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宋纪

  

  宋祖赵匡胤,万民之纲领。 致力平中原,四海为一并。 饥者得加飧,困者得苏醒。

  

  颠者得扶持,危者得安稳。 胡虏息驰驱,蛮夷罢锋刀。 苍生睹太平,终夜得安寝。

  

  天生德于斯,社稷得长永。 开宴宴功臣,杯酒释兵柄。 择便好田庐,安置石守信。

  

  曹彬总兵权,士卒无伤损。 赵普辅国政,帝有为必请。 普或告养亲,辄举吕馀庆。

  

  上下悉调停,中外皆敬谨。 太宗太弟立,遵奉太后令。 治国用长君,社稷终无损。

  

  首举张齐贤,复相薛居正。 可惜昭与芳,不得行父政。 吕蒙正为相,贤士叨荐引。

  

  王佑种三槐,四世登台鼎。 真宗皇帝立,以德行仁政。 兴学劝农桑,五谷陈仓廪。

  

  台谏向敏中,平章李文靖。 寇准与丁谓,拂须成仇衅。 王曾中三元,持身愈清谨。

  

  仁宗居圣朝,夷简为参谋。 文官包丞相,执法论王侯。 狄青为武将,攸服广源州。

  

  范仲淹奏事,降职守饶州。 良臣文彦博,贤宰欧阳修。 公心同协政,奸党绝交游。

  

  韩琦吕公著,竭力助皇猷。 英宗神宗继,听用佞臣谋。 荆公王介甫,变法征青苗。

  

  唐介富弼等,谏不听而休。 赵抃曾公亮,极谏以成仇。 刘琦苏辙等,上疏谪南州。

  

  生老病死苦,知者为心忧。 哲宗立冲幼,太后掌皇猷。 司马光入相,新法悉皆休。

  

  救民于水火,朝野乐无忧。 章敦继为相,思复党人仇。 苏轼好讥议,陟降未停留。

  

  宋德隆盛治,名贤一时起。 濂溪周先生,河南程夫子。 温国邵尧天,横渠王安礼。

  

  六经成篇章,四书有终始。 诸子百家文,俱得标名纸。 圣贤道大行,流传千万世。

  

  泰运难久留,安危常未定。 晦庵朱文公,作鉴修国史。 搜辑孔孟言,削除杨墨语。

  

  徽钦之际衰,民间多怪异。 女子脸生须,男子腹诞子。 招惹金人祸,皆由蔡京起。

  

  童贯擅专权,与京相表里。 童与金人谋,共图契丹地。 契丹既已亡,引祸害自己。

  

  君臣不协心,却受金人耻。 二帝被金俘,国市如一洗。 皇后妃嫔嫱,侍臣并内史。

  

  金玉玺绶图,车盖百物器。 尺地无所存,唯有烟尘起。 驱迫于马前,席卷归夷狄。

  

  四海尽悲伤,百姓皆下泪。 自古为君难,为臣亦不易。 唯有不良臣,千载秽青史。

  

  

  ○南宋纪

  

  高宗南渡河,改称中兴纪。 立位在南京,按措民心志。 不顾父兄仇,听用奸臣计。

  

  金贼复南侵,宋臣无主意。 奉帝建行营,出奔无远近。 宗泽韩世忠,尽心以死命。

  

  秦桧多阴谋,专权主和议。 妒正害忠良,岳飞遭屈死。 群臣莫敢言,受制而已矣。

  

  金人势力强,宋受害不已。 愿尊金为君,宋自称臣子。 胡铨以极言,称臣天下耻。

  

  孝宗光宗继,混沌终其世。 贤才虽有之,不得行其志。 宁宗与理宗,政被奸臣削。

  

  侂胄恣专权,宋纲从此弛。 金在理宗朝,国祚亦灭矣。 度宗皇帝立,天命将去矣。

  

  胡人元主兴,州郡遭割取。 逞势入中原,宋兵难敌抵。 孝恭懿圣皇,被执归胡地。

  

  潭州李芾臣,力尽全家死。 端宗与帝昺,世乱不可立。 弃位居河舟,漂泊无定止。

  

  执义文天祥,捐生江万里。 世杰陆秀夫,临死心如矢。 文武百官僚,帝后并妃子。

  

  兵卒十万馀,并死东海里。 俱欲争帝畿,势败不可已。 后觅获帝尸,腰间得绶玺。

  

  宋岂无忠臣,天运止乎此。 前后十八代,三百馀年纪。

  

  

  ○元纪

  

  大元皇帝兴,其祖本胡人。 灭宋居中国,以德化黎民。 用夏变夷道,风俗尽还淳。

  

  轻徭薄税敛,节用省繁刑。 躬身于阁老,以礼下公卿。 天下一区宇,四海乐升平。

  

  成宗皇帝立,朝野悉调停。 武宗登帝位,下诏封孔庭。 诸贤皆受赠,圣道复高明。

  

  仁宗英宗继,岁稔世安宁。 人民叨乐业,军旅罢徭征。 廷试取科第,才杰并超升。

  

  晋王泰定立,可称为治平。 文宗继帝位,以位让于兄。 明宗虽称帝,未得登帝廷。

  

  宁宗年七岁,即位数旬倾。 从此后多事,灾生怪异兴。 顺皇帝即位,殆政弛经纶。

  

  地震山崩裂,日午见妖星。 嗜欲耽游宴,纵侈困生灵。 岁饥民相食,四海动戈兵。

  

  刘福通作乱,自号红头巾。 陈有谅称帝,水战鄱湖滨。 忠臣三十六,死节于波心。

  

  立庙康山上,千载仰雄名。 诸凶皆僭号,百姓如扬尘。 顺帝知势败,弃位归边廷。

  

  传位凡十帝,功业一朝倾。 光阴能几许,八十九年零。

  

  

  ○明纪

  

  太祖明皇帝,生时火烛邻。 红罗浮江至,母拾洗儿辰。 世居在淮右,状貌异常人。

  

  襁褓中多疾,父欲度为僧。 及后双亲殁,皇觉寺托身。 紫衣同寝室,微时有异征。

  

  身虽为僧侣,有志安生民。 稽首伽蓝座,以珓卜前程。 伽神示吉兆,决意去从军。

  

  奋然入濠郡,被执见子兴。 子兴奇帝貌,大悦馆为甥。 有如鱼得水,大权付掌兵。

  

  一时豪杰附,首推常遇春。 继而徐达辈,先后尽归心。 一举西汉灭,再战东吴平。

  

  三驾元都克,数年帝业成。 天授非人力,定鼎在金陵。 帝方御极始,首重在儒臣。

  

  廷师访治道,劝课籍田耕。 毁床却竹簟,俭德实堪钦。 临朝戒母后,预政防外亲。

  

  官不立丞相,政事归六卿。 内侍禁识字,中官不典兵。 皇图古未有,千秋颂圣明。

  

  建文本慈仁,如何位不保。 论者咎削藩,燕谋究蓄早。 登陛不拜时,卓敬机先晓。

  

  若听徙封言,靖难兵不扰。 在廷岂无人,齐黄殊计左。 披缁削发逃,误主祸不小。

  

  成祖皇帝立,发迹在燕京。 途歌果有验,燕飞入帝城。 究难逃一字,刘璟语堪惊。

  

  旧君程济出,新主景隆迎。 朱氏山河旧,朝廷政事新。 首复诸王爵,灭亲不失亲。

  

  励精以图治,所用皆贤臣。 新进奋顾问,老臣寄腹心。 特命胡广辈,表章唯六经。

  

  又命姚广孝,纂集文献成。 定谒先师礼,皮弁四拜行。 蠲租与赈贷,万姓沐皇仁。

  

  玉碗却贡献,浣濯以章身。 玉帛万方主,俭德由常情。 逆取而顺守,君哉近世英。

  

  洪熙真令主,惜不享其年。 监国二十载,即位政从宽。 赋枣八十万,穷民何以堪。

  

  即命减去半,闾阎生喜欢。 坐朝风凛冽,因思边将寒。 大赦建文党,更复原吉官。

  

  取士收南北,诽谤无罪愆。 善政难枚举,史册著班班。 赵王为宗室,保全宜不轻。

  

  识本陈山黜,并及罢张瑛。 士奇识政体,勤访即敷陈。 幸宅曾伏谏,以后不微行。

  

  猗兰招隐作,幽风书殿廷。 时下宽恤诏,民间不滥征。 正统少登极,初政犹可观。

  

  贤后内赞理,三杨外辅贤。 便殿宣懿旨,欲诛王振奸。 帝跪为之解,太后亦回颜。

  

  所言多微中,渐见信任坚。 边疆不克守,也先入寇关。 亲征振狭帝,蒙尘土木间。

  

  中华幸有主,帝尚得生还。 景泰虽代位,疾草复乘权。 还我土地谣,事非出偶然。

  

  景泰初监国,人情尚动摇。 一自升黼座,守固国本牢。 也先犯帝阙,太监喜宁招。

  

  南迁计最下,备御策为高。 上皇传使命,密把喜宁枭。 强虏失向导,上皇得返朝。

  

  人心未厌德,喜掌旧山河。 奈何南宫锢,不闻逊国逃。 易储已忍矢,伐树薄如何。

  

  嗣殇身复殒,天命自昭昭。 石亨张軏谋,迎复亦何劳。 宪宗皇帝立,孝养两宫崇。

  

  忘嫌还景号,复秩识于忠。 彭殂与商去,宵小大廷容。 刘万居宰位,汪直据要冲。

  

  妖人李孜省,夤缘入禁中。 更兼僧继晓,以秘术潜通。 从此言路塞,正人皆远踪。

  

  怀恩虽抗直,可惜不能容。 弘治称贤主,仁孝复俭恭。 从容频顾问,四相一心同。

  

  万尹俱罢斥,孜省诛不容。 台阁皆时杰,将佐备边戎。 可惜邹智贬,诗句写孤忠。

  

  崇佛信斋醮,寺观侈修葺。 虽为盛德累,千古仰皇风。 正德好游宴,神器不关怀。

  

  八党时并起,刘瑾罪之魁。 巧伪以惑主,韩文极力排。 阉势虽难胜,较胜伴食才。

  

  盗贼时蜂起,四海受其灾。 帝犹不知悔,纵乐竭民财。 且厌居大内,欲遍天之涯。

  

  自称为朱寿,谏臣不保骸。 嘉靖继大统,生时有异征。 河清既表瑞,庆云象复呈。

  

  嗣位为人后,议礼举朝纷。 王杨争益力,伏哭奉天门。 迎合加清秩,异议为编氓。

  

  大礼既已定,符瑞又复兴。 静摄求仙寿,谨事陶典真。 海瑞疏奏上,知悔尚留情。

  

  严嵩父与子,一任肆贪嗔。 曾铣受其毒,继盛祸相仍。 赖有邹应龙,弹劾正典刑。

  

  至若师孔圣,易主祀长馨。 大内毁金像,给商而括金。 既作无逸殿,复颁敬一箴。

  

  数事亦足法,不可谓无称。 隆庆甫即位,美政犹可称。 旌忠谥继剩,报功赠守仁。

  

  举直释海瑞,错枉戮王金。 生录死者恤,赏罚至公行。 裁革内局匠,却去进鲜舲。

  

  主德似难议,究之德未纯。 苑设秋千架,费侈鳌山灯。 李芳遭锢禁,仰庇杖编氓。

  

  灾异宜叠见,男化妇人身。 神宗初践祚,其间甫十龄。 便知隆师傅,政柄付江陵。

  

  天下为己任,相业炳明廷。 只因揽权盛,抄没祸其身。 帝享国祚久,法祖实录呈。

  

  加奖崇正学,增祀理学臣。 不为糜滥费,不膳难得珍。 及后矿使出,滋蔓民不宁。

  

  好胜与好货,张疏中病根。 无怪氛祲告,牛羊人面形。 泰昌国祚促,在位一月殂。

  

  所恤唯民命,矿税停斯须。 发帑犒边卒,起废振皇图。 若得享年永,善政不胜书。

  

  天启昏庸极,任用魏忠贤。 小忠迎上意,大恶弄机权。 客氏相依附,表里共为奸。

  

  大小臣遭辱,不知几百千。 交章劾珰恶,首发是杨涟。 帝昏犹不悟,忠谏反招愆。

  

  怀宗甲申变,此时祸已延。 且虚怀纳谏,宵衣旰食勤。 只因温阁老,毫无匡救勋。

  

  饥民乱四起,童谣道得真。 中原无净土,到处血流腥。 满族入华夏,国号称大清。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9:4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