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成就人才,即是栽培子弟。>暴殄天物,自应折磨儿孙。

  程子教人以静,朱子教人以敬静者,心不妄动之谓也。

  敬者,心常惺惺之谓也。又况静能延寿,敬则日强。

  为学之功在是,养生之道亦在是。静敬之益人大矣哉,学者可不务乎?

  世风之狡诈多端,到底忠厚人颠扑不破。

  末俗以繁华相向,终觉冷淡处趣味弥长。

  世之言乐者,但曰读书乐。田家乐。

  可知务本业者,其境常安。

  古之言忧者,必曰天下忧。廊庙忧。

  可知当大任者,其心良苦。

  士必以诗书为性命。人须从孝悌立根基。

  士既知学,还恐学而无恒。人不患贪,只要贫而有志。

  事但观其已然,便可知其未然。人必尽其当然,乃可听其自然。

  事当难处之时,只让退一步,便容易处矣。

  功到将成之候,若放松一着,便不能成矣。

  势利人装腔做调,都只在体面上铺张,可知其百为皆假。

  虚浮人指东画西,全不向身心内打算,定卜其一事无成。

  十分不耐烦,乃为人大病。

  一昧学吃亏,是处事良方。

  数虽有定,而君子但求其理,理既得,数亦难违。

  变固宜防,而君子但守其常,常无失,变亦能御。

  奢侈足以败家,悭吝亦足以败家。

  奢侈之败家,犹出常情,而悭吝之败家,必遭奇祸。

  庸愚足以覆事,精明亦足以覆事。

  庸愚之覆事,犹为小咎,而精明之覆事,必见大凶。

  舍不得钱,不能为义士。舍不得命,不能为忠臣。

  守分安贫,何等清闲,而好事者,偏自寻烦恼。

  持盈保泰,总须忍让,而恃强者,乃自取灭亡。

  守身必严谨,凡足以戕吾身者,宜戒之。

  养心须淡泊,凡足以累吾心者,勿为也。

  守身不敢妄为,恐贻羞於父母。创业还须深虑,恐贻害於子孙。

  善谋生者,但令长幼内外,勤修恒业而不必富其家。

  善处事者,但就是非可否,审定章程而不必利於己。

  山水是文章化境。烟云乃富贵幻形。

  身不饥寒,天未尝负我。

  学无长进,我何以对天?

  神传於目,而目则有胞,闭之可以养神也。

  祸出於口,而口则有唇,阖之可以防祸也。

  生资之高在忠信,非关机巧。学业之美於德行,不仅文章。

  盛衰之机,虽关气运,而有心者,必责诸人谋。

  性命之理,固极精微,而讲学者,必求其实用。

  儒者多文为富,其文非时文也。君子疾名不称,其名非科名也。

  人品之不高,总为一利字看不破。

  学业之不进,总为一懒字丢不开。

  人犯一苟字,便不能振。人犯一俗字,便不可医。

  人得一知己,须对知己而无惭。>士既多读书,必求读书而有用。

  人皆欲贵也,请问一官到手,怎样施行?

  人皆欲富也,且问万贯缠腰,如何布置?

  人皆欲会说话,苏秦乃因会说话而杀身。

  人皆欲多积财,石崇乃因多积财而丧命。

  人之生也直,人苟欲生,必全其直。

  贫者士之常,士不安贫,乃反其常。

  人之足传,在有德,不在有位。世所相信,在能行,不在能言。

  人知佛老为异端,不知凡背乎经常者,皆异端也。

  人知杨默为邪说,不知凡涉於虚诞者,皆邪说也。

  人生不可安闲,有恒业,才足收放心。

  日用必须简省。杜奢端,即以昭俭德。

  人生境遇无常,须自谋一吃饭本领。

  人生光阴易逝,要早定一成器日期。

  人虽无艰难之时,要不可忘艰难之境。

  世虽有侥幸之事,断不可存侥幸之心。

  人心统耳目官骸,而於百体为君,必随处见神明之宰。

  人面合眉眼鼻口,以成一字曰苦,知终身无安逸之时。

  人称我善良,则喜。

  称我凶恶,则怒。

  此可见凶恶非美名也,即当立志为善良。

  我见人醇谨,则爱。见人浮躁,则恶。

  此可见浮躁非佳士也,何不反身为醇谨。

  自奉必减几分方好。>处世能退一步为高。

  自己所行之是非,尚不能知,安望知人。

  古人以往之得失,且不必论,但须论己。

  自家富贵不着意里,人家富贵不着眼里,此是何等胸襟!。

  古人忠孝不离心头,今人忠孝不离口头,此是何等志量!。

  自虞廷立五伦为教,然後天下有大经。

  自紫阳集四子成书,然後天下有正学。

  子弟天性未漓,教易入也,则体孔子之言以劳之,勿溺爱以长其自肆之心。

  子弟天性已坏,教难行也,则守孟子之言以养之,勿轻弃以绝其自新之路。

  紫阳补大学格致之章,恐人误入虚无,而必使之即物穷理,所以维正教也。

  阳明取孟子良知之说,恐人徒事记诵,而必使之反己省心,所以救末流也。

  作善降祥,不善降殃,可见尘世之间,已分天堂地狱。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可知庸愚之辈,不隔圣域贤关。

  最不幸者,为势家女作翁姑。最难处者,为富家儿作师友。

  财不患其不得,患财得而不能善用其财。

  禄不患其不来,患禄来而不能无愧其禄。

  才觉已有不是,便决意改图,此立志为君子也。

  明知人议其非,偏肆行无忌,此甘心为小人也。

  在世无过百年,总要作好人。存好心,留个後代榜样。

  谋生各有恒业,那得管闲事。说闲话,荒我正经工夫。

  存科名之心者,未必有琴书之乐。

  讲性命之学者,不可无经济之才。

  聪明勿使外散,古人有纩以塞耳,旒以蔽目者矣。

  耕读何妨兼营,古人有出而负耒,入而横经者矣。

  纵容子孙偷安,其後必至耽酒色而败门庭。

  专教子孙谋利,其後必至争赀财而伤骨肉。

  夙夜所为,得无抱惭於裘影。>光阴已逝,尚期收效於桑榆。

  矮板凳,且坐着。好光阴,莫错过。

  偶缘为善受累,遂无意为善,是因哽废食也。

  明识有过当规,却讳言有过,是护疾忌医也。

  耳目口鼻,皆无知识之辈,全靠着心作主人。

  身体发肤,总有毁坏之时,要留个名称後世。

  一信字是立身之本,所以人不可无也。

  一恕字是接物之要,所以终身可行也。

  一室闲居,必常怀振卓心,才有生气。

  同人聚处,须多说切直话,方见古风。

  一生快活皆庸福。万种艰辛出伟人。

  一言足以招大祸,故古人守口如瓶,惟恐其覆坠也。

  一行足以玷终身,故古人饬躬若璧,惟恐有瑕疵也。

  以汉高祖之英明,知吕后必杀戚姬,。

  而不能救止,盖其祸已成也。

  以陶朱公之智计,知长男必杀仲子,。

  而不能保全,殆其罪难宥乎。

  以直道教人,人即不从,而自反无愧,切勿曲以求荣也。

  以诚心待人,人或不谅,而历久自明,不必急於求白也。

  义之中有利,而尚义之君子,初非计及於利也。

  利之中有害,而趋利之小人,并不顾其为害也。

  意趣清高,利禄不能动也。志量远大,富贵不能淫也。

  忧先於事,故能无忧,事至而忧无救於事。

  此唐使李绛语也。其警人之意深矣,可书以揭诸座右。

  尧舜大圣,而生朱均。>瞽鲧之愚,而生舜禹。揆以馀庆殃之理,似觉难凭。

  然尧舜之圣,初未尝因朱均而减。瞽鲧之愚,亦不能因舜禹而掩。

  所以人贵自立也。

  有不可及之志,必有不可及之功。

  有不忍言之心,必有不忍言之祸。

  有真性情须有真涵养。有大识见乃有大文章。

  有守虽无所展布,而其节不挠,故与有猷有为而并重。

  立言即未经起行,而於人有益,故与立功立德而并传。

  有生资,不加学力,气质究难化也。

  慎大德,不矜细行,形迹终可疑也。

  有才必韬藏,如浑金璞玉,然而日章也。

  为学无间断,如流水行云,日进而不已也。

  友以成德也,人而无友,则孤陋寡闻,德不能成矣。

  学以愈愚也,人而不学,则昏昧无知,愚不能愈矣。

  言不可尽信,必揆诸理。事未可遽行,必问诸心。

  严近乎矜,然严是正气,矜是乖气,故持身贵严而不可矜。

  谦似乎谄,然谦是虚心,谄是媚心。故处世贵谦而不可谄。

  颜子之不校,孟子之自反,是贤人处横逆之方。

  子贡之无谄,原思之坐弦,是贤人守贫穷之法。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然人欲既胜天理或亡。

  故有道之士,必使饮食有节,男女有别。

  隐微之衍,即干宪典,所以君子怀刑也。

  技艺之末,无益身心,所以君子务本也。

  无论作何等人,总不可有势利气。

  无论习何等业,总不可有粗浮心。

  无执滞心,才是通方士。有做作气,便非本色人。

  无财非贫,无学乃为贫。无位非贱,无耻乃为贱。

  无年非夭,无述乃为夭。无子非孤,无德乃为孤。

  误用聪明,何若一生守拙。滥交朋友,不如终日读书。

  伍子胥报父兄之仇而郢都灭,申包胥救君上之难而楚国存,可知人心足恃也。

  秦始皇灭东周之岁而刘季生,梁武帝灭南齐之年而侯景降,可知天道好还也。

  为学不外静敬二字。教人先去骄惰二字。

  为乡邻解纷争,使得和好如初,即化人之事也。

  为世俗谈因果,使知报应不爽,亦劝善之方也。

  为善之端无尽,只讲一让字,便人人可行。

  立身之道何穷,只得一敬字,便事事皆整。

  为人循矩度,而不见精神,则登场之傀儡也。

  作事守章程,而不知权变,则依样之葫芦也。

  文行忠信,孝悌恭敬,孔子立教之目也,今惟教以文而已。

  志道据德,依仁游艺,孔门为学之序也,今但学其艺而已。

  稳当话,却是平常话,所以听稳当话者不多。

  本分人,即是快活人,无奈做本分人者甚少。

  王者不令人放生,而无故却不杀生,则物命可惜也。

  圣人不责人无过,惟多方诱之改过,庶人心可回也。

  与朋友交游,须将他好处留心学来,方能受益。

  对圣贤言语,必要我平时照样行去,才算读书。

  与其使乡党有誉言,不如令乡党无怨言。

  与其为子孙谋产业,不如教子孙习恒业。

  遇老成人,便肯殷殷求教,则向善必笃也。

  听切实话,觉得津津有味,则进德可期也。

  余最爱草庐日录有句云:澹如秋水贫中味,和若春风静後功。

  读之觉矜平躁释,意味深长。

  欲利己,便是害己。肯下人,终能上人。

  用功於内者,必於外无所求。饰美於外者,必其中无所有。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9:1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