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善俗要义  (元)王结 着

  ●目录

   一曰务农桑

   二曰课栽植

   三曰广储蓄

   四曰育牝牸

   五曰畜鸡豚

   六曰养鱼鸭

   七曰兴水利防水患附

   八曰殖生理

   九曰治园圃

   十曰办差税军站钱附

   十一曰聚义粮

   十二曰勤学问

   十三曰敦孝悌

   十四曰隆慈爱训子弟附

   十五曰友昆弟

   十六曰和夫妇

   十七曰别男女

   十八曰正家室

   十九曰尊官长

   二十曰亲师儒

   二十一曰睦宗族

   二十二曰敬耆艾

   二十三曰正婚姻

   二十四曰致勤谨

   二十五曰择交游

   二十六曰赈饥馁

   二十七曰恤鳏寡助死丧附

   二十八曰息鬬讼

   二十九曰禁赌博

   三十曰弭盗贼

   三十一曰明要约

   三十二曰罢祈享

   三十三曰戒游惰

  ●善俗要义 王结

  皇帝圣旨里。顺德路总管府准,本路总管王太中关,会验先钦奉诏书一款:内外官吏自今公勤奉职,廉慎律身,遵行诏条,惠安黎庶,以副委任之意。钦此。伏覩累降诏书、圣旨,训勅在位之人劝课农桑,兴举学校,宣明教化,肃清风俗,德至渥也,凡在官守,各务遵行。窃详当职猥以庸虚叨膺承流宣化之寄,仰祇恩命,俯惭吏民,夙夜忧惶,罔知所措,治簿书,严期会,恐不足以塞责。是用仰遵明诏训勅臣下之旨,窃取古人富而教之之意,定拟到人民合行事理,名曰《善俗要义》,凡三十三件,盖将使之勤农桑,正人伦,厚风俗,远刑罚也。谨已缮写成帙,合行移关请照验,更为讲究可否行下合属,仰各处正官、教官及社长、社师人等照依备去事理,以时训诲社众,务要据行,共求实效。所在士民苟能讲明而遵用之,其于敦本抑末之术,迁善远罪之道,亦未必无小补云。所定善俗名件,开列于后。准此。

  总管府议得;郡守县令,民之师帅,非止办赋税、理词讼而已,务要课耕桑以厚民生,明教化以正民俗,方称朝廷委任之意。总管王太中定拟到《善俗要义》,甚得抚字教养之方,今缮写成帙,随此发去,合下仰照验,仍令本县依上录写,遍下各社,须要正官、教官、社长、社师人等照依备去谕民事理,以时读示训诲,务令百姓通知,劝之遵用举行,将来渐有实效。若有顽悖之人训导不从,亦仰依法惩治施行。

  一曰务农桑

  二曰课栽植

  三曰广储蓄

  四曰育牝牸

  五曰畜鸡豚

  六曰养鱼鸭

  七曰兴水利防水患附

  八曰殖生理

  九曰治园圃

  十曰办差税军站钱附

  十一曰聚义粮

  十二曰勤学问

  十三曰敦孝悌

  十四曰隆慈爱训子弟附

  十五曰友昆弟

  十六曰和夫妇

  十七曰别男女

  十八曰正家室

  十九曰尊官长

  二十曰亲师儒

  二十一曰睦宗族

  二十二曰敬耆艾

  二十三曰正婚姻

  二十四曰致勤谨

  二十五曰择交游

  二十六曰赈饥馁

  二十七曰恤鳏寡助死丧附

  二十八曰息鬬讼

  二十九曰禁赌博

  三十曰弭盗贼

  三十一曰明要约

  三十二曰罢祈享

  三十三曰戒游惰

  ○一曰务农桑

  夫治国之道,养民为本;养民之术,务农为先。盖人生所资,惟在五谷布帛,所以累奉条画,劝民敦本抑末、勤修农业者,以此故也。然闻所在民众通晓务农、勤力耕桑者不为无人,其苟且之徒未尽地利,游惰之辈荒废本业者,亦多有之。今后仰社长劝社众常观农桑之书,父兄率其子弟,主户督其田客,趁时深耕匀种,频并锄耨,植禾艺麦,最为上计。或风土不宜,雨泽迟降,合晚种杂田瓜菜者,亦可并力补种,更宜种麻以备纺绩。蚕桑之事,自收种浴川生蛾喂饲以至成茧缲丝,皆当详考农书所载老农遗法,遵而行之,家长率一家男女劝用心用力,四十日间干系一年生计。若妇人得闲,伏中便可织绢沉蜜,胜似余月。如此上可以办纳差税,下可以一家温饱。苟有蓄积,虽遇凶年,亦免饥寒之患也。

  ○二曰课栽植

  古人云:「十年之计,种之以木。」若栽桑或栽地桑,何必十年,三五年后便可享其利也。更能修治得法,久远则益无穷。本路官司虽频劝课,至今不见成效,盖人民不为远虑,或又托以地不宜桑,往往废其蚕织,所以民之殷富不及齐鲁。然栽桑之法,其种堪椹移栽、压条、接换,效验已着,苟能按其成法,多广栽种,则数年之间丝绢繁盛亦如齐鲁矣。如地法委不相宜,当栽植榆、柳、青白杨树,十年之后,枝梢可为柴薪,身干堪充梁柱,或自用,或贸易,皆为有益之事。其附近城郭去处,当种植杂果货卖,亦资助生理之一端也。

  ○三曰广储蓄

  古者三年耕必有一年之食,九年耕必有三年之食,盖公私共为储蓄,所以虽有水旱,民无菜色。今所在人民,虽多田之家亦不为远计,或有余粮,必趁物价贵时倾廪粜卖,以图一时之利,后值凶年,贫民流移趁熟,有田者亦遭饥饿之苦,良可叹也。今后人民但有收成,除紧急用钱必合粜卖外,当渐为储粟之法,一年之间能三两月粮,岁月相继,蓄积自多,又当新陈换易,以防浥变。不幸或遭凶歉,斯民庶免饥馁流散之患。此事所虑者远,所备者大,诸君宜加意遵行也。

  ○四曰育牝牸

  陶朱公[曰]:「欲速富,养五牸。」如各县乡有宜畜牧去处,仰有力之家多养牸牛、母羊,随时牧放,如法栅圈。养育得所,孕字必多,牛供耕种,羊堪货卖,翦毛饮酪,皆为利益。善于治生者,所宜斟酌遵行也。

  ○五曰畜鸡豚

  孟子曰:「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且五牸之中,鸡豚易置。猪种取短嘴无柔毛者良,若近山林,宜多豢养牧放;地面窄隘去处,随宜养牧。鸡种取桑落时生者良,一雄可将四五牝鸡笼内着栈,如法畜养。如此则鸡豚蕃息,上可以供老者之养,下可以滋生理之事也。

  ○六曰养鱼鸭

  陶朱公曰:「治生之法,水畜第一。」鱼池是也。仰附近河渠有地有力之家,疏凿池沼,中溜洲渚,求怀子鲤鱼及牡鲤鱼纳于其中,二年之后,其利无穷。鸭尤易养,无所不食,水傍育之,滋孕蕃息。更有可栽种莲藕、蒲苇、菱角、鸡头去处,亦仰多广栽植,亦治生之良法也。

  ○七曰兴水利
【防水患附】

  自昔水田号为常稔,盖旱干则引水灌溉,霖雨则开堰疏放,宜收数倍于陆田,而粳糯又比谷麦常贵。邢台、南和等县濒澧河乡村,从前分引沟渠浇灌稻田,近水农民久蒙利益。然闻南和、任县之境,澧河上下,尚有水势可及之处,居民惮于改作,不知开引调度,湮塞农利,良可惜也。仰濒河有地之家,果然水势可及,当计会通晓水利之人,凿渠引水,改种稻田。若独力难成,或无知水利者,可采画地形水势,陈说堪以兴修事理,申告上司,添力开挑。如地高,泉脉不能上流,仰成造水车,设机汲引,浇灌田苗。有不解制造者,亦听申覆上司,开样颁降。此皆江淮已验良法,条画许令举行,虽南北风土不同,亦有可为之处。农民慎勿乐因循,惮改作,视为迂阔而不之信也。又闻其余县分附近沙、洺河及漳、漯旧河渠地面,每岁五六月霖雨连旬,诸水泛滥,平地漫流,淹没禾稼,各宜以时修理堤防,备御水害。若私己难办,必资众力成就者,亦听申报官司,相度差拨,以为一劳永逸之计。

  ○八曰殖生理

  城郭之民,类多工商。工作器用,商通货财,亦人生必用之事,而民衣食其中。勤谨则家道增长,怠惰则生理荒废。家道增,上可以办差役,下可以足衣食。然城居子弟易为游荡,各家父兄当严加训导防制,常使勤修本业,勿令无故饮宴及游行非理之地,以致奢侈淫放,费用赀财。

  ○九曰治园圃

  谷麦充饥,蔬菜助味,皆民生日用不可阙者。昔龚遂守渤海,劝民每口种薤百本、葱五十本、韮一畦,及课农桑、畜牧之事,吏民渐皆富实。张忠定公为崇阳令,遇农夫买菜出城者,执而笞之,谕使自种。今农民虽务耕桑,亦当于近宅隙地种艺蔬菜,省钱转卖。且韮之为物,一种即生,力省味美,尤宜多种。其余瓜、茄、葱、蒜等物,随宜栽植,少则自用,多则货卖。如地亩稍多,人力有余,更宜种芋及蔓菁、苜蓿,此物收数甚多,不惟滋助饮食,又可以救饥馑度凶年也。

  ○十曰办差税
【军站钱附】

  古人云:「民者,出粟米麻丝,作器皿,通货财,以事其上者也。」盖有户则有差,有地则有税,以至为军为站,出征给驿,普天率土,皆为一体。此古今之常经,上下之定分,与生俱来而不可免者。农工商贾各治生理,农民于蚕麦秋田收成之后,先须存留丝绢粮斛,以备送纳,合着差税军站等钱,上以供朝廷之用,下以办一家之事,又可以免官府催督之烦,鞭挞之苦也。所在工商,亦仰准此。如贫民有旧债未还,婚丧急用不能存留者,又须别有小小生理,撙衣节食,亦当早为办纳也。

  ○十一曰聚义粮

  义仓者,丰年贮蓄,俭岁食用。此朝廷之甲令,而近古之良法也。今岁稍有收成,随社人户合照依条画,各验口数,每口存留义粮一斗,或谷,或杂色物斛,社众商议于本社有抵业信实之家,如法收贮,勿致损坏。傥遇凶年,还验原纳口数,支散食用。所在官司、过往军马,不敢支升合。若有被灾人户,田禾不收,不在存留之限。此乃有备无患之道,诸人亦当思患而预防之也。

  ○十二曰勤学问

  众人之生性中皆有仁义礼智,惟学乃能知其理而造其道,贤人君子皆由此致。若不解学问,则懵然蚩蚩之民。朝廷开设学校勉人读书者,以此故也。凡所在人民,除家道窘迫、资质昏愚者外,其余稍稍殷实之家,父兄率其子弟,皆当亲近师儒,读理义之书,讲人伦五常之道。若年长失学,且读小学一部,其修身正家皆备于此。年壮明敏,更读《大学》、《语》、《孟》,义理渐解,务要践履所读之书。始于一身,推于一家,信言谨行,正心修身,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男女有别,长幼有礼,尊官长,畏刑宪,人伦既明,风俗自厚。其天资颖悟、笃于学问之人,更传习合读经史,日进不已,渐至该洽,则为国士、天下士矣。若言人民各治生理,别无闲暇,仰候农隙或秋冬之夜,果肯用心,自然有进。且人之围棋饮酒皆有工夫,况学问乃自家吃紧之事,所宜勉强着力也。小儿七岁以上,便合读书,候年齿渐长,亦令讲明。久远如此循行,渐见俗化淳美,人才成就,方副朝廷崇儒建学之意云。

  ○十三曰敦孝悌

  善事父母曰孝,善事兄长曰悌。虽闾阎村野小民,谁不知爱其父母,敬其兄长。然俗薄教废,其间不能修子弟之职者亦或有之。父母者,生我乳我,养之成人,教之成材。兄者,与己同胞共乳,分形连气,先我而生者。果能以此思之,其所以事之者,自当竭尽子弟之职也。事父兄之道,勤力代其劳苦,治生供其奉养,更当和气柔色,宛转承顺。若家贫甘旨不充,但衣食粗给,得其欢心,亦不失为孝悌也。自己如此,子弟效之,亦复能然,则人伦明而家道正矣。人能爱亲敬兄,自知尊卑之礼、上下之分,至于狎侮耆老、告讦官吏之事亦不敢为,而悖逆乱常自然无有矣。此五常之先,百行之本,诸君皆当勉力行之也。

  ○十四曰隆慈爱
【训子弟附】

  人之父母孰不知爱其子弟,然徒爱而不知训以义,方适足以长其骄傲,滋其怠惰。士农之子不务学问,不勤耕桑,工商之家不习本业,不慎行止,年齿渐长,凶悖日增,此等之人,又岂知爱亲敬兄,事长上,睦亲友之道哉。今后凡四民之子弟,自幼更令入学诵书,教以事亲事长之礼,又常丁宁训导,使之谨慎笃实,恭敬逊让,习熟见闻,渐能成立。稍长,资性明敏者,可使习儒;其余诸人,农工商贾各守其业,亦不失为乡里善人矣。又有父母慈爱不均,好恶偏党,数子之中,私其一二,衣食赀财,妄分彼此,以致昆弟不睦,娣姒不和,则骨肉猜怨而家道乖离矣。为人父母,切宜戒之。

  ○十五曰友昆弟

  兄弟者,同胞共乳,分形连气,至亲至厚也。古人以手足为喻,盖谓四肢虽异,本系一体。以此观之,其友爱当何如也?今人岂不知兄弟之爱,多因宠其妻子,偏听私言,计较短长,争竞多寡,以至父母在堂,分财异居,互相告讦,患若贼雠,灭天亲,败人纪,此等之人,岂知有仁义之心哉!若能思同胞共乳、分形连气之理,脱然觉悟,则兄爱其弟,弟敬其兄,临财相让,遇事相谋,通有无,共忧乐,爱敬既笃,家室自和。如此不惟人喜悦,天道亦当佑助也。

  ○十六曰和夫妇

  君子之道,始于闺门衽席,终于天下国家。盖情爱之私易于陷溺,故夫妇之间恩礼并用。为夫者当正身以率之,勤俭以道之,勿听其私言,勿徇其偏见。妇人又当和柔婉顺,敬其所夫,纺绩织纴,谨守妇职。如此则夫妇和而家道正矣。今之人溺于情爱者,惟妇言是用,至与父兄背戾。其忘弃恩义之人,则又富贵别娶,冻馁糟糠。妇人亦有欺昧夫主,丧其所守。所以夫妇不和,子妇失教,一家之内,互相憎疾。为人如是,又安知有礼义廉耻之事哉?礼义亡,人道灭矣。凡为夫妇者,切宜深戒也。

  ○十七曰别男女

  古之人,男女不亲授受,内外异居,饮食异处,出门男子由右,女子由左,所以防闲分别者,至严至密也。近年礼教不修,风俗薄恶,男女无别,僧尼混淆。其士夫知礼之人,家法严明,闺门整肃者固多有之。然闻闾阎之间,良家妇女颇有追游结托、出入权门者,既失防闲,中岂无弊。亦有贫穷之人素无教养,甘处污贱者,廉耻道丧,事难尽言。更有好讼之妇,不离官府,甘受捶挞,绝无羞愧。盖皆家长夫主处身不正,训导不严之过。此等之人,亲戚恶之,乡里贱之,刑法坐之,其异于禽兽者几希矣。若能知耻改过,依理治生,夫夫妇妇,有礼有别,则亲戚乡党自然尊敬。为善甚易,诸人何惮而不行也。

  ○十八曰正家室

  闺门之内,恩常掩义;家道不睦,生自妇人。盖因娣姒入门,异姓来聚,恩义疏薄,猜妬日深,竞短争长,互相谮愬,男子刚正者少,皆为所移,兄弟之间,友爱渐弛,以至分财析户,致误连年,反易天常,悖逆伦理,迹其厉阶,尽由妇人。然男子果能刚正不私,以慈畜之,以庄莅之,自其初来教之奉养舅姑,尊敬冢妇,辑睦亲戚,协和诸妇,傥有谮言,严加呵责,如此则父子昆弟亲爱日隆,一门之内雍熙和悦,子孙必当昌盛,神明亦降福泽。诸人幸宜深思而力行也。

  ○十九曰尊官长

  民生有欲,羣聚必争。朝廷内置公卿,外建守令,所以抚养疲癃,整治强暴,辨其枉直,定其是非,然后士农工商各安其业。故官之与民,其尊卑之叙,上下之分,乃天造地设而不可易也。为其民者,当尊敬畏服,听其号召,遵其约束。虽其人贪冒无知,在吾所以奉之者,亦不敢不尽也。人能如此,不惟苟免刑罚,盖官府乃朝廷署置,我能敬之,是重朝廷而畏天命也。百姓敬官府,官府遵上司,四方遵朝廷,则上下辨,民志定,而天下治矣。至于社长,亦上司设立,使之劝课农桑,谕解词讼,奖率勤谨,训戒游惰,社众亦当尊敬其人,听其教诲也。

  ○二十曰亲师儒

  人之为学,必资师授,故独学无友则孤陋寡闻。师资既备,义理易穷,其修己治人之方,事亲从兄之道,亦皆可以渐致。此后生晚学必当隆师取友也。虽年长失学,果能亲近读书有守之人,听其言义,观其行事,渐摩既久,为益必多。

  ○二十一曰睦宗族

  人家宗族虽有不同,遡其源流,皆吾祖宗之后,是祖先一身分为吾羣从诸父昆弟也。苟能以此思之,则近者固宜亲爱,远者亦当辑睦,吉凶庆吊,随宜往还,伏腊岁时,称情欢会,相爱之意深,相亲之情厚,恤其患难,助其贫乏,子孙化之,乡里效之,不惟宗族和睦,风俗渐当淳美。若不亲其宗族而趋附他人者,人亦贱恶而不之信,盖于所厚者薄,无所不薄矣。

  ○二十二曰敬耆艾

  《论语》曰:「乡人饮酒,杖者出,斯出矣。」此言孔子事长之礼,未出不敢先,既出不敢后,盖极其尊敬恭顺也。夫乡里耆艾之人,或与父祖辈行,或与兄长比肩,自吾髫龄以至成人,其抚视存问,情意甚厚,吾能尊崇爱敬,是尊敬吾父祖兄长也。且敬人之父者,人亦敬其父;敬人之兄者,人亦敬其兄;不惟尽吾事长之礼,吾之父兄人亦中心尊敬之矣。九十、八十之老,朝廷颁赐绢帛,仍许一子免役,顾吾何人,而敢不敬耶?

  ○二十三曰正婚姻

  人伦之道,始于夫妇;夫妇之本,正自婚姻。婚姻之事,又当谨其始,而亲信以终之也。凡娶妇嫁女,必先察其壻妇性行及其家法何如,然后明立婚约。称其贫富,办纳聘财及物,虽有多寡不同,必须精粹坚好,却不得以滥恶充数。其要约日期,各宜遵守。又当随其丰俭,聊备酒食,以会亲戚故旧。此所以合姻娅之欢,厚男女之别,以和夫妇,以正人伦也。近年婚姻之家,贪慕富贵权势,不为男女远图,或结婚之后随即乖争,计较聘财多寡,责望资装厚薄,兴讼连年,紊乱官府,以致男大不婚,女长不聘,妇姑不和,翁壻相怨,伤风害义,莫此为甚。又闻府中人家亦有苟贪财贿,甘与异类为婚者,此乃风俗薄恶,家法污秽之极,可羞可贱,而他处所无有也。然皆父母兄长之过,闻吾言而思之,岂无愧耻之心哉!呜呼,良家女子安忍配偶异类之身乎?今后凡议婚姻,钦依元定聘财,选择气类相同良善之家,又遵用吾说,谨其始而以亲爱信实终之,则人伦渐明,风俗渐厚矣。

  ○二十四曰致勤谨

  古语云:「勤能胜贫,谨能胜祸。」盖言勤力可以不贫,谨身可以免祸。务耕桑,修蚕织,葺园圃,栽树株,利沟渠,理堤堰,通货财,皆勤力之事也。孝于父母,顺于兄长,言行慎密,出入安详,非善勿友,非义勿取,不学赌博,不作盗贼,不好争讼,不竞贪淫,皆谨身之道也。人能如此,不惟胜贫免祸,乡党识者必皆爱重,称为善人君子矣。

  ○二十五曰择交游

  古人云:「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与之俱化。与不善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矣。」盖人生斯世,必与同类交游,苟不慎择,为患非细。所宜亲近善良,避远凶恶。善良接近,则日闻善言,日见善事,久久习惯,则我亦进于善人矣。凶恶不远,则兴引词讼,触冒刑法,小则危其身,大则及其家,是亦陷于凶人矣。二者之间,得失甚着,惟在审于其初而慎其决择耳。

  ○二十六曰赈饥馁

  近年水旱为灾,民多流亡冻馁,朝廷散钱给米,所活甚多,又常着令,如所在人户能施米赈饥、减价准粜者,量其多寡,赏以官爵。当时江南、山东之人已有能奉行者,随即受命作官人矣。若不幸遭遇饥馑,富实多田之家或廪有余粟,果能赈施平粜,不惟仰承德意,荣取官爵,而冥冥之中又积阴庆。古人所谓「百年之计,种之以德」也。

  ○二十七曰恤鳏寡
【助死丧附】

  鳏寡孤独,天民之穷者也,尚赖官给衣粮,仅能保养以终天年。其余惸独之人,不在收系赡养之数者,亦间有之。然城郭之内,乡村之中,岂无疏远宗族、中表亲戚,若衣食仅能自足者,固所不论,其稍有赢余之人,亦安忍坐视其操瓢挈囊哀号叩哭乞丐于市,而不救恤之哉?况上司明文,鳏寡孤独,亲戚不行收养者有罪。今后仰所在人户家业稍完者,若中外亲戚有孤穷乞丐之人,即当收恤,随时量给粮食,使之粗充口腹。其人如年未衰老,耳目或存,手足不废,仍为分付农家,令其佣作以自赡给。女子可嫁者,聊备衣服,即与嫁之。盖所以广孝友之道,布惠泽之施,又可以免官府惩治之责也。若同里之人死亡,家贫不能营葬者,亦仰众家随其多寡资助钱物,置买棺椁、衣服,众力共为埋瘗,庶免骸骨暴露,亦仁者用心之一端也。

  ○二十八曰息鬬讼

  古之人,行者让路,耕者让畔,下不犯上,卑不言尊,所以厚风俗而正纲纪也。近年民间争鬬日兴,造讦成俗,稍相违忤,便至纷争,或侵数垄之田,或竞一尺之地,亲戚故旧,化为仇雠,甚则丑诋骨肉阴私,讦举官府过错,诬陷昏赖,无所不为。此皆守土之官失于训导抚治之过,而人之如此,亦流为狡猾凶顽好讼之徒矣。今后各县正官及社长人等,劝谕所在人民,兴行礼让,叙别尊卑。若乡里之人有愚戆无知,误相触犯,酒后迷酗,偶相诋毁者,皆宜容忍,以全亲故之情。田亩宅舍,明有界畔,各当固守,勿相侵夺。至于告骨肉则害吾之恩,告官府则伤吾之义,俱宜悛改,勿陷凶猾。父兄能行之于上,子孙皆效之于下,如此则化为忠厚之人,而成礼义之俗矣。

  ○二十九曰禁赌博

  人之营治生理,各有常业,能安其分,衣食自充。近年所在贫民为赀本不多,利息微细,凡交易诸物,不肯依理货卖,辄行用钱赌博,妄意一胜以图获利之多,而买物之人亦思侥幸,共争胜负。似此愚民,岂有家业增充,但见贫窘日甚,而又触冒禁条,重负刑责。又有游荡无赖之徒,专以赍持钱物共为赌博,胜者则视为易得之财,非理费用,负者则思为报复之计,再破家赀,一胜一负,各致穷空,别无所图,皆化为贼盗矣。今后仰随处社长及人家父兄,各宜以此劝谕社众,训教子弟,依理勤谨治生,勿得照前妄作。若不悛改,更仰申报官司,依法惩治。

  ○三十曰弭盗贼

  人于万物,最灵最贵。然均是人也,亦有国法所必诛,乡里所不齿,父不以为子,妻不以为夫者。何哉?盗贼是也。原其初心,亦安肯遽至于此,或好行赌博,赀财空竭,或贪迷酒色,家产破荡,或习为手搏,或学弄枪刀,渐启凶心,以至为盗,一黥其臂,无复自新。今后仰所在人民,其子弟七八岁时,便令入学读书,年齿稍长,教之各遵本业。或有好饮博、习凶艺者,即宜禁止训戒,勿使渐成奸恶,累及父兄妻子。仍仰随处社长,如社内有游惰之人似前为非,亦行依理训诲;若不悛改,申报所在官司,随即惩戒,庶几早能知耻自新,是弭盗之一端也。

  ○三十一曰明要约

  作事谋始,古人所贵。后世文约契券,盖亦谨始之道,所以防其争且欺也。近年风俗偷薄,巧伪日增,凡田宅婚姻债负良贱,偶因要约不明,多致争讼昏赖,紊乱官府,动涉岁年,干碍平人,妨误生计。亦有诈立契约,公肆欺谩者,然理曲之人,终亦败露,身负罪责,名陷凶徒,竟亦何得也?今后民间婚姻、田宅等事及两相贸易,合立文约者,皆须分明开写年月、价值、期限、证佐,以备他日检勘。防闲既密,争告渐稀,欺伪之徒,自有刑宪,是亦善风俗止词讼之一事也。

  ○三十二曰罢祈享

  古人云:「神不歆非类,民不祀非族。」盖士庶人所当祭者,惟己之祖考及五祀之一。故聚众祈享,朝廷屡有禁条,所以正人心而消奸宄也。近年俗薄教废,所在人民类多不知祇奉祖考,往往鸠钱集众,僭越祠祭及冒犯非族,殊失禁约之旨。且幽明人鬼之间,亵渎为甚,神既不歆,有罪无福。今后士大夫家欲尽奉先之孝者,以时致祭,典礼具存。庶人亦当岁时祭其祖考,以尽追远之诚。其闾里乡村之人,不得聚集人众,祈享祠庙。凡金书旗帜,俗号曰赛社者,仰社长省谕,实时拆毁罢散。若训诲不从,尚蹈前非,是为顽悖,官有严刑。

  ○三十三曰戒游惰

  士农工商,各有常业,谨身勤力,衣食自充,前已屡言之矣。颇闻人家子弟多有不遵先业,游荡好闲,或蹴踘击球,或射弹黏雀,或频游歌酒之肆,或常登优戏之楼,放恣日深,家产尽废,贫穷窘迫,何恶不为。乡村之民亦有不务耕锄,不勤蚕织,呼召党类,趁集饮酒者,甚至与妻同往,以致男女混淆。今后果有似此游荡之人,父兄严加训戒,社长丁宁劝谕,庶能悔过自新。若循袭不改,仰申报所在官司,依法惩戒。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9:0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