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章大力先生稿  (明)章世纯 撰

  序

  记章稿二则

  上论

  下论

  大学

  中庸

  上孟

  下孟

  失编

  ●四家合稿原序

  取大士大力文止与予四人先后制举之文录其合于法与道者而又摘其谬者然后四家之功罪明四家之罪明而后四家之功益者于天下呜呼立言之道可不慎欤原其初莫不曰吾以为功于天下也盖道之不明久矣自春秋之后圣人之道师传中绝汉唐诸儒仅以章句训诂笺解疏说以为足以发明圣人之意其说已浅矣宋程朱两夫子出而后圣人之道全然圣道如天司天者星官台史按法而测之有时而舛以天之不可尽也考其当时如程门之吕谢于圣人之书皆有发明而或离或合新安之集具在往复辩难一章之旨三致意焉所尤可怪者春秋内传檀弓戴记家语皆七十子之门人转相注受而防风萍实商羊肃慎所以侈大圣人者不过如张华管辂而止负杖早作两楹之梦则又等于释氏去来之说甚则犹龙一叹庄生之寓言假圣人以褒崇其师而儒者乃更以为孔老同时好学问礼之证然则士不幸而不亲见圣人又不幸而不亲见七十子之徒又不幸而不亲见程朱两夫子即亲见之如吕如谢如游杨犹有讥焉而欲使制举之文尽足以代圣贤之旨求其纯而无驳固已难矣而又以制举业者文章之属也非独兼夫道与法而己又将兼有其辞焉辞之著者自周衰以接战国老庄荀列管商之书虽前代皆存而不废而怪奇伟丽之文常使爱博者浸淫出入而不自知然以其不合于圣人则因其辞以累夫法与道者亦时有之而自西汉至于韩欧词章之道又复中绝于是东汉六朝软靡柔媚之习盛行于世而四家之中亦有乐其纤诡灵俊偶一为之者则于所谓辞又有不尽纯焉虽力追古文者时时非之然自前世文人未尝尽废其籍也然则四家之罪其困可湥罪欤夫读孔孟之书而持论不尽于正既离其法与道而气格词章又不尽出于先秦西汉而降为六朝之卑谓之无罪焉不可也然而有可原者老于场屋始师秦汉以为坚古中变其志转而为纤俊点窜晋魏穷极幽渺且示吾才之无所不可生徒满座作为文章因人造就使之服习弟子学一先生之言过而存之于是大士大力之功不胜其罪至于坊贾梓人选手庞杂不能定是非之衡过存其少作则予与文止皆不能免如是则略其全而追论其一节果可谓之罪欤嗟夫举业至万历之季卑陋极矣自四家之文出而天下知以通经学古为高原其意以为圣贤之理推而上之至于精微广大而要当使之见于形名度数礼乐刑政以为先王治天下之大经大法存焉而于圣贤所以修已待人处事应变必言其确然者为可见可行之理及其放而之于文辞则又欲于八股中抑扬其局错综其句出入于周秦西京韩欧苏曾之间以为不如是则制举一道不能见载籍之全而不如是恐于立言之意终有所未备则势不得不搜猎经子百氏网罗迁固兼总唐宋大家而始变而及于董江都再变而入于郭象王弼好奇爱博之势相激使然无足怪者而天下亦遂骎骎向风矣然则可不谓之功欤至于效之而不得其源而掇拾饾饤浮诞成风非魑魅魍魉之谈则臭腐而不可读由是观之立言之道果不可不慎也夫制举之业数变而愈工昔之传者无几然亦巍然存矣昔人非尽胜今人也当其时非不充栋盈箧既而雕零磨灭不可胜纪而后其存者卓然于后世故取四家之文删其支辞存其正论上本孔孟中法程朱而一禀于帝制然后四家之功着于天下既使承学治古文者有所折衷而又以哀痛恻怛之意与天下共见之使之好学而湥思也得文共八百篇批驳数万言学者由吾言四家之功而得圣人之道者什五由吾言四家之罪而思之其不合于圣人之道者鲜矣庚午夏月古临艾南英书

  ●记章稿二则

  天启辛酉大力先生举于省即有章子大业之刻而今不可得矣亦但从艾评四家本为据少益之得二百余尝于国表中见怀诸侯二句文叹为是题之绝唱而艾本无有则其合作中之脱漏盖不知有几可惜也大人谓读章文当落其皮毛而掐其骨衇但知章为子派此为皮毛所掩也其回斡雄劲间架简洁自得古大家之遗而思力刻深每于奥窔族腠之间别开幽径窅渺冷峭其味无穷苐不耐粗心人领会耳

  初东乡之与诸公为社友也一时比之沛公之有三杰盖鱼水之合也自东乡与复社争辨选事痛诋声气之文其有力者欲杀之东乡不得已举已与同社之文亦痛诋以示公此合作摘谬之所繇作也是书出忌者喜得间矣复社领袖请得令临川名为慕四家实欲倾东乡也因联大士大力入复社深相款浃旦夕讽刺大力因有髫年艺之刻以叛东乡而临川之社遂有隙吾观东乡摘诸公之谬于理本不为苛而辞气太戆且杂以虚谑既有足以致谗者东乡固以亲昵视三公而不宪其已中敌人之间也夫以大力之贤犹不免于投杼用知尽言之难受非虚中好学者不能其为友忠告而不出以善道虽骨肉可成吴越如此不可以不慎也然倾崄反复之徒其心术亦大可畏哉后之缔远交而弃故人张已之翼而离人之友社盟之祸烈于人伦皆繇此道也髫年艺所行不远今未之见想当时江右多君子必有沮毁之者云

  ●上论

  御儿吕留良晚邨评点

  孝弟也者二句

  敬事而信

  礼之用和全章

  告诸往而知来者

  譬如北辰

  五十有五天命

  攻乎异端二句

  言寡尤行中矣

  八佾舞于庭

  或问禘之一节

  子贡欲去□□气羊

  关睢乐而不淫

  乐其可知也一节

  子谓韶尽一节

  君子无终一句

  君子无终一句(其二)

  君子怀德

  夫子之文全章

  夫子之言二句

  崔子弒齐君

  其愚不可及也

  居敬而行简

  志于道全章

  据于德依于仁

  夫子为卫全章

  加我数年一节(其一)

  加我数年一节(其二)

  加我数年全章(其三)

  子所雅言一节

  我非生而一节

  神

  子钓而不二句

  仁远乎哉一节

  君娶于吴二句

  祷尔于上下神祗

  恭而无礼则劳

  君子人与二句

  师挚之始一节

  巍巍乎其二句

  子绝四毋一节

  我叩其两端而竭焉

  雅颂各得其所

  可与立未可与权

  式负版者

  ○孝弟也者   二句

  章世纯

  贤、者重孝弟、而明其为要道焉、夫孝弟亦仁也、而独居仁之摠则因仁之所待而全、也是以君子重之、且世之言道者。务为大耳。而家庭孝弟之事。则薄而不修。必以此为浅小易究之事也乃一观于不犯上不作乱之故而知孝弟之道博矣其理有兼。非一节之行也。其推之可远。非庭除之守也。一本者。人之所当务。此其君子之所务者乎。道者。本之所能生。此其能生道者乎。一凡人之情用之他人则易伪难真用之父母兄弟则易真难伪求用情而于其易伪者此必竭之势也必将于其能真者而导之而真者可笃也易伪者亦可因以厚也此本末相反之致也。凡人之情用之他人则易不足用之父母兄弟则至有余求用情而先于其不足者此亦必竭之势也必将于其有余者而导之而有余者可分也不足者即有所待其流也此亦本末相及之致也。一故天下有孝弟之人而与论仁者之心则损全之体矣有其至爱者而知其全心为爱有其至敬者而知其全心为敬固不待附益而足者也天下有孝弟之人而与论仁者之事则亦渐及之用矣有其至爱而由以无所不爱有其至敬而由以无所不敬亦可以相推而至者也一不然何以孝弟而即不犯上何以孝弟而即不作□者乎此亦可据其有生仁之机。而为本之所在矣。

  全以空运。而题中蕴藉已森然矣。词简而理富。四面八方俱见。效大力者当效此等文。而诡俊排俪。牵扯题外傍枝者。急宜戒之
【 艾千子】

  天下人都不犯上作乱。此是何气象。故为仁二字。只在上文涵泳淂之也者其与神理。自然意味深长。盖此节是足上语。非推开语也。振笔直书。如写家信。如与乡里人话故。津津不已。曲折饱满皆真意所自生。更不须修饰一句。大家最上品也。章公文以刻削坚果为宗。意之所极。无微不入。境仄力尽。亦无留余。淂之子家为多。故当时以为子气。然亦自成一子。非抄套子书为之也其自信遇锐。多不顾其安处。颇好逞杜造之见。是则其短也。

  孝弟也

  ○敬事而信

  章世纯

  治国之道、有所独先者焉、夫治非一术、而敬与信、则其先图也、失此无以为本统矣、且人主制国之高下而持其政、当难其所出、而使易其所守、难其所出、伍以参也、易其所守、民可以为期也、夫事有从成亦有从败。令有从行。亦有从废。事之成也。必在敬之。其败也。必在慢之□之甚微及其清陷则难为工矣贵功者畏于事、见其可利也、则必前后虑其可害也、见其可淂也、则必前后虑其可失也、思虑熟而淂事理、淂事理而必成功、如是而行之必有能断之美、致之必有□终之美、而见功亦必多焉、然则群臣百工、知君之慎察也、亦必不敢以疑事尝于前矣、其守职又不敢懈也、盖一敬而数善备也。令之行也。必以守。令之废也。必行疑。令疑之自我。民之反复。则无以责矣。□慎者审于制。大猷已成。则三令五申以明之。大命已行。则赏罚随其后以守之。君不淂迁而臣不淂议。臣不淂议而民不淂渝。若是而下无数徙亡功之患。上无烦扰难检之患。而主权亦以尊焉。然则群臣百王。知令之共着也。亦必不淂以居中为奸矣。其百姓又以此亲君也。盖一信而数善备焉。故二者为国之先务也。其主贤明之主。淂此两者足以跻其长。其主中庸之主。淂此两者足以补短。盖守理执数者。无败之道也。

  细看非帝王之敬信也。乃申韩之敬信耳。羊质而虎皮。可乎。文之所以古者。以其气耳。以气行之。则为浑古。若气既甚□斤续。则为击府木湿鼓之音矣。此理虽老手未知。盖由其读古人。于时徒知耻俊句。取巧思。而不而观其元气耳。吾乡之文。自大士文止尊持古道。正大尔雅。戍午己未之后。大力之文出。几夺大士之席。一时故者竞趋诡俊。世道之忧。不能无望于二三同人。克己自治。相与□回之也。
【 艾千子】

  信字不过粗。故犹及申韩之信。若敬字则直头不是。文字未尝不古劲。只理不亲切。则古劲皆落空混语耳。

  敬字而

  ○礼之用和   全

  章世纯

  先王之制礼也、要之当用而无弊也、夫行之不适、无为贵道矣、此和与礼、所由相配而用与、且礼之作也、先王有虞于天下也、虑其无以相与也、故期乎通之、虑乎无以相守也、故期乎久之、故其道一以可由可行而为准、是故礼有所从、从仁道起也、礼有所从极、从乐道极也、夫中心和恺、与世无竞、仁之物也、合同无间、论伦无患、乐乐之礼也、礼之来也、始乎仁而归乎乐、则固已无非和者、推而至之、而苕家齐国治天下平、亦和之极象耳、别而名之、而皆和之散名耳、先王以之成极治之美、齐小大之物、而后之君子之用礼者。亦安淂不和之是贵也哉、何也、为其必可由也、而取必于可行、则又不可无以善其后矣、盖礼之不可不和、则固非去礼之说、而或者一用之、则其势又必有所穷、何也、求求合不已、将无以继、亦仁之病也、务乐不反、情竭无归、亦乐之乱也、天下亦岂能无事也哉、道、莫不稽其所终、而后可以建之于始、以可由、故能立以为道、以必无不可行、故能立为至美之道、知此说者、人人可以制礼、非独先生也、添出乐字。不免蛇足。圣贤之言。何必拘拘牵合乃尔。文特纵易欠工夫
【 艾千子】

  江西诸家。憁不识淂礼字。凭他横说监说。都无一句道着。其□者不出庄子其粗则良知家诋毁程朱之道学而已。

  ○告诸往而知来者

  章世纯

  不执于言者、其识化也、夫言之所及有止耳、淂一端而博达之、斯所贵于受言者乎、且天下之理。藉于其言而传。乘于其悟而转唯悟者之机不执更令言者之旨亦圆而赐之今日是己。赐何以可言诗哉赐之所引证者诗也、是其因事而知于诗者也。如与言诗者淂□于诗必多也。又将有因诗而知于其事者也。心不凝滞于□、常□□故而为通、语虽触于一端、能举三隅以相反、凡人之知当其有□□当境之言不能毕解而及其无碍者则又非独子于当境已□其已言者以言喻其未言者以类举因此识彼见其一也而不见其□□盖赐所自任为闻一知二者。于此而困信也矣。凡人之知当其有滞即在人之言不能相领而及其不滞者又非独领于人言已也在人者乘以入其在我者亦乘以出声入心通有所爱也而亦有所生也盖吾所谓以一而贯者。赐亦有其将也矣理无必可通必不可通之处而心灵之变化无方。夫驭境之道。亦安在其为学问之旨哉赐言之而相通则竟相通也则理以心而妙也言亦无必可合必不可合之处而识悟之所取有主。夫贫富之说。亦安在其为切磋之咏哉。赐言之而相合则竟相合也则言以听而妙也。彼三百篇之中。其为微言多矣。思妇游女。情有所触。而博寄于草木禽兽之间类非质言也其言而不言者又多矣。忠臣孝子。事有所忌。而隐之于且吐且茹之际类非尽言也而以告往知来者与之相求。宜可以淂其情而尽其藏也。

  不填学问旧话。不角纤诡蹊径。轻圆细秀。可与言悟矣。
【 艾千子】

  讲悟境。不落二氏机锋。不落诗禅光景。不落伪理学知见。不落时文油嘴。潇潇洒洒。能写通塞之趣。故自不群。

  告诸往

  ○譬如北辰

  章世纯

  治之至者、与天同极者也、夫天有北屒、所以郁化精也、以德为政者、亦若是已矣、且处不居物之要、则以任物也无力、此君之道也、今夫天、建日以经之、立五纬以治之、布二十八舍以期之、此足为天矣、然皆动而远者也、动而远、则体劳而事狭、则有运而近者、斗杓是也、以所指为春夏秋冬、此行令不行意之象也、则又有运而近者四辅是也、以佐帝出度授政、此行意不行令之象也、而进之则乃为北辰、夫辰龙角也、以其为列宿之始、又日月见地之始也、故五星十二次皆从之以淂名、北辰尤其主也、则从所属而称神马耳、有天下者、属之天而称天王、有国土者、属之国而称国君、亦其义也、北天阃也、以其四方之所归、又四方之所始也、故五行十二支、皆从之以为首、北辰犹物先也、则从其方而为尊焉耳、万物之生皆南向、君天下皆南面、亦其义也、故比于人事君有似焉、君者、人之主也、处势隆、为权重、其位有同焉者耳、比于君道用德者有似焉、德也者、政之主也、其为礼尊、为术高、其妙有似焉者矣、由北辰以观太上之化、其有可想者乎、盖皆以逸而受劳、以一而朝万、以少而摠多也、

  北辰。即北极出地三十六度耳。以其居枢不动。故取象之。何用搬出许多年杓四辅。龙角五行十二支等。此不惟于题无着。并于天文星象无着也。好搬衍学问。故其言浮而不经。至于如此学者不必为吾兄弟所欺。鼓惑人家学生也。
【 艾千子】

  皆乡里无稽之说。并不可谓之搬衍学问。且于居所众共意何着。此句中须有上句在里也

  句句欲切题却句不是题以未入题故也
【 耀星】

  譬如北

  ○五十有五  天命

  章世纯

  圣人达天之学、渐而淂之也、夫知命、而上达之事在矣、非由下学而累之、何以至是哉、且学必至于达天、而后人事为有余、知天者、知人之已尽也、然渐之进也、固有期也、夫事不及时而用。则勤苦而难成。功不以级而升。则悬隔而不至。吾所以学者。大略以时淂之。吾所以进者。大略以积淂之。古者十五入大学、盖气志既起、欲有为之时也、因其既起之气、授之以所期、因其有为之意、授之以所用、然则近日用者皆吾所实事其力者也远而为由来者亦吾所虚拟为心者也。由是而进焉。可以立笑。则由学而至之者也。而三十而淂之。夫血气既定。于立为易者。亦惟此时为然耳。由是而又进焉。可以不惑矣。则由立而至之者也。而四十而淂之。夫志虑通达。于不惑为易者。亦此时为然耳。盖至不惑而有进于立者矣。盖、至不惑而又有进于不惑者矣夫徒言人事不足以尽天下之理必遍于三才而始究且徒言人事即不足以尽人事之节必待于达天而后全而天命不易知也。非更进焉不淂也。天命又不难知也。苟更进而无不淂也。造物者实开人事之端功弹于量内则能窥其所始知天者乃要知人之极识余于量外则能究其所通盖由不惑而至于尽。劫固不遗干阴阳五行。而物习则达。智老而精。亦其时为之矣。此所以五十而知天命也哉。向学而往。递相为藉。而能引类于太极之上。以此知积累厚者。可以达其所不至。由十五而往。皆及其时。而遂能会通于百物之原。以此知乘于时者。可以就其所欲为。遇此以往。亦犹是也。

  一段摠。一段散序。前后互见。不随凌躐。亦法局谨严。存以为式。
【 艾千子】

  中幅次第如法。但数个实字少精切耳。起处太似一节。末后似删了下文。截题亦不见手段。

  吾十有

  ○攻乎异端  二句

  章世纯

  天下之事、伐异者害之也、夫攻异端者、将以全吾说也、说之所以全、道之所以毁耳、且同异之际、妙之所由出、道不异则不全、异也者、阴阳之说也、古之圣人、所以谋于乃心、又谋及卿士、又谋庶人、岂不求所异哉、别而规之、以异为始也、合而成之、将以同为究也利之所以全、害之所以亡也、后之人则不然、成一意于胸中、隔千方于见外、有望而许、事至而同已者先收、有逆而拒、说来而异己者必却、夫端之黑者、亦安可却也哉、其说即果非耶、非者、是之充也、非不立、是不明、且彼自非矣、又安用以是而攻非、其说若且是耶、是者、是之质也、立一是、存一是、夫是亦多途矣、又安用以是而攻是、一事之理、可者半、不可者半、若执我之可、攻人之不可、执我之不可、攻人之可、亡其半者也、使此知天下事、天下事可知也、一己之见、淂亦中、亡亦中、若已虑为淂、即以为淂、人虑之而淂、即不为淂、此失其参者也、使此知天下事、天下事又可知也、盖其执一而无以自圆、故道术之火全坐裂、殊方而无由相见、国家之朋党遂分、夫天下大矣、必使一言于已之私也、亦安用天下为哉、

  此等肺肠。摠是与异端回护耳。求新反拙。不免于火力见之。且夫子时。道术已纷纷萌芽矣。不必以老氏未盛。释氏未入为疑也。如短丧。昼寝。原壤。子桑户。及不悦学之说。皆夫子时有之。何必将异端二字回护。学者戒之。
【 艾千子】

  攻治之攻。改而为攻伐之攻。其义水火矣。要使天下无是非。混同异。

  攻乎异

  ○言寡尤行  中矣

  章世纯

  君子之淂禄、操其权于已而已、夫言行修于身、非有求于人也、而人皆自求之、是固禄之所不外耳、且国家悬爵禄以待天下士必使士以道德取之而后与之者出于公士之淂禄也必使君以名行重之而后受之者出于正无所以致之。而徒多其希望之心。虽复幸而相遭。亦处非其分矣。夫君子亦唯修之言行耳、言行两者、近而言之、则私已之德行也、推而远之、则异日之事功也、故毋谓是言焉已耳、大之则谟命、出乎身、加乎民、而行世之速者、无如此言也、言而寡尤、固国家所以藉咨询者、是有道之所兴耳、毋谓是行焉已耳、发乎迩见乎远、及物之深者、无如此行也、行而寡悔、固国家所以藉干济者、是有司之所求矣、夫且持之而有以主乎荣辱、有物有恒者、可定鹤鸣之和也、出之有以动乎天地、为法则则者、可定句驹之招也、彼国家设禄、非与士之贫也、以为积修者酬耳、故鹿鸣兴贤、以嘉宾也、菁莪乐见、以君子也、天下岂有不求贤之主哉、若使禄不待贤、则禄亦不为荣矣、而君必以禄构士、非相为赐也、以与贤士资劝耳、故颐之大烹、及万民也、泰之连茹、系苞桑也、天下岂有不需贤之国哉、若使君不下其禄、则士无由上其功矣、然则寡尤寡悔之士、固上之所急欲淂者、又何虑富贵之不相迫也、而待求之人哉、以禄为在人者。则以权与人。淂之唯君。不淂唯君。斯亦天下之至不可必者矣。知录之在我。则以权自与。淂士者昌。失去者亡。斯亦天下之必不能舍者□。而亦所以使朝廷之禄出于公、已之淂出于正也、而或者谓□不好士、士固有抱玉而稿死者、斯亦过矣、桓玄之为纂也、犹有党隐好士之名、固天下之所乐淂也、君子唯患未有士行也、

  鹤鸣白驹。鹿啨菁莪。大烹连茹等。腐烂对传古文。逢阵便用。□□答应官府做启秀才。甚能之。不意见于大力之文。
【 艾千子】

  在其中意一无所发明。秪言必淂其椂。未免粗浅矣。

  言寡尤

  ○八佾舞于庭

  章世纯

  大夫而用天子之乐、自季氏始也、夫大夫之与诸侯、势犹近也、其于天子则远矣、八佾之舞、季氏可遂用之乎、盖昔者成王广鲁于天下、故赐之天子之礼乐、周公虽未玉而已行王者之事、特不有其名耳、故假以当摄王之功、然识者犹焉、谓非所以康公之灵、失而愈甚、季氏且舞八佾于庭矣、在礼也。诸侯不淂祖天子。大夫不淂祖诸侯。季氏之始失在公庙而设于私家也庙尊者礼盛。则固不淂不以私家之礼行事矣及其再失则在于缘极庙而逮于宗室也浸淫以相及。则遂俱以公室之礼行事矣古者大夫祭器不具大夫而有蔡器者。其有田禄者也然犹不全须能不备也古者大夫奈不用药大夫而用药。其君之赐之也然不备悬四佾而止也若夫六佾之舞诸侯所以崇先公也大夫犹无敢干焉若八佾之舞天子所以崇先生也诸侯犹无敢干焉惟天子。建中和之极。盛德杨诩。而万物大理。故□备色。听备声。列用八者。所以节八音而行八风以为于义有协也惟天子为条贯之至。处位尊高。足以包众。故其礼盛。其乐盛。列用八□所以象八方摠万物也以为于分有协也季氏微者也为天子□□之臣。虽曰命卿。适淂以其名达于天子止矣。而过而遂干天下之□纪乎其功亦微者也先世常有戴僖之绩。虽曰鲁贰。至世其卿□□□足矣。侈然窃天子之事守乎。盖渐摩。然也本以檀权庂忘其身之所定岂复自以为大士盖即以当国之名居之也而拟侯而侯则亦拟王而王耳亦因仍以然也本以僭鲁遂忘其为鲁之所僭岂复知其为王事盖苐以为鲁国之故而袭之也而以已拟鲁因鲁而拟天子耳为人臣子者。不敢凌其君。亦不敢诬其祖。君犹崇王。而已奸之。陵其生居亦甚矣。鬼亦有分。而矫举之。诬其死父亦甚矣。

  先说季民所以立公庙之故。然后说季氏不当有乐。然后主讲人佾为天子之义。然后明证季氏之微。季氏之无功。用事引证俱不诬不借此大力小□文极正当处。
【 艾千子】

  律令精严。出以刻辣之手。使因无不尽之情。老法家可畏如此。季氏僭窃与莾操等不同。盖公子纨裤权臣。一昧自尊大。不知其文理不通。带一分骏惷无知。带一分世家习气在。后二比由摹其状。既切中情事。又极森严。

  八佾舞

  ○或问禘之  节  章世纯

  圣人重语禘、而大其说于天下焉、失一禘也、而可达诸天下、则其义亦精矣、禘固若是难知也哉、且圣人之议礼也、必重言之、难寻常之故而必推而致之无穷之域、所以尊先王之礼、而维其教于不废、是故先生之制禘也、其以然之故、必可数言而尽也、其数其器其文、所以然之故、必皆可数言而尽也、如可数言而尽则人将轻其说之易究、而忽其义之易穷、必且曰、先生制礼、重且大者、莫过于是、而其说亦此矣、将其余愈益可知耳、将生其鄙夷不屑之意、而决其凌荡之心、则圣人之所忧也、故或人轻问之、而夫子难言之、视其中若有甚深至微之义、出于耳目、而超于心思者、曰我亦犹然不知也、夫圣人而不知、孰为知者哉、则所谓深言之者也、视其中又若有宏衍宥密之岁、演之不穷、推之不尽者、指其掌而曰知其说者视天下如斯也、夫天下可通、孰不可通哉、则所谓大言之者也、事涉于鬼神、人测为幽远圣人因而微之道本于先王、人尊其从来、圣人因而隆之、使知先王之禘、如是其重也、而严于其教、即凡先王之礼、皆若是其重也、而谨循其事、而亦知天下之事、凡所为知者、必知其所通、不即止诸其事、而其见亦可以广也、夫圣贤之言事、亦何所不重言之哉、礼让也、而曰可以治国、喜怒哀乐也、而曰位育、夫妇也、而曰察天地本其所以之意、亦皆若是已矣、

  孔子何人。以此狗心鬼肺疑之。且将尧舜禹汤文王周公从来制礼圣人。俱作浅易儿戏。吾虑大力之有阴谴也。凡此皆书生轻薄态。后学不必效之。圣人学问深。我辈学问浅。故并圣人深处俱浅看矣。
【 艾千子】

  其病摠坐不信圣贤语。其不信圣贤。由于不信注。其不信注。则未尝细心体会其说。有必不可易者。于是乎鄙倍四出矣。

  或问禘

  ○子贡欲去  □□气羊

  章世纯

  无名之供、贤者之所以欲去也、夫告朔之礼、已废于时矣、而持羊之侠、其不谓之无名者乎、且三代之主。皆称天以举物。以王从天。以诸侯从王。以民从王与诸侯。故其事有本而下是以不悖是故天子有颁朔之典。诸侯有告朔之文。天也者。人君之所甚重也。而告朔而行。则犹重王也。王也者。诸侯之所甚重也。而告庙而行。则犹重祖也。若是。则其仪从豊矣。奉以特羊。不亦杀事乎先王以为此为人事非为鬼神也事之为鬼神而举者。事专于神。有加腆矣。使神之乐之也。事之为人事而举者。事专于人。请之而已。意固不在祭也。故特羊之能。如人之有谒。而以贽而往者。效已之范寓焉而已。是以仪□而意重。亦如人之有请。而先有入者。有省于人。不可徒往。是以假物以朋必。而自鲁先公以来。循而不改。盖明于其义。而敬于其事。柳去先王过逃。故王章犹明耳。自文公而后。渐而怠弃。盖不明于其义。不达于其□。亦去先王已远。故人心愈玩耳。顿事则废矣。而将事之物。则犹月具也。物具而不知所以用之以为文焉而已矣君不皋矣。荋有司之守。则犹不改也。有司效之。而不知所以用之以为已马而已矣大天下之重。莫如名寔。道举其寔。则其寔为有利于天下夫岂□其□为有利于天下虽其名之所存以天下之所以惕也已去其□则其名为无益于天下夫岂独无益于天下将其用之所费亦物力能所以敝也于是有识之士。观时而为务曰。国家之患。冗费多也今之无寔而供者尽冗费之类也物虽小而将谨民财自小者始且鲁国之患。虚文盛也今之无寔而供者尽虚文之类也事虽微而革文从忠自微者始于是乎欲去告朔之□□气羊矣。事之坏也有由。告朔之始怠。自閠月不告朔始也。闰月不告朔。则除月不告之始也。其因循也。有故。告朔之人怠。则自有疾不视朔始也。有疾不视朔。则余月不视□之始也。至于其事已严。而崇寔之儒。乃欲并去其虚文。而典礼于湜乎无余矣。古道之所以废大抵皆然。非独此也。

  如此小题。一境复进一境。乃以叙事□淂行之绝似顾濯阳先生
【 艾千子】

  法律精严乎华高古。视之似无难。试学步。则蹒跚蹉疏矣。□记欲去只二字当时子贡定有说。故夫子下爱羊二字。惜其无而妄费。此注之所以不可易也。人每将子贡欲去。另讲出一种深心伟议□圣人之知言知人。觌面商论者。反不如后世之臆揣耶此□照批注。何尝不警动。

  子贡欲

  ○关睢乐而不淫

  章世纯

  唯乐淂其止、而王风之所以始基矣、夫之妇之际、流佚之端、止于乐、不继以淫、斯所以为王风釆、且婚姻之故、古人重之、以为祸福之本、非小已之私而故张大其辞也、以为万物皆性情之治、而捆内据性情之深、所以独与万物为源流也、善乎此者、吾于关睢见之、关瞧者、乐文王之淂后妃也。与于乌以着其摰、而类之相仪、盖有尽情者矣、兴于荇菜以着其洁、物类之无疵、盖有自异者矣、吾于是知其乐也、能尽爱也、吾于是知其乐之善也、能不淫也合异姓之好、而曰我且无欲、诚无爱欲之接也、安由笃其交乎、极其恩之所用、而不犯义之所域、是则情言之而不见其缺、道律之而不睹其违耳、且变函隐之欲、而曰我且非私、诚非相私之甚也、安由衍其生乎、甚其私之所至、而要不失公之所可、是则仪于天地为能变者、仪于阴阳为不毗耳、故称正谊以节欢娱、则将处乎二者之杂、不成其为欢者、亦不成其为正、以为二者之数、将俱不能全也、顺本情而为作止、则苐取夫一往之安、而无不及之情者、即无不淂之则、以为两者之分固同有以满也、今传其诗。固贽御近侍之所作也。当时共处永巷之。故能尽其形容于其情之所至。而乐可知。而不淫亦即可知。今被于乐、则周公成德之所定也。当时深原治化之本。因传其折以南吕之音。而乐可会。而不淫亦可会。且乐而不淫。岂易也哉。唯其如是。是以王也而说者谓文王之淂后妃也。正如王者之淂名世。是亦可名乐不可名淫。如是而于恩私固无与也。是则淂贤之颂。而非淂配之作矣。不可谓近情之论。

  关睢只诗人性情淂其正耳。以为后妃自作。则后妃性情淂其正以为宫人自作。则宫人性情淂其正。而文王修齐之化可知。苦苦将夫妇恩爱讲道理何也。岂终身记少年作新郎时乎。可惜看小了文王矣。
【 艾千子】

  不论诗。只论夫妇。则关睢二字。何处着落。只为他胸中看得夫妇之理甚俚亵。人道这俚亵即圣人亦不过与人同勉强说个不淫只是鹘究怅耳。

  关睢乐

  ○乐其可知也  节

  章世纯

  尽其所为和者、乐之理也、夫始终之际、节度存乎其间、调而使尽当也、而乐之数不已尽乎、且乐之来尚矣、其本在于和心、和心在于节适、是故咸英六茎而降、六代不同乐、大节皆有所合、宗庙朝廷之秦人鬼不同用、而旨要皆有所期、要其始终。可以知节矣。审其调理。可以知致也。其始作也、必宣之、宣之也、而犹留之、四气之动而有其特、至德之光浑而存其朴、万物出乎震、此其象与、已而纵之、纵之、尽其音也、翕如、不尽其音也、音尽则烦、器杂则乱、然则凌厉而节不安、大鸣而不小昭、间辽而会不应、中和之气、于斯舛乎此则工师之所栽也、定其数以制其声、尚宫之与尚羽择宜而用、比其音而饰其节如亢之与如坠、赴节以来、然则刚柔清浊、和而相饮、大小之器、比而两明、周旋不舍、退逐丛生也、所谓四时代兴、或长或短以尽其气、永月星辰、或疾或徐以尽其行者乎、从此往而乐关矣、乐终而德昭、君子听之以思其道、声逹而化美、小人习之以平其心、感清明之气、灭慆淫之思、皆在此也、

  乐语套话混话多。作此题语。当斩钉截铁耳。
【 艾千子】

  寔无足叹赏处。能斩钉截铁。先须识淂乐之理。只纂经传之□。知无济也。

  ○子谓韶尽  一节

  章世纯

  乐有不同、亦各本其事也、夫韶与武、俱圣人之乐也、然求详于其□美与善可尽同乎、君子以是知圣人之情也、其心无所翼于天下、则其意亦无所讳于后世、终未尝以己心之所自知、忌夫人之知之、明白坦易之为、往与一世相示耳、夫韶舜所以昭已之治也。武者。武所以揭已之功也。作于终而名以始。各志其所由之端。盈于内而动于外。各寓其所成之事。则夫本末质文。皆以具矣。而韶直陈已之德也。其淂天下也受终文祖其兴太平也恭已南面歌咏其事舞动其容事功已见于天下者皆可着而兴天下乐之武亦直陈已之德也其淂天下也胜殷遏刘其兴太平也陈常时夏歌咏其事舞动其容事功已见于天下者亦皆着而与天下乐之天下睹于其所含。莫不欢放而欲惬。谓自古圣人。皆通于声气之示。而微窥其所以异。或周迟回而俛仰。谓古来圣贤。亦犹有不满之事。而美与善之际。伤其有尽有不尽也。嗟夫、乐者。圣人之所自为。岂不可自藏。然不能以诡其心也。故汤之惭见于言、武之惭见干乐、在圣人正自明之为快耳。

  玩其词意。乃韶武两圣人。自见美善与未尽美善耳。与记者记夫子之言何与。作文不顾题情。何贵老手也。
【 艾千子】

  不说坏武王是得处。不体认圣人微言阐发是疏处。出手高老却自异人。

  ○君子无终  一句

  章世纯

  君子之于仁、以全成史也、夫仁以全举理、则一日一行之修、固不足以任之、君子无违于终食间者以此。且天下有可以一为而成者。有不可以一为而成者事可以暂立也德则未有可以暂立者也惟不息为可。夫攻取之乘理微而欲亦微既辨之纤悉之间则坊之亦尽顷刻之会至密之与至微类也。而后足以相守。极深之用理积而□亦精既见为纯粹之体。即无庸阔略之功。惟一之与惟□亦类也。而乃足以相副。是故为仁者始必有所争之其大而后必有以及乎其细。辨之富贵贫贱之分。凡皆为大端而情大端遂足成德行子日用饮食之故。其类甚纤。而其来甚密。离合之数。方于以多也。君子亦谨持其隙而已。抑为仁者其始必有有所甚矫而其后之有所甚安持之富贵贫贱之交。凡皆自矫而徒矫持遂可为纯德乎廉介节义之事虽性所许、而非情所顺、循习之久。遂为自然也。君子亦常谨洪牧而而。目辞所欲之富贵。取所恶之贫贱。以此为行。初亦何可易也可欣可猒之事来于前而欲恶早与之迎乃举所为仁者从后而为之制此亦常不及之势也则违仁者其常而不违者独恃夫先有以待之。夫无应而已端其主。无事而已习其心。未至乎事之情而不染。而复至而不染也欣之厌之之念逐乎物而全心尽以之往乃吾所为仁者持少分而与之争此人常不胜之势也则违仁者其必然而不违者独恃夫多以全之夫累于素以取多积于念以取深举小利害而不惑。而后利害不惑也。故终食之间。君子之所操也。终食间之违仁亦君子之所危也夫终食之间也。而可忽乎哉古今大□夫□之事何尝须久而成于其造端皆以顷刻大顷刻遂成□夫彼无□之叶当□正无多年即人生百年之身亦非有寔在可据求其可据佳此目前有目前乃有终身彼百年之内析之皆须臾下苟无时则无日苟无日则无月无岁又安淂终身而称之

  终食无违。无时而不仁也西山谓此是平居暇日事矣非平日□存已熟。安能临事无失。富贵贫贱于此决。造之颠沛亦于此持通章用力全在此句。文中穷极理奥。后段名言旷论尤透快无比
【 王美申】

  终食无违。正是全体工夫。初入头人。于取舍立淂脚佳。纔好讲此节进步。是本章之次第也。若此一节工夫完密。则投之以千变万化之取舍而无不自淂。斯其为不处不去者人精矣。是摠注圆义也仕此作能会斯旨。当时诸名士讲作用看淂富贵贫贱至重不处不去极难。遂谓无违仁也只是守淂此个便是。粘煞首节。要混而为一不分取舍存养界分最为粗疏。此亦根首节来却是次第尽然。又未尝不见精粗一理。

  ○君子无终  一句
【 其二】

  章世纯

  君子之不去仁也、其功密矣、夫违仁不须时也、此时而违、即此时而违矣、故惟愈密而后可、且美成在久。恶成不及改。故一善不足救众不善。一不善必败众善。夫固不可以类。君子知其然也。故以多成之。何以能多非有增于其数也以久用之者多矣何以为久非其举终身也以暂累之者久矣君子于此。有尽密之道。有慎微之功。以为境遇之来。外受者浅。内受者深。轩冕之与韦褐入人心为清高污浊之分有惧于此即何时可纯其矜持之意也而境遇之来。决之在暂。居之则常。尊荣之与寂寞。一去取即生平充类之恒事非便已即何可听于倘然之心也而君子之心。可以从事举矣。从事举者。以为终食不违然言事而时已在其中事托时也。又可以从时举矣。从时举者。以为终食之间不违然言时而事已在其中时载事也。且君子之心。可以正言举矣。正言之者。以为与仁合也然言合而不违在其中是无非也。又可以反言举矣。反言举者。以为无违也然言无违而合在其中无非乃是也而合仁不足以全乎合之说言无违而全矣以为求其间而不淂则合之甚合之尽也言终身于仁亦不足以全乎久之说言无终食之间之违而全矣以为求其暂断而不淂则久之甚久之尽也

  不过说君子无时不依于仁耳。然正而讲。用力处精神便宽松用终食之间违仁反而托出。乃见工夫细密。君子全体用力处纔说淂尽。文只取此意。却能开陈出新。

  此篇更胜前作而选家多舍此而录彼何必
【 耀星】

  君子无
【 其二】

  ○夫子之文  全

  章世纯

  圣人之蕴、未见窥也、夫浮以与天下接者、文章也、此亦圣人之道哉、然而竟浅矣、且人之相测、皆涯于其识之所止、以识求圣、识穷而以圣量为尽、则惑矣、此之所涯、非彼之所涯也、今之尊圣人者、或以为莫殚莫穷、或以为博学无名、尊之已至矣、究其所指于夫子者、概以文章也、文章其可闻者也、见乃谓象、形乃为器、道遂入有名之域、相杂文生、相贲章生、事遂在易尽之区、而华者处末、君子以为行已之外篇本统不存、至人薄为謏闻之肤节、夫夫子则尤有深焉者也、深者曷谓、怀于胸中、非胸中之所能见者、性也、对之目前、非目前之所能了者、天道也、二者上下以相奥、远近而相通、而存之一□列类太极之表、散之造化、收为方寸之机、帝王淂之以从阴阳、匹夫淂之以固其躬、若此者夫子岂尝轻言之哉、夫子固不轻言之也而夫浮文章以示之、精者益没于其粗、文章既见、此理固愈无端也、不能知者益没于其所知、既乐其外、亦不复深相求也、故凡誉夫子者、皆失半者也、且非闻道、则文章何有、此则失全者也、虽然、夫子不轻言者何故哉、造化深微之故圣人亦欲全其深、夫言不能显、则言浅矣、言能显、则理人浅矣、不常言者、不使言与理相伤、且人心屯朴之机、圣人赤欲全其朴、夫言不足以喻、则增惑矣、言足以喻、则混沌破矣、不常言者、亦不使教与人相撄也、

  可淂而闻也。不可淂而闻也。何等婉委赞叹。作文不各还其是。乃添出枝叶。贬倒文章。幻说性道。充其意欲为西来不立文学教耳。视子贡初词。何啻天渊。
【 艾千子】

  秀才投降老佛不难献本师孔夫子为贽其可怪如此。

  夫子之

  ○君子怀德

  章世纯

  君子之所怀、怀其所以为君子者也、夫所谓君子、则存乎德行矣、而非其怀德、何以立德子、且人品者。心虑之所积而成也。故论人之趋。必于所怀之际而始真。彼人所贵于君子亦据于成德后耳夫要功能于已至之日。而君子之精神不见矣亦据于其行为间耳夫概进修于显白之处。而君子之精神犹不见矣。君子固以德异于人也。君子固以怀德异于人也。秉彝之好。原本于性、苐不昧其性、而怀已独切矣。寤寐食息之会。而皆见吾怀也。则皆见吾德也。虽有他者若举无足以易此者盖契以家初之心而非契以后起之心其相入有精焉者矣。可欲之真。自足于德。苐迎于其真。而怀又自切矣。贫贱富贵之变。而皆见吾德也。则皆见吾怀也。虽有他物。若举无足以代此者。盖有彼自迎我之机。而非独我往赴彼之意。其相入尤有精马者宜。是欲隔境而悬企。见为慕悦深也。而当境之浃洽更信夫人所孽□而不止者岂必尽其所无有哉未淂者其所求也而已淂者亦非其所置也怀不关淂不淂也独处而深思。见为系精笃也。而同类之相感更倍彼人所惓切而莫解者又岂必尽其身有哉在己者其所论也而在人者亦非其所隔也怀并不岐已与人也唯其怀之而行为于是起矣所谓日干干而夕惕若着。此念为之也。唯其怀之而德行于是成矣所以知至至而知终终者。此念为之也。而君子从走道矣

  神情散朗。虽微有时诠。而大力之相具在。
【 艾千子】

  后二比曲畅。余亦寻常。德字不甚亲切。故时见腐谈。凡腐谈皆理不真也。

  题眼在德字二比能画能出德字圆相
【 耀星】

  君子懐

  ○夫子之言  二句

  章世纯

  圣人之道、有未易窥者焉、夫圣人之所藏无穷也、见其显者、遗其隐者、是安足以尽夫子哉、且道之近人者、非其至者也、使道而以日用为尽境而更无可深求之寔、则其理不尊、而圣人之所为亦平平耳、故夫文章之为道也、亦文章焉已矣、有进于此者、生之所以然谓之慢慢道山静固常冥于其体、而物之奥主谓之天、天事辽眇则亦远乎其物此唯夫子能言之也而夫子岂常言之也哉理之微者、圣人亦欲舍其微、彼其物无形而亦无容着其形也、其物无极而亦无容探其极也、各还以本然之分、而微妙者与之以微妙。则显明者亦淂为其显明、而夫子所以处道者各当矣、言之至者。夫子不□□其言。彼欲小言之。将不能至乎其分也。彼欲深言之。惧重以惊天下之心也。隐其微妙之旨、而言之所至者、付于言之所可至者而夫子之所以立教者亦淂矣、于是天下之人。闻其所闻。不闻其所不闻□以为圣人之道。止于应迹、而中庸之行世反用以为讥。而夫子、个从此隐耳。于是及门之士。以其所闻。盖其所不闻也。以为圣人之美。大于事为、而经纬之着、遂共矜以以为大。而夫子愈从此隐耳、非其□□莫□于斯由于见小遂无以尽斯道之域中人以下不可语上由□不语、又何能尽圣人之藏哉盖然后知人之窥夫子之浅也、

  难题如此了当。大力讨便宜法也。世人安淂骇以为奇。妙存其文之朴直。
【 艾千子】

  文章性道。本是一串事。但人之火候有浅深。故圣人之教有次苐今将文章看淂太粗。性道看淂太玄。则两件都不是也。又说性道自无容言圣人有显有隐。则两件之闻不闻。都是圣人权术所致也。故横竖说来都错。

  做浅文者。可指摘此反少。以□所况此是俗话。无关道理者也。所说此无关道理。则说欠文。未便可说他不知道。做其文。则可指摘处愈多。以欠所说尽是道理也。所说尽是道理。而却说错了。则见其文。即见其尚未见道者矣。故歌做大家文者。必须穷尽天下之理者。方须做也。大力先生于□□妄所见也。而做文注注多与道□皆者。皆以参二氏之说而致之。呜乎。檅德
【 苐】 是以败中人之意。为佛若则是以致英杰之志者。其为害周至此哉。
【 耀星】

  ○崔子弒齐君

  章世纯

  齐之乱、亦其君自为之也、夫有崔杼之臣、而有庄公之君、此宜有乱者也、故君子无惜于庄公也、礼、诸侯不下渔色、女有家、男有室无相渎也、而后可以相固、易此则乱生、齐崔杼艳于棠姜、不辟宗而取之、固已不正其配矣、庄公通焉、骤如崔氏、夫君不渔臣之色、所以立已之廉隅也、过而下淫、尊上之分替矣、亦不专臣之私、所以养人之嗜欲也、夺其所欢、不宵之心生矣、已己则有室、而与其君共之、身为国卿、而不庇其偶、其何以堪乎、已专其室、而又以其冠赐人、以为国卿、不养其耻、其又可忍乎、崔子因是以其间伐晋、此致兵之道、意若曰、群臣有急、即以锐也、君子何有、是可以誺淫者矣、又因是以结于贾举、使为己间、意若曰、崔庆之众、不可当也、而或为之内、是可以就事矣、此所以有登台之变也、此所以有射股之惨也、或者谓庄公之立、寔由崔杼、威权素具、非一日矣、臣权且必夷其主、是非能以其君宁者也、君子曰否、使公不宣淫、猜犹不生、未即淂纵其毒耳、或者谓庄公在位、数有兵争、伐晋讨邾、无宁岁矣、兵不辑职取其族、非能以其身安者也、君子曰否、使公不宣淫、臣犹忌君、未敢即悔而动耳淫而不父者、恒有子祸、蔡景公是也、景公娶子妇而美、而夺而有之、是以有子舦之弒、淫而不君者、恒有臣祸、陈灵公是也、灵公与孔宁仪杼父淫于夏氏、是以有征舒之弒、夫庄公亦犹是也、居子是以无惜于庄公也吁、深山大泽、有龙有蛇、物之美者、未尝无祸、庄公既以棠□之故、见弒于臣、而崔杼亦随以绝宗、君子以是知色之亡人国家也、

  棠姜一案。虽载左传。然作时文。自当荐雅。且此等题。记事之体也题虽小而文不可苟。满纸鄙亵。委巷之谈岂所望于大方乎。
【 艾千子】

  本意为陈文子出奔张本叙来耳。徒论崔杼齐庄之淫逆。即不□亵。亦何当于题。

  如此说来则齐君反当弒矣齐君当弒则文子之违何心与张之疑文□□违为□夫子之汗文子之违为请俱况不玄矣
【 耀星】

  崔子弒

  ○其愚不可及也

  章世纯

  卫大夫之所难、人所不为者也、夫天下务为知、恶为愚、而君子之论、独有难于愚者、则其所为愚者异也、且论人者、不淂其□势之所极、与其末路之所就则其至心不可淂而知、而能不可淂而见□武子之愚于无道者是已、夫而不可以为安、亡而不可以为存、天下亦何贵才臣也、然危而急求其安、亡而急求美者、天下所以多收□也、夫事有反复之机者、其势不可以急争、需有时而为□、事无□□之权者、其中不可以才蒙、蒙于此而有用、武子之愚也、其需之时也、吾不起而逆事之势、则事势之必至者、将久而自定、还与吾之□策者合、夫起而为之、亦出如是、伏而不为、亦仍淂如是、而不为者已□此坐待矣、武子之愚也、其蒙之意也、吾不巧而造事之隙。则太□之相图者。不因而生端。止于今之所为而止。夫超而为之、事或有□、伏而不为、终淂其常、则不为者天饶此淂全矣、盖其所科于卫者。知非由昏虐造戾。祇以失礼子亡公子之故。而不协之虑。终□协。必淂邀社稷之灵。而绥之底定。其所料于晋者。知必以伯举自饬。不□一举而亡同姓之君。而无名之机。终已可复。必藉大国之义。而□于□宁。唯其成见已定于胸中。是以才有所不恃。而计有所不用也。然则其愚也、正智之极而为之、而又安可及也哉、不观当日之势、不知武子所以用愚之故、不观复辟之功、不知武子所以用愚之故而说者徒以忠知武子、不亦浅乎、

  智愚二字。夫子从旁定其名耳。非武子必欲如是为愚也。岂不理没了武子一段忠壮之气。莫若改之曰。其巧不可及也。
【 艾千子】

  不中题解犹小事。使人遂看淂武子。是吴阊人所云诈呆子。将谓权术作用之妙。又在忠贞之上。则大乱道矣。

  患字说错不可及三字竟没却尤不可解
【 耀星】

  其愚不

  ○居敬而行简

  章世纯

  治贵立主、简其施之者也、夫简者、事之始也、而非心之制也、然则□简者、安淂不先言其主也哉、盖闻古之明主贤君。其一民众也。□临下以简。而其节驭性情也。又曰敬事无旷。以此而观。言岂一端而已也。道有美而不可以专恃。淂所济而用之。然后适于度。道存美而不可以妄施。淂其所而措之。然后适于度。简为美德。然而居道之□偏。居道之一偏。则有所待而全也。夫敬者、亦简之济矣。敬之为道也。明主持以胜怠也。敬之为道也。明主持以胜欲也。欲胜、饱□之本。怠胜、绝匆之疵。资其事而后防其事。此乃敬为之也。此则简之济也。简为美德。亦居事之一偏。居事之一偏。则有所施而或在也。夫民者亦简之所。彼民之于治也。苦于苛而作力不。治之于民也。害在烦而谋愈不审。去苛可靖民之业。除烦而清已之神。下安治而上复能治。此乃简之为也。此简之所也。简与敬合。淂其所合。是不为专用。居与行分淂其所分。是不为妄加。所以然者。求已欲其严。求人欲其宽。乃为道德之意也。已必不淂与便。人必不淂求详。亦其事势之趣也。

  居字行字。甚有主辅之分。今如此作。非居敬而行简也。乃以敬济简耳。不独居字行字。鹘突说过。其不免以简为主敬为辅矣。可乎
【 艾千子】

  吕字既不讲。行字又占了以临其民。二字无有。则敬简都无着落而简字又解做宽恕方便。皆梦境耳。

  居敬而

  ○志于道  全

  章世纯

  君子有全学、要非从骛也、夫求道于德、而要之于仁、此其所守者寡矣、故可以及博也、且君子之学、将以进道也、道有全要之数、功有聚散之用、企于其全。亦立于其要。聚而致精。亦散而尽物。如是而已。今夫道者何也、万事之成理也。其乘之而动可以达其所欲至、循之而行、可以必于其成功者、则皆可与之以道之名、指而言之。大者父子君臣夫妇朋友之节。而散焉者天下国家之故是也。荅此者、君子皆志之。志之而不能遽有之者何故。无在我者以收之焉耳。在我者未立主以贯之焉耳。天下之达德。所以行天下之达道。而不至德。至道不凝。唯其存诸中者之足恃。然后触之可以生道。变化可以善道。彼道者吾苐淂而志之。而所据以入者。固必存乎此也。盖与道以名、与德以寔焉。若夫所谓立主以贯者、此其事在求端于仁。仁者。并列德中。而独称德先者也。仁在、则义礼智信廉勇之物、皆随之而起、不虑其不俱淂也、亦倚之而全、不惧其为偏行也、然则可以裁天下而不割、可以辨天下而不皦、可以藩饰天下、不伤于伪、可以洁已于天下、不至于苦、有近厚近情之美、无专已病物之疵、故依仁至名、德与道一以贯之、柳又闻之、古之君子、食其虚、亦不置其寔、取其甚精、亦不舍其至粗、艺虽小道、必有可观、苟日时之余暇、君子又以此用之所以寔精神之虚、使外有事而内有守也、而于以效一用、致效一功、亦皆与有力矣、然惟功力所正用、时以当游衍焉、则其心固宽裕而不迫、而既有以寓其神志、则又未尝不由之以淂道、

  单行直入。言其所确然者。由其明也。言其未确者。亦由其明也。然必以确者为胜。
【 艾千子】

  言其未确。何以为明。篇中惟德与道关际。略近似耳。吾未见其有确然之言也。明其所明。非吾之所谓明。正坐大不明耳。

  志于道

  ○据于德依于仁

  章世纯

  深求之于身心之间、所以入道也、夫道有德而德有仁、愈约之操也、学者于此益精求之而可矣、且君子而有志于道。未可就道而泛求之也。泛而逐之天下、则终身不可以淂道。何也、无所据以入焉耳。无所依以主焉耳。盖道者。散而之物也。于天下为虚名。我无所挟则无以与之相收。夫德道之克也。德者散而在己者也。于取数亦多条。中无所统。亦无以使之致一。夫仁德之先也。有德以存身。然后有以领散殊之道。而行乎天下国家之间。有仁以统德。然后有以领散殊之德。而淂其交成互用之妙故德者。君子之所据也众动纷纭而吾所凭者有地恃其德行之内立也夫君子之自修也事未作而吾归守其性。物相夺而吾自尊其权。由是以御天下之。以同天下之胜。皆是物也。夫德在而五伦九经具由之。夫固据于要奥者耳。□者。君子之所依也。德行亦纷纭。而吾所主者止一端要于仁心为质也。夫君子之为行也、众理具而以慈恻隐爱为其始。百节修而以归物皆淂为其归。若亨利贞之统于元。长收藏之总于生。皆是物也。夫仁在而恭俭洁敬忠孝节义之数具由之。夫固依于其自生者耳。据于德。则其守不失。然则虽处变而不□。理足以自负也。虽权行而不悖。心足以自信也。得据者物有其根矣。依于仁。则其行近戞然则难义以裁割、不伤于剧也。虽礼以藩饰、不伤于伪也。淂依者事会其本矣。夫如是而后可以淂道。

  德字确。仁字不确。分别存之。
【 艾千子】

  德字亦不堪确。彼善于此云尔。

  据于德

  ○夫子为卫  全

  章世纯

  以亲易国、罪可知矣、夫父子之分。非可引他义以相抵者也。故君子无疑于辄之狱也。且直钧、则尊者为淂理、恶钧、则卑者为有罪、蒯瞶之与辄、钧罪也、蒯瞶之为有罪何也、人莫不爱其亲也、而志乎杀、莫不念其父也、而忘其丧、莫不欲其子之富贵也。而志乎夺、以为无人道也、虽然岂辄所淂拒哉。蒯瞶为有罪则辄为罪人之子而义不是辄为当立则蒯瞶为有录于卫而义不绝然则非援蒯瞶以累辄即援辄以释蒯瞶矣故辄立则亡人之罪亡也亡人之罪亡。则父子之说始专申而独论。然则戚之围。曼姑之师以国故行强于父也不亦明章弒械而大奸天伦也哉冉有知之、故设可疑之辞、子贡知之、故称夷齐之论、然犹有求于夫子之旨而后断者、不以身质言语之义也、

  夷齐一问。极微极婉。将父子兄弟比儗且非。况全抹去题面乎。如此作文。亦容易矣。
【 艾千子】

  论语载此章微旨。正在下一节问畣义理精妙。其所关已不止卫国一事。父子一伦也。而所以定卫案者已自明尽。竟抛荒圣贤至论。自作一则卫辄勘词。岂止容易。直无题目矣。

  ○加我数年  节
【 其一】

  章世纯

  易所以成德、圣人所尽心也、夫人身之动、淂失随之、寡过盖其难也、非深于易、恶能自全乎、且六经莫苦于易、六经莫深于易、夫易何为也哉、列六位而见王度者、伏羲之所以画象、观会通而行与礼者、周矣之所以系辞、是故其道甚美、圣人以之通神明□德、其辞屡迁、圣人以之类动赜之情、非天下之至精不能□于□矣、然假以岁时之久、竟其探索之功、则亦庶有窥乎、夫阴阳者、人之所师也、人灵多□、不能自览于悔吝之途、达于造化矣、不可以效法乎、与天同极、与地同极、事皆反而从其本也、阴阳者、亦人之所乘也、位以时灭、莫能□执于往来之通、达于造化矣、不可以推移乎、比复好先、干壮惠首亦各顺而听于时也、若然者、明乎惠迪吉、从逆凶之理、不至以私知□自守之正、因以冒人道之伤、知夫小贞吉、大贞凶之机、亦不至以□正争阴阳之衡、因以犯鬼神之忌、夫犯时之忌、罪不在大、明事之赴、术不在多、虽险而可以处焉有处险之功也虽凶而不失寔焉□为凶之道也故易也者、君子所尽心也、

  易理若写尽。便当满纸。何难之有况所写者皆易中套话乎何不以清新出之。
【 艾千子】

  只赞颂易经一番不知于易之可以寡过。圣人学易之可以无大过。意复如何。

  ○加我数年  节
【 其二】

  章世纯

  易道之妙、圣人之所难言也、夫其道大者其功探、易不可不学也、而急之则无翼矣、且不淂天道、自谓能尽人事者、皆过也、君子求本以用未、依数以究理、以天驭人而道周矣、夫人生于阴阳、死于阴阳阴阳于人、恩若父母、阴阳于人、怨若仇雠、故善者顺而制之、不善者□而犯之、说阴阳者莫辨乎易、盖于易而睹其深也、君子之用易奈何。易生物、亦运物、生之自来谓之命、君子受之以其性、既生而运我以往谓之时、君子受之以其事、故终身守命命所具奉之、所不具辟之、物而过乎其命、必无刚柔之正、日用守时、时未至圆以待之。既至方以据之、事而过乎其时、必戾终始之守、执命而用时、保性而成事、然则天地与我不相多也易道博大、吾知之吾与天地同往、鬼神与我不相非也、易道幽冥、吾知之、吾与鬼神为谋、天地鬼神犹且合之、而人何悖乎、虽然、非旦夕事也、虽然、非少年业也、功不积、不达其深、时未至、未坚其识、学久而通、智老而多、人事既足、乃求天道、然则可以吉、可以凶、虽凶亦可以居之凶。可以福、可以祸、虽祸亦可以居之祸。进而可以退、存而可以亡、亢而可不失龙德、是为无大过已矣、

  假我数年。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甚言易之不可不学。易之难学也。作文者许多曲折。方尽此题。若只泛讲易理。与题何干。
【 艾千子】

  将易只在吉凶祸福上看。只此一点意旨。便与易理。与圣人学易之理。千里万里。

  加我数
【 其二】

  ○加我数年  全
【 其三】

  章世纯

  圣人之志在乎易、通于其微也、夫明于天之道而于人有余察矣、此可易言也哉。盖六经为处之教、而易为揽要之书、易道阴阳、阴阳者、人事之本也、世无穷、人事无穷、虽尧舜禹汤至于今、相续而为之、未之尽也、易独何以相尽也哉、其所处者、物之始也、立于摠以尽□而天下之物、皆淂以其原系属其中、其所著者、物之象也、立于通以举类、而天下之物、皆淂以似取象于其际、而道贵其中用处其□以中□阴阳而阴阳已不能齐也一画之卦中□而过与不及居其二六画之卦中二而过与不及居其四如是而天下之为中者六已难矣以正律阴阳而阴阳时相诡也当位者有矣而已有重刚重泰之患不当位固矣而人有所马所乘之差如是而天下之为正者亦人难俟故人世之分。善之数少。恶之数多。少者道狭。不戒则遂出。多者途宽。不戒则遂入而在我者乾坤健又各自其性不可强于已也外者否泰剥复又各自其世不可强于时也以是参错则虽万举万岁岂足怪哉虽然尽知其偏者尽知其中尽知其悖者尽知其正尽知过之所在者尽知无过之所在矣在易淂失之说。皆系以吉凶。称吉以着是。称凶以着非。是非之说。人所常疑。吉凶之称。人所甚辨。人即轻于是非之际。而莫不惧于吉凶之间以吉凶深明乎淂失是非故其道可以喻于愚民而本之阴阳以为端者在神圣又可深求所不尽也故寡过君子所难言也。学易亦君子所难言也。年未至则力未优。无以与于上达之学。功不多不及其深。无以达于变化之全。此知命必俟于五十。而学昒又冇取于数年也与。

  一部易象。都从过处生来。觏象玩占。而知过所以然之理。即可以无夫过之道也。亦惟圣人能深明其故耳。此作甚有体会。

  加我数

  ○子所雅言  节

  章世纯

  圣人之所言者、笃于常道而已、夫常道不明、亦语焉而弗详者之过也、此夫子之雅言、所以独有在与、且圣人之教、时教必有正业、退息必有居学、所以狃天下于中正而渐之大道也、既以为教术矣。故常称其事而喻其志。盖惧天下之莫觉也。故言之。言之。天下着于其说矣惧天下之遗忘也。故雅言之。雅言之。天下将深于其义矣。而且□言也。其一曰诗、诗也者。所以使人讽咏之文也。讽咏之为学也。所入者轻。然而能深。久之有淂于劝惩之际焉。夫国风情而丽于则。雅颂性而通乎命。其列物也备矣。学者之所急也。其一曰书、书也者。所以使人稽古之文也。稽古之为学也。所求者泛。然而可大。久之有淂于帝王之全焉。夫典谟具天人之统。训诰誓命明平成之烈。其立教也尊矣。亦学者之所急也。其一曰执礼、礼也者。所以使人持循之事也。持循之为学也拘。然而能固。久之自深于道德之意焉。夫仪礼制而人义有纪。曲礼制而人道有理。其表物也正矣。又学者之所急也。盖圣人之教。常多其事以兴之。途多而可以游其志矣。三者所以离为分处之教。圣人之教也。隐其旨以会之。旨会而可以合其益矣。三者所以同为致意之文。而诸子之学、百家之辞、未有如是其粹者也、彼训判天地之美、而此可以存统也、则彼宜所诎而此宜所尊也、即易之精微、春秋之谨严、亦未如其切者也、彼皆为言上之事、而此可以通下也、则彼犹宜微之而此宜表之也、此夫子之雅言所以独有在也。

  不见细心处。末后枝蔓。
【 艾千子】

  此言圣人寻常言语之间。引据辨说。大约不出此耳。不是日提此三经为课程也。原本题为二句。今看后着四比乃一节法。不然则赘占矣。改正之。

  子所雅

  ○我非生而  节

  章世纯

  圣人以敏求自信、道其寔也、夫唯圣人为能学耳、其生而知好古、□而知敏求、成于性而不自己者。是其为生而知也乎。且夫知者何也、神明之用、与物相叩、而知出焉、其间号为生知者。我知之矣。非独□为知也。偶物而知物之故。偶人而知人之情所偶即其所学学者眇耳而亦必以所已尝类其所方至然则一身之中亦又有为之古者也。夫学者虽眇。其有学固矣。古者虽近。其有古固也均学何如广为学均古何如远为古乎夫生知之寔。我固未能。生知之名。正可不淂。所可自信者则有之。盖尝思焉。身载心而心每太于身生有知而知每长于生此一耳日可有千万世之视听也。是吾之所大快也□□今而古不能有今今避古而今可以藏古此一天下可受万天下之委输也。是尤吾之所深忍也。而用是汲汲矣一身之知常恐非一□之所能尽耳目无多用之固不穷也急疾以赴犹曰不及可木□变懈乎此吾假年之想所以深耳千世之积亦恐非一世之所能尽载籍已多味之又无穷也速以从事犹虑迟之可用需乎此吾寝食之常所以忘耳于敏求可卜非生知矣知本性已足。人力复何事也既敏求亦无赖生知矣人力可恃。天付复何功也。若夫不自恃而恃天。与不自恃而恃人者等耳。吾不取也。      有尾

  深言而浅出之人人俱见真能以文言道世事者也。
【 艾千子】 即生知中讲子古敏求。见好古敏求正是生知。尖新之至。

  我非生

  ○神

  章世纯

  事有涉于幽者、圣人微之、夫鬼神之事、圣人所立以佐教者、奈何轻泄其故、以重累立教之意哉、其不语也、示民疑也、且圣人不绝神于人、亦不参神于人、绝神于人、则人道浅薄、无所自惧其心、参神于人、则人心不静、不复自必其事、圣人于此、谨重鬼神于祭祀之事。而独微其故于鬼神之说。昼夜之道。不可诬也。而若不知其故者。有神乎。无神乎。五官薄之而不知。无可自据也。吉凶之司。信有微也。而若不能定其论者。神有知乎。神无知乎。心征之而无说。莫可指陈也。□□神同物。圣人有时言天天有也因有以还有而可借以尊大其事□与人同理。圣人终无时言神神无也举无以还无而因以疑□其□有圣人不语、而神得以有其幽、幽则尊、自圣人不。而人淂以有□明明则不惑。故圣人之不语也。教也。

  经书中神字原多。不必强同。子所不语。不过神降于莘。伯有为□之类耳。何必曰圣人微之。与疑玄其旨。幽则尊之。张皇大过求□淂浅也。
【 艾千子】

  要之大力原不懂神字道理。只一肚皮师巫邪说耳。

  ○子钓而不  二句

  章世纯

  圣人而为不仁、仁亦在其中矣、夫钓弋非仁术不纲不弋宿、则犹是仁者之意哉、且万物莫不相杀其由来者远矣、起于天地天地之大且以杀道行秋冬杀固天地所倡矣圣人不欲求高于天地与分过焉耳、然以杀为道君子终疑焉、故出于杀与不杀之间、以示其疑钧若可也、纲又若不可也、弋若可也、射宿又若不可也、人少而物多、杀多、以治太过也、又多杀焉、又一太过也、于是乎节之、人强而物弱、贪者、是亦物之智者也、圣人许其智、故不以纲穷之、鸟之宿者、是亦物之安者也、圣人许其安、而不以财穷之、若此者一以分过于天地、一以善治于万物物之所以不恨天地而归首恶与、

  此题着一句计较商量不淂。着一句议论不淂。即不能随题□记者体。亦不宜太搜索无千话也。
【 艾千子】

  仁者天地之心。若无圣人之道主张其间。天地之仁亦行不去。故曰与天地参。揆文教。奋武术。弧矢之利。皆仁也。放蛇虫。饲虎豹。不仁之甚者。钓弋固仁术也。纲与射宿。则太过而为不仁。故圣人无是尔。

  ○仁远乎哉  节

  章世纯

  仁道不远、试之欲而见矣、失欲之即至、何其速也、亦可以知仁即其人。有合一而不分者矣。世类无志于仁也。人有莫为之病。而道受难为之名。仁之代人任咎也久矣。彼尽悬意为远耳。果其远也。则强附而莫合矣。淂不应求。其间岐也。而仁然乎哉。果其未免于远也。则虽合而有待矣。求淂相跂。中犹有际也。而仁又然乎哉。我以为仁与不仁之人相争在彼此之界而仁与不仁之念止争于方寸之间而其争于方寸者又苐论惺昧不论有无也共是继善之质。谁且独无是心苐昧之则即此方寸而非矣惺之则即此方寸而是矣惺昧固不易心也仁与不仁之品争于终身之功而仁与不仁之心争于须臾之念且其争于一念者又苐论向背不论存亡也虽在摧剥之候此仁何常暂亡苐背之即此时而晦矣向之即此时而显矣显晦固不须顷也其欲仁也徒取于一时之意。而终食之不违。造次之不舍。皆为有待之功此诚不淂与纯仁之士较疏密之养其仁至也则还以生平之真。而性成者之所安行。深造者之所自淂。亦即其顿合之体。纯仁之士亦不淂与较浅深之数如是而且可谓仁远乎哉。吾谓仁即果远耶亦非不为者之所淂言□也彼寔未尝有一曰之功远亦何从见也今我即谓不远乎亦非不为者之所淂言不远也彼寔未尝有一日之功即不远亦何从见也

  平常耳。然间有醒语。作奇文。便胜人。作平等文。便不如做时文人。细润新楚。此自吾社中兄弟病处。
【 艾千子】

  极平常中有醒语。先辈之妙尽之矣。江西社中。正多了求胜出奇一转耳。要亦平常中无真滋味故然。如此篇又何尝不细润清楚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9: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