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故令家居养母可程遂居南京后流寓宜兴阅四十

年而卒

  任民育 曲从直 王缵爵 周志畏 罗伏

  龙 扬振熙 吴道正 王志端 卢渭 归

  昭 高孝缵 王士琇 王缵

弟绩

 绩



  天拔 戴之藩 陆愉 张有德 冯应昌

  徐





按明外史史可法传民育字时泽济宁人天启中举

于乡善骑射常捍乡人患真定巡抚徐标请于朝用

为标下赞画经理屯事真定失南还福王时授亳州

知州以才擢扬州知府可法倚之城被围民育分门

拒守及城破急还署绯衣端坐堂上欲拥之去不从

遂见杀阖家男妇尽赴井死从直辽东人与其子守

东门城破俱死缵爵鄞人工部尚书佐孙志畏亦鄞

人起家进士年少气高与高杰将士不协数遭窘辱

求解职会伏龙至可法即命代之伏龙新喻人故梓

潼知县也受代甫三日振熙临海人道正余姚人志

端孝丰人渭字渭生长洲人居礼贤馆久可法试以

策擢特等以渭方岁贡当得官不受职而拟授昆山

归昭等二十余人为通判推官知县甫二旬城陷渭

监守钞关投河死昭分守西门死从死者又十七人

而扬州诸生亦多殉义者高孝缵字申伯城破书衣

衿曰首阳志睢阳气不二其心古今一致入学宫自

经先圣座前王士琇设庄烈帝位泣拜与其弟同缢

王缵字伯绵绩字亚绵续字叔绵兄弟也并缢死又

有画士陆愉医者陈天拔武生戴之藩义兵张有德

市民冯应昌舟子徐某皆自尽其他妇女死节者不

可胜纪

  何刚

按明外史史可法传刚字&#人上海人崇祯三年举

于乡见海内大乱日讲求济世事好交天下豪俊与

东阳许都善语之曰子所居天下精兵处盍练一旅

以待用都诺而去十七年正月疏陈选练灭贼诸策

帝褒纳之又言国家设制科立资格以约束天下豪

杰此所以弭乱非所以戡乱也今日救生民匡君国

莫急于治兵愿陛下亲简强壮英敏之士命知兵大

臣教习之日讲韬钤练筋骨拓胆智陛下时召试俟

实学既成特优其秩寄以兵柄必能建奇功当一面

臣读戚继光书数言义乌东阳兵可用诚得召募数

千加之训练准继光遗法分布河南郡县大寇可平

因荐都及钱塘进士姚奇引桐城诸生周岐陕西诸

生刘湘客绛州举人韩霖帝壮其言即擢刚职方主

事募兵金华而都已作乱前死霖亦为贼用刚不知

故&#荐之刚甫出都都城即陷驰还其乡先是贼逼

京师刚友陈子龙夏允彝将联海舟达天津为缓急

用募卒二千人至是令刚统率及子龙入为兵科言

防江莫如水师更乞广行召募委刚训练从之马士

英当国置疆事不问刚上疏言臣请陛下三年之内

宫室不必修百官礼乐不必备惟日求天下奇才俾

智谋者决策廉明者理财勇猛者御敌爵禄赏赉不

出此三者然后国富兵强大敌可服若以骄悍之将

驭无制之兵空言恢复是却行而求前也优游岁月

润色偏安锢豪杰于草间迫枭雄为盗贼是株守以

待尽也惟庙堂不以浮文取士而以实绩课人则真

才皆为国用而议论亦省矣分遣使者罗草泽英豪

得才多者受上赏则枭杰皆毕命封疆而盗魁亦鲜

矣东南人满宜徙之江北或赐爵或赎罪则豪右皆

尽力农事而军饷亦充矣时不能用寻进本司员外

郎以其兵隶史可法可法大喜刚亦以遇知己誓同

生死士英恶可法并恶刚出为遵义知府可法垂涕

曰子去吾更谁仗刚亦泣曰刚誓与此城存亡安敢

违公逾月而扬州被围佐可法拒守城破投井死

  吴尔埙

按明外史史可法传尔埙崇德人举崇祯十六年进

士授庶吉士京师陷降于贼贼败南还谒可法请从

军赎罪可法遂留参军事其父之屏方督学福建尔

埙断一指畀故人祝渊曰君归语我父母悉出私财

畀我饷军我他日不归以指葬可也寻从高杰北征

至睢州杰被难尔埙流寓祥符遇一妇人自言福王

妃尔埙因守臣附疏以进诏斥其妄言逮之可法为

救免后守扬州新城亦投井死

  汪思诚

按江南通志思诚字纯一贵池人倜傥好奇计崇祯

间史可法备兵池皖广揽人材阴察思诚守与才兼

事无巨细悉使与闻故始自池皖备兵及后历官咸

左右之予官副总兵从可法以殉

  杨时熙



廷栋

按临海县志时熙号知白万历丙午举于乡授遂安

教谕升琼州同知转两淮运同署运使事适值崇祯

末年湖湘齐豫流寇充斥骄兵悍将壅上流商船不

行饷无所出迨甲申冬四镇既立兵粮急如风火盐

饷解南悉为贼所截乙酉四月大兵过淮督府史公

可法驻扬州刑牲誓死守忠义感激人心僚属义不

忍去不数日而城被围子廷栋诸生有文学先省父

于署中城破同时死焉

  金声 江天一

按明外史本传声字正希休宁人好学工举子业名

倾一时崇祯元年成进士授庶吉士明年十一月都

城告警声慷慨乞面陈急务帝即召对平台退具疏

言臣书生素矢忠义遭遇圣明日夜为陛下忧念天

下事今兵逼京畿不得不急为君父用夫通州昌平

都城左右翼宜戍以重兵而天津漕艘所聚尤宜亟

防今天下草泽之雄欲效用国家者不少在破格用

之耳臣所知申甫有将才臣愿仗圣天子威灵与练

敢战士为国家捍强敌惟陛下立赐裁许申甫者僧

也好谈兵方私制战车火器帝纳声言取其车入览

授都司佥书即日召见奏对称旨超擢副总兵敕募

新军便宜从事改声御史参其军甫仓猝募数千人

皆市井游手所需军装戎器又不时给而是时总理

满桂节制诸军甫不肯为下桂卒掠民间甫军捕之

桂辄索去声以两军不和闻帝即命声调护亡何桂

殁甫连败于柳林大井乃结车营芦沟桥敌兵绕出

其后御车者惶惧不能转歼戮殆尽甫亦阵亡声痛

伤之言甫受事日浅直前冲锋遗骸矢刃殆遍非喋

血力战不至此帝亦伤之命予恤典声耻无功请率

参将董大胜兵七百人甫遗将古璧兵百人及豪杰

义从数百人练成一旅为刘之纶奇兵收桑榆之效

不许俄以清核军需告竣奏缴关防请按律定罪再

疏请罢斥皆不许东江自毛文龙被杀兵力弱势孤

声因东宫册立自请颁诏朝鲜俾联络东江张海外

形势帝虽嘉其意亦不果用寻上疏言陛下晓夜焦

劳日亲天下之事实未尝日习天下之人必使天下

才不才及才长短一一程量不爽方可斟酌位置往

者陛下数召对群臣问无所得鲜当圣心遂厌薄之

臣愚妄谓陛下泰交尚未殷顾问尚未数不得谓召

对无益也愿自今间日御文华令京卿翰林台谏及

中行评博等官轮番入直博谘广询而内外有职业

者亦得不时进见政事得失军民利病庙堂举错边

塞情形皆与臣工考究于燕闲之间岁月既久品量

毕呈诸臣才不才及才长短岂得逃圣鉴帝未及报

声再疏恳言之终不用遂屡疏乞归后大学士徐光

启荐声同修历书辞不就以御史召亦不赴八年春

起山东佥事复两疏力辞乡郡多盗声团练义勇为

捍御十六年凤阳总督马士英遣使者李章玉征贵

州兵讨贼迂道掠江西为乐平吏民所拒击比抵徽

州境吏民以为贼率众破走之章玉讳激变谓声及

徽州推官吴翔凤主使士英以闻声两疏陈辨帝察

其无罪不问其年冬廷臣交荐即命召用促入都陛

见未赴而京师陷福王立于南京超擢声左佥都御

史声坚不起及南京城陷列郡望风迎降声以闰六

月悬高皇帝像率士民拜哭纠集义勇保绩溪黄山

分兵扼六岭宁国丘祖德泾县尹民兴徽州温璜贵

池吴应箕等多应之乃遣使通表唐王授声右都御

史兼兵部右侍郎总督诸道军拔旌德宁国诸县九

月下旬军为降御史黄澍袭破声被执至江宁语门

人江天一曰子有老母不可死对曰天一同公起兵

可不同公殉义乎遂偕死唐王赠声礼部尚书谥文

毅天一字文石歙诸生

 忠烈部名臣列传五十五

  明二十六

  刘宗周 祝渊 王毓蓍

按明外史本传宗周字起东山阴人父坡为诸生母

章氏&#甫五月而坡亡既生宗周家酷贫携宗周育

之外家后以宗周大父老疾归事之析薪汲水持药

糜伺息望颜三年未尝少惰宗周少端&#稍长即志

圣贤之学然体孱甚母忧念不置遂成疾以贫故忍

而不治万历二十九年宗周成进士母卒于家宗周

奔丧旋里为垩室中门外日哭泣其中服阕选行人

请养祖父母遭丧居七年始赴补而以母节闻于朝

建坊旌表光宗在东宫久辍讲宗周抗疏言之帝不

省时朝中有昆党宣党咸与东林为难宗周上言东

林顾宪成讲学处高攀龙刘永澄姜士昌刘元珍辈

皆贤人于玉立丁元荐亦较然不欺其志有国士风

是故摘流品可也争意见不可攻东林可也党昆宣

必不可党人大哗御史孙光裕上疏力诋帝不问乃

请告归天启元年起仪制主事抗疏言魏进忠导皇

上驰射戏剧而奉圣夫人客氏出入自由无以闲内

外且一举逐谏臣三人罚一人皆出中旨左右将日

进鹰犬声色指鹿为马生杀予夺制国家大命今东

西方用兵奈何以天下委阉竖乎进忠者即魏忠贤

也大怒欲重谴之大学士叶向高等力救乃停俸半

年寻以国法未伸请戮崔文升以正弑君之罪戮卢

受以正交私之罪戮杨镐李如祯李维翰郑之范以

正丧师失地之罪戮高出胡嘉栋康应干牛维曜刘

国缙傅国以正弃城逃溃之罪急进李三才为兵部

尚书录用清议名贤丁元荐李朴等诤臣杨涟刘重

庆等以作仗节徇义之气帝切责之累迁光禄丞尚

宝太仆少卿未几移疾归四年起右通政至则忠贤

已逐东林殆尽宗周复固辞忠贤责以矫情厌世遂

削夺崇祯元年冬召为顺天府尹疏辞不许明年九

月入都上疏曰陛下励精求治宵旰靡宁然程效太

急不免见小利而速近功何以致唐虞之治夫今日

所急急于近功者非兵事乎诚以屯守为上策简卒

节饷修刑政而威信布之需以岁月未有不望风束

甲者而陛下方锐意中兴刻期出塞当此三空四尽

之秋竭天下之力以奉饥军而军愈骄聚天下之军

以博一战而战无日此计之左也今日所规规于小

利者非国计乎陛下留心民瘼恻然痌而以司农

告匮一时所讲求者皆掊克聚敛之政正供不足继

以杂派科罚不足加以火耗水旱灾伤一切不问敲

扑日峻道路吞声小民至卖妻鬻子以应有司以掊

克为循良而抚字之政绝上官以催征为考课而黜

陟之法亡欲求国家有府库之财不可得矣功利之

见动而庙堂之上日见其烦苛事事纠之不胜纠人

人摘之不胜摘于是名实紊而法令滋顷者特严赃

吏之诛自宰执以下坐重典者十余人而贪风未尽

息所以导之者未善也贾谊曰礼禁未然之先法施

已然之后诚导之以礼将人人有士君子之行而无

狗彘之心所谓禁之未然也今一切诖误及指称贿

赂者即业经昭雪犹从吏议深文巧诋绝天下迁改

之途益习为顽钝无耻矫饰外貌以欺陛下士节日

隳官邪日着陛下亦安能一一察之且陛下所以劳

心焦思于上者以未得贤人君子用之也而所嘉予

而委任者率多奔走集事之人以摘发为精明以告

讦为正直以便给为才谞又安得贤者用之即得其

人矣求之太备或以短而废长责之太苛或因过而

成&#有动遭谴谪已耳陛下所擘画动出诸臣意表

不免有自用之心臣下救过不给谗谄者因而间之

猜忌之端遂从此起夫恃一人之聪明而使臣下不

得尽其忠则耳目有时壅凭一人之英断而使诸大

夫国人不得衷其是则意见有时移方且为内降为

留中何以追喜起之盛乎门户二字数十年来杀天

下多少正人伤天下多少元气而今犹葛藤未了陛

下欲折君子以平小人之气用小人以成君子之公

前日之复辙将复见于天下也陛下求治之心操之

过急酝酿而为功利功利不已转为刑名刑名不已

流为猜忌猜忌不已积为壅蔽正人心之危所潜滋

暗长而不自知者诚能建中立极默证此心使心之

所发悉皆仁义之良仁以育天下义以正天下自朝

廷达于四海莫非仁义之化陛下已一旦跻于尧舜

矣帝谓宗周语疏阔而嘉其忠荩下所司知之未几

都城戒严帝不视朝章奏多留中不报传旨办布囊

八百中官竞献马骡又令百官进马宗周曰是必有

动上以迁幸者乃诣午门叩头谏曰国势强弱视人

心安危乞陛下出御皇极门延见百僚明言宗庙山

陵在此固守外无他计且速发章奏早决庙谟俯伏

待报自晨迄暮中官传旨乃退又造内阁言之诸阁

臣唯唯而已帝用满桂为武经略使中官提督京营

协理城守宗周言桂不胜任而宦官典兵必&#国不

报已而桂果败时逆案虽定其遗党犹在朝乘国家

多事谋倾东林去之大臣韩爌钱龙锡李邦华乔允

升曹于汴张凤翔胡世赏朱世守一时&#斥顺天巡

抚方大任夙附东林亦疏诋道学宗周言爌于汴立

身无玷凤翔邦华有才世赏世守端谨以时艰诖误

方亟望赐环而忌者鼓掌称快且朝夕倡党论以肆

罗织夫兵祸亟正臣子卧薪尝胆时何暇乘机逞报

复至如大任者谓非一骂道学无以自脱于东林而

不知立论之舛所关世道人心不浅也疏亦不报满

桂既殁帝出马世龙于狱命为总理任张凤翼总督

御史吴阿衡监军宗周劾三人不足用己复进祈天

永命之说言法天之大者莫过于重民命则刑罚宜

当宜平陛下以重典绳下逆党有诛封疆失事有诛

一切诖误重者杖死轻者谪去朝署中半染赭衣而

最伤国体者无如诏狱副都御史易应昌以平反下

吏法司必以锻炼为忠直苍鹰乳虎接踵于天下矣

愿体上天好生之心首除诏狱且宽应昌则祈天永

命之一道也法天之大者莫过于厚民生则赋敛宜

缓宜轻今者宿逋见征及来岁预征节节追呼闾阎

困敝贪吏益大为民厉贵州巡按苏琰以行李被讦

于监司巡方黩货何问下吏吸膏吮脂之辈接迹于

天下矣愿体上天好生之心首除新饷并严饬官方

则祈天永命之又一道也然陛下天之宗子而辅臣

宗子之家相也陛下梦卜求贤参大政者率由特简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2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