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凤间麦大熟如收两地折色易麦转输岂不大利臣

因思刘晏有转易之法今岁河北大稔山左东兖二

郡亦有收诚出内帑二三十万分发所司及时收籴

于国计诚便帝即命议行懋第屡迁刑科左给事中

保定总兵官杨德政兵溃潜逃已伏法而诏旨犹密

封不抄懋第言德政有罪伏诛正当与天下共见何

必密自今非军机重事宜仍许抄传再疏言红本有

当密有不当密者自十一年枢臣杨嗣昌欲蒙塞耳

目是以密封最多沿弊已久不可不改皆不允寻因

考选荐故给事中姚思孝何楷李化龙张作楫御史

成勇李模詹尔选林兰友李右谠编修杨廷麟部郎

叶廷秀其冬京师被兵劾督师范志完顺天巡抚潘

永图永平巡抚马成名防御疏忽皆获罪十六年秋

出察江防劾南京大教场提督孙尚进贪横亦罢去

明年五月福王立进兵科都给事中旋擢右佥都御

史巡抚应天徽州诸府时李自成兵连破败大臣高

弘图等议遣使通好而难其人懋第以母陈氏殁于

北京欲因此扶榇还葬遂请行乃拜兵部右侍郎兼

右佥都御史与左都督陈弘范太仆少卿马绍愉偕

往而命懋第经理河北联络关东诸军马绍愉者尝

为郎兵部尚书陈新甲令通款事至义州而还未能

得要领其后新甲诛死而绍愉以督战致衄为懋第

所劾罢及是议遣使绍愉已起官郎中乃进为少卿

副懋第懋第言臣此行致祭先帝后梓宫访东宫二

王踪迹谊不敢辞但既充使臣势不能兼封疆重寄

且绍愉前为臣劾罢今不当与共事如必用臣经理

则乞命洪范同绍愉出使而假臣一旅偕山东抚臣

收拾山东以待不敢复言北行如用臣与洪范北行

则去臣经理联络之衔但衔命而往谒先帝梓宫访

东宫二王踪迹而罢绍愉勿遣阁部议止绍愉改命

原任蓟督王永吉王令仍遵前谕懋第濒行又言臣

此行生死未卜愿以辞阙之身效一言臣所望者恢

复而近日朝端行事似少恢复之气愿陛下时时以

先帝仇耻为心瞻高皇之弓剑则思成祖列圣之陵

寝何存抚江上之黎氓则念河北山东之赤子谁恤

更望廷臣时时以整顿士马为事勿以议和为必成

勿以和成为足恃必能渡河而战始能扼河而守必

能扼河而守始能画江而安末言先帝殉难臣少由

谏诤臣少也远如幽燕之地愿勿以在远而忘近如

汲直之流愿勿以逆耳而弃众韪其言时赍白金十

万两币帛数万匹以兵三千护行八月舟渡淮十月

朔入都懋第服衰绖而往至则馆之鸿胪寺以不得

祭梓宫即于旅所遥祭是月二十有八日即遣还甫

出京弘范请身赴江南招诸将刘泽清等降附而留

懋第等勿遣乃自沧州追还改馆太医院懋第处之

恬然读书不辍闻南京失守恸哭其从弟懋泰来谒

劝之降懋第曰此非吾弟叱出之后与从行兵部司

务陈用极游击王一斌都司张良佐刘统王廷佐俱

以不降诛而绍愉获免

  杨廷麟

按明外史本传廷麟字伯祥清江人举崇祯四年进

士改庶吉士授编修勤学嗜古声震馆阁间与黄道

周善十年冬皇太子将出阁简充讲官兼直经筵廷

麟具疏力让道周不许明年二月帝御经筵问保举

考选何者为得人廷麟言保举当严举主如唐世济

王维章乃温体仁王应熊所荐今二臣皆败而举主

无恙是连坐之法先不行于大臣欲收保举效得乎

帝为动色其冬京师警严廷麟上疏劾兵部尚书杨

嗣昌言陛下有挞伐之志大臣无御侮之才谋之不

臧以国为戏嗣昌及蓟辽总督吴阿衡内外扶同朋

谋&#国与高起潜方一藻倡和款议武备顿忘以至

于此今可忧在外者三在内者五督臣卢象升以祸

国责枢臣言之痛心夫南仲在内李纲无功潜善秉

成宗泽陨命乞陛下赫然一怒明正向者主和之罪

俾将士畏法无有二心召见大小诸臣咨以方略谕

象升集诸路援师乘机赴敌不从中制此今日急务

也时嗣昌意主和议冀纾外患而廷麟痛诋之嗣昌

大恚诡荐廷麟知兵帝即召见改兵部职方主事赞

画象升军象升得之甚喜即令往真定转饷济师及

象升战死贾庄嗣昌急问侦卒杨赞画死未以奉使

在外对嗣昌为不怿者久之初张若麒沈迅官刑曹

谋改兵部御史涂必泓沮之必泓廷麟同里也两人

疑疏出廷麟指因与嗣昌比而构廷麟会廷麟报军

中曲折嗣昌拟旨责以欺罔及事平欲中以危法帝

察其无罪贬秩调外而已黄道周狱起词连廷麟逮

治未至而道周已释言者多荐廷麟侍郎惠世扬请

俟其至用之十六年秋复授职方主事未赴都城失

守廷麟恸哭募兵勤王会福王立用御史祁彪佳荐

召为左庶子辞不就宗室朱统诬劾大学士姜曰

广并诬廷麟召健儿有不轨谋以曰广为内应其语

绝狂诞王不问然竟散所募兵及南都破江西诸郡

所存者惟赣州唐王手书加廷麟吏部右侍郎刘同

升国子祭酒同升自雩都至赣与廷麟协谋大举乃

借巡抚李永茂集士大夫于明伦堂劝输兵饷廷麟

自督帅与同升乘虚复吉安临江加兵部尚书兼东

阁大学士赐剑便宜从事旋吉安被攻副将徐必达

战败赴水死廷麟赴赣招峒蛮张安等四营降之以

万元吉代守吉安廷麟闻王将赴赣往朝之甫行以

吉安警留屯城外日驰疏陈援吉防赣事宜亡何吉

安复失元吉退保赣州未几城下受围兵部侍郎刘

士祯促新军将张安赴援安宵遁赣围急廷麟遣使

调广西狼兵而身往雩都趣新军来救嗣战梅林再

败退保雩都廷麟乃收其兵遂入赣与元吉凭城守

及援兵至围暂解已复合廷麟等分门拒守至水师

战败援师悉溃时被围已半年守陴者悉懈城陷廷

麟急督士民拒战久之力不支廷麟走西城投水死

  彭期生

按明外史杨廷麟传期生字观我海盐人御史宗孟

子举万历四十四年进士授徽州教授迁国子博士

历都水主事员外郎中迁长沙知府再调扬州南昌

崇祯初以忧去补济南坐失囚谪布政司照磨量移

应天推官转南京兵部主事进郎中十六年张献忠

乱江西迁湖西兵备佥事驻吉安嗣南昌已失直逼

吉安期生拒守不支城破走赣州偕廷麟招降张安

等唐王加太常寺卿仍令视兵备事城破冠带自缢



  周瑚 王明汲 万发祥 龚棻 林琦 王

  其&# 柳昂霄 鲁嗣宗 钱谦亨

按明外史杨廷麟传与廷麟一时同殉者有职方主

事周瑚磔死通判王明汲编修兼兵科给事中万发

祥吏部主事龚棻户部主事林琦兵部主事王其&#

柳昂霄鲁嗣宗钱谦亨皆被戮

  袁从鹗 刘孟鍧 刘应试 吴国球 郭宁

  登 胡缜 林逢春 卢观象 陈烈

按明外史杨廷麟传与廷麟一时同殉者又有中书

舍人袁从鹗刘孟鍧刘应试推官署府事吴国球监

纪通判郭宁登临江推官胡缜赣县知县林逢春皆

被戮乡官卢观象尽驱男妇大小入水乃自沈死参

将陈烈数力战众以其弟已降疑之烈益奋勇疾斗

及见执其弟劝之降不听顾谓赣人曰今日方知我

无二心也乃被戮

  万元吉 梁于涘 杨文荐

按明外史本传元吉字吉人南昌人天启五年进士

授潮州推官补归德捕大盗李守志散其党崇祯四

年大计谪官十一年秋用曾樱荐命以永州检校署

推官事居二年督师杨嗣昌荐其才改大理右评事

军前监纪嗣昌倚若左右手诸将亦悦服驰驱兵间

未尝一夕安枕嗣昌卒元吉丁内艰归十六年起南

京职方主事进郎中福王立仍故官元吉以四镇不

和请奉诏宣谕又请发万金犒高杰于扬州谕以大

义令保江淮乃渡江诣诸将营杰与黄得功刘泽清

方争扬州元吉与得功书令共奖王室得功报书如

元吉指乃录其&#示泽清杰嫌渐解俄上言朝廷不

当偏安宜且仍南京故名示不忘恢复而大减锦衣

旗尉罢南北两镇抚司以杜告密时廷议以元吉能

辑诸镇擢太仆少卿监视江北军务元吉身在外不

忘廷朝数有条奏请修建文实录复其尊称并还懿

文追尊故号祀之寝园以建文配而速褒靖难死事

诸臣及近日北都四方殉难者以作忠义之气从之

又言先帝天资英武锐意明作而祸乱益滋宽严之

用偶偏任议之途太畸也先帝初惩逆珰用事委任

臣工力行宽大诸臣狃之争意见之异同略绸缪之

桑土敌入郊圻束手无策先帝震怒宵小乘间中以

用严于是廷杖告密加派抽练使在朝者不暇救过

在野者无复聊生庙堂号振作而敌强如故寇祸弥

张十余年来小人用严之效如是先帝亦悔更从宽

大悉反前规天下以为太平可致诸臣复竞贿赂肆

欺蒙每趋愈下再撄先帝之怒诛杀方兴宗社继没

盖诸臣之孽每乘于先帝之宽而先帝之严亦每激

于诸臣之玩臣所谓宽严之用偶偏者此也国步至

今艰难已极乃议者求胜于理即不审势之重轻好

伸其言多不顾事之损益殿上之彼己日争阃外之

从违遥制一人任事众口议之如孙传庭守关中识

者俱谓不宜轻出而已有以逗挠议之者矣贼既渡

河臣语史可法姜曰广急撤关宁吴三桂俾随枢辅

迎击之先帝召对时群臣亦曾及此而已有以蹙地

议之者矣及贼势燎原廷臣或劝南幸或劝皇储监

国南都皆权宜善计而已有以邪妄议之者矣由事

后而观咸追恨议者之&#国倘事幸不败必共服议

者之守经大抵天下事无全害亦无全利当局者非

朴诚通达谁敢违众独行旁持者竞意气笔锋必欲

强人从我臣所谓任议之途太畸者此也乞究前事

之失为后事之师以宽为体以严为用盖崇简易推

真诚之谓宽而滥赏纵罪者非宽辨邪正综名实之

谓严而钩距索隐者非严宽严得济任议乃合仍请

于任事之人严核始进宽期后效无令行间再踵藏

垢边才久借燃灰收之以严然后可任之以宽也诏

褒纳之已入朝复遣往江北调辑军民时高杰欲赴

河南讨贼元吉方请速予之饷而杰袭得功于仪真

元吉心伤之因言古大将保功名必以恭顺为本今

朝廷新立纲纪未尊恐从此相沿恭顺日替轻朝廷

隳纲纪臣罪滋大因请罢斥不许明年三月给事中

杨兆升劾之以元吉有劳不问南京复走福建归唐

王六月南昌袁州临江吉安已陷逾月又失建昌惟

赣州孤悬上游兵力单寡人情恟惧会益府永宁王

慈炎招降峒贼张安遣复抚州南赣巡抚李永茂乃

命副将徐必达扼泰和未几战败至万安遇永茂永

茂遂奔赣八月叛将白之裔入万安江西巡抚旷照

被执知县梁于涘死之于涘江都人崇祯十六年进

士时唐王诏适至赣永茂乃与杨廷麟刘同升共举

兵未几王召永茂为兵部右侍郎以张朝綖代甫任

事擢元吉兵部右侍郎兼右副都御史总督江西湖

广诸军召朝綖还以同升代元吉至赣同升已卒遂

以元吉兼巡抚后廷麟迎谒王元吉代守吉安初崇

祯末命中书舍人张同敞调云南兵未至福王又趣

之及抵江西南京已失因退还吉安廷麟留与共守

用客礼待之其将赵印选胡一青频立功而元吉约

束甚严诸将渐不悦时有广东兵亦以赴援至而张

安者汀赣间峒贼四营之一骁勇善战既降有复抚

州功且招他营尽降赐名龙武新军元吉以安等为

足恃也蔑视云南广东军云南广东军解体然安卒

故为贼居赣城淫掠自如廷麟遣援湖西所过无不

残破及是吉安受逼诸军皆内携新军又先往湖西

不时至城中军不战溃城遂破元吉退屯皂口檄谕

赣州极言云南兵弃城罪其众遂西去旋逼皂口直

抵赣城给事中杨文荐元吉门生也奉命往湖南过

赣见事急自任守御城中赖之元吉素有才&#事精

敏及失吉安士不用命昏然坐城上对将吏不交一

言隔河大营遍山麓指为空营兵民从大营中至言

敌势盛辄叱为间谍斩之江西巡抚刘远生令张琮

者将兵趋湖东及赣围急远生自出城召琮于雩都

赣人曰抚军遁矣怒焚其舟拘远生妻子俄远生率

琮兵至赣人乃大悔琮军渡河抵梅林中伏大败还

至河争舟多死于水远生愤甚渡河再战身先士卒

被获逃归而龙武军先往湖西者闻抚州复失仍还

雩都廷麟躬往邀之及再败乃散遣其军而身入城

与元吉同守自远生败援军皆不敢前适李永茂所

遣副将吴之蕃等以广东兵五千至围解之蕃退保

南康未几围复合城中拒如初时赣困守久王奖劳

之赐名忠诚府加元吉兵部尚书文荐右佥都御史

使尚书郭维经来援维经与御史姚奇引沿途募兵

得八千人元吉部将汪起龙率师数千云南援将赵

印选胡一青率师三千大学士苏观生遣兵如之两

广总督丁魁楚亦遣兵四千廷麟又收集散亡得数

千先后至赣营于城外军声颇振诸将欲战元吉待

水师至并击而中书舍人来从谔募砂兵三千吏部

主事龚棻兵部主事黎遂球募水师四千皆屯南安

不敢下主事王其&#谓元吉曰水师帅罗明受海盗

也桀骜难制棻遂球若慈母之奉骄子且今水涸巨

舟难进岂能如约不听及诸江巨舟被焚死者无算

明受遁还舟中火药戎器尽失于是两广云南军皆

不战而溃他营亦稍稍散去城中止起龙维经部卒

四千余人城外水师后营二千余人而已参将谢志

良拥众万余于雩都不敢进廷麟调广西狼兵八千

人逾岭亦不即赴会闻汀州破人情益震惧守者亦

疲甚而城遂破元吉死之先是元吉禁妇女出城其

家人潜载其妾缒城去元吉遣飞骑追还痛捶其家

人故城中无敢出者及城破部将拥元吉出城元吉

叹曰为我谢赣人使阖城涂炭者我也我何可独存

遂赴水死年四十有四文荐字幼宇京山人由进士

为兵科给事中城破时病困不能起执送南昌绝粒

而卒

  郭维经 姚奇引

按明外史本传维经字六修江西龙泉人天启五年

进士授行人崇祯三年迁南京御史疏陈时弊中有

所举刺帝责令指实乃极称顺天府尹刘宗周之贤

力诋吏部尚书王永光溪刻及用人颠倒罪帝置不

问六年秋周延儒罢政温体仁代之维经言执政不

患无才有才而用之排正人不用之筹国事国事日

非则委曰我不知坐视盗贼日猖边警日急止与二

三小臣争口舌角是非平章之地几成聚讼可谓有

才邪帝切责之庶子丁进典南畿试有私为南京御

史黄昌所发给事中孙晋因言进体仁私人关节既

获乞下所司案验帝亲摘七卷黜之进乃获罪吏部

侍郎张捷荐逆案吕纯如维经疏劾又劾掌中府抚

宁侯朱国弼贪残皆不纳忧去久之起故官北都变

闻南都诸臣有议立潞王者维经力主福王王立进

应天府丞仍兼御史巡视中城维经以加衔乃魏忠

贤陋习力辞不允俄上言圣明御极将二旬一切雪

耻除凶收拾人心之事丝毫未举今伪官纵横于凤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3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