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九岁】

  《后汉书》曰:黄香,字文强,江夏安陆人也。九岁失母,思慕憔悴,殆不免丧。乡人称其至孝。

  又曰:杨厚,字仲桓,广汉新都人也。母初与前妻子博不相安,厚年九岁,思令和亲,乃托疾不言不食,母知其旨,瞿然改意,恩养加焉。

  又曰:申屠蟠,宇子龙,陈留外黄人也。九岁丧父,哀毁过礼。

  《魏志》曰:司马朗,字伯达,河内温人也。年九岁,人有道其父字者,朗曰:“慢人亲者不敬其亲也。”客谢之。

  《晋书》曰:刘殷,字长盛,新兴人也。殷曾祖母王氏盛冬思堇而不言,食不饱者一旬矣。殷怪而问之,得其故。时年九岁,乃诣泽中恸哭,声不绝者半日。忽若有人云:“止声。”殷收泪视地,见有堇生,因得斛余而归。食而不减,至时堇生乃尽。

  又曰:王延,字延元,西河人也。九岁丧母,泣血三年几至灭性。每至忌日则悲啼一旬。

  又曰:范乔,字伯孙。九岁讲学,在同辈之中言无媟辞。

  《梁书》曰:裴子野,字几原。年九岁祖母亡,泣血哀恸,家人异之。

  又曰:陆云公,九岁读《汉书》略能记忆。从祖倕,沛国刘显质问十事,云公对无所失。

  《陈书》曰:虞荔,字山披,会稽余姚人也。幼聪敏有志操。九岁随从伯阐候太常陆倕。倕问“五经”,凡有十事,荔随问辄应,无有遗失。倕甚异之。

  《隋书》曰:陆爽,字开明,魏郡临漳人也。少聪敏。年九岁就学,日诵二千余言。齐尚书仆射杨遵彦见而异之,曰:“陆氏代有人焉。”

  又曰:于仲文,字次武,建平公义之兄子。父实,周大佐辅、燕国公。仲文少聪敏,髫龀就学,耽阅不倦。其父异之,曰;“此儿必兴吾宗矣。”九岁尝于云阳宫见周太祖,太祖问曰:“闻儿好读书,书有何事?”仲文对曰:“资父事君,忠、孝而已。”太祖甚嗟叹之。

  又曰:辛彦之,陇西狄道人也。父灵辅,周渭州刺史。彦之九岁而孤,不交非类,博涉经史,与天水牛宏同志好学。

  《北史》曰:任城王澄庶长子顺,字子和。年九岁师事乐安陈丰,初书王羲之《小学篇》数千言,昼夜诵之,旬有五日,一皆通彻。丰奇之,白澄曰:“丰十五从师迄于白首,耳目所经未见此,比江夏黄童不得无双也。

  又曰:郑述祖,父为衮州于郑城南小山起斋亭,刻石为记,述祖时年九岁。及为刺史,往寻旧迹,得一破石,有铭云:“中岳先生郑通昭之白云堂”。述祖对之呜咽,悲动群僚。

  《唐书》曰:王勃,字子安,绛州龙门人。九岁得颜师右注《汉书》,读之作指瑕,以挞其失。

  《宋史》曰:王禹偁,字元之,济州钜野人。九岁能文,毕士安见而器之。

  又曰:孙固,字和父,郑州管城人。九岁读《论语》,曰:“吾能行此。”

  又曰:元绛,字厚之。九岁谒荆南太守,试以三题,上诸朝。

  又曰:王应麟,字伯厚,庆元府人。九岁通“六经”。

  《金史》曰:范拱,字清叔,济南人。九岁能属文,深于“易”学。

  《元史》曰:吴澄,字幼清。九岁从郡子弟试乡校,每中前列。

  又曰:韩性,字明善。九岁通《小戴礼》,作《大义》,操笔立就,文意苍古。老生宿学称异焉。

  《明史》曰:邹元标,字尔瞻,吉水人。九岁通“五经”。

  又曰:归有光,字熙甫,昆山人。九岁能属文。

  《续文献通考》曰:元,安滔,九岁以经童登第。

  《搜神记》曰:汉时宏农杨宝,年九岁到华阴山北见一黄雀为鸱枭所搏,坠于树下为蝼蚁所困,宝凶愍之,取归置巾箱中食以黄花。百余日,毛羽成,朝去暮还。一夕三更,宝读书未卧,有黄衣童子向宝再拜曰:“我西王母使者,昔使蓬莱,不慎为鸱枭所搏,君仁爱见拯,实感盛德。”乃以白环四枚与宝曰:“令君子孙洁白,位登三事,当如此环。”

  《世说》曰:梁国杨氏子,九岁,甚聪慧。孔君平诣其父,父不在,乃呼儿出,为设果,果有杨梅,孔指以示儿曰:“此是君家果。”儿应声答曰:“未闻孔雀是夫子家禽。”

  又曰:徐孺子,年九岁,常月下戏。人语之曰:“若令月中无物,极当明矣。”徐曰:“不然,譬如人眼中有瞳子,无此可不暗乎?”

  《涌幢小品》曰:汪洙,字德温,鄞县人也。九岁善诗,上官闻而召见,时衣短褐以进。问曰:“神童衫子何短耶?”应声曰:“神童衫子短,袖大惹春风。未去朝天子,先来谒相公。”世以其诗铨补成集训蒙,为《汪神童诗》。

  又曰:陈祐山汝弼之子敏勋,九岁从祐山鄱阳舟中。祐山指笔架作对云:“笔架如山”。应声曰。“棋盘似路。”又曰:“苏家三父子文章可法。”对曰:“程门二兄弟德义堪尊。”

  《双槐岁抄》曰:董元,九岁真草楷书皆能之。

  《杜工部年谱》曰:开元八年庚申,九岁。“壮游诗”云:“九龄书大字,有作成一囊。”

  《后村诗话》曰:李昪为徐温养子,年九岁,温令咏灯,昪云:“一点分明值方金,开时谁怕冷风侵。主人若也勤挑拨,敢向尊前不尽心。”徐不复以常儿待之。

  
【十岁】

  《后汉书》曰:孔融,字文举,鲁国人,孔子二十世孙也。父伷,太山都尉。融幼有异才,年十岁随父诣京师,时河南李膺以简重自居,不妄接士,宾客刺外,自非当世名人及与通家,皆不得白。融欲观其人,故造膺门,语门者曰:“我是李君通家子弟。”门者言之,膺请融问曰:“高明祖父尝与仆有恩旧乎?”融曰:“然。先君孔子与君先人李老君同德比义而相师友,则融与君累世通家。”众坐莫不叹息。大中大夫陈炜后至,坐中以告炜,炜曰:“夫人小而聪了,大未必奇。”融应声曰:“观君所言,将不蚤慧乎?”膺大笑曰;“高明必为伟器!”

  《晋书》曰:卫瓘,字伯玉,河东安邑人也。父觊,魏尚书。瓘年十岁丧父,至孝过人。性真静有明理,以明识清允称,袭父爵阌乡侯。

  又曰:裴秀,字秀彦。叔父徽有盛名,宾客甚众。秀年十岁,有诣徽者出则过秀,然秀母贱,嫡母宣氏不之礼,尝使进馔于客,见者皆为之起。秀母曰:“微贱如此,当应为小儿故也。”宣氏知之,后遂止。

  《宋书》曰:蔡兴宗,字兴宗。年十岁失父,哀毁有异凡童。父廓,罢豫章郡还,起二宅,先成东宅与弟轨。廓亡,而馆宇未立。轨罢长沙郡还,送钱五十万以补宅直,兴宗年十岁,白母曰:“一家由来丰俭必共,今日宅价不宜受也。”母悦而从焉。轨有愧色,谓其子淡曰:“我年六十,行事不如十岁小儿。

  《梁书》曰:谢朏,字敬冲。十岁能属文。庄游土山赋诗,使朏命篇,朏揽笔便就。琅邪王景文谓庄曰:“贤子足称神童。”

  又曰:韩怀明,上党人也。年十岁,母患尸疰,每发辄危殆。怀明夜于星下稽颡祈祷,时寒甚切,忽闻香气,空中有人语曰:“童子母须臾永差,无劳自苦。”未晓而母豁然平复,乡里异之。

  《陈书》曰:周宏正,字思行,汝南安城人。年十岁通《老子》、《周易》。叔父舍每与谈论辄异之曰:“观汝神情颖悟,清理警发,后世知名当出吾右。

  《南史》曰:谢惠连,年十岁能属文。族兄灵运嘉赏之,云:“每有篇章,对惠连辄得佳语。尝于永嘉西堂思诗,竟日不就,忽梦见惠连,即得‘池塘生春草’,大以为工。尝云此语有神功,非吾语也。”

  《北齐书》曰:邢邵,字子才。十岁便能属文。雅有才思,聪明强记,日诵万余言。族兄峦有人伦鉴,谓子弟曰:“宗室中有此儿,非常人也。”

  又曰:赵彦深,本名隐,避齐庙讳故以字行。年十岁曾候司徒崔光,光谓宾客曰:“古人观眸子以知人,此人当必远至。

  《隋书》曰:韦世康,京兆杜陵人也。幼而沈敏有器度。年十岁州辟主簿。

  《唐书》曰:宗室戡,渤海敬王奉慈七世孙。年十岁许即好学。大寒掇薪自炙,夜无然膏默念所记。

  又曰:韦陟,字殷卿,甫十岁授温王府东阁祭酒、朝散大夫。风格方整,善文辞,书有楷法,一时知名士皆与游。

  又曰:韩思复,字绍忠,京兆长安人。祖伦,贞观中历左卫率,封长山县男。思复少孤,年十岁,母为语父亡状,感咽几绝。伦特爱之,尝曰:“此儿必大吾宗。”然家富有金玉、车马、玩好未尝省,笃学,举秀才,高第。

  又曰:萧颖士,字茂挺。十岁补太学生,观书一览即诵。通百家谱系,书籀学。

  又曰:颜元孙,字聿修。颜子三十九世孙。年十岁试《石榴赋》,立就。

  《宋史》曰:鞠咏,字咏之,开封人。十岁而孤。好学自立。

  又曰:范纯祐,字天成。方十岁能读诸书、为文章,藉藉有称。父仲淹守苏州,首建郡学,聘胡瑗为师,瑗立学规良密,生徒数百多不率教,仲淹患之。纯幼尚未冠,辄日入学齿诸生之末,尽行其规,诸生随之,遂不敢犯。自是苏学为诸郡倡。

  又曰:邵亢,字兴宗,丹阳人。幼聪发过人,方十岁,日诵五千言,赋诗豪纵。乡先生见者皆惊伟之。

  又曰:苏轼,字子瞻,眉州眉山人。生十年,父洵游学四方,母程氏亲授以书。闻古今成败辄能语其要。程氏读东汉《范滂传》,慨然太息,轼请曰:“轼若为滂,母许之否乎?”程氏曰:“汝能为滂,吾顾不能为滂母耶?”

  又曰:綦崇礼,字叔厚,高密人。幼颖迈,十岁能作邑人墓铭,父见大惊曰:“吾家积善之报其在兹乎!”

  又曰:汪应辰,字圣锡。十岁能诗。游乡校,郡博士喻樗戏之曰:“韩愈十三而能文,今子奚若?”应辰答曰,“仲尼三千而论道,唯公其然?”

  又曰:顾忻,泰兴人。十岁丧父。以母病,荤辛不入口者十载。

  《东都事略》曰:张昭,字潜夫,河内人也。十岁诵书数十万言。

  《元史》曰;张养浩,字希孟,济南人。年方十岁读书不辍,父母忧其过勤而止之。养浩昼则默诵,夜则闭户张灯窃读。山东按察使焦遂闻之,荐为东平学正。游京师献书于平章,不忽木大奇之,辟为礼都令史,仍荐入御史台。

  又曰:刘居敬,大都人。年十岁,继母郝氏病,居敬忧之,恳天以求代,状闻,褒美之。

  《明史》曰:黄润玉,字孟清,鄞人。十岁道贝遗金不拾。

  又曰:汪克宽,字德一,祁门人。十岁时父授以《双峰问答》之书辄有悟,乃取“四书”自定句读,昼夜诵习,专勤异凡儿。

  又曰:程敏政,字克勋。十岁侍父官四川,巡抚罗绮以神童荐,英宗召试,悦之,诏读书翰院,给廪馔。学士李贤、彭时咸爱重之,妻以女焉。

  又曰:邵宝,字国贤。甫十岁,母疾,为文告天,愿减己寿延母年。

  又曰:陈际泰,字大士,临川人。家贫,不能从师又无书,时取旁舍儿书,屏人窃读。从外兄所获《书经》四角已漫灭且无句读,自以意识别之,遂通其义。十岁于外家药笼中见《诗经》,取而疾走,父见之,怒督往田,则携至田所,踞高阜而哦,遂毕生不忘。

  《汝南志》曰:刘黄裳十岁寓长安,赋京都诸篇。

  《武夷山志》曰:白玉蟾,号琼琯,本姓葛,名长庚。大父有兴董教琼州而生真人于琼,冒白姓。天资聪敏,髫齓时背诵“九经”,十岁来广城应童子科,主司命赋《织机诗》。

  《拾遗记》曰:汉贾逵年十岁乃暗诵“六经”。姊谓逵曰:“吾家穷困,不曾有学者入门,汝安知天下有《三坟》《五典》而诵无遗句耶?”逵曰:“忆姊共抱逵往篱下听邻家读书,今万不失一。”乃剥庭中桑皮以为笺,或题于扉屏且诵且记,期年经史便通。

  《云仙杂记》曰:蔡澄十岁时,父若无纸,澄乃烧糠协竹为之以供文。澄小字“洪儿”,乡人号“洪儿纸”。

  《耆旧续闻》曰:东坡十岁时侍老苏侧,诵欧阳公《谢对衣金带马表》,因令坡拟之,其间有“匪伊垂之带有余;非敢后也马不进”。老苏笑曰:“此子他日当自用。”至元祐中,再召入院为《承旨谢表》,乃益以两句云:“枯羸之质匪伊垂之而带有余;敛退之心非敢后也而马不进。”

  《群谈采余》曰:明温州任道逊,年十岁,以善书贡入京,英宗令书“龙凤”二字,甚工,乃出对云:“九重殿上书龙凤。”对曰:“百尺楼头望斗牛。”上喜,赐予甚厚。时朝臣某足成一诗云:“年比甘罗少二周,山川毓秀出温州。九重殿上书龙凤,百尺楼头望斗牛。金马玉堂身已贵,青灯黄卷业还修。他时大展经纶手,重沐恩波拜冕旒。”

  《史纂左编》曰:谭处端十岁学诗,一日其所亲指木架葡萄令作诗,有云:“一朝行上青龙架,见者人人仰面看。”众喜其蕴藉。

  《方正学先生年谱》曰:元至正二十六年丙午,先生年十岁,日读书盈寸。

  李白《上安州裴长史书》曰:白十岁观百家,轩辕以来颇得闻矣。

  《元氏长庆集》曰:严童子,司空孙,字照郎。十岁能赋诗,往往有奇句,书题有成人风。元稹赠严童子诗云:“十岁佩觿娇稚子,八行飞札老成人。”

  《竹坡诗话》曰:南徐刁氏子,字麟游。十岁赋《竹马诗》云:“小儿骑竹作骅骝,犹是东西意未休。我已童心无一在,十年浑付水东流。”

  ●卷下

  
【十一岁】

  《后汉书》曰:邴原,字根矩,北海朱虚人也。原十一而丧父,家贫蚤孤。邻有书舍,原过其旁而泣,师曰:“童子苟有志,我徒相教,不求资也。”于是遂就书,一冬之间诵《孝经》、《论语》。

  《梁书》曰:傅昭,字茂远。十一,雍州刺史袁顗尝来昭所,昭读书自若,神色不改,顗叹曰:“此儿神情不凡,必成佳器。”

  又曰:孔休源。字庆绪。会稽山阴人。年十一而孤,居丧尽礼,每见父手所写书必哀恸流涕不能自胜。

  又曰:刘歊,字士光。十一读庄子《逍遥》篇曰:“此可解耳。”客因问之,随问而答,皆有情理,家人每异之。

  又曰:吉翂,字彦霄,冯翊莲勺人。年十一,遭所生母忧,水浆不入口,亲党异之。

  《隋书》曰:杨尚希,宏农人也。父承宾,商、直、浙三州刺史。尚希龆齓而孤。年十一,辞母请受业长安,涿郡卢辩见而异之,令入太学。专精不倦,同辈皆共推服。

  《唐书》曰;韦温,字宏育。十一举“两经”及第,以拔萃高等补咸阳尉。父愕然,疑假权谒进,召而试诸廷,文就无留思,喜曰:“儿无愧矣。”

  《宋史》曰:杨亿,字大年。年十一,太宗闻其名,诏江南转运使张去华就试词艺,送阙下连三日,得对试诗赋五篇,下笔立成,太宗深加赏异,命内侍都知王仁睿送至中书,又赋诗一章。

  又曰:安焘,字厚卿,开封人。年十一从学里中,羞与群儿伍。闻有老先生聚徒,往师之,先生曰:“汝方为诵数之学,未可从吾游,当群试省题一诗,中选乃置汝。”焘无难色,诗成,出诸生上,由是知名。

  《东都事略》曰:宋白,字素臣,大名人也。年十一善属文,举进士又举拔萃,科授著作佐郎。

  《金史选举志》曰:明昌元年,益都府申:“童子刘住儿年十一岁,能诗赋、诵六经,所书行草颇有法,孝行夙成。乞依宋童子李淑,赐出身且加以恩诏。”上召至内殿,试《凤凰来仪》赋、《鱼在藻》诗,又令赋《旱》诗,上嘉之,赐本科出身,给钱粟、官舍,令肄业太学。

  《明史》曰:何乔新,字廷秀,江西广昌人。年十一时侍父京邸修撰。周旋过之,乔新方读《通鉴续编》,旋问曰:“书法何如纲目?”对曰:“吕文焕降元不书叛;张世杰溺海不书死节;曹彬、包拯之卒不书其官;而纪羲、轩,多采怪妄,似未有当也。”旋大惊异。

  又曰:沈周,字启南,长洲人。年十一游南都,作《百韵诗》上巡抚,侍郎崔恭面试《凤凰赋》,援笔立就,恭大嗟异。

  《续归田录》曰:苏州童子刘少逸,年十一,文词精敏有老成体。其师潘阆携见长洲宰王元之、吴县宰罗思纯,二公名重当时,疑未之信,因与联句。思纯曰:“无风烟焰直。”少逸曰:“有月竹阴寒。”又曰:“日移竹影侵棋局。”少逸曰:“风递花香入酒尊。”元之曰:风雨江城暮。”少逸曰:“波涛海寺秋。”元之曰:“一回酒渴思吞海。”少逸曰:“几度诗狂欲上天。”凡数十联皆敏,二公惊异,闻于朝,赐进士及第。

  《侯鲭录》曰:王平甫年十一过洪州,有《滕王阁诗》。

  杨载《赵公行状》曰:公讳孟頫,字子昂,姓赵氏,魏公第七子也。魏公薨,公始十一岁,生母邱夫人董公使为学,曰:“汝幼孤,不能自强于学问终无以顗成人,吾世则亦已矣。”语已,泪下沾襟。公由是刻厉,昼夜不休。性诵敏,书一目辄成诵。

  
【十二岁】

  《战国策》曰:文信侯欲使张唐相燕,弗肯行。少庶子甘罗请行,文信侯叱:“去之!”甘罗曰:“夫项橐生七岁为孔子师,今臣生十二年于兹矣,君其试臣,奚以遽叱言也?”乃见张卿,说而行之。甘罗还报,秦封罗为上卿。

  《汉书》曰:东方朔,字曼倩,平原厌次人也。武帝初即位,征天下,举方正贤良文学材力之士。朔上书曰:“臣朔,少失父母,长养兄嫂。年十二,学书三冬,文史足用。”

  又曰:马援,字文渊,扶风茂陵人。三兄况、余、员并有才能,王莽时皆为二千石。援年十二而孤。少有大志,诸兄奇之。尝受《齐诗》,意不能守章句,乃辞况,欲就边郡田牧,况曰:“汝大才当晚成,良工不示人以朴,且从所好。

  又曰:郑众,字仲师。年十二从父受《左氏春秋》,精力于学,明《三统历》,作《春秋杂记条例》,兼通《易》、《诗》,知名于世。

  又曰:“鲁恭,字仲康,扶风平陵人。父某,建武初为武陵太守,卒官时,恭年十二,弟丕七岁,昼夜号踊不绝声,郡中赙赠无所受,乃归服丧,礼过成人,乡里奇之。

  又曰:荀爽,字慈明,一名谞。年十二能通《春秋》、《论语》。太尉杜乔见而称之曰:“可为人师。”爽遂耽思经书,庆吊不行,征命不应。颍川为之语曰:“荀氏八龙,慈明无双。”

  又曰:黄香,字文强,江夏安陆人也。年十二,刘护闻而召之,甚见爱敬。香家贫,内无仆妾,躬执苦勤,尽心奉养,遂博学经典,究精道术,能文章。京师号曰“天下无双,江夏黄童。”

  又曰:吴祐,字季英,陈留长垣人也。父恢为南海太守。祐年十二随从到官,恢欲杀青简以写经书。祐谏曰:“今大人逾越五岭,远在海滨,其俗诚陋,然旧多珍怪,上为国家所疑,下为权威所望。此书若成,则载之兼两。昔马援以薏苡兴谤;王阳以衣囊徼名,嫌疑之间诚先贤所慎也。”恢乃止,抚其首曰:“吴氏世不乏季子矣。”

  华峤《后汉书》曰:桓典十二丧父母,事叔母如事亲。立廉操,不取于人,门生故束问遗一无所爱。

  《晋书》曰:羊祜,字叔子,泰山南城人也。年十二丧父,孝思过礼,事叔父甚谨。尝游汶水之滨,遇父老谓之曰:“孺子有好相,年未六十必建大功于天下。”即而去,莫知所在。

  又曰:羊欣,字敬元,泰山南城人也。父不疑,桂阳太守。欣少靖默,无竞于人,美言笑,善容止,泛览经籍,尤长隶书。不疑初为乌城令,欣时年十二,时王献之为吴兴太守,甚知爱之,献之尝夏月入县,欣着新绢裙昼寝,献之书裙数幅而去。欣本工书,因此弥善。

  《梁书》曰:韦爱,字孝友。年十二尝游京师,值天子出游,老幼争观,爱独端坐读书,手不释卷。

  又曰:王瞻,字思范。年十二居父忧,以孝闻。

  又曰:陈昕,字君章,十二随父入洛,于路遇疾还京师。诣鸿胪卿朱异,异访北间形势,昕聚土画地,指麾分别,异甚奇之。

  《陈书》曰:顾野王,字希冯,年十二随父之建安,撰《建安地记》二篇。

  《魏书》曰:房景先,字光胄,清河绎幕人。幼孤,贫无资,从师其母,自授《毛诗》、《曲礼》。年十二,昼则樵苏,夜诵经史,自是精勤,遂大通赡。

  又曰:祖莹,字元珍。年十二为中书学生,好学耽书,以昼继夜,父母恐其成疾,禁之,不能止。常密于灰中藏火,驱逐童仆,父母寝睡之后燃灯读书,以衣被蔽塞窗户,恐漏光明为家人所觉。由是声誉甚盛,内外亲属呼为“圣小儿”。尤好属文,中书监高允每叹曰:“此子才器非诸生所及,终当远至。”

  《北齐书》曰:颜之推,字介,琅邪临沂人。年十二博览群书,无不该洽,词情典丽,甚为西府所称。

  《周书》曰:泉企,字思道,上洛丰阳人。年十二,乡人皇平、陈合等三百余人诣州,请企为县令,州为申上。时吏部尚书郭祚以企年少,未堪宰民,请别选遣,终此一限,令企代之。魏宣武帝诏曰:“企向成立,且为本乡所乐,何为舍此世袭,更求一限?”遂依所请。企虽童幼,而好学恬静,百姓安之。

  《隋书》曰:尔朱敞,字乾罗,秀容契胡人,尔朱荣之族子也。父彦伯,官至司徒、博陵王。齐神武帝韩陵之捷尽诛尔朱氏,敞小,随母养于宫中,及年十二,自窦而走,至大街见童儿群戏者,敞解所着绮罗之服易衣而遁,追骑寻至,初不识敞,便执绮衣儿比究问,知非。会已暮,由是得免。

  《旧唐书》曰:褚无量,字宏度,杭州盐官人也。家近临平湖,时湖中有龙斗,倾里闬就观之,无量时年十二,读书晏然不动。

  又曰:柳公权,字诚悬,公绰弟也。十二,工辞赋。《宋史》曰:曾巩,字子固,建昌南丰人。年十二试作“六论”,援笔而成,辞甚伟。

  又曰:赵上交子曮,字可畏。十二能属文,与兄晙同举进士。

  又曰:王安国,宇平甫。年十二出所为诗、铭、论、赋数十篇示人,语皆警拔,遂以文章称于世。

  又曰:陆游,字务观,越州山阴人。年十二能诗文,荫补登仕郎,锁厅荐送第一。

  又曰:周尧卿,字子俞,道州永明人。年十二丧父,忧戚如成人。见母则抑情忍哀,不欲伤其意,母知而异之,谓族人曰:“是儿爱我如此,多知孝养矣。”卒能如母之言。

  《元史》曰:刘诜,字桂翁,吉安庐陵人。年十二作为科场,律赋、论策之文蔚然有老成气象。

  《明史》曰:杨廷和,字介夫,新都人。年十二举于乡。

  又曰:杨慎,字用修。十二拟作《古战场文》、《过秦论》,长老惊异。入京赋《黄叶诗》,李东阳见而嗟赏,令受业门下。

  又曰:薛瑄,字德温,河津人。父贞,洪武初领乡荐,为元氏教谕。瑄性颖敏,甫就塾,授诗书辄成诵。及贞改任荥阳,瑄侍行,时年十二,以所作诗赋呈监司,监司奇之。

  《文献通考》曰:宋真宗景德二年童科,大名府进士姜盖年十二。

  
【十三岁】

  《后汉书》曰:邓禹,字仲华,南阳新野人。年十三见光武,知非常人,遂相亲附。

  《后汉书》曰:邓禹,字仲华,南阳新野人。年十三见光武,知非常人,遂相亲附。

  又曰:丁鸿,字孝公,颖川定陵人。年十三从桓荣受欧阳《尚书》,三年而明章句,善论难,为都讲。

  又曰:杜根,字伯坚,颖川定陵人。父安,字伯夷。年十三入太学,号曰“奇重”。京师贵戚慕其名,或遗之书,安不发,悉壁藏之,及后,捕案贵戚宾客,安开壁出书,印封如故,竟不离其患,时人贵之。

  又曰:孔融,字文举,鲁国人。年十三丧父,哀悴过毁,扶而后起,州里归其孝性。

  又曰:班固年十三,王充见之,拊其背谓彪曰:“此儿必记汉事。

  又曰:阚泽,字德润,年十三梦见名字炳然在月中。

  《魏志》曰:荀攸,字公达,彧从子也。少孤。及昙卒,故吏张权求守昙墓,攸年十三,疑之,谓叔父衢曰:“此吏有非常之色,殆将有奸,衢寤,乃推问,果杀人亡命。由是异之。

  又,〈注〉曰:赵昱,年十三母尝病,经涉三月,星惨戚消瘠至目不交睫。握粟出卜,祈祷泣血,乡党称其孝。

  《晋书》曰:罗宪,字令则,襄阳人也。年十三能属文,蚤知名。师事谯周,周门人称为“子贡”。

  又曰:高嵩,字茂炎,广陵人也。父悝少孤,事母以孝闻。年十三值岁饥,悝菜蔬不厌,每致甘肥于母,抚幼弟以友爱称。

  又曰:王羲之,字逸少。年十三尝谒周顗,顗察而异之。时重“牛心炙”,坐客未啖,顗先割啖羲之,于是始知名。

  又曰:褚陶,字季雅,吴郡钱塘人。年十三作《鸥鸟》、《水硙》二赋,见者奇之。

  又曰:赵至,字景真,代郡人,寓居洛阳缑氏。令初到官,至年十三,与母同观,母曰:“汝先世本非微贱,尔后能如此否?”至感母言,诣师受业,闻父耕叱牛声,投书而泣,师怪,问之,至曰:“我小,未能荣养,使老父不免勤苦。”师甚异之。

  二赋,见者奇之。

  又曰:赵至,字景真,代郡人,寓居洛阳缑氏。令初到官,至年十三,与母同观,母曰:“汝先世本非微贱,尔后能如此否?”至感母言,诣师受业,闻父耕叱牛声,投书而泣,师怪,问之,至曰:“我小,未能荣养,使老父不免勤苦。”师甚异之。

  又曰:王接,字祖游,河东猗氏人,汉京兆尹尊十世孙也。渤海刘原为河东太守,好奇,以旌才为务。同郡冯收荐王接于原曰:“窃见处士王接,岐嶷隽异,十三而孤,居丧尽礼,学过目而知,义触类而长,斯玉铉之妙味,经世之徽猷也。”

  《宋书》曰:王镇恶,年十三而苻氏败亡,关中扰乱,流寓崤、渑之间。尝寄食渑池人李方家,方善遇之,谓方曰:“若遭遇英雄主,要取万户侯,当厚相报!”方答曰:“君丞相孙,人才如此,何患不富贵?至时愿见用为本县令足矣。”后果践所言。

  《梁书》曰:冯道根,字巨基,广平酂人也。少孤家贫,佣赁以养母。行得甘肥,不敢先食,必还以进母。年十三,以孝闻于乡里。

  又曰:江紑,字含洁,济阳考城人也。年十三,父蒨患眼,紑侍疾将期月,衣不解带。夜梦一僧云:“患眼者饮慧眼水必差。”及觉,莫能解。紑第三叔禄与草堂寺智者法师善,往访之,智者曰:“《无量寿经》云:‘慧眼见真,能渡彼岸。’”父蒨乃舍同夏县界牛屯里舍为寺,以“慧眼”为名,乃就创造泄故井,井清冽异于常泉,依梦取水浇眼及煮药,因此遂差,时人谓之“孝感”。

  又曰:刘杳,字士深,平原人也。十三,丁父忧,每哭哀感行路。

  《陈书》曰:陆从典,字由仪。年十三作《柳赋》,其词甚美。

  又曰:谢贞,字元正。年十三略通“五经”大旨,尤善《左氏传》,工草、隶、虫篆。

  又曰:张正见,字见赜,清河东武城人。年十三献颂,简文深赞赏之。

  《南史》曰:江淹,字文通,济阳考城人也。年十三时孤贫,常采薪以养母。曾于樵所得貂蝉一具,将鬻以供养,其母曰:“此汝之休征也,汝才行若此,岂常贫贱也?可留待得侍中著之。”

  又曰:纪少瑜,字幼玚,丹阳秣陵人。十三能属文。尝梦陆倕以一束青镂管笔授之,其文因此遂进。

  《魏书》曰:宋隐,字处默,西河介休人。年十三便有成人之志,专精好学,不以兵难易操。

  又曰:李谧,字永和,涿郡人。相州刺史安世之子。十三通《孝经》、《论语》、《毛诗》、《尚书》,历数之术尤尽其长,州闾乡党有“神童”之号。

  《北齐书》曰:王纮,字师罗,太安狄那人也。颇爱文学。性机敏,应对便捷。年十三见扬州刺史太原郭元贞,元贞抚其背曰:“汝读何书?”对曰:“诵《孝经》。”曰:“《孝经》云何?”曰:“在上不骄,为下不乱。”元贞曰:“吾作刺史岂其骄乎?”纮曰:“公虽不骄,君子防

  未萌,亦原留意。”元贞称善。

  又曰:徐之才,丹阳人。年十三召为太学生,粗通《礼》、《易》。彭城刘孝绰、河东裴子野、吴郡张嵊等每共论《周易》及《丧服仪》,酬应如响,咸共叹曰:“此神童也!”孝绰又云:“徐郎燕颔有班定远之相。”

  《周书》曰:柳虯,字仲蟠。年十三便专精好学。时贵游子弟就学者并车服华盛,唯虯不事容饰,遍授“五经”,略通大义,兼博涉子、史,雅好属文。

  又曰:柳庆,字更兴。年十三因曝书,父僧习谓庆曰:“汝虽聪敏,吾未经特试,乃令庆于杂赋集中取赋一篇,千有余言,庆立读三遍便即诵之无遗漏。

  《隋书》曰:薛道衡,字元卿。年十三,讲《左氏传》,见子产相郑之功,作《国侨赞》,颇有词致,见者奇之。

  又曰:刁冲,字文朗,渤海饶安人。十三而孤,孝慕过人。

  又曰:裴侠,字嵩和。年十三遭父忧,哀毁有若成人。将择葬地而行,空中有人曰:“童子何悲,葬于桑东封公侯。”侠惧,以告其母,母曰:“神也!吾闻鬼神福善,尔家未尝有恶,当以吉祥告汝耳。”时侠宅侧有大桑林,因葬焉。

  《唐书》曰:张九龄,字子寿。十三以书干广州刺史王方庆,方庆叹曰:“是必致远。”会张说谪岭南,一见厚遇之。

  《宋史》曰:范质,字文素。十三治《尚书》,教授生徒。

  又曰:魏仁浦,字道济。幼孤贫,母为假黄缣制暑服。仁浦年十三,叹曰:“为人子不克供养,乃使慈母求贷以衣我,我能安乎?”因慷慨泣下,辞母诣洛阳。济河,沉衣中流,誓曰:“不贵达不复渡此!”

  又曰:陈彭年,字永年,抚州南城人。年十三著《皇纲论》万余言,为江左名辈所赏。唐主李煜闻之,召入宫令子仲宣与之游。

  又曰:吕陶,字元钧,成都人。蒋堂守蜀,延多士入学,亲程其文。尝得陶论,集诸生诵之,曰:“此贾谊之文也。”陶年十三,一坐皆惊

  又曰:王庠,字周彦,荥州人。年十三居父丧,哀愤深切,谓弟序曰:“父以直道见挤,母抚柩誓言,期我兄弟成立,赠复父官乃许归葬,相与勉之,且制科先君之遗意也。吾有志焉。遂闭户穷经史百家,书传注之学,寻师千里,究其旨归。

  《东都事略》曰:李淑,字献臣。年十三,献其所为文,授试校书郎。

  《元史》曰:安童,木华黎四世孙,霸突鲁长子也。中统初,世祖追录元勋,召入长宿卫,年方十三,位百寮上。母宏吉刺氏,昭睿皇后之姊,通籍禁中。世祖一日见之,问及安童,对曰:“安童虽幼,公辅器也。”世祖曰:“何以知之?”对曰:“每退朝,必与老成人语,未尝狎一年少,是以知之。”世祖悦。

  又曰:同恕,字宽甫。其先太原人,五世祖迁秦中,遂为奉元人。恕安静端凝,羁丱如成人。从乡先生学,日记数千言。年十三以《书经》魁乡校。

  《明史》曰:师逵,字九达,东阿人。事母至孝。年十三,母疾,思藤花菜,逵出城二十余里求得之,及归夜二鼓,遇虎,逵惊呼天,虎舍之去,母疾寻愈。

  《摭言》曰:王勃年十三省其父,至江西,会府帅宴于滕王阁。府帅有婿善为文章,帅欲夸之宾友,乃宿构《滕王阁序》,俟宾合而出,为若即席而就者。既会,帅果授笺请客,诸容辞,次至勃,勃受。怒其不让,乃使人伺其下笔。初报曰:“南昌故郡,洪都新府。”帅曰:“此亦老生常谈耳。”次曰:“星分翼轸,地接衡庐。”帅沉吟移晷。又曰:“落霞与孤骛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帅曰;“斯不朽矣!”

  《册府元龟》曰:李琪,字台秀。年十三,词、赋、诗、颂大为王铎所知,然亦疑其假手。一日,铎召琪父縠宴于公署,密遣人以“汉祖得三杰赋”题就其第试之,琪援笔立成,赋尾云:“得士则昌,非贤,罔共龙头之友;斯贵,鼎足之臣可重。宜哉项氏之败亡、一范增而不能用。”铎览而骇之曰:“此儿大器也,将擅文价。”

  《鉴诫录》曰:孟蜀侯侍中,本蒲坂人也。年方十三岁,困寐于屋檐下。是月突蒸,天将大雨,有长虹自河饮水,俄贯于童儿之口,惟其母见,不敢惊之,欲窥其变异。良久,虹自天没于童儿之口不复出矣。母俟其睡觉问其子曰:“梦中有所观否?”对曰:“适梦入河饮水,饱足而归。”母闻其言,知子必贵。

  《尧山堂外纪》曰:戴大宾十三中乡试,有贵公来谒其父,见戴戏庭侧尚是婴稚,以为业童子艺也,出一对曰:“月圆”。即对曰:“风扁。”问:“风何尝扁?”曰:“侧缝皆入,不扁何能?”又出一对曰:“凤鸣,”即应声曰:“牛舞。”问:“牛何尝舞?”曰:“百兽率舞,牛不在其中耶?”贵公大加叹赏,询之,即大宾也──已成乡举矣,对语皆含刺云。

  《中州集》曰:冯辰十三岁《雨后诗》云:“东风花外锦鸠啼,唤起西山雨一犁。绿满蔬畦人不到,桔槔闲立夕阳低。”

  《杨椒山先生自著年谱》曰:十三岁春,刘师辞归,乃从邸先生,讳宸,号南台。一日师出,予与诸生作布阵相战之戏,师偶来,众皆藏匿,师呼:”跪!”出对云:“藏形匿影”,对成者先起,予随对曰:“显姓扬名”,师曰:“此绝对也!”自此相爱之甚,教以作文法,治书经。

  “颜真卿《殷君墓碣铭》曰:君讳践酞,字伯起。年十三,日诵《左传》二十五纸。

  
【十四岁】

  《家语》曰:曾子十四岁尝出薪于野,有客至,母以手扼其臂,曾子心动,弃薪驰归问母:“无恙乎?”母曰:“有客至,故扼臂以呼汝耳。”

  《汉书》曰:金日磾,字翁叔,本匈奴休屠王太子也,以父不降见杀,与母阏氏、弟伦俱没入官,输黄门养马,时年十四矣。久之,武帝游宴,后宫满侧。日磾等数十人牵马过殿下,莫不窃视,至日磾独不敢。日磾长八尺二寸,容貌甚严,马又肥好,上异而问之,具以本状对,上奇焉,即日赐汤沐、衣冠,拜为马监。迁侍中,驸马都尉,光禄大夫。

  《后汉书》曰:黄宪,字叔度,汝南慎阳人。世贫贱,父为牛医。颍川荀淑至慎阳遇宪于逆旅,时年十四,淑竦然异之,揖与语,移日不能去,谓宪曰:“子吾之师表也。”

  《魏志注》曰:曹纯,字子和。年十四而丧父,与同产兄仁别居承父业,富于财。僮仆人客以百数,纯纲纪督御不失其理,乡里咸以为能。

  《吴志》曰:刘繇长子基,字敬舆。年十四居繇丧尽礼,故吏馈饷皆无所受。

  《晋书》曰:王导,字茂宏。光禄大夫览之孙也。少有风鉴,识量清远。年十四,陈留高士张公见而奇之,谓其从兄敦曰:“此儿容貌、志气将相之器也。”

  又曰:桑虞年十四丧父,毁瘠过礼,日以米百粒,用糁藜藿。其姊谕之曰:“汝毁瘠如此,心至灭性,灭性不孝,宜自抑割。”虞曰:“藜藿杂米足以胜哀。”

  又《载记》曰:刘聪,字元明。年十四究通经史,兼综百家之言,孙吴兵法靡不诵之。

  《梁书》曰:谢举,字言扬。中书令览之弟也。幼好学,与览齐名。举年十四尝赠沈约诗为约称赏,世人为之语曰:“王有养、炬;谢有览、举。”养、炬──王筠、王泰小字也。起家秘书郎。

  《周书》曰:李贤,字贤和。年十四遭父丧,抚训诸弟,友爱甚笃。

  又曰:蔡祜,字承先。年十四事母以孝闻。

  《隋书》曰:高劢,字敬德。年十四为青州刺史。

  《北史》曰:赵温子琰,字叔起。初,苻氏乱,琰为乳母携奔寿春,年十四乃归。孝心色养,饪熟之节,必亲调之。

  《唐书》曰:郑善果,郑州荥泽人。年十四为沂州刺史。

  又曰:裴敬彝,绛州闻喜人。父智周,补临黄令,为下所讼。敬彝年十四,诣巡察使唐临直枉。临奇之,试命作赋,赋工。父罪已释,表敬彝于朝,补陈王府典签。

  《宋史》曰:任谅,字子惊,眉山人。年十四即冠乡书登高第。

  《金史》曰:纥石烈良弼,本名娄室。牟十四为北京教授,学徒常二百人。时人为之语曰:“前有谷神;后有娄室。”

  《明史》曰:赵时春,字景仁,平凉人。年十四举于乡。

  《文献通考》曰:王安中,年十四荐于乡。

  《麟台故事》曰:晏珠年十四特召试诗赋各一首,乃赐进士出身。

  《语林》曰:方观年十四丧母,负土成坟,庐其侧。

  
【十五岁】

  《后汉书》曰:廉范,字叔度,京兆杜陵人。父遭丧乱客死于蜀汉。年十五,辞母西迎父丧。蜀郡太守张穆,丹之故吏,乃重资送范,范无所受,与客步负丧归葭萌。

  又曰:陈蕃,字仲举,汝南平舆人。年十五尝闲处一室而庭宇芜秽。父友,同郡薛勤来候之,谓蕃曰:“孺子何不洒扫以待宾客?”蕃曰:“大丈夫处世当扫除天下,安事一室乎?”勤知其有清世志,甚奇之。

  《魏志》曰:温恢,字曼基,太原祁人也。父恕为涿郡太守。卒,恢年十五,送丧还归乡里,内足于财,恢曰:“世方乱,安以富为?”一朝尽散,赈施宗族,州里高之。

  《吴志》曰:顾雍族人悌,字子通,以孝悌廉正闻于乡党。年十五为郡吏,除郎中。

  《陈书》曰:周宏正,字思行。十五召补国子生,仍于国学讲《周易》,诸生传习其义。以季春入学,孟冬应举。学司以其日浅弗之许焉。博士到洽议曰:周郎年未弱冠便自讲一经,虽曰诸生,实堪师表。

  又曰:杜之伟,字子大。十五遍观文史及仪礼故事,时辈称其蚤成。仆射徐勉尝见其文,重其有笔力。

  又曰:徐伯阳,字隐忍,东海人。年十五以文笔称。学《春秋左氏》。家有史书,所读近三千余卷。

  《隋书》曰:裴政,字德表,河东闻喜人也。幼明敏,博闻强记,达于时政,为当时所称。年十五辟邵陵王府法曹参军事。

  又曰:魏澹,字彦深,巨鹿下曲阳人也。年十五而孤。专精好学,博涉经史,善属文,词采赡逸。齐博陵王济闻其名,引为记室。

  《旧唐书》曰:权德舆,字载之。十五为文数百篇,编为《童蒙集》十卷,名声日大。

  《宋史》曰:贾黄中,字娲民。年十五举进士,授校书郎、集贤校理。

  又曰:孙何,字汉公,蔡州汝阳人。年十五善属文,笃学嗜古,为文必本经义。在贡籍中甚有声,王禹偁尤推重之。尝作《西晋名臣赞》、《宋诗》二十篇。

  又曰:倪涛,字巨济,广德军人。丱角能属文,博学强记。年十五试太学,第一,遂擢进士,调庐江尉、信阳教授。

  《辽史》曰:韩延徽子德枢年甫十五,太宗见之谓延徽曰:“是儿卿家之福,朕国之宝,真英物也!”

  《金史》曰:温迪罕斡鲁年十五居父丧,不饮酒肉,庐于墓侧。

  《元史》曰:成遵,字谊叔,南阳穰县人也。年十五丧父,家贫,勤苦不废学问。

  又曰:陈栎,字寿翁。十五乡人皆师之。

  《明史》曰:黄辉,字平倩,一宇昭素,南充人。博极群书。年十五举乡试第一。

  又曰:罗洪先,字达夫,吉水人。年十五读《王守仁传习录》,好之。师事同邑李中,传其学。嘉靖八年举进士第一,授修撰。

  又曰:瞿九思,字睿夫,黄梅人。十五作《定志论》。

  《文中子》曰:夫子十五人为师矣。

  《说苑》曰:介子推行年十五而相荆,仲尼闻之,使人往视,还曰:“廊下有二十五俊士,堂上有二十五老人。”仲尼曰:“合二十五人之智,智于汤武;并二十五人之力,力于彭祖。以治天下,其固免矣乎?”

  《搜神记》曰:汉丁兰,河内野王人。年十五丧母,乃刻木作母事之,供养如生。

  《庾子山年谱》曰:大通元年丁未,信年十五。侍梁东宫讲读。赋《云兰成射策》之年是也。

  张说《尹先生墓志铭》曰:先生讳守贞,十五诵“三礼”能明君臣父子之道,定郊庙吉凶之制。

  张舜民《游公墓志铭》曰:公讳师雄,字景叔,姓游氏。年十五入京兆学,益自刻励,蚤暮不少休。同舍生始多,少之。已而考行试艺屡居上列,人皆畏敬。

  
【十六岁】

  《后汉书》曰:张堪,字君游,南阳宛人也。蛋孤。让先父余财数百万与兄子。年十六受业长安,志美行厉,诸儒号曰“圣童”。世祖微时见堪志操,常嘉焉。

  《晋书》曰:庾亮,字元规。年十六,东海王越辟为掾,不就。父在会稽,嶷然自守。时人皆惮其方严。

  《梁书》曰:王训,字怀范,暕子也。年十六召见文德殿,上目送久之,顾谓朱异曰:“可谓相门有相矣。”

  又曰:王筠,字元礼,一字德柔。年十六为《芍药赋》,甚美。

  《南史》曰:刘览,字孝智。十六通《老》、《易》,位中书郎。以所生母忧庐于墓,常再期,不尝盐酪,食麦粥而已。

  又曰:裴让之,字士礼。年十六丧父,殆不胜哀。其母辛氏泣抚之曰:“弃我灭性得为孝子乎?”由是自勉。

  《周书》曰:张元,字孝始。年十六其祖丧明,因读《药师经》盲者得视之言,遂请七僧燃七灯七日七夜转《药师经》。其夜,梦一老公以金鎞。治其祖目,居三日,祖目果明。

  《隋书》曰:卢思道,字子行,范阳人。聪爽俊辩,通侻不羁。年十六遇中山刘松,松为人作碑铭,以示思道,思道读之多所不解,于是感激,闭户读书,师事河间邢子才。

  《唐书》:张志和,字子同,婺州金华人,始名龟龄。年十六擢明经。以策干肃宗,特见赏重,命待诏翰林,授左金吾卫录事参军,因赐名。

  《宋史》曰:陈希亮,字公弼。年十六,将从师,其兄难之,使治息钱三十余万,公悉召取钱者,焚其券而去。学成乃召其兄之子庸,谕使学,遂与俱中天圣八年进士第。里人表其闾曰:三俊坊”。

  又曰:杨澈,字晏如,杨徽之宗人也。世家建阳。父思进佐使幕。澈年十六,会昭庆令缺,使府命澈假其任。时河决,临郡府督役甚急,澈部徒数千径大泽中,多芦苇,令采刈为筏,顺流而下。既至,执事者讶以后期,俄而,苇筏继至,骇而问之,澈以状对,乃更嗟赏。

  又曰:卢革,字仲辛。少举童子。知杭州马亮见所为诗,嗟异之。秋贡士,密戒主司勿遗革。革闻,语人曰:“以私得荐,吾耻之!”去弗就。后二年遂首选。至登第,年才十六。

  又曰:和岘,字晦仁。十六登朝为著作郎。

  又曰:陈师道,字履常,一字无己,彭城人。少好学苦志,年十六蚤,以文谒曾巩,一见奇其文,留受业。

  《金史》曰:贺胜,仁杰子也。字贞卿,一字举安,小字伯颜,以小字行。尝从许衡学,通经传大义。年十六入宿卫,凝重寡言,世祖甚器重之。大臣有密奏辄屏左右,独留胜许听之。出则参舆,入则侍帷幄,非休沐不得至家。

  《元史》曰:董文炳,字彦明,俊之长子也。父没时年十六,率诸幼弟事母李夫人。夫人有贤行,治家严,笃于教子。文炳师事其先生,警敏善记诵,自幼俨如成人。

  《明史》曰:文征明,长洲人。初名璧,以字行。更字征仲,别号衡山。父林,温州知府,卒,吏民醵千金为赙。征明年十六,悉却之。吏民修故“却金亭”,以配前守何文渊,而记其事。

  又曰:孟化鲤,字叔龙,河南新安人。年十六,慨然以圣贤自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9:0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