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巾笠令蚊蝇不作秽

  取蟾酥法

  辟婆臭虫法

  去蜱虱法

  辟蚊子

  辟蝇子

  辟扑灯蛾及诸虫方

  除虱熏衣法

  除头虱法

  塞虫鼠等穴

 癸集

  谨身

    三元参赞延寿之书

  天元寿

  欲不可绝

  欲不可早

  欲不可纵

  欲不可强

  欲有所忌

  欲有所避

  嗣续有方

  妊娠所忌

  婴儿所忌

    地元寿

     喜乐

  忿怒

  悲哀

  思虑

  忧愁

     惊恐

  憎爱

  视听

  疑惑

  谈笑

  阴谋

  嘲哨

  稽谑

  津唾

  起居

  行立

  坐卧

  沐浴洗面

  栉发萌发

  大小腑

  衣着

  天时避忌

  四时调摄

  旦暮避忌

  杂忌书云

    人元寿

  五味

  饮食

  食物

  果食

  米谷

  菜蔬

  飞禽

  走兽

  鳞介

  昆虫

  孕妇食忌

   修养秘论

    云笈七签经载

     总叙

     东坡先生

  杜景升服玉泉法

  修养大畧云

  五脏论云

  保圣纂要

  庄子

  真诰

  耄智余书

  稽康养生论

  晦庵调息箴云

  三茆真君诀曰

  汉武帝内传

    警心

  太上感应篇

  御题

  灵验记

    劝善录

  人与物同

  众生爱恋性命

  范文正公义田记

  窦谏议阴德记

  活蚁魁天下

  黄承事储谷济人

  修为果报

  寿禅师放生得寿

  五戒之首

  受用随分说

  仁寿必鉴

  东平为善

  杨宝黄雀

  毛宝白龟

  子瞻以巳论鸡

  受赃枉法罪无所容

  为官贪饕阴有罪戾

  剽窃公帑必无远大

  仁心活人物必厚

  归罪于己以活人

  二将立功用心相远

  教唆词状者有报

  希赏害人可不知戒

  夷冢广园宅有祸

  享用大侈有饥报

  裴度还带

  丽妾不动心嫁之吉报

  试官任私有恶报

  杀生者阴削福寿

  不禁宰牛而获牛之罪

  婢妮好物幽冥阴戮

  财物去留不常

  缺陷世界

  赞人为恶者

  平日过恶打得过否

  不葬父母子岂无罪

  省心杂言

  居家必用事类全集〔元〕无名氏编撰

  甲集

  为学

  朱文公童蒙须知

  夫童蒙之学。始于衣服冠履。次及语言步。趋次及洒扫涓洁。次及读书写文字。及有杂细事宜。皆所当知。今逐目条列名曰。童蒙须知。若其修身治心。事亲接物。与夫穷理尽性之要。自有圣贤典训。昭然可考。当次第晓达。兹不复详着云。

  衣服冠履第一

  大抵为人。先要身体端整。自冠巾衣服鞋袜。皆须收拾爱护。常令洁净整齐。我先人常训子弟云。男子有三紧谓头紧腰紧脚紧。头谓头巾。未冠者总髻。腰谓以绦或带束腰。脚。谓鞋袜。此三者要紧束。不可宽慢。宽慢。则身体放肆不端严。为人所轻贱矣。

  凡着衣服。必先提整衿领。结两袵纽带。不可令有阙落。饮食照管。勿令污坏。行路看顾。勿令泥渍

  凡脱衣服。必齐整折迭箱箧中。勿散乱顿放。则不为尘埃杂秽所污。仍易于寻取。不致散失。着衣既久。则不免垢腻。须要勤勤洗澣。破绽则补缀之。尽补缀无害。只用完洁

  凡盥面。必以巾帨遮护衣领。卷束两袖。勿令有所湿

  凡就劳役。必去上笼衣服。只着短便爱护。勿使损污

  凡日中所著衣服。夜卧必更。则不藏蚤虫。不即敝坏。苟能如此。则不但威仪可法。又可不费衣服。晏子一狐裘三十年。虽意在以俭化俗。亦其爱惜有道也。此最饬身之要。毋忽。

  语言步趋第二

  凡为人子弟。须要常低声下气。语言详缓。不可高言喧哄。浮言戏笑。父、兄、长上有所教督。但当低首听受。不可妄自议论长上检责。或有过悞。不可便自分解。姑且隐嘿。久却徐徐细意条陈。云此事恐是如此。向者当是偶尔遗忘。或曰。当是偶尔思省未至。若尔。则无伤忤。事理自明。至于朋友分上亦当如此。

  凡闻人所为不善。下至婢仆违过。宜且包藏。不应便尔声言。当相告语。使其知改

  凡行步趋跄。须是端正。不可疾走跳踯。若父母长上有所唤召。却当疾走而前。不可舒缓。

  仙人道士非有灵。积精飬气以成真。

  忍力最难。如遇喜多言。欲忍之使默。见色思滥。欲忍之使伏。逢乐将纵。欲忍之使敛。临食方甘。欲忍之使节。皆人之所难也。

  晁文元公曰。人生大难。惟有重病、极贫、大乱三者而已。其余细故。何足介怀。

  东坡居士在黄州尝书云。自今以往早晚饮食不过一爵一肉。有尊客则三之可损不可增。召我者预以此告。一曰安分以飬福。二曰宽胃以飬气。三曰省费以飬财。

  顾左山绝欲七八年矣。而寿止六十八。好酒故也。可见酒、色、财、气四件皆能减筭。惟色为速耳。

  李南湄云。吾午饭后不看书。

  天下事都是假的。要识得破。

  王鹤坡尝言。饮食畧多一口便不是。畧觉食嗳气便要折本。鹤坡禀赋甚弱。九十余乃卒。

  何五山云。脾胃也要歇息。他磨子常用也湏坏了。

  范冲座右戒曰。凡吃饮食不可拣择去取。

  何五山云。要节饮食湏于举筯时便着意。

  隐南禅师云。凡视听皆能损神。闲处徐步最好安定。语诸生。食饱未可据案。或久坐皆于气血有伤。

  洒扫涓洁第三

  凡为人子弟。当洒扫居处之地。拂拭凡案。常令洁净。文字笔砚。凡百器用。皆当严肃整齐。顿放有常处。取用既毕。复置元所。父兄长上坐起处。文字纸札之属或有散乱。当加意整齐。不可辄自取用。凡借人文字。皆置簿抄录诸名。及时取还。窓壁几案文字间。不可书字。前辈云。坏笔污墨瘝子弟职书几书研自黥其面此为最不雅??絜切宜深戒

  读书写文字第四

  凡读书。须整顿几案。令洁净端正。将书册整齐顿放。正身体。对书册详缓看字。子细分明读之。须要读得字字响亮。不可误一字。不可少一字。不可多一字。不可倒一字。不可牵强暗记。只是要多诵遍数。自然上口久远不忘。古人云。读书千遍。其义自见。谓读得熟。则不待解说。自晓其义也。余尝谓读书有三到。谓心到。眼到。口到。心不在此。则眼不看子细。心眼既不专一。却只漫浪诵读。决不能记。记不能久也。三到之中。心到最急。心既到矣。眼口岂不到乎

  凡书册须要爱护。不可损污绉折。济阳江禄书读未竟。虽有急速。必待掩束整齐。然后起。此最为可法

  凡写文字。须高执墨锭。端正研磨。勿使墨汁污手。高执笔双钩。端楷书字。不得令手揩着毫

  凡写字。未问写得工拙如何。且要一笔一画。严正分明。不可老草

  凡写文字。须要子细看本。不可差误

  杂细事宜第五

  凡子弟。须要早起晏眠。凡喧哄鬪争之处不可近。无益之事不可为。
【谓如赌博豢养。打球。踢毽。放风禽。等事。】

  凡饮食。有则食之。无则不可思索。但粥饭充饥不可阙。凡向火勿迫近火傍。不惟举止不佳。且防焚爇衣服。凡相揖必折腰。凡对父母长上朋友必称名。凡称呼长上。不可以字。必云某丈。如弟。行者。则云某姓某丈。凡出外及归。必于长上前作揖。虽暂出亦然。凡饮食于长上之前。必轻嚼。缓咽。不可闻饮食之声。凡饮食之物。勿争较多少美恶。凡侍长者之侧。必正言拱手。有所问。则必诚实对。言不可妄。凡开门揭帘。虽徐徐轻手。不可令震惊响。凡众坐。必敛身勿广占坐席。凡侍长上出行。必居路之右。住必居左。凡饮酒。不可令至醉。凡如厕。必去上衣。下必浣手。凡夜行。必以灯烛。无烛则止。凡待婢仆必端严。勿得与之嬉笑。执器皿必端严。惟恐有失。凡危险不可近。凡道路遇长者。必正立拱手。疾趋而揖。凡夜卧必用枕。勿以寝衣覆首。凡饮食。举匙必置筯。举筯必置匙。食已。则置匙筯于案

  杂细事宜。品目甚多。姑举其略。然大槩具矣。凡此五篇。若能遵守不违。自不失为。谨愿之士。必又能读圣贤之书。恢大此心。进德修业。入于大贤君子之域。无不可者。汝曹宜勉之

  训子帖

  涂中事

  离家后。凡事不得纵恣。如在父母之侧。逐日食后。或晚间。三两次出则徐行。共约十余里。以宽仆夫之力。登高历险。皆须出轿。以防不测。遇过津渡。切勿争先。舟人已多。宁少须后。戒戢仆从。勿与人争。寻店不可大迫岩险。及侵水际。晚间少食。夜间早睡。留亲仆在房内。以防寇盗○过州县市井。择旷僻清净店舍安泊。闭门静坐。不可出入离店。勿妄与人接
【寻常到店津。自有一种闲人。来相问劳。但正色待之。勿与亲接可也。若与之饮食。或同行出入。未有不为所悞者。可戒之】酒食之肆。慱戏之场。皆不可辄往。
【推此类。则其余可知。】不得妄费钱物。买饮食杂物

  到婺州

  事师如事父。凡事咨而后行。
【听受其言。切须下气怡。不得辄有争辩。】朋友年长以倍。丈人行也。十年以长兄事之。年少于己。而事业贤于己者。厚而敬之

  初到便禀先生。合做甚功夫。自写一节目。逐日早起夜眠。遵依攒趁。日间勿接闲人。说闲话
【虽同学。亦只可说义理。论文字而已】专意办自己功。则自然习熟进益矣
【课间□□赶了。不得拖延怠慢】早晚授业。请益。随众例。不得怠慢。日间思索有疑。用册子随手札记。俟见质问。不得放过。所闻诲语。归安下处思省要切之言。逐日札记。归日要看。见好文字。亦录取归来

  不得自擅出入。与人往还。初到问先生有合见者。见之。不令见,则不必往。人来相见。亦咨禀然后往报之。此外不得出入一步

  居处须是恭敬。不得倨肆惰慢。言语须要谛当。不得戏笑喧哗

  凡事谦恭。不得尚气凌人。自取耻辱。不得饮酒荒思废业。亦恐言动差错。失己忤人。尤当深戒。不可言人过恶。及说人家长短是非。有来告者。亦勿酬荅。
【于先生之前。尤不可说同学之短】交游之间。尤当审择。虽是同学。亦不可无亲疏之辨。此皆当请于先生。听其所教。大凡笃厚忠信。能攻吾过。益友也。其謟谀轻薄傲慢亵狎。道人为恶者。损友也。推此求之亦自合见得五七分。更问以审之。宜无所失矣。但恐志趣卑凡。不能克己从善。则益者不期疏而日远。损者不期近而日亲。此须痛加检点。而矫革之。不可荏苒渐习。自趣小人之域。如此。则虽有贤师长。亦无救拔自家处矣

  见人嘉言善行。则敬慕而记录之。见人好文字胜己者。则借来熟看。或传录而咨问之。思与之齐然后已。
【不拘长少。惟善是取。】

  以上数条。切宜谨守。其所未及。亦可据此推广。大抵只是勤谨二字。循之而上。有无限好事。吾虽不欲言。而未免为汝忧之也。盖汝若好学。在家足可读书。作文字。讲明义理。不待远离膝下。千里从师。汝既不能如此。即是不好学已。无可望之理。然今遣汝者。恐汝在家迫于俗务。不得专意。又父子之间。不欲昼夜督责。及无朋友闻见。故令汝一行。汝若到彼。能奋然勇为力改故习一味勤谨则吾犹有望不然。则徒尔劳费。只与在家一般。他日归来。又只是旧时伎俩人物。不知汝将何面目。归见父母亲戚。乡党。故旧耶。念之念之。夙兴夜寐。母忝尔所生。在此一行。千万努力浦城路虽差径。然过太湖。不可不见余姨夫黄二十八丈。过临江。不可不见诸徐丈。陈姨夫。及百五叔兄弟。若但一见而行。亦不当留滞半日。况不止此。则何时可到。又轿夫亦不能候。不若只从崇安去。只道中见刘知府。王大姑。前路并无人可见。直到衢州。依旧只从陆路去。不必登舟也

  过铅山。遣人投范宰书。书并深衣一角。不必相见

  过衢州见汪尚书

  到婺州光词店。权歇泊定。即盥栉具剌。去见吕正字。初见便禀。某以大人之命远来。亲依先生讲席下。礼合展拜。傥蒙收留。伏乞端受。便拜。如未受。即再致恳云。未蒙纳拜。不胜皇恐。更望先生。尊慈。特赐容纳。况某于门下。自先祖以来。事契深厚。切望垂允。又再拜。起问寒暄毕。又进言。某晚学小生。允闻先生德义道学之盛。今日幸得瞻拜。不胜慰幸。坐定茶毕。再起叙。晚学无知。大人遣来。从学之意。窃闻先生至诚乐育。愿赐开允。使某早晚亲炙。不胜幸甚。又云。来时大人拜意。有书投纳。即出书投之。又进说。大人再令拜禀。恨以地远。不得瞻拜。郎中公凡筵。今有香一炷。令某拜献。令参拜之。初未敢遽请。容来日再诣门下。令弟宣教大人。亦有书。并俟来日请见面纳。揖退。畧就坐。又揖而起
【如问他事。即随事应荅。如问将来宿食去处。即云。大人书中已具禀。更听尊者】次日将香再去。乃具剌谒其弟。
【问看同居有几子弟皆见之。只问门下人可知也。见其兄弟皆拜】茶罢便起禀。某昨日禀知。乞诣灵瞻拜。更俟尊命。如引入即诣灵筵前再拜。焚香。又再拜讫。拜其

  何丈托问。婺州寄居。前辈有姜子方者。是李中书之甥。在婺州五通庙前住。建炎间曾从马殿院
【伸】辟为抚喻司?官。今其家有何子弟

  间见先生说。吾同宗留守家子弟间多有在婺州者。其家记录。留守公事颇详。不知可托借传一本否。墓志似是曾侍郎。吕家必自有本也

  所将去银五两八钱。可纳先生处。乞令人买置金谷支用。
【先问看如何。或只令人来取去买。不必送去也】茶一角三十斤。俟潘家借屋有定。说即自作来送去

  过崇安见潘尉。问宋家黄通托问陆宰取通鉴

  到信州将林择之书。去见上饶县王丞。问他有回信。即付范富归。或令范富回日取归。更问他新知高州翁判院在此有事。今其家在甚处。其侄监丞自江西罢官赴召来此。今在甚处。如监丞尚在信州。即往见之。如只在高州家。即买纸赠去上纸
【状上称表甥孙状献知府判院翁公】汝见监丞及高州之子。县丞皆拜。唤他作表舅。说吾不知他尚在信州。不曾得写慰书。并说妈致意。监丞昨承颁惠衣物。久不得拜问之意汪尚书书可只留在家中。不用将去。如须要去见时。他是尊官。不可叙事契。纳拜只便叙寒暄毕。又叙晚进小生。服膺甚久。今日遂获瞻望道德之光。岂胜荣幸。就坐吃茶了。便起再叙。某山野小生。无所知识。徒以大人幸得出入门下。遂获窃闻德业之隆。不胜景仰。今者大人遣诣吕正字先生席下。经由此拜本不敢僣越。参候敬慕之深。辄干典谒。特蒙与进。下情不胜慰感之至。急于就学。即今遂行。无由再诣台墀。伏乞台察。揖就坐。少顷再起揖
【须有此揖。方案汤矣。不起揖。坐无了时】汤毕便起
【更不揖今见达官多如此】降阶两三步回揖。主人回。及出若欲见时须如此

  右晦庵先生送其子游东莱先生门于其行训云

  颜氏家训

  教妇初来。教子婴孩。故于其始有知。不可不使之知尊卑长幼之礼。若侮詈父母。殴及兄姊。父母不加词禁。反笑而奖之。彼既未辨好恶。谓礼当然。及其既长。习已性成。乃怒而禁之。不可复制。于是父疾其子。子怨其父。残忍悖逆。无所不至。

  盖父母无深识远虑。不能防微杜渐。溺于小慈。养以其恶故也

  西山真先生教子斋规

  一曰学礼。
【凡为人要识道理。识礼数。在家庭事父母。入书院事先生。并要恭敬顺从。遵依教诲。与之言则应。教之事则行。毋得怠慢。自行己意】

  二曰学坐。
【定身端坐。齐脚敛手。毋得伏般?足靠背。偃仰倾侧】

  三曰学行。
【笼袖徐行。毋得掉臂跳足】

  四曰学立。
【拱手正身。毋得跛倚欹斜】

  五曰学言。
【朴实语事。毋得妄诞。低细出声。毋得呌唤】

  六曰学揖。
【低头屈腰。出声收手毋得轻率慢易】

  七曰学诵。
【看字断句慢读。须要字字分明。毋得目视东西。手弄他物】

  八曰学书。
【臻至把笔。字要齐整。图净。毋得轻易胡涂】

  王虚中训蒙法

  义手

  小儿六岁入学。先教义手。以左手紧把右手。其左手小指则向右手腕。右手皆直。其四指以左手大指向上。如以右手掩其胸。不得着胸。须令稍离方寸。为义手法也

  着衣

  衣袖不得揎出手腕以上。则为傲过手腕以外。则为慢。正当腕中谓之礼。又外衣袖不许露出内衣袖。若衫袖不得露出上盖袖。上盖袖不得露出汗衫袖也

  祗揖

  凡揖人时。则稍阔其足。其立则稳。揖时须是曲其身。以眼看自己鞋头。威仪方羙。观揖时亦须直其膝。不得曲了。当低其头。使手至膝畔。又不入膝内。则手随时起。而义于胸前。揖时须全出手。不得只出一指。谓之鲜礼。揖尊位则手过膝下。亦以手随身起。义手于胸前也

  入学

  六岁且令早晨上学。食后不上学。勿困其精神。读书须是且从开宗明义章。第一起。不可便读蒙求。孝经序。为字太难。且令每日见小字经三两次。每日常见。则识得牢固。不可贪多。且读三两句。半岁之后。食后亦上学

  小儿读书

  若初授四句。不必多教遍数。且以教识字为上。既识字。则可令其自读。若未能尽读。且读两句。其两句识得字。又读得稍熟。则令识后两句字。读后两句。又稍熟。然后令通读四句。既读得四句尽熟。则放归。似此数日。则可又添一两句须是熟。即便放归。小儿贪其归。则用心读而渐可添也。若其后授得字多。其初则分为三两授读。俟其口熟则通读。若其中有甚难读者。则特读数十遍。如甚易者。则分读时不须读。直待通一授读。然后读其易者。此亦读书省力省功之良法也

  温书

  若读书当时虽极熟。久而不读亦必忘。予尝诵一真言。二十万遍。久而不诵。皆忘之。故读过书。不可不温。其温书之法。且若初读过书一卷。则一日温此一卷。其后读过二卷。则二日温一遍。三卷则三日温一遍。二百卷则二百日能温一遍。亦永不忘。如长成者。读过语孟六经。一放下之后。则周年未必能温。此所以不能记也。此乃杨子吴秘之家传。温书之法如此。则初读时不须四授。以一日之工温之。亦不须一卷了。又分为两授温之。既省工。又永永不忘之妙法也

  记训释字

  可令日记所读书上。训释字三两个。如不亦说乎。说喜也。不亦乐乎。乐甚喜也。若不能晓得甚喜。则以方言教之。如云大故欢喜。人不知而不愠。愠怒也。若不能晓得怒字。则以方言教之。云怒是恶发也。如此记时。则读过论语。记得论语上训释了。七岁便可说书

  写字

  写字不得惜纸。须令大写。长后写得大字。若写小字。则拘定手腕。长后稍大字则写不得。予亲有此病也。写字时。先写上大二三日。不得过两字。两字端正方可换字。若贪字多。必笔画老草。写得不好。写得好时。便放归。午后亦可上学。

  说书

  小儿止可说句语义理。又须分明直说。不可言语多。如说仲尼居。则言仲尼者。孔子字也。字。是表德也。居。坐也。曾子侍者。曾子。乃孔子弟子也。侍谓侍奉也。义手立于其侧也。子曰者。子谓孔子。乃弟子称师曰子也。曰,说也。此言孔子坐。曾子侍奉。而孔子说也。如此则分明而稚子易晓也。又须说易者。其难者。且未可说。故先说孟子为上。孟子中若有难说者。亦且放过。直待晓得易者都了。然后与说难者。如此。则其进有渐。而亦不苦其难也

  改文字

  若改小儿文字。纵做得未是。亦须留少许。不得尽改。若尽改,则沮挫其才思不敢道也。直待做得十分是了。方可尽改。作十分若只随他立意而改。亦是一法

  作诗

  小儿填诗时。便教他做工夫。如杜工部,韩昌黎,之诗。选长篇一韵。读一篇上下平声。止有三十韵。是三十长篇足矣。若举此韵。则此一韵中诸韵皆可以记矣。非惟作省题诗。止于六韵而易成。是虽长篇。亦何难哉。又其次。如前以三十板。匡纸标三十韵头。不问是何省题诗。皆编韵于其中。每一板编一韵。若作诗时。用此一韵。则揭开策子一观。则皆可见矣。作诗甚易甚简之大法者也

  文公白鹿洞书院教条

  五教之目

  父子有亲 君臣有义 夫妇有别长幼有序 朋友有信

  为学之序  

  博学之  审问之  慎思之    明辨之  笃行之

  修身之要

  言忠信  行笃敬  惩忿窒欲迁善改过

  处事之要

  正其谊不谋其利 明其道不计其功

  接物之要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行有不得反求诸已

  程董二先生学则

  凡学于此者。必严朔望之仪。
【其日昧爽。直日一人至击板。始击。早起盥漱。总栉。衣冠。再击。皆着深衣。或凉衫。升堂。师长帅弟子。诣先圣像前。再拜焚香讫。又再拜退。师长西南向立。诸生之长者。率以次东北向再拜师长立而扶之。长者一人。前致辞讫。又再拜。师长入于堂。诸生以次环立再拜退。各讫安。】

  谨晨昏之令。
【常日击板如前。再击。诸生升堂序立。俟师长出户立定。皆揖。次分两序相揖而退。至夜将寝。击板会揖如朝。会讲。会食。会茶。亦击板如前。朝揖。会讲。以深衣。或凉衫。余以道服褙子】

  居处必恭。
【居有常处。序坐以齿。凡坐。必直身正体毋箕踞倾倚。交胫搯足。寝必后长者。隔寝勿言。当昼勿寝】

  步立必正。
【行必徐。立必换。必后长者。毋背所尊。毋践阈。毋跛倚】

  视听必端。
【毋淫视。毋倾听】

  言语必谨。
【致详审。重然诺。肃声气。毋径毋诞。毋戏谑諠哗。毋及乡里人物长短。及市井鄙俚无益之谈】

  容貌必庄。
【必端严凝重。勿轻易放肆。勿麄豪狠傲。勿轻有喜怒】

  衣冠必整。
【勿为诡异华靡。毋致垢弊简率。虽燕处不得披袒露顶。虽盛暑不得脱去鞋袜】

  饮食必节。
【毋求饱。毋贪味。食必以时。毋耽恶食。非节假。及尊命。不得饮。饮不过三爵。勿至醉】

  出入必省。
【非尊长呼唤。师长使令。及已有急干。不得辄出学门。出必告。反必面。出不易方。归不踰期】

  读书必专一。
【必正心肃容。计遍数已足而未成诵。必须成诵。遍数未足。虽已成诵。必满遍数。一书已熟。方读一书。毋务泛观。毋务强记。非圣贤之书勿读。无益之文勿观】

  写字必楷敬。
【勿草。勿欹倾】

  凡案必整齐。
【位置有伦。简秩不乱。书笥衣箧。必谨扃钥】

  堂室必洁净。
【逐日直日再击板如前。以水洒堂上良久。以箒扫去尘埃。以巾抆拭几案。其余悉令斋仆扫拭之。别有秽污。悉令扫除。不拘早晚】

  相呼必以齿。
【年长倍者以父。十年长者以兄。年相若者以字。勿以尔汝。书简称谓亦如之】

  接见必有定。
【凡客请见。师坐定。直日击板。诸生始具□升堂序揖立侍。师长命之退。则退。若客于诸生中有自欲相见者。则见师长毕。就其位见之。非其类者。勿与亲狎】

  修业有余功。游艺有适性。
【弹琴。习射。投壶。各有仪矩。非时勿弄博奕。鄙其不宜亲学】

  使人庄以恕。而必专所听。
【择谨愿勤力者。庄以听之。恕以待之。有小过者诃之。甚则白于师长惩之。不俟众禀师长遣之。不许直行己意。苟日从事于斯而不敢忽。则入德以方。庶乎其近矣】

  程端礼读书分年日程法

  八岁未入学之前。读性理字训。
【程逢原增广者。读此代世俗蒙求】自八岁入学之后。读小学书正文。次读大学经。传正文。次读论语正文。次读孟子正文。次读中庸正文。次读孝经刊误。次读易正文。次读书正文。次读诗正文。次读仪礼并礼记正文。次读周礼正文。次读春秋经并三传正文。自八岁约用六七年之功。则十五岁前。小学书四书诸经正文。可以尽毕自十五志学之年。即当向志。
【为学以道为志。为人以圣为志】读大学章句或问毕。次读论语集注。次读孟子集注。次读中庸章句或问。次钞读论语或问之合于集注者。次钞读孟子或问之合于集注者。次读本经易书诗礼记春秋四书本经既明之后。自此日看史。仍温前书。次看通鉴。及参纲目。次读韩文。次读楚辞通鉴韩文楚辞既读之后。约才二十岁。或二十一二岁。学作文。经问,经义,古赋。古体,制诏,章表,四六章表

  读书

  朱子读书法

  居敬持志 循序渐进 熟读精思

  虚心涵泳 切己体察 着紧用力

  又曰敛身正坐。缓视微吟。虚心涵泳。切己体察。研精覃思。以究其所难知。平心易气。以听其所自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