莹。男女易养而聪慧。

  此言三阳旺子。三阴旺女。加以气色明润。当然有贵子而清秀聪敏也。

  面大鼻小。一生常自艰辛。

  鼻小之格。皆为主弱客强。平生无正权。而为人用。故有替人做事。功归人而过归己。反复成败。而不常也。

  鼻瘦面肥。半世钱财耗散。

  此言财不入库。而有中道挫折。及六亲之遗累也。

  边地四起。过五十始得荣亨。辅角高隆。纔三九则居官位。

  边地四起。多应破梓离乡。而立外业。至二十九必发。此云五十方发。想是天道相反耳。辅角为初重心。形瘦者十八入官位。形厚者二十三入官位。衰世则提前居多也。

  明珠朝海。太公八十遇文王。火色鸢肩。马周三十逢唐常。

  明珠即耳轮之珠。朝海者。耳长过口也。此为寿者相。不能据此为太公之贵相也。蕉肩者上耸如鸟。火色者红艶而润。有火形之露格。又得火色。当然合格。而有时机之逼迫。以成功也。

  鹤行龟息。洞宾之得僊。龙脑凤睛。玄龄之拜相。

  鹤行足长而步长。下动而上定。龟息则呼吸由耳出。是为藏窍。故为僊骨清品。龙恼为高大而拱。上贯百会之顶。凤睛神和而清。瞳小有彩。此为贵寿而福泽之格也。

  法令入口。邓通饿死野人家。滕蛇锁唇。梁武饿死台城上。

  前人多有此说。而事实多验疾厄刑克。而今世口反。方为凶死。其倍于法令入口矣。今并附此。以待后之高明证实。

  虎头燕颔。班超封万里之侯。龙行虎步。刘裕至九重之帝。

  虎头为伏犀圆突。燕颔为腮颊椅角。及成凸形。龙行虎步。为身体稳重。而不见足。长步而有威。此皆奇特点。故有奇特之事业也。

  山林骨起。终作神仙。印堂骨方。必登将相。

  山林骨下从福堂起。斜上至百会止。此为仙骨。而成传品。印堂横骨。为金城骨。如平过至眉尾。则为非常之贵。不流芳百世。则遗臭万年也。

  形如土偶。夭命难逃。天柱倾欹。幻躯将去。

  土偶系形容神痴形滞。气色尘垢。此为神不守宅。气不流通。血不贯络。当然不寿。天柱为医家之大椎穴。在后颈。故病人低头或常欹。为天柱折而必死。

  貌如镂铁。气迍遭。色若祥云。前程亨泰。

  镂铁即锈铁之形容也。无生气之谓也。如纯水不忌。祥云即紫霞之形容也。有喜色之谓也。

  名成利就。三台宫俱有黄光。文滞书难。两眉头各生青气。

  三台为司空至印堂。及两福堂骨也。司空印堂为官星。福堂为外库。故有名成利就之说。两眉头为上勾陈。上为奏书。主文书信件。略思虑。故有停滞才说。

  滞中有明。忧而复喜。明中有滞。吉而反凶。

  此言气色一项。然要分部位之轻重。气色之深大小。方能走其吉凶远近。如滞中有明。则气色将开。虽处恶劣环境。则喜信将来。为有遂心之进展矣。是为接头之初。故忧中有喜之说。如明中有滞。则气色之转为晦暗。虽处佳境。而有飞灾奇祸伏之。如另有遇合。是为引诱其动贪念。而受实祸。此为膏将尽而扬其焰也。

  正面有黄光。意无不遂。须妨无根而浮腻之光。

  凡看气色。均宜注重其真伪。参差某轻重。故于黄色虽吉。如无根而浮。则为虚花不实。而转瞬皆空。其不持久明矣。

  印堂多紫气。无不成。但求内应而贯彻一体。

  按气如云而色加霜。有外无内。虽有其名。而无其权。有内无外。虽有其力。而无其机。故内不应外色。如有委任。而不能到任所。或赴任而有他变。乱世多有之。

  年寿明润。一岁平安。兰廷光明。诸事顺遂。

  此云少疾之说。年寿为疾厄宫。地位居胆络。而能消化。得谷气之旺耳。兰廷旺「偏财交际」。及有意外之财。此言顺遂。是否单指财星。

  形容古怪。石中有美玉之藏。非仙佛。即圣贤。

  此精灵中来。慧根异于常人。故形质亦奇怪。精神亦蕴藏。其事业有出类拔萃之点。超凡入圣之功。古怪者。有异骨奇征也。

  人物巉岩。海底有明珠之象。非帝王。即公侯。

  巉岩为凸露之丰突。大多数为五岳之骨质。有奇室嵯峨之势。此为非常之贵。不可限量也。

  总之。一辩其色。次听其声。更察其神。再观其形。筋骨纹络。又其次也。

  此为麻衣之重心点。相法之层次也。凡气色为行年之休咎。是穷通之机关。其它项不足。亦可暂时取用也。声音为形格之辅佐。故有求全在声之说。精神为用事之决断。寿夭之关系。其智愚全系乎此。形格为一世之荣枯。为富贵贫贱之区分。筋骨为劳逸之必要。纹络为刑克之原则。而含安危关键。故此六者。为相法之全备。学者不可不知。

  眉毛拂天仓。出入近贵。印堂贯中正。终始利官。

  眉拂天仓。近贵而贵。乱世多破格而得功名。冒险而成事业。故为武权居多。此逼迫而进展也。印堂为主体贵。盛衰皆然。

  呼聚喝散。只因双颧如峰。引是招非。盖为两唇露齿。

  颧骨有真假高露者。尚非贵权。如上近眼角。方是真颧。而得辅佐之用也。如下近法令。乃是假颧。虽高如峰亦无用也。露齿招非见前。

  狼行虎吻。机深而心事难明。猴食鼠餐。鄙吝而奸到底。

  狼行多反顾回视也。虎吻者。仰食口不收也。不但机深。并且恶毒。猴食者。低食零落也。鼠餐者。唇固耳鼻动也。鄙吝奸贪。多败少成。宜矣。

  头先过步。初岁奸前晚景贫穷。井灶露孔。中年败而田园耗散。

  头过步者。晚不佳。而主终年神经昏损。井灶露堵。主财不入库。然狮形火形不忌。虽井灶露而亦富贵也。

  女人耳反。亦主刑夫。男子头尖。终非利器。

  耳反为初年孤苦。其刑夫之格。不重此部。或为末婚之夫耳。头尖之局。每有大富贵。如属火形。则为将相之品。何云非利器之说。

  腰圆背厚。方保玉带朝衣。骨耸神清。定主威权忠节。

  腰背为相法之最轻点。此系理想之说。不足为证。假定头小神弱。何能富贵。骨耸为贵品。神清篇清品。此云威权忠节。力是合法之点。

  伏犀贯顶。一品王侯。辅角插天。千军勇将。

  伏犀有三。力伏犀为大贵。帝王之品。圆伏犀为次贵。公侯将相之品。椭圆伏犀。又其次贵。为中贵。及藩镇之例。尚有小伏犀。为邑候之例。辅角固应边将也。

  形如肥猜。死必分尸。眼似饿虎。性刚莫犯。

  肥猜形容肉浮两流。拥肿不堪。尚有三角眼而浮。血丝串乌珠当然凶死之格也。饿虎形容直射有怒光。圆露上视。当然刚燥急狭。不容物也。

  须黄睛赤。终主横灾。喉结齿露。须防野死。

  须黄主驳离而刑人丁。赤睛为赤脉穿乌珠。直穿主惊险而残肢。体横穿主凶死。又银面宜须黄。亦是贵品。结喉主劳碌刑伤。露齿主招是非。野死另有其它部位方验。

  口唇反皱。为人一世孤单。鱼尾纹多。到老不得安乐。

  口唇反皱。主刑子女而寿。多应女格。今之乱世。主富贵而凶死。鱼尾纹主刑妻妾。亦主多寿而福。何有不安之事耶。

  二眉散乱。须忧成败不一。两目雌雄。必主狡诈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