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刘向云:“以爱妻子之心事亲,则无往非孝;以保富贵之心事君,则无往不足;以责人之心责已,则寡过;以爱已之心爱人,则全交。”



大人不可不畏,畏大人则无放逸之心;小民亦不可不畏,畏小民则无豪横之名。事稍拂逆,便思不如我的人,则怨尤自消;心稍骄泰,便思胜似我的人,则精神自敛。



宋御史黄治尝言:“予有五不欺:居家不欺亲,仁不欺君,仰不欺天,俯不欺人,幽不欺鬼神。”



薛文清曰:“余每夜就枕,必思一日所行之事。所行合理,则恬然安寝。或有不合,则辗转不能寐,必思有以更其失。”



“克已”无别法,譬如孤军遇劲敌,只得尽力向前而已。



忽起不善之念,便当觉察,便当拔除。或问作善恶而无报者,答曰:“果熟然后蒂落,未熟时勿讶其不落也。”前贤有诗云:“冬去冰初泮,春来草自生。请公观此理,天道甚分明。”



唐庆庭先生曰:“人有善念,天必从之。”又曰:“善人有回天之力。”又曰:“阴功须向生前积,孽债休令生后还。”皆名言也。



天地以无所为性,以生万物为事。人若念念在利济,便非天地心。



惠不在大,赴人之急可也。为善须确实坚定,不可游移辗转。



凡人善恶形于言,发于行,人始得而知之。但萌于心,起于虑,鬼神已得而知之,故君子贵于慎独。



解人颐 丽情集

咏新浴 

华清宴罢新浴起,带温裙拖地。单嫌月色明,偷向花间立。俏东风,俏东风,有心儿轻揭起。



赵松雪赠管夫人

我侬两个,忒煞情多。譬如将一块泥,捏一个你,塑一个我。忽然间欢喜阿,将他来一齐多打破。重来下水,再团再炼再调和。重塑一个你,再捏一个我。那其间,我的身子里有了你!你的身子里有了我!



相思歌

五季时,潇湘梁意娘与李生有私,后阻隔三栽,时遇秋日,意娘寄歌曰:

落花落叶落纷纷,终日思君不见君。肠九回兮肠欲断,泪珠痕上更添痕。一片白云青山内,一片白云青山外。青山内外有白云,白云飞去青山在。我有一片心,无人共我说。愿风吹散云,诉与天边月。携琴上高楼,楼高月华满。相思弹未终,泪滴琴弦断。人道湘江深,未抵相思半。海深终有底,相思无边岸。君在湘江头,妾在湘江尾。相思不相见,同饮湘江水。魂梦飞不到,所欠惟一死。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哭。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尽极。早知如此挂人心,悔不当初莫相识。湘江湘水碧沉沉。未抵相思一半深。比向梦中相见后,令人不觉痛伤心。 



指环歌

金指环,金指环,看汝徒心酸!犹记相携处,罗带结同欢,态浓语巧美无极,未行云雨情先密。好怀豁然开,蓦地迢亲觅。撩人娇思拨不平,一团和气回春晴。广汉嫦娥初会遇,又如君瑞与崔莺。自别佳人冰雪面,寤思寐想深相恋。千山万水阻尘纷,归鸿难托张生怨。指环本黄金,解赠注意深。安知物外多迁变,似此坚圆能背心。因叙指环事,劝人夫与妇。赤绳系足亲,何必亲抛负。书生本期得芳妍,岂图再娶不如前?我闻在德不在色,请君读此指环篇。



李淳奴供状

供状妇李淳奴,年二十一岁,系福建建宁府浦城县招贤里民人。父李琼,现任四川成都府知府。职事状供:永乐八年二月十五日,节届花朝,淳奴纵步南园,第见桃红似锦,柳绿如丝。鸳鸯效交颈之欢,蝴蝶舞翩跹之乐。梁上紫燕两呢喃,枝上流莺双睨□。嗟叹物兴无穷,遐思青春不再。三七女子,欣逢折桂之夫,二八才郎,当诵摽梅之句。每思织女,一年一度有相逢;自恨奴家,二十一年无匹配。转桃溪而登葵院,穿桃巷以抹花衢。后遇一秀才,当时淳奴惊恐,动问其名,答曰:“姓魏名华。”观其齿白唇红,眉清发黑,遂成亲于牡丹花下,缔良缘于芍药丛边。结成偕老之欢,反遭流别之祸。被叔李瑶捉送官,犹如鸾凤双投罗网;恰似鹦鹉对锁牢笼。父母官司,略容分诉。明月尚有盈亏,江河岂无清浊。美女初配于范郎,曾指绿杨为证;韩氏始嫁于于佑,须凭红叶为媒。况上古乃有私通,淳奴岂必贞洁?重夫重妇,当受罪于琴堂,一女一男,难作违条之论。荣枯总在案前,生死并由笔下。万乞大人,察其情而恕其罪,若得终身偕老,来生必报重恩。



白头吟

相如中年将娶妾,卓文君作此以自伤,相如遂不娶。

晓如山下雪,皎若云中月。良人有两意,故与相诀绝。

今日斗酒间,明日沟头水。蹀躞沟水上,沟水东西流。

凄凄复凄凄,嫁女不须啼。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王探花

昔探花王刚中,为御史巡闽。尤溪张生与邻女私,被获。其供状皆四六之选。王见檐前蛛网悬蝶,指曰:“汝能赋此乎?”张曰:“只因赋性太颠狂,游遍花间偷遍香。今日误投罗网里,脱身便是探花郎。”公又指竹帘谓女曰:“汝试赋之。”吟曰:“绿筠劈破条条直,绿线经开眼眼奇。为爱如花成片段,致令直节有参差。”公见二人供称,俱未议婚,顾谓众曰:“才美两全,天作之合也!”即援笔判云:“佳人才子两相宜,致福端由祸所基。永作夫妻揩老愿,不劳钻穴隙相窥。”当日放之还家。时人称御史曰“王方便”。



狱中自叙张丽贞,吴江女子。钟情所致,吴奔匪人,遂致陷狱,因作叙以自恨。

悔当初一念之差,呕心有血;致今日终身之误,剥面无皮。还顾影以自怜,更书空而独语。妾本吴江望族,曾解披章,闺阁幽姿,未娴窥户。北堂恩重,琅函深贮掌中珠;南浦春明,金屋周遮机上锦。况值髫年二八,忍亡律戒三千。亡何随父□城,寄居禄舍,溺女奴之长舌,来好套之笼头。漫夸国士之才,计谐占凤;妄数家严之慝,悔拟乘龙。伊既曲叙其悲思,侬亦深诉其怨慕。自谓知书识礼,不妨反经为权。还张倩之离魂,重门夜出;持乐昌之破镜,永巷宵奔。天明而至荒郊,日暮而栖别馆。一朝消息漏,道旁笑破朱唇;三尺典章严,堂上嗔生铁面。雷霆劈开鬼胆,冰鉴照出妖形。为访婚姻,并非媒妁,所图燕婉,竟是人奴。方知假假真真,神呆半响;已悟生生世世,罪大弥天。延息而入囹圄,抚心而伤尘土。凄凉夜柝,坐来墙角鬼磷寒;憔悴春华,睡此梦中乡路沓。青草黄泥,毕冤魂于今日;白云红日,见慈母以何年?呜呼!硕鼠拖肠,羌螂化羽。倘有青萍之得荐,尚然白圭之可磨。已决策于外黄,世无张耳;谁录书于上蔡,人是季心。已矣蛾眉,淹然蚁命。图再新而不得,伏九死以何辞。漫诉衰肠,十首怨诗留客邸;可怜骨肉,一缄清泪寄吾家。



解人颐 游戏集

风流焰口仪范


【佛前香赞】

炉香乍□,法界蒙熏,诸佛海会悉遥闻。诚意方殷,诸佛现金身。南无香云盖菩萨摩诃萨!(二称)




【接引佛上坛】

阿弥陀佛生金色,向好光阴无等伦。白毫婉转五须弥,水月澄清四大海。光中化物无数境,化菩萨众亿无边。四十八愿度众生,九品莲花登彼岸。南无西方极乐世界,大慈大悲阿弥陀佛!




【动钟鼓】

南无香云盖菩萨摩诃萨!色界轮回总是空,万缘纷扰欲为宗。凡人一入迷魂阵,似溺无边苦海中。

大众听者:这焰口施食道场,是我佛如来慈悲设教,救度冤魂。众人起悟灵明正觉,百般冤孽,仗此往生。一似悉登彼岸,惟有色欲幽魂,急切难离苦海。我今特发虔诚,另设慈悲科法、专度风流幽魂,不许诸魂杂遢,一齐静听宣扬,无得喧哗喙长三尺恬嗒咦!

一粒米胜似须弥,千万饿鬼皆饱的。四大部洲皆欲界,茫茫苦海暗似漆。

安得中山萤火光,普天照耀光明国。我今虔诚而奉请,惟愿慈翡成感格。




【动钟鼓】(动木鱼)

南无阿罗那,多赖意耶。南无阿利也,菩萨结蒂,菩萨芦耶,菩萨多蒲耶。萨阿索多婆耶,摩呵加罗。足哆耶。唵。密帝利耶,娑婆呵。风流耶,娑婆呵。




【手捧五佛冠念】

如是我佛哀悯众生,施此甘露天地超升。南无苏芦苏芦。西利西利。魔刺魔刺。火刺火刺呀吽!(三称)

手捧金冠诸佛,撒金莲身。披袈娑,小满座起祥云。

结蒂结蒂,波罗结蒂。波罗生结蒂,菩提萨摩呵。摩呵杀。不若波罗密。




【动钟鼓】

花花世界,千秋玄觉寄三春;落落英雄,万里长江须九曲。是以杯浮竹叶,何妨醉卧岳阳楼。名噪牡丹,一从恣狎平康巷。回回道者宾法师,临是现身说法。尼朵儿假乞丐卖药,无非游戏神通。

朝游北海暮苍梧,袖里青蛇胆气粗。三醉岳阳人不识,朗吟飞过洞庭湖。




【奉 请】

蟠桃第一仙真,上八洞神仙,吕纯阳祖师。伏愿鉴此虔诚,赴坛明证此夜今宵,光临法会。




【一心奉请】

色中领袖,花里鬼王。浑然烈焰飞腾,遍体青烟缭绕。喉如针细,眼似灯明,身骑异兽庄严,手执魂幡飘渺。伏愿鉴此虔诚,仗佛秘密真言,率领风流鬼卒,此夜今宵,赴坛明证。




【一心奉请】

娇红婉紫,宣扬青帝韶华;蝶粉蜂黄,妆点上林春色。催花雨护花铃,费尽平章花案。煽风情调风月,从教番弄风魔,是以长干桃叶,都凭花使权衡。即至濮上桑间,并仗氤氲使者。催花御史惜花天,检点春工尽大权,恰是吴宫孙武子,威行粉黛列三千。




【奉 请】

四大部洲,总管人间风流公案第一颠仙,则天大圣,如意真君。伏愿鉴此虔诚,赴坛明证,此夜今宵,光临法会。




【一心奉请】

金谷园中,未必枝枝皆艳;乌衣巷里,何曾个个俱痴。涂脂抹粉,施家不辨东西;角彩挥金,阮氏意忘南北。春思无多,一点情苗弥六合;良缘非偶,半宵私约订三生。呜呼!香粉骷髅着意妆,安排魂梦赴高唐。从今悟得烟花阵,总是罗浮夜月场。




【奉 请】

通天都夜,烟花五圣尊神,妓室烟花使者。伏愿鉴此虔诚,赴坛明证,此夜今宵,光临法会。




【一心召请】

羞花闭月,妆成百媚千娇;赠芍采兰,忘却三从四德。有合必欢,自谓幽香美满;无微不显,谁知冤孽渐萌。呜呼!熊罴吉梦不如无,此际含愁只自知。不审近来因甚事,两条裙带短些儿。

若有怀春女子,私窃成欢之流,羞郝幽魂。此夜今宵,一同来受甘露味。




【一心召请】

白杨风急,堪悲蝴蝶梦残;翠幕霜侵,不耐鸳鸯被冷。矢心芳节,只知莲性无污;触绪牵情,谁料荷丝堆杀。呜呼!灯青月白夜窗虚,默默伤心不误时。见说咸阳原上树,已抽三丈白杨枝。

若有孀居少妇,苦守难持之流,寂寞幽魂,此夜今宵,一同来受甘露味。




【一心召请】

秦馆箫声,共庆一双凤侣;长亭柳色,翻成两样鸾孤。蛩声悲咽雁南飞,无非牵恨;鸳鸯枕寒鸾衾冷,何以为情。呜呼!嫁得萧郎爱远游,空教撇下一团羞。陌头杨柳摇春色,空怕凝妆上翠楼。

若有新婚少妇,远别江湖之流,思慕幽魂,此夜今宵,一同来受甘露味。




【一心召请】

火暗楼台,夜半移鸳鸯之步;日临栏槛,裙边识酱醋之香。何期狮子咆哮,不顾杏花狼藉。呜呼!厅中人彘最堪矜,慢抱衾裯赋小星。河东狮子一声吼,香胆芳魂落地惊。

若有青衣艳妾,画阁侍儿,遭逢妒妇之流,磨折幽魂,此夜今宵,一同来受甘露味。




【一心召请】

彩凤随鸦,总有风流无处说;隋珠弹雀,纵教懊恼为谁怜。玉树并蒹葭,原非佳偶,棘林巢翡翠,岂是良缘?想皆夙世之愆,倒作风流之债。呜呼!自怜摧折问穹苍,何粉茴香事渺茫。撇得海棠谁做主?却将狼藉怨东皇。

若有美丽佳人,温柔女子,所遭非偶之流,怨妇幽魂,此夜今宵,一同来受甘露味。




【一心召请】

锦字偷香,难为敛眉幽恨;莺期暗订,忙谐入手欢娱。只知凤倒鸾颠,不顾花残蝶倦。呜呼!每从花底觅欢踪,一旦芳魂丧锦丛。蝴蝶梦中归路断,子规声里晚云空。

若有少年浪子,美丽佳人,偷香窃玉之流,淫死幽魂,此夜今宵,一同来受甘露味。




【一心召请】

情之所钟,本似同心燕婉;爱而不见,难禁搔首踟躇。云迷巫峡,堪嗟宋玉悲秋;水涨蓝桥,应笑书生有信。呜呼!良宵原拟耐相思,望断行云意转疾。风动竹生疑佩响,月移花影似来迟。

若有桑间密约,濮上私期,临时阻误之流,怅怅幽魂,此夜今宵,一同来受甘露味。




【一心召请】

钰色钗声,莫辨趋承先后;油香鬓影,无非蛊惑聪明。紫箫绿妓,谢夫人以妒成言;丹药饲鸡,韩礼部因欢志道。寡不敌众,无怪其然。呜呼!寻春蛱蝶为谁忙?才到江梅又海棠。一任甜花不能晓,芳魂渺渺赴泉壤。

若有姬妾广多,纵心色欲,应酬无厌之流,逼死幽魂,此夜今宵,一同来受甘露味。




【一心召请】

从琴操参禅,何异弱稚饲虎?以恤胶助兴,不殊猛火添油。种种痴缘,都向梦中觅梦;层层孽案,正如波上兴波。梦觉无时,波澄何日?呜呼!飞蛾爱向火中投,青蝇误把纱窗触。坦途大道不知行,烂额焦头方悔却。

若有一切淫奸卖俏,偎玉倚香,色欲丧身之流,误死幽魂,此夜今宵,一同来受甘露味!




【一心召请】

未曾合卺,先受夫妇之名;窃效乘龙,预支鱼水之乐。烧火凳作合欢床,小鬼头春心动也。挑灯棒为行乐计,新娘子食味佳乎?纵子作奸犯科,老父母心迷似犊;背亲冒禁窃物,小雌雄罪重如山。呜呼!新学梳妆不耐揪,偷闲灶下共嬉游。若教撞破难回避,只说寻柴劈斧头。

若有无知小了,偷打灶鸡之流,愚昧幽魂,此夜今宵,一同来受甘露味。




【一心召请】

不须媒妁能邀鱼水之欢,何用逾墙,可赴邱中之约。偎红倚翠,谁知以弁为钗?凤倒鸾颠,熟料将男作女。呜呼!年登二十未曾冠,犹是娇痴效海棠。袅袅风前频画发,修成青鬓妒红妆。

若有青年子弟,献买风情之流,构妒幽魂,此夜今宵,一同来受甘露味。




【一心召请】

已归五戒,犹然酒色怡情;既受三皈,还向花丛觅翠。锦袈娑,阵阵时闻脂粉气;毗卢帽,朝朝偏惹兰麝香。凡心动矣,五姑娘权做娇妻;欲念生焉,小徒弟将来煞火。慧眼翻成色眼,哪个佛祖生嗔;禅心变作淫心,何惧伽蓝加责。呜呼!生不逢辰落释门,唯有钟鼓伴黄昏。凡心一动津难咽,撇却从前清净心。

若有佛门弟子,沉埋欲海之流,堕落幽魂,此夜今宵,一同来受甘露味。




【一心召请】

人禽虽异,情欲无殊。七夕会双星,乌鹊驾银河之渡;三秋怀夙好,青鸾寄海峤之书。何况吞珠贻辱,佛子慈悲。笼鹅换书,右军雅兴。以至春水萍池,亦有雌雄之好;齐谐别绝,更推顽石之名。既结良缘,何分异数?呜呼!且向西池作好群,沙眠露宿白如云。翻云翻雨成功后,更忆风流王右军。

若有羽族佳禽,双凫对雁之流,灵性幽魂,此夜今宵,一同来受甘露味。




【法师摇铃三次念】

唵,干资啰嘛呢叭咪吽。(三遍)




【又摇铃念】

唵,来唐不来,来唐不来。不来来唐,三不来唐。唵哑吽。

唵,萨里滑答答。革答萨里滑答答。革答而喑哑吽。唵,萨里滑革帝帝萨。里滑革革帝帝。革答而嘛哑吽。




【敲醒木三次】

尔等既集,各宜谛听。我当宣说,为汝解脱。大抵冤想,皆由意作。意幻为妄,云浮雾直。朗朗智珠,积远成结。铮铮慧眼,色物所夺。毫厘以差,千里所惑。花报果报,因缘不错。一滴杨枝,九州沾渥。遍洒菩提,清凉佛国。



(法白)
【动木鱼同念咒】

南无咭历哆。难娑婆。唵哑哩咭哆。安麻哩安吉哆。代伽哆。安伽代罗。当嘛哩呀。那咭呖哆。唵哑吽。(三遍)


【法师敲醒木三次念】

大众听者,阳焰空华,本来皆幻,行云流水,无意生成。又以无碍之雪心,结无形之幻想。或熬或忍,或嗔或惊。缕缕互萦,都是网罗自缚。以妒花之丽质,遭忌雨之摧残。为气为羞,为急为怨,层层相阵,无非蜂蝶勾幸,以到悲乐环来,则有逼死之苦。冤仇互报,则有磨死之嗟。更有羽族飞鸣,或知春意,蝼蚁蠢动,互煽风情。不知苦海澜翻,回头是岸。孽缘纷扰,梦觉皆空。赵飞燕生平淫念,孽堕江龟;郄皇后一点妒心,毒流巨蟒。当日妄知果报,尽贪鹿聚鹑奔;今宵共证菩提,都付晓风残月。



(法白)
【动钟鼓同念】

二八娇娥,未曾成婚配;眼去眉来,与人通情睡;日久时长,肚大难遮避。羞死幽魂,来受甘露味。

寡妇妖娆,丈夫抛撇去;夜半三更,梦里同欢聚;快活醒来,流出金生丽。哭死孤魂,来受甘露味。

燕尔新婚,正在欢娱际;利绊名牵,一旦分离去;两地相思,何日才如意。想死孤魂,来受甘露味。

美女风流,错嫁呆夫婿;不惯风情,空与同床睡;万阻千推,只是鼾鼾睡。气杀孤魂,来受甘露味。

窈窕佳人,百事俱伶俐;遇着村夫,蠢恶真无比;彻夜纠缠,没点风流趣。厌死孤魂,来受甘露味。

少妇丫鬟,家主来调戏;妒妇闻之,时刻行威势;打骂难禁,受尽腌臜气。磨死孤魂,来受甘露味。

少妇风流,蓦地离夫婿;待与人偷,体面拘留住;欲火猖狂,抓挖全无际。痒死孤魂,来受甘露味。

渴想多时,此夜才如意;尽力掀颠,不顾精神费;阴脱阳消,顷刻全无气。弄死孤魂,来受甘露味。

赴约桑间,只望图欢会;悄悄先行,等待同心至;事变临期,阻住多娇媚。等杀孤魂,来受甘露味。

姬妾盈前,个个思云雨;每夜轮流,哪个曾饶恕?液竭精枯,不觉无常至。逼死孤魂,来受甘露味。

隔壁交欢,浪语淫声细;夜静更深,听得如痴醉;咬定牙关,空搂熏香被。忍死孤魂,来受甘露味。

窃玉偷香,正要调情趣;丈夫回家,直进香房里;无处遮藏,床底权回避。惊死孤魂,来受甘露味。

幼小孤孀,尝过甜滋味,欲嫁难言,恨没媒人至;独守孤帏,每夜添愁绪。熬死孤魂,来受甘露味。

少小游花,闯入尼庵戏;蜜语甜言,诱进禅关闭;饿虎攒羊,哪怕身生翅。送死孤魂,来受甘露味。

柬去书来,彼此留情意;百计千方,没个交欢地;日夜思量,两下皆抛弃。嗅死孤魂,来受甘露味。

浪妇贪淫,只恨无佳味;夫婿寻欢,春药添威势;长大难当,顷刻归阴世。狂死孤魂,来受甘露味。

闺女思春,来看风流戏;打动情怀,春兴难安住;独守空房,席子都抓碎。急死孤魂,来受甘露味。

羽士风骚,打扮多娇媚;夜静更深,引入双扉内;久旱逢甘,湿透菱花被。浪死孤魂,来受甘露味。

年少尼姑,没计寻欢会;角姓先生,权把陶情趣;带水拖浆,抽得心如沸。淹死孤魂,来受甘露味。

养媳未婚,灶下先偷会;板凳掀颠,不顾东厨怒;猛地回头,忽见爷娘至。吓死孤魂,来受甘露味。

献媚龙阳,终日街头戏;撞着油花,骗入深房内;解裤掀衣,两脚高提起。弄死孤魂,来受甘露味。

无耻淫僧,设计参欢喜;欲火难禁,狠把牙关闭;搂定沙弥,权当娇娥戏。极死孤魂,来受甘露味。

羽族飞禽,亦有东风趣;萍水芦汀,亦有雌雄嬉;屠宰无心,忍把残生弃。蠢死孤魂,来受甘露味。




【法师敲醒木三次】

尔等既聆秘旨,自知夙世冤愆,已受菩提,当辞生前罪孽。或男或女,各作排班;孰大孰小,互相逊让。毋许逐下争高,勿得参差错乱。佛力浩大,仗此往生。良宵难再,各宜饱食。静听宣扬解脱,勿许喧哗恬嗒。



(法白)
【打木鱼念】

唵。我佛如来,法力密密开,秘旨度愚蒙。今宵共入菩提路,超出无边欲海中。磕。菩提阿罗者呢。磕膝界嘛呢。




【动钟鼓念】

南无甘露王菩萨摩诃萨。(三称)

吾人宣说已周,尔等谅已开悟。从今永却酆都,自知轮回脱化。速宜退避,勿得牵缠。所有往来神咒,合当持诵。


【动木鱼念】

南无阿弥哆婆耶。哆哆伽哆。耶哆地以哆。阿弥利多。菩提阿弥利耶。被加夙帝。阿弥哆。居之难。大者拖。唵。伽利娑婆阿。




【又敲醒木三下念】

唵。楚楚革革呀吽。撒米于前。唵。□□□嗒嗒嗒呀吽。撒米于后。

唵。哈哈滴滴呀吽。撒米于左。唵。西西匿匿呀吽。撒米于右。

羞死鬼、厌死鬼长吁短叹,磨死鬼、逼死鬼哭哭啼啼;哭死鬼、气死鬼从今解脱,想死鬼、极死鬼自此舒怀;惊死鬼、送死鬼互相嗟恨,熬死鬼、嗔死鬼共诉情怀;痒死鬼、弄死鬼有余不足,等死鬼、忍死鬼义气相投;狂死鬼、浪死鬼妖娆阻掏,淹死鬼、极死鬼带锁披枷。



犹不思脱离欲海,往登彼岸,还敢向花丛柳境作媚娇妆。生前陷溺,此夜方知色即是空;死后牵缠,今宵始晓空即是色。




【白文打木鱼念】

如是等众所皈依,仰求佛庇。瓶中甘露,遍洒菩提。竟往西方,无拘无束。甘露证明随而散。




【法师念】

唵。去则可,去则可,不去,而头颅血红呀吽唵,做猪头。

唵。锉也啰,锯也啰,不去,而头颅血红呀吽唵,做上下手。

唵。木鱼儿轻敲,神鬼匿形;金钟儿撞摇,神鬼泣号;杵锉儿挥毫,魂孤遁逃。呀吽呀呀吽唵,做分相手。




【白打木鱼念】

宣扬已毕,魔鬼升天。周遍功德,众等离筵。从今去后,无挂无牵。西方常住,极乐游间。一朵莲花,脱化人间。我与众等,漠不相关。祥云五彩,随风而散。




【法师念】

南无皈依佛。南无皈依法。南无皈依僧。

皈依佛,不堕色鬼。皈依法,不堕地狱。皈依僧,不当畜生。




【白文打铛鼓念赞】

手控香花,诸佛拥金华;忏悔无差,朵朵生足下。

南无清净上下龙华会,打露王菩萨摩诃萨。




【法师念】

尔等听者,阴限急迫,毋容久延;阳令森严,宜当速退。急急回头,勿得妄入烟花里;忙忙退步,无教复溺欲波中。从前作过风流债,今日承恩一旦消。超出孽尘从此去,鹤上青云鸣九皋。

唵嘛呢叭咪吽。(凡数十遍下坛)第二十五辑(完)



《解人颐》全书(完)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9:07: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