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仁远乎

  ○君娶于吴  二句

  章世纯

  为婚而渎姓、礼之大本丧矣、夫礼有本有文、登降度数大也、而人伦本也、犹是姬之胤也、而以议婚姻、将无乱纪已甚乎、且先王于合之甚者。皆求有以别之。别之而为合。故其合也。合而固。安而能久。异而后事同暌而后志通。此其义乎。然而为义不止于此。天地阴阳之气。皆以异类相求。以异气相益。而至以一本之亲。通其情昵则有善尽之忧。人道礼义之治。常使疏不至离。亲不至渎。而至以私亵之意。□于骨肉。则有道苦之害。而在太古之时者。其取义情。盖其智足以□微。故所详者专于阴阳之际。以同德为同气。同气者同姓。异德为异气、异气者异姓同姓虽远。不为婚姻异姓虽近不避婚姻故同为黄帝之子。而着姓之殊。所以然者。纪异德以别所生之气也。古道然□。在中古而后者。其据义显。盖其智不足以及微故所详者专于礼义之际。为正姓以统远。远者行饮食。为庶姓以统近。近者议服数。男子则称氏以别贵贱。女子则称姓以别婚姻。故有买妾不知姓。则小之之文。所以然者。本所从以厚男女之别也。周道然也。若夫周公。文王之自出也。太伯太王之自出也。二国之子孙。各以其祖而君有一方之土。二国之祖。即尝以昭穆相从于再世之间。此可以为兄弟之国矣。未可以为甥舅之国也。而女□匽然讲好合之道于姑姊妹之间。气一不相济也。男女同姓。其生不殖。非天地之道也辨失则败王也。宗不余避。余不避宗。非先生之教也、是以不命于天子固非天子之命之所可加耳不告宗庙已固无辞以称耳国人因是谓之吴孟子系子于吴。是夺吴宗也。以鲁之故而使吴不有其姓。非吴之所受也。夫系子于吴。是又夺宋宗也。以鲁之故而使宋不淂正其姓。非宋之所受也。于其存而称之曰孟子也。讳君恶也。于其后而书之亦曰孟子也。讳国恶也。曲为君讳。曲为国讳。于臣子之义淂矣。而为其所讳者不亦可知乎。故以淫而乱男女之辨者、齐桓是也、桓惟多内奸、而姑姊妹之不嫁者七人、淫渎甚矣、故有虫出之祸、以弱而乱男女之辨者、昭公是也、昭惟胁于强臣、而结好于吴以自辅、不振甚矣、是以有失国之祸、盖男女之别、国之大者、未有乱之于本、而害气不从者也、

  有学问人。不必搬衍。莫若政作一首婚姻论。岂不更佳。国语一段。司空季子逢君之恶。附会其说。以娶怀赢耳。大力柰何信之。据以入文。虽百世不通。自周人始。然黄帝为姬。炎帝为姜。是同胞兄弟。可通婚姻也。四母之子。别为十二姓。是同父异母兄弟。可通婚姻也。无稽之谈。圣门所不道。大力只好搬衍学问。轻信如此。读书人可有如此大力耶。
【 艾千子】

  古书中说数。害道者甚多。不可凭以立论。使渎伦内乱。而曰亦犹行古之道也。非其说之罪乎。艾评甚有禆于世道。题是叙述。未竟其说。不淂便下断论。

  君娶于
【 三】

  ○祷尔于上下神祗

  章世纯

  祷祠之说、盖古有其文矣、夫人力所无可奈何、则以听乎神、此祷之所以设也、古之道也、且鬼神以幽而治于明、天下之事、凡出于所不其而至、则概乎神之所为也、于是乎人始有求于神矣、而其为理之所有者、盖道有可以来则有可以往鬼神之能通于人、与人之能通于神、其理一也、事有可以之凶、则有可以之吉、鬼神之祸人、与鬼神之能福人、其理亦一也、而祷尔子上下神祗之文、于是而着于古人、古之人所以自行其身者。一信之于事之所可据。尽己而已。他何求焉。内无旁福。外无旁祸虽有鬼神之事。常不以乱其居受顺之所。古之人所以为其君亲者。毕竭其事之所可致。苟有可为岂余力□。忠臣之义。孝子之心。求之幽冥之间。亦以效其无所不尽之意。是说谓鬼神之不可以不正干也、则求其生平之美而陈之、神道福善、吾以有善责福于上下天地、顺鬼神之所以为权者、祈之而已矣、其言忠信于鬼神、则神将享焉而降之嘉祉、谓生平之行不必尽当也、则又求其过失而谢之神道祸恶、吾以除过求贷于上下天地、亦顺鬼神之所以为权者、禳之而已矣、其言实效其至心则神亦鉴焉而收还威怒、夫人之所以为人者、以其让道存也、有请求之事、以为去□道也、故君子难之、不轻以加于人、亦不轻以君于神、然神之所以为神者、因效功于人也、祷而不能应、即无以为神也、故君子从事焉、有功则报之、有故则祈之、是以盘庚之作下也、称乃祖乃父、断弃尔命、以惕其意、夫岂谓世果无神道、以不然之言、厚诬天下乎、盖亦信其有诚然者矣、周公之请代也、谓三王之神、有丕子之责于天、夫岂无实事、以矫诬之事、自为其功乎、盖亦信其为必可请矣、由是观之、祷之有与无可知矣、

  篇不见子路一意何也。须将他痴处描画。不宜专讲道理。
【 艾千子】

  专讲道理。此非子路痴。而大力之痴也。讲来有何道理。不过村巫市卜。谢菩萨掇羹饭之陋说耳。子路所见。亦不至是。

  祷尔于

  ○恭而无礼则劳

  章世纯

  恭亦有节、止之于礼而可矣、夫君子好恭以成其名、然而亦有当也、而至于过礼、则或者有以议其后矣、且君子之与人居也、狎甚则相简也、庄甚则不亲、君子狎足以交欢、恭足以成礼而已矣、故礼之不可以已也、由之可以生恭、则接物之义也、节之所以养安、则定身之仁也、故一之于礼。则无有不恭者矣。一之于恭。则有过礼者矣。夫君子审于礼、所以调性情之甘、岂不或畏而敬、或爱而敬、以为足以违至心焉、斯舍之矣、既过而不止、而有作而致其情之意、则性情之所不能便也、君子由于礼、用以固筋骸之束、岂不大让如慢、小让如伪、以为足以成文理焉、斯舍之矣、既过而不止、有瘁焉而不可终日之意、则筯骸之所不能任也、盖人事往来之节君亦有所应淂之臣父亦有所应淂之子我好为下将使人可安于上也而踰分之施违心以相加。其可久乎。病于夏畦。君子所以讥足恭耳。天下施受有分君终不可插而从臣之仪父终不可损而行子之节志乎尊人亦必淂其自卑之当也而退巽之过。毁则以相成其可行乎。减而不进。君子所由虑消沮耳。是以上交不謟。下交不渎。接人之道。唯应至分而止。而或失则多。或失则寡。高下之间。皆非道德之平。夫天下亦唯守礼之士重于时耳。

  句切字确。与题孚洽。且有醇儒矜重之像。
【 艾千子】

  此言四者皆德行之美。而无礼以节之。则有是弊耳。非言由□□生恭慎勇直也。且恭字义犹近之。下三句又如何例说淂去

  恭而无

  ○君子人与  二句

  章世纯

  大贤所深与者、能为国重者也、夫胜人所不能胜、则其所自淂者必深矣、非其人固莫与也、且夫人之能与事相际。而人之品与能相循。事无所立。能无所见。而曰我固君子。人不吾信也。夫共是人耳。或小效而不足。或大受而有余。或履常而不足。或蹈变而有余。此天之所与、器有以限之、弗可更于后耳、此已之所淂、养有以分之、弗可取于卒耳、有如托君寄命而能自效、临大节而能自坚者、此何如人哉、是必其道足以自信。故势之所处、不自嫌允也、权之所任、不自嫌专也、以能断行其志于颠踣倾侧之中、非然者、吾之守未、可以质吾之心、将未至乎事之情、而气己靡矣、生平经济、必无一可用也、又必其心足以信天下。而事所欲立。众亦与之。理所可见。势亦便之。以能奋□有成于险阻艰难之内。非然者、吾之心未足以喻人之意、将欲犯天下之患而不淂藉矣、古人行事、恐未可仿也、盖尝有所征之矣。彼当年放桐改亮之举。其事出于疏者也疏则势轻然而竟行其志者何也夫为其人之为伊尹也非伊尹固有所不能。非伊尹亦有所不敢也。又尝有所征之矣。当人负扆□摄之为。其事出于亲者也亲则势嫌然而竟成其功者何也夫唯其人之为周公非周公有所不能为。非周公亦有所不敢为也。是盖事行出危疑之中故其任不属木属德且功业更出豪杰之上故其品不属小成属大受彼干臣之数力于一方视此不敢望也即志士之蹈轨于寻常较此亦非其侣也而且淂不谓之君子也哉。

  君子人与。君子人也。抹去人与人也。专讲君子。虽稚子能之矣。不意老手犯之。
【 艾千子】

  不体贴语气是大病。语气不是虚文。其一疑一决中。有无数道理好发明也。中比正讲君子。本领亦欠精切。

  后半唱叹欤字也字处极有动味

  君子人

  ○师挚之始  节

  章世纯

  鲁乐之盛、正之者有人也、夫周礼在鲁、周乐亦在鲁也、而仅曰师□之始尔也、后无乃不继乎、且声音之道。存乎其人。是故动其本而治其饰者。明圣之作也。淂其音而淂其数者。官师之守也。作者之隆。不可几而睹矣。述者之盛。其犹有复者乎。予思夫师挚之始也、是时也。乐淂其伦。官能其职。艺成而进乎技。淂元声之要渺焉。不懈而及于古。有先王之遗风焉。若乃关睢之乱。盖其盛也。盖制乐者作之于终而本之于始。原兴王之瑞。而永而歌之且阕之时。所以着王道之其深使逆者思初。安者惟始也。善为者希淡于始而致隆其终。挹众声之美。聚而致之饰归之会。所以引人心于愈上。以着不竭。以明不匮也是以察其声者睹其体赡而用博四时迭起万物循生幽微必达而若不可以为端听其乐者为之欢放而欲惬目穷所见力屈所逐览观无极而常不足相尽洋洋乎充满周遍也。盖亦一时之盛哉。道有时隆。亦有时替。人心之好尚既异。风气之推移且殊。存于上者。志淫好僻。则好滥邪散之乐作。存于下者。政散民流。则哀思怨厉之音生。师摰之所为者。亦复不可知矣。

  说乐音处皆是说关睢处便非。当分别观之。
【 艾千子】

  洋洋句。极善为难状之言。见其力量。此叹美中有怆然追惜之情。须在言内包裹。却未能淂也。

  ○巍巍乎其  二句

  章世纯

  稽尧之所就、而大可知矣、夫考其时、列其事、则人可淂而论矣、如竟之成功文章、是岂不千古之盛哉、且后圣递作、则必有胜乎古之人者矣、而作而愈胜、而或不能相加者、有所因而为之则绩分于前人、而道以减于后代也、君子所以重能创也、当尧之时、凡所为者、大抵皆尧所作始耳、先乎天地之气、则天地无以资其事、而异乎往圣之执、则往圣无以基其猷、而尧固卓然也、事相加而为功、功也者、列事之报、而殽道之用者也、事事而经之、积子事则功多、于是乎尧之成功遍天下矣、物相杂而为文、文章者、错法之迹、而贲事之光者也、物物而饰之、积于饰则美备、于是子尧之文章遍天下矣、夫物之伦子无者名相之所不淂加也而言论之所止已穷于无而物之极于有者名相之所不能尽也而拟议之所隔则亦穷于有而有如□之成功。尧之文章。悉数之不能终其物。散为之名不淂也是天下之至□也包举之不能着其凡共为之名又不淂也是天下之至隆也是岂不巍巍乎、焕乎、而岂可淂而名之哉。盖亦以其时考之也后之人踵其事而加修、则功有过焉者矣、龚其迹而加饰、则文章亦有过焉者矣、而不幸而为后之人、则亦不淂不以因仍受屈、则岂非创者之独难哉、

  穷于无。穷于有。方见无能名。至于尧亦有因。后世何常无创。上以能创为无名。则无名浅矣。兼亦蛇足。
【 艾千子】

  直是诬至圣。低看了尧之成功文章。岂止浅与蛇足之讥哉。

  巍巍乎

  ○子绝四毋  节

  章世纯

  圣人之动、惟其时也、夫时固不可知、时固不可留、则意必固我亦安所用之哉、且道者、万物之宜然也、着迹不一、而因遇以成、然而人横以情计衡于其间、是以动而相失也、夫子无是矣、夫子圣之时者也、存乎时者、倏忽莫知其域、以变化乘人者也、变极故无端、存乎此者、常变惟其所遭、以因顺为行者也、顺甚故无情、夫吾所据者、见前之一顷耳、及至后来、殊未可知、未可知而意之、诬也、悬测隐远、先失目前之处、何也、非今日之时也、吾所能用者、亦见前之一理耳、理之于物、殊非定域、本无域而决之者妄也、先成其心、将失转化之根、何也、非后日之时也、吾所为者、适如是而为也、适如是而为者、岂有固哉、首之所用、今或舍之、与变为期而已矣、亦以时不一行也、吾所为者、因乎物而为也、因物而为、岂存我哉、不谋于智、不顾于虑、与之俱往已矣、亦以时不在己也、四者俱绝、故常居静以待天下之应。有度无度也。有数无数也。无用智之累。无建已之患。则已之淂也。四者俱绝、故常游虚而入万物之会。其应非所为也。其动非所设也。不措而自当。不为而自成。则物之淂也。故夫子圣之时者也、

  旨宗道家词趋魏晋。时字既为蛇足。亦落窼臼。
【 艾千子】

  为人门下弟子。全不识认先生模样涂抹个牛头马面来便道是吾师真法身如是岂不可哀。

  ○我叩其两端而竭焉

  章世纯

  圣人之教、无所不尽也、夫鄙夫无可与语、而犹将求其说而尽之、不倦之教、于斯见矣、其言日、二三子类相疑于有隐。必谓有存而不论者矣。否则亦有论而不尽者矣。而实不然。自度生平。固未尝敢诬□夫也。今夫道有所起亦有所究此存乎彼者也知有所通亦有所讫此存乎我者也丘于道岂常有语焉而不详者乎。丘子所知也。岂常有举端不竟者乎。理之在物。初未尝藏。出人心之灵。与之征召则旨趣之所存亦随有可指者矣而原本必要其末见所淂至。未昔蓄不以罄也事虽至粗亦自有说从浅近之地益推而远则展转之故□有可论者矣而图物必造其归。事所有绪。未尝啬不以竟也。盖含是之情。皆相诱于所不及。不必大有余也。但在高下相差之间。善诱之责。即有所任。不敢以已之无知。遂负来者之诚。贤愚之伦。皆相资于所有余。不必才相次也。茍非傲辟自弃之人。因才之教。即有所施。不敢以人之无知。遂无一体之意。然则授受之际。亦安可不竭哉如是而有以相益也在鄙夫自淂耳吾可以自慰也如是而无以相益也亦在彼自淂耳吾亦可以无憾也

  原本必要其末。浅近之地。盖推而远。于两端字义甚切。相诱于不及。相资于有余语虽工而不切两端之义。分别观之可也。
【 艾千子】

  当时此等题。不说堕孤鬼窟中。直是景星卿云不易多见。

  我叩其

  ○雅颂各得其所

  章世纯

  正乐者、正其诗而已、夫诗、乐章也、乐章淂、故乐淂也、且乐本起子诗。有诗而有歌。八音六律。比而成之。及干戚羽旄谓之乐而歌者在上终贵人殾也诗有雅颂。二者居乐之大端矣。乐坏而来、有用之手其方者、则与礼不相中、有诗存而无其声者、则与乐不相录、夫诗因□声。非若他经之以义行也。声不淂诗。无以为质矣。诗不声。无所可用矣盖非独音节之各有所当亦且绿竹之各有所叶老订而后淂其诗无不淂其声者举诗而系之其声举而系之其乐各淂其所纪系无散逸者矣诗亦副礼、非若他事之可独行者也有礼无乐、□已素也、有乐无礼、则无主也、盖非独用之有其处亦且用之有其序考订以后。淂其乐。无不淂其礼者、举诗而系之礼、举礼而系之事、各淂其所配合、无错乱者矣、雅淂其所。则王政举矣。所欢欣和悦以尽群下之情。恭肃庄敬以发先生之德者。此可以达其致也。颂淂其所。则鬼神享矣。所谓美盛德之形容。告成功于神明者。此可以将其事也。后有王者。欲复先王之礼乐也。其在兹乎。

  作此等题。当如老乐工。明器适用。无差错耳。一切文人华端闽话无所用之若大力中二比庶几无愧矣。
【 艾千子】

  诗与乐自相联切。此章本义也。乐与礼相联切。别是话头非此章义也如此枝蔓。政刑战猎。何事不关礼乐乎。正因诗与猎相联切。故说个乐正。便说个雅颂淂所。两件一时同停当不是以乐行雅颂。亦非以雅颂淂所而后乐正也。此主以诗正乐说亦偏。

  雅颂各

  ○可与立未可与权

  章世纯

  道至于权、即能牟者犹难矣、夫权以变通尽利、自非圣人不足语此、其次唯守经为可耳、且道之在天下、散于多端、人之窃以为名者固已便于有所托矣、圣人又开之以权之说、权之说出、天下愈纵恣猖狂而无所底、君子于此必择夫能立者而后与之道无常者。不善之所从生非持之已定者不足以立其本也即能立者亦不遽与之中有主者。成心足以相拒在守之过确者不足以达其化也盖权者、反于经然后有善者也、夫道之说亦多矣、仁或不必于不杀。义或不必于不取。将以合时事之会。固不以故迹据也事之不以迹求者其□也无所依据而其退也无所底丽天下之士始苦然不可窥矣而权虽反经。亦必在可以然之域也盖道至权而愈正矣有自贬损以行楉。无害人以行权。将以行自许之心、必非以私利动也、事之不以私断者、其成也为可居之功、而其败也亦为可居之过、君子之道。□冥深不可知矣。故权未易言也。必有以知夫经之莫非权也。而后可以权。夫居处之间。日用之际愚夫愚妇处之亦自有轻重多寡也□通于小节滞于九体则识未达耳必知夫权之莫非经也。而后可以权。夫尧舜之揖让。汤武之放伐圣贤处之亦以为日用饮食也而问之而惊学之而狂则才非大耳道有其至用爽其宜则一毫以乖终不可以意处其剂又有其分浅深之度适至于是终不可以自溢其涯自古及今。能权者几人哉。

  此文在大力稿中。当是极宽大之文。汰其套语。存其崇论。在善读者耳。
【 艾千子】

  汉儒谓反经合道为权。说成经自经。权自权。竟两件相对。而有权变权术之说。则竟离乎经矣。故程子辨之。而程子权只是经一语。人太高浑无分别。恐学者鹘突去。故朱子又详论之。盖权实不离乎经。而精微曲折。则有非经之所能尽。必见理精熟。乃能权衡轻重而悉合于义。是所谓权也。故曰经为已定之权。权是未定之经故权与经。须看淂是二又实是一乃淂。权即是上至善之意学者必须到此。乃为至处。然学力未至而妄及此。必成差误耳。如□儒所云。则学者便亦可不必到权。与守经者各成一是矣。孔子□个未可与权。是必须到权乃淂。与经正是一条路上事。但有至有未至也。结二比甚淂此意。

  精□可爱
【 耀星】

  可与立

  ○式负版者

  章世纯

  民教所存、圣人斯敬之矣、夫圣人敬众、其籍干版者、亦众之至也、是以式之、盖闻礼下十室、所以者何、不敢诬十室也、不敢诬十室、况其大者乎、今夫版者、岂有实哉、户籍存焉耳、古之王者、谨于养民、而欲周知其数是故有司民以协孤终有司商以协名姓、司徒协旅司寇协奸、是以出入往来少多恐生之数、皆可淂而知、而岁终则具其数以上之天子、版者、所以记也、然而亦已重矣、夫天子兆民、诸侯万民、天子诸侯者、民数多寡之称也云尔、天子天下、诸侯建国、天下国家者、亦民数合离之称也云尔、数之所商、国家强弱、子是乎生、何也、车弃之所出、以此数也、卒徒之所籍、以此数也、数之所商、国家□富、于是乎出、何也、地利之所任、以此数也、技艺之所作、以此数也、是以王者之于民也。亦必端冕而莅之。必弁冕者。敬之也。不谓礼不下庶人而简其体也。其于民籍也。则拜而受之。必拜受者。敬之也。不谓空籍之所存而简其事也。至于夫子无王者之位而有其心。斯民之徒吾与。久矣其托于怀也。吉凶与民同患。久矣其切于志也。睹负版者。如对兆姓。敢不式哉。盖民者。天之所甚重者也天视以民天听以民古言之矣天犹重民王者曷敢不重民夫亦达天之志而已矣民国王者所甚重也若驭六马如保赤子古言之矣王犹重民君子曷敢不重民夫亦存王者之意而已矣

  此等文虽大破败。然使百人作此题。百人中岂无五十人读三礼国语者。人人写来。大力以何处标新。乃知昔人贵清真。彼固久知此类之必腐也。
【 艾千子】

  后二比见锋芒。前半虽曼衍。然亦是大家古懋气脉。后二比他人百思不到

  式负版

  ●下论

  御儿吕留良晚邨评点

  不践迹亦二句

  比及三年二句

  颜渊问仁全章(其一)

  颜渊问为全章(其二)

  克己复礼一节

  君子质而全章

  文犹质也二句

  文犹质也(其二)

  君子之德风

  质直而好三句

  汤有天下伊尹

  言不顺则事不成

  事不成则礼乐不兴

  上好礼则二句

  欲速则不二句

  南人有言巫医

  不占而已矣

  有德者必一节

  君子哉若二句

  为命禆谌一节

  或问子产全章

  桓公杀公子纠

  桓公杀公三句

  恭己正南面而已矣

  行夏之时

  行夏之时(其二)

  行夏之时(其三)

  臧文仲其一节

  君子义以一节

  知及之仁三句

  动之不以二句

  动之不以二句(其二)

  季氏将伐颛臾

  是社稷之臣也

  盖均无贫三句

  伯夷叔齐之下

  邦君之妻一节

  邦君之妻(其二)

  性相近也二句(其一)

  性相近也二句(其二)

  性相近也二句(其三)

  子张问仁全章

  子张问仁全章(其二)

  四时行焉二句

  君子义以为止

  齐人归女乐

  有始有卒二句

  过也人皆仰之

  譬之宫墙及肩

  不知命无子也

  ○不践迹亦  二句

  章世纯

  论善人之所至、概乎其有淂于天矣、夫践迹则胶、入室则神、然而两不居也、而善人之品出其中矣、且道有至分恃学以往然而不足焉者君子也恃质以往然而不至焉者善人也夫中不足则事之外。自然不足则事勉强者。势也。先王有教着之度数之守而援所不至之人后人有学自设隐括之中以犹所不及之法此迹之时为利也。淂其所据。动乎赜而可亨。然时亦为病也。据其成势。无方至而或滞。善人不赖其利。故亦不受其病。不受其病。亦终不淂其利。无应而独造。能矣。入神以利用。其能乎。循心以为量。能矣。越分以相追。其能乎。况矩在近神作其合、玄理处遐、势塞其通、是以徘徊中道后已离群而前不臻极也

  寥寥数语。改入章子留书。更归类矣。不必作时文也。时文自有节奏。安能伸缩由我。
【 艾千子】

  看亦字纽子。分明一扬一抑。苐下句之抑。即在上句所扬内。亦字乃跌淂紧。短节中反复极圆灵。

  ○比及三年  二句

  章世纯

  民可使富、用之有道也、夫民之不足、政无经也、诚淂其制以御之、不可计时为效哉、且国家之患、莫大于民贫、民贫则轻生而傲主法、国不可淂而为之、使求淂摄尺寸之柄、将必以足民为本教、虽三年之中、度可展吾事矣、方六七十、如五六十、土地不加少也。不加多也。然而物力赢乏之数。消息其中。其民不加众也。不加寡也。然而作业饶鲜之数。消息其中夫利生在下其事在上事治于朝而利生于野养未之相举也作利在力、动之在术、术用于微、而利积之着、计数之相使也。治之以事、临之以术、一年举之始、可以俱其端矣、三年与之终。可以蓄其功矣、然则山材薮泽关市之产、无不出也、五谷布帛菓□之财、无不登也、下之礼养有赖也、上之租藉有供也、托业于民。与□为无穷取藉于令。变化而不竭。是则求之专才矣。

  原评云。居然千尺之势。予谓短章寥寥。而有千尺之势者。独大史公迁耳。若参入东漠六朝。为排为整。索然无气。安淂有千尺势也
【 艾千子】

  实无佳处。徒为短耳。千子于此不为荷。

  ○颜渊问仁  全
【 其一】

  章世纯

  为仁之道、在知所从事而已、夫已私胜、则与礼相违、而与仁相违矣故一克己而为仁无余事也、且五常之德、互相为也、故为仁之端、在于为礼、凡以礼节仁耳、而礼甚严矣。本以养已之安。而其初未尝即与以所便。己又甚纵矣。本为载礼之官。而其中不能即与之相从、故颜渊问仁、夫子曰、是在克己而已矣、已而听之。怠慢者也。乐者欲□也。虽终身沉沦可也。己而自克。强力者也。遵仪节者也。虽二日而天下归仁可也。以已自用、已之权重、能与礼相争、以己自用已之权亦重能、与非礼相拒、足之所为、何所不可、人矫淂而挠之哉、盖尝按之其为私欲之窦几何事也。其断之之法人几何也。私窦所开。不出视听言动四者。而断之断法。一勿令淂纵而已。夫已兼行止以为能。苐以非礼每与身相乘遂觉宜止之地偏多御己者顺逆而互用。苐以人心每与非礼相狃遂觉逆夺之法偏胜也盖至是而回知所从事矣、知其力之足以任此矣、要而言之、所欲淂者、慈爱之理、而所从事者、庄敬之事、圣贤之学先其有可用力者而已。至于正大存于身、而公普自流于物、此无所复事吾力者也。所欣得者、节文之事、而所从事者、制私之功、圣贤之学。亦先其有可重用吾力者而已。至于私欲断绝之后。而安行正大之途。此无所重用吾力者也。此先难之事。用力于仁之方也。

  凡大力文。不填赘。不雕琢者。皆能正大显切。如此文虽无甚佳。亦能了当题面矣。
【 艾千子】

  吾竟不见其正大显切。仁字。礼字。克己之已字。由已之已字。无一懂者。安能了当题面也。

  颜渊问

  ○颜渊问为  全
【 其二】

  章世纯

  自克于非礼、而为仁之事尽矣、夫己常与非礼为狃非自克不能自反也、故克己为仁道之要、且先王之教、罕于言仁、而详于言礼、自其一身以以至郊庙御射婚丧之类、其纲维甚设、而度数甚具、则固全举乎仁之节目也、然而天下之人、常与礼相离、而莫能反而从其俭者、此何故子、形骸具而欲生其间。嗜欲过而制度生其间。其有欲性也其过之必不安。求淂礼而节焉者亦性也。愿礼之说尊。而欲之事切。留居此身之中每先发而为之至礼出转念之后特□起而与之□□心待人心之尽天理处人情之余此所以常徇私而违礼耳虽寔、天下事固在我也。己而委靡焉。而任其所之。未有不逐波者也。如是虽毕世沉沦可也。世而大奋迅焉。而矫其所之。亦未有不自听者也。如是虽一日成仁可也自掺唯我自纵亦唯哉其纵之也耳目口体之好。各出而竞其所求虽以先王名法之严。古今格言之正皆不足以回其所向而反其所之及其操之也视听言动之出。亦各伏而从心所置不必惕于师友之箴规。旁人之指摘而亦自能复其所过而捡其所违也夫所难独在非礼耳去其非礼而一身所为皆礼矣亦所难独在一身耳。一身皆礼而加诸天下必又皆礼矣。以礼治身君子之所以仁其身也。谓不以非礼累之也。以礼加天下、君子之所以仁天下也、谓不以无礼虚之也、为仁亦有何难哉、然克己而为仁无难、则明乎克己难矣、故夫子唯与颜渊言之、亦知其必能从事于□故也、

  礼字太重。仁字太轻。礼字易讲。从礼渡到仁字处难讲。如此作文非失轻重也。走易路耳。
【 艾千子】

  礼字易讲。只此句。可见千子亦未识礼字。礼非名物度数仪文之谓。识礼字。便识仁字。此文做礼字。毫不关切仁。正可见礼字难□耳。难讲而重讲之。自讲非礼之礼直谓之不是。不可谓之走易路也。识淂时。讲礼字易仁字亦易。知仁字难。礼字亦难。但有是不是安有难易轻重哉。

  颜渊问

  ○克己复礼  节

  章世纯

  为仁之道有要、而独责之已也、夫为礼所以为仁、此其要也、而久胜乎礼者、非自强者能乎、且天下之事、固有借途于此、而收功于彼者、为非其事、而可以致其事、则其中固有相通者也、外而效之天下则常分、而内而致之吾心则能合、故可以专务而兼淂耳、夫四端之德、仁与礼为分处之数、仁用其柔、出而爱人礼用其刚、入而自治、天下之至不相为者也、而天下之至相为者莫过于是、盖爱爱人以为仁、天下未有不自能者也、而一域于多私之身、则虽有子谅之心、爱利之深、昏以一身尽之、而无可余以及物、今也自断之于礼、以简其自□之心而消其生身之私、则不自用之慈爱、皆可以为人也、私断者即为公、能公者即能爱、天下遂以称仁人也、岂足异哉、而天下之人、使为仁则常易、而使为礼则常难、事之以自严为道者、固人之所怯畏而不前者也、故能达于礼者、必有大奋发焉、以自胜于怠惰之气、而凝实其虑、以自坚于久远之途、然后可以强力而不反、可以复礼、可以为仁、已不自克、天下固无如我何也、是以圣贤之教、莫不略于言仁而详于言礼、而能礼即谓之能仁、谓仁其所自流者耳、亦后于爱人而先于克己、而刚毅者谓之近仁、谓其可以胜礼耳、夫礼者、义之属也、而克己、则勇之属也、而仁固在焉、道之互为用也、固如是哉。

  今日豫章之派天下所宗然求如此明切者殊少。何也。盖学无□须则不能明理。无才力而借资脂粉。掇拾饾饤。则不切。此二者今天下学豫章之通病也。全以古质行文。方称才士。
【 艾千子】

  吾谓此二病。正豫章诸公木病耳。不待学之者。学之。则未有不病者耳。如此题仁字。只看做慈悲。礼字。只看做方幅束缚。无一句有当题理。安淂谓之明。谓之切。仁字礼字既看错。虽以古质行文。徒张其浅谬。又安淂谓之有本领哉。

  克己复

  ○君子质而  全

  章世纯

  文不可去、以无文之不免于乱也、夫自无文而之有文、盖非一圣文之力矣、奈之何其务去之、且昔者先王之治天下。莫不因自然于□。而独提文以为权。用文之地甚少而文常贵。是故恬所亲子质。而友疏外以文。以补其不足之情。任野人于质。而异尊上以文。以立其有余之势皆所谓以文为权也。后世文胜而文贱。于是有快予去之趁。嗟夫。是未知先王之心与先王之道也宇宙处质之时常暂而向文之日常多物力不淂不日殷。智巧不淂不日益。情耆不淂不日广。而吾犹将规少小以为礼而尽黜多大于其外。则礼之地狭。而余于理外者为多礼之内地狭其能守焉者必寡矣礼之外地多其逸出焉必众矣是圣人之制之不善固使无礼胜礼也先王知其然。故用物以尽而与礼以全举物力之多与人智之巧尽用之以为礼而使天下之嗜欲无以出其中是圣人尽范天下之法也而因之以立天下之等。因之以进天下之心。使天下之为君子者。有其德则淂以服其服。有其功。则淂以用其典。大显大明。而道德之气。又使为君子者。服其服。不可不实以其德。用其典。不可不克以其功。反已考衷。而饬厉之意存。而其别异尊卑者。使物足以辅仪。仪足以彰分分足以行令。令足以使民。而且既已豊肥天下。则其爵赏可欲而足以劝也。爵赏可欲。则刑罚可威而足以禁也。此天下所以不劳而治也。故文质并至。则同于利。文质一立一废。则同于害。质所以为同。文所以为异。去其为异者则万物一齐无以相明而极于无以相治即先王向以为天下哉

  题目安在。请学者按题索之。
【 艾千子】

  大开大令。大转大折。劲力强词。澜翻碎。真淂老泉之悍。东坡之雄矣。若与论题目道理。即索然气尽。且纵与逞一奇快耳。

  君子质

  ○文犹质也  二句

  章世纯

  道有文质、其事均也、夫文质者、物之本末也一物之本未若之何何相去哉、且宇宙大小之运、皆责过于文、盖质而道隆、文而道污、赏而治、文而乱、一元之与一代、小大期之皆然、虽然未淂质文之限而分之也、淂其限而分之、文质偶也、夫以衣冠弁冕为未足也。为之锦绣纂组。以宫室车舆为未足也。为之雕几刻镂。然则今之所谓质者。过而侵文之分。今之所谓文者。旅而处物之虚。即若是。文安可偶质也。安而不为治乱污隆也。夫用已为质假物为文。直推为质。致曲为文。然则文者明质之具有所不便饰而便之也、所不谕、饰而谕之也、抑文者、增质之具也、备其用、则违已所不至也、详其数、则生心于无已也、合而言之、质虽小、以近而处本矣、文虽末、以远而着大矣质居大始、进而从天也、文作成物、下而从地也、质反而注根、秋冬之制权也、文上而为丽、春夏之列法也、有本有末有近有远、有始有终、有权有法、而后为道、此则常治之理、至隆之术也、优劣之称、安置而可、

  奇创如此。有功于此题矣。然破碎失体。亦有罪于此题。一篇文质小论。惜其太排。排中带俊。人物志文心雕龙等书。乃其比类。天下以大士大力并称。知文之皮耳。
【 艾千子】

  两犹字须还他混看。须眼界高阔。而语有渗漏为妙。若将文质细细有本末分别。即失两犹也语气。即非子贡心口矣。文之疏处在此。而千子但讥其破碎。讥其太排。无乃正所谓知文之皮矣乎。

  文犹质

  ○文犹质也

  章世纯

  等文于质、为诎文者言也、夫质者、性之端也、而文、端之尽也、文之事、亦何所不如质哉、且夫君子之行也、事举其中、夫举其中、则文质全矣、世有偏而任文者、因有偏而去文者、相矫而就一偏之利、不已过乎、夫文何可去也、文之为言。犹曰万物各淂其理云耳。密致其理。而后有以尽夫人之所欲尽凡夫人之所欲尽者皆道之所当然也密致其理。而后有以安夫人之所不安凡夫人之所不安者即道之所自歉也其粗始于父子君臣之间。饰其所接而美其际会。此文之所极用也然淂之而忠爱敬让之道于是达矣夫质之所以贵者。亦以有是心之寔也。而相待而究则固二事之本末耳其精布于万物之交治其制度。而制其利用。此大之所散用也然淂之而天地万物之事理矣夫质之所以贵者。亦以存两间之朴也。而制朴为器则固为是物之全分耳是故生民之初。无日不趋于文也。伏羲画卦象、尧舜垂衣裳、数圣人者。毋亦苦于文之不足。求以备之与。然则重质者。今时之说也。而并重文者。则固羲皇以来之教也。我周之兴亦又趋于文也。周公行其典礼、成康单于缉熙、数圣人者、毋亦苦于文之中衰。求以振之无。然则重质者。今时之权也。而并重文者。则周公成康之教也。由是观之、文之于质、相生而相成矣、夫相生相成而势已均也、其有变则世轻而世重耳、夫世轻世重而势亦又均也、夫文也而行不等于质哉、

  用意极细。凡为肤壳之谈。不留点渍。苐太说淂高浑。反使犹字本语不甚肖耳。

  文犹质

  ○君子之德风

  章世纯

  为人上者、固化所自起也、夫审子分、可以知其情矣、身为君子、其以倡善、犹嘘之也、且与人言政、而曰欲民善民善。善之力岂若是乎。匹夫为善。不出其身。强提耳而诲之。不出其里。时犹不喻而信已习以相穉。乃曰已善则民善也。此非事实矣是非徒恃善也恃其为君子也据高位处便势劫位足以暴白之威重足以辅孟之是故上有一善、下有二誉。善之数不增。而善之名有增者善之自分半而高也之明之者又半也且势既已首出之即身足以纲纪之是故上行事以显。下耳目加明。善之事自近。而善之及自远者盖已之示者半而民之见者则倍也夫凡物之所然皆可以德之名与之德之云者犹曰其能事如是耳是故高有所胜大有所任尊有所当贵有所可高大尊贵之人。处人耳目之地。则瞻注在之已瞻注矣即心志向之是我之地位固足与彼相知也理也势也且高大尊贵之人。原握驭人之权。则体分约之。已约之矣。则气志通之是我之权制又足与彼相动也亦理也势也是故势位之所生。盖有两矣。其循实而往。是生刑赏。有疏以至也而后淂之其凭虚以通。是为临观无以相制也而默而淂之二者皆生于高位。而彼但可以言势。此则可以言德。何也其用妙也而其德可以言风。何也其迹灭也风者。比于气则已觕。比于物则尚精。无而不至于虚。特近于无。有而不至于迹。特近于有而视之则无力其用则多力其行则无能其止则有能易曰、崇高莫大乎富贵富贵何足大以有此能也诗曰、节彼南山、维石岩岩、南上何异于地以高为观移人心目也故高大厚重。皆多于形之事。而皆可以德名之。固有因之为功者矣。故天之德。但在高与大。地之德。但在深与厚。人之德。亦有在尊与贵。一也。是故有其位桀纣尚有所能载其德矣无其位则尧舜有所不可失其德矣德者何理也势也

  此等文。自浅学观之。莫不骇其古。而吾特以此病其不古。盖大至东汉。愈排愈疏。愈整愈稚。愈新愈俚。大力于时文恨未窥沔京以上耳。然据其词气。亦当在王充论衡。徐干中论之列。嗟夫、天下不知古文。此腐懦之罪也。天下知有古文而不知辨西京之古。东汉之古。则亦近日名人不读书之罪也。愿博学者细思之。
【 艾千子】

  人每将德宇混善字。便失其义。此只在势位临观上解。不苐本句切实。并下二句俱通明矣。文之古在神理。不在辞句。并不在俳整散行间也。自秦汉魏晋六朝唐宋来。皆有其美。有其。岂淂举一废百哉。千子之言。似高实过。善学古者。多读书自会耳。

  君子之

  ○质直而好  三句

  章世纯

  达者之心、亦全其所以自修者而已、夫尽其所以处心制行者、而又谦以居之、此岂以逢世哉、而固非以忤世也、且道未有非达者也。立于此可通于人而后谓之道。故求为达者。亦但为已之所当为者而止。而通天下之术。亦兼存其中矣。是故有所以立其本焉、有所以大其托焉、又有所以去其累焉、所谓立其本者何也、夫人与人处未有以天性之事获罪于人者也吾依质而往。直而行之。不饰不文。见天命之体不矫不枉。与三代之民。夫行载其情。虽失所谅也不载其情。虽淂所疑也君子亦居其可谅者。不居其可疑者而已。本立矣。何所取以托吾行也。此惟义为可。义者。千古所积是也。千古所积可也。托身于公所是之地。而固已公是之矣。托身于公所可之地。而固已公可之矣。天下未有不好义者也但无徒好人之为义而好自以律其身。斯为善自托耳。而质直与义为一流之理顺性而行者。常获夫正大之事。义与质直为相足之数循法无愆者。适全其所性之体。独质直之人。常不能自为挹损也。好义之人。亦常不必其谦冲也。大行正于已。论之在人。事本乎道。参之在情于物情不适者于道之数为不全于人有不宜者于已之理为未足而天下之人未有能直攻吾过者伺之几微之际淂之言色之间于以自考焉盖置其身于溪谷之乎举世无不可以相加视天下皆胜已之士常有求于其说以自正也。而态色与矜容俱尽。此则所谓去于其累者也。合而言之、三者之理有存我者。有加于人者其加于人者固为人之所乐受而其存乎我者要亦世之所共凭共凭之矣。即亦以相信也。如是而犹有抳其途者。无是理也。

  循次体发。不为廓落之言。下二句易说向周旋世故去。此独收搭到为已实际。极有线脉文字。苐看注束二句云。皆自修尤内。不求人知之事。方转出在邦必达二句则此三句以无意于达为淂文中处处从求达意转出。便错却盘针也。

  质直而

  ○汤有天下  伊尹

  章世纯

  商王之治天下、亦慎所举而已、夫君之所举、众之所观也、汤之举尹也、岂直为尹一人而已哉、且移风易俗、将在君矣、虽然、继治世者其事易继乱世者其事难何者其枉者众也举直化枉之功征于舜、又不若征于汤、汤有天下、承夏之余恶而受其流矣。桀为无道。其所斥所诛者。龙逢之徒。而正直之气已尽。是信是使者。斯观之党。而奸壬之熖烛彰。天下所由靡靡也汤以为天下虽大。可以机用也行于至精至眇者机也。俗虽流失。可以权转也令人一向一背者权也盖天下之昏浊已甚而吾欲大奥变革财当有所操于我夫进退之权此固我所自制者矣。又况俊民不辛。又暴主所遗以为激扬藉乎。就其群处之中。而吾弓旌之典。独有所加则以权用之者可且天下之昏浊既已甚而吾难强与变革则又当有所因于彼枉直之判。此亦彼所能明者矣。又况飞鸿在野。此正素所与并。而与彼较荣辱者乎。就其混处之中。而车乘之招。独有所及此则用天下之机也而于是乎举伊尹焉、举独于尹者何也、伊尹。直之尤也。举其最异于众者。以明势之渐有所及加于一贤犹其加于众贤也此权之中又有权也而又之于众而举焉、夫举尹而选于众者何也、正使其相形也。于其本为□偶者。而使贤之独当其荣以众明尹亦即以尹明众也此机之中人有机也。而舜之举也杨于王庭汤更以侧陋矣以为图侧陋者乎举更光耳。舜之举于众也。在卿士岳牧。而汤更自民庶矣。以明之于民者。于以形民更切耳。舜之举皋陶也。以为士师。汤更以阿衡矣。以为任之阿衡。以示天下更重耳。而要皆以所举风天下也皆夫子举直化枉之说也

  平实疏通。
【 艾千子】

  只权机二字作线索。穿贯到底。人紧切汤论。方移掇上段不去。看其法度不苟。

  汤有天

  ○言不顺则事不成

  章世纯

  事所以弊、其来有自矣、夫礼以定言、言以处事、失之言、求之事、不亦背乎、且物以本末相使。失在数转之前。祸或在数转之后。不可不察也。名失而病言。则势固不淂止矣。言也者。事之指也。事也者。言之动也。朝廷有大举措其君与大臣议之而后小臣受其事议不淂理而称之其议悖臣所不能奉之君也四境有大举措其上居其庭而令之而后庶民受其事令不淂理而诏之其令悖民不淂而奉之长也事必以众逆辞不可以取众心之和强使之必多翼同之端事必由理发逆言不可知其终始之数强为之亦多变更之患辞之辑矣。民之莫矣。辞之怿矣。民之洽矣。可不慎哉。

  首尾二百余字。而事相因之弊。如指掌。以通达国体之言也。可惜任意斲削。失文体耳。大力口吃而气馁。及其执笔为文。乃疏别利害如此。
【 艾千子】

  言岂在多。寸铁杀。直是精锐果悍可畏。

  ○事不成则礼乐不兴

  章世纯

  礼乐所以废、不可不察也、夫礼乐者、加乎事之上者也、事且不立、礼乐何附哉、且治必可兴礼乐。而后本末质文为尽具。治之至也。道之极也。顾礼者、事之饰也、有功之事、文而饰之也、乐者饰之尽也有功之事、饰而尽之也、事成而天应至则应天而制礼察五德之所当而为之车舆服色少多之数、凡以崇奖人心、作新耳目、使天下安行于其事而不怠。事之不成。人安能取此。事成而人心乐、则应人而作乐、观王化之所生、而制为雅颂律吕千羽之具、凡以歌咏勤苦、思初惟始。使天下自劝于其事而不坏。事且不成。又安取此。此则已无其质者也。而其君臣托于败事之上。图无未知所以救之则何暇及王器之盛。其民托于败事之下。自然未知所以自生。何暇及太平之容此则有所不暇者也故小者不淂、大者非所求矣、卑者不获、高者非所事矣、

  说及礼乐。便牵大头脑。不知与此事合否。乃知文贵肖章旨也。
【 艾千子】

  此礼乐。指平时日用者言兴只是礼乐之理行。天下无一事无礼乐。事淂其序。物淂其和。即礼乐兴。非治功成而后制作之谓也。礼乐二字说错。一篇大议论。却无着处。故文贵看理精细耳。看他短短数笔。而结构段落。一气盘回。其中丘壑甚逐局势甚宽□此大家小篇中藏巨法也。

  ○上好礼则  二句

  章世纯

  能淂人心之敬者、道之大者也、夫上有恭已之君、则下有揖让之民、礼固非私已之规也、是君子之所宜勤也、且君子而为苛细之务、亵尊亡等、亦已甚矣其民睹上之所为、皆将有鄙夷不屑之心而欲以其不重不尊者有为于物其势将有所不可夫君子欲操事不世、莫若淂其民而用之、君子欲淂其民而用之、莫若使民先严上、故其归在于淂下之敬、而其本先于责己之礼、好礼之君求详于礼是故上自朝廷。下至闾里乡党大小之事。皆务为宽缓雍容之度以被之、精修其制而密被其数、夫岂尝以责民之从哉、文缛而趣深、天下固有以明见其精神之所存也。使之虽有胜心。不轻淂作。虽有骄志。不轻淂行。则上为之教也。亦周矣。好礼之君务积于礼是故起自服官。渐历之日月岁时之致。皆务为繁重委曲之节以习之、居之无倦、而服之无斁、夫岂当以急民之赴哉、约定而俗成、天下因有以知其性命之所存也。使其君子久而有以明于其义。小人久而有以熟于其数。则上之渐民也亦常矣。天下之人所以轻蔑其上者。惟其偶易无备也。有礼者不敢忽于隐微况公见乎然则体统正于朝而朝廷之势尊也威仪备于身而一身之度肃也为之民者。玩其有章。而钦其难犯。将自慑其志于若神之尊严。抑天下之人所以怠施不属者。惟其阔绝无交也。有礼者不敢侮其鳏寡况兆庶乎然则道有以逮下。固下所共感也。教有以着众。亦众所能化也。为之民者。则君之德。以答君之施、又自生其共于君我之揖让。然则所临之民。敢有不敬其上者哉。夫事不若道之为大。礼则进乎道矣。私已之学。不若及物之为大莫敢不敬则着乎众矣。此其视农圃之业。相去远甚、非可较之分也。

  礼字所见甚浅。好与敬相关处。自有深致。若见淂礼字精彻。当更不同耳。

  上好礼

  ○欲速则不  二句

  章世纯

  弊所由来、自其功利之心为也、夫欲速见小、皆志乎为功利者也、然竟何如哉、且天下事惟无歆于其事而动、有所忻而动、则迫狭而祸中之、夫志有裕者、然后可以期远道。心无外者。然后可以处大功然而欲速者、常不能自待。若有朝不及夕之心。夫事之为也有时。为不需时。则事苦其力。其成也有候。成不等候。则力伤其事。唯然所以无遂功也。则不能足其势以袭其气之过也。见小利者、常不能自拓。若有苟可而行之意。夫事有其量。心无适莫乃能从事量而要之。心亦有量。心有适莫、则自其心量而画之、唯然所以无弘业也。则不能循其分以极其节之过也。故事虽近亦有近之远达之以徐而可矣虽小亦有小之大居之以宽而可矣。不达由于欲速、欲速安从生、大事不成由于见小、见小安从生、然则功利不去政不可为也。私欲未尽。功利不可去也。

  精言似子书。而布局以不排为排。此大力有淂处。
【 艾千子】

  言不甚精。只坐于题理父亲切。吾未见其有淂也。

  ○南人有言  巫医

  章世纯

  不恒之无成、人犹知之矣、夫小事也、犹不可以无恒举、况大事哉、说在乎南人之言、且天下之成事者、非一为之而即成也一为之而即成。天下无弗成者矣、故莫如一、莫如久、一与久、皆恒之谓也、故恒之成事也有二道。其不恒而败事也亦有二道。盖不恒非遂不恒也其心不诚于事也。不诚于事。故一日惕。一日留。溯其自而知其精神之不存也。精神起物。先夫至者至。先夫者成。无之而与物不接。故败也。不恒非但不恒也。其功无积于事也。无积于事。故举也一。废也一数其功而知其数量之不全也全之动物才即短而气已加为不至而力相举。无之而于彼不克。故败也。成则大亦可成。不成则小亦不成。盖昔者圣王之治天下也、世之洪荒、神奸民事常逢不若于是有求于齐肃庄敬之人、明能光昭、聪能听察者、以治神之位次、与其祝号、而人害未兴、阴阳之沴寔甚、于是有求于神圣工巧之人、明于经行道路、察于亢害承制者以食医保生、而以毒剂攻苛、盖南北黎为大司、而黄帝岐留实专以治天下、此其事岂小者、盖世移事变今世之害、不在鬼神阴阳、而独在人类、于是仁义礼乐之教尊而前二者更为巫医之小技又刱之则大圣之道、而守之则一曲之业、亦其理也、然即如今之巫医、亦岂易为、而可以泛然之心治之哉、人而无恒、不可以为巫医、此其说称于南人、其言之者愈下、而可以扬人愈深矣、君子以为不可其不可尚浅也常人以为不可其不可遂甚也南人。众人也其以为可者犹或君子之所非若所不可则必不可之尤者言可也以出于君子为重言不可也以出于常人者为重其可于君子为见高于其高者其不可于常人为见卑于其卑者故俱见甚也

  吾尝谓胸中有书。则作文必笔下无书。若笔下写书。吾料其胸中之书可数而尽也。
【 艾千子】

  于无恒不可处少发明。故粘巫医。脱巫医。皆不见淂意。千子讥其中段实真写巫医可厌。吾谓善言者。即实真写巫医。亦必发明巫医所以不可无恒之故。未尝不佳。此但填饤巫医说话。故可厌耳。

  南人有

  ○不占而已矣

  章世纯

  占易之爻、可以有志于恒矣、夫无恒之羞其语在系其说在爻不玩其爻亦无以知其必然也且易之为书也、责阴阳之过、以喻事行、使人忧、使人惧、然一详之占而后淂、恒之九三曰、不恒其德、或承之羞、此当占矣。何以不恒。何以承羞。雷风合而为恒九三风之末也其应、雷之末也、末而尽矣何以能久震巽临而为恒、九三、巽之终也、其前、震之始也、交而变矣、何以能安、九三动、则风乎水入乎险中内外之爻皆尤之、九三动、则恒为解、固者成散、两地之害将萃之、风行而着乎物则咎自我也风灭而没乎水则不振甚也以是求之、可以知不恒之由来也、以是求之、可以知承羞之必尔也、而闻言不信、岂非不占之过欤、

  何故舍主求宾。舍正求稗且题曰不占而已。何所不括。牵扯雷风粘泥卦象。愈胶愈远矣。
【 艾千子】

  朱子谓说易如烛笼。增一分竹丝。减一分光明。此更添造帘障矣。安能当理耶。

  ○有德者必  节

  章世纯

  理有合离、君子所致辨也、夫德仁与言勇合、而言勇或与德仁离、是岂可比而同乎、且天下有不类而是。有类之而非者。不可不察也。夫人之所重惟德、而德之真元为仁、德仁存其身而已冒天下之道矣、而已具天下之材矣、其收于其所类则凡从德为行体仁为此而为同体之善者皆其所并而包者也其收于其所不类。则虽不与德相似。不与仁相肖。而为异量之美者。亦其所兼而有也。有德以闇用、其含章以存朴。慎密以固藏。固矣。利机辨口。不亦异乎。然言而切事。说而近类者。天下莫有德者若也。仁以柔用、其懦弱以为表退而处后、固矣。强毅果敢。不亦异乎。然当机则奋。在险而动者。天下莫仁者若也。事宛转以相丽吾以为道之两行彼以为性之一致理隔域以相从。人以为不相及之异趣。彼以为适相随之本末。此所谓不类之而是也。乃若同为能言之士。均为有勇之人。则固无以异矣。意者皆有和顺之积中。应之为文章之斐丽耶。意者皆有子良之内足。应之为气志之奋起耶以为皆根性术而生则又有不根性术而生者也以为皆自养盛而致则又有不自养盛而致者也然则均言之用。尚有昔反之势。同勇之数。犹为相绝之趋。又宁可一律齐乎。此则所谓类之而非者也。惟能兼于所不类。而后见德仁之体全。亦以居要而可以尽详。惟不能拟于其所类。而后见言勇之用偏。亦以在末而求可举本也。君子于此可以知所重矣。

  板局题。当以板局还之。则两必有。两不必有。急呼急现。如此作。又走易路了。
【 艾千子】

  不论难易逐句须还他实义。此都不讲。只美有不有虚架。难走难路。亦无取也。

  有德者

  ○君子哉若  二句

  章世纯

  以持论观人、而人之心术见矣、夫述往事、推来者、其有无已之怀而直寄焉者乎、君子是以知适也、且人之为论、常自其身。喜恶之意。抑扬之辞皆应之。如适所称。已事焉耳。因禹稷以着善、借羿暮以明恶因兴以立赏、就败以明罚、为说若此。岂无淂于已而言者乎。岂无主于心而言者乎凡见不善而无讥者。近于说其事也。近于悦其事殆于以身为之也。见善而无誉者近于不悦其事也近于不悦其事殆于以身远之也见不善而恶其辞。见善而美其说则其身必一从一违也其心必一好一恶也其所违必自其所从生也其所恶必自其所好生也而不可以知其人之君子。心之尚德也哉。

  短言殊简寂。然其理亦足。终是伤体。岂有文章。不具头腹手足。而能为文哉。人无腹以居脏腑。不知何以应天地之气也。
【 艾千子】

  世杀哀。人心坏。只是一个没是非。其害最大。看淂孔孟老佛程朱陆王。都一般并存。全不干我事。善善恶恶之心。至此斩绝。正为他不尚德。无君子之志也。纔欲为君子尚德。定须讨个分明。如何含糊和会得去。读中二比不禁慨然。

  ○为命禆谌  节

  章世纯

  郑之诸臣、于和衷之义有协矣、夫臣无一体之义、非国之福也、君子于为命而知郑之能国也、有由然矣、且国无小也、惟其二而不属、中分一国之心、则仅以其半立耳、而无全国之用、故一心之谊重焉、郑大夫知此矣、当春秋时、郑为多贤、其执政者、公族之选也、其与在班行者、皆老成练才也、谋野则获、则有禆谌、熟于典故、则有世叔、知四国之为、则有子羽、博雅而文、则有子产、此数君子者、其识量足以相追、而可引其前、可推其后、无意见舛驰之弊、其公忠同于体国、而伯氏吹埙、仲氏吹箎、有如物在贯之美、是故所长则以任之身不以为矜已之能也以为济国之用也、所短则以藉之人、不以为形己之拙也、以为济已之缺也、盖一为命、而草刱者、讨论者、修饰者、润色者、不言而俱至、如一身之中、耳目手手足之相从、而他又可知耳、夫同谋之义先为者难居作始之能众人未为而我任之。所以有自擅之嫌也。而此不以自嫌者何故亦众之委心者有以释其疑也抑同谋之义。后至者难于易已成之辙。规模已定而我参之。所以有违覆之忌也而此不以自忌者何故亦前人之虚己者有以为之地也说者曰此以国小之故盖国小则其情易通。而其志易于相喻。此于理诚有之然而不尽由此也说者又曰此介于大国之故盖介于大国。则患有所切。而其利亦将有所同。此于理亦诚有之而亦不全由此也□非贤不能忘私。非忘私不能合德郑大夫之比志也有所以此志者也。

  此题难于逐句叙核。如史叙事体方佳。若和衷一意。当于题外见之。全用此断制成文。则容易矣。
【 艾千子】

  此其失在前半耳。若前半还题本位。则后益见胜矣。

  为命禆

  ○或问子产  全

  章世纯

  三大夫之品、未可同也、夫子产子西管仲、功皆着于春秋、然可若是班乎、郑之有子产也、郑赖之、楚之有子西也、楚赖之、齐之有管仲也、齐赖之、天下赖之、子产用郑郑不足以尽子产郑小国也。简定。中庸以下之主也。子产为之辅君不若其臣地不充其政者也子西用楚于西不足以尽楚楚大国也。昭王复国而后。贤主也。子西为之辅臣不若其君政不侔其势者也管仲用齐齐不足以尽管仲而足以任管仲齐大国也。桓公。英君也。管仲为之辅主贤而臣又过之地大而政人过之者也故夫子之论子产也、不主其功曰、惠人也、功未究。心可论也。则褒之也。至子西而辞迁矣。曰、彼哉彼哉、褒与贬两无所用之。则贬之尽也。至管仲而辞又迁矣。曰、人也、不目不尽其辞也。已该矣。尽其辞也。夫夺骈邑而伯氏终已无怨、仲之功至于可以夺哉则褒之甚。褒之尽。

  如此作文。本题句字皆可废矣。非所望于老手也。
【 艾千子】

  凡作此等题。须各还其分。而中有主意隐贯。或前后另立搃论。自出别裁乃佳。若先立搃论主意以己揽之。定失本义。而吾之意论。亦瑕衅百出。磕着粉碎矣。

  ○桓公杀公子纠

  章世纯

  有弟而忍之、以除偪也、夫兄弟为亲、其反为仇、则国为之崇也哉、天下惟无以利为心也天下而以利为心者桓公不淂不杀子纠子纠不淂不死桓公诸儿死齐无君桓公子纠则未知其孰宜立乎孰不宜立乎势疑也疑而并存势偪也桓之淂入。非有受也。高国之徒为之则未知其终君我乎不终君我乎势危也危而有争愈危也故子纠犹在外诸侯将生心公子黔牟之不终。天下知之矣。鲁宋齐为之也。则朔之以也抑内大夫将生心殇公之不终。天下知之矣。华督为之也。则公子凭之以也。故桓与纠之名恶矣。不正名于亲。正名于仇之矣非桓仇之以国仇之也虽其在鲁。犹其在侧矣非地迫之以势迫之也正名于仇安可并也。仇且偪。安可狎也盖二者之论合而子纠之死全矣

  学公榖。须淂其用意深细刻锐。与笔法峭冷变送处。不徒摹肖□角也。文字中自有此种妙境。千子以为蜗径蚓穴。终伤大雅。则不足以极古今之能事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