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邦华核还占役万计清虚冒千余人三大营军十余

万强半皆老弱故事军缺听人告补皆以贿得邦华

必亲试非年壮力强者不收自是军鲜冒滥三营选

锋一万壮丁七千饷厚他军而疲弱不与邦华下令

每把总兵五百月自简五人年必二十五以下力必

二百五十斤以上技必兼弓矢火炮月一解送以补

选锋壮丁之缺壮士咸踊跃三大营领六副将又分

三十六营官以三百六十七人计所用掾吏皆积猾

邦华按罪十余人又行一岁二考察之令诸奸为戢

营马额二万六千至是止万五千而他官例得借用

总督协理及巡视科道又例有坐班马邦华首减己

班马他官借马者不许发滥借为希营将三百六十

听用者称是每一官缺请托纷至邦华悉杜绝行计

日省成法每小营各置一簿月上事状于协理以定

殿最旧制三大营外复设三备兵营营三千人饷视

正军而不习技击无所事事邦华核去四千余人又

汰老弱千疏请归并三大营不复另设由是戎政大

厘会仓场总督南居益言京营岁支米一百六十六

万四千余石视万历四十六年增五万七千余石宜

减省邦华因上议军以十二万为额饷以百四十四

万石为额岁省二十二万有奇帝亦报可着为令帝

知邦华忠奏无不从邦华亦感帝知不顾后患诸失

利者衔次骨怨谤纷然至十月畿辅被兵即简精卒

三千守通州二千援蓟州而身督诸军出营城外军

容甚壮帝数召对温语慰藉俄惑于群议命撤还守

陴侦者不敢远出声息遂断乃上防寇贼缉间谍散

奸宄禁言数事即命饬行邦华自闻警衣不解带

捐赀造炮车及诸火器又以外城单薄自请出守而

诸不逞构蜚语入大内帝不能无动襄城伯李守锜

督京营衔邦华扼己亦乘间诋諆邦华自危上疏陈

情归命于帝帝犹温旨慰谕然是时帝心焦劳甚谓

大臣皆不足倚下兵部尚书王洽工部尚书张凤翔

狱会满桂兵拒于德胜门外城上发大炮助之&#伤

桂兵甚众都察院都事张道泽遂疏劾邦华言官亦

廷论其罪帝乃落邦华职闲住自是代者以邦华为

戒率因循姑息戎政不可问矣邦华归廷臣屡荐执

政多忌之扼不用十二年四月始起南京兵部尚书

参赞机务首定营制汰不急之将并分设之营尝言

守江南不若守江北防下流不若防上流乃由浦口

历滁州全椒和州相形势绘图以献于浦口建沿江

敌台于滁州设戍卒池河无城则城之藕塘为滁椒

咽喉筑堡联络和州遭屠戮人民无几请隶之太平

又请开府采石之山置哨太平港大垦当涂闲田数

万顷以资军储皆下所司未及行以父忧去十五年

冬起故官掌南京都察院事俄代刘宗周为左都御

史两疏恳辞未得命闻都城被兵乃疏请督东南援

兵入卫力疾上道明年三月抵九江左良玉溃兵数

十万声言乏饷蔽江东下劫漕舟邦华急移书责以

大义良玉气沮答书语颇恭邦华用便宜发安庆库

银十五万饷之而身入其军开诚慰劳良玉及其下

皆感激誓刻期灭贼一军遂安帝大悦降旨优奖还

朝召见嘉劳备至首陈勿欺之疏请与廷臣共勉乃

申职掌振宪纪更定巡城巡方诸令风采凛然御史

出巡有回道考核例邦华谓回道而后黜害政已多

论罢巡按巡盐御史各一人奉命考试御史黜冒滥

者一人有御史无显过而先任推官着贪声者追黜

之台中始畏法十七年二月李自成陷山西邦华密

疏请帝固守京师仿永乐朝故事命太子监国南都

居数日未得命又请定永二王分封太平宁国二府

拱护两京帝得疏意动绕殿行且读且叹将行其言

会帝召廷臣对庶子项煜疏言当南迁帝曰国君死

社稷正也朕志决矣范景文与邦华拟申前请给事

中光时亨大声曰往江南欲为唐肃宗灵武故事乎

二人乃不敢言而帝心亦不怡甚遂罢邦华策不议

未几贼逼都城亟诣内阁言事魏藻德漫应曰姑待

之邦华乃太息出已率诸御史登城群奄拒之不得

上恸哭而返十八日外城陷走宿文信国祠明日内

城亦陷北向再拜三揖信国作绝命词投缳卒福王

时赠太保吏部尚书谥忠文

  王家彦

按明外史本传家彦字开美莆田人天启二年进士

授开化知县调兰溪擢刑科给事中崇祯四年大学

士钱龙锡久系狱家彦因热审力请宽之获减死狱

囚多淹帝定按月奏报例家彦请推行于四方时方

用兵而文臣知兵者少家彦陈储才法甚备流贼扰

山西巡抚宋统殷不能御日事招抚且纵兵剽掠家

彦请急易之刘香乱福建家彦以海防尽弛力请修

复旧制奉命巡青论救前巡视科道马思理高倬及

监督主事王瀹初江之远事多议行班军十六万后

减为七万及是止二万有奇有建议免其番上者家

彦巡京营力陈不可帝纳之总河尚书刘荣嗣凿河

渠无功因家彦言获谴遵化铁冶久废奸民请复开

家彦极言有害无利请自今言利章奏一切报罢事

亦止其后奸民请开开化云雾山以兴屯亦以家彦

言而止时行保举法家彦请养之成均试之六部且

上言近日会推吏部袖出一纸与会者止两揖而退

大失会推意报闻屡迁户科都给事中总督卢象升

有因粮加饷之议户部尚书侯恂请未被寇之地士

大夫赋一两者加二钱民间五两以上者每两一钱

已得旨行家彦言民赋五两上者大率百十家而成

一户本非富民不可计锱铢帝亦采纳九年言近以

军食不足令畿辅山东河南江北召买米豆输天津

至九十余万石民不堪命而吏胥侵耗数十万计不

可不严治帝为饬行七月昌平失守陵寝震惊劾兵

部尚书张凤翼坐视凤翼既出督师复劾其调度无

法威令不行帝以敌未退不问家彦寻以亲丧归十

二年起吏科都给事中帝屡诏起废而所司不奉行

家彦请敕部速奏且召入陛见亲验其才吏部两侍

郎旧制必用翰林一人自薛国观执政四年不补家

彦以为言成祖有捕蝗令宣德五年定为永制垂二

百年吏部岁以九月颁勘合于有司无举行者家彦

请实修旧典帝皆纳之擢大理丞进本寺少卿十五

年迁太仆卿家彦居言路时尝请复国初种马及西

番茶马制帝下兵部檄陕西督抚未能行至是家彦

复陈四疏备言马耗之故请行官牧及金牌差发遗

制且言课马改折旧增至二十四万两民已重困杨

嗣昌不恤民复增三十七万致旧额反逋不可不厘

正帝手其疏语执政曰家彦所奏皆可行急下部议

军兴方亟不能尽行也顷之擢户部右侍郎甫拜命

都城被兵帝择协理戎政大臣召见四人即以命家

彦受敕即日登陴阅视内城九门明日阅外城七门

布列守具雪夜携一灯步巡城堞守卒无知者翊日

奖戒勤惰将士争自励初分守阜城门后移安定门

凡半岁寝处城楼劳勚为最解严赐宴午门增秩一

等十七年二月廷推户部尚书帝以戎政非家彦不

可特留任李自成逼京师襄城伯李国祯督京营帝

又命中官王德化尽督内外军务二人皆不知兵悉

发三大营军出营城外家彦争不得由是守陴者少

诸军既出城见贼辄降贼即驱攻城城上人皆其侪

益无固志廷臣分门守家彦守安定门号令进止悉

由中官沮诸臣不使登城又缒叛贼杜勋上与密约

而去兵部尚书张缙彦疑有异急上闻帝手敕缙彦

登城察视家彦从之中官犹固拒示以手敕乃许问

勋安在曰去矣又言秦晋二王亦欲上城家彦曰二

王既降贼即贼也安得上见势不支顿足哭偕缙彦

诣宫门请对不得见十九日黎明城陷家彦望阙叩

头投城下不死缢于民舍而绝福王时赠太子太保

兵部尚书谥忠端

  孟兆祥



章明

按明外史本传兆祥字允吉交河人举于乡九赴会

试天启二年始擢第除大理左评事崇祯初迁吏部

稽勋主事历文选员外郎门生谒选请善地兆祥正

色责之其人悚然退进稽勋郎中谒假归起考功郎

中忤要人意贬行人司副稍迁光禄丞进少卿历左

通政太仆卿旋进通政使十七年二月拜刑部右侍

郎三月宣府陷贼薄都城诏大臣登陴分守兆祥驻

正阳门防卫严固时城守惟中官为政襄城伯李国

祯统京营军稽月饷不予士卒咸怒无固志未几城

或劝兆祥还邸厉声曰社稷已复吾将安之仰天

号恸冠带望阙拜曰臣力止此矣谋国无能死有余

憾遂自经长子章明字纲宜甫成进士兆祥语之曰

我大臣义当死汝未受职可去对曰人生大节惟君

与父君父死臣子何生为亦投缳死兆祥妻吕章明

妻王相向哭既而曰彼父子死忠矣我二人可不死

节乎亦同曰&#缢死福王时赠兆祥刑部尚书谥忠

贞章明河南道御史谥节愍

  施邦曜

按明外史本传邦曜字尔韬余姚人万历四十一年

进士不乐为吏改顺天武学教授历国子博士工部

营缮主事进员外郎魏忠贤兴三殿工诸曹郎悉奔

走其门邦曜独不往忠贤欲困之令仿嘉靖旧制作

兽吻其制莫可考梦神告之发地得吻嘉靖中所余

也忠贤遂不能难迁屯田郎中稍迁漳州知府尽知

属县奸盗主名每发辄得阖郡惊为神盗刘香李魁

奇横海上邦曜絷香母诱之香就擒魁奇援郑芝龙

事请抚邦曜言于巡抚邹维琏卒讨平之迁福建副

使左参政四川按察使福建左布政使所至洁己爱

民声籍甚历两京光禄寺卿改通政使少詹事黄道

周谪官复逮下诏狱国子生涂仲吉上书讼之邦曜

不为封进而大署其副封曰书不必上论不可不存

仲吉劾邦曜阻抑言路邦曜遂以副封上帝见其署

语怒夺职归逾年言官交荐起南京通政使入都陛

见陈学术吏治用兵财赋四事帝改容纳焉出都三

日命中使召还曰南京无事留此为朕效力吏部推

为刑部右侍郎帝曰邦曜清执可左副都御史时崇

祯十六年十二月也初浙江有许都之乱绍兴推官

陈子龙平之其余党犹未靖子龙遽迁去邦曜请改

子龙兵科给事中留浙抚御涂仲吉之上书也帝下

之诏狱掌锦衣者谓左通政马思理庇仲吉致赴狱

愆期帝怒并思理下吏罪遣戍至是邦曜为思理讼

冤请召用帝以两浙供亿久不至遣中官王坤及给

事中三人往督邦曜请停遣中官未报会贼薄近郊

邦曜语兵部尚书张缙彦急厉士卒固守檄天下兵

勤王缙彦不为意邦曜太息而去城急趋长安门

闻帝崩恸哭曰君殉社稷矣臣子可偷生哉即解带

自缢其仆趋救稍苏厉声曰若辈不知大义毋误我

贼满衢巷不获还邸舍望门求缢辄为居民所麾乃

命家人市信石杂烧酒即途中服之血迸裂而卒邦

曜少好王守仁学以理学文章经济三分其书读之

刘宗周讲学蕺山邦曜往复叩击宗周深契焉鲁时

生者里同年生也官庶吉士没京师邦曜手治含敛

以女妻其子尝买一婢命±埽至东隅捧簪凝视而

泣怪问之曰此先人御史宅也时堕环兹地不觉$

怆耳邦曜即分嫁女资择士人归之福王时赠太子

少保左都御史谥忠介

  凌义渠

按明外史本传义渠字骏甫乌程人天启五年进士

除行人崇祯三年授礼科给事中温体仁柄政义渠

其里人无所附丽三河知县刘梦炜失饷银三千责

偿急自缢死有司责其家义渠言以金钱殒命吏恐

天下议朝廷重金意不在盗也帝特原之宜兴溧阳

及遂安寿昌民乱焚掠巨室义渠言魏羽林军焚领

军张彝第高欢以为天下事可知日者告密门渐启

藩国悍宗入京越奏里闾小故叫$声冤乃至仆竖

侮家长下吏箝上官市侩持缙绅此春秋所谓六逆

也天下所以治恃上下之分防维决裂无复界限即

九重安所藉以提挈万灵役使群动哉给事中刘含

辉劾体仁拟旨失当被贬二秩义渠言谏官不得规

执政失而委申饬权于部院反得制言路恐大臣以

揽权为奉旨小臣以结舌为尽职将贻国家无穷忧

时韪其言兵部尚书张凤翼叙废将陈壮猷功为给

事中刘昌所驳昌反被斥义渠言今上下尽相蒙而

疆场欺蔽为甚官方皆滥徇而武弁幸功为甚中枢

不职舍其大摘其细已足为言者羞乃辨疏一入调

用随之自今奸弊丛生功罪倒置言者悉杜口矣不

纳三迁兵科都给事中先后劾湖广总兵官秦翼明

不胜任河南总兵官左良玉纵军淫掠广东总兵官

陈谦诱取番舶诸人多获谴时议废郧阳抚治大臣

命总理尚书熊文灿移镇义渠持寝之东江自毛文

龙后叛者接踵义渠言东岛孤悬海外转饷艰向仰

给朝鲜今路阻绝不得食内溃可虑居无何众果溃

挟帅求抚义渠请阳抚阴剿同恶必相戕及命新帅

出海义渠云歼渠散党宜速速则可图功迟则更生

他衅后其语皆验义渠居谏垣九年建白多不当出

外河南人曹凤祯贿中举人义渠居礼科时议黜之

凤祯外舅刘安行与义渠同官力阻不得至是掌吏

科挟前憾出义渠福建参政义渠愤言为安行所排

会有纠发前事者安行下吏除名义渠乃之任寻迁

按察使转山东右布政使所至有清操召拜南京光

禄寺卿署应天尹事十六年入为大理卿明年三月

贼犯都城有旨召对趋赴长安门旦不启扉俄传城

陷义渠乃还已得帝崩问负墙哀号首触柱血流被

面门生劝无死义渠厉声曰吾与尔道义交当相勖

何姑息为挥使出据几端坐义渠终身蔬食无他嗜

好性独爱书乃取生平所阅书籍尽焚之曰无被贼

手污也次日具绯衣向阙拜复南向稽首作书辞父

阖门自经年五十二福王时赠刑部尚书谥忠清

  马世奇

按明外史本传世奇字君常无锡人祖濂进士桂林

知府世奇幼&#异嗜学有文名举崇祯四年进士改

庶吉士授编修座主周延儒世奇同郡也当国世奇

务引大义非公事不以告十一年帝以频岁用兵海

内劳苦遣词臣分谕诸藩世奇使山东湖广江西诸

王府所至却馈遗还进左谕德父忧归服除会延儒

再相世奇远权势不入都及还朝进左庶子则延儒

已赐死亲昵者率避去世奇力经纪其丧时寇警日

闻帝数召廷臣问计世奇言弭乱以人心为本闯献

二贼除献易除闯难献专刑戮人所畏闯佯不杀人

所附也今欲收人心在敕督抚镇将严束伍部令兵

不虐民人心亲附贼势乃孤帝称善为下诏申饬已

贼薄都城诸大臣无能$一策世奇太息泣下曰事

已不可为吾死而已城陷世奇方早食投筋起问帝

安在或言已出城明日知帝崩东宫二王被执曰吾

得死所矣其仆曰如太夫人何世奇曰正恐辱太夫

人耳作书别母肃衣冠捧所署司经局印望阙拜曰

臣不能报国一死谢陛下将自经二妾朱李盛饰前

世奇讶曰若以我死将辞我耶对曰主人尽节我二

人拜辞从死耳世奇曰有是哉二妾拜讫&#先缢死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1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