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酒之为患。俾谨者荒。俾庄者狂。俾贵者贱。而存者亡。有家有国。尚慎其防。

  言

  发乎口。为臧为否。加乎人。为喜为嗔。用乎世。为成为败。传乎书。为贤为愚。呜呼。其发也可不慎乎。

  动

  吾形也人。吾性也天。不天之只。而人之随。徇人而忘反。不弃其天。而沦于禽兽也几希。

  笑

  中之喜笑勿启齿。见其异,勿侮以戏。内既病乎德。外为祸阶。抵掌绝缨。匪优则俳。

  喜

  得乎道而喜,其喜曷已。得乎欲而喜,悲可立俟。惟道之务。惟欲之去。颜孟之乐。反身则至。

  怒

  世人于怒。伤暴与遽。切齿攘袂。不审厥虑。圣贤不然。以道为度。揆道酬物。己则无与。暴遽是惩。圣贤是师。颜之好学。自此而推。

  忧

  惰学与德。汝日戚戚。忧为有益。名位不光。惟日忧伤。汝志则荒。弃其所当忧,而忧其不必忧。世之人皆然。汝孰忧哉。勉于自修。

  好

  物有可好。汝勿好之。德有可好。汝则效之。贱物而贵德。孰谓道远。将允蹈之。

  恶

  见人不善。莫不知恶。己有不善。安之不顾。人之恶恶。心与汝同。汝恶不改。人宁汝容。恶己所可恶。德乃自新。己无不善。斯能恶人。

  取

  非吾义。锱铢勿视。义之得。千驷无愧。物有多寡。义无不存。畏非义如毒螫。养气之门。

  与

  有以处己。有以处人。彼受为义。吾施为仁。义之不图。陷人为利。私惠虽劳。非仁者事。当其可与。万金与之。义所不宜。豪发拒之。

  诵

  诵其言。思其义。存诸心。见乎事。以敬畜德。以静养志。日化岁加。山立川驶。圣德卓然。焉敢不至。

  书

  德有余者。其艺必精。艺本于德。无为而名。惟艺之务。德则不至。茍极其精。世不之贵。汝书不美。自视不善。德不若人。乃不知忧。先乎其大。后乎其细。大或可传。人不汝弃。

  ○高提学洞学十戒

  高名贲亨。字汝白。浙江临海人。明正德时。江西提学副使。

  弘谋按白鹿洞书院。自朱子揭示学者,体要粲然大备。后儒振兴洞学。递有规条。要皆庚续发明朱子之意。然或以其词之繁。非幼学所能尽晓。独高公立洞学十戒。于末学病痛。尽其表里。而杜渐防微,尤当自幼学始。使之重以为戒,从事圣贤之途,则凡所以禁其为彼而导其为此者,不啻言提其耳矣。弘谋故辑此以终是卷。其于揭示中所云规矩禁防之具。盖不无小补云。

  一曰立志卑下。

  谓以圣贤之事不可为。舍其良心。甘自暴弃。只以工文词。博记诵为能者。

  二曰存心欺妄。

  谓不知为己之学。好为大言。互相标榜。粉饰容貌。专务虚名者。

  三曰侮慢圣贤。

  谓如小衣入文庙。及各祠。闲坐嬉笑。及将圣贤正论格言作戏语。不盥栉观书之类。

  四曰陵忽师友。

  谓如相见不敬。退则诋毁。责善不从。规过则怒之类。

  五曰群聚嬉戏。

  凡初至接见之后。虽同会亦必有节。非同会者,尤不可数见。若群聚遨游。设酒剧会。戏言戏动。不惟妨废学业。抑且荡害性情。

  六曰独居安肆。

  谓如日高不起。白昼打眠。脱巾裸体。坐立偏跛之类。

  七曰作无益之事。

  谓如博奕之类。至于书文,虽学者事,然非今日所急。亦宜戒之。

  八曰观无益之书。

  谓如老庄仙佛之书。及战国策诸家小说。各文集。但无关于圣人之道者,皆是。

  九曰好争。

  凡朋友同处。当知久敬之道。通财之义。若以小忿小利。辄伤和气。与涂人无异矣。

  十曰无恒。

  夫恒者入圣之道。小艺无恒。且不能成。况学乎。在院生儒,非有急务,不宜数数回家。及言动课程,俱当有常。毋得朝更夕变。一作一辍。

  ●养正遗规下卷

  颜氏家训勉学篇

  朱子读书法 

  朱子治家格言 

  吕近溪小儿语(并序)

  吕新吾续小儿语(有序)

  陆桴亭论小学 

  陆桴亭论读书 

  ○ 颜氏家训勉学篇

  颜氏,名之推,北齐人.

  弘谋按教弟子之法。自夫子以学文后于力行。本末固已粲然。兹辑养正规。诸凡孝弟谨信爱众亲仁之事。上卷略备。然圣贤成法。非学古安能有获。观颜氏勉学篇。反复提撕。词旨恳到。而以幼而学者。方诸日出之光。则及时自勉,所当爱惜分阴之意,溢于言表矣。余故录此为下卷开章。即以朱子读书法继之。盖序固不容淆。功尤不可阙也。

  自古明王圣帝。犹须勤学。况凡庶乎。此事遍于经史。吾亦不能郑重。聊举近世切要以终寤汝耳。士大夫子弟。数岁已上,莫不被教。多者或至礼传。少者不失诗论。及至冠婚,体性稍定。因此天机,倍须训诱。有志尚者,遂能磨砺,以就素业。无履立者,自兹惰慢,便为凡人。人生在世,会当有业。农民则计量耕稼。商贾则计论货贿。工巧则致精器用。伎艺则沉思法术。武夫则惯习弓马。文士则讲议经书。多见士大夫,耻涉农商。羞务工伎。射既不能穿札。笔则才记姓名。饱食醉酒。忽忽无事。以此销日。以此终年。或因家世余绪,得一阶半级,便谓为足。安能自苦。及有吉凶大事。议论得失。蒙然张口,如坐云雾。公私宴集。谈古赋诗。塞默低头,欠伸而已。有识旁观,代其入地。何惜数年勤学。长受一生愧辱哉。

  梁朝全盛之时。贵游子弟。多无学术。至于谚云。上车不落则著作。体中何如则秘书。无不熏衣剃面。傅粉施朱。驾长檐车。跟高齿屐。坐棋子方褥。凭班丝隐囊。列器玩于左右。从容出入。望若神仙。明经求第。则雇人答策。三九公燕,则假手赋诗。当尔之时,亦快士也。及离乱之后。朝市迁革。铨衡选举。非复曩者之亲。当路秉权,不见昔时之党。求诸身而无所得。施之世而无所用。披褐而丧珠。失皮而露质。兀若枯木。泊若穷流。鹿独戎马之间。转死沟壑之际。当尔之时,诚驽材也。有学艺者,触地而安。自荒乱已来。诸见俘虏。虽百世小人。知读论语孝经者,尚为人师。虽千载冠冕。不晓书记者,莫不耕田养马。以此观之。安可不自勉耶。

  以上为不学者言学。以下为学者言实学。且又闻之。生而知之者上。学而知之者次。所以学者,欲其多智明达耳。必有天才。拔群出类。为将,则暗与孙武吴起同术。执政,则悬得管仲子产之教。虽未读书,吾亦谓之学矣。今子既不能然。不师古之踪迹。犹蒙被而卧耳。人见邻里亲戚。有佳快者。使子弟慕而学之。不知使学古人。何其蔽也哉。世人但知跨马被甲。长槊强弓。便云我能为将,不知明乎天道,辨乎地利,比量逆顺,鉴达兴亡之妙也。但知承上接下。积财发谷。便云我能为相。不知敬鬼事神,移风易俗,调节阴阳,荐举贤圣之至也。但知私财不入。公事夙办。便云我能治民。不知诚己刑物,执辔如组,反风灭火,化鸱为凤之术也。但知抱令守律。早刑晚舍。便云我能平狱。不知同辕观罪,分剑追财,假言而奸露,不问而得情之察也。爰及农商工贾。厮役奴隶。钓鱼屠肉。饭牛牧羊,皆有先达。可为师表。博学求之,无不利于事也。

  夫所以读书学问,本欲开心明目,利于行耳。未知养亲者,欲其观古人之先意承颜。怡声下气。不惮劬劳,以致甘软。惕然惭惧。起而行之也。未知事君者,欲其观古人之守职无侵。见危授命。不忘诚谏,以利社稷。恻然自念。思欲效之也。素骄奢者,欲其观古人之恭俭节用。卑以自牧。礼为教本。敬者身基。瞿然自失,敛容抑志也。素鄙吝者,欲其观古人之贵义轻财。少私寡欲。忌盈恶满。赒穷恤匮。赧然悔耻,积而能散也。素暴悍者,欲其观古人之小心黜己。齿弊舌存。含垢藏疾。尊贤容众。薾音涅疲也然沮丧,若不胜衣也。素怯懦者,欲其观古人之达生委命。强毅正直。立言必信。求福不回。勃然奋厉,不可恐慑也。历兹以往,百行皆然。纵不能淳。去泰去甚。学之所知。施无不达。

  世人读书者,但能言之。不能行之。忠孝无闻。仁义不足。加以断一条讼,不必得其理。宰千户县,不必理其民。问其造屋,不必知楣横而棁竖也。问其为田,不必知稷早而黍迟也。吟啸谈谑。讽咏辞赋。事既优闲。材增迂诞。军国经纶,略无施用。故为武人俗吏所共嗤诋,良由是乎。夫学者,所以求益耳。见人读数十卷书,便自高大。陵忽长者。轻慢同列。人疾之如仇敌。恶之如鸱枭。如此以学自损。不如无学也。

  古之学者为己,以补不足也。今之学者为人,但能说之也。古之学者为人,行道以利世也。今之学者为己,修身以求进也。夫学者犹种树也。春玩其华。秋登其实。讲论文章,春华也。修身利行,秋实也。

  人生小幼。精神***。长成已后。思虑散逸。固须早教。勿失机也。吾七岁时,诵灵光殿赋。至于今日。十年一理。犹不遗忘。二十之外,所诵经书。一月废置,便至荒芜矣。然人有坎壈。失于盛年。犹当晚学。不可自弃。世人婚冠未学。便称迟暮。因循面墙。亦为愚尔。幼而学者,如日出之光。老而学者,如秉烛夜行,犹贤乎瞑目而无见者也。 

  ○朱子读书法

  元四明程氏辑,程名端礼,号畏斋,

  端礼窃闻之朱子曰。为学之道,莫先于穷理。穷理之要,必在乎读书。读书之法,莫贵乎循序而致精。而致精之本,则又在于居敬而持志。此不易之理也。其门人与私淑之徒。会萃朱子平日之训,而节序其要。定为读书法六条如左。

  弘谋按朱子自定读书之法。一曰循序渐进。一曰熟读精思。二者固尽其要。而此六条者,则后人集其说而推明之者也。考庆源辅氏,先以居敬持志。次及循序渐进。而江东书院讲义,则先之循序渐进。而以居敬持志终焉。夫居敬持志,固循序致精之本。但在初学,似难遽责之使然。莫若先引以朱子之所自定。然后进之虚心涵泳。切己体察。着紧用力。而终之以居敬持志。则由是以渐进于大学。于为学之序似较顺。故是编采程氏所辑。而辅氏之说。则俟善学者参观而自喻之。

  循序渐进。

  朱子曰。以二书言之,则通一书而后及一书。以一书言之,篇章句字。首尾次第,亦各有序而不可乱。量力所至而谨守之。字求其训。句索其旨。未得乎前,不敢求乎后。未通乎此,不敢志乎彼。如是,则志定理明,而无疏易陵躐之患矣。若奔程趁限。一向趱着了。则看犹不看也。近方觉此病痛不是小事。元来道学不明。不是上面欠工夫。乃是下面无根脚。其循序渐进之说如此。

  熟读精思。

  朱子曰。荀子说诵数以贯之。见得古人诵书。亦记遍数。乃知横渠教人读书必须成诵。真道学第一义。遍数已足,而未成诵。必欲成诵。遍数未足,虽已成诵。必满遍数。但百遍时,自是强五十遍。二百遍时,自是强一百遍。今人所以记不得。说不去。心下若存若亡。皆是不精不熟。所以不如古人。学者观书。读得正文。记得注解。成诵精熟。注中训释文意。事物名件。发明相穿纽处,一一认得,如自己做出底一般。方能玩味反覆。向上有通透处。其熟读精思之学如此。

  虚心涵泳。

  朱子曰。庄子说吾与之虚而委蛇。既虚了,又要随他曲折去。读书须是虚心方得。圣贤说一字是一字。自家只平着心,去秤停他。都使不得一豪杜撰。今人读书,多是心下先有个意思,却将圣贤言语来凑。有不合,便穿鉴之使合。如何能见得圣贤本意。其虚心涵泳之说如此。

  切己体察。

  朱子曰。入道之门。是将自身入那道理中去。渐渐相亲。与己为一。而今人道在这里。自家在外。元不相干。学者读书,须要将圣贤言语,体之于身。如克己复礼。如出门如见大宾等事。须就自家身上体覆,我实能克己复礼,主敬行恕否。件件如此,方有益。其切己体察之说如此。

  着紧用力。

  朱子曰。宽着期限。紧着课程。为学要刚毅果决。悠悠不济事。且如发愤忘食。乐以忘忧。是甚么精神。甚么筋骨。今之学者,全不曾发愤。直要抖擞精神。如救火治病然。如撑上水船。一篙不可放缓。其着紧用力之说如此。 

  居敬持志。

  朱子曰。程先生云。涵养须用敬。进学则在致知。此最精要。方无事时。敬以自持。心不可放入无何有之乡。须是收敛在此。及应事时,敬于应事。读书时,敬于读书。便自然该贯动静。心无不在。今学者说书,多是捻合来说。却不详密活熟。此病不是说书上病。乃是心上病。盖心不专静纯一。故思虑不精明。须要养得虚明专静。使道理从里面流出方好。其居敬持志之说如此。

  ○朱子治家格言

  弘谋按礼,男子三十壮有室。今则未弱冠,而已多授室者矣。此其去成童无几。能知闲有家悔亡之道者盖鲜。故于论读书后,即继以治家格言。所以及其志未变,而使知保室宜家之非易也。夫古人治家之言颇不少。独取乎是者。其言质,愚智胥能通晓。其事迩,贵贱尽可遵行。故虽朱子文集所不载。以其锓版流传之既久也,录之。

  黎明即起。洒扫庭除。要内外整洁。既昏便息。关锁门户。必亲自检点。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粒,恒念物力维艰。

  宜未雨而绸缪。毋临渴而掘井。自奉必须俭约。燕客切勿留连。器具质而洁。瓦缶胜金玉。饮食约而精,园蔬愈珍羞。勿营华屋。勿谋良田。

  三姑六婆,实淫盗之媒。婢美妾娇,非闺房之福。奴仆勿用俊美。妻妾切忌艳妆。

  祖宗虽远,祭祀不可不诚。子孙虽愚,经书不可不读。居身务其质朴。训子要有义方。勿贪意外之财。莫饮过量之酒。与肩挑贸易,毋占便宜。见贫苦亲邻,须加温恤。刻薄成家,理无久享。伦常乖舛,立见消亡。兄弟叔侄,须分多润寡。长幼内外,宜辞严法肃。听妇言,乖骨肉,岂是丈夫。重赀财,薄父母,不成人子。嫁女择佳婿。毋索重聘。娶妇求淑女。勿计厚奁。

  见富贵而生谄容者,最可耻。见贫穷而作骄态者,贱莫甚。居家戒争讼。讼则终凶。处世戒多言,言多必失。毋恃势力而凌逼孤寡。勿贪口腹而恣杀牲禽。乖僻自是,悔误必多。颓惰自甘,家道难成。

  狎昵恶少。久必受其累。屈志老成,急则可相倚。

  轻听发言,安知非人之谮愬,当忍耐三思。因事相争,安知非我之不是,须平心再想。施惠无念。受恩莫忘。凡事当留余地。得意不宜再往。

  人有喜庆。不可生妒忌心。人有祸患,不可生喜幸心。善欲人见,不是真善。恶恐人知,便是大恶。见色而起淫心,报在妻女。匿怨而用暗箭,祸延子孙。家门和顺,虽饔飧不继,亦有余欢。国课早完,即囊橐无余,自得至乐。

  读书志在圣贤,非徒科第。为官心存君国,岂计身家。守分安命,顺时听天。为人若此,庶乎近焉。

  ○吕近溪小儿语(并序)

  近溪,名得胜,明嘉靖时,宁陵人,

  儿之有知而能言也。皆有歌谣以遂其乐。群相习。代相传。不知作者所自。如梁宋间,盘脚盘,东屋点灯西屋明之类。学焉而与童子无补。余每笑之。夫蒙以养正。有知识时,便是养正时也。是俚语者固无害。胡为乎习哉。余不愧浅末。乃以立身要务。谐之音声。如其鄙俚。使童子乐闻而易晓焉。名曰小儿语。是欢呼戏笑之间,莫非义理身心之学。一儿习之,可为诸儿流布。童时习之,可为终身体认。庶几有小补云。纵无补也,视所谓盘脚盘者,不犹愈乎。沙随近溪渔隐书。

  弘谋按沧浪之歌,孺子歌耳。孔子叹为自取。且呼小子听之。当是时,不复计其歌之出自孺子也。近溪先生,思所以语小儿,而因自为小儿语。若规若刺。若讽若嘲。冲口而出。自然成音。小儿闻之,果小儿语也。嗟乎儿固有不儿时。儿时熟之复之。不儿时思之味之。虽欲终视为小儿语,不可得已。或曰,言之毋乃不文。夫以小儿语语小儿,亦焉用文为哉。

  四言

  一切言动。都要安详。十差九错。只为慌张。

  沉静立身。从容说话。不要轻薄。惹人笑骂。

  先学耐烦。快休使气。性燥心粗。一生不济。

  能有几句。见人胡讲。洪钟无声。满瓶不响。钟虽大。不撞不鸣。半瓶水。多有声。

  自家过失。不消遮掩。遮掩不得。又添一短。又多了饰非之短。

  无心之失。说开罢手。一差半错。那个没有。

  宁好认错。休要说谎。教人识破。谁肯作养。

  要成好人。须寻好友。引酵音叫酒母也。若酸。那得甜酒。

  与人讲话。看人面色。意不相投。不须强说。察言而观色.

  当面证人。惹祸最大。是与不是。尽他说罢。

  造言起事。谁不怕你。也要堤防。王法天理。王法天理。不怕恶人。

  我打人还。自打几下即是自打。我骂人还。换口自骂。

  既做生人。便有生理。个个安闲。谁养活你。

  世间生艺。要会一件。有时贫穷。救你患难。

  饱食足衣。乱说闲耍。终日昏昏。不如牛马。牛耕犁。马骑坐。此人要他何用。

  担头车尾。穷汉营生。日求升合。休与相争。

  兄弟分家。含糊相让。让要让个明白。子孙争家。厮打告状。让得不明。亦是争端。

  强取巧图。只嫌不彀。横来之物。要你承受。非理所得。岂能常保。

  六言

  儿小任情骄惯。大来负了亲心。费尽千辛万苦。分明养个仇人。

  世间第一好事。莫如救难怜贫。人若不遭天祸。舍施能费几文。

  乞儿口干力尽。终日不得一钱。败子羹肉满桌。吃著只恨不甜。

  富家一席酒。贫汉一年粮。不可不知。

  蜂蛾也害饥寒。蝼蚁都知疼痛。谁不怕死求活。休要杀生害命。

  自家认了不是。人再不好说你。自家倒在地下。人再不好跌你。

  气恼他家富贵。畅快人有灾殃。一些不由自己。可惜坏了心肠。人各有命。嫉妒何益。

  杂言

  老子终日浮水。儿子做了溺鬼。老子偷瓜盗果。儿子杀人放火。言为父者。不可开为恶之端。

  休著君子下看。俗人下看何妨。休教妇人鄙贱。乞墦之类是也。

  人生丧家亡身。言语占了八分。惟口可恨。耳目次之。

  任你心术奸险。哄瞒不过天眼。

  使他不辨不难。势服也。要他心上无言。理服也。

  人言未必皆真。听言只听三分。还要虚心审察,不可听说便行,

  休与小人为仇。小人自有对头。我且忍他。

  干事休伤天理。防备儿孙辱你。远在儿孙近在身。

  你看人家妇女。眼里偏好。人家看你妇女。你心偏恼。凡事要将心比心。

  恶名儿难揭。好字儿难得。

  大嚼多噎。大走多蹶。凡事小心谨慎。

  为人若肯学好。羞甚担柴卖草。颜曾思宪。贫贱无比。为人若不学好。夸甚尚书阁老。

  慌忙到不得济。安详走在头地。

  话多不如话少。话少不如话好。果不当理。一句也是多的。

  小辱不肯放下。惹起大辱倒罢。此受气不过者之通病。若大辱不罢。必至家败身亡,

  天来大功。莫大的功,禁不得一句自称。纵使人称。还要谦让,归功于人,才免嫉妒。海那深罪。莫大的罪。禁不得双膝下跪。

  一争两丑。一让两有。虞芮之闲田。亡父之白金。

  ○吕新吾续小儿语(有序)

  新吾,名坤,近溪子也,明万历朝,少司寇,

  小儿皆有语。语皆成章。然无谓。先君谓无谓也。更之。又谓所更之未备也,命余续之。既成刻矣。余又借小儿原语而演之。语云教子婴孩。是书也诚鄙俚。庶乎婴孩一正传哉。乃余窃自愧焉。言各有体。为诸生家言,则患其不文。为儿曹家言,则患其不俗。余为儿语而文,殊不近体。然刻意求为俗,弗能。故小儿习先君语,如说话。莫不鼓掌跃诵之。虽妇人女子,亦乐闻而笑。最多感发。习余语如读书,謇謇愍愍。无喜听者。拂其? 而强以所不知。理固宜然。嗟嗟,儿自有不儿时。即余言或有裨施他日万分一。第恐小儿徒以为语。人徒以为小儿语也。无论文俗,总属空谈。虽仍小儿之旧语,可矣。先君何庸更。余何庸续且演哉。重蒙养者,其绎思之。

  弘谋按小儿语,天籁也。续小儿语。人籁也。天籁动乎天机。人籁餍乎人意。婆心益急矣。

  四言

  心要慈悲。事要方便。残忍刻薄。惹人恨怨。

  手下无能。不是故意。只是无才。从容调理。他若有才。不服事你。

  遇事逢人。豁绰舒展。要看男儿。须先看胆。丈夫只怕胆怯气馁,

  休将实用。费在无功。蝙蝠翅儿。扇名。一文钱一把。一般有风。扇有值银三五两者。风也只是如此,

  一不积财。二不结怨。睡也安然。走也方便。

  要知亲恩。看你儿郎。你看儿郎何如。便知亲看你何如。要求子顺。先孝爷娘。你不孝顺父母。你儿照你样行。

  别人情性。与我一般。时时体悉。件件从宽。

  都见面前。谁知脑后。笑著不觉。说著不受。

  人夸偏喜。人劝偏恼。你短你长。你心自晓。夸你是真是假,劝你是好是歹,

  卑幼不才。瞒避尊长。外人笑骂。父母夸奖。

  仆隶纵横。谁向你说。恶名你受。暗利他得。

  从小做人。休坏一点。覆水难收。悔恨已晚。立身一败,万悔难追,

  贪财之人。至死不止。不义得来。付与败子。货悖而入者。亦悖而出.

  都要便宜。我得人不。人己无两得之理。亏人是祸。亏己是福。

  怪人休深。望人休过。省你闲烦。免你暗祸。怪人深。则祸必不测。望人过。则心必不遂。

  正人君子。邪人不喜。你又恶他。他肯饶你。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乱也。

  好衣肥马。喜气扬扬。醉生梦死。谁家儿郎。

  今日用度。前日积下。今日用尽。来日乞化。人生福分,都有定数,譬如一石粮食。一日一升。吃一百日,一日一斗。只吃十日,一日一石。只吃一日。自然之理,

  无可奈何。须得安命。怨叹燥急。又增一病。

  仇无大小。只怕伤心。恩若救急。一芥千金。

  自家有过。人说要听。当局者迷。旁观者醒。

  丈夫一生。廉耻为重。切莫求人。死生有命。

  要甜先苦。要逸先劳。须屈得下。才跳得高。惟忍乃克有济。

  白日所为。夜来省己。是恶当惊。是善当喜。

  人誉我谦。又增一美。自夸自败。还增一毁。

  害与利随。祸与福倚。只个平常。安稳到底。

  怒多横语。喜多狂言。一时褊急。过后羞惭。

  人生在世。守身实难。一味小心。方得百年。

  慕贵耻贫。志趣落群。惊奇骇异。见识不济。

  心不顾身。多欲损身。口不顾腹。多食伤腹。人生实难。何苦纵欲。

  才说聪明。便有障蔽。不著学识。到底不济。

  威震四海。勇冠三军。只没本事。降伏自心。非制人之难。而自治之难。非任气之难而循理之难。

  矮人场笑。下士涂说。学者识见。要从心得。

  读圣贤书。字字体验。口耳之学。梦中吃饭。

  男儿事业。经纶天下。识见要高。规模要大。

  待人要丰。自奉要约。责己要厚。责人要薄。

  一饭为恩。千金为仇。薄极成喜。爱重成愁。

  鼠杀象。蜈蚣杀龙。人休忽微。蚁穴破堤。蝼孔崩城。事休忽小。

  意念深沉。言辞安定。艰大独当。声色不动。

  相彼儿曹。乍悲乍喜。小事张皇。惊动邻里。有识有度。方是大器。

  分卑气高。能薄欲大。中浅外浮。十人九败。

  坐井观天。面墙定路。远大事业。休与共做。

  冷眼观人。冷耳听语。冷情当感。冷心定静沉潜之谓思理。

  理可理度。事有事体。只要留心。切莫任己。

  六言

  修寺将佛打点。烧钱买免神明。灾来鬼也难躲。为恶天自不容。

  鬼神原不卖福,修寺烧钱何益。人能作善修德,万福百祥自集。

  贫时怅望糟糠。富日骄嫌甘旨。天心难可人心。那个知足饿死。

  苦甜下咽不觉。是非出口难收。可怜八尺身命。死生一任舌头。昔人云。病从口入。祸从口出。

  因循惰慢之人。偏会引说天命。一年不务农桑。一年忍饥受冻。万事尽了心力。然后听天任命。

  天公不要房住。神道不少衣穿。强似将佛塑画,求福免祸心切。只是谄赂神明,大家都说行善。不知此心为神乎,为己乎。行善乎,行利乎,不如救些贫难。这却是善事。又不肯为。彼善事上官,忘情民瘼者,何以异此。

  世上三不过意。王法天理人情。这个全然不顾。此身到处难容。

  责人丝发皆非。辨己分豪都是。盗跖千古元凶。盗跖何曾觉自。

  柳巷风流地狱。花奴胭粉刀山。丧了身家行止。落人眼下相看。

  只管你家门户。休说别个女妻。第一伤天害理。好讲闺门是非。此天下之大恶也。他若是实,与你何干。倘若诬枉甚于杀人。

  人侮不要埋怨。只当宽解,人羞不要数说。只当回护,人极不要跟寻。只当放松。人愁不要喜悦。只当忧念。

  大凡做一件事。就要当一件事。若还苟且粗疏。定不成一件事。

  少年志肆心狂。长者言之偏恼。你到长者之时。一生悔恨不了。

  改节莫云旧善。自新休问昔狂。贞妇白头失守。不如老妓从良。

  自家痛痒偏知,别个辛酸那觉。体人须要体悉。责人慎勿责苛。

  快意从来没好。拂心不是命穷。安乐人人破败。忧勤个个亨通。  

  儿好何须父业。儿若不肖空积。不知教子一经。只要黄金满室。

  君子名利两得。小人名利两失。试看往古来今。惟有好人便益。

  厚时说尽知心。堤防薄后发泄。恼时说尽伤心。再好有甚颜色。

  事到延挨怕动。临时却恁慌忙。除却差错后悔。还落前件牵肠。

  往日真知可惜。来日依旧因循。若肯当年一苦。无边受用从今。

  东家不信阴阳。西家专敬风水。祸福彼此一般。费了钱财不悔。

  德行立身之本。才识处世所先。孟浪痴呆自是。空生人代百年。

  谦卑何曾致祸。忍默没个招灾。厚积深藏远器。轻发小逞凡才。

  俭用亦能彀用。要足何时是足。可怜惹祸伤身。都是经营长物。

  未来难以预定。算彀到头不彀。每事常余二分。那有悔的时候。

  火正灼时都来。火一灭时都去。炎凉自是通情。我不关心去住。

  何用终年讲学。善恶个个分明。稳坐高谈万里。不如踸踔音趁卓。跛者行也。一程。

  万古此身难再。百年展眼光阴。纵不同流天地。也休涴污也了乾坤。

  世上第一伶俐。莫如忍让为高。进屦张良结袜张释之胯下韩信。古今真正人豪。

  学者三般要紧。一要降伏私欲。二要调驯气质。三要跳脱习俗。

  百尺竿头进步。钻天巧智多才。饶你站得脚稳。终然也要下来。

  莫防外面刀枪。只怕随身兵刃。七尺盖世男儿。自杀只消三寸。此有无穷之味。爱身者当自得之。

  杂言

  创业就创干净。休替子孙留病。只图眼前便宜。却忽日后反覆。子孙必受其害。

  童生进学喜不了。尚书不升终日恼。始终是一个人,人心有甚尽足。

  若要德业成。先学受穷困。若要无烦恼。惟有知足好。

  若要度量长。先学受冤枉。若要度量宽。先学受懊烦。

  十日无菽粟,身亡。十年无金珠,何伤。

  事只五分,无悔。味只五分,偏美。

  老来疾痛,都是壮时落的。衰后冤孽。都是盛时作的。

  见人忍默偏欺。忍默不是痴的。

  鸟兽无杂病。穷汉没奇症。

  闻恶不可就恶。恐替别人泄怒。焉知非小人借我出气。

  休说前人长短。自家背后有眼。

  湿时捆就,断了约儿不散。小时教成,殁了父兄不变。

  说好话。存好心。行好事。近好人。

  算计二著现在。才得头著不败。凡事都留后门。有救性此万全之道。

  君子口里没乱道。不是人伦是世教。

  君子脚跟没乱行。不是规矩是准绳。

  君子胸中所常体。不是人情是天理。

  好面上灸音九个疤儿。一生带破。白衣上点些墨儿。一生带涴。叶乌卧切

  恩怕先益后损。则恩反为仇。前功尽弃。威怕先松后紧。则管束不下,反招怨怒。

  饥可使耐。过饥伤胃。饱可使再。过饱伤脾。

  热勿使汗。汗则腠理泄而招风寒。冷勿使颤音战。颤则肌肤闭而郁火。

  未饥先饭。未迫先便。便大小便也。此遇忙事久事。不可不知。

  久立先养足。久夜先养目。

  清心寡欲。火不动而水常足,则血无耗。不服四物。省事休嗔。形不劳而怒不动,则气无损。不服四君。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9:5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