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彭超,字翔千。

  刘贯一,字士宜,博野人。

  陈兆兴,蠡人,尝立日谱就质于先生,因从学焉。

  高捷。

  恽宗恂,字廉夫。宗和,字敦夫。皋闻之二子也。皆命从学李先生。闻言辄解,尝出资助刊小学稽业学礼录。

  王业鑨。

  王秉公。

  王顺文。

  周文忠,字焕采。

  王克柔。

  刘廷忠,字其德,衡水人。从学李先生。应童子试,卽能举颜先生之学言于陈公世倌。世倌器之,遂得补诸生。

  郭同,字圻十,河南人。

  郭比,字聚五,圻十之弟。

  张吁门,江宁人。

  张晓夫。

  朱和礼,汤阴人。主一子。

  王兆符,字隆川,大兴人。昆绳子。

  刘着,字古衡,湖广人。持周昆来书请业李先生,后南归。又受业宣城梅征君,能历法书数。

  张珂,字可玉,大名人。从学李先生,与先生次子习中学琴学射学士相见礼,能篆书。先生以长子习仁无子,使其族子敬承嗣之,可玉为之师焉。

  林沃,字启心,威县人。

  田如龙,字夔安,威县人。

  宋惟孜,字涵可,通州人。

  李正芳,字师柏,上元人。读颜先生及李先生诸着,卽行冠礼学仪,条陈学使郑公钥,言当以颜先生之学颁训士子。

  冯辰,字枢天,清苑人。初谋学干习斋,未往而习斋没,遂执挚李先生。先生曰:枢天来,吾道不孤矣。枢天时习礼,尤究心于丧服,着《丧礼疑问》。凡见先生所著,无不直言校质者,跋传注。问曰:先生平心以解易气,而辩较若列眉,了如指掌,卽深入陆王程朱者,有不爽然于前日之捉风捕影乎?尧舜周孔确证当前,尚不豁然于是非,有此心乎?而或谓程朱尸祝久而且徧,必天心所注,勿轻议。然则今人之尸祝,佛氏更甚,亦以为天心所注,遂宜举世泥首奉之无异辞乎?贤者可以决矣。

  王元蘅,字符躬,江宁人。从学李先生,览周易传注,以为雷霆震而日月明也。

  孙应橊,字子房,武进人。从恽皋闻处见习斋存学编及年谱诸书,初甚疑之,后始笃信。欲北谒李先生,传其学,以资斧不继,乃遥执弟子礼,为日记,省身不倦。或问:李先生以乡三物为格物之物,似不及朱子解物卽事之浑融。子房曰:三物之六德,统而言之,一仁也。卽天命之性也。六行统而言之,一孝也,卽率性之道也。六蓺统而言之,一礼也,卽修道之教也。大学立敎,尚有当在此三物外者乎?或又言:卽物穷理,如侍疾则格药饵,出行则格行李之类。子房曰:此随时随事之功,岂十五入大学所格之物乎?皋闻与先生书曰:子房本世家子,幼而孤苦,刻志励行,闻颜李之学,慨然悦慕,信于心习于身。南方之士未有笃信好学如斯人者。乡居不时见,见辄以所学质,必有进益。去秋某自江右归,来会两次。旣久不见,忽闻其无疾逝矣。惜哉。

  方道章,字用安,桐城人。侍郎苞之长子也。侍郎命用安师李先生,先生亦遣子习仁从侍郎游。顾两人论学不甚合,用安左右其间,未尝偏主。人或私问之,则曰:李先生言是也。其父执宿松朱书,亦以用安卓识葢胜侍郎云。性落落不甚可人,苟不当其意,相对嘿然。善为古文,能承其家业。

  刘调赞,字用可,威县人。年二十四,卽介白任若执挚李先生,学士相见礼、祭礼,学琴、学数,分日习之。先生称其信道甚笃。尝纠同志助立习斋学舍于博野,颜曰道传祠而为之记。曰:祠曰道传,取诸韩子之言也。韩子谓儒者道仁义之道,其文诗书易春秋,其法礼乐刑政,其人则四民,其敎则五伦,非异端老佛之敎也。尧以是传之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孟。孟子之后不得其传焉。今博野颜先生,生二千载之下,重明舜禹之九功、周公之三物、孔子之四教,深考力行,以诏斯人,诚尧舜以来相传之正路,非世之依傍儒径而篡入异端者也。习斋既没,恕谷先生奉其遗命,题其斋曰习斋学舍,立习斋神位,春秋仲月上辛率同学致祭,而讲习其中。历廿余年不废。日久学舍渐圯,其子姓遭祲岁,鬻其舍之前半,四方同人至者不能容。恕谷先生始谋于所居东庄别建习斋祠堂,从游之士争来佽助,不日砖木具,坯垩积,乃为正堂三间,中堂供习斋先生位,而左右将为陈设礼乐诸器,及颜李所著书版。同门冯辰等公请于先生曰:左右堂不可但盛物也,习斋自漳南梁魏外一再游,论学余无及者,其后推明衍绎,广布四方,闻风而起者接踵,实先生功。而先生又集六蓺成法,为书辨,居敬于主静,别存诚于质民。又传注易书诗春秋论语大学中庸孟子,以习斋之说仰证圣经,若合符节。后学乃有所持循,不入旁歧,而益信习斋之学一本圣经,非臆创者。王昆绳作习斋传,谓传其学者,李孝悫先生之子一人,诚非诬也。辰等拟将先生远道图悬之东堂,同人春秋祭习斋先生讫,同之东堂拜先生而瞻企焉,不亦可乎?先生力辞,又以公义请,乃许之。又请曰:习斋之学一传而得先生,再传而得恽皋闻。皋闻之北来也,尽弃其学而从先生学习斋之学,其别诗曰:三年依溯得吾师,圣道原流厪获知。千古有人承事业,半生从此定心期。则其自任闻道也审矣。南居日以颜李之学告人。今天下无虑口中津津颜李之学者,王昆绳、恽皋闻二先生之昌明居多。如常州孙子房,以其所业就正先生,至遥执弟子礼,其言省躬改过、修德习蓺之功甚密,力任圣道,而谓得之皋闻,则皋闻传道之功伟矣。于西堂悬其像而景仰之,不为过也。先生亦许之。乃又议于习斋神位前旁设王昆绳先生神位配享。至于道中诸子可续入者,事后论定,则后人之责也。赞自癸丣从先生游,得闻颜先生之道,不揣愚弱,思承余绪,以广其传。而未能也。今己酉夏祠堂告成,因溯其原委而为之记。

  翁荃,字阑友,一字止园,江宁人。李先生南游时,从受礼学。自为诸生后未尝一应乡试,入云台山隐居读书。山有虎害,出资募猎户除之,检死者骨收葬。乾隆初诏修三礼义疏,征穷经之士,公卿交荐。兰友固辞不出,晚更卜筑南郊,与程征士绵庄时相过从,诗书三礼皆有撰述云。

  叶新,字维一,金华人。以康熙五十一年举顺天乡试,闻李先生传习斋之学,往受业焉。立日谱,稽核功过尤严义利之辨。雍正五年以知县试用四川,旣至权华阳,寻补仁寿。民或与邻县争地界,当会勘,乡保因阍人以贿请,维一怒,悉下之狱。勘毕归,各按其罪。由是吏民悉敛手奉法。八年摄嘉定州,州故有没水田,多逋税,维一视旷土可耕者,召民垦辟,以新科抵税额,逋税悉免。时奉中旨采木仁寿,匠人倚官为暴,民弗堪,纠众相抗。县令以变告,维一驰至讯匠头及首先纠众者一人,并治之,余释不问。上官才之,有疑狱辄令往勘,多所平反。十二年迁知邛州,乾隆元年再迁夔州同知,权龙安及成都知府,又摄泸州。泸俗好讼,初至案牍委积,维一日坐堂,皇讼至,立剖决,诬罔者悉杖之。旬余,狱事大减。及百日,遂无留狱。七年权顺庆知府,迁雅州,以母丧去官。服除授江西建昌府,以简静为治,先敎化后刑罚,修旴江书院,招引文学之士,复南城黄孝子祠,以厉民俗。十三年南丰令报县民饶令德谋反,请穷治。令德好拳勇,令以风闻,遣役往侦,误揬其雠,谓谋反有据,遂逮令德。令德适他往,遂逮其弟,系县狱。令德归,自诣县,县讯以重刑,遂诬服,杂引亲故及邻里为同谋,令遽移檄追捕。维一得报,集诸囚亲鞠,时株连者己七十余人,言人人殊。维一大疑,诘县役捕令德弟状,役言初至令德家,获一箧,疑有金宝,匿之。及发视,芜所有,则弃之野。令闻意箧有反迹,讯以刑,遂妄称发箧得簿毁之矣。令谓信然,遂逼令德使诬服也。维一乃尽释七十余人镣,具命随往南昌,戒之曰:有一逋者,吾代汝死矣。及至,七十余人则皆在,谒巡抚,具道所以。巡抚愕不信,于是集才能吏会勘,卒无据,然不可卒解。先是巡抚得报时遽上奏,奏下,命两江总督委官卽谳,维一为一一剖解得白,所全活三百许人。十七年调赣州府知府,赣县民因事拒捕,维一依故例拟发邉远充军。时新例已改,本条为斩决。院司欲以改例拟,维一谓事在例前,宜从故例,争之不得,复以宁都民狱事,与同官持异同不得直,遂谢事闭门候代。上官慰谕再三,不从,乃以任性被议免归。家居十余年卒。

  右李氏弟子九十七人。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9: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