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刘承勋。事江南为德昌官使。李氏金帛多在德昌。文簿淆乱不可钩考。刘既专宫事。乃盗用无筭。侍妾数百。富于一时。及李氏归朝。刘失职破败。晚年乞食街中。冻馁而死。方富贵时。安知有今日事。大抵食君之禄。而又剽窃公帑。宜无远大。故死有余责而殃及子孙者多矣

  仁心活人物必厚

  有临南海太守。见配崖州人。例以三百为率。过其数。则推先到者于海。乃奏白于朝云。所以不杀而宥之远方。欲生之也。今推之于海。是复杀之矣。不若量移先到者入内地。以彰朝廷不杀之德。上亦感悟。遂可其奏。此太守无子。一日忽设香案作拜。以手于案上。若取物置于怀中状。凡五次。人问之曰。天帝以我活人、以五小盘盛五男子赐我。后果生五男皆登苐。以此知仁人之言其利溥、而造物厚其报

  归罪于己以活人

  周世宗。性惨急。果于杀戮、有忤旨者。魏仁溥皆归罪于己以营救之。赖以全活者。十七八人。淮南之□所获败卒。凡千人。仁溥从容白以隶军。锋刃之下无横死者。魏虽起自刀笔。终能致位丞相。与夫归罪于人以逃责者。岂不相远。其贵显宜哉

  二将立功用心相远

  曹彬攻金陵。与诸将焚香为誓曰。克城之日。幸无妄杀一人。明日城下。按堵如故。曹翰克江州。忿其城不下屠之。而彬之子至今贵盛。翰死未三十年。子孙有乞丐于海上者。夫二将成功虽一。然用心相远。故其报亦异

  教唆词状者有报

  文光赞父。自少至老无岁无狱讼事。以宿因问昙相禅师。师曰、汝父前生本写词状人。故今反受其报。光赞恳求赦免。师教以纸糊竹簟为桎梏。令自囚二日。然后为作忏悔。姑录之。以为教唆者戒

  希赏害人可不知戒

  程仁霸、摄本州岛录参。眉山有盗芦菔根者。所持刀误伤主人、尉幸赏以劫闻、狱掾受赇掠成之、公知其冤、谓盗曰。盍诉冤吾为直之盗果称冤。遂移狱。公直其事。而尉掾争不巳。复移狱。竟论杀盗。公因罢归。掾尉皆暴死。后三十余年。昼日见盗拜庭下。曰。尉掾未伏。待公而决、前此地府欲召公暂对、我叩头争之曰。不可以我故惊公。今公寿巳尽、我为公荷担而往。暂时即生人天。子孙寿禄。朱紫满门矣、公沐浴衣冠。就寝而卒。东坡幼时闻此言、巳而其外祖父寿九十。舅氏贵显寿八十五。曾孙皆仕有声。同时为监司者三人。元孙宦学益盛、而尉掾之子孙微矣。或谓盗德公之深。不忍烦公暂对则可矣。而狱久不决岂主者恶之。亦因以苦尉掾欤。希赏而害人者不可不戒

  夷冢广园宅有祸

  王清化。修西太一宫。有古冢在其北欲毁之。一道士再三乞不毁。清化遂止。是夕其道士感一大官召谢之。不数日遂赐紫。人有平夷冢墓以广园宅者。岂独无祸

  享用大侈有饥报

  孙承佑。吴越王妃之兄。贵近用事。每一小饮杀命数万。取鲤鱼腮肉为臛。坐客数十皆足。圈鹿数百。庖人不暇断喉。旋割取鲜腴以供馔。一飧羹凡二十品。设十银镬构火以次荐之。王常以大片生龙脑十斤赐承佑。承佑对使者索大银炉作一聚焚之曰。聊以祝王寿。及归朝为节度使。俸入有节。无复向之豪侈。然卧内每夕焚烛二炬。燃龙脑二两。征范阳顿城下。鲙鱼召诸帅食。水陆咸备。性嗜鱼。作二黑漆大木斛。贮水养鱼。令役夫担负以从。但取恣口腹。不计其费。死不数年。子孙皆乞丐。多饿死者。杨文公手记其事。因录出以为豪侈者戒

  裴度还带

  裴度屡黜场屋、相者谓曰。公形神稍异。若不贵、必饿死。公一日游香山寺。见一妇人致缇緁于僧伽栏楯之上。祈祷良久。不取而去。公知其忘。追之不及。待亦不至。公携以归还。明复往候之。其妇人果来公问其故。妇人曰。父以罪被系。昨告人得一玊带。二犀带。以赂津要。不幸失去。不测之祸。父无所迯矣。公遂还其物。妇人愿留半。公亦不受。后数年相者见之大惊曰。公阴德及物。前程万里。非吾术之所能知也。向使贪者得之。必有歉然不满之意。讵肯举而还之耶。诚亦人所罕能者

  丽妾不动心嫁之吉报

  刘湛。家大富。相者谓曰。更三年子大期至矣刘湛恐后因嫁女求从嫁。得一妾。极姝丽。名兰孙。语其家世。乃洛人。父官淮西。以吴寇家被俘掠。刘太息曰。是忍置于使□之列耶。先其女嫁之。是夜梦一绿衣槐简者。谢曰。予兰孙父也。荷德无以报。闻公短寿。当为力请于帝。数日复梦曰。予不佞。帝口许与公延二十五年寿。富及三世。后果如言。盖男女之有室家者。人之大伦。刘能不以姝丽动意。捐财嫁之。世之富民。肯如是乎

  试官任私有恶报

  孙觉。作诸科考试官。误落一尚书。学究对八通。误作粗通。既落之后。其人陈词考试官及将议申覆果误落也。遂别出难题。时科十二人皆不能对、乃俱落之。后裴湘病绝而复苏。曾鲁公往省之。湘曰。此至阴司见孙觉、相揖云。为误落举人。见追尚未对定。鲁公恠之。不数日孙觉果卒。此可为后来试官莽卤讹谬。任私意而不行公道者戒。盖朝廷取士。容可私耶

  杀生者阴削福寿

  李纪好杀生。善弹射。其父知巴州日。纪设网于廨圃。登楼伺之。忽见群鸦触网。纪喜不及。履。徒跣赴之。忽为巨剌所伤。坐此遂死。巳而复生。谓家人曰。我至阴司。主者责我曰。众生于汝。何负而汝杀之。汝本厚禄遐寿。以杀生多。今皆削尽矣、当历诸苦。人谓杀生无害可乎

  不禁宰牛而获牛之罪

  景世庠至阴司。见囚徒甚众。一沙门地坐。前列簿书。斥世庠曰、汝本应富寿。坐杀牛三百。七啖□肉。今当贫夭。世庠曰。食犬有之而牛实未甞杀。沙门曰。汝为里正。里中杀牛而汝不禁。与汝杀何异。姑还警世。越明年复卒。呜呼。以不禁杀牛而坐杀牛之罪。有官君子。其可不知。好与人判牛状者。亦不可不戒

  婢妮好物幽冥阴戮

  李氏家老妮子秋婆久病无生意。一日殊绝复苏。自言至一处。有两只大舡。皆满盛遗弃之物。不洁之水。一鬼在傍。逼令呷之。且曰。此汝平生所耗之物。岂容不呷。秋婆不得巳强呷。不数口。巳觉腹满。惊悸复苏。言讫而毙。世之婢妮。耗费人物。岂顾死后幽冥之戮耶

  财物去留不常

  刘伯龙以家贫、将营什一之利。忽一鬼在傍。抚掌大笑、刘曰。贫穷岂有命耶。不然何以为鬼所笑也。盖世间财物去留不常。命当有之。身自不劳苦。分合贫薄、则终无所成。若分外营求。皆是妄念。安得不为鬼物窥笑

  缺陷世界

  李丞相沆、厌营利。世务罕以婴心。所居陋甚。不以屑意。堂前药栏坏。亦不问。其夫人戒守者勿葺以试沆。沆终不以言。夫人曰。药栏坏亦不问。何也。沆笑曰。安可以此动吾一念哉。又请治第。沆曰。身食厚禄。时有横赐。固可营办。但佛家以此为缺陷世界。我安得皆圆满如意。必求称足耶。终不听。临终沐浴就卧而化、时大暑七日方殓。绝无腐气。此可见公履践。然今士夫鲜有不以外物动其念者

  赞人为恶者

  丹阳县令杨开性暴横。果于决责、与门下客扬询冣相得。每事必以访询。询明知其非。不敢有所忤意。但一切赞叹盛羙而巳。开一日乘怒。盛暑中杖公吏及囚系者四十余人。二人死。询犹盛称其快、后询梦至一处。金紫者谴之曰。成杨开之恶者汝也。杨开之罪。当坐于汝。无所迯也。不数日果中恶疾而毙。此佛书所以赞叹人为恶者也

  平日过恶打得过否

  王韶。晚年颇悔取熙河时事。甞游金山寺。以因果问众长老皆言以王法杀人。如舟行压杀螺蜯。自是无心。韶犹疑之。时有刁景纯者比韶为前辈。亦学佛。多在金山。忽一日与韶邂逅于长老坐间。韶复举前话以问众荅如初。刁独无语。韶曰。十八丈以为如何。刁曰。但打过得贤心下否。韶曰。不知十八丈以为打得过否。刁曰。以某所见贤打过不得、曰何以知之。曰若打得过自不问也。韶亦不自安。后数岁发背、终日阖眼。医者告之曰。看病亦当看眼色。枢密试开眼看。韶曰。安敢开眼。斩头截脚人、有许多在前。月余病剧遂卒。韶未发背前。泾原知县王直温。一夕巳就寝矣。中夜有人叩衙门甚急。曰。请知县断遣一公事。直温起燃烛坐厅。明见一吏抱文案升。见数卒领一罪人至。白直温曰。奉天勑令知县断此王韶公事。直温熟视罪人。颇(白几)(文肥)矬矮。其吏宣判将王韶决脊杖。配洪州。断讫。直温复归。忽惊觉。问其妻曰。我曾起否。妻曰。尔睡甚快。不曾出。直温曰。岂乃梦耶。悟不复道。明日以韶名字问人。或曰。今枢密使乃王韶。亦(白几)(文肥)矬矮。外无有者。直温异之。未几。果闻王韶罢枢密。谪官洪州。发背而卒。异哉

  不葬父母子岂无罪

  罗巩。大观间。游太学。有神祠甚灵、巩每以前程祈祷。一夕梦神告之曰。子巳得罪于冥司。亟归。巩曰。某生平无大过恶。愿闻获罪之由。神曰。子无他过。惟父母久不葬。巩曰。某尚有兄。何独获罪。神曰。子为儒者。明知礼义。子兄碌碌。不足责也。梦觉大恐。是年果卒。如此则葬可缓乎。盖送死人之大事。停丧不葬。子之罪也。岂得安哉。劝善录毕

  省心杂言

  〔草庐吴先生曰〕是编可以警悟人心。可以扶树世教。蔼然君子之言也。书无作者姓名。遡其所自。谓和靖??匆士林逋君复之书也。继后恬庵何氏选旨意相类者兼附之云

  ○度用不节。财何以丰。民不苏。国何以安

  ○饱藜藿者鄙膏梁。乐贫贱者薄富贵安义命者轻死生远是非者忘藏否

  ○不欺闇室者肯欺心乎。不愧屋漏者肯愧于人乎。不欺其心。无愧于人。庶几君子矣

  ○饱肥甘。衣轻暖。

  不知节者损福。广积聚。骄富贵。不知止者杀身。

  ○人以巧胜天。天以直胜人

  ○小人诈而巧。似是而非。故人悦之者众。君子诚而拙。似迂而直。故人知之者寡。

  ○少不勤苦。老必艰辛。少能服劳。老必安逸

  ○忧国者不顾其身。爱民者不罔其上

  ○人有过失。已必知之。已有过失。岂不上知。喜是非者检人。畏忧患者检身。

  ○诚无悔。恕无怨。和无仇。忍无辱

  ○为子孙作富贵计者。十败其九。为人作善方便者。其后受惠。

  ○以爱妻子之心事亲。则无往不孝。以保富贵之心事君。则无往不忠。以责人之心责巳。则寡遇。以恕巳之心恕人。则全交。

  ○张饱帆于大江、骤骏马于平陆。天下之至快。反思则忧。??匆不凈之地、乘独后之马。人或我嗤。乐莫大焉。

  ○以德遗后者昌。以祸遗后者亡。谦柔卑逊者德之余。强忍奸诈者祸之始。

  ○利心专。则背道。私意确、则灭公。

  ○家不和。然后见孝子。国不乱、无以见忠臣。如是孝子忠臣不容见于治世也。仆切疑之。有人能克谐六亲。钦顺父母。家不使不和。莫大之孝也。有人能引君当道。将顺正救。国不使之乱。莫大之忠也。○妇人悍者必淫。丑者必妬。士大夫缪者忌。险者疑。必然之理也

  ○费千金为一瞬之乐。孰若散冻馁几千百人。??匆眇躯以广厦。何如庇寒士于一席之地乎。

  ○知足者贫贱亦乐。不知足者富贵亦忧

  ○宝货用之有尽。忠孝享之无穷。

  ○好名则立异。立异则身危。故圣人以名为戒。

  ○内睦者家道昌。外睦者人事济。不护人短。不周人急。非仁义也

  ○心不清、则无以见道。志不确。则无以见功。

  ○结怨于人谓之种祸。舍善不为谓之自贼。轻诺者信必寡。面誉者背必非。孝于亲则子孝。钦于人则众钦。声色者。败德之具。思虑者。残生之本。

  ○广积聚者。遗子孙以祸害。多声色者残性命以斤斧。欲去病则正本。本固则病可攻。药石可以效。欲齐家则正身。身端则家可理。号令可以行。固其本。端其身。非一朝一夕之事也。立身之道。内刚外柔。肥家之道、上逊下顺、不和不可以接物。不公不可以驭下。

  ○寿夭在天。安危在人。知天理者夭或可寿。忽人事者虽安必危。

  ○口腹不节。致疾之因。念虑不正。杀身之本。骄富贵者慽慽。安贫贱者休休。所以景公千驷。不如颜子一瓢也。

  ○外事无大小。中欲无浅深。有断则生。无断则死、大丈夫以断为先。

  ○势不可使尽。福不可享尽事不可做尽。言不可道尽

  ○人非贤莫交。物非义莫取。忿非善莫举。事非见莫说。

  ○谨则无忧。忍则无辱。静则常安。俭则常足

  ○道行则功济天下。道不行则独善一身。修身莫若敬。避强莫若顺。

  ○诫酒后语。忍食时嗔。忍难忍事。顺自强人

  ○不肖之子。志在游荡。身在屋下。心在屋上

  ○伪贾乱廛。惰农欺田。谗夫挠邦。害马污群

  ○拙制伤锦。妄用破家

  ○优游之所勿久恋。得意之所勿再往。

  ○鞠躬便辟。不足为恭。悲号涕流。不足为哀。弊衣粝食。不足为俭

  ○欺人者不放蹬。人必知之、感人者益久、人益信之。

  ○稠人中不可议人短长。恐有其亲厚者。

  ○盛喜中勿许人物。盛怒中勿开人简。

  ○欲成家置两犁。欲破家置两妻

  ○人用财试。金用火试。

  ○小人做债似拾得、还债似着贼

  ○看经未为善。作福未为愿。莫若当权时。与人行方便。

  ○见事莫说。问事不知。闲事莫管。无事早归。

  ○饮卯时酒。一日不快活

  ○多置宠。一生不快活。

  ○至乐莫如读书。至要莫如教子

  ○至富莫盖屋。至穷莫卖田。

  ○子孝双亲乐。家和万事成。

  ○不作皱眉事。应无切齿人。

  ○惜智不谈。

  ○坐久主劳。

  ○邻里欲高墙亲情欲远方

  ○城门失火。祸及池鱼

  ○人将语探。水将杖探

  ○勤俭常丰。至老不穷

  ○晚食当肉。缓步当车。无罪当贵。无灾当福

  ○知足常足。终身不辱。知止常止。终身不耻

  ○大厦千间。夜卧八尺。良田万顷。日食二升

  ○家欲成。看后生

  ○谗臣乱国。妬妇乱家。

  ○欲要宽。先了官。

  ○孝顺田。五逆园。

  ○富因忔惜许。贫为不争多

  ○人可欺。天不可欺。

  ○人可瞒。天不可瞒。

  ○逢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

  ○门内有君子。门外君子至。门内有小人。门外小人至。悯人之凶。乐人之善。济人之急。救人之危。

  ○詈人而不荅。必有所容。

  ○守口如瓶。防意如城

  ○信者行之基。行者人之主。人非行无以成。行非信无以立。

  ○人间私语。天闻若雷。暗室欺心。神目如电。

  ○贪利者害己。嗜欲者戕生。肆傲者纳侮。讳过者长恶。

  ○言而无益。不若勿言。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