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两臣忠爱乞宥之作敢言气帝不怿左迁行人司正

历尚宝大理丞进少卿十五年二月擢右佥都御史

巡抚大同岁饥且疫疏乞赈济给牛种民获苏乃戢

豪宗搜军实练火器声绩甚着十七年正月李自成

将犯山西宣大总督王继谟檄大同总兵姜瓖扼之

河上瓖潜遣部将李时华纳款而还景瑗不知也及

山西陷邀瓖歃血誓死守瓖布讹言卫巡抚秦人将

应贼代王果疑之不与相见永庆王至射杀其仆会

景瑗有足疾不时出兵事皆瓖主之瓖兄瑄以昌平

总兵失律系狱后赦出就瓖力劝降贼瓖虞卒不从

人犒银数两不足则予布帛佯言励将士固守王及

士民咸信之诸郡王分守城门瓖每门遣卒二百助

守至三月朔贼抵城下瓖即射杀永庆王开西门迎

贼使人诈要景瑗议事景瑗乘马出知有变自坠马

下俄为贼所执见自成欲官之景瑗不屈据地坐大

呼皇帝而哭贼义之曰忠臣也不杀景瑗猝起以头

触阶石血淋漓贼引出顾见瓖骂曰反贼与我盟而

即叛神其赦汝邪贼使景瑗母劝降曰母今年八十

余当自为计儿国大臣不可不死母出景瑗谓人曰

吾不骂贼者以全母也初六日自缢于僧寺贼叹为

忠臣移其妻子空舍戒毋犯福王时赠兵部尚书谥

忠毅与朱之冯&#列正祀文臣中

  朱之冯 朱敏泰 姚时中 董文用 刘九

  卿 &#龙 申以孝

按明外史本传之冯字乐三大兴人天启五年进士

授户部主事榷税河西务课赢留公帑无所私寻以

外艰去崇祯二年起故官进员外郎坐罣误谪浙江

布政司理问稍迁行人司副历刑部郎中浙江驿传

佥事青州参议盗劫沂水民株连甚众之冯捕得真

盗大狱尽解禽治乐安土豪李中行权贵为请不听

进副使赍表入都寄家属济南已而济南破妻冯匿

姑及子于他所而己从容投井死姑李闻之亦绝粒

死之冯扶柩还庐墓侧晨昏伏泣者三年服阕起河

东副使所部邻秦豫寇警日至大猾朱全字潜通秦

贼之冯令废将谢鸣进执杀全宇部内以宁十六年

正月擢右佥都御史巡抚宣府之冯自妻死不再娶

亦不置妾媵一室萧然畿内被兵统军入卫帝遣中

使慰劳赉银币司饷主事张硕抱以&#饷激变群缚

之之冯亟出抚谕贷商民赀给散而密捕诛首恶七

人劾硕抱下吏军情帖然总兵唐钰贪恣论罢之明

年三月李自成陷大同之冯集将吏于城楼设高皇

帝位歃血誓死守尽出所有犒士人心已散莫为尽

力监视中官杜勋总兵王承引先遣人纳款叩头请

之冯以城下贼之冯大骂十一日贼将至勋蟒袍鸣

驺郊迎二十里外将士皆散走之冯登城太息见大

炮语左右为我发之嘿无应者自起火或从后掣

其肘之冯抚膺叹曰不意人心至此俄贼薄城承引

遽开门降城中人先闻讹言谓贼不杀人且免徭赋

咸结彩焚香以迎左右欲拥之冯出走叱之乃南向

叩头草遗表劝帝收人心培气节遂自缢死贼弃尸

濠中濠旁群犬日食人尸独之冯无损者福王时赠

兵部尚书谥忠毅城中同死难者督粮通判朱敏泰

诸生姚时中投缳死副将宁龙骂贼死系狱总兵官

董用文副将刘九卿及里居知县申以孝并不屈死

其他妇女死义者十余人

  陈士奇 陈纁 王行俭 王锡 顾景

按明外史忠义传士奇字平人漳浦人也好学有文

名举天启五年进士授中书舍人崇祯四年考选当

得台谏其座主姚希孟方为当事所忌吏部尚书王

永光遂抑授礼部主事文震孟疏论之永光诡词以

免擢广西提学佥事父忧归服阕起重庆兵备寻改

贵州复督学政母忧阕起&#州兵备参议奸民争地

构讼者十年士奇立剖平之进副使督四川学政兵

事益棘廷臣交章荐士奇知兵十五年七月擢右佥

都御史代廖大奇巡抚四川松潘兵以索饷叛聚众

数万士奇谕以祸福咸就抚摇黄贼十三家纵横川

东北十余年杀掠军民无算文少壮者面为军至数

十万士奇檄副使陈其赤葛征奇参将赵荣贵等进

讨虽屡捷而贼不衰官军亦不能制士奇本文人初

督学政好与诸生谈兵故朝议推之及秉节钺反以

文墨为事军政废弛石砫女将秦良玉尝图全蜀形

势请益兵分守十三隘扼流寇奔突置不问明年十

二月朝议知其不足任命龙文光代之召士奇他用

方候代瑞王避闯贼自汉中来奔总兵官赵光远拥

兵二万为卫士民避难者又数万突至保宁蜀人震

骇士奇驰责光远曰若退守阳平关为吾捍卫不惜

二万金犒军如顿此需厚饷吾头可断饷不可得也

光远乃退兵阳平士奇与王约以三千骑入重庆明

年四月文光受代士奇将行张献忠已陷夔州全蜀

震动士奇遂留驻重庆贼屯忠州葫芦坝四十余日

乃左步右骑翼舟而上时参将曾英守涪州水路赵

荣贵守梁山陆路六月遇贼并败奔贼遂夺佛图关

陷涪州或言公已谢事宜去士奇不可征援兵不至

誓死固守十七日贼抵城下多击伤二十日夜黑云

四布贼穴地置火药轰之城遂陷士奇及副使陈纁

知府王行俭知县王锡俱被执王亦与焉贼缚于教

场将杀之忽雷雨晦冥献忠仰而诟曰我杀人何与

天事用大炮向天丛击之俄而晴霁将行戮士奇大

骂而死王亦遇害贼大集军民三万七千余斫其臂

遂犯成都纁本关南兵备副使护瑞王入蜀遂遇害

行俭字质行宜兴人崇祯十年进士由刑部员外郎

出为重庆知府蜀地多寇重庆常宿重兵行俭抚驭

有方民获安业城陷为贼脔死锡新建人崇祯十三

年进士除巴县知县土寇彭长庚起长寿邻水间杀

典史为乱锡歼其魁摇黄贼来犯力战却之斩其魁

马超至是贼围城急蒙巨板穴城钖灌以热油多死

及被执大骂抉其齿骂不已捶膝使跪终不屈明日

舁至教场骂益厉贼缚树上射之又脔而烙之既死

复毁其骨指挥顾景闻城陷急入瑞王府以己所乘

马掖王乘之疾走遇贼被执见献忠景曰宁杀吾无

犯帝子贼怒王遇害景大骂而死

  徐石麒

按明外史本传石麒字宝摩嘉兴人天启二年进士

授工部营缮主事管节慎库魏忠贤兼领惜薪司所

需银钱悉从库发石麒每持故事格之忠贤屡使其

党噪于庭不为动会御史黄尊素坐忤忠贤下诏狱

石麒以座主故为尽力忠贤益怒遂执新城侯王升

子下狱令诬贿石麒捕系其家人勒完赃而削其籍

忠贤败事乃白崇祯三年起南京礼部主事迁考功

郎中八年佐尚书郑三俊京察澄汰至公历尚宝卿

应天府丞民苦佥报马户率破家石麒更为召募困

遂解十一年春入贺时三俊为刑部尚书下狱词臣

黄道周黄景昉于讲筵救之帝意未释石麒言三俊

历事四朝官至尚书炊烟屡绝下狱之日猾胥酌酒

相庆谓朋谋欺罔臣敢剖心以明之帝得疏心动然

犹严旨诘责之越数日三俊竟获释石麒官南京十

余年始入为左通政十三年五月召对陈边计甚悉

中言陛下骤增兵饷至一千五百万而兵又衰弱乞

日讲生聚教训之方俾元气充足即灭贼有余帝颔

之累迁光禄卿通政使擢刑部右侍郎会推阁臣石

麒与焉帝召对便殿独不赴帝疑吏部尚书李日宣

有私并与推房可壮等三人执下吏人以石麒为知

几&#何帝恶刑官轻拟日宣等狱夺左侍郎惠世扬

职贬石麒二秩代掌部事石麒请留世扬赐己归不

允旋进左仍署部事陈新甲下狱给事中廖国遴杨

枝起光时亨倪仁祯倡议必杀之已又为营救于石

麒大学士周延儒以下亦多救之石麒持之坚卒论

死新甲既死张若麒亦当诛多奥援司官不敢决石

麒急按之论如法时有清狱之诏石麒先上情法不

合者数十人多获减免寻擢本部尚书中官刘元斌

以纵军淫掠诛其党王裕民坐欺隐不举下狱帝欲

杀之初令三法司同鞫后专付刑部石麒议令戍烟

瘴奏成署院寺名以进都御史刘宗周等不知也帝

怒其失出先召诘宗周对曰此狱非臣谳不敢妄奏

帝益怒宗周徐曰臣虽不与闻然阅谳词已曲尽情

事帝乃霁颜曰此奴钱神有灵医百足之虫至死不

僵宗周曰刑官所执者法耳法如是止石麒非私裕

民也帝曰此奴欺罔实甚卿等不知耳宗周曰内廷

隐微之奸非臣等所知乃令石麒改谳词竟弃之市

顷之宗周以救姜采熊开元获严谴佥都御史金光

辰救之夺职石麒两疏请留不纳采开元既下诏狱

移刑部定罪石麒据原词拟开元赎徒采谪戍不复

鞫讯帝怒责对状石麒援故事对且引罪归己乞宥

司官帝怒不解除司官三人名石麒落职闲住吏部

尚书郑三俊等公疏乞留不许福王监国南京召拜

右都御史未任改吏部尚书再疏力辞举三俊自代

不允入朝奏陈省庶官慎破格行久任重名器严起

废明保举交堂帘七事褒纳之时当考选与都御史

刘宗周矢公甄别拟庄元辰等十三人为科道马士

英庇其私人更易殆半御史黄耳鼎给事中陆朗有

物议石麒以年例出之朗急贿奄人内传留用石麒

愤发朗通内之罪朗恚疏诋石麒石麒遂称疾乞休

无何耳鼎亦两疏劾石麒一言尝劾吴昌时代为报

复一言枉杀陈新甲致败款局石麒益愤历叙昔年

和议始末及新甲欺罔隐情因力请罢斥卒引去石

麒刚方清介值权奸用事郁郁不得志士英挟定策

功将图封石麒议格之中贵田成辈纳贿请嘱石麒

皆拒不应且疏劾由是内外皆怨构之去去后以登

极恩加太子太保明年南都亡石麒移居城外及郡

城将破石麒曰吾大臣也城亡与亡岂宜苟活复入

居城中以闰六月二十六日朝服自缢死年六十有



  徐汧 杨廷枢 包捷

按明外史本传汧字九一长洲人生未期而孤稍长

砥行有时名天启五年魏大中被逮过苏州汧贷金

资其行后周顺昌被逮缇骑横索钱汧与杨廷枢敛

财经理之崇祯元年成进士改庶吉士授检讨中允

黄道周以救钱龙钖贬官同官倪元璐请以己代谪

帝不允汧上疏力颂道周元璐贤因自请罢黜忤旨

诘责汧复上疏曰人情溺于荣利闻元璐换职之说

必共指为狂愚及闻臣请斥之疏必且嫉其沽激不

知推贤让能荩臣所务难进易退儒者之风间者陛

下委任之意希注外廷防察之权辄逮阍寺默窥圣

意疑贰渐萌万一士风日贱宸向日移明盛之时为

忧方大臣是以力举孤忠愿同幽黜断不敢以不衷

之言自取诛陨惟圣明裁察帝不听汧寻乞假归久

之还朝屡迁右庶子充日讲官十四年奉使益王府

便道旋里周延儒再柄国数招汧汧不应久之北上

抵镇江闻京师陷一恸几绝汧雅好交游畜声伎至

是悉屏去独居一室中福王立于南京召为少詹事

汧以国破君亡臣子不当叨位具疏固辞且痛宗社

之丧由朋党相倾移书当事劝以力破异同之见既

就职陈时政七事曰辨人才课职业敦寅恭励廉耻

核名实纳忠谠破情面复惓惓以化恩雠去偏党为

言已而马士英阮大铖乱政冬十月安远侯柳祚昌

疏攻汧谓朝服谒潞王于京口有异志自恃东林巨

魁与复社诸奸张采华允诚杨廷枢顾杲狼狈相倚

陛下定鼎金陵彼公然为讨金陵檄所云中原逐鹿

南国指马是为何语乞置汧于理除廷枢杲名立行

提讯其余徒党容臣次第纠弹疏出善类咸惧士英

不欲兴大狱乃寝其奏汧亦移疾归及南京失守苏

州亦继下汧慨然太息作书戒二子肃衣冠北向稽

首投虎丘新塘桥下死时方闰六月阅三日颜色如

生郡人赴哭者数千人长子枋字昭法举崇祯十五

年乡试隐居着书有高行廷枢字维斗与汧幼相善

有文名崇祯三年举乡试第一时携一女避兵山中

追兵至女前请曰父盍死少缓则求死不得矣遂踊

身入水死廷枢色不变立书数纸处分身后事付友

人包捷亦跃水中死而汧死半塘时有一人儒冠蓝

衫跃虎丘剑池中土人怜而葬之卒不知何人也

  刘之勃

按明外史本传之勃字安侯凤翔人崇祯七年进士

授行人擢御史帝颇崇信二氏之勃言仙佛之道大

要清静慈悲陛下取其清静者以治心慈悲者以救

世是则大圣人作用非真向缁流羽客祈福佑也近

者传闻为营殿阁修斋醮方今天下兵荒流移满道

土木斋醮之费实足救亿万人身命乞斥以养饥民

佐军需疏出时论韪之俄上节财六议言先朝马万

计草场止五六处今马渐少场反增二倍可节省者

一水衡工役费岁几百万近奉明旨朝廷不事兴作

而节慎库额数袭为常可节省者二诸镇兵马时败

溃而饷额不减虚伍必多可节省者三光禄宴享赐

赉大抵从简而监局厨役多冗滥可节省者四三吴

织造泽潞机杼以及香蜡药材陶器无岁不贡积之

内为废物输之下皆金钱可节省者五军前监纪监

军赞画之官不可数计平时则以一人而糜千百人

之饷临敌又以千百人而卫一人之身耗食兼耗兵

可节省者六诏所司议行寻劾剿寇总督丁启睿保

定总督张庆臻河南巡抚高名衡山东巡抚王公弼

皆庸劣无能帝以临敌不宜更易不纳其言御史徐

殿臣两疏论大学士魏照乘照乘力辨之勃谓大臣

不当争辨帝责以妄议然照乘卒谢去又疏陈东厂

三弊言自东厂司缉访而内五城外巡按以及刑部

大理皆不能举其职此不便于官守奸民千里首告

假捏姓名一纸株连万金立罄此不便于民生子弟

讦父兄奴仆讦家主部民讦官长东厂皆乐闻此不

便于国体帝即令饬行未几出按四川列城多遭乱

之勃尽心抚绥十六年秋类报灾异力请缓赋省刑

言失城之狱大辟至二十九人不能无冤乞敕部速

议容臣平反亦弭灾一术时不能用明年正月张献

忠大破川中郡邑四月闻都城失守人心益恟惧举

人杨锵刘道贞等谋拥蜀王至澍监国之勃不可跃

入池中议乃寝八月贼逼成都之勃与巡抚龙文光

等分陴拒守总兵官刘镇藩出战而败贼遂穴城实

以火药又刳大木长数丈者合之缠以帛贮药向城

楼之勃厉众奋击贼却二三里众皆喜以为将去也

初九日黎明火发北楼陷木石飞蔽天守陴者皆散

贼遂入城蜀王率妃妾投井死镇藩出城赴水死之

勃等俱被执贼以之勃同乡欲用之之勃劝以不杀

百姓改邪从正辅立蜀世子贼不从遂大骂而死时

福王立于南京擢之勃右佥都御史巡抚四川已不

及闻矣

  龙文光

按明外史刘之勃传文光马平人天启二年进士崇

祯初历吏部主事以忧归起贵州提学佥事就迁兵

备副使以才调川北参政擢右佥都御史代陈士奇

巡抚四川甫闻命贼已逼成都自顺庆驰赴之城陷

贼尽驱文武将吏及军民男妇于东门外将戮之忽

有龙尾下垂贼以为瑞遂停刑文光卒不屈被戮于

濯锦桥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2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