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蓬轩吴记》曰:临川饶介之在吴,慕高季迪才名,召之至再,强而后往。命题“倪云林竹木图”,且以木、绿、曲为韵,季迪即吟曰:“主人原非段干木,一瓢倒泻潇湘绿。逾垣为惜酒在樽,饮余自鼓无弦曲。”饶大惊异,厚礼之,因劝之仕,季迪笑而不答──时年才十六。

  《东坡集》曰:狄武襄公者,本农家子。年十六时,其兄素与里人号“铁罗汉”者斗于水滨,至溺没之,保伍方缚素,青适饷田见之曰:“杀罗汉者,我!”人皆释素而缚青,青曰“我不逃死,然待我救罗汉,庶几复活,若决死者,缚我未晚也。”众从之。青默祝曰:“我若贵,罗汉当苏。”乃举其尸,出水数斗而活,人咸异之。

  
【十七岁】

  《左传》曰:我先君文公,狐季姬之子也。有宠于献,好学而不贰。生十七年有士五人。

  《国语》曰:晋公子生十七年而亡,卿材三人从之,可谓贤矣。

  《吴志》曰:孙坚,字文台,吴郡富春人,盖孙武之后也。少为县吏。年十七与父共载,船至钱塘,会海贼掠取贾人财物,方于岸上分之,行旅皆住船不敢进,坚谓父曰:“此贼可击,请讨之。”父曰:“非尔所图也!”坚行,操刀上岸,以手东西指麾若分部人兵以逻遮贼状,贼望见以为官兵捕之,即委财物散走,坚追斩得一级以还,父大惊,由是显闻。

  《晋书》曰:姚襄,字景国。年十七,身长八尺五寸,臂垂过膝。雄武多才艺,明察善抚纳,士众爱敬之。

  《梁书》曰:柳忄焱,字文通,河东解人也。年十七,齐武帝为中军,命参军。

  又曰:吉翂,字彦霄。年十七,应辟为本州主簿,出监万年县,摄官期月风化大行。

  又曰:孙谦,字长逊,东莞莒人也。年十七,伯符为豫州刺史,引为左军行参军,以治干称。

  《魏书》曰:崔光,字仁本,本名孝伯,清河鄃人也。年十七随父徙代。家贫好学,昼耕夜诵,佣书以养父母。

  《北齐书》曰:崔季舒,字叔正,博陵安平人。年十七为州主簿,为大将军赵郡公琛所器重,言之于神武,神武亲简丞郎,补季舒大行台督官郎中。

  《周书》曰:权景宜,字晖远,天水显亲人也。年十七,魏行台萧宝夤见而奇之,表为轻车将军。

  又曰:唐瑾,字附璘。性温恭,有器量。博涉经史,雅好属文。年十七,周文闻其名,乃贻其父永书曰:“闻公有二子,曰陵、曰瑾,陵纵横多武略;瑾雍容富文雅。可并遣入朝,孤欲委以文武之任。”因召拜尚书员外郎。

  《隋书》曰:高颎,字昭元,一名敏,自云渤海蓚人也。少明敏,有器局。博涉书史,尤善辞令。年十七,周齐王宪引为记室。

  又曰:卢昌衡,字子均。父道虔,魏尚书仆射。昌衡小字龙子。风神澹雅,容止可法,博涉经史,工草行书。从弟思道,小字释奴,宗中俱称英妙,故幽州为之语曰:“卢家千里,释奴龙子。”年十七,魏济阴王元晖业召补太尉参军事兼外兵参军。

  又曰:梁彦光,字修芝。魏大统末入太学,略涉经史,有规检,造次必以礼。解褐秘书郎,时年十七。

  《北史》曰:齐赵郡王睿,天保二年出为定州刺史、六州大都督,时年十七,称为良牧。

  又曰:王劢,字丑兴。性忠果有材干。年十七从周文帝入关,及平秦陇,定关中。周文尝谓曰:“为将坐见成败者,上也;被坚执锐者,次也。”劢曰:“意欲兼被之。”周文大笑,寻拜散骑常侍,赐爵梁甫县公。

  《唐书》曰:江夏郡王道宗,年十七从秦王讨贼,王登玉璧城以望,谓道宗曰:“贼怙众欲战,尔计谓何?”对曰:“武周席胜,剡然锋未可当,正宜以计摧之,且乌合之众惮持久,若坚壁以顿其锐。须食尽气老,可不战禽也。”王曰:“尔意与我合。”

  《旧五代史》曰:和凝,字成绩,汶阳须昌人也。年十七举明经。至京师忽梦人以五色笔一束以与之,谓曰:“子有如此才,何不举进士?”自是才思敏赡。

  《宋史》曰:薛季宣,字士龙。年十七起从荆南帅辟书写机宜文字,获事袁溉。溉尝从程颐学,尽以其学授之。季宣既得溉学,于古封建、井田、乡遂、司马法之制,靡不研究讲画,皆可行于时。

  又曰:王超子德用,字元辅。超为怀州防御使、补衙内都指挥使。至道二年,分五路出兵击李继迁,超帅兵六万出绥、夏。德用年十七为先锋,将万人战铁门关,斩首十三级,俘掠畜产以数万计。进师乌白池,他将多失道不至。虏锐甚,超兵不进,德用请乘之,得精兵五千,转战三日,敌势却。德用曰:“归师迫险必乱。”乃领兵距夏州五十里绝其归路,下令曰:“乱行者斩!”一军肃然,超亦为之按辔。继迁摄其后,左右望见队伍甚严整,莫敢近。超抚其背曰:“王氏有子矣!”累迁内殿崇班,以御前忠佐为马军都军头。

  《元史》曰:杨恭懿,字元甫,奉元人。力学强记,日数千言,虽从亲逃乱未尝废业。年十七西还,家贫,服劳为养,暇则就学,书无不读,尤深于《易》、《礼》、《春秋》,后得朱熹集注《四书》,叹曰:“人伦日用之常、天道性命之妙,皆萃此书矣。”

  又曰:秦起宗,字元卿。生长兵间,学书无从得纸,父顺削柳为简,写以授之,成诵,削去更书。年十七会立蒙古学,学辄成,辟武卫译史。御史中丞塔察儿爱其才,迁中台史。

  又曰:王都中,字元俞,福之福宁州人。世祖授都中少中大夫、平江路总管府治中,时年甫十七,僚吏见其年少,颇易视之。都中遇事剖析动中肯綮,皆愕眙不敢欺。

  《明史》曰:王守仁,字伯安。年十七谒上饶娄谅,与论朱子格物大指。还家,日端坐讲读“五经”,不苟言笑。

  李兴《羊公碑》曰:公讳祜,字叔子。年十有七,上计吏察孝廉,州辟,不肯就。

  韩愈《师说》曰:李氏子蟠,年十七,好古文,六艺、经传皆通习之,不拘于时。”学于余,余嘉其能行古道,作《师说》以赠之。

  
【十八岁】

  《史记》曰:贾生名谊。雒阳人也。年十八以能属文闻于郡中。河南守吴公为廷尉,荐诸文帝,以为博士。

  又曰:终军,字子云,济南人也。少好学,能属文。年十八选为博士弟子。太守闻其有异才,与交结。军至长安上书言事,武帝异其文,拜军为谒者、给事中。

  《后汉书》曰:崔骃子瑗,字子玉,蚤孤。锐志好学,尽能传其父业。年十八至京师,从侍中贾逵质正大义,逵善待之,瑗因留游学。诸儒宗之,与扶风马融、南阳张衡特相友好。

  《魏志注》曰:曹纯,字子和。年十八为黄门侍郎。

  《蜀志注》曰:庞统,字士元,襄阳人,德公从子也。少未有识者,惟德公重之。年十八使往见德操,德操与语,既而叹曰:“德公诚知人,此实盛德也。”

  《梁书》曰:到洽,字茂沼,年十八为南徐州迎西曹行事。洽少知名,清警有才学士行。谢朓文章盛于一时,见洽深相赏好,日引与谈论,每谓洽曰:“君非直名人,乃亦兼资文武。

  《南史》曰:张缅,字元长。天监中出为淮南太守,时年十八。武帝疑其年少未娴吏事,遣主书封取郡曹文案,见其断决允惬,甚称赏之。

  又曰:徐勉,字修仁。年十八召为国子生,便下帷专学,精力无怠。同时侪辈肃而敬之。祭酒王俭每见,常目送之曰:“此子非常器也!”

  《魏书》曰:韦朏,字尊显。年十八辟州主簿,时属岁俭,朏以家粟造粥以饲饥人,所活甚众。

  《北齐书》曰:杨愔,字遵彦。永安初还洛,拜通直散骑侍郎,时年十八。

  《旧唐书》曰:房元龄,字乔,齐州临淄人。年十八,本州举进士,授羽骑尉、吏部侍郎。高孝基素称知人,见之谓裴矩曰:“仆阅人多矣,未有如此郎者,必成伟器。”

  《唐书》曰:汉王谅反,遣将綦良攻黎州。窦德明年十八,募士五千,号令严整,倍道击贼,破之。

  又曰:杨于陵,字达夫。十八擢进士,调句容主簿。节度使韩滉刚严少许可,独奇于陵,谓妻柳氏曰:“吾求佳胥,无如于陵贤。”因以妻之。

  又曰:陆贽,字敬舆,苏州嘉兴人。年十八第进士,中博学宏辞。寿州刺史张镒有重名,贽往见,语三日,奇之。既行,饷钱百万请为母夫人一日费,贽不纳,止受茶一串,曰:“敢不承公之赐。”

  《宋史》曰:张去华,字信臣,开封襄邑人。以荫补太庙斋郎。周世宗平淮南,去华时年十八,慨然叹曰:“兵战未息,民事不修,非驭国持久之术。”因著《南征赋》、《治民论》献于行在,授御史台主簿。

  又曰:王严叟,字彦霖,大名清平人。十八乡举,省试、廷对皆第一。

  又曰:汪应辰,字圣锡。绍兴五年进士第一,年甫十八。御策以“吏道、民力、兵势”为向,应辰答以“为治之要,以至诚为本,”在人主反求而已”。上览其对,意其为老成之士,及唱第乃年少子,上甚异之。鼎出班特谢,旧进士第一人赐以御诗,乃是特书《中庸》篇以赐。初名“洋”,特改赐”应辰”。

  又曰:朱子,字元晦,一字仲晦,徽州婺源人。年十八贡于乡。

  又曰:蔡幼学,字行之,温州瑞安人。年十八试礼部第一。

  又曰:马知节,字子元。幼孤。太宗时以荫补供奉官,赐今名。年十八监彭城,兵众惮之如老将。

  又曰:张载,字子厚,长安人也。少时喜谈兵。年十八以书谒范仲淹,仲淹曰:“儒者自有名教可学,何事于兵?”因劝学《中庸》,载感其言,益穷“六经”。

  《金史》曰:阿邻,年十八授定远大将军,为顺天军节度使。

  《明史》曰:李东阳,字宾之,茶陵人。天顺八年,年十八,成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

  又曰:陈茂烈,字时周,莆田人。年十八作《省克录》,谓颜之“克己”、曾之“日省”,学之法也。

  又曰:王洪,字希范。十八成进士,授吏科给事中。

  《宋史》曰:程颐,字正叔。年十八上书阙下,欲天子黜世俗之论,以王道为心。游太学见胡瑗,试以“颜子所好何学论”。

  《说苑》曰:子奇年十八,齐君任为东阿,既行而君悔焉,使人追之,属使者曰:“未至,追令还;已至,勿追。“未至东阿,使者反,齐君问故,使者曰:“臣见子奇同载者皆白首矣,夫老者之志、少者之决,此必能治东阿矣。”王曰:“善哉。”

  《新序》曰:齐有闾丘昂,年十八道遮宣王曰:“家贫、亲老,愿得小仕。”宣王曰:“子年尚稚,未可也。”昂对曰:“昔者颛顼行年十二而治天下,秦项橐七岁为圣人师,由此观之,昂不肖耳,年不稚矣!”

  《闻见前录》曰:陈瓘,年十八登进士甲科。

  《御史台记》曰:唐,辛郁,管城人也。旧名太公。弱冠遭太宗于行所。问:“何人?”曰:“辛太公。”太宗曰:“何如旧太公?”郁曰:“旧太公八十始遇文王,臣今适年十八已遇陛下,过之远矣!”太宗悦,命值中书。

  《江南余载》曰:姚端年十八状元及第。

  《齐东野语》曰:汪端明年十八魁天下。天资强敏,记问绝人。其帅福州,吏闻其名,欲尝之,始谒庙,有妪持牒立道左,命取视之,累千百言,皆枝赘不根,即好谕曰:“事不可行也。”妪呼曰:“乞详状!”公笑曰:“尔谓吾不详耶?”驻,毕还其牒,诵之不差一字。吏民以为神,相戒不敢犯。

  司马文正公《刘道原〈十国纪年〉序》曰:皇祐初,光为贡院属官。时有诏,士有能讲解经义者听别奏名。应诏者数十人。赵周翰为侍讲知贡举,问以《春秋》、《礼记》大义,其中一人所对最精详,先具注、疏;次引先儒异说;末以己意论而断之。凡二十问,所对皆然。主司惊异,擢为第一。及发糊名,乃进士刘恕,年十八矣。

  李维桢《醖檀集序》曰:数岁前,犁丘邢仲子示余以萧公黼《绿远楼赋》,巨丽妍藻,类汉、晋人手笔,余不知为何氏,意必老于文学者。已而知为泰山人某,年十有八耳,心窃异之。

  
【十九岁】

  《汉书》曰:东方朔上书曰:“臣朔十九学孙、吴兵法战阵之具、钲鼓之教,亦诵二十二万言。

  《吴志》曰:陈武子修有武风。年十九,权召见奖励,拜别部司马,授兵五百人。时诸新兵多有逃叛,而修抚循得意,不失一人。权奇之,拜为校尉。

  又曰:刘繇,字正礼,东莱牟平人也。年十九,从父韪为贼所劫质,繇篡取以归,由是显名。

  又(注)曰:殷礼,字德嗣。弱不好弄,潜识过人。少为郡吏。年十九,孙权召除郎中。

  《晋书载记》曰:李寿,字武考。拜前将军,督巴西军事,迁征东将军,时年十九。聘处士谯秀以为宾客,尽其谠言。在巴西威惠甚著。

  《周书》曰:姚僧垣次子最,字士会。幼而聪敏,及长,博通经史,尤好著述。年十九随僧垣入关。世宗盛聚学徒校书于麟趾殿,最亦预,为学士。

  《隋书》曰:柳机,字匡时,河东解人也。伟仪容,有器局,颇涉经史。年十九,周武帝引为记室。

  《旧唐书》曰:杨于陵年十九登进士第。

  《唐书》曰:任环,宇玮,庐州合肥人。年十九试守灵溪令,迁衡州司马。

  又曰:卢祖尚,字季良,光州乐安人。年十九善御众,所向有功,盗畏,不入境。

  《旧五代史》曰:和凝,字成绩。年十九登进士第。滑帅贺环知其名,辟置幕下。

  《宋史》曰:曹玮。父彬,历武宁太平军节度使,皆以玮为牙内都虞候。沉勇有谋,喜读书,通《春秋》三传,于左氏尤深。李继迁叛,诸将数出无功。太宗问彬:谁可将者?”彬曰:“臣少子玮可任。”即召见,以本官同知渭州,时年十九。

  又曰:寇准,字平仲,华州下邽人。少英迈,通《春秋》。年十九举进士。太宗取人多临轩顾问,年少者往往罢去。或教准增年,答曰:“准方进取,可欺君耶?”后中第,授大理评事,知归州。

  又曰:王拱辰,字君贶,开封成平人。元名拱寿,年十九举进士第一,仁宗赐以今名。

  又曰:苏辙,字子由。年十九与兄轼同登进士科。

  《辽史》曰:萧阳阿,字稍隐。端毅简严,识辽、汉字,通天文,相法。父卒,自五蕃部亲挽丧车至奚王岭,人称其孝。年十九为本班郎君。历铁林、铁鹞、大鹰三军详稳。

  《元史》曰:廉希宪,字善甫,布鲁海牙子也。世祖为皇帝,希宪年十九得入侍,见其容止、议论,恩宠殊绝。希宪笃好经史,手不释卷。一日方读《孟子》,闻召,急怀以进,世祖问其说,遂以性善、义利、仁暴之旨为对,世祖嘉之,目曰:“廉孟子”。由是知名。

  《明史》曰:杨延和,字介夫,新都人。成化十四年,年十九,先其父成进士,改庶吉士。告归娶。

  又曰:吴与弼,字子传,崇仁人。年十九见《伊洛渊源图》,慨然想慕,读“四子”、“五经”、洛、闽诸录,不下楼者数年。

  又曰:王敬臣,字以道,长洲人。年十九为诸生,受业于魏校。性至孝,父疽发背,亲自吮舐。

  又曰:何塘,字粹夫。年十九读许衡、薛瑄遗书,辄欣然忘寝食。

  《陶华阳谱》曰:年十九,萧将军录尚书,引为诸王侍读。

  《苏颖滨上枢密韩太尉书》曰:辙生十有九年矣。其居家所与游者不过其邻里乡党之人;所见不过数百里之间,无高山大野可登览以自广。百氏之书虽无所不读,然皆古人之陈迹,不足以激发其志气,恐遂汩没,故决然舍去,求天下奇闻壮观,以知天地之广大。

  
【二十岁】

  《史记自序》曰:二十而南游江淮,上会稽,探禹穴,闚九疑,浮于沅、湘;北涉汶、泗,讲业齐、鲁之都,观孔子之遗风,乡射邹峄,厄困鄱、薛、鼓城,过梁、楚以归。

  《后汉书》曰:吴祐,字季英。年二十丧父,居无担石而不受赡遗。

  又曰:郭林宗少孤。年二十,李元礼一见称之曰:“吾见士多矣,无如林宗者。”

  《魏志》曰:杜畿,字伯侯,京兆杜陵人也。年二十为郡功曹,守郑县令。县囚系数百人,畿亲临狱,裁其轻重尽决遣之。郡中奇其年少而明大义。

  又曰:王修,字叔治。年二十游学南阳,止张奉舍,奉举家得疾病无相视者,修亲隐恤之,病愈乃去。

  又(注)曰:孙该,字公达。强志好学。年二十上计椽,召为郎中。著《魏书》。迁博士、司徒、右长史。

  《吴志》曰:张昭弟子奋,年二十造作攻城大攻车,为步骘所荐,昭不愿,曰:“汝年尚少,何为自委于军旅乎?”对曰:“昔童汪死难,子奇治阿,奋实不才耳,于年不为少也!”遂领兵为将军,连有功效。

  又曰:陆抗,字幼节,孙策外孙也。父逊卒时年二十,拜建武校尉,领逊众五千人送葬,东还,诣都谢恩。

  又:〈注〉曰:羊道,南阳人,道初为中庶子。年二十时延尉监隐蕃交结豪杰,自卫将军全琮等皆倾心敬待,惟道及宣诏郎豫章扬迪拒绝不与通,时人咸怪之,而蕃后叛逆,众乃服之。

  《晋书》曰:王济,字武子。少有逸才,风姿英爽,气盖一时。好弓马,勇力绝人。善《易》及《庄》、《老》,文词秀茂,技艺过人,有名当世,与姊夫和峤及裴楷齐名。尚常山公主。年二十拜中书郎。

  又曰:皇甫谧,字士安。尝得瓜果辄进叔母任氏,任氏曰:《孝经》云:‘三牲之养,犹为不孝。’汝今年余二十,心不入道,无以慰我。”因对之流涕。谧乃感激,就乡人席坦受书,勤力不怠。

  《宋书》曰:裴松之,字世期。年二十,拜殿中将军。

  《南史》曰:贺革,字文明。少以家贫躬耕供养,年二十始辍耒,就文受业,精力不怠。有六尺方床,思义未达则横卧其上,不尽其义终不肯食。通“三礼”。

  《魏书》曰:李仲尚,陇西狄道人,仪貌甚美,少以文学知名。二十著《〈前汉功臣序〉赞》及《季父司空冲诔》。时兼侍中高聪、尚书邢峦见而叹曰:“后生可畏非虚言也!”

  《新唐书》曰:姚崇,字元之,陕州陕石人。先天二年,元宗讲武新丰。故事:天子行幸,牧、守在三百里者得诣行在。时帝亦密召姚崇。崇至,帝方猎渭滨,即召见,帝曰:“公知猎乎?”对曰:“少所习也,臣年二十居广成泽,以呼鹰逐兽为乐。张璟藏谓臣:‘当位王佐,无自弃。’故折节读书。”

  《宋史》曰:文天祥,字宋瑞,又字履善,吉之吉水人也。年二十举进士,对策集英殿,时理宗在位久,政理浸怠,天祥以“法天不息”为对,其言万余,不为稿,一挥而成,帝亲授为第一。考官王应麟奏曰:“是卷古谊若龟鉴,忠肝如铁石,敢为得人贺。”

  《元史》曰:杨惟中,字彦诚,宏州人。金末以孤童子事太宗。知读书,有胆略,太宗器之。年二十奉命使西域三十余国,宣畅国威,敷布政条,俾皆籍户口,属吏乃归。帝于是有大用意。

  又曰:(刘)元振,字仲举,黑马长子也。随父入蜀,莅成都。会商、邓间有警,令黑马往镇商、邓,以元振摄万户,时年方二十。既莅事,号令严明、赏罚不妄,麾下宿将皆敬服之。

  又曰:张宏范,字仲畴。年二十时,兄,顺夭路总管宏略上计寿阳行都,留宏范摄府事,吏民服其明决。蒙古军所过肆暴,宏范杖遣之,入其境无敢犯者。

  又曰:许有壬,字可用。其先世居颍,后徙汤阴。年二十,畅师文荐入翰林,不报,授开宁路学正,升教授。

  《明史》曰:刘大夏,字时雍,华容人。年二十举乡试第一,登天顺八年进士。

  又曰:李化龙,字于田,长垣人。万历二年进士,除嵩县知县,年甫二十。胥吏易之,化龙阴察其奸,悉召,置之法,县中大治。

  又曰:杨爵,字伯彦,富平人。年二十始读书。家贫,燃薪代烛,耕垅上辄挟册以诵。兄为吏,忤知县,系狱。爵投牒直之,并系。会代者至,爵上书讼冤,代者称”奇士”,立释之,资以膏火。益奋于学,登嘉靖八年进士。

  又曰:黄道周,字幼平,漳浦人,天启二年进士。廷推阁臣,道周已充日讲官,迁少詹事,得与名。帝不用道周,乃草疏上之:“臣二十躬耕,手足胼胝以养二人。”

  又曰:周蕙,字廷芳,泰州人,为临洮卫卒,戍兰州。年二十,听人讲《大学》首章,惕然感动,遂读书。州人殷坚,薛瑄门人也。时方讲学于里,蕙往听之,相与辨析,坚大服,诲以圣学,蕙乃研究“五经”。又从学安邑李昶,昶亦瑄门人也,蕙从之久学,益邃。恭顺侯吴瑾镇陕西,欲聘为子师,固辞不赴。或问之,蕙曰:“吾军士也,召役则可,若以为师,师岂可召哉?”瑾躬送二子于其家,蕙始纳贽焉。后还,居泰州之小泉。幅巾深衣,动必由礼,州人多化之,称为“小泉先生”。

  《懒真子》曰:王禹玉年二十就扬州秋解,试《瑚涟赋》官韵。“端木赐为宗庙之器”,满场多第一韵,用“木”字云:“惟彼圣人,粤有端木。”禹玉独于第二韵,用“之”云:“上希颜氏,愿为可铸之金。下笑宰予,耻作不雕之木。”

  《世说》曰:梁武平建业,朝士皆造之。谢景涤时年二十,意气闲雅,瞻视聪明。梁武目送久之,谓徐勉曰:“觉此生芳兰竟体。”

  《名臣言行录》曰:韩琦年二十,廷试名在第二,唱名时太史奏日下五色云见,从官称贺。

  《朝野杂记》曰:王文正、夏文庄二十知制诰。

  《司马文正公年谱》曰:二十岁中进士甲科。闻喜宴独不戴花,同列语之曰:“君赐不可违。”乃簪一花。

  “明王谨斋墓志”曰:先生出,代亲役入扫舍,捧席哺二老,晨省夜问如古礼。谨斋时年二十矣。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9:0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