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薤,肥健人。生食,引涕唾,与牛肉食,作瘕。四月勿食薤。三冬至食,多涕唾。葫,大蒜也,久食伤肝损目,弱阳。煮以合青鱼发黄作,啖伐命。惟生食,不 中煮。暑毒,烂嚼下咽即知,仍禁冷水。四月八月,食之伤神,损胆气,喘悸气急,腹内生疮,肠肿成疝瘕。多食葫行房,伤肝,面无光,北方人禀厚者,食惯病 少。

  

  小蒜不可常食,食而啖生鱼夺气,阴核疼,欲死。三月勿食,伤志。时病瘥后,与一切食,竟入房,病发必死。胡荽,荞子也,久食令人多忘,狐臭,口气,慝齿,脚气加剧,根发痼疾。

  

  蓼子,是水浸令生芽而食之者,多食令人吐水,损阳少精,心痛寒热,损骨髓。二月食之,伤肾,和生鱼食,夺阴气,核子痛,欲死。

  

  萱草,一名忘忧,嫩时取以为蔬,食之动风,令人昏昏然,终日如醉,因得其名。

  

  菘,发诸风冷,有热,人食之,不发病,性冷也。

  

  芥,多食动风气,发丹石,与兔肉同食,成恶病。

  

  芜青,蔓青也,根不可多食,令气胀,子作油涂,头发黑。

  

  莱菔,即萝卜,力弱。人不宜多食,生者渗人血。

  

  生青菜,时病瘥后食之,手足青肿。

  

  一切菜,五月五日勿食之,变百病。

  

  一切菜,熟煮热食之。凡澹流滴着者,有毒。十月被霜菜,食者面无光,目涩,腰疼,心疟。发时,足十指爪青,萎困。

  

  荠菜,不宜面同食,令人督闷发病,凡用甘草皆忌此。

  

  苋菜,多食动气,冷中损腹,共蕨及鳖食,生瘕。

  

  堇菜,不宜多食,令人身重,多肿,只可一二顿。

  

  芸苔菜,患腰脚人,多食加剧。损阳气,发口疮,齿痛生虫,狐臭人忌之。

  

  鹿角菜,久食发宿疾,损经络,少颜色。

  

  菠菜,北人食肉面即平,南人食鱼米即冷。多食,冷大小肠;久食,脚软腰痛。莼菜,多食性滑发痔,引疫气,上有水银故也。七月蜡虫着上,令霍乱,勿食之。

  

  芹菜生高田者,宜人。黑滑地名水芹,赤色者害人,性寒,和醋食之损齿。春秋龙带精入芹中,偶食之,手青肚满,痛不可忍,服砂糖三二斤,吐出蚰蜴,便愈。

  

  苦荬,夏月食之以益心,蚕妇忌食之。

  

  莴苣冷,久食昏人目。白莴苣,冷气人食之,腹冷。产后不可食,寒中。共饴食,生虫。苦苣不可与蜜同食。多食,动气冷气,人食之,必破腹。

  

  苜蓿,利在小肠。蜜食下痢,多食瘦人。

  

  蕨,久食脚弱无力,弱阳,眼暗多睡,鼻塞,发落,小儿食之,不行。冷气食之,腹胀。生食成蛇瘕。郄鉴镇丹徒出猎,有甲士折一枚食之,觉心淡淡成疾,后吐一小蛇,悬屋前,渐成干蕨,信不可生食蕨也。

  茄至冷,五劳不可多食,发疮损人,动气发痼疾。熟者少食无忧患,冷人不可食,秋后食之损目。

  黄瓜,本名胡瓜,不益人。患脚气虚肿者,毒永不除。

  

  越瓜,色白,动气发疮,脚弱不益。小儿、时病后勿食,与乳酪及空心食,心痛。

  

  青瓜,令人多忘。冬瓜多食,阴湿生疮,发黄疸,九月勿食。被霜瓜向冬发血寒热,反恶。病初食,吐,食竟心下停水,或为翻胃。有冷者食之瘦,瓜能暗人眼,尤不宜。老人中其毒,至秋为疟痢。

  

  一切瓜,苦者有毒。两蒂两鼻者,害人。瓠子,冷气人食之病甚。大耗食,患脚气,虚肿。人食之,毒永不除。

  

  葫芦,多食令人吐。

  

  芋,一名土芝,有紫有白,冬月食,不发病,他月不可食。

  

  薯蓣,亦有紫白,颇胜芋。有小而名山药者佳,冷气人少食之。曾有患瘵,自谓无生,是物不忌,邻家修,求食之,美,遂多食,竟愈。有病腮痈者数人,余教多食此而愈。甜瓜多食,令人阴下痒湿生疮,发黄疸病。凡瓜入水沉者,食之得冷气,终身不瘥。

  

  上床萝卜下床姜。盖夜间萝卜消宿食,早起姜能开胃也。萝卜和羊肉食,下五脏一切气冷,人肥白。如无羊肉,诸鱼肉皆得用也。久服涩肠卫,令人发早白。牛蒡, 通十二经脉,洗五脏壅气,可常菜食。菜细切,以生蜜洗或略煎,吃之爽口,妙,能消宿食。多食发痼疾。昆布多食令人瘦。紫菜多食,令人腹痛,发气吐白沫,饮 少热醋解。决明叶,明目轻身,利五脏,作菜食之良。子,主肝家热,每日取一匙,将去土,空腹吞之,百日后夜见字。

  

  干苔,发诸疮疥,下一切丹石,杀诸药毒,不可多食,令人动血气。

  

  茭白,不可合生菜食之。多食发气并弱阳,不可杂蜜食之,发痼疾。主心胸中浮热动气。不中食,发冷,滋牙齿,伤阳道,不食为妙。

  

  苦笋,主不睡,去面目并舌下热黄,消渴,明目,解热毒,除热气,健人。笋箭,荀新者,稍可食,除者,不可食。淡竹荀,虽口美,发背闷、脚气。

  

  笋以薄荷叶数片同煮,即无奁味。诸笋煮二三日不烂,脾难克化,脾病者,不宜吃。

  

  生姜,九月九日勿食之,伤神损寿。

  

  干姜,妊多食内消。椿芽,多食神昏。

  

  榆仁,多食发热、心痛。

  

  菌,地生为菌,木生为、为木耳、为蕈。新蕈有长者、下无纹者、夜有光者、煮不熟者、欲烂无虫者、煮讫照人无影者、春夏有恶虫毒蛇经过者,皆杀人。误食毒 菌,往往笑不止而死。惟掘地为坎,投水搅取清者饮之。木菌,楮、槐、榆、柳、桑五木之耳可食,冬春无毒,木耳亦不宜多食,如前所云者皆杀人。

  

  又:赤色仰面不覆者,及生野田中者,皆毒。又:发冷风气痔,多睡无力。甘露子,不宜生食,不可多食,生寸白虫,与诸鱼同食,病生反胃。茱萸,六七月食之, 伤神气。茼蒿,多食气满。莳萝根,曾有食者杀人。蔓菁,菜中之最益人者,常食之,通中益气,令人肥健。兰香,不可多食,壅关节,涩荣卫,令人血脉不行,又 动风,发脚气。

  卷之三:飞禽

  

  鸡,黄者宜老人,乌者暖血,产妇宜之。具五色,食者必狂,六指。玄鸡白头家鸡及野 禽生子有八字文及死不伸足,害人。乌鸡合鲤鱼食,生痈疽。丙午日食鸡肉,主丈夫烧死,目盲,女人血死,妄见。《千金方》载:四月勿食暴鸡肉,作疽液漏,男 女虚劳乏气。八月食之伤神气。妊妇多食,子患诸虫。妊食鸡子,多令子失音。鸡子动风,动气,合鳖肉食害人;合犬肝、犬肉食泄利害人;合鱼汁内成心瘕;合獭 肉及野鸡共家鸡肉合食之,成遁尸,尸鬼缠身,四肢百节疼痛。鸡子白合胡荽、葱、蒜食,滞气短气;合生葱、犬肉食,谷道流血,疹。食鸡鸭子眼翳。鸡过宿收不 密,蜈蚣必集其中,不再煮而食之,为害非轻。鸡并子不可合李子食之。老鸡能呼人姓名,杀之则止。鸡有四距重翼者,龙也,杀之震死。乌鸡最暖,可补血,妇人 可食。阉鸡善啼,内毒。踏鸡子壳令人得白瘕风。半夜鸡啼则有忧事。鸡生子皆雄者必有喜事。雉离,禽也。损多益少,久食瘦人,春夏多食有毒。九、十至十一月 稍补,他月发痔及疮疥,八月忌之。益人神气,丙午日不可食,明主於火也。四月勿食,气逆。和胡桃、菌子同食,下血,有痼疾者不宜。和荞麦面食生肥虫。卵不 与葱同食生寸白。

  

  鹜,鸭也,六月勿食,益神气。黑鸭滑中,发冷痢脚气,人不可多食,有毒。妊娠多食,令子倒生。野鸭不可与胡桃、木耳同食。《异苑》曰:章安有人元嘉中啖鸭 肉成瘕,胸满面赤,不得饮食,医以秫菜食之,须臾吐一鸭雏,遂瘥。此因内生所致,又食过而然。白鸭,补虚,目白者杀人。鸭卵多食发疾冷气。老鸭善,嫩鸭 毒。鸭子不可合蒜食之,又不可合李子、鳖肉食之。野鸭九月已后,即中食,全胜家者,虽寒不动气,又身上生热疮,多年不好者,但多食之即瘥。白鹅,肉性冷, 多食霍乱发痼疾。卵不可多食。

  苍鹅发疮脓。老鹅善,嫩鹅毒。鹅毛柔暖而性冷,选细毛夹以布帛,絮而为被,偏宜覆婴儿而避惊痫也。

  鹌鹑,四月已后,八月已前,不堪食。《本草》云:虾蟆化也。鹑,患痢人可煮食之,良。和生羹煮食泄痢,酥煎偏令下焦肥。与猪肝同食面生黑子。与菌同食发痔疾。鹧鸪不可与笋同食,令人腹胀。此鸟天地之神,每月取一只飨,至尊,自死者忌之。

  

  山鸡顿食发五痔,和荞麦食生疮,不与豉同食,杀人,卵不可与葱同食,生寸白,不可久久食,令人疫。雉,一名山鸡,养之禳火灾,山鸡类也。南唐相冯延已苦脑 痛,久不减,太医吴延绍诰。庖人曰:“相公平日多食鹧鸪、山鸡。”吴曰:“得之矣。”投以甘草汤而愈。盖此禽多食乌头、半夏,有毒,以此解之。又类编通判 杨立之官南方,多食鹧鸪,生喉痈,脓血日夕不止。泗水杨吉老令先啖生姜一片,愈。盖以制半夏毒也。唐崔魏公,以多食竹鸡暴亡,梁新命捩生姜汁,折齿灌之, 复活。亦此意也。

  

  鸳鸯肉常食之患大风。夫妇不相和,煮鸳鸯肉食之,即时和顺相爱也。雀肉不与李同食。合酱食妊娠所忌。不可合杂生肝食之。雀粪和老姜末蜜丸服之,令人肥白。

  

  鹁鸽,虽益人,病者食之多减药力。

  

  雄鹊,妇人不可食,烧毛纳水中沉者是雄。

  

  乌鸦,肉涩不中食。鸦瘦,病嗽骨蒸者,可和五味腌炙食之。鸦眼睛,研,注人目中,令人见神鬼。

  

  燕肉,人不可食,入水必为蛟龙所害,食者损人神气。出千金博物志。

  

  雁肉勿食,损人神气。脂,可和豆黄末服,令人肥白。孔雀毛入人眼即瞎。诸般死鸟皆不可食。

  

  杜鹃初鸣先闻者,主别离。学其声吐血。厕上闻者,不祥,作犬声应之,吉。凡禽自死口不闭者杀人。

  卷之三:走兽

  

  猪肉之用最多,然不宜人,食之暴肥,致风虚也,闭血脉,弱筋骨,虚人肌,病人金疮 者尤甚。食其肉饮酒,不可卧秫穰中。又:白猪白蹄杂青者,不可食。猪肾理肾气,多食肾虚,久食少子。猪心肝不可多食,无益,猪临宰惊入心,绝气归肝也。猪 肝、鹌鹑同食,令人面生黑点。猪肉共羊肝和食之,令人心闷;不可与生胡荽同食,烂人脐;不可合龟鳖肉,食之害人;不可合葵及乌梅,食之气少;不可合鸡子同 食,令人气消闷;食猪脂忌乌梅、生梅子,害人。

  

  野猪青蹄者不可食,江猪多食者令人体重。豪猪不可多食,发风气,令人虚羸。凡煮猪肉用桑白皮、皂荚、高良姜、黄蜡块同煮,食不发风。脂油作灯,目暗。肝肺 共鱼或,食之作痈疽。共鲤子食,伤人神。八月勿食佳。脑子损阳,临房不能举。今食者以盐酒,是引贼也,曾不思皮尚可消而不觉其毒耶?头动风,其嘴尤毒, 风人不宜食者。以竹叶烧烟撑口熏之,得口鼻涎出则无害。猪不姜食之,中年气血衰,面生黑点。俞氏云:“猪肉生姜同食,发疾风。”又云:“发大风。”羊肉, 性大热,时病愈,百日内不可食,食则复令骨蒸。和食伤人心,和生鱼酪食害人。生脂宿有热者不可食。蹄甲中有珠子白者,名悬筋,发人。肝和猪肉及梅子、小豆 食之伤人,心肝有窍,不可合乌梅、白梅食之,皆害人。

  

  山羊肉不可久食,及楮木炙食,及合鸡子食,令人腹生虫。大病人妊娠食肝,令子多厄。一切羊肝共生椒,食之破五脏,伤心,小儿亦忌之。肚子,病人共饭常食 之,久成反胃,作噎病。共甜粥,食之多唾,吐清水。脑子,男子食之损精,少子,欲食者,研细醋和之。猪脑亦然,不食佳。白羊黑头,食其脑作肠痈。饮酒后不 得食羊、豕脑,大害人。心有孔者及一角者,皆杀人。羊,青羝羊也。肉以水中柳木及白杨木,不得於铜器内煮。食之丈夫损阳,女子绝阴,暴下不止。髓及骨汁合 食,烦热难退,动利。六月勿食,以益神气。青羊肝和小豆食之,目少明。羊不酱同食,久而生癞,发痼疾。羊、猪血,人不可过,多食则鼻中毛出,昼夜可长五 寸,渐粗圆如绳,痛不可忍,虽忍痛摘去,即复生。子益治奇疾,方用乳石、硇砂各一两为末,以饭丸如桐子大,空心临卧水吞下十粒,自然退落。

  

  牛,盛热时卒死者,不食,作肠痈,下痢者,必剧。丑月食之,伤神气。患牛脚蹄中拒筋,食之作肉刺。合马肉食,身痒;共猪肉食,生寸白。不可和黍米、白酒、 桑柴火炙,并生栗食,生寸白虫。牛肉,患冷人不宜食。五脏各补人五脏。沙牛肉,常食发宿疾。牛者,稼穑之资,不可屠杀,自死者,血脉已绝,骨髓已竭,不堪 食。牛黄发病,黑牛尤不可食。牛乳汁及酪合生鱼食,成鱼瘕。花牛最毒,眼疾人吃双盲,用姜损齿。独肝牛肉食之杀人,牛食蛇者独肝。一切牛,盛热气时奇死 者,总不堪食,生肠痈之疾。食牛之人,生遭恶鬼侵害,多染疫疠,死入地狱,受赦所不原之罪,戒杀编类。台州摄参军陈昌梦入东岳,见廊下有罪数人,悉断割肢 体,号叫极甚。陈问阴吏,曰:“此数人以食牛肉,宰杀耕牛,受此报也。”既觉遂不食牛肉与鸡。台州起瘟疫,环城几无免者,陈颇忧之,梦神告曰:“子不食牛 肉,我当护卫。邪疫之气,各自回避,不必忧也。”其患遂息。好食牛肉,人寿禄皆减,百神皆散。戒食者,百神守护,妖邪鬼魅不敢侵犯。

  

  马肉,自死者害人,甚者杀人,勿食。下痢人食者加剧。肉多着水浸洗,方煮得烂,去血始可煮。炙肥者亦然,不然毒不出,患疔肿。只可煮,余食难消,不可多 食。妊不食。五月食之,伤神气。食肉而心烦闷者,饮清酒则解,浊酒则剧。不与陈食、米同食,卒得恶,十死九。姜同食,生气嗽,患痢,食心闷。血有毒,饮美 酒解。白马玄蹄脑令人;白马青蹄肉不可食;黑脊斑臂肉不可食;鞍下黑色彻肉里者,伤人五脏。马头骨作枕,令人不睡。食死马,勿食仓米,发百病。马汗气及 毛,不可偶入食中,害人。汗不可近阴,先有疮,不得近马汗及肉汁、马气并毛等,必杀人。马筋肉非十二月采者,宜火干。马心,下痢人不可食。马蹄,夜目五月 以后,勿食之。肉不可与鹿膳同食。患疥人食之,令人身体痒。马肉不可热吃,伤人心。马猪肉共食,成霍乱。

  

  驴肉病死者,不堪。骡、驴、马为其十二月胎,骡又不产妊,不可食。驴肉动风,脂肥尤甚,食肉慎不可饮酒,至疾杀人。尿稍毒服不过二合。驴、猪肉合食,霍 乱。醍醐酥酪有益无损,羊、牛、马酪食竟即食大酢,变血澹,尿血。牛乳不可与酸物食,成坚积。驴乳冷不堪酪。一切牛马乳及酪共生鱼食,成鱼瘕。乳酪煎鱼, 主霍乱。甲子日勿食一切兽肉,大吉。

  

  《五行书》云:“白犬虎文,南斗君,畜之,可致万石也。”黑犬白耳犬,王犬也。畜之令家富贵;黑犬白前两足,宜子孙;白犬黄头,家大吉;黄犬白尾,代有衣 冠。又白前两足利人。人家养犬,纯白者,主凶。犬黑色者,养之能辟伏尸。若斑青者,识盗贼则吠之。犬肉不熟食及多食,令人成瘕,患消渴病。白犬合海食,必 生恶病。白犬自死舌不出,食之害人。不与蒜同食,损人,及悬蹄犬肉有毒,败人。犬瘦者,是病不可食;妊娠食犬,儿无声。九月禁食,以养神气。血,食肉而去 血,不益人。狂犬,若鼻赤起与燥者,此欲狂,其肉不堪食。孙真人曰:“春末夏初,犬多发狂,当戒,小弱持杖预防之。防而不免,莫出於灸。其法只就咬处牙上 灸一日一次,灸一二三丸,在意灸至百二十日止。咬后便讨韭菜煮食之,日日食为佳。此病至重,世不以为意,不可不知也。”吃犬肉人,减克年寿(《戒杀编》) 人能戒牛、犬,寿命延长。《真武启圣录记》云:“食犬折寿禄,作事大不利。”鹿肉、獐肉为一,不属十二辰也。五月勿食之,伤神,豹文者,杀人。鹿茸不可以 鼻嗅,有小虫入鼻为虫颡,药不及也。鹿肉痿人阴,不可近。鹿肉,多食令人弱房,发脚气。麋不可合獭肉,食之害人。不可合杂鸪肉食,不可合生菜、虾米,同食 之害人。鹿角锉为屑,白蜜五升淹之,微火熬令小变,曝干更携筛,服之令人轻身,益气强骨髓,补绝阳。鹿一千年为苍鹿,又百年化为白鹿,又五百年化为玄鹿, 玄鹿为脯,食之寿二千岁。狸肉骨,可治劳。白鹿肉和蒲白作羹,发恶疮。壶居士云:“饵药人食鹿肉,必不得效。以其食解毒之草,能散药力也。”獐肉,八月至 十一月食之,胜羊肉,余月动气。獐肉不可合虾及生菜、梅、李、果实食,发痼疾。獐肉不可炙食,令人消渴。麂肉,多食动痼疾。以其食蛇,所以毒。麋肉,不与 野鸡及虾、生菜、梅、李、果实同食,皆病人。麋脂,不可近男子阴,令痿。肉不可与雉肉同食。麋脂及梅、李子,若妊娠妇人食之,令子青盲,男子伤精。麋骨, 可煮汁酿酒饮之,令人肥白,美颜色。生肉共虾汁合食之,令人心痛。生肉共雉肉食之,作痼疾。肉不可合鹄肉食之,成病。麝肉共鹄肉食之,作病。麝 脐中香,治一切恶气,疰。百疾研服之,立瘥也。

  

  象肉不可食,令人体重。

  

  虎肉不可热食,坏人齿。虎肉正月忌食,以益寿。药箭死者,毒渍骨间,血犹能伤人,不可食。狸、豹同。人家畜猫一产止一子者,害其主人,急弃之乃免。又云:虽一产三四而皆雄或皆雌者,亦不可畜。

  兔肉,妊娠食,生子缺唇,兔产从口出,忌之宜。丹石人八月、十一月可食。多食损阳绝血脉,令人萎黄。豆疮,食之大毒,斑烂损人。二月勿食,养神气。共獭 肉、肝食,成遁尸。鹅肉同食,血气不行。白鸡肝同食,面失血色,一年成疸。共姜、橘同食,心气痛,成霍乱。兔肉,深时则可食,令气全生。兔死而眼合者,食 之害人。

  

  川山甲,多食动旧风气。

  

  豹肉,酸不可食,消人脂肉,令人瘦,损神情。

  

  獭肉,只治热,若冷气、虚胀,食之甚也。消阳不益,男子宜少食。五脏及肉性寒,惟肝温,治传尸劳。

  熊肉,有痼疾者不可食,终身不愈,十月禁食。脂,不可作灯,烟气入目,失明。不可近阴,不起。麝肉共鹄肉食,作瘕。此物夏月食蛇,带其香,日久透关成异疾。不得近鼻,有白虫入脑,患虫颡。猿猴,小儿近之伤志。

  

  猬肉,可食,骨不得食,能瘦人,使人缩小。肉汁在密器中气不泄者、禽畜肝青者及兽赤足者、有歧尾者、煮熟不敛水者、煮而不熟者、生而敛者、野兽自死北首伏 地者、祭肉无故自动者、禽兽自死无伤处者、犬悬蹄沾漏、肉中有星如米者、羊脯三月以后有虫如马尾者、米瓮中肉脯久藏者皆杀人。脯暴不燥,火烧不动,入腹不 消。自死,肝脏不可食。肉虽鲜似有息气,损气伤脏。肉及肝落地不粘尘,不可食。诸心损心,诸血损血,一切脑、一切肝不可食,皆能害人。一切肉惟烂煮停冷食 之,食毕漱口数过,齿不龋。食肉过度,还饮肉汁,即消。禽畜五脏,三月三日勿食,则吉。

  卷之三:鱼类

  

  鱼及 鱼,有疮者不可食。

  

  鲤鱼,至阴之物也。其鳞三十六,阴极则阳复。所以《素问》曰:“鱼,热中。”王叔和曰:“热即生风,食之所以多发风热。”诸家所解皆不言。日华子云:“鲤 鱼,凉”今不取,直取《素问》为正。万一风家使食鱼,则是贻祸无穷矣。鲤鱼多发风热,修理当去脊上两筋及黑血。沙石溪中者,毒多在脑,勿食其头。山上水中 有鲤,不可食。五月五日,勿食鲤。天行病后不可食,再发痈疽。鲤不可合小豆、藿食。食桂竟食鲤,成瘕。鱼及子不可合猪肝食,鲫鱼亦然。鳜鱼背上有十二蓍 骨,每月一骨,毒杀人,宜尽去之。苏州王顺食鳜骨,鲠几死。渔人张九取橄榄核末,流水调服而愈。人问其故,九曰:“父老传橄榄木作掉,鱼触便浮,知鱼畏此 木也。”白鱼,泥人心。疮疖人不可食,其发脓,灸疮不发。食之,久食发病。鲤鱼不可合犬肉食之。六甲日,勿食鳞甲之肉。二月庚寅日,勿食鱼,大恶。

  

  鲫鱼,春不食,其头中有虫也。合猴、雉肉、猪肝食之,不宜。子合猪肉食不宜;和蒜少热;和姜、酱少冷;与麦门冬食,杀人;与芥菜同食,水肿。

  

  青鱼及,服木者忌之。合生葫、葵、蒜、麦酱食不宜;青鱼不可合小豆、藿食之。黄鱼发气、发疮、动风,不可多食。合荞麦食,无音;黄颡鱼不可合荆芥食,令人吐血。犯者以地浆解。时鱼味美,稍发疳痼。鲂鱼,患疳痢者禁之。

  

  鲇鱼勿多食,赤目赤须者杀人。合鹿肉及无鳃者同。

  

  鲻鱼久食,令人肥健。

  

  鲟鱼味美而发诸药毒,虽世人所重,不益人,丹石人不可食,令少气,发疮疥,动风气。小儿食之多成瘕及咳,大人久食卒心痛,合干笋食之瘫痪。鱼腹中有子,最毒,不可食,令人下痢。鱼,多食发疥。比目鱼,多食动气。

  

  鲈鱼,多食令人发痃癖病,尤良。肝不可食,中其毒,面皮剥落及疮肿。不可与乳酪同食。

  

  鲫鱼,不可同砂糠食,令人成疳虫;不可合乌鸡肉同食,令人发疽。石首鱼和莼菜作羹,开胃益气,只不堪鲜食。

  

  鳜鱼益气力,令人肥健,仙人隐常食之。章鱼冷而不泄。狗鱼暖而不补。鲇鱼不可与牛肝合食,令人患风,多噎、涎。又不可与野猪肉同食,令人吐泻。鱼,即鱼 也,不可合鹿肉食之,令人筋甲缩。河豚,又名胡夷鱼,味珍。《经》云:“无毒。”实有大毒,修治不如法,杀人。眼赤者害人,独行者不可食。食河豚罢,不可 啜菊头。肝有大毒,中之立死。中其毒者,橄榄、芦根汁解之。鳜鱼,肝及子有毒,入口烂舌,入腹烂肠。鱼,即鼍也,老者多能变化为邪魅,又能吐气成雾。梁周 兴嗣常食其肉,后患恶疮,切勿食之。

  

  鳅鱼,不可合白犬肉、血食之。

  

  鳝,不可合白犬肉血食之。鳝鱼,时病起,食之复,过则成霍乱。四月食之,害神气,腹下黄为黄鳝。又有曰鳝,稍粗,二者皆动风气。妊娠食之,胎生疾。凡头中 无腮,皆有白点并杀人。《茅亭客话》云:“鳝鳖不可杀,大者,有毒,杀人。”京师一郎官喜食鳝,一日过度,吐利大作,几殆,信不可多食也。鳝鱼肝生恶疮, 勿以盐炙。食鳝,不可用桑柴煮之。鳝是赤,形类圣蛇,宜放,不可杀食。食鳝折人寿禄,作事无成。乌贼鱼久食,主无子。

  

  乌鱼,水厌焚修者,忌之。鲎鱼,多食发嗽并疮癣。小者,谓之鬼鲎,害人。鱼中若有头发在内,误食杀人。黄鱼食后,食荆芥杀人。凡食一切鱼,皆忌荆芥。一切 鱼毒。鱼油点灯,烟盲人眼,诸禽兽油亦然。无鳞恶荆芥。无腮发癫。全腮发痈。鱼目有睫。目自开合。二目不同。鱼连鳞者。无鳞者。皆杀人。腹下丹字鱼,煮不 熟食,之成瘕。石矾鱼,勿食肠卵,就成霍乱吐泻。鱼无肠胆,食之三年,丈夫阴萎,女人绝产。头有白色如连珠至脊上者,杀人。白目、白背黑点、赤鳞、目合, 并不可食。有角食之发心惊;目赤者,作成瘕,作害人,共菜食,作蛔蛲虫。下痢者食鱼,加剧难治。一切鱼尾不益人,多有勾骨着人咽。鱼子共猪肝,食不化, 成恶病。妊娠食干鱼,令子多疾。鱼汁肉不可合鸬鹚肉食。鱼、瓜,忌同食。鳗鲡鱼,虽有毒而治劳。

  

  昔陈通判女病劳将死,父母以船送之江中,飘泊孤洲,渔人见而怜之,与之鳗鲡羹,渐有生意,越月渔人送还陈府,女病已脱然矣。治蚊虫,以鳗鲡鱼干於室中烧 之,蚊子即化为水矣。烧烟熏毡中蛀虫,置其骨於箱衣中,断白鱼蛀虫。鳢鱼属北方癸化,不可杀,只宜放。能发疮,忌食。又能治脚气,风气,食之效。南方溪涧 中有鱼,生石上,号石班鱼,作甚美,至春有毒,不可食,云与蜥蜴交也。《真武启圣录》大忌食鳖,系四足状,如神龟,只宜放,不宜杀,食折人寿禄,作事不 利。鳖居水底,性甚冷海。有劳气、瘕人,不宜食。肉主聚,甲主散,凡制鳖当锉其甲,同煮熟,则去其甲食之,庶几性稍平。目大者、显足者、肉下有王字形 者、三足者并能杀人。独目者、目白者害人。腹下有蛇纹者,是蛇,须看之。合鸡子、鸭、猪肉、兔肉、芥子、酱,食之损人。妊娠食之,令子短项。六甲日忌食龟 鳖及鳞甲,害人心神。薄荷煮鳖,曾杀人。合苋菜食,腹中生鳖。巢氏云:“有主人共奴俱患鳖瘕,奴前死,剖腹得一白鳖仍活。有人乘白马来看,马尿落鳖上即缩 头,寻以马尿灌之,化为水。其主曰吾病将瘥矣。即服之,果瘥。”龟黑者,常啖蛇不中食,其甲不可入药。十一月勿食龟鳖,能发水病。龟肉共猪肉食害人;合酒 并菰、白米、果子同食,令人生寒热;不可瓜食之;不可合苋菜食之。六甲日勿食龟,害人心神。

  

  蟹未被霜者,甚有毒,云食水茛。人中之不即疗,多死。背上有星点者、脚不全者、独螯者、独目者、两目相向者、足斑目赤者、腹下有毛、腹中有骨并杀人。中其 毒,速以冬瓜汁、紫苏汤或大黄汁灌之。妊娠食之,令子横生。蟹及动风,体有风疾、风气人,不可食之。至八月蟹肠有真稻芒长寸许,向冬输与海神,未输芒未可 食,十二月勿食,以养神气。食蟹即食红柿及荆芥,动风,缘黄下有风虫,去之不妨,与灰酒同食吐血。海边又有彭蜞拥出,似彭而大,似蟹而小,不可食。蔡谟初 渡江,不识而食之,几死。叹曰:读《尔雅》不熟,几为所误。蛙,骨热食之,小便淋,甚苦。妊娠食之,令子寿夭。蛙之小者,亦令多小便闭,脐下酸疼,有至死 者,冷水擂车前草饮之。牡砺火上炙令沸,去壳,食之最美,令人,细肌肤,美颜色。

  

  虾,发风动气及疮癣、冷积之疾。无须者及腹中通黑煮而色白者,不可食。虾、生虾不可合杂肉,食之损人。内有者,大毒。以热饭盛密器中,作毒人至死,虾 共猪肉食之,常恶心,多唾,损颜色、精气。螺,大寒,疗热,醒酒,压丹石,不可常食。螺、蚌、菜共食之,心痛三日一发。蚌着甲之物,十二月勿食之。

  

  蚌,冷,无毒。明目除烦,压丹石药毒。蚶子,每食后以饭压之,不尔令人口干。蚶,益血色,利五脏,健脾,可火上暖之令沸,空腹中食十数个,以饭压之,大 妙。蛤蜊,服丹石人食之,腹中结痛。淡菜多食,烦闷、目暗,微利即止。蚬多食,发嗽并冷气、消肾。马刀,京师谓之岸,发风痰,不可多食。蛏与服丹石人相 宜,天行病后不可食,切忌之。又云:主胸中烦闷,邪热相过,须在饭后食之佳。

  卷之三:虫类

  

  蜜,七月勿食,生韭发霍乱,蜜瓶不可造,瓶不可盛蜜。煎,损神气。

  

  白花蛇,用之去头尾,换酒浸三日,弃酒不用,大炙仍令去皮骨,此物毒甚,不可不防。

  

  乌蛇,生商洛,今蕲黄有之,皆不三棱,色黑如漆,性善,不啮物,多在芦丛嗅花气,尾长能穿百钱者佳。市者伪以他蛇,烟熏货之,不可不察。脊高,世谓敛脊乌 稍。商州有患大风,家人恶之,为起茅屋,山中有乌蛇,堕酒罂,病人不知而饮,遂瘥。《史记》有患者,食至胸,即吐,作胃疾不愈。病者日素有大风,求蛇肉, 风愈而有此疾。盖蛇瘕,腹上有蛇形也。蛇头不可以刀断,必回伤人,名曰蛇箭。已年不宜杀蛇。见蛇莫打,损寿,凡见蛇交则有喜。

  

  蛤蜊,其毒在眼,其功在尾,尾全为佳。水蛭干者,冬月猪脂煎令黄,乃堪用,腹有子去之,此物极难死,火炙经年,得水犹活。

  

  石蛭,头尖腹大,不可药用,误用令人目生烟不已,渐至枯损,不可不辨。有吴少师得疾数月,肉瘦,食下咽,腹中如万虫钻刺且痒痛,皆以为劳,张蜕取黄土温调 服,下马蝗千余,皆困。云:去年出师饮涧水,似有物入口,吞入喉,自得疾。夫虫入肝脾,势须滋生,食时则聚丹田间,吮咂精血,随则散处四肢,久则杀人,不 可不甚也。

  

  蜈蚣黄足者甚多,不堪用。鸡杀过宿,收拾不密,此虫必集其中,不再煮而食之,其害非轻。花蜘蛛丝,最毒,能瘤,断牛尾,人有小遗,不幸而着阴,缠而后已,切宜慎之。曾有断其阴者。蚕砂煮酒,色清美,能疗病疾。

  

  蜘蛛,灰色大腹,遗尿着人,作疮癣。

  

  蚯蚓,著月履湿毒,能中人。昔有中其毒者,腹大,夜闻蚯蚓鸣於身,以盐水浸之而愈。又张歆为蚓所咬,形如大风,眉须尽落,蚓鸣於身,亦以此取效,仍当饮盐汤。

  卷之四:神仙救世(却老还童真诀)

  

  三元之道,所谓地元,人元,百二十岁之寿,得其术则得其寿矣。如迷途,一呼万里可 彻然,天元六十者,固已失之东隅,能不收之桑榆者乎?归而求之,又将与天地始终,岂止六十而已哉?乔松彭祖,当敛在下风,或曰此道神仙所秘也。少火方炎, 强勉而行真,可一蹴而造仁寿之哉?奈之何!道不易知也,纵知之亦未易行也。人年八八,卦数已极,汞少铅虚,欲真元之复殆,渴而穿井,不亦晚乎?煮石为粥, 曾不足喻其难,于是岂知道也域?剥不穹则复不返也,阴不极则阳不生也,知是理可以制是数矣。

  

  《回真人内景诀》曰:“天不崩地不裂,惟人有生死何也?”曰:“人昼夜动作,施泄散失元气不满天寿,至六阳俱尽,即是全阴之人,易死也。”若遇明师指诀, 信心苦求则虽一百二十岁,犹可还乾,譬如树老用嫩枝再接,方始得活。人老用真气还补,即返老还少。勤修一年,元气添得二两,便应复卦道。

  

  《书》曰:人者,物之灵也。寿本四万三千二百余日,元阳真气,本重三百八十四铢,内应乎乾。乾者,六阳具而未知动作施泄。迨十五至二十五,施泄不止,气亏 四十八铢。存者,其应乎。加十岁焉,又亏四十八铢。存者,其应乎。加十岁焉,又亏四十八铢。存者,其应乎否。至此乃天地之中气。又不知所养,加五岁焉,其 亏七十二铢。存者,其应乎观。加五岁焉,其亏九十六铢。存者,其应乎剥。剥之为卦,上九一阳爻而已。

  

  《仙书》曰:“有一爻阳气者不死。”倘又不知所觉则元气尽矣,其应乎坤。坤者,纯阴也,惟安谷而生,名曰苟寿。当此苟寿之时,而不为延寿之思,惑矣。天下 无难事也,马自然怕老怕死。有六十四岁将谓休之叹,汲汲求道,遇刘海蟾传以长生之诀,返老还婴,遂得寿於无穷。彼何人哉?之则时在一觉顷耳。苟能觉之体大 易之,复日积月累,元气充畅,复而临,临而泰,泰而大壮,大壮而,真精纯粹,乾阳不难复矣。箕畴五福之一微,斯人吾谁与归?虽然此道天之宝也,有能觉之, 天不负道,必将默佑於冥冥中,当遇至夫如刘海蟾者,以尽启其秘。滋补有药,导引有法,还元有图,则俱列于左。

  卷之四:滋补有药

  

  孙真人曰:“人年四十以后,美药当不离於身。”

  

  神仙曰:“世事不能断绝,妙药不能频服,因兹致患,岁月之久,肉消骨弱。”

  

  彭祖曰:“使人丁壮,房室不劳损,莫过麋角,妙药也。”麋角末七两,酒浸炙熟 生附子一个炮熟上为末,合和,每服方寸匕,酒调,日三。昔城都府有绿须美颜 道士,酣酒楼歌曰:尾闾不禁沧海竭,九转丹砂都谩说,惟有班龙脑上珠,能补玉堂关下血。乃奇方也,今名班龙珠丹。鹿角霜十两,为末 鹿角胶十两,酒浸数 日,煮糊丸药 菟丝子十两,酒浸二宿,蒸焙 子仁十两,净,别研 熟地黄十两,汤洗,清酒浸二宿,蒸焙入药用上末,以胶酒三四升煮糊,杵一二千下,丸如梧 桐子大,食前盐汤或酒吞下,五六十丸。

  卷之四:导引有法

  

  夜半后生气时,或五更睡觉,或无事闲坐,腹空时宽衣解带,先微微呵出腹中浊气,一 九止或五六止,定心闭目,叩齿三十六通,以集身中神气。然后以大拇指背拭目,大小九过,使无翳障,明目去风,亦补肾气。兼按鼻左右七过,令表里俱热,所谓 灌溉中岳以润肺。次以两手摩令极热,闭口鼻气,然后摩面不以遍数,连发际,面有光。又摩耳根、耳轮不拘遍数,所谓修其城郭以补肾气,以防聋。名真人起居 之法:以舌柱上腭,上漱口中内外,津液满口作三咽下之,如此三度九咽。《黄庭经》曰:“漱咽灵液,体不干”是也。便兀然放身心同太虚,身若委衣,万虑俱 遣,久久行之,血气调畅,自然延寿也。又两足心涌泉二穴,能以一手举足一手摩擦之百二十数,疏风去湿健脚力。欧阳文忠公用此有大验。神枕法:昔太山下有老 翁者,失其名姓,汉武帝东巡见老翁锄于道傍,背上有白光高数尺。帝怪而问之有道术否?老翁对曰:“臣昔年八十五时,衰老垂死,头白齿落,有道士者教臣服 枣,饮水绝谷,并作神枕法,中有三十二物,其三十二物中二十四物药以当二十四气,其八物毒以应八风。臣行之转少,白发返黑,堕齿复生,日行三百里。臣今年 一百八十岁矣,弃世入山,顾恋子孙,复还食谷,又已二十余年,犹得神枕之力,往不复老。”武帝视老翁颜状当如五十许人,验问其邻,皆云信。帝乃从受其方作 枕而不能随其绝谷饮水也。方用五月五日、七月七日取山林柏以为枕,长一尺二寸,高四寸,空中容一斗二升,以柏心赤者为盖,厚二分,盖致之令密,又当使可开 用也,又钻盖上为三行,每行四十孔,凡一百二十孔,令容粟米大。其用药:芎、当归、白芷、辛夷、杜衡、白术、藁本、木兰、蜀椒、官桂、干姜、防风、人 参、桔梗、白薇、荆实、飞廉、柏实、白术、秦椒、麋芜、肉苁容、薏苡仁、款冬花,凡二十四物以应二十四气;加毒者八物以应八风:乌头、附子、藜芦、皂荚、 甘草、矾石、半夏、细辛。上三十二物各一两,俱咀,以此药上,安之满枕中,用布囊以衣,枕百日面有光泽。一年体中所疾及有风疾一一皆愈,满身尽香。四年白 发变黑,齿落更生,耳目聪明,神方有验,秘不传其非人也。藁本是老芎母也,武帝以问东方朔,答曰:“昔女廉以此方传玉青,玉青以传广成子,广成子以传黄 帝。近者,谷城道士淳于公枕此药枕耳,百余岁而头发不白。夫病之来皆从阳脉起,今枕药枕,风邪不得侵人矣。又当以布囊衣枕,复以帏囊重包之,须欲卧枕时乃 脱去之耳。”帝大喜,诏赐老翁匹帛,老翁不受。曰:“陛下好善,故进之耳。”

  卷之四:神仙警世

  

  黄帝问气之盛衰,岐伯对曰:“人生十岁,五脏始定,血气通,真气在下,好走;二十 岁血气始盛,肌肉方长,好移;三十岁五脏大定,肌肉坚固,血气盛满,好步;四十岁脏腑十二筋脉皆大盛以平定,腠理始疏,荣华颓落,发颇斑白,平盛不摇,好 坐;五十岁肝气始衰,肝叶始薄,胆汁始灭,目始不明;六十岁心气始衰,善忧悲,血气懈惰,好卧;七十岁脾气虚,皮肤枯;八十岁肺气衰,魄离,故言善误;九 十岁肾气焦,四脏经脉虚;百岁五脏皆虚,神气乃去,形骸独居。”《经》曰:“人年四十阴气陪;五十肝气衰;六十筋不能动,精气少,须当自慎自戒,少知调和 摄养,宁不为养生之本;七十以上,宜取性自养,不可劳心苦形冒寒暑,若能顺四时运气之和,自然康健延年,苟求贪得,尚如壮岁,不知其可如矣。”《壮神真 经》曰:“养生以不损为延年之术,不损以有补为卫生之经,处安虑危防未萌也,不以小恶为无害而不去,不以小善为无益而不为。虽少年致损,气弱体枯。及晚景 得悟,防患补益,气血有余而神自足矣,则自然长生延寿也。”

  卷之四:阴德延寿论

  

  一念所觉,因所以得三元之寿,考一德之修,又所以培三元之寿脉甚矣。念之不可以不觉,而德之不可以不修也。

  

  老子曰:“我命在我,不在天。”

  

  紫阳真人曰:“大药修之有易难也,须由我也,由天若非积行施阴德,动有群魔作障,缘是可以自信矣。”道人郭太史,精於谈天者也,应天有书,后之星翁推步必 来取法。曰:“五行四柱曰星辰运限如是,而富贵寿考如是,贫贱疾苦如是,而是凶恶夭折若镜烛影,若契合符,世之人似不能逃其数者及其究也。合於书者固多, 其不合者亦不少,是何欤?岂人生宇宙间,或囿於数,或不囿於数欤?盖尝考之。其推玄究微,既条列于前,至其后则曰:“阴功不延其寿,吉人依旧无凶。”又 曰:“随时应物行方便,纵犯凶星亦不危。”是必有见矣,不然,寿夭休论命,修行本在人。”孙思邈曰:“何以有此言欤?”太极真人徐来勒尝遇南斗寿星,问寿 夭吉凶之事,星君曰:“天道福善祸淫,神明赏善罚恶逆。人能刻意为善,静与道合,动与福会,如此则我命在我,不为司杀所执,不求寿而自寿,不求生而自生。 苟或堕纲纪,违天地,肆愚悖侮神明,背仁慈,亏忠孝,明则刑纲理之,幽则鬼神诛之,是不知所积,冥冥中夺其算而夭其寿者矣,广行阴德如于公治狱,子为丞 相;徐卿积善,衮衮公侯,在所不论。昔比丘得六神通,与一沙弥同处林野间,比丘知沙弥七日当死,因曰父母思汝可暂归,八日复来。沙弥八日果来,比丘怪之入 三昧。察其事,乃沙弥於归路中脱袈裟壅水,令不得入蚁穴,得延寿一纪。孙叔敖儿时见两头蛇,恐他人又见,杀而埋之,母曰:“吾闻有阴德者,天报之福,汝不 死也。”后为楚令尹。窦禹钧夜梦祖父谓曰:“汝年过无子,又寿不永,当早修阴德。”禹钧自是勤修阴德,行之罔倦。后又梦其祖父与曰:“天以汝阴德,故延寿 三纪,赐五子,荣显后,居洞天之位。”范仲淹为之记。由是观之,三元寿考,固得於一念之觉,三元寿脉,又在於一德之修也。或曰:阴德曷从而修之?曰:“凡 可修者,不以富贵贫贱拘,亦不在勉强其所为,但於水火、盗贼、饥寒、疾苦、刑狱逼迫、逆旅狼狈、险阴艰难,至於飞、潜、动、植,於力到处种种,多行方便, 则阴德无限量,而受报如之矣。善乎!《西山之记》曰:至人得传真法,虽云修养所至,是亦阴德之报也。此予所以於参赞书后,复作论曰:阴德延寿。

  卷之四:函三为一歌图

  

  天地人三元,每元六十年,三六一百八十年,此寿得於天。天本全付与,於人或自偏。 全之有其法,奈何世罕传。函三为一图,妙探太极先。外圆而内方,一坤与一乾。定体凝坤象,妙用周乾园。寿年在黄间,得之本自然。一岁加一点,渐此乔彭肩。 未悟参赞法,所点恐莫全。此书神仙诀,识者作寿仙。颜朱发长绿,髓满骨且坚。岂特点尽图,天地相周旋。

  

  天之健应地无疆(图缺)

  

  乾,阳刚也,生意本具,一旦为阴柔乘之,为、为遁、为否、为观、为剥,剥极而为坤。坤,纯阴也,阴极则主杀矣。苟知所复则硕果不食,阴极而阳,静极而动,生意又勃然矣。

  

  坤,阴也,阴极阳复。阴,人欲也。阳,天理也。以理制欲,於是阳长阴消,患迷复耳。苟不迷焉复而临,临而泰,泰而大壮,大壮而,,决也,决则纯乾可复,行天之健,与天同寿矣。

  

  还元图(图缺)

  

  道心泯而人心胜,则自望至晦之月也。人欲尽而天理还,则自旦至望之月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9:2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