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天狗。《黄帝占》曰:天狗者,五星之气,出西南,金火气合,名曰天狗。孟康曰:天狗有尾,旁有短彗,下有如狗下食血,其军必败。石氏曰:西北有星,长三丈而出,水金气交,名曰天狗,见则大兵起,天下大饥,人相食。石氏曰:夫天狗所下之处,必有大战,破军杀将,伏尸流血,天狗食之。皆期一年,中二年,远三年,各以其所下之国占之。郄萌曰:出状赤白有光,即为天狗,其下小小无足。所下之地,必流血,国易政。《汉天文志》曰:哀帝时着天白气,广如一匹布,长十余丈,如雷,西南行止,名曰天狗。传曰:言之不从,则有狗祸、诗祅。其年人相惊动,喧哗奔走。《春秋纬》:天狗如犬奔有声,望之如火,见则四方相射。《汉史》云:西北有三丈如火,名曰天狗,出则人相食。《天官》云:天狗状如犬。《镜星》又曰:大流星,有声,其止地,类狗所坠,如火光中天。其下圆,如数顷田处,上锐,见有黄色,千里破军杀将。《汉史》又曰:昭明,下为天狗,兵起流血,占昭明。《洛书》曰:昭明见,霸者出。《运斗枢》曰:昭明有芒角征也。《河图》曰:太白散为天狗。又曰:有出其状赤白有光,则为天狗。其下小无足,所下国易主。贞观十三年正月三日日午,东南方有声如雷,久而方绝。参验此征,多是天狗下,众说不同,未详孰是。推乱亡之运,此其必天狗乎。

  枉矢。《说苑》曰:枉矢,五星盈缩之所生也。巫咸曰:枉矢,类大流星,色苍黑,蛇行,望之如有毛,(一云目。)因长数匹,着天。《海中占》曰:枉矢,类流星,望之有毛目,可一匹布,皎皎着天。见则天下兵大起。将出,弓弩用,期三年,《汉天文志》云:枉矢所触,天下之所伐射,灭亡之象也。又曰;枉矢流,以伐乱。又云项羽救巨鹿,枉矢西流。占曰:枉矢所触,天下之所伐射,灭亡之象也。物类莫直于矢,今蛇行不能直,矢而枉者,执矢者不正矣,以象项羽执正乱也。

  天锋。宋均曰;天锋,彗象矛锋也。《洪范五行传》曰:汉昭帝时,天锋出西方天市,东行过河鼓,入营室中,占有乱臣戮死。后左将军上官杰与燕王谋反伏诛。

  蓬星。《荆州占》曰:蓬星,一名王星,状如夜火之光,多则四五,少则二三。一曰;蓬星在西南,长数丈,左右有光,出而易处。《汉书天文志》曰:景帝中.三年六月壬戌,蓬星见西南,在房南,去房可二丈,大如二斗器,白色;癸亥,在心东北,可丈所;甲子,在尾北,可六尺;丁卯,在箕北,近汉稍小,且去时大如桃;壬申,去,凡十日。占曰:蓬星出,必有乱臣。房心间,天子宫也,是时梁王欲为汉嗣,使人杀汉诤臣袁盎,汉欲诛梁大臣,斧钺用,梁王恐惧,乘车入关,伏斧锧谢罪,然后得免也。

气候占第五十一

  赤黄气出紫微宫天皇大帝星上,有立王。赤气润泽入紫微宫天皇星上,如刀剑,天子有喜,皇后怀孕事。

  赤黄气出紫微宫中东西蕃星,天子用钱赐诸侯王,又云兵起。

  赤气出紫微宫中勾陈星上,兵起。

  黄白气润泽,如刀剑形,入紫微宫,守御女星上,天子有男喜事。黄白气正圆如杯碗,入紫微宫中,有立侯王。一云:天子有璧玉事。黄白气入紫微宫中,有立侯王。白气如龙如风或类兽飞鸟,入紫微宫,皆神气,客喜。黄白如杯碗正圆,入紫宫,幸臣有奉献美食。苍白气入紫微宫,其祸除;或入长垣,胡人兵起。

  苍白气入勾陈中,大司马戮死。赤气出勾陈中,大将战有功。白气入勾陈中,天子立宗庙事。黄白气出勾陈中,兵在外告罢事。黄白气入勾陈中,将不战。黑气入勾陈中,大司马军中死事。黑气入勾陈中,其祸除。

  苍黑气入北斗魁中,贵臣下狱事。苍白黑气出北斗魁中,大臣禁者其祸除。赤气入北斗魁中,大臣斧锧斩者。黄气入北斗魁中,天子出恶令。黄白气入北斗魁中,天子左右幸臣有囚者遇德令。黄白气入北斗魁中,集辅星,相有喜。

  赤气集辅星,相有斧锧之诛。黄白气集辅星,相扰。

  苍白气出东西掖门,天子忧丧事;出太微中,其祸除。黄白气润泽入太微中,天子有喜事。赤黄气入太微,天子用钱赐玉。赤黄气如箕帚,出太微中,天子用钱赐美女。赤气如杯碗正圆光明,出太微中,天子用璧赐诸侯。气上赤下白,大如井口,从外入,压太微庭者,邪臣气;其气直者,贵臣气;出东掖门者,兵起,将受命。赤气出太微中,兵起。一曰立王。赤气入东西掖门,内乱兵起,入,主且有喜事,天必应之以云光影。黄白出宫上,若旗有光,人主有大喜,延年益寿。赤黄气入太微,润泽如帚,妇女喜。黄白气如杯碗,入太微,天子有壁玉喜。黄白气类走兽飞鸟,入太微,皆神气,客喜。黄白气入太微东西掖门,天子喜献见战。黄白气如杯碗正圆,入太微,有献美女者。黄白气太微中,有立王。黑气如蛇蚨及龙形,在太微庭中宫阙上者,白衣之会,其同章环太微天庭而入,杀主有丧,此气皆奸臣谗贼之气。黄白气出东西掖门,天子同德令。一曰:云如鸟口在太微,有人为外应。黑气入东西掖门,大人忧。

  苍白气如走兽,入太微坐旁,天子旁有反者。苍白气如走兽,入太微坐旁,有反者。苍白气如走兽,入抵太微坐,天子有忧。苍白气入抵太微坐,天子丧事。赤青气出五帝座,出南者,不出九十日,人君失其宫,天下不安。赤气直指太微座,诸侯内乱。青气赤气出五帝下,入幸臣中,不出六十日,近臣欲有谋其君者,气不明者不成,其明者死亡,天下大乱。黄气出太子座,不出六十日,太子即位。黑气抵太微座左右,诸侯死。

  苍白气入郎位,中兵起。赤气出郎位,多用兵,远出行。黄气润泽入郎位,中郎位受赐。黑气入郎位,多有死者。

  苍白气入天棓,有丧。苍白黑气出天棓,其祸除。赤气入天棓,兵起大将戮死。黑气入天棓,大人忧。

  黄气入玄床,后宫有子喜。白气有丧。黑气出女床,后宫有死者。青气后宫病。

  青白气出贯索中,其祸除。赤气入贯索中,有内乱兵起。黄白气入贯索中,天子喜。黄气入贯索中,大人恶之。

  苍白黑气出天市,其祸除,万物贱。赤气入天市,有斧锧之事。赤气入天市,有火忧。赤气入天市,五兵器大贵。赤气入天市中,有斧锧之事。赤气入天市,兵弩贵。黄白气长二尺如缯布,常集天市,有神奇物者,天子有喜。

  苍白气入南斗,多大风。赤气入北斗,兵起及宗庙有火忧,大旱。黑气入北斗,天子使诸侯。

  岁星出芒,气长三丈,三日雨,王者不安;荧惑出芒,气长一丈,百日旱;填星出芒,气长四丈,有土功事;太白出芒,气长三丈至六丈,大风雨起所指处;晨星出芒,气长一丈,大水。



云占第五十二

  云如匹布而行,若南,若东,若北,若西,郡上者,其君有忧,必有精以去。

  四望无云,独见赤云如立蛇,其下有流血出战。四望无云,独见赤云如覆船,亦其下有战。

  赤云气如光影见者,臣叛,不过三年。赤云气主兵将死,客胜,主人败。

  赤气覆日如血光,大旱,人民饥千里。

  黑气如大道一条,至长明,不见头尾东西者,不过三朔,大赦天下。

  黑气如群羊猪鱼,四夷不顺。

  黑气如斗如群马蛇变化,为疾疫,人民亡,不宜乳妇,夷兵欲欺中国,宜遣伺候,谗言为恶。

  云如一匹布竟天,天下兵起。

  四望无云,独见黑云极天,兵大起。

  云半天,兵起天沟,不出三日,大雨,雨后不占。

  四望无云,见赤云如烛火,其下战流血死。

  日濛濛无光,士卒内乱,将军循法度,察有功以自明,及有内发,止严刑而伺奸人谋议。

  天阴沉不降雨,昼不见日,夜不见星月,三日已上,阴谋起,将慎左右及敌使;阴五日至七日,有阴谋蔽,将夺其权,此有篡杀事。

  天阴,日月俱无光,昼不见日,夜不见星,有云障之而不雨,此为君臣俱有阴谋,两敌相当,阴相图议;若昼阴夜月出,君谋臣;若夜阴昼日出,臣谋君。

  白气如带一道竟天,有暴兵;白蛇出,长尽天,必有暴兵流血;白蛇夜出,其年兵起。

  濛雾者,邪气阴来冲阳,奸臣谋其君。在天为濛,在人为雾,日月不见为濛,前后人不见为雾。濛者,气也,臣以为非法,乱君政,雾从夜半至,日中不解,遂止,为君不悟,臣行邪政于百姓。过日中而似雨,臣强;夜濛昼明,臣谋君;昼濛夜明,臣得志。

  黄云雾蔽北斗,明日雨。赤云掩北斗,明日大热杀人。白云掩北斗,不过三日雨。青云掩北斗,立雨;天下无云,晴;北斗上中下独有云,后五日大雨。



乙巳占 卷第九

  《易》曰:天垂象,见吉凶,圣人则之。又云: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故伏羲画卦,以定逆顺之征;轩辕设图,实著阴阳之道。盖大圣所以通天地之至理,极造化之能事,体妙缀于神机,作范拟于系象。唯神也,故冥赜可寻;唯机也,故幽玄可验。至若仰观俯察,辅国利民,观毫考微,全身保命,探祸福之源,征成败之数,贤达所尚,由来久矣。淳风不揆庸昧,少而研习,虽著作十余,而每多繁杂,辄以负薪余日,缀集众书,考论群氏,错综黄咸,博闻甘石,及以三都鬼谷,王霸高宗;略其旨要,撮录秘验,吉凶胜负,以类相从,勒为一部,聊备遗忘,并指图略,例示二三。好道畏命,时或览焉,审能精之,万不遗一也。

帝王气象占第五十三

  凡天子气,内赤外黄,正四方所发之处,当有王者。若天子欲有游往处,其地亦先发此气,远近数里,如法计之。吉凶以日辰相克相生决期,亦如支干数法。

  天子气如城门,隐隐在气雾中,恒带杀气森森然。

  天子气如华盖,在气雾中,或有五色,又多在晨昏见。

  天子气如千石仓,在气雾中。

  凡王者气发,常以王相日多,与时及日辰相生,其法并在略例中。

  天子气五色如山镇。

  天子气如高楼在雾中。

  《洛书》云:苍帝起,青云扶日;赤帝起,赤云扶日;黄帝起,黄云扶日;白帝起,白云扶日;黑帝起,黑云扶日。又云:气象青衣人垂手,在日西,天子之气。

  敌上气如龙马,杂色郁郁冲天者,此皆帝王之气,不可击。若在吾军,战必大胜。

  范增云:汉祖气皆为龙虎或五彩,此天子之气也。又云:吾使人望沛公,其气冲天,五色相掺,或似人,此非人臣之气也。又云:气如龟凤大人,有五彩其形,随王时发者,皆天子之气,多上达于天。



将军气象占第五十四

  将军之气如龙,两军相当,若发其上,则其将猛锐如虎,在杀气中。猛将欲行动,先发此气;若无行动,亦有暴兵起,吉凶以日辰决之。

  猛将气如火烟状。

  猛将气白,赤气绕之。

  猛将气如山林竹木。

  猛将气紫黑如门楼,或上黑下赤,似黑旗。

  猛将气如张弩。

  猛将气如尘埃,头锐而卑本大而高。

  两军相当,敌军上气如囷仓正白,见日益明者,猛将气,不可击。

  敌上气黄白而转泽者,将有盛德,不可击。

  气青白而高,将勇大战;前白后青而高,将弱士勇;前大后小,将怯不明。

  敌上气黑、中赤气在前者,将精悍不可当。

  敌上气青而疏散者,将怯弱。

  军上气发,渐渐如云,变作山形者,将有深谋,不可击。若在吾军,速战大胜。

  敌上气如交蛇向人,此猛将气,不可当;若在吾军,战必大胜。

  凡赤气上与天连,军中有名将。一云贤将。



军胜气象占第五十五

  凡气上与天连,此军士众强盛,不可击;若在吾军,可战必胜。

  军上气如火光,将军勇,士卒猛,不可击;在吾军,速战大胜。

  军上气如山堤,山上若林木,将士骁勇,不可与战;若在吾军,战必大胜。

  军上气如埃尘粉沸,其色黄白,如旌旗无风而扬,挥势指敌,我军欲胜,可急击之。

  有云如三疋帛广前后大,大军行气也。

  两军相当,敌上白气粉沸如楼,缘以赤气者,兵锐,不可击;在吾军,战必大胜。

  营上气黄白色厚润重者,勿与战。

  两军相当,有气如人持斧外向,敌战必大胜。

  两军相当,上有气如蛇,举首向敌者,战胜。

  敌上气如疋帛者,此权军之气,不可攻;若在吾军上,战必大胜。

  敌上有云如牵牛,不可击。

  遥望军上云如斗鸡,赤白相随在军中,得天助,不可击也。

  敌上发黄气,将士精勇,不可击;若在吾军,可用战。

  军营上有赤黄气,上达于天,亦不可攻。

  凡军营上有五色气,上与天连,此天应之军,不可击。

  其气上小下大,其军士日增,益士卒。

  其军上气似堤,以覆其军上,前后白,此胜;若覆吾军者,急往击之,大胜。

  夫气锐、色黄白、团而泽者,敌将勇猛,且士卒能强战,不可击。

  云如日月,而赤气绕之,似日月晕状有光者,所见之地大胜,不可攻。

  敌上有气或云,及在中天而及军上,有常此气不变者,坚固难攻。

  凡云气似虎居上者,胜。

  军上气如尘埃、前后高者,将士精锐,不可击。

  敌上气如乳虎者,难攻。

  军上常有气者,其兵难攻。

  军上云如华盖,勿往与战。

  有云状如鸟飞去,所见国战胜。

  云如旌旗如锋向人者,勿与战。

  两军相当,敌上有气如飞鸟,徘徊在其上,或来而高者,兵精锐,不可击。

  夜黑气出,上有赤气临我军上,敌强我弱,弱能破强,小能击大,大战大胜,小战小胜。

  军上云如牛马、头低尾仰者,勿与战。

  军上云如杵形,勿战。

  望四方有赤气如鸟,在鸟气中如黑人,在赤气中如赤杵,在鸟气中或如人十十五五,及状如旌旗在鸟气中,有赤气在前者,敌人精悍,不可当。

  敌上有云如山,兵可托。

  有云长如引素,前后锐,或一或四,黑色有阴谋,青色兵,赤色有反,黄色急去。

  日晕,有云气入晕中者,随所入击之胜。

  有晕有抱,所临者胜。

  日晕相交,居止者胜。

  虹直指,顺之而击,可胜。

  晕有抱有虹,顺抱者胜。

  日旁半晕,两头尖,有战者,随所指击之。



军败气象占第五十六

  有气上黄下白,名曰善气,所临之军,欲求和退,向北,其众死散;向东,则不可信,众能为害;向南,将死。

  敌上气囚废枯散,如马肝色,或如死灰色,或类偃盖,或类偃鱼,皆为将败。

  敌上气乍见,乍聚乍散,如雾始起,此败气,可击;上大下小,士卒日减。

  凡军营上,十日无气发,此军必败;而有赤白气乍出即灭,外声欲战,其实或退散。

  黑气如坏山堕军上者,名曰营头之气,其军必败。

  军上气如火光夜照人,军士散乱。

  军上气出而半绝者欲败,渐尽者走。一绝一败,再绝再败,三绝三败。在东发白气者,灾深。

  军上气如羊形,或如猪形,此是瓦解之气,军必败。

  敌上有气如双蛇,疾往攻之,大胜。

  军上有气,中似双蛇守日,急往击之,勿疑,必大胜。

  军上气如粉如尘,勃勃如烟,军欲败。

  军上气五色杂乱,东西南北不定者,其军欲败。

  军上气如群猪在气中,此衰气,击之大胜。

  军上有赤气炎降于天,士众乱,将死。

  赤气如火光从天来,流下入军,军乱将死。

  彼军上有苍苍气,须臾散,击之必胜;在我军上,须自坚守。

  军上有黑气如牛形,或如马形,从气雾中下,渐渐入军,名曰天狗下食血,则军散败。

  敌上气如群鸟乱飞,衰气也,伐之,则我军胜。

  望彼军上气如悬衣,如人相随,击之可得。

  望彼军上气纷纷如转蓬者,急击之。

  望彼军上气色如扬灰,敌欲退去。气苍黑乱者,士卒饥。

  两军相去十里外,望彼军上气高,而前后白青散者,此败军之气,击之可得。

  云如覆船车盖者,其军必败。

  云气如人头临军营中,战不胜,流血积沟渠。

  敌上云如群羊,如惊鹿,必退走,急击之。

  云如卷席,如疋帛乱攘者,皆为败,可攻而擒之。

  云气盖道,蔽蒙昼冥者,饭不暇释,炊不及熟,急去也。

  有云如鸡兔临营者,军败走。

  军上气黑而卑如楼状,军移必败。

  敌上气如卧人无手足,或似车徊乱不起者,败,如击牛,凶败气。

  敌上气如双蛇,如飞鸟,如决堤垣,如坏屋,如人相指,如人无头,如惊鹿相随逐,如人两相向,皆为将败之气。

  凡降人气,如人皆叉手低头。又云:如人叉手相向。

  白气如群趋入长营,连系结百余里不绝,而徘徊须臾,气如黑山,以黄云为缘者,欲降服之象也。

  敌上气青而渐黑者,将欲死。

  云气如人头者,是将军失兵众。

  散军之气,如燔生草之烟,前虽锐,后必退,得岁月便击之必胜。

  黑气临营,或聚或散,如鸟将宿,敌人畏我,心意不定,终必逃背,逼之大胜;若在我军,善须安抚。

  日晕,有气如死蛇属晕者,将军死,两军相当,不利先举。

  日傍有赤云如悬钟,其下有死将。

  日晕四方均等,为力停;有缺薄征细,所临者败。

  日月晕有背气,所临者败。

  军上有白虹及蜺屈者,败。

  军上有白虹及蜺入营者,败。

  日晕,气后至,先去者败。凡日月晕与气,以先有者为发,以先去者为败。

  军上有日旁虹蜕及犯逆之,战者败。

  日晕有四缺,在外军尽散败。



城胜气象占第五十七

  白气从城中南北出者,兵不可攻城,不可屠城。

  中有黑云如星,名曰军精,急解围去者,有突兵出,客败。

  城上白气如旌旗者,胜。若赤界,其兵精锐不可当。

  赤云临城,有大喜庆。黄云临城,有大喜庆。

  青云从军城中南北出者,城不可攻。

  青色如牛头触人者,城不可攻。

  城中有气出东,其光黄,此天守城,不可伐,伐者死。

  白气从中出,青气从北入及返回还者,军不得入城。

  诸攻城围邑,过旬不雷不雨者,为城有辅,疾去之,勿攻。

  城垒气出于外,如火烟者,主人欲出战,其气无极者,不可攻。

  城上气如双蛇者,难攻;若前高后卑者,攻之可拔;后高前卑者,不可攻。

  赤气如杵形,从城中出向外者,内兵突出,主人胜。

  城上有云分为雨彗状,攻不可得。

  其城上气不见于外者,不可攻。

  有赤气从城上出者,兵内胜,宜备之。

  凡攻城,有诸气从城出,入吾军上者,敌家气也,气绕城不入者,外兵不得入。

  日晕,有白虹贯日,其城可攻拔。

  日晕,有青气从中起四出者,围中胜。

屠城气象占第五十八

  赤气在城上,黄气四面绕之,城中大将死,城降。

  城上赤气如飞鸟,城可攻,急击之,则破走。

  城上有赤气如破车,城可攻。

  城上无云气,士卒必败散。

  城营中有赤气,状如狸皮斑及正赤者,并破亡将败。

  城上气如死灰色及上下出者,城可攻。一云,攻城围邑,其气如灰气出而覆其一军上者,多病,城可屠;气出复入者,人欲逃背。

  攻城围邑,城上气聚如楼见外者,攻之可得。

  望城中气起而正上赤,可屠。

  城营上有云如众人头赤色,下多流血死丧。

  攻城围邑,其上气色如灰,一云灰,城可屠。气出南北,城可克;其气出复入城中,人欲逃背;其气出而东,城可攻;其气出而西,城可降;其气出而复其军上者,士多病;其气出而高无所止,用日久长。有气从城外者,兵欲盗攻。

  攻城,黑云临城者,积土固险之象。黑,水之气,城池之称。我据城,敌不能为我攻,故不可攻。又曰:审应而无攻,知难而自止,因可用智不败。

  有白气如蛇,来止敌城上者,急攻之,小缓则失;从其城来指我营者,宜急固守。

  凡攻城,有白气绕城而入城者,随所入,急攻之,小缓则失;从其城来指我营者,宜急固守。

  攻城,若不雨,濛雾,日死,风至,兵胜。日色无光为日死。

  云气如雄雉临阵,其下必有降者。

  濛云围城而入城者,外胜得入。

  有云如立人五枚,或如三牛,边城围。

  城上有蛟头白,内降,城可攻;若有屈虹从外入城中,三日内,城可屠。

  日重晕而有白虹贯日,围城客胜。



伏兵气象占第五十九

  军上有黑气,浑浑圆长,赤气在其中,其下必有伏兵,不可击。军当欲战,或长相守者。

  望彼军上白气粉沸,起如楼状,其下必有藏兵万人,不可轻击。

  军行近山林坑谷之间,当善防之,既是伏兵之地,而上有气者不疑。云纷纷绵绵相绞,及似蒿草数尺,车骑为伏兵。云如布席之状,及似蒿草尺许,此以步卒为伏兵。

  伏兵之气,如幢节状在乌云中,或如赤杵在乌云中,或如乌人在赤云中。

  黑气出营南,贼逃吾,复有伏兵,谨候察之,有覆之无遗。

  两军相当,赤气者伏兵之气。若前有赤气,前有伏兵;后有赤气,后有伏兵;左右亦如之。察审则知伏兵所在。

  军上有气乌色中有赤气,必有伏兵,不可攻;前有乌气,后有白气,必有伏兵,不可攻。

  有云如山,兵在外,有伏兵。



暴兵气象占第六十

  白气如瓜蔓连结,部队相逐,须臾罢而复出,至八九而来不断,急贼卒至,宜防固之。

  白气如仙人衣,千万连结,部队相逐,罢而复兴,如是者,当有千里兵来,所起备之。

  黑气敌上,来之我军上,欲袭我,敌人吉,宜备不宜战,敌回,从而击之,必得小胜;天色苍茫而有此气,依日支干数,内无风雨,则所发之方必有暴兵。日克时则凶,时克日自消散。此气所发之方,当有使人告急,一人来则气一条,二人来则气二条,三人来则气三条;若散满一方,则有众来。期至依支干数,数内有风雨则伏。

  壬子日,候四望无云,独见赤云如旌旗,其下有兵起。若遍四方者,天下尽有兵。

  若四望无云,独见黑云极天,天下兵大起;云半天,兵半起,名天沟,三日内有雨,灾解。

  敌欲来者,其气上有云,下亦有云,其下敌必至。

  云气如旌旗,贼兵暴起,暴兵起如虎。

  云气行人,必有暴兵;色白而悴者,是暴兵起。

  气如人持刀盾,有云如坐人赤色,所临城邑有卒兵至,惊怖,须臾去。

  赤气如人持节,兵未息。

  云如赤虹,有暴兵。

  白虹出长尽,有暴兵流血。

  有云如人行止不崩,有暴兵。

  赤云如火者,所向兵至。

  天有兵气状如疋布、经丑未者,天下多兵,赤者尤甚。

  有云如胡人列阵,天下兵起。

  天有白气广六丈、东西气竟天者,兵起;青者有大丧。白气如带道竟天,有暴兵。

  有云如疋布竟天,天下兵起。

  有云如疋布持捧,兵起民流。

  有云如豹四五枚相聚,国兵起。

  四方清霁,独有赤云赫然者,所见之地有兵起。



战阵气象占第六十一

  气青白,白高,将勇大战。

  气如人无头,如死人卧,敌上气如丹蛇,赤气随之,必大战败将。

  四望无云,独见赤气如狗入营,其下有流血。

  四望无云,独见赤云如立蛇,其下有流血出战。

  四望无云,独见赤云如覆船者,其下有战。

  初出军日,天气昏漠,云气阴沉寒克者,必战。若清阳温和,风尘不动者,不见敌亦不战。

  有青气见军之王相上者,当戌交战,不见者不战。

  若白虹,若赤屈虹,见城上,其下必大战流血;赤气屈旋停住者,其下有兵血流。

  白气如车入北斗中转移者,下有流血,大将死。

  云如耕垅者,兵必大战惊。

  日傍气或相交贯穿,或相背,主中不和。

  日有白气若虹交见者,从上击下胜,无军而见者,下必流血。

  两军相当,必交战。有白虹列四五六见者,亦为大战。

  日旁有一缺,万人死其下。两军相当,不利先举。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2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