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佥都御史驰赴江南浙江督练兵输饷诸务国维条

上生财七事即驰出都行十日而都城陷福王召之

令协理戎政寻叙山东讨贼功加太子太保荫锦衣

佥事吏部尚书徐石麒去位众议归国维马士英恶

之用张捷国维乃乞省亲归南都失守逾月潞王监

国于杭州不数日出降闰六月国维朝鲁王以海于

台州请王监国即日移驻绍兴进国维少傅兼太子

太傅兵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督师江上总兵官方

国安亦自金华至马士英素善国安匿其军中请入

朝国维劾其十大罪乃不敢入连复富阳于潜树木

城缘江要害联合国安及王之仁郑遵谦熊汝霖孙

嘉绩钱肃乐诸营为持久计及国安等诸军乏饷溃

王走台州航海国维亦还守东阳六月知势不可支

作绝命诗三章赴水死年五十有二

  陈潜夫

按明外史本传潜夫字符倩钱塘人家贫落魄好大

言以駴俗崇祯九年举于乡益广交游为豪举好臧

否人里中人恶之友人陆培兄弟为文逐潜夫潜夫

乃避居华亭十六年冬授开封推官大河南五郡尽

为贼据开封被河灌城虚无人长吏皆寄居封丘有

劝潜夫弗往者不听驰之封丘会叛将陈永福率贼

兵出山西其子德为巡抚秦所式部将缚巡按御史

苏京去潜夫募民兵千请于所式及总兵卜从善许

定国令共剿皆不肯行潜夫乃以十七年正月奉周

王渡河居杞县檄召旁近长吏设高皇帝位歃血誓

固守贼所设伪巡抚梁启隆居开封故归德推官桑

开第降贼为督赋他伪官散布郡邑间甚众而开封

东西诸土寨剽劫公行相攻杀无已潜夫转侧杞陈

留间朝夕不自保闻西平寨副将刘洪起勇而好义

屡杀贼有功躬往说之五月五日方誓师而都城失

守报至乃恸哭令其下缟素洪起兵万号五万潜夫

兵三千俘杞伪官启隆闻风遁去遂渡河而北大破

贼将陈德于柳园时李自成已败走山西而南阳贼

乘间犯西平洪起引还潜夫亦随而南福王立于南

京潜夫传露布至朝中大喜即擢监军御史巡按河

南潜夫乃入朝言中兴在进取王业不偏安山东河

南地尺寸不可弃豪杰结寨自固者引领待官军诚

分命藩镇以一军出颍寿一军出淮徐则众心竞奋

争为我用更颁爵赏鼓舞计远近画城堡俾自守而

我督抚将帅屯锐师要害以策应之宽则耕屯为食

急则披甲乘墉一方有警前后救援长河不足守也

汴梁一路臣联络素定旬日可集十余万人诚稍给

糗粮容臣自将臣当荷戈先驱诸藩镇为后劲河南

五郡可尽复五郡既复画河为固南连荆楚西控秦

关北临赵卫上之则恢复可望下之则江淮永安此

今日至计也两淮之上何事多兵督抚纷纭&#为虚

设若不思外拒专事退守举土地甲兵之众致之他

人臣恐江淮亦未可保也当是时开封汝宁间列寨

百数洪起最大南阳列寨数十萧应训最大洛阳列

寨亦数十李际遇最大诸帅中独洪起欲效忠潜夫

请予挂印为将军马士英不听而用其姻娅越其杰

巡抚河南潜夫自九月入觐便道省亲甫五日即驰

赴河上所建白皆不用诸镇兵无至者其杰老惫不

知兵兵部尚书张缙彦总督河南山东军务止提空

名不能驭诸将其冬应训复南阳及泌阳舞阳桐柏

遣子三杰献捷潜夫授告身饮之酒鼓吹旌旗前导

出三杰喜过望往谒其杰其杰觊其贿故为尊严厉

辞诘责诋为贼三杰泣而出萌异心潜夫过诸寨皆

铙吹迎送其杰间过之诸寨皆闭门不出其杰恚谮

潜夫于士英士英怒冬尽召潜夫还以凌駉代潜夫

亦遭外艰归明年三月给事中林有本疏劾御史彭

遇颽并及潜夫士英以遇颽己私人置不问独令议

潜夫罪先是有童氏者自言福王继妃广昌伯刘良

佐具礼送之潜夫至寿州见车马驺从传呼皇后来

亦称臣朝谒及童氏入都王以为假冒下之狱遂责

潜夫私谒妖妇逮下狱司治之未几南都不守潜夫

得脱归闻鲁王监国绍兴渡江往谒命复故官加太

仆少卿监军乃自募三百人列营江上寻进大理寺

少卿兼御史如故及江上师尽溃潜夫走至山阴化

龙桥作绝命词偕妻妾二孟氏同赴水死年三十七

  陆培

按明外史陈潜夫传始为文逐潜夫者陆培举进士

为行人奉使事竣归省南都既复谋结壮士保乡土

俄闻潞王降索酒饮将自裁其妻昼夜守培乃绐妻

他往拒户自经妻兄子破壁救之苏培大恨赋绝命

诗二章上书其母以绳授二仆曰我为烈士若辈宜

相成坐方&#从容就缢死年二十九培字鲲庭父运

昌崇祯七年进士授永丰知县调吉水以治绩闻培

少负俊才有文名行谊修谨客华亭尝却奔女于室

  林汝翥 林&#

按明外史本传汝翥字大葳福清人举于乡授沛县

知县天启二年战却徐鸿儒兵缉妖人王普光党有

功特擢御史四年六月巡视京城民曹大妻与人奴

角口服毒死火者曹进傅国兴率众大掠奴主家用

大锥锥其主刑官不敢问汝翥捕得进进惧劾请受

杖遂杖之五十国兴邀于道骂不已汝翥收系之亦

请受杖复杖之魏忠贤大怒立传旨廷杖汝翥先数

日群奄殴杀万汝翥大惧逸至遵化巡抚邓渼为

代题都御史孙玮御史潘云翼等交章论救不听卒

杖之削籍归崇祯初起官右参议分守温处道不赴

久之起琼州道坐奸民煽乱贬秩归福王时起云南

佥事已而解职鲁王次长垣召为兵部右侍郎与员

外郎林&#攻福宁战败被执谕降不从系之吞金屑

而死&#字子野汝翥同邑人为诸生讲求济世要务

举崇祯十六年进士授海宁知县邑有妖人以剑术

恐众聚千人&#捕杀之南都复杭州亦不守卒乘机

乞饷环署大噪&#罪为首者而如其请以城孤不能

存引去唐王以为御史改文选员外郎募兵福宁闻

王被杀大恸走匿山中及鲁王航海至长垣福清乡

兵请&#为主与汝翥共攻城殁于阵

  明二十九

  杨文骢 孙临 吴易



承绪

 沈自駉 沈

  自炳 吴福之 周瑞 孙兆奎

按明外史本传文骢字龙友贵阳人浙江参政师孔

子万历末举于乡崇祯时官江宁知县御史詹兆恒

劾其贪污夺官候讯事未竟福王立于南京文骢戚

马士英当国起兵部主事历员外郎郎中皆监军京

口以金山踞大江中控制南北请筑城以资守御从

之文骢善书有文藻好交游干士英者多缘以进气

焰赫然其为人豪侠自喜颇推奖名士士亦以此附

之明年迁兵备副使分巡常镇二府监大将郑鸿逵

郑彩军及江上警急文骢驻金山扼大江而守五月

朔擢右佥都御史巡抚其地兼督沿海诸军文骢乃

还驻京口合鸿逵等兵南岸相持初九日北岸军卒

乘雾潜济南岸诸军悉溃文骢走苏州十三日南京

失守百官尽降命鸿胪丞黄家鼒往苏州安抚文骢

袭杀之遂走处州时唐王已自立于福州矣初唐王

在镇江时与文骢交好至是文骢遣使奉表称贺鸿

逵又数荐乃拜兵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提督军

务令图南京加其子鼎卿左都督太子太保鼎卿士

英甥也士英遣迎福王遇王于淮安王贫窭甚鼎卿

赒给之王与定布衣交以故宠鼎卿甚及鼎卿上谒

王以故人子遇之奖其父子拟以汉朝大小耿然其

父子以士英故多为人诋諆明年衢州告急诚意侯

刘孔昭亦驻处州王令文骢与共援衢不能御退至

浦城为追骑所获与监纪孙临俱不降被戮临字武

公桐城人兵部侍郎晋之弟文骢招入幕奏为职方

主事竟与同死其时有吴易者字日生吴江人生有

膂力跅弛不羁崇祯末成进士福王时谒史可法于

扬州可法异其才题授职方主事为己监军明年奉

檄征饷江南未还而扬州失已而吴江亦失易走太

湖与同邑举人孙兆奎诸生沈自駉自炳武进吴福

之等谋举兵旬日得千余人屯于长白荡出没旁近

诸县道路为梗唐王闻之授兵部右侍郎兼右佥都

御史总督江南诸军文骢奏易斩获多进为兵部尚

书鲁王亦授易兵部侍郎封长兴伯八月易突被攻

败走父承绪妻沈及女皆投水死自駉自炳福之亦

死焉兆奎被获一军尽歼明年易乡人周瑞复聚众

长白荡迎易入其营八月事泄被获死之福之锺峦

子也兆奎兵败时虑易妻女被辱视其死而后行故

被获械至江宁死之

  傅冠

按明外史贺逢圣传冠字符甫进贤人祖炯南京刑

部尚书天启二年冠举进士第二授翰林编修崇祯

中累官礼部右侍郎十年八月拜礼部尚书兼东阁

大学士有章奏发自御前者冠以为揭帖援笔判其

上既知&#皇恐引罪帝即放归唐王时命以原官督

师恢复江西或劾其嗜酒乃许致仕后冠寓居门人

泰宁汪亨龙家亨龙执以献有司不屈被戮于汀州

血渍地久而犹鲜汀人叹其忠

  王瑞柟

按明外史本传瑞楠字圣木永嘉人天启五年进士

授苏州推官兼理兑运军民交兑恒相轧启衅瑞楠

调剂得宜岁省浮费三万金上官为勒石着令贵人

弟奸法执问如律其人中之当涂将议调遂归崇祯

七年起河间推官迁工部主事调兵部转职方员外

郎擢湖广兵备佥事驻襄阳十一年春张献忠据谷

城乞抚总理熊文灿许之瑞楠以为非计谋于巡按

林铭球总兵官左良玉将俟其至执之文灿固以为

不可瑞楠言贼以计愚我我不可为所愚今良玉及

诸将贾一选周仕凤之兵俱在近境诚合而击之何

患不捷文灿怒责以挠抚局瑞楠曰贼未创而遽抚

彼将无所惧惟示以必剿之势乃心折不敢贰非相

挠实相成也文灿不从瑞楠乃列上从征归农解散

三策文灿亦不用瑞楠自为檄谕献忠献忠恃文灿

庇己不听明年献忠叛瑞楠先已丁忧归献忠留书

于壁言己之叛总理使然具列上官姓名及取贿岁

月而题其末曰不纳我金者王兵备一人耳由是瑞

楠名大着服阕未及用而都城陷福王时召为太仆

少卿极陈有司虐民之状旋告归唐王召赴福建仍

故官未几复归及闽地尽失温州亦不守避之山中

有欲荐令出者乃拜辞家庙从容入室自经死

  沈廷扬

按明外史本传廷扬字季明崇明人好谈经济崇祯

中由国子生为内阁中书舍人十二年冬帝以山东

多警运道时梗议复海运廷扬生海滨习水道上疏

极言其便且辑海运书五卷以呈帝喜即命造海舟

试之廷扬乘二舟由淮安出海抵天津仅半月帝大

喜即加户部郎中往登州与巡抚徐人龙计海运事

宁远军饷率用天津船自登州候东南风转粟至天

津又候西南风转至宁远廷扬请从登州直达宁远

帝用其议省费多十五年命再赴淮安督海运事竣

加光禄少卿仍领其事及京师陷福王立命廷扬以

海舟防江寻命兼理饷务馈江北诸军南京失守走

还乡里后航海至舟山依黄斌卿唐王在福建授兵

部右侍郎总督水师鲁王授官亦如之鲁王航海之

明年廷扬督舟师北上抵福山次鹿苑夜分飓风大

作舟胶于沙被执谕之降不从被戮

  朱继祚 汤芬 林嵋 都廷谏 洪有文

  鄢正畿 林逢经 王恩及 王祈

按明外史本传继祚莆田人万历四十七年进士授

庶吉士进编修天启中与修三朝要典寻罢去崇祯

初复官累迁礼部右侍郎充实录副总裁给事中葛

枢言继祚尝纂修要典得罪清议不可总裁国史不

听继祚旋谢病去起南京礼部尚书又以人言罢去

福王时起故官未赴南都失唐王召为东阁大学士

从至汀州王被擒继祚奔还其乡鲁王监国继祚举

兵应王攻取兴化既而城破继祚及参政汤芬给事

中林嵋知县都廷谏&#死之芬字方侯嘉善人崇祯

十六年进士福王时为史可法监纪推官唐王以为

御史寻以监司分守兴泉道城破绯衣坐堂上被杀

嵋字小眉继祚同邑人由进士为吴江知县苏州失

归仕唐王至是自缢死廷谏杭州人莆田知县王自

监国二年正月至长垣逮次年正月连克建宁邵武

兴化三府福宁一州漳浦海澄连江长乐等二十七

县军声颇振及是得者复失海澄复五日即失知县

洪有文死之永福失邑人给事中鄢正畿御史林逢

经俱投水死长乐失邑人御史王恩及服毒死妻李

氏同死建宁失守将王祈巷战不胜自焚死

  余煌

按明外史本传煌字武贞会稽人天启五年由殿试

第一人授翰林修撰与修三朝要典崇祯时以内艰

归服阕起左中允历左谕德右庶子充经筵讲官给

事中韩源劾礼部侍郎吴士元庶子华琪芳及煌皆

与修要典宜斥帝置不问煌疏辨帝复温旨慰谕之

户部尚书程国祥请借京城房租煌争不可乞假归

遂丁外艰服除久不起鲁王监国绍兴起礼部右侍

郎再起户部尚书皆不就明年以武将横甚拜煌兵

部尚书始受命时诸臣竞营高爵请乞无厌煌上言

今国势愈危朝政愈纷尺土未复战守无资诸臣请

祭则当思先帝烝尝未备请葬则当思先帝山陵未

营请封则当思先帝宗庙未享请荫则当思先帝子

孙未保请谥则当思先帝光烈未昭时以为名言事

势日迫王航海遁六月二日煌赴水舟人拯起之居

二日复投深处乃死

  霍子衡

子应兰

应荃 应芷

按明外史陈子壮传初聿之自立于广州也召南

海霍子衡为太仆卿子衡字觉商举万历中乡试除

海康县教谕累迁国子监助教都察院司务户部员

外郎中袁州知府解职归闽闽地尽失及聿起为

卿而广州亦旋失子衡召妾莫氏及三子应兰应荃

应芷语之曰礼临难毋苟免若辈知之乎三子皆应

曰惟大人命子衡援笔大书忠孝节烈之家六字悬

之中堂易朝服北向拜又易绯袍谒家庙先赴井死

妾从之应兰偕妻梁氏及一女继之应荃应芷偕妻

徐氏区氏又继之惟三孙得存有小婢见之亦投井



  陈邦彦 马应芳 白常灿 朱学熙

按明外史本传邦彦字令斌顺德人为诸生意气豪

迈福王时诣阙上政要三十二事格不用唐王聿键

读而伟之既自立即其家授监纪推官未任举于乡

以苏观生荐改职方主事监广西狼兵援赣州至岭

闻汀州变劝观生东保惠潮不听会丁魁楚等已立

永明王监国于肇庆观生遣邦彦入贺王因赣州破

惧逼已西走梧州邦彦甫入谒而观生别立唐王聿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3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