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阿雨斋夫子讳肃,满州镶白旗人。乾隆甲戌进士。都察院左副都御史,乙未副总裁。历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终光禄寺少卿。

  汤辛斋夫子讳先甲,江苏宜兴人。乾隆辛未进士。翰林院编修,乙未分诗一房,为辉祖本房师。终广东学政。

  受 业

  薄夫子,淇县人。不能追记讳字。辉祖六岁受业。

  家静山夫子讳崇智,同出高祖支下。辉祖自七岁至十岁受业,训诂之学皆禀师授。旅没京师。无子。辉祖属族兄凤琳(绶)归其丧,今尚无为之后者。

  郑又亭夫子,名嘉礼。同县人。县学生。先君子将为粤东之游,预聘延主垫,辉祖年十一至十四岁,受业四年。馆课勤密,不使得有暇晷。今年七十有九。辉祖不逮事父,夫子为先君子礼聘,见夫子如见吾父,夫子亦视辉祖如子。呼名受拜,不假辞色。白头师弟肃然也。近今馆师,更无能继之者。

  徐冠周夫子讳冕。上虞人,馆族叔奂若先生家。辉祖年十五从学。当是时,家难交讧,夫子语辉祖曰:“汝不成名,门户必隳。当念二母辛苦,用百倍功充汝才,不患不成进士也。”又曰:“吾年逾六十,我儿未十岁,不知他日吾子得如汝否?”视辉祖亦如子。辉祖年三十,客长洲,从上虞郑茂才(源)询知:夫子久弃人事,世兄补博士弟子,终未得一见也。

  茅再鹿夫子讳绳武,一字诒孙。山阴人。县学生。舅氏王深甫先生内侄,馆韩德师先生家。辉祖年十六,为童子师课表弟二人。遇文期,则从夫子乞题作文。夫子谦甚,不以师道自居;然诲教切至,历二年不倦。

  张百斯夫子讳嗣益。山阴人。岁贡生。授徒鱼化桥家塾。辉祖年十八,为乾隆丁卯科初应乡试之前,仍为童子师,乞夫子命题,求教凡四月。

  许虚斋夫子讳廷秀。江苏山阳人。乾隆甲子科举人。戊辰三月,先外父王坦人先生官山阳典史,恐辉祖以蒙师废学,招至甥馆,从夫子游,凡八月,以疾辞归,明年己巳,仍受业于百斯夫子。

  冯夫子佚名字。山阴人。县学生。馆安昌沈氏,庚午闱前,从游二十余日。

  杨鲁蕃夫子名际昌。山阴人。乾隆辛酉举人。辛未馆坦人先生从兄家。辉祖授徒里中作举业文,邮呈求教,夫子导之以正,且有相赏于文字外者,讫一年。

  孙景溪夫子讳尔周。山东昌邑人。乾隆乙丑进士。令内邱调吴桥,丁外艰。岁己卯,辉祖客苏松粮储道胡偶韩先生(文伯)所,夫子服将阙,探戚官中,录课艺求教夫子,授以场屋律度:曰相题,曰炼局,曰运气,曰选调,曰遣词,曰炼字。反复讲解,每夜至四更方息。凡四阅月,稍稍领受。忝窃科名,皆夫子训也。后有业儒者,饮水思源,不得忘所自来。夫子历官四川宁远知府。归老。以子西林先生含中官陕西按察使,诰封通议大夫。

  亡 友

  孙西林先生(含中),景溪师子也。乾隆辛巳,师令秀水,辉祖佣书幕中,先生试礼部中式,来官解省觐,得共晨夕。一日侍坐,师曰:“若两人操心制行,异日当为端士,可齿叙如同气,毋忘今日之谊。”辉祖敬谢:“不敢当。”师曰:“子毋辞,士君子论交,不以穷达异趣。况子岂终幕客者?子毋辞。”先生与辉祖同生庚戌,长辉祖二十四旬有奇,遂兄事焉。越一年余别去。

  癸未选庶吉士,丙戌改户部主事。而辉祖于戊子忝充秋赋,己丑至京师,主先生寓庐,不知身之在客也,辛卯秋九月,先生由员外郎出为宁绍台兵备道,款辉祖入幕,凡四月,以会试辞。比下第南归,先生已调江苏河库道。甲午量移苏松太兵备道,屡以师命召,辉祖母老,不果往。先生旋司臬陕西。丁酉来浙开藩,再四招延,且属韩城师道意辉祖,过辱下交,惧为人指目,固辞,先生不之强也。

  有机事辄相邀商榷,有所建白,罔弗采纳。戊戌六月,手书相订,辉祖将俶装,而先生中暍捐馆舍,凭棺一恸已矣。生平先生为政,持大体,廉仁平恕,守正不阿。是时,大吏颇与先生龃龉,而先生能力行其志。发引日,道路手香跪哭,灵輀不得前。至今述遗爱,犹多泣下。辉祖为先生所部,而冠先生于亡友者,尊师命也。

  罗台山(有高),江西瑞金人。乾隆乙酉举人。己丑会试,以邵二云(晋涵)先容,得订交焉。又七年,余佐慈溪知县黄补畲(元炜)幕中,台山方主鄞县。邵双桥(洪)家迓以来,共晨夕者二旬。奉《双节堂赠言》,匄为论定。越二年,叙别于钱塘寓舍。凡《赠言》中古文,一一次第点正。通《内典》,尝进余以摄生之道,余未之能行也。而台山以己亥正月卒于家。

  孙迟舟(辰东),初名宸。归安人。乾隆壬辰举礼部试第一,第一甲第二名进士及第。官翰林院编修。先是岁丙戌,迟舟方持父服,课平湖知县刘冰斋(国烜)二子学,余治申韩家言,佐平湖幕,称莫逆交。甲午丁内艰,主讲东阳书院,余客海宁,屡寄文字商正。丙申,余再馆平湖,迟舟服阙,过余叙别。明年,迟舟举男;余举女。因有婚姻之订,是为庚子之春。其后秋分,校顺天乡试,卒于闱中。

  来江皋(起峻),同邑长河里人。乾隆壬辰进士。余之交江皋也,始自辛卯公车,继以壬辰水同舟、陆同车、京邸同寓舍,志趣并同。官户部湖广司额外主事。以父母笃老,引疾归,授徒于船楼家塾。甲午亦为余评骘课艺,已而迭丁内外艰,会经理西江塘水利,劳病卒。

  陶午庄(廷珍),会稽人。乾隆庚寅冬扁舟过访,出试文相质,遂订交。明年举于乡,丁未补咸安宫教习。丁内艰,归,校订《双节堂赠言》甚力。辛丑拣发甘肃,累署知县,借补直隶肃州州同。卒于官,以弟子为后。

  张潜亭(羲年),余姚人。乾隆乙酉拔贡生,宫于潜,训导俸满,保举以知县用,请留“四库馆”效力,赐国子监助教衔,充《四库全书》纂修官。丁酉中顺天乡试举人,戊戌下第,特赐一体殿试,届期疾作,遂不起。

  徐颐亭(梦龄),山阴人。国子监生。精医术。屡试省闱不遇。治危证多愈。余有回生之感,详《习医宜慎》条。会戚属邀赴口外,旅没。仲子嘉会,能世其业;季子端揆,以孝友著称。

  严古缘(果),仁和人。乾隆庚寅举人。先是壬申二月,恩科乡试第三场于号舍订交。垂三十年,久而愈笃。性肫挚。别数月,必作画幅题句寄赠,情溢楮墨间,弟铁桥(诚),乙酉举人,豪爽过于兄,诗笔高迈,亦工绘事,兼精篆刻。先四年卒。

  家昌年(永祚),六世祖支下,犹子行也。家奇穷,年四十方室。诗法徐谓,画师米芾。事母笃孝,有礼聘者,不忍出游离膝下,忍贫为童子师,以终其身。年八十余,及见曾孙而卒。弟介甫(永祺),年十六为山阴贾人司筦钥。

  贾人父疾,属侍医师治药,念母衰病,力不能延医,夜读医书,晓就医师求方脉之理,久之,工医术。母倚其药而生者,三十余年。为余治病辄效,言必以正,曰:“疾病皆由不自爱而起,或以先天不足归咎父母,不孝甚矣。”初,余习幕学,语余曰:“侄见郡城幕者多浪费,愿叔戒之。”又曰:“叔祖浮厝十余年,当亟谋安葬,此事无促迫者,不可以远游故,一刻忘也。”其相爱大率类是。先昌年卒。余为作《汪氏二孝子传》云。

  孙惠畴(世埰),山阴人。仲姊婿也。余孤且寒,年十四、五时,颇不为姻党所礼,独荷款接勤挚。性豪爽善饮。急人难如己,不治家人生产。游吴越间,无所遇。归而病酒,至于没。子四人,长继英,能修内,行佐幕,仁谨有闻。

  陆三德(天胜),同里人。有至性,重然诺,能知大义,为乡党信重。长余十岁,少时误陷缧绁,先大父雪出之。岁元旦起,即至大父像前礼拜。先赠公赴粤东时,属料理家事,已而赠公丧归。遇力作,无寒署,早晚有呼必应。力佣自给,独不受余一钱。曰:“吾受朝三翁未报,且诺十三叔不可负也。”

  余入试省闱,执劳无倦色。至戊子,忝列科榜,欣然曰:“吾固知朝三翁当有后也。”视余如弟,历四十年,名余不改。又四年而没。没之前夕,余客海宁归,亟过访,执余手曰:“好好尚得见弟一面,恨不及待弟官也。”盖余自少孤至成立,人情屡易,始终如一者,一人而已。

  方望山(鲁),同邑路西人。初以治疾相识,久之志趣甚洽,交相敬也。为人质直无城府,急人之病如在己身。遇敦请,虽极贫之家,严寒酷暑,皆立赴。其术以疏气为先,谓病率起于气滞,故定方多用“逍遥散”加减,所治辄效,时人号称“方逍遥”。子孔昭,亦工医有声。

  於体乾(士宏),同邑峡山人。乾隆丙午举人,性纯孝,与弟汝夔友爱甚挚。余自己卯乡试寓舍订交。长余一岁,余兄事之。后历试无不同寓。至戊子,余忝充秋赋,君攻苦益力。于家塾旁置小屋一楹,几坐皆设仄版,如号舍然。

  课日食息其中。曰:“习此,则闱中宽绰,可以从容构思。”庶几一当又八试,始与儿子继坊同出唐一峰先生门下。年已五十有八,太孺人年逾八十,君不忍离寝门,上计戚友多劝驾者,太孺人亦促办装,因过余里门叙年谊。

  余敬谢曰:“白头兄弟何当为儿辈屈!”君笑曰:“盼同年何可易得?肯不叙耶?”盖订交后四年,继坊甫生,而君辱与同榜,宜其言之慨也。具述太孺人命。余曰:“如兄者,其报国日长乎?”君跃然起,执余手曰:“微子孰肯作是言,吾计决矣。”遂不行,已而余之湖南宁远,君向晦徒步至义桥江干叙别,勉余以“亲民”之义,出《福惠全书》一册相饷。越二年,而凶问至宁远,为罢食者数日。年不副德,遇不副才。士论至今惜之。

  附录

  《双节堂庸训》自序

  《双节堂庸训》者,龙庄居士教其子孙之所作也。中人以上,不待教而成;降而下之,非教不可。居士有五男。子,才不逮中人。孙之长者,粗解字义;其次亦知识渐开。居士扃户养疴,日读《颜氏家训》、《袁氏世范》,与儿辈讲求持身涉世之方,或揭其理、或证以事,凡先世嘉言媺行及生平师友渊源,时时乐为称道,口授手书,久而成帙。

  删其与颜、袁二书词指复沓者,为纲六、为目二百十九,厘为六卷:首《述先》,志祖德也,先考、妣事具行述者不赘;次《律己》,无忝所生,有志焉未逮也;次《治家》,约举大端而已,家世相承,兼资母范,故论女行稍详;次《应世》,寡尤寡悔,非可倖几也;次《蕃后》,保世滋大,其在斯乎?以《师友》终之,成我之恩,辅仁之谊,永矢勿谖矣。

  友之存者,儿辈耳熟能详,不烦录叙;且凛凛乎,有《谷风》阴雨之忧焉。居士自少而壮、而老,循轨就范,庸庸无奇行也。庸德庸言之外,概非所知,故名之曰《庸训》。冠以“双节堂”者,获免于大戾,禀二母训也。诸所为训,简质无文,皆从数十年体认为法、为戒,欲令世世子孙、妇稚可以通晓。自念身为庸人,不敢苛子孙蕲至圣贤,而参以颜袁二书各条,则学为圣贤之理,未尝不备。

  夫人无中立,不志于圣贤,其势必流于不肖,可不慎欤?嗟乎!教者,祖父之分;率教者,子孙之责。苟疑训词为庸,而别求新异之说以自托,将有离经畔道,重贻身世之患者,是则居士之所大惧也。

  乾隆五十九年正月癸卯,龙庄居士汪辉祖。书时年六十有五。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9:0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