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世奇乃自缢福王时赠礼部右侍郎谥文忠世奇砥

砺名行居馆阁最有声好推引后进不妄取与居父

忧时苏州推官倪长圩其门人也以赎锾三千金助

丧辞曰苏大饥留此赈民可也长圩以三百金犒从

者立送所司为乡邑修学费其疏财乐义如此

  吴麟征

按明外史本传麟征字圣生海盐人天启二年进士

除建昌府推官捕剧盗擒豪猾治声日闻父忧归补

兴化府廉公有威僚属莫敢以私进崇祯五年擢吏

科给事中首疏请达下情悉民隐言甚切至又请精

择郡守言郡守廉县令不敢贪郡守慈县令不敢虐

郡守精明县令不敢丛脞宜仿宣宗用况锺等故事

精择礼遣重以玺书假便宜责令久任民生疾苦吏

治臧否使得自达天子时不能行河决苏家嘴新沟

口南下不复东归海淮扬诸属邑悉被灾督漕侍郎

李待问不能治麟征极论其罪吏部郎中牟道行左

迁广西太平知府麟征言道行贪污并不当守郡建

安知县徐汝骅用贿首荐牍麟征发其奸并劾湖广

巡按白士麟广建生祠立碑播谣颂伪吏乱真诸人

多获谴同官章正宸以劾王应熊下诏狱麟征论救

漏刻博士周长庚疏谄中官且请搜括麟征力驳其

谬寻上疏乞假葬父自引六罪词甚哀切既去贻言

路公揭略言自言官积轻庙堂之上往往反其言而

用之奸人窥见此旨明告君父目为朋党自称孤立

下背公论上窃主权诸君子宜尽化沾沾之意毋落

其彀中使清流之祸再见明时激成之患贻悔后日

居久之还朝劾吏部尚书田唯嘉赃污唯嘉罢去再

迁刑科左给事中故相文震孟卒所司不敢闻麟征

为请恤丁继母忧服阕起吏科都给事中吏部用人

多徇请托麟征言限年固铨衡敝然舍此无以待中

才今迁转如流不按资俸品级徒开奔竞门帝深然

之请敕南京兵部尚书史可法节制江南诸帅控御

流贼姜采熊开元以劾周延儒下诏狱麟征论救帝

不听李自成大炽而山海关外八城又强半失守十

七年二月蓟辽总督王永吉闻自成入秦知其必渡

河奏请撤宁远吴三桂兵守关内大学士陈演不敢

决请下抚镇酌行之既而警报日至群臣皆言非蓟

督永吉宁镇三桂密镇唐通合力一战不可帝然之

令本兵具奏演言锦州告警宁远兵必不可调帝召

群臣会议不决独成国公朱纯臣户部尚书倪元璐

刑部侍郎金之俊都给事中孙承泽以为当调而麟

征争尤力且言三桂勇将宜拔用无委之敌人今贼

旦夕发秦晋若使来扞京师一举两得今日之事当

揆缓急无论是非也退复具疏力言之演复请下永

吉等议永吉等皆以撤关外兵入援为便帝俞之永

吉闻命三月初出关与三桂徙宁远众五十万日行

数十里十六日入关二十日抵丰润而京师已陷矣

故事吏垣长无出外者帝欲令给事御史内外兼用

以习民事会吏部推麟征京卿旨言未历监司不得

内擢麟征乃移牒吏部求外补吏部以麟征望重再

推太常少卿帝亦报允未几贼薄京师麟征守西直

门贼诈为勤王兵请入中官欲纳之麟征不可以土

石坚塞其门募死士缒城袭击多所斩获乘间入朝

欲见帝白事至午门遇大学士魏藻德引麟征手曰

国家如天之福必无他虞旦夕兵饷集公何匆遽为

引之出乃复登陴明日城陷麟征欲还邸已为贼所

据乃入道旁祠作书诀家人曰祖宗二百七十余年

宗社一旦至此虽上有亢龙之悔下有鱼烂之殃而

身居谏垣无所匡救法当褫服殓用角巾青衫复以

单衾足矣解带自经家人救之苏环泣请曰待祝孝

廉至一决可乎许之祝孝廉名渊以救刘宗周下狱

与麟征善者也时给事中高翔汉汉中人受贼显职

来说麟征降麟征怒叱之去明日渊至麟征慷慨曰

忆登第时梦隐士刘宗周吟文信国零丁洋诗今山

河碎矣不死何为酌酒与渊别自经死渊为视含殓

乃去福王时赠兵部右侍郎谥忠节

  周凤翔

按明外史本传凤翔字仪伯浙江山阴人崇祯元年

进士改庶吉士授编修迁南京国子司业灵璧侯奴

辱诸生凤翔执付法司祭酒许士柔为检讨时尝撰

都御史高攀龙诰文阅十年未给及张至发当国衔

士柔以新令诰词不得用骈语劾士柔违令贬其官

凤翔不平抗疏言故事词臣撰文不当阁臣裁之否

则令改撰未有径弹劾者诰敕用宝岁有常期未有

十年后用宝进呈吹求当制者赠诰专属中书崇祯

三年所申饬未有追咎元年史官诋为越俎者攀龙

纯忠直节为陛下所褒一旦毛举细故舞文反汗俾

忠良色沮非所以励当今示后世疏虽不行士论韪

之历中允谕德为东宫讲官尝召对平台问灭寇策

言论慷慨帝为听军需急议税间架钱凤翔曰事

至此急宜收人心尚可括民财摇国势耶昔贤谓民

心一失不可复收国势一倾不可复振正谓是也尚

书倪元璐亟称其言亡何京师陷庄烈帝殉社稷有

传驾南幸者凤翔不知帝所在趋入朝见魏藻德

陈演侯恂宋企郊等群入而贼李自成据御坐受朝

贺凤翔至殿前大哭急从左掖门趋出贼亦不问归

至邸作书辞二亲题诗壁间自经死其诗有碧血九

原依圣主白头二老哭忠魂天下诵而悲之去帝崩

才两日也福王时赠礼部右侍郎谥文节

  刘理顺

按明外史本传理顺字复礼杞县人万历中举于乡

十赴会试至崇祯七年始中式及廷对帝亲擢第一

还宫喜曰朕今日得一耆硕矣理顺素有学行朝士

咸称帝知人理顺益感激其乡人争羡之理顺曰昔

王曾志不在温饱吾岂异是且忧惧方始何羡为拜

修撰益勤学退朝辄键户读书非其人不与交十二

年春畿辅告警疏陈作士气矜穷民简良吏定师期

信赏罚招胁从六事下所司议行因蠲畿辅山东被

兵逋赋历南京司业左中允右谕德入侍经筵兼东

宫讲官杨嗣昌夺情入阁理顺昌言于朝嗣昌怒夺

其讲官开封垂陷理顺大恸曰中原破则京师危矣

建议河北设重臣练敢死士为后图疏格不行杨嗣

昌薛国观周延儒迭用事理顺一无所附丽出温体

仁门言论无少徇十七年三月贼犯京师急理顺诣

朝房语诸执政曰守卒缺饷阴雨饥冻急宜请内帑

鼓勇士背城一战或坚守以待勤王师不然大事去

矣众唯唯理顺太息归悉捐家赀分犒守城卒僚友

或问进止正色曰存亡视国尚须商酌耶城破妻万

妾李请先死理顺许之俟其既绝具袍笏北向再拜

入别宗祠大书曰成仁取义孔孟所传文信践之吾

何不然既占科名岂敢苟全三忠祠内无愧前贤书

毕投缳死年六十三仆四人皆从死群盗多中州人

闻其死入唁日此吾乡杞县刘状元也居乡厚德何

遽死罗拜号泣而去后赠詹事谥文正

  汪伟

按明外史本传伟子叔度休宁人崇祯元年进士除

慈溪知县政绩大着十一年帝念寇氛日炽择知推

治行卓绝者入翰林以备大用伟擢检讨寻以治祖

母葬归还朝充东宫讲官十六年贼陷承天荆襄伟

以留都根本可虑上江防绸缪疏言金陵城周百二

十里虽十万众不能守故议者谓无守城法止有防

江法贼自北来则淮安为要自上而下则九江为要

御淮即所以御江守九江即所以守金陵也淮有史

可法屹然保障矣九江一郡宜设立重臣以镇之上

而武昌下而太平采石浦口各命南京兵部大臣建

牙分阃则声援接而金陵之门户固矣南京兵部与

操江事不相涉操江欲用兵而无人兵部有重兵而

无用宜令缓急相应而府尹府丞之官亟重其权久

其任联百万士民心以分兵部操江之责因言清议

所归如御史詹兆恒叶树声杨四重故御史郭维经

成勇故巡抚袁继咸方孔照等宜以备督抚京兆之

选帝嘉纳之九江乃特设总督又言兵额既亏宜以

卫所官舍余丁补伍操练修治兵船以资防御如额

饷不足则暂借盐课漕米以给之前后所条奏皆切

时务明年三月贼兵东犯伟语阁臣事急矣亟遣大

僚分守畿郡一切便宜从事都中城守则文自内阁

武自公侯伯以下各率子弟画地分守庶民统以绅

士家自为守而京军分番巡侥以待勤王之师魏藻

德曰大僚守畿辅谁肯者伟曰此何等时犹较尊卑

计安危耶请以一剧郡见委藻德哂其早计未几真

定游击谢嘉福杀巡抚徐标迎贼伟泣曰事至此乎

作书寄友人曰贼据真定奸人满都城外郡上供丝

粟不至诸臣无一可支危亡者如圣主何平时误国

之人终日言门户而不顾朝廷今当何处伸狂喙耶

贼薄都城守兵乏饷不得食伟出赀市饼饵以馈已

而城陷伟归寓语继室耿善抚幼子耿泣曰我独不

能从公死乎因以幼子属其弟衣新衣上下缝引刀

自刭不殊复投缳遂绝时年二十三伟欣然曰是成

吾志移其尸于堂援笔书壁曰翰林院检讨东宫日

讲官汪伟同继室耿氏死节贻子观书勉以忠孝乃

自经福王时赠少詹事谥文烈

  吴甘来

按明外史本传甘来字和受江西新昌人父之才西

安府同知甘来与兄泰来同举乡试崇祯改元甘来

成进士授中书舍人后三年泰来亦成进士授南京

太常博士五年甘来擢刑科给事中伉直敢言户部

尚书毕自严下狱抗疏救之帝重法绳下朝士坐大

辟者累累甘来疏请停刑芜湖设关商舟多复没甘

来请罢征七年西北大旱疏言秦晋间人相食父子

兄弟不相顾陛下发粟以赈犹恐被泽者少乃山西

难民半为总兵官张应昌等杀以冒功中州诸郡畏

曹变蛟兵甚于贼臣实痛之又言赏罚者将将大机

权也陛下加意边陲赏无延格乃红夷献俘黔蜀争

功昌黎死守功犹待勘急则用其死绥缓则束以文

法且封疆之罚武与文二内与外二士卒与将帅二

受命建牙或逮或逐以封疆罪罪之而跋扈将帅罪

状已暴止于戴罪偏裨不能令士卒将帅不能令偏

裨督抚不能令将帅将听贼自来自去谁为陛下剪

凶逆者帝纳其言为下令申饬吏部侍郎张捷荐用

吕纯如甘来疏争且劾捷宜罢事乃止忧归服$起

吏科进兵科右给事中乞假归十五年起历户科都

给事中列上练兵足饷十事又陈开矿之害时封疆

大吏多假护藩名弃封守移善地致列城崩溃甘来

极论其弊一日帝诘户部尚书倪元璐饷额甘来元

璐门生也进曰臣科与户曹表里饷可按籍稽臣所

虑者兵闻贼而逃民见贼而喜恐不特无饷之患宜

急轻赋税收人心帝颔之甘来遘疾连请告会帝命

编修陈名夏掌户科甘来喜得代不数日贼薄都城

时泰来已官礼部员外郎甘来属归事母而己誓必

死明日城陷有言驾南幸者甘来曰上明且决必不

轻出乃疾走皇城不得入返作绝命辞毕尽取疏草

焚之曰当贼寇纵横徒持议论无益毫末留之钓后

世名罪弥大耳正衣冠北向拜投缳死福王时赠太

常卿谥忠节

 忠烈部名臣列传五十

  明二十一

  王章



之栻

按明外史本传章字汉臣武进人崇祯元年进士授

诸暨知县少孤母训之严及为令祖帐归少暮母诃

跪予杖曰朝廷以百里授酒人乎章伏地不敢仰视

亲友为力解乃已治诸暨有声甫半岁以才调鄞县

诸暨民与鄞民争挽章至相哗治鄞益有声数注上

考十一年行取入都时有考选翰林之命行取者争

奔竞给事中陈启新论之帝怒命吏部上访册罪廷

臣滥徇者尚书姜逢元王业浩给事中傅元初御史

禹好善等六人闲住给事中孙晋御史李右谠等三

人降调给事中刘含辉御史刘兴秀等十一人贬二

秩视事吏部尚书田维嘉等乃请先推部曹凡推二

十二人章与焉授工部主事章及任浚涂必泓李嗣

京欲疏辨惮为首获罪李士淳者耄矣四人不告而

首其名士淳知之惧且怒与章等大诟而帝知维嘉

有私诏许与考又以为首者必名士也擢士淳编修

章等皆御史章上疏请罢内操屡陈江南旱饥请宽

逋赋又劾内臣冒功词甚侃直明年出按甘肃持风

纪饬边防西部寇庄浪巡抚急征兵章曰贫寇索食

耳策马入其帐众罗拜乞降乃稍给之食洪化番者

僧也寺建永乐时历年久人畜繁盛屡构讼诸将利

其赀议兵之章持不可遣官为解释两河旱章檄城

隍神曰御史受钱或戕害人神殛御史毋虐民神血

食兹土不能请上帝苏一方当奏天子易尔位檄焚

雨大注卫所官有犯旧令输饷赎罪系累无已时章

奏于朝严责治而免其罚边卒贷武弁金偿以贼首

武弁以冒功坐是数召边衅章着令非大举毋得以

零级冒功巡抚刘镐贪惰劾去之所部十道监司劾

罢其四居二年以母忧归服阕还朝命巡视京营时

李自成已陷山西警一日数至章按籍额军十一万

有奇喜曰兵至十万犹可为也及阅视半死者余冒

伍惫甚矢折刀缺闻&#声掩耳马未驰辄堕而司农

缺饷半岁不发章屡疏请发内帑不报逾月贼陷真

定京师大震襄城伯李国祯发营卒五万营城外章

与给事中光时亨守阜城门三堞一卒三月初登陴

阅十日始一还邸栉沐易新衣冠家人大骇章不应

贼傅城下章手发二炮贼少却顷之各门炮声绝时

亨摄章走章厉声曰事至此犹惜死耶时亨曰死此

与士卒何别入朝访上所在不获则死死未晚也章

从之与时亨&#马行俄贼突至疾呼下马时亨仓皇

下长跪乞降章持鞭不顾叱曰吾视军御史也谁敢

犯贼刺章股堕章骂曰逆贼勤王兵且至我死尔辈

灭不旋踵矣贼怒攒槊刺杀章抵暮家人觅尸犹一

手据地坐张口怒目勃勃如叱贼状妻姜在籍闻之

一恸而卒福王时赠大理寺卿谥忠烈次子之栻仕

闽为职方主事亦死难

  陈良谟

按明外史本传良谟字士亮鄞人崇祯四年进士授

大理推官初名天工庄烈帝虔事上帝诏群臣名天

者悉改之乃改良谟在职六年两注上考行取陛见

擢御史十二年出按四川张献忠罗汝才等猖獗甚

督师杨嗣昌议尽驱入蜀蹙而歼之檄诸大帅环集

郧襄良谟曰是将以蜀为壑也躬阅关隘严饬文武

将吏为堵剿计总兵官罗尚文贪残嗜酒举奏之尚

文为少戢期满当还特留任诏良谟专护蜀王巡抚

邵捷春专办贼良谟饬守具檄属城坚壁清野数调

诸将出击贼犯成都良谟遣将列要害为掎角势一

再战贼溃奔帝闻贼扰蜀数下诏责良谟后知其坚

守状乃优旨赐银币及还朝贼势益迫良谟数有所

规画皆废格不行未几京师陷良谟念母老己未有

子而妾时氏方有娠乃谓之曰吾且死汝幸任身急

归父母家时泣曰公殉国妾不当殉公耶且一妇人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1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