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明心宝鉴》



  夫为人在世,生居中国,禀三才之德,为万物之灵,感天地覆载,日月照临,皇王水土,父母生身,圣贤垂教。而从教者,达道为先。非博学无以广知,不明心无以见性。虽有生而知之者,近者奇稀。昔夏禹王闻善言,犹然下拜,何况凡世人乎?

  曩古圣贤遗誌经书,千言万语,只要教人为善。所以立仁义礼智信之法,分君子小人之品,别贤愚之阶,辨善恶之异。盖为经书嘉言善行甚多,所以今人览观习行者少。况今学者,不过学其文艺为先,未有先学德行为本。及今劝世,多劝修物外之善因,少劝为当行之善事。其昔贤文等书,亦乃于世流传。

  今之好听善言,君子观以为奇,罔知古今之要语,是以使人迷惑其心,少欲闻圣贤日用常行之要道。以致不肯存心守分,强为乱作胡行。夫为善恶,祸福报应昭然。富贵贫贱,成败兴衰似梦,时刻须防不测,朝夕如履薄冰。常存一念中平,非横自然永息,存于其心,自然言行相顾,贯串无疑,所为焉从差误矣?

  洪武二十六年岁次癸酉二月既望武林 后学范立本序





重刊《明心宝鉴》序

  尝闻鉴能照物而妍媸无或遗也。《郁离子》曰:“明鉴照胆,不启栊帘之颜。”今以鉴名书,而有明心之益,不谓之宝而何哉?虽然鉴有照胆之明而栊帘之颜尚尤不启,矧能明其心乎?呜呼!通是说者,可谓知其道矣。何也?鉴固可以照形,而理尚可以明心,正汤之盘铭之意。有曰:汤以人之洗濯之心以去恶,如沐浴其身以去垢,故铭其盘。今书名《宝鉴》,是集群圣之大成,萃诸贤之蕴奥,其义惟在明善复初,穷理尽性,而有日新之益,其明心得不因此而明焉。予平生珍爱是书,于侍御之暇,朝夕披览,其所喜者,字句立意,多以忠孝为先。但其中文字多舛,遂播正拾遗,捐俸锓梓以广其传,俾人同归于忠孝之域矣。其于世教未必无小补云。

  大明嘉靖岁次癸丑仲秋上浣之吉守庵曹玄序



继善篇 第一 凡四十七条

子曰:“为善者,天报之以福;为不善者,天报之以祸。”

  《尚书》云:“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

  徐神翁曰:“积善逢善,积恶逢恶。仔细思量,天地不错。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若还不报,时辰未到。平生作善天加善,若是愚顽受祸殃。善恶到头终有报,高飞远走也难藏。行藏虚实自家知,祸福因由更问谁?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闲中检点平生事,静里思量日所为。常把一心行正道,自然天地不相亏。”

  《易》云:“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

  汉昭烈将终(《新刻音释明心宝鉴正文》,敕后主曰:“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庄子曰:“一日不念善,诸恶自皆起。”

  西山真先生曰:“择善固执,惟日孜孜。”

  耳听善言,不堕三恶。人有善愿,天必从之。

  《晋国语》云:“从善如登,从恶如崩。”

  太公(周代吕尚的称号。即姜太公。)曰:“善事须贪,恶事莫乐。”

  颜子曰:“善以自益,恶以自损。故君子务其益以防损,非以求名且以远辱。”

  太公曰:“见善如渴,闻恶如聋。为善最乐,道理最大。”

  马援曰:“终身为善,善犹不足;一日行恶,恶自有余。”

  颜子曰:“君子见毫厘之善不可倾之,行有纤毫之恶不可为之。”

  《易》曰:“出其言善,则千里应之;出言不善,则千里违之。”

  但存心里正,不用问前程。但能依本分,前程不用问。若要有前程,莫做没前程。

  司马温公《家训》:“积金以遗子孙,子孙未必能守;积书以遗子孙,子孙未必能读;不如积阴德于冥冥之中,以为子孙长久之计。”

  心好命又好,发达荣华早。心好命不好,一生也温饱。命好心不好,前程恐难保。心命都不好,穷苦直到老。

  《景行录》云:“以忠孝遗子孙者昌,以智术遗子孙者亡。以谦接物者强,以善自卫者良。”

  恩义广施,人生何处不相逢?仇冤莫结,路逢险处难回避。

  庄子云:“于我善者,我亦善之。于我恶者,我亦善之。我既于人无恶,人能于我无恶哉!”

  老子曰:“善人,不善人之师。不善人,善人之资。”

  老子曰:“柔胜刚,弱胜强。故舌柔能存,齿刚则折也。”

  太公曰:“仁慈者寿,凶暴者亡。”

  太公曰:“懦必寿昌,勇必夭亡。”

  老子曰:“君子为善若水,拥之可以在山,激之可以过颡,能方能圆,委曲随形。故君子能柔而不弱,能强而不刚,如水之性也。天下柔弱莫过于水,是以柔弱胜刚强。”

  《书》云:“为善不同,同归于理。为政不同,同归于治。恶必须远,善必须近。”

  《景行录》云:“为子孙作富贵计者,十败其九。为人行善方便者,其后受惠。”

  与人方便,自己方便。

  日日行方便,时时发善心。

  力到处,行方便。

  千经万典,孝义为先;天上人间,方便第一。

  《太上感应篇》曰:“祸福无门,惟人自招。善恶之报,如影随形。所以人心起于善,善虽未为,而吉神已随之。或心起于恶,恶虽未至,而凶神已随之。其有曾行恶事,后自改悔,久久必获吉庆,所谓转祸为福也。”

  东岳圣帝垂训:“天地无私,神明暗察。不为享祭而降福,不为失礼而降祸。凡人有势不可倚尽,有福不可享尽,贫困不可欺尽。此三者乃天地循环,周而复始。故一日行善,福虽未至,祸自远矣。一日行恶,祸虽未至,福自远矣。行善之人,如春园之草,不见其长而日有所增。行恶之人,如磨刀之石,不见其损而日有所亏。损人安己,切宜戒之!”

  一毫之善,与人方便。一毫之恶,劝人莫作。衣食随缘,自然快乐。

  康节邵先生戒子孙曰:“上品之人,不教而善;中品之人,教而后善;下品之人,教亦不善。不教而善,非圣而何?教而后善,非贤而何?教亦不善,非愚而何?是知善也者,吉之谓也。不善也者,凶之谓也。吉也者,目不观非礼之色,耳不听非礼之声,口不道非礼之言,足不践非礼之地。人非善不交,物非义不取。亲贤如就芝兰,避恶如畏蛇蝎。或曰:不谓之吉人,则吾不信也。凶也者,语言诡谲,动止阴险,好利饰非,贪淫乐祸,嫉良善如仇隙,犯刑宪如饮食,小则殒身灭性,大则覆宗绝嗣。或曰:不谓之凶人,则吾不信也。《传》有之曰:‘吉人为善,惟日不足。凶人为不善,亦惟日不足。’汝等欲为吉人乎?欲为凶人乎?”

  《楚书》曰:“楚国无以为宝,惟善以为宝。”

  子曰:“见善如不及,见不善如探汤。”

  子曰:“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

  先儒曰:“一日或闻一善言,行一善事,此日方不虚生。”

  行合道义,不卜自吉。行悖道义,纵卜亦凶。人当自卜,不必卜神。

  我如为善,虽一介寒士,有人服其德。我如为恶,虽位极人臣,有人议其逆。

  《周易》曰:“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小人以小善为无益而弗为也,以小恶为无伤而弗去也,故恶积而不可掩,罪大而不可解。”

  履霜坚冰至。臣弑其君,子弑其父,非一旦一夕之事,其由来者渐矣。

天理篇 第二 凡十九条

  孟子曰:“顺天者存,逆天者亡。”

  《近思录》云:“循天理,则不求利而自无不利。循人欲,则求利未得而害已随之。”

  诸葛武侯曰:“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人愿如此如此,天理未然未然。

  康节邵先生曰:“天听寂无音,苍苍何处寻?非高亦非远,都只在人心。”

  人心生一念,天地悉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

  玄帝垂训:“人间私语,天闻若雷。暗室亏心,神目如电。”

  《忠孝略》曰:“欺人必自欺其心,欺其心必自欺其天。心其可欺乎?”

  人可欺,天不可欺。人可瞒,天不可瞒。

  世人要瞒人,分明把心欺。欺心即欺天,莫道天不知。天在屋檐头,须有听得时。你道不听得,古今放过谁?

  湛湛青天不可欺,未曾举意我先知。劝君莫作亏心事,古往今来放过谁?!

  人善人欺天不欺,人恶人怕天不怕。

  人心恶,天不错。

  皇天不负道心人,皇天不负孝心人,皇天不负好心人,皇天不负善心人。

  《益智书》云:“恶错若满,天必戮之。”

  庄子曰:“若人作不善得显名者,人不害,天必诛之。”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深耕浅种,尚有天灾;利己损人,岂无果报?

  子曰:“获罪于天,无所祷也。”

  

  先儒曰:“非灾横祸,世人常叹无因。分付安排,皇天必自有说。”

  若无后来报应,造物何以谢颜回?除却永劫灾殃,上帝胡私私曹操?





顺命篇 第三 凡十六条

  子夏曰:“死生有命,富贵在天。”

  孟子曰:“行或使之,止或尼之,行止非人所能也。”

  一饮一啄,事皆前定。

  万事分已定,浮生空自忙。

  万事不由人计较,一生都是命安排。

  《景行录》云:“凡不可着力处,便是命也。”

  会不如命,智不如福。

  《景行录》云:“祸不可以免,福不可再求。”

  《素书》云:“见嫌而不苟免,见利而不苟得。”重刊本中此处还有一句:福至不可苟求,祸至不可苟免。

  《曲礼》曰:“临财毋苟得,临难毋苟免。”

  子曰:“知命之人,见利不动,临死不怨。”

  得一日过一日,得一时过一时。

  紧行慢行,前程只有许多路。

  时来风送滕王阁,运去雷轰荐福碑。

  《列子》曰:“痴聋瘖痖家豪富,智慧聪明却受贫。年月日时该载定,算来由命不由人。”

  命里有终须有,命里无莫强求。

  

  先儒曰:“世味非不浓艳,可以淡然处之。若富贵贫穷由我力取,则造物无权矣。”





孝行篇 第四 凡十九条

  《诗》云:“父兮生我,母兮鞠我。哀哀父母,生我劬劳。欲报深恩,昊天罔极。”

  子曰:“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

  孝之事亲,居则致其敬,养则致其乐,病则致其忧,丧则致其哀,祭则致其严。

  故人不爱其亲而爱他人者,谓之悖德;不敬其亲而敬他人者,谓之悖礼。

  君子之事亲孝,故忠可移于君;事兄弟,故顺可移于长;居家理,故治可移于官。

  《曲礼》曰:“夫为人子者,出必告,反必面。所游必有常,所习必有业。恒言不称老,年长以倍则父事之,十年以长则兄事之,五年以长则肩随之。”

  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

  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

  伊川先生曰:“人无父母,生日当倍悲痛,更安忍置酒张乐以为乐,若具庆者可矣。”

  太公曰:“孝于亲,子亦孝之。身既不孝,子何孝焉?”

  孝顺还生孝顺子,忤逆还生忤逆儿。不信但看檐头水,点点滴滴不差移。

  罗先生曰:“天下无不是的父母。”

  养子方知父母恩,立身方知人辛苦。

  孟子曰:“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养儿防老,积谷防饥。

  曾子曰:“父母爱之,喜而不忘。父母恶之,惧而无怨。父母有过,谏而不逆。”

  子曰:“五刑之属三千,而罪莫大于不孝。”

  曾子曰:“孝慈者,百行之先莫过于孝。孝至于天,则风雨顺时;孝至于地,则万物化盛;孝至于人,则众福来臻。”

  △△△△△△△△△△

  《八反歌》(录《桂宫誌》)

  幼儿或詈我,我心觉欢喜。父母嗔怒我,我心反不甘。一欢喜,一不甘,待儿待父心何悬?劝君今日逢亲怒也,应将亲作儿看。

  儿曹出千言,君听常不厌。父母一开口,便道多闲管。非闲管,亲挂牵,皓首白头多谙练。劝君敬奉老人言,莫教乳口争长短。

  幼儿屎粪秽,君心无厌忌。老亲涕唾零,反有憎嫌意。六尺躯,来何处?父精母血成汝体。劝君敬待老来人,壮时为尔筋骨敝。

  看君晨入市,买饼又买糕。少闻供父母,多说供儿曹。亲未啖,儿先饱,子心不比亲心好。劝君多出买饼钱,供养白头光阴少。

  市间卖药肆,惟有肥儿丸,未有壮亲者。何故两般看?儿亦病,亲亦病,医儿不比医亲症。割股还是亲的肉,劝君亟保双亲命。

  富贵养亲易,亲常有未安。贫贱养儿难,儿不受饥寒。一条心,两条路,为儿终不如为父。劝君养亲如养儿,凡事莫推家不富。

  养亲只二人,常与兄弟争。养儿虽十人,君皆独自任。儿饱暖,亲常问,父母饥寒不在心。劝君养亲须竭力,当初衣食被君侵。

  亲有十分慈,君不念其恩。儿有一分孝,君就扬其名。待亲暗,待儿明,谁识高堂养子心?劝君漫信儿曹孝,儿曹亲子在君身。

  孙顺家贫,与其妻佣作人家以养母。有儿每夺母食。顺谓妻曰:“儿夺母食,儿可得,母难再求。”乃负儿往归醉山北郊,欲埋。掘地,忽有甚奇石钟,惊怪。试撞之,舂容可爱。妻曰:“得此奇物,殆儿之福,埋之不可。”顺以为然。将儿与钟还家,悬于梁撞之。王闻钟声清远异常而核闻其实,曰:“昔郭巨埋子,天赐金釜。今孙顺埋儿,地出石钟。前后符同。”赐家一区,岁给米五十石。

  向德值年荒疠疫,父母饥病滨死。向德日夜不解衣,尽诚安慰。无以为养,则刲髀肉食之。母发痈,吮之即愈。王嘉之,赐赉甚厚。命旌其门,立石纪事。

  都氏家贫至孝,卖炭买肉,无阙母馔。一日,于市晚而忙归,鸢忽攫肉。都悲号至家,鸢既投肉于庭。一日,母病,索非时之红柿。都彷徨柿林,不觉日昏。有虎屡遮前路,以示乘意。都乘至百余里山村,访人家投宿。俄而主人馈祭饭,而有红柿。都喜。问柿之来历,且述己意。答曰:“亡父嗜柿,故每秋择柿二百个,藏诸窟中,而至此五月,则完者不过七八。今得五十个完者,故心异之。是天感君孝。”遗以二十颗。都谢,出门外,虎尚俟伏。乘至家,晓鸡喔喔。后母以天命终,都流血泪。





正己篇 第五 凡百十七条

  《性理书》云:“见人之善而寻己之善,见人之恶而寻己之恶,如此方是有益。”

  《景行录》云:“不自重者取辱,不自畏者招祸。不自满者受益,不自是者博闻。”

  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

  《景行录》云:“大丈夫当容人,无为人所容。”

  人资禀要刚,刚则有立。

  《素书》兵书名。旧题黄石公撰,宋张商英注。以道、德、仁、义、礼五者为主旨,取老子之说为注释。云:“释己以教人者逆,正己以教人者顺。”

  苏武曰:“不可以己之所能而责人之所不能,不可以己之所长而责人之所短。”

  太公曰:“勿以贵己而贱人,勿以自大而蔑小,勿以恃勇而轻敌。”

  鲁共公曰:“以德胜人则强,以财胜人则凶,以力胜人则亡。”

  荀子曰:“以善先人者谓之教,以善和人者谓之顺。以不善先人者谓之谄,以不善和人者谓之谀。”

  孟子曰:“以力服人者,非心服也。以德服人者,中心悦而诚服也。”

  太公曰:“见人善事,即须记之。见人恶事,即须掩之。”

  孔子曰:“匿人之善,欺谓蔽贤;扬人之恶,欺谓小人。言人之善,若己有之;言人之恶,若己受之。”

  马援曰:“闻人过失,如闻父母之名,耳可得闻口不可得言也。”

  孟子曰:“言人之不善,当如后患何?”

  康节邵先生曰:“闻人之谤未尝怒,闻人之誉未尝喜,闻人言人之恶未尝和,闻人言人之善则就而和之,又从而喜之。故其诗曰:‘乐见善人,乐闻善事,乐行善意。闻人之恶,如负芒刺。闻人之善,如佩兰蕙。’”

  《诗》云:“心无妄思,足无妄走。人无妄交,物无妄受。”

  《近思录》云:“迁善当如风之速,改过当如雷之烈。”

  子贡曰:“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

  知过必改,得能莫忘。

  子曰:“过而不改,是谓过矣。”

  《直言诀》曰:“闻过不改,是谓过矣。愚者若驽马也。驽马自受鞭策,愚人终受毁捶,而不渐其驾也。”

  道吾恶者是吾师,道吾好者是吾贼。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景行录》云:“寡言择交,可以无悔吝,可以免忧辱。”

  太公曰:“多言不益其体,百艺不忘其身。”

  太公曰:“勤为无价之宝,慎是护身之符。”

  《景行录》云:“寡言则省谤,寡欲则保身。”

  《景行录》云:“保生者寡欲,保身者避名。无欲易,无名难。”

  务名者,杀其身。多财者,杀其后。

  老子曰:“欲多伤神,财多累身。”

  胡文定公曰:“人须是一切世味,淡薄方好,不要有富贵相。”

  李端伯师说:“人于外物奉身者,事事要好。只有自家一个身与心,却不要好。苟得外物好时节,却不知道自家身与心,已自先不好了也。”

  《吕氏童蒙训》曰:“攻其恶,无攻人之恶。盖自攻其恶,日夜自己点检,丝毫不尽则怃于心矣,岂有工夫点检他人耶?”

  子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

  孙真人《养生铭》:“怒甚偏伤气,思多大损神。神疲心易役,气弱病相萦。勿使悲欢极,当令饮食均。再三防夜醉,第一戒晨嗔。”

  《景行录》云:“节食养胃,清心养神。口腹不节,致疾之因。念虑不正,杀身之本。”

  子曰:“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

  《脉诀》曰:“智者能调五脏和。”

  吃食少添盐醋,不是去处休去。要人知,重勤学。怕人知,己莫作。

  若欲不知,除非莫为。

  老子曰:“欲人不知,莫若无为。欲人不言,莫若不为。”

  《景行录》云:“食淡精神爽,心清梦寐安。”

  老子曰:“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

  道高龙虎伏,德重鬼神钦。

  苏黄门曰:“衣冠佩玉,可以化强暴;深居简出,可以却猛兽;定心寡欲,可以服鬼神。”

  《性理书》云:“修身之要:言忠信,行笃敬,惩忿窒欲,迁善改过。”

  《景行录》云:“凡修身为学,不在文字言语中,只平日待人接物便是。取非其有谓之盗,欲非其有谓之贼。”

  太公曰:“修身莫若敬,避强莫若慎。”

  《景行录》云:“定心应物,虽不读书,可以为有德君子。”

  《礼记》曰:“君子奸声乱色不留聪明。淫乐匿礼不接心术。惰慢邪辟之气不设于身体。使耳目鼻口心知百体,皆由顺正以行正义。”

  古人克己以避名,今人饰己以要誉。

  君子则无古今无治无乱,出则忠,入则孝,用则智,舍则愚。

  老子曰:“万般求生,不如修身。千般求生,不如禁口。”

  太公曰:“身须择行,口须择言。”

  《直言诀》曰:“治家治身者,犹如搆屋者先固基址。立身者先要其德行,成家者先要其产业。治家者须葺其房屋,舍修可以庇人物,立身可以奉神明。全家可以安长幼,治国可以保君子。若基址不实,屋必崩裂。心行若虐,身体危辱,家必丧亡。百姓离乱,国必倾坠,君臣何保?家若丧亡,长幼何托?身若危辱,神明何安?摧崩房屋,人物何庇?成败如斯,孰可察也?”

  《警身录》云:“圣世获生乎,始觉寸阴胜尺璧,岂不去邪从正,惜身重命?如人未历于事,当明根叶之异,祸福之殊。根叶者,贤良笃行信为本,正直刚毅枝叶也。父母己身性为本,妻子财物枝叶也。一家之内粮为本,不急之物枝叶也。免辱免刑仁为本,倚财靠势枝叶也。疾病欲痊药为本,信卜巫医枝叶也。万事无过实为本,巧言装饰枝叶也。恩亲贤良敬为本,私好之人枝叶也。衣食饱暖业为本,浮荡之财枝叶也。为官治讼法为本,恣意拟断枝叶也。是故有根无叶可以待时,有叶无根甘雨所不能滋也。若务本业勤谨俭用,随时知足,孝养父母,诚于静闲,守分安身,远恶近善,知过必改,善调五脏,以避寒暑,不必问命,此真福也。”

  《景行录》云:“祸莫大于从己之欲,恶莫甚于言人之非。”

  子曰:“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

  苏武曰:“一言之益,重于千金。一行之亏,毒如蛇蝎。”

  《近思录》云:“惩忿如救火,窒欲如防水。”

  《夷坚志》云:“避色如避仇,避风如避箭。莫吃空心茶,少食中夜饭。”

  利不苟贪终祸少,事能常忍得身安。频浴身安频欲病,学道无忧学道难。

  太公曰:“贪心害己,利口伤身。”

  《景行录》云:“声色者,败德之具。思虑者,残生之本。”

  荀子曰:“无用之辨,不急之察,弃而不治。若夫君臣之义,父子之亲,夫妇之别,则日切磋而不舍也。”

  子曰:“众好之,必察焉。众恶之,必察焉。”

  太甲商王,成汤孙。曰:“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此之谓也。”

  《景行录》云:“闻善言则拜,告有过则喜,有圣贤气象。”

  子路闻过则喜,禹闻善言则拜。

  节孝徐先生训学者曰:“诸君欲为君子,而使劳己之力,费己之财,如此而不为君子,犹可也。不劳己之力,不费己之财,诸君何不为君子?乡人贱之,父母恶之,如此而不为君子,犹可也。父母欲之,乡人荣之,诸君何不为君子?”

  《论语》曰:“夫子时然后言,人不厌其言;乐然后笑,人不厌其笑;义然后取,人不厌其取。”

  酒中不语真君子,财上分明大丈夫。

  《大学》云:“富润屋,德润身。”

  宁可正而不足,不可邪而有余。

  《景行录》云:“为人要忠厚,若刻悛太甚,不肖之子,应之矣。”

  德胜财为君子,财胜德为小人。

  子曰:“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

  作福不如避罪,避祸不如省非。

  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

  子贡曰:“君子有三恕。有君不能事,有人而求其使,非恕也;有亲不能报,有子而求其孝,非恕也;有兄不能敬,有弟而求其听令,非恕也。士明于此三恕,则可以端身矣。”

  老子曰:“自见者不明,自足者不彰,自伐者无功,自务者不长。”

  刘会曰:“积谷帛者,不忧饥寒;积道德者,不畏凶邪。”

  太公曰:“欲德量他人,先须自量。伤人之语,还是自伤。含血喷人,先污自口。”

  太公曰:“贫而杂懒,富而杂力。”

  孔子食不语,寝不言。

  《论语》曰:“寝不尸,居不容。”

  荀子曰:“良农不为水旱不耕,良贾不为折阅(折阅:减低售价,这里指亏损。阅:卖。)不市,君子不为贫穷怠乎道体。”

  孟子曰:“饮食之人,则人贱之矣,为其养小而失大也。”

  凡戏无益,惟勤有功。

  太公曰:“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

  孟子曰:“爱人不亲反其仁,治人不治反其智,礼人不答反其敬。”

  《景行录》云:“自满者败,自矜者愚,自贼者忍。”

  太公曰:“家中有恶外已知之,身有德行人自称传。”

  人非贤莫交,物非义莫取,忿非善莫举,事非是莫说。谨则无忧,忍则无辱,静则常安,俭则常足。

  《曲礼》曰:“傲不可长,欲不可纵,志不可满,乐不可极。”

  《素书》云:“行足以为仪表,智足以决嫌疑,信可以守约,廉可以分财。”

  《景行录》云:“心可逸,形不可不劳;道可乐,身不可不忧。形不劳,则怠惰易蔽;身不忧,则荒淫不定。故逸生于劳而常休,乐生于忧而无厌。逸乐者,忧劳其可忘乎?”

  心无谄曲,与霹雳同居。

  耳不闻人之非,目不视人之短,口不言人之过,庶几君子。

  门内有君子,门外君子至。门内有小人,门外小人至。

  太公曰:“一行有失,百行俱倾。”

  《素书》云:“短莫短于苟得,孤莫孤于自恃。”

  老子曰:“鉴明者,尘埃不能污;神清者,嗜欲岂能胶?”

  《书》云:“不矜细行,终累大德。”

  一星之火,能烧万顷之薪;半句非言,误损平生之德。

  子曰:“君子泰而不骄,小人骄而不泰。”

  荀子曰:“聪明圣智,不以穷人;济给速通,不争先人;刚毅勇敢,不以伤人。不知则问,不能则学。虽能必让,然后为德。”

  《贤士传》曰:“色不染无所秽,财不贪无所害,酒不贪无所触。不轻他自厚,不屈他自安,心平则无怨恶。”

  老子曰:“圣人积德不积财,执道全身,执利招害。”

  蔡伯皆曰:“喜怒在心,言出于口,不可不慎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9:4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