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踯躅锋间倘不幸有他不如无子良谟喜曰能如

是乎妾乃先就缢既死良谟整衣冠望阙拜亦自缢

死时氏京师人年十八侍良谟百有三日耳福王时

良谟赠太仆卿谥恭愍时氏赠孺人

  申佳引

按明外史本传佳引字孔嘉永年人崇祯四年进士

授仪封知县县故盗薮佳引严保甲法奸无所容霪

雨河决舣舟怒涛中率众塞其口捕大猾置之法以

才调杞县八年贼埽地王率万人攻城城土垣多圯

佳引固守募死士击贼贼卒引去佳引因甓其城唐

王聿键勤王将抵开封诸大吏惴恐集议曰留之不

听行守土者且获罪佳引曰惟周王可留之众称善

用其计治行卓异擢吏部文选主事上备边五策多

议行进考功员外郎佐京察颇忤权要大学士薛国

观倾少詹事文安之连及佳引左迁南京国子博士

安之佳引座主也久之迁大理评事进太仆丞座主

周延儒当国未尝谒见延儒死为经纪其丧十七年

出近畿阅马闻李自成破居庸流涕曰京师必不守

矣君父有难焉所逃乎疾驰入都遍谒大臣为画战

守策皆不省贻子涵光书曰行己曰义顺命曰数义

不可背数不可违吾受国恩当以死报已京师陷冠

带辞母策马至王恭厂将投井从者请易服以避佳

引曰吾起微贱食禄十三年国事至此敢爱死乎两

仆环守不去绐之曰我将择善地下马旁见灌畦巨

井急跃入仆号呼欲出之佳引亦呼曰告太安人有

子作忠臣勿过伤也遂死年四十二福王时赠太仆

少卿谥节愍

  成德



文桂

按明外史本传德字符升霍州人依舅氏占籍怀柔

举崇祯四年进士除滋阳知县性刚介清操绝俗疾

恶若雠颇好击断文震孟入都德郊迎执弟子礼语

刺温体仁体仁闻而恨之兖州知府增饷额德固争

又尝捕治其爪牙吏知府怒谗于御史禹好善好善

体仁客也遂诬德贪虐逮入京滋阳民诣阙讼冤震

孟在阁亦言其枉德道中具疏极论体仁罪而震孟

已被体仁挤去好善再劾德言其疏出震孟手帝不

之究德母张伺体仁长安街绕舆大骂拾瓦砾掷之

体仁恚疏闻于朝诏五城御史驱逐移德镇抚狱掠

治杖六十午门外戍边坐赃六千有奇而给体仁校

尉五十人护出入德居戍所七年用御史詹兆恒荐

起如皋知县寻擢武库主事以母老三疏力辞不允

乃就道至则上言年来中外多故居官者爵禄迷心

廉耻道丧其宁淡自将矢死靡他者在北则旧太常

鹿善继在西则旧太守祝万龄耳陛下御极十七年

何仗节死义之寥寥也宋臣张栻有言仗节死义之

臣当于犯颜谏诤中求之夫犯颜谏诤何难在朝廷

养之而已表厥宅里所以伸忠臣孝子于生前殊厥

井疆所以诛乱臣贼子于未死苟死敌者无功则媚

敌者且无罪死贼者褒扬不亟则从贼者恬而不知

畏也还朝甫三月京师陷恸哭触地流血贼露刃胁

之不为动家有妹年二十余因家难未嫁德顾之曰

我死汝何依妹请先死德称善哭而视其缢继室霍

请继之德痛不及视入别其母哭尽哀出而自缢母

见子女及子妇皆死亦投缳死先是怀柔城破德父

文桂遇害家属尽没妻刘在京以征德赃急忧悸死

至是又阖门死难惟幼子先寄友人家获存福王时

赠光禄卿谥忠毅

  许直

按明外史本传直字若鲁如皋人崇祯七年成进士

出文震孟门以名节自砥除义乌知县清操皭然母

忧归哀毁骨立终丧蔬食寝柩旁补广东惠来县用

清望征授吏部文选主事进考功员外郎贼薄都城

约同官出赀飨士为死守计城陷贼令百官报名直

曰身可杀志不可夺坚不赴有传帝南狩者直将往

从见贼骑塞道出门辄返曰四面兵戈驾焉往国乱

不能匡君危已无济惟一死以报之而已一恸几绝

客以七十老父为解直曰不死辱及所生乃作书寄

父贼绝命诗六章闿户自经死福王时赠太仆卿谥

忠节

  范景文

按明外史本传景文字梦章吴桥人父永年南宁知

府景文幼负器识举万历四十一年进士授东昌推

官以名节自励苞苴无敢及其门岁大饥尽心赈救

阖郡赖之用治行高等擢吏部稽勋主事历文选员

外郎署选事泰昌时群贤登进景文力为多寻乞假

去天启五年二月起文选郎中魏忠贤暨魏广微中

外用事景文其同乡也不一诣其门亦不附东林孤

立行意而已忠贤恶御史李应升黄尊素周宗建蒋

允仪张慎言欲以年例出之外景文持不行视事未

弥月谢病去崇祯初言者交荐召为太常少卿二年

七月擢右佥都御史巡抚河南练兵缮器大为保障

计未几京师戒严率所部八千人勤王饷皆自赍十

二月望抵涿州四方援兵多剽掠独河南军无所犯

寻移驻都门再移昌平远近恃以无恐帝知其足任

明年三月擢兵部添注左侍郎练兵通州景文在河

南知民苦徭役力为厘革虑代者更己法上疏极论

其害请令有司实行一条鞭法徭役俱归之官而令

民稍助其费供应以市直平买不立官价名帝令永

着为例时通镇初设兵皆召募景文综理有法军特

精居二年以父丧去官七年冬起南京右都御史未

几就拜兵部尚书参赞机务屡遣兵戍池河浦口援

庐州扼滁阳有警辄发节制精明尝与南京户部尚

书钱春以军食相讦奏坐镌秩视事已叙援剿功复

故秩熊文灿抚张献忠景文言献忠当散众归耕或

静俟征调乃益市马造舟简军士整器械此其谋叵

测帝不纳献忠卒叛去十一年冬京师戒严立遣兵

入卫杨嗣昌夺情辅政群臣力争俱被谪景文乃倡

同列合词论救帝不悦诘首谋者景文引罪且以众

论佥同为言帝益怒削籍为民廷臣累荐十五年秋

召拜刑部尚书未上改工部入对帝迎劳曰不见卿

久何&#也时中外多故景文拮据劳瘁日入不获休

十七年二月命以本官兼东阁大学士入参机务帝

谓景文曰朕知卿久今急而用卿恨晚卿尚勉之景

文请释系狱张国维郭景昌等帝立从其言李自成

兵渐逼有请帝南幸者命集议阁中景文曰固结人

心坚守待援而已此外非臣所知及都城陷急趋至

宫门遇宫人曰驾出矣复趋朝房贼已塞道从者请

易服还邸景文曰驾出安归就道旁庙中草遗疏复

大书曰身为大臣不能灭贼雪耻死有余恨遂至演

象所拜辞阙墓赴双塔寺寺古井死盖犹谓帝南幸

也福王时赠太傅谥文忠

  金铉





按明外史本传铉字伯玉武进人占籍顺天之大兴

祖汝升南京户部郎中父显名汀州知府铉有大志

少以圣贤自期年十八举乡试第一明年崇祯改元

成进士不习为吏改扬州府教授日进诸生阐濂洛

正学燕居言动俱有规格诸生严惮之历国子博士

工部主事中官张彝宪奉敕总理户工二部将别建

公署铉耻为屈抗疏言建署非体恐诸曹奔走承顺

罹交结之条隳廉耻之节忤旨不纳署既成彝宪檄

诸曹谒见视堂官礼铉愤然曰是欲属吏我耶复抗

疏曰彝宪监视钱谷未尝有堂属相临之体今乃违

陛下敕谕乖祖宗典制抗颜昧心妄自尊大以圣朝

迪简之臣子令罄折伛偻强抑刑余下不亦轻朝廷

辱一世之士耶况从此奔趋纳结彼日骄此日谄干

宪典坏士风弊胡可胜言臣自矢无玷生杀予夺一

听至尊决不敢匍匐彝宪之庭犯交结近侍律疏入

益忤旨责以沽名铉乃约两部诸僚有私谒者众唾

其面彝宪愠甚铉当榷税杭州辞疾请假彝宪力摭

火器不中程劾铉落职杜门谢客环堵萧然躬爨以

养父母学日益邃有询以宗旨者正色曰日用躬行

未之有得何宗旨为朝士仰其贤荐章屡上十七年

春始起兵部主事巡视皇城京师陷铉恸哭急趋入

朝见宫人狂奔出知帝已崩解牙牌北向四拜投金

水河从者力挽之铉怒奋臂跃入死母章妾王弟錝

并同日死福王时赠太仆少卿谥忠节

  吴襄 朱纯臣 顾肇迹 邓文明 薛濂

  郭培民 徐锡登 宋裕德 孙维藩 杨崇

  猷 吴遵周 王先通 张光灿 方履泰

  李国禄 李凤翔 高时明 褚宪章 张国

  元

按明外史金铉传自范景文至铉二十人皆自引决

其他率委蛇见贼贼以大僚多误国概囚絷之庶官

则或用或否用者下吏政府铨除不用者令诸将搒

掠取其赀大率降者十七刑者十三福王时以六等

罪治诸从逆者而褒恤忠臣甚至文武臣殉难并予

赠荫祭葬且建旌忠祠于都城祀景文以下二十人

及大同巡抚卫景瑗宣府巡抚朱之冯布衣汤文琼

诸生许琰四人曰正祀文臣祀新乐侯刘文炳惠安

伯张庆臻襄城伯李国桢驸马都尉巩永固左都督

刘文耀山西总兵官周遇吉辽东总兵官吴襄七人

曰正祀武臣祀太监王承恩一人曰正祀内臣祀烈

妇成德母张氏金铉母章氏汪伟妻耿氏刘理顺妻

万氏妾李氏马世奇妾朱氏李氏陈良谟妾时氏吴

襄妻祖氏九人曰正祀妇人又祀进士孟章明及郎

中徐有声给事中顾鋐彭管御史俞志虞徐标朱廷

焕七人曰附祀文臣祀成国公朱纯臣镇远侯顾肇

迹定远侯邓文明武定侯郭培民阳武侯薛濂永康

侯徐锡登西宁侯宋裕德怀宁侯孙维藩彰武伯杨

崇猷宣城伯卫时春清平伯吴遵周新建伯王先通

安乡伯张光灿右都督方履泰锦衣卫千户李国禄

十五人曰附祀武臣祀太监李凤翔王之心高时明

褚宪章方正化张国元六人曰附祀内臣有司春秋

致祭然顾鋐彭管俞志虞辈特为贼拷死诸侯伯亦

大半以兵死而郎中周之茂员外郎宁承烈中书宋

天显署丞于腾云兵马指挥姚成知州马象干皆以

不屈死顾未邀恤赠也

  徐有声 徐标 朱廷焕 周之茂 宁承烈

按明外史金铉传有声字闻复金坛人登乡荐崇祯

十三年特擢户部主事历员外郎郎中督饷大同城

陷被执不屈死福王时赠太仆少卿标字准明济宁

人天启五年进士崇祯时历官淮徐道参议十六年

二月超擢右佥都御史巡抚保定陛见请重边防择

守令用车战御敌招流民垦荒帝深嘉之李自成陷

山西警日逼加标兵部侍郎总督畿南山东河北军

务仍兼巡抚移驻真定以遏贼无何贼遣使谕降标

毁檄戮其使二月贼别将掠畿辅真定知府丘茂华

移妻孥出城标执茂华下之狱中军谢嘉福伺标登

城画守御策鼓众杀之出茂华于狱数日而贼至以

城降福王时赠标兵部尚书廷焕单县人崇祯七年

进士除工部主事历知庐州大名二府即以兵备副

使分巡大名十七年贼逼畿辅廷焕严守备贼传檄

入城怒而碎之三月四日贼来攻军民皆走城遂陷

被执不屈死福王时赠右副都御史之茂字松如黄

麻人崇祯七年进士历官工部郎中服阕需次都下

贼搜得之迫使跪不屈折其臂而死承烈字养纯大

兴人举于乡历魏县教谕户部司务进本部员外郎

管太仓银库城陷自经于官廨

  宋天显 于腾云 姚成

按明外史金铉传铉同时有宋天显者松江华亭人

由国子生官内阁中书舍人为贼所获自经死腾云

顺天人为光禄署丞贼至语其妻曰我朝臣汝亦命

妇可污贼耶夫妇&#服命服投缳死成字孝威余姚

人由礼部儒士为北城兵马司副指挥城陷自缢死

  马象干 冯垣登 郑逢兰 谢于宣 李逢

  申 邹逢吉

按明外史金铉传象干京师人举于乡官濮州知州

方里居贼入率妻及子女五人&#缢死至若御史冯

垣登兵部员外郎郑逢兰行人谢于宣皆拷死郎中

李逢申拷掠久之逼令缢死与铉管志虞皆获赠太

仆少卿而垣登于宣至谥忠节行取知县邹逢吉拷

死赠太仆寺丞时南北阻绝皆未能核实也

  王家祯



元&#

按明外史本传家祯长垣人万历三十五年进士天

启五年历官右佥都御史巡抚甘肃松山部长银定

歹成扰西鄙二十余年自家祯受任三犯三却之先

后斩首五百四十擢户部右侍郎转左崇祯元年二

月摄部事边饷不以时发至七月辽东兵鼓噪巡抚

毕自肃自缢死帝大怒削家祯籍寻叙甘肃功复其

冠带九年七月京师被兵起兵部左侍郎未几总理

卢象升入卫命家祯以本官兼右佥都御史总理河

南湖广山西陕西四川江北军务代象升讨贼会河

南巡抚陈必谦罢即命兼之中州贼为象升必谦所

蹴势少衰及两人去诸将左良玉陈永福罗岱等彼

此观望马进忠等复蔓南阳家祯督将士会剿贼不

敢大逞而楚人在朝者言家祯高卧汴梁置全楚度

外帝下诏切责乃遣兵救襄阳大战牌楼阁亦不能

大创其冬家丁鼓噪烧开封西门家祯暮夜自外归

慰论加犒赏发往南阳讨土寇杨四乃定杨四者舞

阳剧盗也与其党郭三海侯驭民等降于陈必谦既

而复叛大为南阳汝宁患南阳同知万年策与监纪

推官汤开远诸将良玉及牟文绶等连破之四焚死

驭民三海亦为参将陈永福副将龙在田守备刘洪

起等所破擒土寇略定是时流贼尽趋江北留都震

惊良&#既平四往援击走贼湖北给事中罗志儒言

家祯奉命讨安庆贼未尝一出中州帝以家丁之变

已心轻之而给事中锺斗亦上疏请更总理家祯遂

称病帝难其代不许至四月以总理授熊文灿令家

祯专抚河南文灿未至会安庆告警诏遣良玉赴援

家祯以中原方急守便宜不遣其秋刘国能等犯开

封裨将李春贵等战没家祯拒守贼乃去败书闻令

所司议罪文灿亦已至军乃落职闲住十七年李自

成陷京师遣兵据长垣设伪官家祯谋举兵诛之未

发为贼所觉与子元&#并自经死

  卫景瑗

按明外史本传景瑗字仲玉韩城人天启五年进士

授河南推官崇祯四年征授御史工部郎中靖科元

以微罪获重谴抗疏救之忤旨切责寻劾首辅周延

儒不纳再劾其纳贿行私数事语益峻切复严旨诘

责已劾吏部侍郎曾楚卿憸邪亦不纳出按真定诸

府父丧不俟命径归服阕起故官杨嗣昌建议加赋

诏谓暂累吾民一年景瑗言输将易尽荡平无期恐

累民不已帝感其语为申饬诸将给事中傅朝佑李

汝璨以论温体仁下吏景瑗力为申救及召对复言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2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