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佛老高一世人,只是道偏不是。

  周康叔来问学,先生曰:「公且说扶渡子讼事来。」曾充之来问学,先生曰:「公且说为谁打关节来。」只此是学。

  某今亦教人做时文,亦教人去试,亦好人发解之类。要晓此意是为公不为私。

  凡事只看其理如何,不要看其人是谁。

  内无所累,外无所累,自然自在,才有一些子意,便沉重了。

  只要当奖即奖,当怒即怒,吾亦不自知。若有意为之,便是私。

  见人收拾者,又一切古执去了,又不免教他稍放开。此处难,不收拾亦不得,收拾又执。这般要处,要人自理会得。

  道在迩而求诸远,事在易而求诸难。只就近易处着着就实,无尚虚见,无贪高务远。

  不专论事论末,专就心上说。

  事好,心却不好。

  王遇子合问:「学问之道何先?」曰:「亲师友,去己之不美也。人资质有美恶,得师友琢磨,知己之不美而改之。」子合曰:「是,请益。」不答。先生曰:「子合要某说性善性恶、伊洛释老,此等话不副其求,故曰是而已。吾欲其理会此说,所以不答。」

詹阜民子南所录            

  今所学果何事?人生天地间,为人自当尽人道。学者所以为学,学为人而已,非有为也。

  阜民既还邸,遂尽屏诸书。及后来其不可,又问。先生曰:「某何尝不教人读书?不知此后煞有甚事。」

  阜民曰:「昔尝见南轩张先生所类洙泗言仁书,考察之,终不知仁。」

  读书不必穷索,平易读之,识其可识者,久将自明,毋耻不知。今之读书谈经者,历叙数十家之旨,而以己意终之,开辟反复,自谓究竟精微。然试探其实,固未之得也。

  某尝问:「先生之学亦有所受乎?」曰:「因读《孟子》而自得之。」

荆州日录

  汤放桀,武王伐纣,即「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之义。

  棋所以长吾之精神,琴所以养吾之德性。即是道,道即是艺,岂惟二物?

  此理塞宇宙,所谓道外无事,事外无道。舍此而别有商量,别有趋向,别有规模,别有形迹,别有行业,别有事功,则与道不相干,则是异端,则是利欲为之陷溺,为之窠臼。说即是邪说,见即是邪见。

  人各有所长,就其所长而成就之,亦是一事。

  自形而上者言之,谓之道;自形而下者言之,谓之器。天地亦是器,其生覆形载必有理。

  必至于有诸己,然后为得也。

  孔子十五而志于学,是已知道时也。虽有知,未多乍出乍入,乍明乍晦,或警或纵,或作或辍。至三十而立,则无出入、明晦、警纵、作辍之分矣。然于事物之间,未能灼然分明见得。至四十始不惑。不惑矣,未必能洞然融通乎天理矣,然未必纯熟,至六十而所知已到,七十而所行已到。

  学问不实,与朋友切磋不能中的。每发一论,无非泛说。内无益于己,外无益于人。此皆己之不实,不知要领所在。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9:0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