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造真青纸法

  鹅儿青
【二两】  硇砂胆矾  铅粉
【各一钱】

  右件为末。以皂角明胶调汁染之

  造油纸法

  用碧清桐油二斤。慢火煎槐枝搅。候滚下皂角一寸许。蝉壳二十个。蜜陀僧半两。无明异少许。煎三二沸不住手搅。火慢则不燋。火紧则燋煿。下黄丹一两煎至转色微紫。下铅粉一两勤搅。候煎至色退如元油色。使杖蘸油点木上、候冷抹开如漆光。随手便干。油即成矣。不止油纸绢。亦可油板木。用乱丝蘸油使

  调朱点书法

  银朱不以多寡。入藤黄用水研匀。但点抹揩擦不落为度。胜于用胶并皂子胶调者远矣。虽久不臭败。乃故宋吏部诰身用此法。又法用白芨水研朱。亦妙

  洗故书画法

  将书画铺平案间。取水匀喷湿。复令四面平稳。用马尾罗子罗寒水石末。如一钱厚再喷湿。又罗真荚灰如前。候半时辰。以温温水冲起。如有污损取灯草揩即净洁。如是墨污。须用一伏时。方以温水冲起。黑迹即去

  粘书画轴法

  凡粘书画轴头。若用胶则易蒸。若以糊或糍糕则生蛀。惟用苦练子末入生面中。以水调粘画轴。杆当用杉木。或桐木为妙。今人用玉石象牙。意谓贵重羙观。不知为害非轻。高古书画绢素陈烂。有何筋力乘重之物。当用苏木。或柘木花梨为之可也

  打碑文法

  薄纸每张折迭定。于沸汤内蘸过用布按去水。展开。逐张趁湿贴碑上。纸边相搭。不用糊粘。使软棕细刷拂之。微干。用小粉熟糊匀刷纸上。却使软布磨擦墨色拂碑字。浓谓墨本。淡谓蝉翼更将黄蜡溶化浇木板上。用毡一片于蜡板擦过。却于碑纸上擦光为度。揭下。如遇南风石润不可打小粉打糊背碑文。虽丈余不瓦

  逡廵碑法

  此法许道然传

  白芨     白矾
【各等分】

  细粉
【倍之】   酸浆草
【如无醋代】

  右件先将白芨白矾为末。罗净。以一分入细粉。二分再同研匀。以酸浆草取汁调如浓墨写字晾干。用笔蘸墨汁满纸涂黑。再晾干。去粉即成白字。要光莹。用蜡擦

  灯火备用

  法筭子

  每枝点五昼夜

  老竹头
【大者方削筭子五百条长四寸】

  海金砂    土硫黄

  硝石
【各半两】   干漆
【四两】

  头发
【四两】   鸡清
【四个□用黄】

  右将鸡清头发。入糊粉一两。衮和。入炉固济一煅成灰。槐荚末一两。黄蜡四两。铅半斤。荏油二斤。巳上硝石海金沙硫黄干漆四件。并煅过发灰一处衮。研蜡切作片子。亦拌却合在荏油内。搅着竹筭子。铺平底锅内泻油。令平筭子。上用物盖着。炭文武火煎七日。油尽为度。取筭子拭去药点。药滓同炒。米末旱肉和为丸。铁签插点

  耐点蜡烛

  王西岩家传本方注云。医者之家人偷传极妙也

  黄蜡     松脂

  槐花
【各一斤】   浮石
【四两】

  右一处溶。用灯心布浇。一昼夜。仅点一寸

  风前烛

  燃风前吹不灭

  干漆
【□】

  海金沙

  硝石     硫黄
【各两】

  沥青     黑豆末

  蜡
【各二两】

  右件溶沥青蜡成汁。入前件滚和。以旧布火上摊作条

  万里烛

  皂角花  黄花地丁

  松花     槐花

  右蜜一斤。入前药各二钱煎数沸漉出。入白芨二钱。候赤晕时退火。巳凝结矣

  造兽炭

  炭十斤。铁屎十斤。合捣成末。生芙蓉叶二斤。再捣入糯米胶和。捏作兽物形状晒干。要用却以燃炭烧全赤。三日不灭。如不用。以灰拥之

  宿火炭

  好胡桃一个烧半燃。热灰拥三五日不烬

  磨补铜铁石类

  补古铜器法

  用铜叶一片。看铜器破处蚩定。使下药粘之

  紫矿     铜末

  石灰     生漆

  鸡清

  右件外加瓦灰调匀。扶破处。窨干。为度。入梅月水中浸

  巢铜器故色

  胆矾
【三钱】   硇砂

  寒水石    鹏砂
【各半两】

  金丝矾
【二钱】

  右件为细末。以青塩水调之。先将铜器用绿矾和塩水。上一次烧一次。如此凡三次。然后上前项药料。候干再上药了。于地下掘一坑。用炭火烧令通红。使酽醋泼地坑。将铜器放在内。以醋糟盖覆。用土罨一日。取出洗令净。用腊擦之自然有诸般颜色。与古器无异也

  光古铜器法

  先将铜器水浸。刷洗净拭干。捣罗极细。滔炭末遍擦了。用硬靴刷刷之。然后用新绵揩擦。光彩可玩矣

  磨古剑法

  磨剑不得用水。及麄石磨。当以香油就光腻石。慢慢磨去锈。却用打铁炉边打落铁蛾儿三两。入木炭一两。水银一钱重。同为末糁剑上。以布片蘸油耐久磨擦。其光如镜。绵子拭净。以酥涂挂起永不锈

  补山石等物神胶

  白胶香真者一两。黄蜡沥青各一钱。香油一滴。寻所坏石同色者捣为末。和作膏。烘热粘之。如粘山石。断者去石末。加蛤粉调干。粘之

  刑部刘伯祥点锭术诀曰

  雌雄硇胆共三钱。砒粉硫黄一处研。焰硝解塩仙茅草。磁石卷栢配黄丹。每铧一口三斤火。薄醋调和上三番。但依此法炉中煅。炼就黄金可比肩

  钢铁

  羊角乱发、煅过细末。水调傅刀口上。烧通红磨。快甚也

  药掺古镜法

  不磨自明。用猪羊犬龟熊五件。胆。各阴干合和为末。以水湿镜。掺药末面上。覆镜面向地。自然光明

  磨镜药

  鹿顶骨烧灰为末。白矾枯为末。银母砂对母者或四六者亦可。右三味等分和匀。先以磨镜者磨净。然后用此药磨。令光明。一次可待一二年

  穿交椅法

  十五眼者。绳分为三停。留头一停。先以中停从右手穿起。自背后第五眼穿入。对穿出前面第一眼。却第第一眼次一眼。穿向左去到尽头后向第一眼。却对着前向左手第五眼。且止瞥下。后以元留头一停绳。再从元起处第二眼。第第穿向左去。至两酌中绳尽止。却翻转左手如先右手起相似。却从左手前面第五眼。对左手后向第二眼穿。第第穿向右手去。复至酌中处相接为止。绳以单过。透过时逐茎次一次二细□去。左右前后第一眼。绳二条过。通身眼眼都四条过

  刻漏捷法

  尝观天文。皆按宣洞阳城晷漏。且自今年冬至起。筭至来年冬至日止。所谓周天之正数也。一日一夜通计一百刻。每八刻二十分为一时。惟寅申己亥有九刻。皆以子午定其昼夜。今者所在壶漏异常。不遵古法。务在机巧。各肆瞽术。工匠一时胸臆之见。制度既无轨则。时刻宜乎差误。有过与不及之失。今辄撰成滴漏循环之法。积年而成。不劳人力。不费工财。妙通玄微。至简且捷。虽出五里之外。箧笥皆可附行。于几案之隅。所谓天运璇玑尽在目中矣。切见好事君子。或用表□。或用烟篆。然香燥则易爇。香润则烬缓。天晴日表可验。阴晦又不可考。二者俱非悠久之法。但依此造。似乎简易。而精通玄微。妙中之妙也

  造盂法

  其法以铜盂二只。大一小一。大者贮水。初无定制。但宽大过于小者足矣。如无以磁盂代之。小者重五两。高三寸四分。面底并阔四寸七分。上下四直。造之恐度量差殊。当以太平钱五十文准其轻重。造毕。于盂底微钻一窍如针眼大。浮于水盆上。令水颠倒。自穴外逆通上入小盂中。用筹探之。水至子则子时。至午则午时。至一更则一更矣。他皆仿此

  下漏法

  每日天晓日将出时。将小盂浮于大盆水面上。至日入时自然水满小盂。沉于水底为度。却取出小盂去其水。再浮水面上。至来日天晓仍旧沉于水底。昏晓二时。□以水满为度。定其昼夜。其日停水之时。切须泸出极净。毋使尘滓隘其水穴。庶几永无缓迫之失

  造筹法

  用薄木竹片皆可为。如签篦样。随尺寸高下。书写时刻。用探水。定验时辰更点。尤是简捷。凡筹三十四分。均布十二叚。每叚该二分五厘。惟寅申己亥上。分外加添四分。谓维偏添之数也。闰余成岁。折瑳之数也。今皆捷取小盂内分刻为验。甚径更捷。小盂分刻处相对。先刻取二路。以浮鱼指点处是也。凡一年十二月止用太平钱二十文。随月加减、镇压小盂

  加减法

  十一月节。昼用二十文太平钱。匀铺小盂底。夜用空盂。十二月节。昼用太平钱十九文。夜用一文。自十二月节为始。昼减一文。夜添一文。七日一次加减。正月节。昼用十一文。夜用九文。二月节、昼用十文。夜用十文。三月节、昼用九文。夜用十一文。自三月节为始。每七日一次。昼减一文。夜增一文。四月节昼用一文。夜十九文。五月节、昼用空盂。夜二十文。六月节、昼用一文。夜十九文。自六月节为始。每七日一次。昼增一文。夜减一文。七月节昼九文。夜十一文。八月节、昼夜各十文。九月节、昼用十一月。夜用九文。自九月节为始。每七日一次。昼添一文。夜减一文。十月节、昼用十一文。夜用九文

  推二十四气

  正月立春雨水节。二月惊蛰及春分。三月清明并谷雨。四月立夏小满全。五月芒种及夏至。六月小暑大暑匀。七月立秋并处暑。八月白露及秋分。九月寒露与霜降。十月立冬小雪均。十一月大雪与冬至。十二月小寒及大寒

  定太阳出没法

  正月出乙入庚方。二八出兔入鸡场。三七发甲入辛地。四六生寅入犬藏。五月生艮归干上。仲冬出巽入坤方。惟有十与十二月出。辰入申子细详

  约十二时

  半夜子。鸡鸣丑。平旦寅。日出卯。食时辰。愚中巳。日中午。日昃未。晡时申。日入酉。黄昏戌。眠定亥

  宝货辨疑
【故宋掌公帑者所著】

  象牙简笏式

  (见图)

  大石牙性偏滋润。盖座纹柳镇不深。更无触纹并心影。长短合格不抱身。大石国者为地道。牙性滋媚光润滑腻纹缕细。三佛齐者其次。广牙最低。简笏俱要停直。迭料长短合格。两边要有垂柳盖座都全。厚薄恰好。无镇角者最妙。或有镇角不要深到底。是节病。更要认阴阳。脿在外者属阳。脿在里者属阴。抱身要慢阙一不可。或犯黄偏影心触纹。皆是褒弹。心明者谓之心影。不明者谓之气脉。黑者谓之搐纹。若上有黑点谓之鸡粪。列者谓之麻璺。若上木纹者谓之大松纹。若白骨色者谓之骨白牙。性麄触纹者谓之山园。抱身小点谓之泪痕。投卖者呼作寿星。黑黄大点谓之粟靥。笏长二尺三寸为式。简亦然。但凡象牙每株斤两大者直钱。临时相度本事如何。然后定价

  金

  金子十分至半钱。对样分明石上试。

  更看褁夹几多般。剪错开时无疑忌。

  黑昏铜物在其中。浅淡盖缘银在内。

  银有六分金有四。一处销成全不类。

  要见良金方法真。胆矾烧煅黄即是。

  色白声鸣器子多。入手轻肥验假伪。

  马蹄金
【像马蹄样少有】  沙金
【乃麸金之屑如沙细者】

  橄榄金
【出荆湖岭南郡】  苽子金
【颗块如苽子大】

  麸子金
【碎屑如麸片出湖南高丽蜀中】

  胯子金
【像臈茶腰□胯子出湖南北郡】

  叶子金
【云南者为地道各处铺户拍造杜叶亦淡此为罨金再销看颜色】

  凡辨夹金铤或夹器皿用淡金。或银使赤金叶褁。就热砑上铤子伪造锤痕。器皿看底足有缝即是。如无缝看唇厚。入手硬。夹器也

  银

  真花细渗分数高 纸被心低四角凹

  好弱幽微说不尽 论中不错半分毫

  金漆花银
【一百分足】  浓调花银
【九十九分九厘】

  茶花银
【九十九分八厘】  大胡花银
【九十九分七厘】

  薄花银
【九十九分六厘】  薄花细渗
【九十九分五厘】

  纸灰花银
【九十九分四厘】 细渗银
【九十九分三厘】

  麄渗银
【九十九分一厘】  断渗银
【九十八分五厘】

  无渗银
【九十七分五厘】

  巳上银分数名额。凡看诸般器皿。首饰钗钏。今时宅眷多喜时样生活。勤去更改一番腾倒一番低也。但凡楞褁镀金之类。尤宜仔细

  玉带

  腰带束带有多般 菜叶明钉去头难

  滴酥色润多着主 牌方素者足人观

  雪色滋媚为最。若白有明者谓之伶色。是节病。或玲珑。实碾方素碾造人相者直钱。余烧香唐带或油色明钉不堪

  玉器

  色似琼酥白似银 摸着晶泉随手生

  敦厚样好玉性润 雪花夹石无占纹

  凡看玉器。或盘盏碗壶等。有把手者孔窍要容大指成器。或系腰绦环。笠帽顶头。巾环剑绷纳子。琴样纳子。玉刀靶肥长者成器。或首饰玉额花玉钗錍玉梳玉凤玉环玉盒玉花朵玉项錍玉带系玉五事等件。时样为最。旧时碾造生活。合格者直钱。不堪改造者勿览。湏要得色。样范敦厚。碾造仁相。如实碾粟米卧蚕螭虎等地。或玲珑生活细巧工夫者。更看不雪花夹石。不洒墨点。不占璺损破。不就材料者玉有五色。白如凝脂。黑点漆。红如鸡冠。青如蓝靛。黄如栗色。

  白玉:色似琼酥滋媚为绝品。不断青并白。得龌龊水色油色者价低

  古玉:茶褐色面上尸侵。红如点血。白者价高。青者次之

  碧玉:颜色??即伶者绝品。上至不断青。下至碧绿色。深绿色青色菜色者分数等比。白者价低

  黄玉:如栗黄者绝品。泔浆黄者次之

  乌玉:多出川内。只堪碾数珠。尘纸象棋。等用。碾造玉磬声韵长久

  玛瑙

  红班似锦要分明 样好那堪入手轻

  更无夹石并纹柳 此物应当价贯嬴

  玛瑙盏碗器物先要样制做得薄红锦色。或间酒色花儿沥落。无夹石破璺为奇。如鬼面浆。无红花儿或花红内有粉红花者。谓之曲蟮红。有紫红花点谓之酱班。皆不甚好

  水晶

  明凈如氷白似银 不薄不厚要匀停

  若遇粉霜并惊璺 碾花藏病细论评

  倭国者上品信州者次之。湏要??絜凈伶俐。不薄不厚。素者尤佳。碾花者多藏粉瑕节病。惊舋者不堪。亦有乌水晶

  琥珀

  金珀光明蜡珀黄 通身洁净最为良

  牵脿水色难升价 伪者多般切要防

  近日造成帽顶珠儿。绦环系腰间。有结秀喜蛛蝼蚁者直钱。或有水珀用药煮作金蜡珀者。或有耸笃思伪者宜鉴

  珊瑚

  枝柯高大最直钱 色似银朱转更鲜

  若有髓眼并丹色 价低应知不足观

  此物出大海中水底。五七株成林。横枝色鲜红者谓之珊瑚林。设放看翫以高者转难得。价高直钱。亦有折断去处。用红蜡粘接。仔细看之。丹色髓眼。皆是褒弹

  看南北珠式

  (见图)

  北珠

  圆如弹子转身青 披肩色好甚分明

  粉白油黄并骨色 节病多般不尽论

  凡看北珠颜色。湏是看讫。闭目再闪看。颜色一同。方为验也。其珠青者。亦如暑末秋初。乍雨还晴。云绽处闪出青天带。白云中现出青天。此青系真色第一。其青不用深青。只要白包青笼罩。乃嫩青色。其珠青只如在顶上盖者。不披青至顶下者。谓之摩孩罗儿顶青也。其青若至腰下至窍眼。谓之转身青。为第一。腰上青者。谓之披肩青。为第二。若珠顶上只有一点青。不能盖顶者。谓之鬼眼睛。不为奇也

  看大珠身分颜色节病诀

  所看北珠。身分湏是带圆。只用窍眼。其珠子身分湏是青白色绿色牵黄磁白骨色。低。样如粉白色尤得。如北珠身下有白搭膊。或面上有。牵孛落及黄上青色者不中。青上黄者尤得。如直眼。及窍眼。身分上损破穴眼。并改钻三眼四眼者。亦不中也。且如买直钻北珠。只买肚儿高者。且得。谓如窍眼上尖。乃黍头。下阔者。谓之宝装。亦名无笃珠子也。如一头大。一头小者。谓之皷槌。中间一穴两头圆者。谓之横钻。亦不中也

  看入匣珠子式

  湏用绢帛蘸水。突其面儿。其绢帛不青乃真色。有色伪者。多用好青纸筒作卷儿。突其珠儿。有青色又有骨色油黄者。用竹纸筒作卷儿。韶粉在内。突其珠子。粉白精神仔细矣

  南北西湖珠式

  南珠儿看明亮精神捻圆浅□色粉白。不要油黄。其价低次。北珠儿看青要羙。披肩青转身青迭四五分者。价贯不廉。或鬼眼睛。一点青也。或粉白。或磁色。或腰勒。或骨色。或鼠头莲子身搭膊儿直钻。皆有褒弹。西珠儿。氁线小封头。先看价轻重。有无圆者。丑者发。付较迟

  马价珠

  芦甘色羙过如翠 若无油烟转更加

  夹石粉白老青色 此物本事不足夸

  青珠儿芦甘色者地道。珠儿指面大。肉验高者妙。亦有转身青者。多做宝索儿用。颜色。妙者直钱。着主快。亦有当三折二钱大者。价贯不可一例看。土番国。并回回珠儿颜色不好。多与好碧靛相似。此珠儿多是西夏贩到。川人亦有

  碧靛

  碧靛马价皆相类 颜色黑绿不直钱

  青得羙者可人爱 碾成事件做钱看

  翠色不夹石为最。西夏者地道。黑绿粉绿皆不直钱

  猫睛

  黄如酒色唤猫睛 转侧中间一道真

  睛更散帘深黑色 二物应当价例轻

  猫睛出南番。酒色阔如指面大者。以大为好。睛死不活。并黑睛者不直钱。小者亦有米颗。大者。只可打嵌指镯杂用

  剌

  紫剌红剌出南番 钏镯杯盘打嵌鞍

  大者直钱五六百 小者多嵌指镯间

  此物出南番。红紫并酒色大者如指面。亦有多嵌七宝首饰。并系腰盏盘钏镯指镯。余外无用

  玻璃

  南番酒色紫玻璃 碗碟杯盘入眼稀

  土烧气眼不堪羡 价直不比在前时

  出南番国。上有酒色青色紫色白色。性若水晶相类。劝盏盘器背上多碾两点花儿。是真者。土烧者轻如瑠璃相似

  玳瑁

  最好白多点儿少 此物应当价不小

  黑多白少不为奇 照管点班措看了

  白多点儿稀少者直钱。花班好者次之。胡黑者价极低。亦有用药点角者。谓之塞坚

  犀角

  云分两脚要分明 正透尤佳倒透纹

  骨笃数中偏最好 刀刮婆娑分外馨

  出临河路者为妙。正透高如倒透。正透者黑地黄花。倒透者。黄地黑花。若成株肥大者佳。瘦小者只可合药用。无花乌犀中。故乌犀偏带马鞍。作子象棋亦有蛮犀川犀不好

  翠毛

  脊钱软翠出南番 广州全翅次其间

  紫土土翠难升价 行市贵贱临时看

  软翠妙。是两片脊钱为之一合。每十合作一串。六个好六个低。广内翠稍低。此间亦有紫翠系山和尚之属

  鱼(鱼柰)

  山阳汉上鲭鱼鱿 成褁高低论斤秤

  价高当三钱来大 块儿小者价湏轻

  此物襄阳汉上武昌皆有。当三折二者价高碎块儿价低。有二斤秤十六个者成器难得。今时冠子多用羊角造之

  龙涎

  龙涎妙似百药煎 鼻齅之时香又鯹

  墙璧浮石皆相类 修合诸香分外馨

  龙涎出南海山岛中褐色微鯹。若黑色者。曾经大鱼吞之。此物大能发香。无此物合香不成

  龙涎香

  龙涎香名有多般 此物暗昧仔细看

  伏古云头并清燕 三朝修合最直钱

  伏古云头清燕三等。高孝光宗三朝合者。杨和王供进者。上有臣名。有韩太师府。修合阅古龙涎香皆妙。广州心子香亦佳。香有白醭者。乃多年脑子走在面上。假者亦多

  大石栀子

  合香栀子出大石 红花色好最为奇

  黑者蒸孽不中用 贵人不爱定无疑

  此物除合龙涎香料之外别无用处。红黄紫者好。黑者不堪用

  珠筛

  珠子铜筛与银筛 铁者多应是古筛

  一套若全念二只 隔过匀停好串排

  铁者古筛。铜者官筛。亦有银筛。每套二十二只方全。或有只数不全者无用

  试金石

  色如黑漆皆相类 气呵湿润卒未干

  光滑腻如鸡弹子 上金贴定易为看

  出蜀中润腻滑样范好颇大者直钱。上金满用塩汤洗。大松子油润之。安湿地少时入袋。气呵动。用手擦。方始上金

  己集

  诸品茶

  蔡襄进茶录序

  臣前因奏事。伏蒙 陛下论臣先任福建转运使日。所进上品龙茶。最为精好。臣退念草木之微首辱陛下知鉴。若处之得地。则能尽其材者。陆羽茶经。不第建安之品。丁谓茶图、独论采造之本。至于烹试。曾未有闻。臣辄条数事。简而易明。勒成一篇。名曰茶录。伏为清闲之宴。或赐观采。臣不胜惶惧荣幸之至

  一篇论茶品

  色

  茶色贵白、而饼茶多以珍膏。油
【去声】其面。故有青黄紫黑之异。善别茶者。正如相工之视人气色也。隐然察之于内。以肉理实润者为上。既巳末之。黄白者、受水昏重。青白者受水鲜明。故建安人鬪试、以青白胜、黄白负

  香

  茶有真香入贡者。微以龙脑和膏、欲助其香。建安民试茶皆不入香。恐夺其真。烹点之际。又杂珍果香草。其夺益甚

  味

  茶味主于甘滑。惟北苑凤凰山。连属诸焙。所产者味佳。隔溪诸山虽及时。加意制作。色味皆重。莫能及也。又有水泉不甘。能损茶味。前世之论水品者以此

  右七纲拣芽。以四十饼为角。小龙凤。以二十饼为角。大龙凤。以八饼为角。每角圈以箬叶。束以红缕。包以红纸。缄以黄绫。惟拣芽俱以黄焉

  茶焙

  茶焙编竹为之。褁以箬叶。盖其上、以收火也。隔其中。以有容也。纳火其下。去茶尺许。所以养茶色香味也

  茶录后序

  茶为物之至精。而小团、又其精者。录序所谓上品龙茶者是也。盖自君谟始造、而岁贡焉。仁宗尤所珍惜。虽辅相之臣。未尝辄赐。惟南郊大礼致斋之夕。中书枢密院。各四人共赐一饼。宫人剪金为龙凤花草贴其上。两府八座。分割以归。不敢碾试。宰相家藏以为宝。时有佳客。出而传玩尔。嘉佑七年。亲享明堂斋夕。始人赐一饼。余亦忝与。至今藏之。余自以谏官供奉仗内。至登二府二十余年。纔一获赐。而丹成龙驾舐鼎莫及。每一??奉翫清血交零而已。因君谟著录附于后。庶知小团自君谟始。而可贵如此。欧阳永叔

  家顶新茶

  细嫩白茶
【五斤】 枸杞英
【五两炒】

  绿豆
【半升炒过】 米
【二合炒过】

  右件焙干碾罗合细煎点绝奇

  脑麝香茶

  脑子随多少、用薄藤纸褁。置茶合上。密盖定。点供自然带脑香。其脑又可移别用。取麝香壳安罐底。自然香透尤妙

  百花香茶

  木犀 茉莉 橘花 素馨等花又依前法熏之

  法煎香茶

  上春嫩茶芽。每五百钱重。以菉豆一升去壳蒸焙。山药十两。一处处细磨。别以脑麝各半钱重。入盘同研。约二千杵。罐内密封窨三日后。可以烹点。愈久香味愈佳

  煎茶法

  煎茶。须用有焰炭火。滚起便以冷水点住、伺再滚起再点。如此三次。色味皆进

  枸杞茶

  于深秋摘红熟枸杞子。同干面拌和成剂。捍作饼样。晒干研为细末。每江茶一两。枸杞末二两。同和匀。入炼化酥油三两。或香油亦可。旋添汤搅成稠膏子。用塩少许。入锅煎熟饮之。甚有益及明目

  擂茶

  将芽茶汤浸软。同去皮炒熟芝麻。擂极细。入川椒末。塩。酥油饼。再擂匀细。如干。旋添浸茶汤。如无油饼。斟酌以干面代之。入锅煎熟。随意加生栗子片。松子仁、胡桃仁、如无芽茶。只用江茶亦可

  兰膏茶

  以上号高茶。研细一两为率。先将好酥一两半。溶化倾入茶末内。不住手搅。夏月渐渐添氷水搅、水不可多添。但一二匙尖足矣。频添无妨。务要搅匀。直至雪白为度。冬月渐渐添滚汤搅。春秋添温汤搅。加入些少塩尤妙

  酥签茶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9:0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