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西怀远知县升云南通安州守未抵任闻北变后简

工部员驻桂林嘱长子荀龙归曰今即与汝永诀我

愿以老朽酬君父汝归教养子弟勿以我为念季子

白龙由间路趋省共效艰危志未克殚俱殁于王事

桂人立祠祀之

  何兆宁

按广州府志兆宁字仲轼香山人邑庠生深沉有大

略崇祯间省叔父君驺于京师习闻天下大计益究

心韬钤之略会上林禁旅讨贼河内兆宁遂投笔从

事军中所向馘贼以报时总兵王朴异之曰君儒者

勇乃尔乎七年奏捷叙功实授守备随禁旅还京师

会两广方用兵兆宁以部次赴军门独当一面清剿

盘石十八峒贼报功寻又与惠阳参将施王政掎角

并进破沙子下冈诸贼复合楚师捣主簿峒歼渠散

胁以兆宁功为最授游击未几复从总制沈犹龙征

九连山八排诸峒设奇制胜多出兆宁方略贼平历

升参辖肇标水兵援剿海上诸寇兆宁善用谍往往

豫得其消息贼夕聚谋而兆宁朝拥楼船至矣贼以

是闻其名者莫不破胆寻有兵数万东下总制丁魁

楚知兆宁可任大事独召之画策兆宁尽藏其哨船

集渔艇溯上流火攻破之晋副总兵时溪洞土司蹶

张犯隆安宁化诸县制府以兆宁勇略为诸将冠于

是专师西徇多所擒馘未几交址复窥逞晋宁正总

兵专制思恩率兵德庆驻舟杨柳沙奋战身被流矢

跃波中而死兆宁起书生虽历行间数十年犹手编

不置平生癖爱砚有一片纯曰蕉叶兆宁宝之尝曰

此吾徇葬物也死时砚果衷甲间盖方角战已自办

一死谅烈士哉

  喻萃庆 王基固 费长统

按雷州府志萃庆四川举人崇祯十七年知遂溪县

事秉性刚决莅事精明征钱粮抚字寓于催科理讼

狱复盆昭于霜雪胥吏不敢为奸铺户革其包揭公

庭清肃兆庶乐生真良令也后城陷与按院王基固

推官费长统同死之

  王昌言

按定安县志昌言字如纶李家人礼部尚书弘诲孙

思南府汝鲲子恩荫五品官天启二年入监肄业部

拨屯田司监历满例应候选昌言不仕还处世温和

与物无竞置义田赡宗族义学教乡邦岁饥糜粥大

道饲穷饿者修桥梁辟道路乡里德之崇祯末盗贼

丛生昌言居龙梅练习乡勇堵御居民赖以获安许

宗孔林冲霄黄和生等勾黎贼马蹬根作乱大肆掳

掠昌言捐家召募兵勇击败之后与张忝戎会师合

剿至金&#岭&#堕贼计奋身力战为贼所中死之定

安陷其妻陈氏亦嚼其舌骂贼而死人皆称为夫妻

义烈云

  张肯堂 刘世勋 郑遵俭 董志宁 朱养

  时 林瑛 江用楫 董元 朱万年 李开

  国 顾珍 顾中尧 苏兆人 戴仲明 顾

  明楫 林世英 王朝相 刘朝

按明外史本传肯堂字载宁松江华亭人天启五年

进士授浚县知县弭盗安居大着声绩崇祯七年擢

御史明年春贼陷凤阳条上灭贼五事计虑周悉时

不能尽用俄以皇陵震惊疏责辅臣不宜作秦越之

视时给事中范淑泰劾大学士王应熊纳四川巡抚

王维章贿帝不问肯堂言淑泰纠应熊行同盗跖而

应熊之辨不啻操同曾史是非爚乱祈至尊廷鞫无

留疑案滋朝端聚讼应熊愤诋言诸臣不过欲逐臣

及维章俾同党尽据中外要地帝亦不问出按福建

数以平寇功受赉还朝言监司营竞纷纭意所欲就

则保留久任意所欲避则易地借才今岁燕秦明岁

闽粤道路往返动经数千程限稽迟多逾数月加一

番更移辄加一番扰害今郡守非三年不迁县令非

四年不召何独于监司而忽之帝是其言十二年十

月杨嗣昌出督师肯堂奏言从古戡乱之法初起则

解散势成则剪除未有专任抚者今诸臣以抚自愚

一&#再&#至于三四熊文灿已矣辅臣膺新命而出

贼必仍用故伎佯摇尾乞怜而失事诸臣冀掩从前

败局必多方荧惑仍进抚议请特申一令专务剿除

有进招抚说者立置重典况歼渠散党明旨昭然欲

取渠魁数十万众中岂能兵不血刃使自授其首哉

三面宏开俟张献忠俘馘后可也帝以偏执臆见责

之十四年四月言流寇堕城破邑屡陷名藩中原形

胜地往来纵横如入无人之境此督师嗣昌受事前

所未有目前大计先在释嗣昌之权观其逡巡二年

丧师殆尽小丑视之蔑如矣上虑谴诃之及则欺饰

日深外愤威望之轻则乖张日甚宁止无功抑且生

变嗣昌一日未撤封疆祸一日未已也疏奏帝不悦

而是时嗣昌已死矣十二月复言今讨贼不可谓无

人巡抚之外更有抚治总督之上又有督师令各办

一股贼位号虽殊事权无别楚自报捷豫自报败甚

至南阳失守祸中亲藩督师职掌安在试问今为督

师者将居中而运以发踪指示为功乎抑分贼而办

以焦头烂额为事乎今为秦保二督者将兼顾提封

相为掎角之势乎抑遇贼追剿专提出境之师乎今

为抚者将一禀督师之令进退惟其指挥乎抑兼视

贼势之急战守可以择利乎凡此肯綮一切置不问

中枢冥冥而决诸臣瞆瞆而任至失地丧师中枢纠

督抚以自解督抚又互相委以谢愆而疆事已不可

问矣帝纳其言下所司详议肯堂所条奏切中事情

大率类此十五年请召还建言谴谪诸臣词旨恳切

帝下所司吏部尚书李日宣都御史王道直等核上

四十三人帝取诸臣去国原疏召辅臣面裁议乃复

给事中阴润李清刘昌御史周一敬官余不用肯堂

旋擢大理寺丞顷之以右佥都御史巡抚福建福王

立遣兵入卫南京破总兵郑鸿逵拥唐王聿键入闽

与其兄南安伯芝龙及肯堂劝进遂加太子少保吏

部尚书曾樱至言官请令樱掌吏部乃易肯堂掌都

察院肯堂请出募舟师由海道抵江南倡义旅而王

由仙霞趋浙东与相声援乃加少保给敕印便宜从

事擢文选郎中朱永佑为吏部右侍郎福州推官徐

孚远为兵科给事中从行二人皆肯堂里人也芝龙

怀异心阴沮之不成行及王败死肯堂飘泊海外至

舟山鲁王用为东阁大学士会定西侯张名振奉王

航海去属肯堂城守城中兵六千居民万余坚守十

余日城破肯堂衣蟒玉南向坐令四妾一子妇一女

孙先死乃从容赋诗自经一时同死者兵部尚书李

向中礼部尚书吴锺峦吏部侍郎朱永佑安洋将军

刘世勋左都督张名扬通政使会稽郑遵俭兵科给

事中鄞县董志宁兵部郎中江阴朱养时户部主事

福建林瑛苏州江用楫礼部主事会稽董元兵部主

事福建朱万年长洲顾珍临山卫李开国工部主事

长洲顾中尧中书舍人苏州苏兆人工部所正鄞县

戴仲明定西侯参谋顺天顾明楫诸生福建林世英

锦衣指挥王朝相内官监太监刘朝凡二十一人

  李向中 吴锺峦 朱永佑 张名扬

按明外史张肯堂传向中锺祥人崇祯十三年进士

授长兴知县以才调秀水着廉惠声福王时历车驾

郎中苏松兵备副使唐王以为尚宝卿闽事败避海

滨鲁王监国召为右佥都御史从航海进兵部尚书

从至舟山及是破大帅召向中不赴发兵捕之以衰

绖见大帅呵之曰聘汝不至捕即至何也向中从容

曰前则辞官今就戮尔锺峦字峦稚武进人崇祯七

年进士授长兴知县时亟征练饷锺峦以旱潦缓其

税不中额谪绍兴照磨逾年移桂林推官闻京师变

流涕曰马君常必能死节已而信至士奇果死福王

立迁礼部主事抵南雄闻南都失转赴福建痛陈国

计鲁王起兵以锺峦为礼部尚书往来普陀山中及

宁波已失锺峦慷慨谓人曰昔仲达死珰祸吾以诸

生不得死君常死贼难吾以远臣不得从死今其时

矣乃急渡海入昌国卫之孔庙积薪左庑下抱孔子

木主自焚死仲达名应升锺峦弟子忤魏忠贤死党

祸者也永佑字爰启崇祯七年进士授刑部主事改

吏部罢归事唐王后至舟山城破被执愿为僧乃被

戮名扬名振弟城破母范以下自焚者数十人王朝

相闻城破护王妃陈氏贵嫔张氏义阳王妃杜氏入

并用巨石复之自刎其旁开国母瑛明楫妻皆自尽

  曾樱

按明外史本传樱字仲含峡江人万历四十四年进

士乞假归师事邹元标久之授工部主事历郎中天

启二年稍迁常州知府诸御史巡盐仓江漕及提学

屯田者皆操举劾权文牒日至樱牒南京都察院曰

他方守令奔命一巡按独南畿奔命数巡按请一切

戒饬罢钩访取赎诸陋习都御史熊明遇为申约束

焉樱持身廉为政恺悌公平不畏强御屯田御史索

属吏应劾者姓名樱不应御史以危言恐之樱答曰

僚属已尽无可纠止知府无状因自署下考杜门待

罪抚按亟慰留乃起视事织造中官李实劾罢巡抚

周起元迫知府行属礼樱独如故实怒移檄以尔汝

侮之樱亦报以尔汝卒不屈无锡高攀龙江阴缪昌

期李应升被逮樱助昌期应升赀而经纪攀龙死后

事出其子及僮仆于狱为文祭之宜兴毛士龙坐忤

魏忠贤遣戍樱讽士龙逃去上官捕其家人赖樱以

免武进孙慎行忤忠贤当戍樱缓其行忠贤败事遂

解七年迁浙江右参政用士民请诏以新秩留任崇

祯元年以右参政分守漳南九莲山贼犯上杭樱募

壮士击退之夜捣其巢歼馘殆尽士民为樱建祠母

忧归服阕起故官分守兴泉二郡进按察司分巡福

宁先是红夷寇兴泉樱请于巡抚邹维琏用副总兵

郑芝龙为军锋果奏捷及刘香寇广东总督熊文灿

欲得芝龙为援维琏等以香与芝龙有旧疑不遣樱

以百口保芝龙遂讨灭香芝龙感樱次骨十年冬东

厂获一男子言为樱行贿谋迁浙江按察使词连吏

部主事林中凤来方炜帝怒下两人狱命抚按械樱

赴京御史叶初春先为樱属吏知其廉于他疏微白

之有诏诘问因具言樱贤然不知贿所从至诏至闽

巡抚沈犹龙巡按张肯堂阅厂檄有奸人黄四臣名

芝龙前白曰四臣我所遣我感樱恩恐迁去令从都

下讯之四臣乃妄言致有此事犹龙肯堂以入告力

讼樱冤芝龙亦具疏请罪士民以樱贫为醵金办装

耆老数千人随至阙下击登闻鼓讼冤帝命毋入狱

俟命京邸削芝龙都督衔而令樱以故官巡视海道

未行杨嗣昌以衡永多寇奏改樱湖广按察使兼右

参政分守湖南给以敕故事守道无敕帝特赐之时

贼已残十余州县而永州知府推官咸不任职樱荐

苏州同知晏日曙归德推官万元吉才两人方坐事

罢官以樱言命日曙以同知掌知府事元吉以检校

掌推官事樱乃调芝龙剿贼贼多降一方遂安迁山

东右布政使分守登莱十四年春擢右副都御史代

徐人龙巡抚其地明年迁南京工部右侍郎乞假归

山东初被兵巡抚王永吉所部济兖东三府州县尽

失匿不以闻及兵退以恢复报而樱所部青登莱三

府失州县无几尽以实奏及论罪永吉反擢兵部侍

郎督总蓟辽而樱夺官逮治下刑部狱不十日而京

师陷贼尽释诸囚樱乃微服遁还自诣南京刑部时

福王已立法司当以赎徒唐王称号于福州郑芝龙

专柄荐樱起工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无何令掌吏

部而移吏部张肯堂于都察院樱持法不挠数有所

执争荐揭重熙傅鼎铨等皆擢用樱寻进太子太保

吏部尚书文渊阁王驻延平令樱留守福州寻城破

樱挈家避海外中左卫越五年其地被兵遂自缢死

  揭重熙

按明外史曾樱传重熙字祝万抚州临川人崇祯九

年顺天乡试及明年会试重熙皆以五经中式时称

异才初授福宁知州福王时擢吏部考功主事外艰

归适南昌抚州皆破与同里曾亨应先后举兵唐王

命以故官联络建昌兵一战而北吏部主事王兆熊

劾之用大学士曾樱荐令以考功员外郎兼兵科给

事中从大学士傅冠办湖东兵事泸溪告警冠不能

救重熙劾解冠任兵事遂皆委重熙江西巡抚刘广

引战败被执复用樱荐擢右佥都御史代广引攻抚

州不克而退俄闻汀州失解兵入山永明王拜重熙

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总督江西兵召募万余人

薄邵武败还金声桓左良玉将也据南昌败声桓死

诸军尽散独张自盛众数万走闽重熙入其军约广

信曹大镐&#进自盛掠邵武战败被执重熙走卒数

十人赴大镐于百丈&#适大镐还军铅山惟空营在

众就营炊食被执至建宁下之狱重熙觅死具不得

日整衣冠拜呼高皇帝祈死未几昂首受刃颜色不



  傅鼎铨

按明外史曾樱传鼎铨字维衡重熙同邑人崇祯十

三年进士除翰林检讨充永王讲读官疏救刘宗周

几获罪李自成陷京师鼎铨出谒贼败南还唐王时

曾樱荐鼎铨王以其降贼命予知府衔赴赣州军自

效寻复其故官赣州破退隐山中已闻金声桓叛鼎

铨乃举兵以应永明王屡擢为兵部右侍郎兼翰林

侍读学士声桓灭鼎铨往来张自盛曹大镐军后至

广信张村为守将所执系南昌狱谕之降不从令作

书招重熙亦不从鼎铨自降流贼为乡人非笑尝欲

求一死所至是不少挫从容就刑乡人更贤鼎铨已

重熙大镐相继败而都昌督师余应桂亦以是岁亡

江右兵遂尽

  李特万



兆寅

按澄海县志特万弟兆寅鸥汀陇头乡人俱业儒寨

破时特万兄弟同母陈氏妻庄氏兆寅妻陈氏男女

共九人皆自焚死

  许鼎新

按澄海县志鼎新字茅子鸥汀人诸生屡试前矛值

海盗数千猝至鼎新统众捍御随方应变相持七昼

夜后寨破被执慷慨骂贼而死

  王之仁

按滦州志之仁字九如之心亲弟任苏州镇守总兵

官洪光被俘舟师溃散之仁率所部入于海志图恢

复见事无成自率官丁登岸冠服赴督师洪以客礼

见喻晓百端力劝归命掀厉顾曰王之仁来受死

耳恐海中自裁人未知我身岂可降哉洪奏闻戮于

江南省

 忠烈部艺文一

  吊屈原赋         汉贾谊

恭承嘉惠兮&#罪长沙仄闻屈原兮自湛汨罗造托

湘流兮敬吊先生遭世罔极兮乃陨厥身乌呼哀哉

兮逢时不祥鸾凤伏窜兮鸱鸮翱翔阘茸尊显兮谗

谀得志贤圣逆曳兮方正倒植谓随夷混兮谓跖跷

廉莫邪为钝兮铅刀为铦于嗟默默生之亡故兮斡

弃周鼎宝康瓠兮腾驾罢牛骖蹇驴兮骥垂两耳服

盐车兮章父荐屦渐不可久兮嗟若先生独离此咎

兮谇曰已矣国其莫吾知兮子独壹郁其谁语凤缥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3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