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叔侄

曰诸父、曰亚父,皆叔父之辈;曰犹子、曰比儿,俱侄儿之称。

阿大中郎,道韫雅称叔父;吾家龙文,杨素比美侄儿。

乌衣诸郎君,江东称王谢之子弟;吾家千里驹,符坚羡苻朗为侄儿。

竹林叔侄之称,兰玉子侄之誉。

存侄弃儿,悲伯道之无后;视叔犹父,羡公绰之居官。

卢迈无儿,以侄而主身之后;张范遇贼,以子而代侄之生。

△师生

马融设绛帐,前授生徒,后列女乐;孔子居杏坛,贤人七十,弟子三千。

称教馆曰设帐,又回振铎;谦教馆曰糊口,又口舌耕。

师曰西宾,师席曰函丈。学曰家塾,学俸曰束修。

桃李在公门,称人弟子之多;首蓿长阑干,奉师饮食之薄。

冰生于水而寒于水,比学生过于先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谓弟子优于师傅。

未得及门,曰宫墙外望;称得秘授,曰衣钵真传。

人称杨震为关西夫子,世称贺循为当世儒宗。

负笈千里,苏章从师之殷;立雪程门,游杨敬师之至。

弟子称师之善教,曰如坐春风之中;学业感师之造成,曰仰沾时雨之化。

△朋友宾主

取善辅仁,皆资朋友;往来交际,迭为主宾。

尔我同心,曰金兰;朋友相资,曰丽泽。

东家曰东主,师傅曰西宾。

父所交游,尊为父执;己所共事,谓之同袍。

心志相孚为莫逆,老幼相交曰忘年。

刎颈交,相如与廉颇;总角好,孙策与周瑜。

胶漆相投,陈重之与雷义;鸡黍之约,元伯之与巨卿。

与善人交,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与恶人交,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

肝胆相照,斯为腹心之友;意气不孚,谓之口头之交。

彼此不合,谓之参商;尔我相仇,如同冰炭。

民之失施,乾餱以愆;他山之五,可以攻玉。

落月屋梁,相思颜色;暮云春树,想望丰仪。

王阳在位,贡禹弹冠以待荐;杜伯非罪,左儒宁死不拘君。

分首判袂,叙别之辞;拥慧扫门,迎迓之敬。

陆凯折梅逢驿使,聊寄江南一枝春;王维折柳赠行人,遂唱阳关三叠曲。

频来无忌,乃云人慕之宾;不请自来,谓之不速之客。

醴酒不设,楚王戊待土之意怠;投辖于井,汉陈遵留客之心诚。

蔡邕倒屣以迎宾,周公握发而待士。

陈蕃器重徐穉,下榻相延;孔子道遇程生,倾盖而语。

伯牙绝弦失子期,更无知音之辈;管宁割席拒华歆,调非同志之人。

分金多与,鲍叔独知管仲之贫;绨袍垂爱,须贾深怜范叔之窘。

要知主宾联以情,须尽东南之美;朋友合以义,当展切偲之诚。



△婚姻

良缘由夙缔,佳偶自天成。

赛修与柯人,皆是煤妁之号;冰人与掌判,悉是传言之人。

礼须六礼之周,好合二姓之好。

女嫁曰于归,男婚曰完娶。

婚姻论财,夷虏之道;同姓不婚,周礼则然。

女家受聘礼,谓之许缨;新娘谒祖先,谓之庙见。

文定纳采,皆为行聘之名;女嫁男婚,谓了子平之愿。

聘仪曰雁币,卜妻曰凤占。

成婚之日曰星期,传命之人曰月老。

下采即是纳币,合卺系是交杯。

执巾栉,奉箕帚,皆女家自谦之词;娴姆训,习内刚,皆男家称女之说。

绿窗是贫女之室,红楼是富女之居。

姚夭谓婚姻之及时.摽梅谓婚期之已过。

御沟题叶,于祐始得宫娥;绣幕牵丝,元振幸获美女。

汉武与景帝论妇,欲将金屋贮娇;韦固与月老论婚,始知赤绳系足。

朱陈一村而结好,秦晋两国以联姻。

蓝田种玉,雍伯之缘;宝窗选婚,林甫之女。

架鹊桥以渡河,牛女相会;射雀屏而中目,唐高得妻。

至若礼重亲迎,所以正人伦之始;诗首好逑,所以崇王化之原。

△女子

男子禀乾之刚,女子配坤之顺。

贤后称女中尧舜,烈女称女中丈夫。

曰闺秀、曰淑媛,皆称贤女;曰阃范、曰懿德,并美佳人。

妇主中馈,烹治饮食之名;女子归宁,回家省亲之谓。

何谓三从,从父从夫从子;何谓四德,妇德妇言妇工妇行。

周家母仪,太王有周姜,王季有太妊,文王有太姒;三代亡国,夏桀以妹喜,商纣以妲已,周幽以褒姒。

兰蕙质,柳絮才,皆女人之美誉;冰雪心,柏舟操,悉霜妇之清声。

女貌娇娆,谓之尤物;妇容妖媚,实可倾城。

潘妃步朵朵莲花,小蛮腰纤纤杨柳。

张丽华发光可鉴,吴绛仙秀色可餐。

丽娟气馥如兰,呵气结成香雾;太真泪红于血,滴时更结红冰。

孟光力大,石臼可擎;飞流身轻,掌上可舞。

至若缇萦上书而救父,卢氏冒刃而卫姑,此女之孝者;侃母截发以延宾,村媪杀鸡而谢客,此女之贤者;韩玖英恐贼秽而自投于秽,陈仲妻恐陨德而宁陨于崖,此女之烈者;王凝妻被牵,断臂投地,曾令女誓志,引刀割鼻,此女之节者;曹大家续完汉帙,徐惠妃援笔成文,此女之才者;戴女之练裳竹笥,孟光之荆钗裙布,此女之贫者;柳氏秀妃之发,郭氏绝夫之嗣,此女之妒者;贾女偷韩寿之香,齐女致袄庙之毁。此女之淫者。东施效颦而可厌,无盐刻画以难堪,此女之丑者。

自古贞淫各异,人生妍丑不齐。

是故生菩萨、九子母、鸡盘荼,谓妇态之更变可畏;钱树子、一点红、无廉耻,谓青楼之妓女殊名。

此固不列于人群,亦可附之以博笑。

△外戚

帝女乃公侯主婚,故有公主之称;帝婿非正驾之车,乃是附马之职。

郡兰县君,皆宗女之谓;仪宾国宾,皆宗婿之称。

旧好曰通家,好亲曰懿戚。

冰清玉润,丈人女婿同荣;泰水泰山,岳母岳父两号。

新婿曰娇客,贵婿曰乘龙。

赘婚曰馆甥,贤婚曰快婚。

凡属东床,俱称半子。

女子号门楣,唐贵妃有光于父母;外甥称宅相,晋魏舒期报于母家。

共叙旧烟,曰原有瓜葛之亲;自谦劣戚,曰忝在霞莩之末。

大乔小乔,皆姨夫之号;连襟连袂,亦姨夫之称。

蒹葭依玉树,自谦借戚属之光;茑萝施乔松,自幸得依附之所。

△老幼寿诞

不凡之子,必异其生;大德之人,必得其寿。

称入生日,曰初度之辰;贺人逢旬,曰生申令旦。

三朝洗儿,曰汤饼之会;周岁试周,曰啐金之期。

男生辰曰悬弧令旦,女生辰曰设帨佳辰。

贺人生子,曰嵩岳降神;自谦生女,曰缓急非益。

生子曰弄璋,生女曰弄瓦。

梦熊梦罴,男子之兆;梦虺梦蛇,女子之祥。

梦兰叶吉,郑文公妾生穆公之奇;英物称奇,温峤闻声知桓温之异。

姜嫄生稷,履大人之迹而有娠;简狄生契,吞玄鸟之卵而叶孕。

鳞吐玉书,天生孔子之瑞;王燕投怀,梦孕张说之奇。

弗陵太子,怀胎十四月而始生;老子道君,在孕八十一年而始诞。

晚年得子,调之老蚌生珠;暮岁登科,正是龙头属老。

贺男寿曰南极星辉,贺女寿曰中天婺焕。

松柏节操,美其寿元之耐久;桑榆晚景,自谦老景之无多。

矍铄称人康健,聩眊自谦衰颓。

黄发儿齿,有寿之征;龙钟潦倒,年高之状。

日月逾迈,徒自伤悲;春秋几何,问人寿算。

称少年曰春秋鼎盛,羡高年曰齿德俱尊。

行年五十,当知四十九年之非;在世百年,那有三万六千日之乐。

百岁曰上寿,八十曰中寿,六十曰下寿;八十曰耋,九十曰耄,百岁曰期颐。

童子十岁就外傅,十三舞勺,成童舞系;老者六十杖于乡,七十杖于国,八十杖于朝。

后生固为可畏,而高年尤是当尊。

△身体

百体皆血肉之躯,五官有贵贱之别。

尧眉分八彩,舜目有重瞳。

耳有三漏,大禹之奇形;臂有四肘,成汤之异体。

文王龙颜而虎眉,汉高斗胸而龙准。

孔圣之顶若芋,文王之胸四乳。

周公反握,作兴周之相;重耳骈胁,为霸晋之君。

此皆古圣之英姿,不凡之贵品。

至若发肤不可毁伤,曾于常以守身为大;待人须当量大,师德贵于唾面自于。

谗口中伤,金可铄而骨可销;虐政诛求,敲其肤而吸其髓。受人牵制曰掣肘,不知羞愧曰厚颜。

好生议论,曰摇唇鼓舌;共话衷肠,曰促膝谈心。

怒发冰冠。蔺相如之英气勃勃;炙手可热,唐崔铉之贵势炎炎。

貌虽瘦而天下吧,唐玄宗之自谓;口有蜜而腹有剑,李林甫之为人。

赵子龙一身都是胆,周灵王初生便有项。

来俊臣注醋于囚鼻,法外行凶;严子陵加足于帝腹,忘其尊贵。

久不屈兹膝,郭子仪尊居宰相;不为米折腰,陶渊明不拜吏胥。

断送老头皮,杨璞得妻送之诗;新剥鸡头肉,明皇爱贵妃之乳。

纤指如春笋,媚眼若秋波。

肩曰五楼,眼名银海;泪曰玉著,顶曰珠庭。

歇担曰息肩,不服曰强项。

丁谓与人拂须,何其诌也;彭乐截肠决战,不亦勇乎。

剜肉医疮,权济目前之急;伤胸扪足,计安众立之心。

汉张良摄足附耳,东方朔洗髓伐毛。

尹维伦,契丹称为黑面大王;博尧俞,宋后称为金玉君子。

土本报骸,不自妆饰;铁石心肠,秉性坚刚。

叙舍晤曰得挹芝眉,叙契阔曰久违颜范。

请女客曰奉迓金莲,邀亲友曰敢攀玉趾。

诛儒谓人身矮,魁梧林人貌奇。

龙章风姿,廊庙之彦;獐头鼠目,草野之夫。

恐惧过甚,曰畏首畏尾;感佩不忘,曰刻骨铭心。

貌丑曰不扬,貌美曰冠玉。

足跛曰蹒跚,耳聋曰重听。

欺欺艾艾,口讷之称;喋喋便使,言多之状。

可嘉者小心翼翼,可鄙者大言不惭。

腰细曰柳腰,身小曰鸡肋。

笑人齿缺,曰狗窦大开;讥人不决,曰鼠首偾事。

口中雌黄,言事而多改移;皮里春秋,胸中自有褒贬。

唇亡齿寒,谓彼此之先依;足上首下,谓尊单之颠倒。

所为得意,曰吐气扬眉;待人诚心,曰推心置腹。

心荒曰灵台乱,醉倒曰玉山颓。

睡曰黑甜,卧曰息偃。

口尚乳臭,调世人年少无知;三折其肱,谓医士老成谙练。

西子捧心,愈见增妍;丑妇效颦,弄巧反拙。

慧眼始知道骨,肉眼不识贤人。

婢膝奴颜,诌容可厌;胁肩诌笑,媚态难堪。

忠臣披肝,为君之药;妇人长舌,为厉之阶。

事遂心曰如愿,事可愧田汗颜。

人多言曰饶舌,物堪食曰可口。

泽及枯骨,西伯之深仁;灼艾分痛,宋祖之友爱。

唐太宗为臣疗病,亲剪其须;颜杲卿骂贼不辍,贼断其舌。

不较横逆,曰置之度外;洞悉虏情,曰已入掌中。

马良有白眉,独出乎众;阮籍作青眼,厚待乎人。

咬牙封雍齿,计安众将之心;含泪斩丁公,法正叛臣之罪。

掷果盈车,潘安仁美姿可爱;投石满载,张孟阳丑态堪憎。

事之可怪,妇人生须;事所骇闻,男人诞子。

求物济用,谓燃眉之急;悔事无成,曰噬脐何及。

情不相关,如秦越人之视肥瘠;事当探本,如善医者只论精神。

无功食禄,谓之尸位素餐;谫劣无能,谓之行尸走肉。

老当益壮,宁知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一息尚存,此志不容少懈;十手所指,此心安可自欺。

△衣服

冠称元服,衣曰身章。

曰弁曰冔曰冕,皆冠之号;曰履曰舄曰屣,悉鞋之名。

上公命服有九锡,士人初冠有三加。

簪缨缙绅,仕宦之称;章甫缝掖,儒者之服。

布衣即白丁之谓,青衿乃生员之称。

葛屦履霜,诮俭啬之过甚;绿衣黄里,讥贵贱之失伦。

上服曰衣,下服曰袋;衣前曰襟,衣后曰裾。

敝衣曰褴褛,美服曰华裾。

襁褓乃小儿之衣,弁髦亦小儿之饰。

左衽是夷狄之服,短后是武夫之衣;

尊卑失序,如冠履倒置;富贵不归,如锦衣夜行。

狐裘三十年,俭称晏子;锦幛四十里,富羡石祟。

孟尝君珠履三千客,牛僧孺金钗十二行。

千金之裘,非一狐之腋;绮罗之辈,非养蚕之人。

贵着重裀叠褥,贫者短褐不完。

卜子夏甚贫,鹑衣百结;公孙弘甚俭,布被十年。

南州冠冕,德操称庞统之迈众;三河领袖,崔浩羡裴骏之超群。

虞舜制衣裳,所以命有德;昭侯藏敝袴,所以待有功。

唐文宗袖经三浣,晋文公衣不重裘。

衣履不敝,不肯更为,世称尧帝;衣不经新,何由得故,妇劝桓冲。

王氏之眉贴花钿,被韦固之剑所刺;贵妃之乳服诃子,为禄山之爪所伤。

姜氏翕和,兄弟每宵同大被;三章未遇,夫妻寒夜卧牛衣。

绶带轻裘,羊叔子乃斯文主将;葛巾野服,陶渊明真陆地神仙。

服之不衰,身之灾也;缊袍不耻,志独超欤。

●卷三

△人事

《大学》首重夫明新,小于莫先于应对。

其害固宜有度,出言尤贵有章。

智欲圆而行欲方,服欲大而心欲小。

阁下足下,并称人之辞;不佞鲰生,皆自谦之语。

恕罪曰原宥,惶恐曰主臣。

大春元、大殿选、大会状,举人之称不一;大秋元、大经元、大三元,士人

之誉多殊。

大掾史,推美吏员;大柱石,尊称乡宦。

贺入学曰云程发轫,贺新冠曰元服加荣。

贺人荣归,谓之锦旋;作商得财,谓之稇载。

谦送礼曰献芹,不受馈曰反璧。

谢人厚礼曰厚贶,自谦利薄曰菲仪。

送行之礼,谓之赆仪;拜见之赀,名曰贽敬。

贺寿仪曰祝敬,吊死礼曰奠仪。

请人远归曰洗尘,携酒进行曰祖饯。

犒仆夫,谓之旅使;演戏文,谓之俳优。

谢人寄书,曰辱承华翰;谢人致问,曰多蒙寄声。

望人寄信,曰早赐玉音;谢人许物,曰已获金诺。

具名帖,曰投刺;发书函,曰开缄。

思暮久曰极切瞻韩,想望殷曰久怀慕商。

相识未真,曰半面之识;不期而会,曰邂逅之缘。

登龙门,得参名士;瞻山斗,仰望高贤。

一日三秋,言思暮之甚切;渴尘万斛,言想望之久殷。

睽违教命,乃云鄙吝复萌;来往无凭,则曰萍踪靡定。

虞舜幕唐尧,见尧于羹,见尧于墙。门人学孔圣,孔步亦步,孔趋亦趋。

曾经会晤,曰向获承颜接辞;谢人指教,曰深蒙耳提面命。

求人涵容,曰望包荒;求人吹嘘,曰望汲引。

求人荐引,曰幸为先容;求人改文,曰望赐郢斫。

借重鼎言,是托人言事;望移玉趾,是凂人亲行。

多蒙推毂,谢人引荐之辞;塑作领袖,托人倡首之说。

言辞不爽,谓之金石语;乡党公论,谓之月旦评。

逢人说项斯,表扬善行;名下无虚士,果是贤人。

党恶为非,曰朋奸;尽财赌博,曰孤注。

徒了事,曰但求塞责。戒明察,曰不可苛求。

方命是逆人之言,执拗是执己之性。

曰觊觎、曰睥睨,总是私心之窥望;曰倥偬、曰旁午,皆言人事之纷纭。

小过必察,谓之吹毛求疵;乘患相攻,谓之落井下石。

欲心难厌如溪壑,财物易尽若漏卮。

望开茅塞,是求人之教导;多豪药石,是谢人之箴规。

劳规芳躅,皆善行之可慕;格言至言,悉嘉言之可听。

无言曰缄默,息怒曰养成。

包拯寡色笑,人比其笑为黄河清;商鞅最凶残,常见论囚而渭水赤。

仇深曰切齿。人笑曰解颐。

人微笑曰莞尔,掩口笑曰胡卢。

大笑回绝倒,众笑曰哄堂。

留位待贤,谓之虚左;官僚共署,谓之同寅。

人失信曰变幻,又曰食言;人忘誓曰寒盟,又曰反汗。

铭心镂骨,感德难忘;结草衔环,知恩必报。

自惹其灾,谓之解衣抱火;幸离其害,真如脱网就渊。

两不拥入,谓之枘凿;两不相投,谓之冰炭。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9:2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