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马士英朱国&#歃血订盟驰书约史可法翊戴则天

位久属他人宗周等谋危圣躬已见于驻凤阳一疏

凤阳无城郭止有高墙陛下新承大统欲安置于烽

火凶危之地此必非宗周一人逆谋乃姜曰广吴甡

合谋也曰广心雄胆大行伪言坚不快陛下之得位

故密通死党宗周先剪除内外翊戴诸忠然后迫劫

乘舆迁居别郡耳乞逮曰广等三奸付之法司明正

其谋危君父大罪如甡宗周入都臣等即渡江赴阙

面讦其奸正春秋讨贼之义疏入举朝大骇乃传谕

诸人和衷集事宗周不得已以七月十八日入朝初

泽清疏出遣人录示杰杰曰我辈武人乃预朝事耶

得功亦驰疏明不预闻士英尼之不上可法不平遣

使遍诘诸镇咸云不知可法遂据以入告泽清闻之

即言疏实己草而良佐等知状可法驳议公疏臣不

知其何心宗周既入都士英不使入对给事中陈子

龙以为言不省宗周甫视事即引董仲舒言请正心

以正朝廷会设东厂给事中袁彭年争之被谪宗周

复力言其冤寻争阮大铖必不可用皆不纳九月遂

抗疏乞休诏许乘传给登极恩典临行疏陈五事一

曰修圣政毋以近娱忽远猷国家不幸遭此大变今

纷纷制作似不复有中原志者土木崇矣珍奇集矣

俳优杂剧陈矣内竖充廷金吾满座戚畹骈阗矣谗

夫昌言路扼官常乱矣所谓狃近娱而忽远图也一

曰振王纲无以主恩伤臣纪自陛下即位中外臣工

不曰从龙则曰佐命一推恩近侍则左右因而秉权

再推恩大臣则阁部可以兼柄三推恩勋旧则陈乞

至今未已四推恩武弁则疆场视同儿戏表里呼应

动有藐视朝廷之心彼此雄长即为犯上无等之习

礼乐征伐渐不自天子出所谓主恩而伤臣纪也

一曰明国是无以邪锋危正气朋党之说小人以加

君子酿国家空虚之祸先帝末造可鉴也今更为一

元恶称冤至诸君子后先死于党死于徇国者若有

余戮揆厥所由止以一人进用起无限风波动引三

朝故事排抑旧人私交重君父轻身自树党而坐他

人以党所谓长邪锋而危正气也一曰端治术无以

刑名先教化先帝颇尚刑名而杀机先动于温体仁

杀运日开怨毒满天下近如贪吏之诛不经提问遽

科罪名未科罪名先追赃罚假令有禹好善之巡方

借成德以媚权相又孰辨之又职方戎政之奸弊道

路啧有烦言虽卫臣有不敢问者则厂卫之设何为

徒令人主亏至德伤治体所谓急刑名而忘教化也

一曰固邦本毋以外衅酿内忧前者淮扬告变未几

而高黄二镇又治兵相攻四镇额兵各三万不用以

杀敌而自相屠毒又日烦朝廷讲和今日遣一使明

日遣一使何为者夫以十二万不杀敌之兵索十二

万不杀敌之饷亦必穷之术耳若不稍裁抑惟加派

横征蓄一二苍鹰乳虎之有司以天下徇之已矣所

谓积外衅而酿内忧也优诏报闻明年五月南京不

守六月潞王降杭州亦失守宗周方食推案恸哭自

是遂不食移居郭外有劝以文谢故事者宗周曰北

都之变可以死可以无死以身在田里尚有望于中

兴也南都之变主上自弃其社稷尚曰可以死可以

无死以俟继起有人也今吾越又降矣老臣不死尚

何待乎若曰身不在位不当与城为存亡独不当与

土为存亡乎此江万里所以死也出辞祖墓舟过西

洋港再拜叩头跃入水中水浅不得死舟人扶出之

绝食二十三日始犹进茗饮后勺水不下者十三日

与门人问答如平时竟以闰六月八日卒年六十有

八其门人徇义者有祝渊王毓蓍渊字开美海宁人

崇祯六年举于乡自以年少学未充栖峰巅僧舍读

书三年僧罕睹其面十五年冬会试入都适宗周廷

诤姜采熊开元削籍渊抗疏曰宗周戆直性成忠孝

天授受任以来蔬食不饱终宵不寝图报国恩今四

方多难贪墨成风求一清刚之臣以司风纪孰有过

于宗周者宗周以迂戆斥继之者必淟涊宗周以偏

执斥继之者必便捷淟涊便捷之夫何所不为必且

营私纳贿颠倒贞邪风纪何由振吏治何由肃哉乞

收还成命复其故官天下幸甚帝得疏不怿停渊会

试下礼官议时渊未尝识宗周既得命往谒宗周曰

子为是举无所为而为之乎抑动于名心而为之也

渊爽然自失曰先生名满天下诚耻不得列门墙尔

遂执贽为弟子明年宗周归从至山阴讲求圣学充

然有得已而礼官议上帝令逮下诏狱诘主使姓名

渊慷慨曰男儿死即死尔安肯听人指使主者无以

难移刑部定罪会进士十余人具疏保渊帝许之出

狱未几都城陷太常少卿吴麟征殉难渊亲为含殓

寝柩旁者旬日乃扶之以还寻诣南京刑部请竟前

狱尚书谕止之乃已复草一疏请诛奸辅通政司屏

不奏给事中陈子龙乞擢渊及贡生涂仲吉为台谏

不许仲吉漳浦人前疏救黄道周系狱者也时宗周

复罢官归渊数往问学尝有过入曲室闭户长跪竟

日不起流涕自挝杭州失守渊方葬母趣工人速竣

既葬还家设祭即投缳而卒年三十有五逾二日宗

周饿死毓蓍字符趾会稽人为诸生跌宕不羁已受

业宗周之门同门生咸非笑之不顾也杭州失守宗

周绝粒未死毓蓍上书曰愿先生早自裁毋为王炎

午所吊俄一友来视毓蓍曰子若何曰有陶渊明故

事在毓蓍曰不然吾辈皆声色中人久则难持及今

早死为愈六月十有二日召故交欢饮伶人奏乐酒

罢携灯出门投柳桥下先宗周死乡人私谥正义先

生宗周始受业于许孚远已交刘永澄丁元荐入东

林书院与高攀龙辈讲习冯从吾首善书院之会宗

周亦与焉越中自王守仁后一传为王畿再传为周

汝登陶望龄三传为陶奭龄皆杂于禅奭龄讲学白

马山多以因果为说去守仁益远宗周忧之乃筑证

人书院集同志讲肄其学专以诚意为主而归功于

慎独通籍四十五年立朝仅十之一临殁时语门人

曰为学之要一诚尽之而主敬其功也敬则诚诚则

天若良知之说鲜有不流于禅者学者称为念台先

生子汋字伯绳甘贫乐道能传其学

  朱大典

按明外史本传大典字延之金华人家世贫贱大典

始读书为人豪迈举万历四十四年进士除章丘知

县天启二年擢兵科给事中中官王体干魏忠贤等

十二人及乳妪客氏假保护功所荫锦衣许世袭大

典抗疏力谏五年由左给事中出为福建副使进右

参政以忧归崇祯三年起故官莅山东寻调天津五

年四月李九成孔有德围莱州山东巡抚徐从治中

炮死擢大典右佥都御史代之诏驻青州调度兵食

至七月登莱巡抚谢琏复陷于贼总督刘守烈被逮

乃罢总督及登莱巡抚不设专任大典督主客兵数

万及关外劲旅四千八百余人合剿之以总兵金国

奇将率副将靳国臣刘邦域参将祖大&#祖宽张韬

游击柏永福及故总兵吴襄襄子三桂等以中官高

起潜监护军饷抵德州贼复犯平度副将牟文绶何

维忠等救之杀贼魁陈有时惟忠亦被杀八月巡按

监军御史谢三宾至昌邑请斩逃帅王洪刘国柱诏

逮治之兵部尚书熊明遇亦坐主抚&#国罢去三宾

复抗疏请绝口勿言抚事国奇等至昌邑分三路国

奇等关外兵为前锋邓&#步兵继之从中路灰埠进

昌平总兵陈洪范副将刘泽清方登化从南路平度

进参将王之富王文纬等从北路海庙进檄游击徐

元亨等率莱阳师来会以牟文绶守新河诸军皆携

三日粮尽抵新河东岸乱流以济祖宽至沙河有德

迎战宽先进靳国臣继之贼大败诸军乘胜追至城

下贼夜半东遁围始解守者疑贼诱炮拒之起潜遣

中使入谕阖城相庆明日南路兵始至先是有时被

杀九成等令招远黄县及海滨居民备土囊二十万

&#日积城下履之登城先期一日而败国奇等遂击

贼黄县斩首万三千俘八百逃散及坠海死者数万

贼窜归登州国臣等筑长围守之城三面距山一面

距海墙三十里而遥东西俱抵海分番戍贼不能出

发大炮官军多死伤李九成出战相当十一月九成

搏战降者泄其谋官军合击之馘于阵贼渠魁五九

成有德耿仲明有时毛承禄也及是杀其二帝嘉解

围功进大典右副都御史将吏升赏有差是月国奇

卒以襄代攻围既久乃射书城中令马骢出议事骢

故参将陷于贼尝参贼密谋欲骢知而生心且使贼

自疑也骢果遣使报密与被掠副将龚正祥陷贼旧

将岳永升等十六人歃血为内应六年正月朔事泄

贼执斩之贼粮绝食人熬人油为烛恃水城可走不

降及王之富祖宽夺其水门外护墙贼大惧二月中

旬有德先遁载子女财帛出海仲明以水城委副将

王秉忠己亦以单舸遁官军遂入大城攻水城未下

游击刘良佐献轰城策匿人永福寺中穴城置火药

发之城崩官军入贼退保蓬莱阁大典招降始释甲

俘千余人获秉忠及伪将七十五人自缢及投海死

者不可胜计贼尽平有德等走旅顺岛帅黄龙邀击

生擒其党毛承禄陈光福苏有功斩李应元惟有德

仲明逸去乃献承禄等于朝磔之先一日有功脱械

走帝震怒斩监守官刑部郎多获罪未几被执伏诛

叙功进大典兵部右侍郎世荫锦衣百户巡抚如故

八年二月流贼陷凤阳毁皇陵总督杨一鹏被逮诏

大典总督漕运兼巡抚庐凤淮扬四郡移镇凤阳时

江北州县多陷明年正月李自成等围滁州连营百

余里总兵祖宽大破之大典会总理卢象升追袭复

破之贼乃引而北再窥凤阳大典急还兵遏贼参将

鲍钊力战贼始退十一年贼复入江北大典提兵逼

之贼谋窜茶山大典与安庆巡抚史可法遏之贼乃

西遁大典先坐失州县贬秩视事是年四月以平贼

逾期总督洪承畴以下俱论罪大典再贬三秩贼趋

颍川复为大典所却寻叙援剿及转漕功尽复其秩

十三年河南贼大入湖广大典遣将救援屡有功进

左侍郎明年六月以寇患益棘命大典总督江北及

河南湖广军务仍镇凤阳专办流贼而以可法代督

漕运贼帅袁时中众数万横颍亳间大典率总兵刘

良佐等击破之叙赉有差大典在事七载有保障功

然不能持廉屡为给事中方士亮章正宸沈迅御史

郑昆贞忻城伯赵之龙等所劾诏削籍候勘事未竟

而东阳许都事发许都者诸生豪侠负气愤县令苛

敛作乱围金华大典子万化募健儿御之后贼平所

募者不散大典闻急驰归知县徐调元阅都兵籍有

万化名言大典纵子交贼巡按御史左光先闻于朝

得旨逮治籍其家充饷且令督赋给事中韩如愈趣

之已而京师陷福王立刘宗周辈劝其召募勤王给

事中熊汝霖请以充为事官用之北方吏部尚书徐

石麒等复如其奏请令巡抚河南有诏诘问石麒言

河南残疆令自练劲旅所费不赀非优之也竟不许

已而诚意伯刘孔昭兵部侍郎徐人龙等白其纵子

交贼之诬而大典亦自结于马士英阮大铖乃召为

兵部左侍郎逾月进尚书总督上江军务左良玉兴

兵命监黄得功军御之福王奔太平大典与大铖入

见舟中誓力战得功死王亦被擒两人遂走杭州会

潞王亦降大典乃还乡郡据城固守唐王闻就加东

阁大学士督师浙东逾年城破阖门死之其时浙东

西郡县前后失而死事者杭州则有同知王道焜绍

兴则有兵部主事高岱叶汝恒衢州则有巡按王景

亮知府伍经正推官邓岩忠镇将张鹏翼江山知县

方召台州则有礼部侍郎陈函辉若夫布衣徇义会

稽潘集周卜年山阴朱玮诸生徇义诸暨傅日炯鄞

县赵景麟浦江张君正瑞安邹钦尧永嘉邹之琦其

尤著者云

  王道焜

按明外史朱大典传道焜字昭平钱塘人父国柱举

人兖州同知道焜以天启元年举于乡崇祯时历福

宁州学正南平知县以荐迁南雄同知会光泽寇发

其父老言非道焜不能平抚按为请诏改邵武同知

知光泽县事抚剿兼施部内底定庄烈帝破格求贤

尽征天下贤能吏抚按以道焜名闻吏部言同知不

当与考选拟授职方主事道焜不平抗疏言御史王

孙蕃由知州改授知州同知秩皆五品知州可改同

知独不可改乎疏奏温旨令候考方待命都城陷遂

微服南还及杭州不守道焜慨然谓其子均曰世受

国恩死固分也遂投缳死

  高岱





按明外史朱大典传岱字鲁瞻会稽人崇祯中以武

学生举顺天乡试被黜久之辨复鲁王监国授职方

主事及绍兴失守即绝粒祈死子诸生朗坐守之阅

八日朗泣拜父前曰儿请先之乃携巾服泛小舟绐

舟子出海祷神去岸远北面再拜跃入海中舟子急

挽之啮舟子臂始得下舟子又入水救之捽其巾朗

跃出水面正巾而没岱闻之曰儿果能先我乎自是

不复言数日亦卒

  叶汝 王景亮 伍经正 邓岩忠 张鹏

  翼 方召 陈函辉

按明外史朱大典传汝字衡生高岱同邑人由举

人为兵部主事闻变与妻王氏出居桐坞墓所&#赴

水死王被救次日复死之景亮字武侯吴江人崇祯

末成进士福王时为中书舍人唐王立擢御史巡按

金衢二府兼视学政经正安福贡生为西安知县唐

王立超擢知府事岩忠江陵人由乡举为推官衢州

破经正赴井死景亮岩忠皆自缢死鹏翼鲁王所遣

镇将亦死之召宣城诸生署江山县事金华被屠集

父老告之曰兵且至吾义不当去不可以一人故致

阖城被殃若辈可迎附遂封其印冠带北向拜赴井

死士民为收葬立祠祀焉函辉字木叔台州临海人

崇祯七年进士授靖江知县御史左光先劾罢之后

大计复坐赃削籍李自成陷京师恸哭刑牲誓众倡

义师会福王立不许草泽勤王乃已寻起职方主事

监军江北事败奔归与拥戴鲁王王监国擢少詹事

或言函辉昔被计典不宜侍左右遂弃官归寻复以

为礼部右侍郎王自台州航海函辉从之已而相失

哭入云峰山作绝命六言词十章投水死

  潘集 周卜年 朱玮 傅日炯 赵景麟

  张君正 邹钦尧 邹之琦

按明外史朱大典传集字子翔闻同里王毓蓍先刘

宗周殉义死为文祭之袖二石及所著诗文自沉渡

东桥下卜年字定夫闻毓蓍集死作五噫歌饮酣至

海滨持一简付牧竖曰家人来问以此示之遂赴海

死顷之父追至发简读之乃嘱其弟立后事也父号

哭曰儿死诚当但尸不可得如何明日怒涛涌尸上

冠履不失玮字鸿儒郡城失赋绝命词潜往深塘自

沉死日炯字中黄受业刘宗周之门江上师溃赴池

死景麟闻绍兴破整巾服怀所作文走谒先圣赴泮

池死君正城破夜入明伦堂缢死钦尧之琦皆赴水



  丘祖德 麻三衡 沈寿荛 吴太平 阮善

  长 阮恒 刘鼎甲 胡天球 冯百家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