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省心录 宋 林逋君复着

  

  闻善言则拜告有过则喜有圣贤之气象坐密室如通衢驭寸心如六马可以免过心不清则无以见道志不确则无以立功

  天下有甚于饥渴饮食之道而世或以名称己或以为能事哀哉臣之忠子之孝弟之悌是也孔子以文学为孝悌之余事孟子谓良知良能不出于学是非圣人强人以甚难盖以爱欲汨其心而妻子爵禄为贼忠孝之具间有得臣子之道者宜乎表出于世苟以孔孟之道求诸己则知舍孝悌不足以为人移孝悌为忠顺则立身行己之道当然世何称己何能之有

  事亲孝者事君必忠何以知之良知故存虽妻子不能移其爱推此以尽为臣之道则爵禄安可易其守子惟知有亲焉得不孝臣惟知有君安得不忠所谓良知者其可忘乎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相须之理也然子不可待父慈而后孝弟不可待兄友而后恭肆I犹责人以信然后报之以诚夫尽己之当为乃君子所以立身之道非求备于人也

  器满则溢人满则丧士大夫若以一官之廪禄计则不知其为素餐请以驱役之卒奉承之吏供帐居处详陈悉算则凛然如履冰岌然如临渊有愧于方寸者多矣若于奉公治民之道不加思则窃人之财不足为盗矣

  自信者人亦信之胡越犹弟兄自疑者人亦疑之身外皆敌国至于推诚而不欺守信而不疑非但六合之内可行动天地威鬼神非诚信不可

  为善如负重登山志虽已确而力犹恐不及为恶如乘骏马走坡虽不加鞭策而足亦不能制

  功名官爵货财声色皆谓之欲俱可以杀身或问之曰欲可去乎曰不可饥者欲食寒者欲衣无后者欲子孙反是甘于自杀也然知足而不贪知节而不淫无沽名之心而不求功亦庶几乎欲可窒也

  知不足者好学耻下问者自满一为君子一为小人自取如何耳

  人之有过失犹身之有疾病攻之以药石诲之以廉耻虽过失不害为贤者虽疾病不失为全人好名而立异立异则身危故圣人以名为戒

  为善者不云利逐利者不见善舜跖之徒自此分舍生取义固不可得见利思义圣人亦取之殆哉利不可言况可为乎孟子答梁惠王之言至矣

  有过知悔者不失为君子知过遂非者其小人欤

  官爵富贵在人谓之傥来道德仁义在己谓之自得傥来者足以骄妻妾自得者可以藐公卿君子所以修天爵而人爵从之

  静吉动凶德休伪拙圣人戒告甚切至反身而诚乐莫大焉知此为君子昧此为小人

  木有所养则根本固而枝叶茂栋梁之材成水有所养则泉源壮而流派长灌溉之利溥人有所养则志气大而识见明忠义之志出可不养哉故孟子所谓苟得其养无物不长也

  昼之所为夜必思之有善则乐有过则惧君子哉

  私心胜者可以灭公为己重者可以利物

  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草木者以其有为耳皮毛齿角禽兽以用而名香味补泻草木以功而着人之生也无德以表俗无功以及物于禽兽草木之不若也哀哉

  利心专则背道私意确则灭公

  岁月已往者不可复未来者不可期见在者不可失为善则善应为恶则恶报所以成名灭身惟自取如何耳

  仁义礼智本自修人必钦崇之放僻邪侈本自贼人必轻鄙之

  得天地之至和者为君子故温良慈俭禀阴阳之缪戾者为小人故凶诈奸邪

  善恶之性不能易如水之不能燥火之不能湿形色语默之间善恶自见

  古之人孝悌力田行着于乡州党族名闻于朝故命之以官其临民也安得不岂弟其从事也安得不服劳其处己也安得不廉其事上也安得不忠后之人强记多识专于缉缀有不知父子兄弟之伦者有不知稼穑之艰难者盗经典子史为取富贵之筌蹄故忠义日薄名节日衰惟贤者则不然此无他去古既远无成周宾兴之法耳

  礼义廉耻可以律己不可以绳人律己则寡过绳人则寡合寡合则非涉世之道故君子责己小人贵人

  德有余而为不足者谦财有余而为不足者鄙爱身者所以孝于亲爱民者所以忠于君

  高不可欺者天也尊不可欺者君也内不可欺者亲也外不可欺者人也四者既不可欺心其可欺乎心不可欺人其欺我乎

  为善易避为善之名难不犯人易犯而不校难涉世应物有以横逆加我者譬犹行草莽中荆棘之在衣徐行缓解而已所谓荆棘者亦何心哉如是则方寸不劳而怨可释

  怨惧者修身之本事前而恐惧则畏畏可以免祸事后而恐惧则悔悔可以改过夫知者以畏消悔愚者无所畏而不知悔故知者保身愚者杀身大哉所谓恐惧也

  羌貊不可以力胜而可以信服鬼神不可以欺诈而可以诚达况夫涉世与人为徒者诚信其可舍诸

  古人畏四知者谓天地彼我必有一知者不得不畏况处八达之衢为万目所视慎乎所当畏行乎所无畏可也

  诚无悔恕无怨和无仇忍无辱

  巧辩者与道多悖拙讷者涉世必疏宁疏于世勿悖于道

  华藻见于外者谓之文古今积于中者谓之学苟见道不明用心不正适足以文过饰非文学所以在德行政事之下

  不欺闇室者肯欺心乎不愧屋漏者肯愧于人乎不欺其心无愧于人庶几君子矣

  外重者内轻故保富贵则丧名节内重者外轻故守道义而乐贫贱爱亲者保其身爱君者轻其位

  穷不易操达不患失非见善明用心刚者不能也

  人有过失己必知之已有过失岂不自知明是非者检人思忧患者检身

  强辩者饰非谦恭者无争知其善之可迁善恶在自为父子不相授尧为父而有丹朱舜为子而有瞽瞍尧与贤易舜克谐以孝难

  人之制性当如堤防之制水常恐其漏壤之易若不顾其泛滥一倾而不可复也

  绮语背道杂学乱性

  富贵以道得伊尹是也贫贱以道守颜渊是也俱为圣贤负鼎于汤与箪瓢陋巷劳逸忧乐不可同日而语也

  圣贵师心不师迹虽百世而道同后世师迹不师心虽时同而术异

  求师问友急于教子弟者始于章句中于文采终于科第所谓入孝出弟泛爱亲仁则懵如冥行岂不违吾圣人之言乎

  知之非艰行之为艰诚能践履虽非圣贤其亦圣贤之徒欤

  和以处众宽以接下恕以待人君子人也

  谗言巧佞言甘忠言直信言寡

  多言则背道多欲则伤生

  知足则乐务贪必忧

  内睦者家道昌外睦者人事济不护人短不周人急非仁义也

  结怨于人谓之种祸舍善不为谓之自贼轻诺者信必寡面誉者背必非孝于亲则子孝钦于人则众钦声色者败德之具思虑者残生之本

  为善不如舍恶救过不如省非欲不匮则博施欲长乐则守分广积不如教子避祸不如省非勉强为善胜于因循为恶

  责人者不全交自恕者不改过自满者败自矜者愚自贼者害多言获利不如默而无害

  寡言省谤寡欲保身

  行坦途者肆而忽故疾走则蹶行险途者畏而慎故徐步则不跌然后知安乐有致死之道忧患为养生之本可不省诸

  广积聚者遗子孙以祸害多声色者残性命以斤斧

  务名者害其身多财者祸其后善恶报缓者非天网疎是欲成君子而灭小人也祸福者天地所以爱人也如雷雨雪霜皆欲生成万物故君子恐惧而畏小人侥幸而忽畏其祸则福生忽其福则祸至传所谓祸福无门惟人所召也

  以忠沽名者讦以信沽名者诈以廉沽名者贫以洁沽名者污忠信廉洁立身之本非钓名之具也有一于此乡原之徒又何足取哉

  为己重者不仁好广积者不义足恭者无礼贪名者无智

  立身之道内刚外柔肥家之道上逊下顺不和不可以接物不严不可以驭下

  前辈论医云闭门看古方三年知天下无病不可治及其出而用药疗疾知今古无方可用此无他闻见力极则止至于应变则无有穷尽噫岂但论医也士之学问其失正在是苟以是心反之孳孳旦夜自不知为有余纵未能尽愈天下之疾亦庶几乎十失二三也

  不自重者取辱不自畏者招祸不自满者受益不自是者博闻吉凶悔吝非天然无有不由己者

  寿夭在天安危在人知天理者夭或可寿忽人事者虽安必危

  口腹不节致疾之因念虑不正杀身之本

  骄富贵者戚戚安贫贱者休休所以景公千驷不及颜子之一瓢也

  外事无大小中欲无浅深有断则生无断则死大丈夫以断为先

  人皆有好生恶死之心人皆为舍生取死之道何也见善不明耳

  欲去病则正本本固则病可攻药石可以效欲齐家则正身身端则家可理号令可以行固其本端其身非一朝一夕之事也

  以礼义为交际之道以廉耻为律己之法游息于是朋友见钦而不敢欺妻子取法而不敢侮尽思患预防之礼所以譬之四维其可废而不张乎

  心可逸形不可不劳道可乐身不可不忧形不劳则怠惰易弊身不忧则荒淫不立故逸生于劳而常休乐生于忧而无厌是逸乐也忧劳其可忘乎

  古之人修身以避名今之人饰己以要誉所以古人临大节而不夺今人见小利而易守君子则不然无古无今无治无乱出则忠入则孝用则知舍则愚

  仁言不如仁心之诚利近不如利远之博仁言或失于口惠利近或失于姑息

  智大心劳者狂力小任重者踣

  攫金于市者欲心胜而不知有羞恶求珠于渊者利心专而不顾其沉溺

  不欺不吝不隘不强者可与人为徒

  块土不能障狂澜匹夫不能正颓俗

  知足者贫贱亦乐不知足者富贵亦忧

  夙兴夜寐无非忠孝者人不知天必知之饱食暖衣恬然自卫者身虽安其如子孙何

  以忠孝遗子孙者昌以智术遗子孙者亡以谦接物者强以善自卫者良

  尔谋不臧悔之何及尔见不长教之何益

  子之事亲不能承颜养志则必不能忠于君上弟之事兄不能致恭尽礼则必不能逊于长上家不和然后见孝子国不乱无以见忠臣如是则孝子忠臣不容见于治世也仆窃疑之有人能克谐六亲钦顺父母家不使不和莫大之孝也有人能引君当道将顺正救国不使之乱莫大之忠也

  风俗不淳俭则财用无丰足

  以德遗后者昌以祸遗后者亡谦柔卑退者德之余强暴奸诈者祸之始

  舜之所以为孝者有顽父嚣母傲弟人不幸而有此当克谐如舜不为甚难颜渊曰舜何人也予何人也有为者亦若是

  屈己者能处众好胜者必遇敌欲常胜者不争欲常乐者自足有限之器投之满盈则溢太虚之室物物自容静躁宽猛视量之如何耳

  胜于己者必师拙于己者可役爱于己者知善而不知恶憎于己者见恶而不见善

  火之炎上水之就下顺其性则烹饪之功成灌溉之利博

  越鸟巢南胡马嘶北物之真情尚耳而况于人乎

  食能止饥饮能止渴畏能止祸足能止贪

  父之教子必以孝君之责臣必以忠子不子臣不臣安可为之以仁为宅以礼为门以义为路居处于是出入于是践履于是安得不谓之君子

  内不溺于妻子者事亲必孝外不欺于朋友者事君必忠人性如水水一倾则不可复性一纵则不可反制水者必以堤防制性者必以礼法

  保生者寡欲保身者避名无欲易无名难

  善人种德降祥于天恶人种祸贻殃于后

  溺爱者受制于妻子患失者屈己于富贵大丈夫见善明则重名节如泰山用心刚则轻死生如鸿毛

  父善教子者教于孩提君善责臣者责于冗贱盖嗜欲可以夺孝富贵可以夺忠

  以言伤人者利于刀斧以术害人者毒于虎狼言不可不慎术不可不慎也

  为子孙作富贵计者十败其九为人作善方便者其后受惠

  耳不闻人之非目不视人之短口不言人之过庶几为君子

  以爱妻子之心事亲则无往而不孝以保富贵之心事君则无往而不忠以责人之心责己则寡过以恕己之心恕人则全交

  夫寡言择交可以无悔客可以免忧辱

  饱藜藿者鄙膏梁乐贫贱者薄富贵安义命者轻死生远是非者忘臧否

  少不勤苦老必艰辛少能服劳老必安逸

  与善人交有终身了无所得者与不善人交动静语默之间亦从而似之何耶人性如水为不善如就下故易安可不择交

  近世士大夫多为子弟所累是溺于爱而甘受其谤殊不知父当不义圣人犹许争子子弟不肖而不能正是纳于邪而不知义方之训也

  兄之罪大矣

  不临难不见忠臣之心不临财不见义士之节

  大则治乱邪正小则昼夜生死皆反手耳反邪则正反乱则治反夜则昼反死则生岂可犹豫苟且而为之

  耳虽闻目不亲见者不可从而言之流言可以惑众若文其言而贻后世恐是非邪正失实

  忧国者不顾其身爱民者不罔其上

  忧天下国家者其虑深其志大其利博其言似迂其合亦寡其遇亦难孔孟是也梁栋朽则屋倾贤不肖分则国治上节下俭者财用足本重末轻者天下太平

  轻财足以聚人律己足以服人量宽足以得人身先足以率人

  忧患疾痛皆养生善知识放逐闲废皆仕宦善知识不有忧安知乐可为哉

  情相亲者礼必寡道相悖者术不同礼简者诚术异者疎

  人不可无识识暗者小人无识者禽兽小人舍正而趋邪假善而为恶识明者果如是乎禽兽不知父子之亲君臣之分为无识故也

  沽虚誉于小人不若听之于天遗货财于子孙不若周人之急

  君容而断臣恪而忠父严而慈子孝而敬兄爱而训弟恭而劳夫和睦而庄妇守正而顺人伦之道尽矣

  处内以睦处外以义检身以正交际以诚行己之道至矣

  无瑕之玉可以为国器孝悌之子可以为家瑞为政之要曰公与清成家之道曰俭与勤

  宝货用之有尽忠孝享之无穷

  语人之短不曰直济人之恶不曰义

  好胜者必争贪勇者必辱

  大庙之牺被文绣而悔不及鹪鹩深林一枝之乐也

  以已资众者心逸而事济以己御众者心劳而怨聚

  薄于所亲而责人重者不可与言交好名欲速者不可与共谋贪而喜诈者不可与同利害忍而好胜者不可与同逸乐

  千斤之石置之立坂之上一力可以落九仞万斛之舟遡于急流之中片帆可以去千里势使然也若驰羣马于平陆集多士于大庭非骏足奇才不得先

  事亲有隐而无犯事君有犯而无隐事师无犯无隐圣人不易之论也古之所谓犯者以己所见陈于君不以犯上为犯也后世所谓犯者处卑位而言非其职徒以沽名之心务行其说直前抵讦无益于世愚以为若能以事师之道事君无隐则不敢逢君之恶无犯则不忍暴君之失谏可行言可听膏泽可下于民不亦美欤

  畋猎声色之娱易入而难返车服口体之奉相尚而不厌皆非逸豫安乐之道也

  毁誉杂至观其事则毁誉明善恶混淆公其心则善恶判此在上之职也若智劾一职行其所当为而不问毁誉立乎其中道则善恶自黑白也

  事亲孝则专其爱而妻子不能移事君忠则尽其职而爵禄不足动竭力于亲者不必须士类致身于君者不必问品秩

  黼藻太平勘定祸乱可以谓之忠乎苟有隐于君不若愚下不欺之忠也列侯而封击鲜而食可以谓之孝乎苟有违于亲不若贫贱养志之孝也

  有至贤之君无忠直之臣则聪明不能达远虽贤圣或可欺大哉所谓为君难

  财用足以富国家一夫可以为风俗所以系治乱非有大君子不能变必欲弭祸乱致太平非风俗淳俭不可

  爱君切者不知有富贵为己重者不知立功名

  财不难聚也取予当则富足国不难治也邪正辨则丕平风不难化也自上及下而风行俗不难革也自迩及远而俗变

  富贵者奢侈相尚奉养之外弃废宝货穷极土木惟务相胜贫贱者专于工巧伎艺古所未见一日之直可以尽农夫终岁之利故弃本逐末耕桑者少而衣食者多求其盈余储积不亦难哉

  甲冑之士责以御侮州县之吏委以簿书事圣君而变薄俗病在不为耳

  苏张适六国而皆合孔孟走天下而不遇易进难入王霸之道岂止如霄坏

  陶渊明无功德以及人而名节与功臣义士等何耶盖颜子以退为进宁武子愚不可及之徒欤

  妇人悍者必媱丑者必妬士大夫缪者忌险者疑必然之理也

  费千金为一瞬之乐孰若散而活冻馁几千百人处眇躯以广厦何如庇寒士于一廛之地乎

  堂下远于千里况于九重之深虽尧舜不能知比屋有人能以所闻所见上体仁君爱民求治之意委曲详陈之则不待用召山甫而宣王自能致太平也

  能自遂者未必能成人自败者必罔人能自俭者未必能周人自态者必害人然此无他为善难为恶易也

  韩非作说难而卒毙于说岂非所谓多言数穷之戒耳

  张饱帆于大江骤骏马于平陆天下之至快反思则忧处不争之地乘独后之马人或我嗤乐莫大焉

  利可共而不可独谋可寡而不可众独利则败众谋则泄

  盖棺始能定士之贤愚临事始能见人之操守

  猛虎能食人不幸而遇之必疾走以避小人能媚人人喜与之亲不幸而同利害必巧为中伤毒人而人不知然机穽之设未若天网之不漏也

  必尊于事君必严于事亲必达于天地鬼神必疎于禽兽之属一于诚则交际之道无不至矣

  重名节者识有余而巧不足保富贵者知不足而才有余知识明者君子才巧胜者小人

  用心专者不闻雷霆之震惊寒暑之切肌为己重者不知富贵可以杀身功名可以致显祸行通衢大道者不迷心至公无私者不惑

  责越人以鞍马强胡人以舟楫其犹询民瘼于贵游索珍玩于寒士艰哉

  用不节财何以丰民不苏国何以安

  饱肥甘衣轻暖不知节者损福广积聚骄富贵不知止者杀身

  人以巧胜天天以直胜人

  小人诈而巧似是而非故人悦之者众君子诚而拙似迂而直故人知之者寡

  舜耕于历山伊尹耕于莘野圣贤力田见于经传后世以文学明道其弊至于菽麦不分岂止不知稼穑艰难哉

  人以麟凤比君子以豺狼比小人徒论其表耳麟凤为世瑞而不能移风易俗君子能厚风俗致太平以来麟凤豺狼能害人其状易别人得以避之小人深情厚貌毒人不可防闲殆有甚于豺狼也

  邪正者治乱之本赏罚者治乱之具举正错邪赏善罚恶未有不治者邪正相杂赏罚不当求治难矣

  天下有正道邪不可干以邪干正者国不治天下有公议私不可夺以私夺公者人不服

  以是为非以非为是者强辩足以惑众以无为有以有为无者便僻足以媚人心可欺天可欺乎

  女相妬于室士相妬于朝古今通患也若无贪荣擅宠之心何嫉妬之有

  无恒德者不可以作医人命死生之系庸人假医以自诬其初则要厚利虚实补泻未必适当幸而不死则呼需百出病者甘心以足其欲不幸而毙则曰饮食不知禁嗜欲有所违非药之过也厚载而出死者何辜焉世无扁鹊望而知死生无华陀涤肠以愈疾轻以性命托庸医何如谨致疾之因固养生之本以全天年耶呜呼悲夫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9:5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