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汤文琼

按明外史忠义传文琼字兆鳌石埭人授徒京师见

国事日非数献策阙下不报京师慨然语其友曰

吾虽布衣独非大明臣于耶安忍见贼弑君篡国乃

书其衣衿曰位非文丞相之位心存文丞相之心投

缳而卒福王时给事中熊汝霖上疏曰北都之变臣

传询南来者确知魏藻德为报名入朝之首梁兆阳

杨观光何瑞征为从逆献谋之首其他累累若若者

莫不稽首贼庭乞怜恐后而文琼以闾阎匹夫乃能

抗志捐生争光日月贼闻其衣带中语以责陈演即

斩于市文琼布衣死节贼犹重之倘不亟表章何以

慰忠魂励臣节且以愧举朝之事二姓者乃赠中书

舍人祀旌忠祠

  范箴听 杨铉 李梦禧 张世禧

子懋赏

 懋官

  周





 郝奇遇

按明外史汤文琼传时都城以布衣尽节者又有范

箴听杨铉李梦禧张世禧辈福王建国丧乱益甚且

见闻不详未能尽表章也箴听端方有义行高攀龙

讲学都下受业其门魏国公徐允祯延为馆宾见允

祯骄数规谏允祯或倨见他客箴听至辄敛容贼入

置一棺偃卧其上绝食七日死铉善写真京师陷携

二子赴井死梦禧负志节疏财尚义与妻杜氏二子

二女一婢俱缢死世禧儒士也亦与二子懋赏懋官

俱缢死又有周姓者悲愤槌胸呕血数升死而柏乡

人郝奇遇居京师闻变谓其妻曰我欲死难汝能之

乎妻曰能遂先死奇遇瘗毕仰药死

  许琰

按明外史忠义传琰字玉仲吴县人幼有至性尝刲

臂疗父疾为诸生磊落不羁闻京师大恸誓不与

贼俱生欲举义兵讨贼走告里荐绅皆不应端午日

过友人出酒宴饮琰掷杯大诟曰今何日我辈读圣

贤书尚纵酒如平日邪拂衣径去大姓惧贼至多携

妻子避山谷琰历走骂之已聚哭明伦堂琰独衰杖

擗踊号泣尽哀御史谒文庙犹吉服琰率诸生责以

大义御史惶悚谢罪去及南都颁监国诏而哀诏犹

未颁琰益愤痛趋古庙自经为人所解乃步至胥门

投于河潞王舟至急令人扶起询其故王嗟叹良久

识琰者掖之归家人旦夕守不得死遂绝粒寻闻哀

诏至即庭中稽首号恸并不复言以六月三日卒乡

人私谥曰潜忠先生南中赠五经博士祀旌忠祠

  曹肃



持敏

蔺卫卿 周谠 李汝翼 李若

  葵 王明灏 王介休 殷渊 宋汤齐 郭

  珩 王拱宸

按明外史许琰传当是时诸生殉义者京师则曹肃

蔺卫卿周谠李汝翼大同则李若葵金坛则王明灏

丹阳则王介休鸡泽则殷渊肥乡则宋汤齐郭珩王

拱宸肃曾祖子登仕为甘肃巡抚贼入肃与祖母姜

母张嫂李及弟持敏妹持顺弟妇邓&#自缢卫卿止

一幼女托其友人亦自缢谠被执骂贼不屈死汝翼

布政使本纬子亦骂贼被磔死若葵当城陷与亲属

九人皆自缢题曰一门完节明灏闻变日夕恸哭家

人解慰之托他故走二十里外投水死介休不食七

日死渊字仲弘父大白官监军副使为杨嗣昌所杀

渊负奇气从父兵间善技击尝欲报父仇及贼破鸡

泽谋起兵复之俄闻京师陷号恸即约山中壮士诛

贼所置官伪令秦植踉跄走乃入城发丧制服行哭

临礼义声大震为奸人所乘被杀远近莫不悼之汤

齐珩拱宸亦起兵讨贼为贼张汝行所杀

  张继孟 陈其赤 孔教 郑安民 方尧相

按明外史忠义传继孟字伯功扶风人万历末年进

士除潍县知县天启三年擢南京御史未出都奏筹

辽六事末言己被抑南台由钱神世界公道无权宜

严禁馈遗帝令指实继孟以风闻对诏诘责之停俸

半岁左都御史赵南星言今天下进士重而举贡轻

京朝官重而外官轻在北之科道重而南都轻甚则

科重而道轻乞因继孟言思偏重之弊敕下吏部极

力挽回于用人之道不为无补帝深然之于是忌者

咸指目继孟为东林寻陈江防八要多议行以不建

魏忠贤祠斥为邪党削夺归崇祯二年起故官上言

近见冢臣王永光人言踵至一疏语语谬戾其曰惠

世扬等借题发议夫所云借者无其事而借名也世

扬与杨涟左光斗同事同心但未同死耳今杨左业

有定议世扬方昭揭于天下后世奈何以借名之谬

一又曰高捷史发奸已验特用宜先夫捷之纠

刘鸿训也为杨维垣等报仇耳鸿训辅政止此一事

快人意其后获罪以纳贿非以捷劾也今指护奸

者为发奸谬二又曰诸臣所拥戴者钱谦益李腾芳

孙慎行夫谦益本末陛下近亦洞然至腾芳慎行天

下共推服会推之时永光身主其议乃指公论为拥

戴谬三又曰欲诸臣疏一面网息天下朋党之局信

斯言也则部议漏张文熙等数十人是为疏网而陛

下严核议罪反开朋党之局乎谬四且永光先为御

史李应升所纠今又为御史马孟祯徐尚勋吴甡等

所论而推毂永光者先为崔呈秀徐大化今则霍维

华杨维垣张文熙其为人之贤不肖可知矣后又劾

南京兵部尚书胡应台贪污帝&#不纳永光深疾之

出为广西知府土酋普名声久乱未靖继孟设计鸩

杀之一方遂安士民为立祠奉祀稍迁浙江盐运使

忤视盐内官崔璘左迁保宁知府寻进副使分巡川

西十七年八月张献忠寇成都与陈其赤陈孔教郑

安民方尧相等佐巡抚龙文光协守城陷被执幽之

僧寺献忠僭帝号欲用诸人备百官继孟等不为屈

乃被杀妻贾亦从死其赤字石父崇仁人崇祯元年

进士历衢州推官西安知府有吏能迁兵备副使辖

成都城陷投百花潭死家人同死者四十余人孔教

字鲁生会稽人举于乡历官四川佥事不屈死子以

衡奉母孔氏南窜孔教死匿不使知逾年母诣以衡

书室见副使周梦尹请孔教恤典疏陨绝骂以衡曰

父死二载我尚偷生使我无颜见汝父地下遂取刀

断喉死安民浙江人贡生历蜀府左长史贼围成都

安民分守南城城陷不屈死尧相字绍虞黄冈人官

成都同知监纪军事兵食不足偕御史刘之勃请于

蜀王王不允共投于池以救免次日城陷被杀于万

里桥下

  刘士斗 沈云祚

按明外史忠义传士斗字瞻甫南海人崇祯四年进

士授太仓知州与州人张采张溥砥砺名节有政声

忤推官周之夔中之计典谪江西按察司知事擢成

都推官摄府事御史刘之勃荐为建昌兵备佥事贼

将入境之勃促之行士斗曰安危生死与公共复何

往城陷被执见之勃与张献忠语大呼曰此贼也公

不可少屈献忠怒命捽以上士斗又返顾之勃语如

前遂阖门被杀同时沈云祚字子凌太仓人崇祯卜

三年进士除华阳知县有奸民为摇黄贼耳目云祚

设策捕戮之贼破夔门成都大震云祚走谒蜀王陈

守御策不听闻内江王至渌贤往说之曰成都危在

旦夕而王府货财山积不及今募士杀贼一旦疆场

沦丧谁为王守此者至渌言于王亦不听及贼迫成

都王始出财佐军已无及城陷献忠欲屈诸人用之

幽之大慈寺而遣其党馈食且以白刃胁降云祚不

屈遂遇害

  王励精 刘三策 赵嘉炜 卜大经 秦民

  汤 朱蕴罗 艾吾鼎 郑梦眉 单之宾

  朱奉

按明外史忠义传励精蒲城人崇祯中由选贡生授

广西府通判仁恕善折狱岁凶毁银带易粟减价粜

富人闻之争出粟价遂平迁崇庆知州多善政十七

年张献忠陷成都州人惊窜其家人劝之去励精不

可朝服北拜又西向拜父母从容操笔书文信国成

仁取义四语于壁登楼缚利刃柱间而置火药楼下

危坐以俟俄报贼骑渡江即命举火火发触刃贯胸

而死贼叹其忠敛葬之其墨迹久逾新涤之不灭后

二十余年州人建祠奉祀祀$毕壁即颓远近叹异

先是十三年贼犯仁寿知县鄱阳刘三策拒守城陷

不屈死赠尚宝司丞及是贼陷郫县主簿山阴赵嘉

炜守都江堰贼诱降不从投江死陷绵竹典史卜大

经与其仆缢死他若荣县知县汉阳秦民汤蒲江知

县江夏朱蕴罗兴文知县汉川艾吾鼎南部知县郑

梦眉中江教谕摄剑州事单之宾皆殉难梦眉夫妇

&#缢蕴罗吾鼎阖家被难宗室朱奉由进士历官

御史劾督师丁启睿诸疏为时所称时里居并及于



  尹伸 庄祖诰 吴宇英 蔡如蕙 江腾龙

  王起峨 李含乙

按明外史忠义传伸字子求宜宾人万历二十六年

进士授承天推官屡迁南京兵部郎中西安知府陕

西提学副使苏松兵备参政公廉强直不事媕阿三

任皆投劾去天启时起故官分守贵州威清道贵阳

围解巡抚王三善将深入大方伸颇赞之监军西征

三善败殁伸突围归坐夺官戴罪办贼四年贼围普

安伸赴援贼解去遂移驻其地贼复来攻率参将范

邦雄破走之偕诸军逐北至三岔河总督蔡复一上

其功免戴罪贬一秩视事历湖广按察使左布政使

崇祯五年被论调河南右布政使以失御流贼罢归

伸性刚寡合所至与长史迕然待人有始终笃分义

工诗善书日课楷书五百字寒暑不辍张献忠陷叙

州匿山中搜得之骂不肯行贼重其名必欲生致之

成都至井研骂益厉遂攒杀之福王时起太常卿伸

已先死蜀中士大夫在籍死难者成都则云南按察

使庄祖诰广元则户科左给事中吴宇英资县则工

部主事蔡如蕙郫县则举人江腾龙而安岳进士王

起峨渠县礼部员外郎李含乙皆举义兵讨贼不克



  高其勋 陈祯 王承宪



承瑱

按明外史忠义传高其勋字懋功初袭马龙所千户

后举武乡试为黔国公标下中军吾必奎反擢参将

守御武定及沙定洲再反分兵来攻其勋固守月余

城陷衣冠望北拜服毒死时有陈祯者世为大理卫

指挥祯未嗣职沙贼陷城督众巷战手馘数贼而死

王承宪者袭祖职为楚雄卫指挥举武乡试擢游击

为副使杨畏知前锋定洲来攻凡守御备悉承宪综

理畏知深倚之贼去未几复至承宪偕土官那钥等

出城冲击大呼陷阵贼披靡俄为流矢所中死弟承

瑱亦力战死一军尽殁

  王士杰 段见锦 杨明盛



一甲

魏崇治

  萧时显 高拱极 杨士俊 尹梦旗 尹梦

  符 冯大成 杨宪 单国祚

按明外史忠义传王士杰崇祯末任太和县丞有治

才太和为大理附郭县沙定洲反围其城士杰佐上

官毕力捍御城陷士杰死于城上同死者大理府教

授段见锦经历杨明盛司狱魏崇治而明盛子一甲

亦从父死故永昌府同知萧时显既解任以道阻寓

居大理亦自经其士人同死者举人则高拱极投池

死杨士俊同母妻及妹自焚死诸生则尹梦旗梦符

冯大成倡义助守骂贼死杨宪偕妻女子妇侄女孙

女弟妇一门自焚死人称太和节义为独盛云有单

国祚者会稽人为通海典史城陷握印坐堂皇骂贼

被杀印犹在握县人葬之诸葛山下

  张耀 曾益





曾异撰

按明外史忠义传张耀字融我三原人万历中举于

乡除闻喜知县以慈惠抚民民为立祠崇祯中历官

贵州布政使所至以和厚得民张献忠死其部寇孙

可望李定国等率众南奔贵州耀急言于巡抚请发

兵民守御巡抚以众寡不敌难之俄贼众奄至耀率

家众乘城拒击亡何贼攻陷之执耀见其帅其帅与

耀皆秦人说之曰公若降当用为相耀怒詈不屈贼

亦怒执其妾媵怵之曰降则免一家死耀詈益甚贼

乃杀之并杀其家属十三人可望寇安平佥事临川

曾益集众拒守城死之其弟栻官蒲圻先益拒贼

死有曾异撰者荥昌人举于乡为永宁知州可望既

陷贵州将长驱入云南异撰与其客江津进士程玉

成贡生龚茂勋谋曰州据盘江天险控扼滇黔弃之

不守事不可为矣遂集众登陴守未几城陷自焚死

  米寿图

按明外史忠义传米寿图宛平人崇祯中由举人授

新乡知县土寇来犯督吏民破走之斩首千二百余

级以治行征授南京御史十五年四月极论监军张

若麒罪言若麒本不谙军旅附杨嗣昌遂由刑曹

调职方近督臣洪承畴孤军远出此何等大事若麒

乃攘臂奋袂任意指挥军中但知张职方不知洪总

督以致偾事当斩一虚报大捷躐光禄卿冒功罔上

当斩二一意促战视封疆如嬉戏当斩三然若麒敢

无忌者恃乡人谢升为内援升奸险恣悖非与若麒

骈斩何以慰九庙之灵会廷臣亦多纠发者若麒论

死升除名初嗣昌倡练兵之议令郡县皆设练总练

民为兵行之三年扰民特甚寿图疏陈十害言郡县

有卫所军又有弓兵民壮诚修复其制足资捍御若

夫保甲之法俾人自为守家自为战实简要易行且

无练饷之费章下所司迄如其议寻言诸边废将有

才堪使过及素蓄家丁者宜令督抚核实赴京效用

亦从之又言往时督抚多用京卿今封疆不靖遇卿

贰则争先推督抚即引避宜严加甄别内外兼补因

劾偏沅巡抚陈睿谟靖寇无能贪残素着广西巡抚

林贽囊包两粤&#盖八闽帝纳其言十七年五月福

王立马士英荐用阮大铖寿图论劾七月出按四川

时川地已为张献忠所据命吏部简堪任监司守令

者从寿图西行至则与督师王应熊总督樊一蘅等

联络诸将号召远近渐复川南郡县唐王立擢寿图

右佥都御史巡抚贵州献忠遗党孙可望等陷贵阳

寿图出走沅州十一月沅州亦陷寿图死之

  耿廷箓

按明外史本传耿廷箓临安府河西县人天启四年

举于乡崇祯中为耀州知州有能声十五年夏疏陈

时政言将多不若将良兵多不若兵练饷多不若饷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2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