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按:碑现存台南市大南门碑林,高八三公分、宽五七公分,花冈岩,原碑缺题。示禁者为署台湾县雷以镇,咸丰九年(公元一八五九)三月履任。

  .法华寺放生池示禁碑记(同治二年)

  钦命按察使衔台澎兵备道加提督学政洪示:寺前池内,鳞介放生。严禁住持、附近军民,不许捕捉,永远遵行!如敢故违,立拿重惩!

  同治二年(缺)月(缺)日泐石。

  按:碑龛台南市东区法华寺左纳骨塔前墙外壁,高六九.七公分、横四一.六公分,宁波石质。示禁者为台澎道洪毓琛。原碑缺题。

  .八甲溪湾告示(同治三年)

  钦加五品衔、署台湾县正堂、加五级、纪录十次张,为特再出示勒石严禁扰索事。

  同治三年十一月初八日,据保大西里八甲庄、嵌仔脚庄民黄合记等佥称:‘缘记等田园毗连记宽大溪为界,乾隆十四年间被水冲崩无存,记等祖父呈蒙前主鲁报豁后,又有续被决崩,未蒙豁免。嗣乾隆四十二年间,水复转东,由旧道流行、溪西浮复洲渚,凡有从前园地续崩未豁,将溪傍沙洲以及山斜埔角余地按额分垦,栽种杂子,弥补未豁供课。屡被差管滋事,经杨友等于乾隆四十三年三月间据情佥呈,蒙前主郁查明该园地果系山斜埔角余地、不成片段,高燥旱埔、洪水冲决靡定,实难报升,出示永远贴纳本里庙宇祀费;示禁差管、地棍,不许借端需索,历久无异。续因同治元年五月间地震,该园地高者崩裂,低者涌出瘠卤黑沙,崩陷不堪耕种,无力垦复。有灵佑宫炉主路过,见各园抛弃,询悉情形,鸠捐劝记等修筑坝岸,挑填补复。公议:收成抵补未豁供课外,余剩每年抽纳灵佑宫上帝庙、开基天后宫庙宇祀费银各十二元及纳本里庙宇祀费。领银修复后,被董叶藉索不遂,诬禀图害、蒙前主章饬勘示禁又在案。无如董叶不害不休,胆敢混捏刘捷鬼名,并将记等各佃姓名混行开报诬害,致蒙饬差押报升。兹逢爷台巡阅地方亲临,理合沥情佥垦。伏乞恩准顺途诣勘核案,再行勒石示禁,以垂永久而杜扰累;一面将案注销!沾叩”等情。

  据此,查此案先经差押呈报升科去后。兹据前情,业经本县亲临诣勘黄合记等各佃所耕八甲庄溪傍沙洲园地,系属山斜埔角余地,高燥旱埔,洪水冲决靡定,高低不成片段,难以丈量,不堪升科配赋。着绘图附卷及呈,批示饬承将案注销外,合再出示勒石,严禁扰索。为此,示仰保大西里庄民黄合记等各佃知悉:将所耕前项园地,永远贴纳灵佑宫、开基天后宫并该里庙宇祀费;倘有不法差管、地棍借端扰索,许即指名具呈,以凭严拏究办。毋违!特示。

  黄合记、黄玉记、黄宗记、黄荣记、黄宏记、黄通记、黄耀记、黄愿记、黄海记、黄彬记、黄天来、黄备记、黄两记、黄善记、李绍兴、李斯三、李绍良、李绍静、李绍明、李排、李艺、李果、李朝、李相,刘应恭、刘应珍、刘秉杰、刘寿山、刘和尚、刘老仔、刘吉祥、刘石头、刘杰、刘弁、刘柔、刘夸、刘得、刘基、刘卿、刘卞、刘喜贵、刘戆、刘湾、刘篆、刘权、王大雹、王通生、王新殿、王条、王捷、王允、王令、王杰、王宏、王田、王羿、王妈老、王基、王绵、王罗、王贵、王助、余昂、余可、陈饮、陈贤、徐亮嫂、徐漏上、郑光仔,杨毛夏、陈天送、陈水盛、徐枢、徐宋、徐腾、徐全、徐玉、徐弁、徐举、徐歪、徐待、徐科、徐遇、郑存、郑发、郑能、郑条、郑亮、杨春、杨逞、杨达、杨斗、杨雷、杨琴、陈虞、陈琛、蔡吉。

  同治三年十一月(缺)日给,贴保西里八甲庄晓谕。

  按:碑存台南县归仁乡八甲村代天府庙,高一五六公分、宽七六公分,花冈岩。额镌如题。示告者为署台湾县知县张传敬,咸丰八年(公元一八五八)二月始任,同治二年(一八六三)九月再任。

  .甲仔廍埤圳碑记(同治四年)

  钦加五品衔、署台湾县正堂、加五级、纪录十次张,为出示晓谕事。

  案据保西里田仔廍埤圳长杨主、张先茂、张建育暨埤众陈涂、陈继,许其德、黄秉正、黄贺、郭升,郑春芳、张善、黄馌、陈严、陈烈、郑助、郭进鹅、施□等佥呈:台控旧社埤长武生郭建邦乘旱截流埤水,私卖害苗,经蒙仁爷亲临诣勘。缴验雍正三年孙邑主勘定建埤橇完田租合约,盖用县印□据,所有上中下三埤水份十分,旧社埤为田甲多之得四,田仔廍埤为田甲次之得三,大埔埤为田甲再次之得二,牛埔得一。世世上承下接,历久不紊。蒙场谕候提讯断等因。讵邦贿差压迫,不蒙出示晓谕,上中下三埤各循旧章,照分灌溉,仰以息争端而绝后祸。合抄粘合约字一纸,佥恳恩准出示晓谕安农,沾叩’等情。

  据此,查此案先据埤长陈涂等佥控、同郡绅业户吴昌记等佥禀,并据旧社埤庄耆黄向等佥呈及武生郭建邦具诉,又据大埔埤埤长林元等佥控埤长黄基与郭建邦卖水害课各等情,业经本县诣验,催差传集讯断去后,未据报到。兹据佥呈前情,查埤水分灌田甲,向有定章,除分谕埤长杨主等照章灌溉,毋许混争致滋事端外,合行出示晓谕。为此,示仰保西里田仔廍埤份人等知悉:尔等务须循照旧章,以旧社埤水自上流下,十得其三,分灌田甲,收成纳课,毋许阻截争竞;亦不许该埤长等不照定章,致滋事端。自示之后,倘敢故违不遵,截水生事,定即差拘惩办,决不姑宽。各宜凛遵,毋违!特示。

  同治四年八月(缺)日给。

  按:碑存台南县归仁乡大庙村代天府庙(大人庙),高一一五公分,宽七一公分,花冈岩。额镌如题。示告者为署台湾县知县张传敬。

  .严禁窃砍竹城碑记(同治六年)

  钦加二品顶戴按察使司衔、福建分巡台澎兵备道、兼提督学政吴,为严禁事。

  据台属永康里龙山寺境总签首王文忠、总理汪博厚、耕户林振美、铺民林吉成、陈义源、吴兴、许协春、孙震亨、戴源成、林复兴、林论、陈钱等赴辕呈称:‘窃忠等街外□道光十六年□□□职员许(下缺八、九字)宪创置竹城,周围植竹,设立三处城门,严□启闭,以屏藩大东城。窃即就街中□举十二铺户管顾,买竹栽植,倩工添补。需费约开去银五百元,俱忠等街民鸠资垫用,历禀前府宪熊在案。(下缺三十九字)数年来盗劫频仍,出入□异。上年四月间,蒙前府宪陈洞悉忠等街民有身家性命之重,着街众选举妥人充当总理,以专责成。爰签举汪博厚接充。复委邑主白到地诣勘,巡阅竹城栽植周密,转请府宪给钱、谕□□认□经理在案。然竹城为郡东根本重地,防守不容稍疏。因就街中设局团练壮丁二十四名,每夜亲督轮流交更,谨慎梭巡,罔敢玩懈。虽经府宪暨邑主白谆谆示禁,严拏窃砍贼匪,许准解案究办:然非泐石永远示禁,诚恐不法奸徒,或偷割竹笋,或窃砍竹竿,奚以资保障而重防守?兹幸宪天新政严明,保民如子,恩准泐石示禁,令砍伐笋竹贼匪,按律惩办;俾奸宄知所敛迹,竹城永远巩固,忠等得专责成以认真守御。是即轸念民依,慎固防守之至意也。合相率沥情,匍乞察夺施行,地方幸甚,阖郡□歌!沾叩’等情。

  据此,查该处并无城墙,所赖竹围以资防守。兹据呈前情,除行府县一体严禁办理外,合并出示严禁。为此,示仰城厢内外军民等知悉:自示之后,敢再仍前窃砍该处竹笋,一经□□□被该总理等拏送禀究,定即从严惩办,必不姑宽!其各凛遵,毋违!特示。

  同治六年正月(缺)日给立石

  按:碑原勒台南市东郭门附近,日据时移存大南门碑林,高一○八公分,宽四六公分,花冈岩,原碑缺题。示禁者为台澎兵备道吴大廷,同治五年(公元一八六六)履任。

  .严禁勒索以肃口务示告碑(同治六年)

  钦加协镇衔署台湾安平水师协镇府加十级纪录十次萧、钦加府衔补用同知直隶州署台湾海防南路理番分府加十级纪录十次杜,为遵札严行示禁,以杜勒索而肃口务事。

  照得本协镇、分府接奉台镇宪刘、臬道(宪)吴札开:‘据粤籍举人余春锦等赴辕佥呈称:“窃锦等粤民,寄居海疆,每年或省亲、或乡试,多由旗后,东港配船,自来行旅往返,未闻汛口私抽、勒银等事。自咸丰八、十等年搭船渡乡试,屡被各处汛口私抽勒索银物,经据情禀请示禁在案。奈因日久,风雨剥蚀;而汛口贪志复萌,前后效尤,任勒无度;且拂其欲,或造私刑酷禁,或将行李抢散:关津多阻,客旅难行!佥乞恩准示禁勒石,以杜后患,以垂永久”等情。札到该协、厅,立即遵照,速行示禁勒石’等因。

  蒙此,查汛口书差,均系在官人役,自应奉公守法;何敢私抽勒索,大干例禁!除分别札饬各口汛弁遵照查禁外、合行出示严禁。为此示仰岐后汛口丁胥差役人等知悉:嗣后有粤籍绅民由该口买舟内渡,以及就内搭船来台,务须查明住址何处、往来何由,果无夹带禁物,立即放行;毋许籍端勒索,阻滞行踪!此示之后,再敢苛索勒抽,一经查出,或被告发,即从严究办,决木姑宽!该绅民等亦不得夹带违禁货物,致干查究。其各凛遵,毋违!特示。

  同治六年五月(缺)日给。

  按:碑存高雄市旗后天后宫,高一一二公分,宽七一公分,砂岩。示禁者为安平水师协副将肃瑞芳及台防同治杜(名未详)。

  .罗汉内门碑(同治六年)

  即补分府直隶州、特授台湾县正堂加十级、记大功十一次白,为出示晓谕、勒碑定界事。

  案据罗汉内门庄民张九司、林文益等“互控霸抢租榖等情”一案,先蒙本府宪叶札‘饬委员候补县丞樊,督同府、县役、弓丈手,驰赴罗汉内门勘验,绘图详复;并发图册各一本下县,仰即秉公研讯详复’等因,业经本县提讯断结。详府复讯,洞悉张九司等祖手(?)影射,瞒领司照。当堂核明更正,盖印还管。仍照断详,将大东方木山属东势埔、小东方木山属石门坑,中以沟为界:沟南系张姓所管之大东方木龙潭口、金校椅。沟北系各隘丁垦耕以为□粮之小东方木栋仔园、菁荖埔、芋仔园、菜头园、苦苓埔、埤湖内、外湖等处,东至高山,西至大溪,南至小东方木沟,北至苦苓埔分水仑为界,毋分原垦、续垦,共丈田园计有五十四甲零,每年提出粟二百七十六石,以充公用。并取具二比遵依、手摹结附卷在案。兹据隘丁杨宗花、林文益等呈称:‘此案经蒙讯断详复,花等自宜凛遵,不敢翻异。但恐日久弊生,其前宪所立碑界已经损坏。仰垦(恳)给示勒碑定界’等情前来,除呈批示外,合行给示,勒碑定界。

  为此,示仰罗汉内门石门坑各隘丁等知悉:即便遵照示中断明界址,各归各管,不得混争。张九司等亦不得觊觎、侵占。该隘丁等所垦田园,未据领给垦照,着即开明四至、坐落、坵段、丈数,赴房报明,以便给照安业,俾免日后侵耕,酿成事端。其隘内田园,共丈计有五十四甲零,每年提出各二百七十六石,以充公用,自同治六年起,永远归官征收,不许丝毫蒂欠。自示之后,倘敢复启争端,定即差拏究办,决不宽贷。各宜凛遵,毋违!特示。

  同治六年十月廿四日给。

  按:碑原存高雄县内门乡,日据时移置今台南县龙崎乡龙船窝六号,高九二公分,宽五六公分,花冈岩。额镌如题。给示者为台湾县知县白鸾卿,咸丰十年(公元一八六○)二月始莅县任,同治五年(一八六六)五月再任。碑中所指“本府宪叶”,名宗元,同治四年任。

  .卧碑(同治七年)

  顺治九年,礼部题奉钦定刊立卧碑,置于明伦堂之左,晓示生员:

  朝廷建立学校,选取生员,免其丁粮,厚以廪膳;设学院、学道、学官以教之;各衙门官以礼相待。全要养成贤才,以供朝廷之用。诸生皆当上报国恩,下立人品!所有条教,开列于后:

  一、生员之家,父母贤智者,当受教;父母愚鲁或有非为者,子既读书明理,当再三恳告,使父母不陷于危亡。

  一、生员立志,当学为忠臣清官。书史所载忠清事迹,务须互相讲究;凡利国爱民之事,更宜留心。

  一、生员居立忠厚正直,读书方有实用,出仕必作良吏;若心术邪刻,读书必无成就,为官必取祸患。行害人之事者,往往自杀其身,常宜思省。

  一、生员不可干求官长,交结势要,希图进身。若果心善德全,上天知之,必加以福。

  一、生员当爱身忍性,凡有司官衙门不可轻人;即有切己之事,只许家人代告;不许干与他人词颂,他人亦不许牵连生员作证。

  一、为学当尊敬先生,若讲说皆需诚心;听受如有未明,从容再问,毋妄行辩难。为师者亦当尽心教训,勿致怠惰。

  一、军民一切利病,不许生员上书陈言,如有一言建白,以违制论,黜革治罪。

  一、生员不许纠党多人,立盟结社,把持官府,武断乡曲;所作文字,不许妄行刊刻。违者听提调官治罪。

  同治七年七月(缺日),台湾府儒学敬立。

  按:碑有二:一龛台南市孔子庙明伦堂内,本文据以作录;一存高雄市左营区旧城国校内,高八四公分,宽一四二公分,花冈岩,款题‘嘉庆庚辰年秋,凤山县儒学教谕臣黄人龙、训导臣王之楫敬立,生员郑□□□□’,余与台南碑同。台湾文献录本文者有陈文达“台湾县志”、陈文达“凤山县志”及刘良璧“重修福建台湾府志”。

  .保生大帝碑记(光绪元年)

  钦加同知衔、署理嘉义正堂、加十级、纪录十次陈,为示谕严禁事。

  本年六月十九日,据打猫街后庄六户内首事职员洪兆祥、林光辉、萧长清、□□□□周溪、周仕、陈福等佥称:‘该户内自承先祖庠生洪荣光、贡生萧作楫、林玉麟、周文成、周俊盛、陈启□、谢振明以来,立庙供奉保生大帝,四时祭祀,百有余年。祗因庙中油香祀费无可措筹,是以祥等六户内先祖父鸠银买置打猫街后庄洋田三宗、社尾园一宗、溪心仔洋田一宗六份,本庙有坡堀口、庙边店屋六座、虎尾寮洋田一宗,历年首事收税,以为祭祀诸费,由来如斯。不虞迩来户内人丁有一二不肖者,欲盗变此祀业,或混收租税,滥用花销。诚恐日后被人盗变,致酿祸端,合□请示禁’等情到县。

  据此,除批示外,合行出示严禁。为此,示仰该处户内首事人等知悉:尔等须知,此数宗田、园、坡堀、店屋,系属神祇祀业,年收税租,自应归于首事轮流办理祭祀诸费;毋得滥用花销,擅自盗变,以垂永远而杜祸端。如敢故违,许即拈禀拘究,决不姑宽,毋违!特示。

  一、后庄洋田一宗,年该租榖二十二石正,带纳官租银二元五。

  一、后庄洋大路东畔涵口田一宗,年该租榖二十二石正,带纳官租银二元;又带连路南畔田仔二坵,年该税银四元。

  一、后庄洋仑仔顶大路脚田一宗,年该租榖二十石正,带纳官租银二元。

  一、虎尾寮洋田一宗,年该租榖一十三石正,带纳官租银六元正。

  一、社尾园一宗,年该税银三十九元正,带纳官租银三元五角。

  一、溪心仔洋田六份,年该大小租榖一百二十石正,带纳业主大租四十二石。

  一、本庙前坡堀一口,年该税银四十元正,带纳番通事鱼二十觔。

  一、本庙边北畔店屋六座。

  光绪元年六月廿四日给,首事职员洪兆祥、林光辉、萧长清、周溪、周仕、陈福。

  按:碑存嘉义县民雄乡西安村保生大帝庙,高一二五公分、宽六五公分。额镌如题。

  .严禁恶习碑记(光绪元年)

  特授台湾府正堂、在任候选道、加三级、随带加四级周,为严禁事。

  案奉巡抚部院王札开:‘照得台湾城守兵丁于进城货物抽取钱物,业经本部院通行禁革在案。兹据台郡大东门外仁德里耆民刘栽等,以该里每有一种藉尸吓诈之案,惨不胜言!又有旧社大穆降两牛墟苛索看银,在家买牛暨牛死,墟长党伙,吵索不休。尤有甚者:丐寮乞丐,凡遇庄中酬神、演戏、嫁娶、功德诸事,不遵规例,份外多求;弗遂所欲,百搬(般)蹧跶。请与城卒抽费一并给示勒石,永达禁革,佥呈前来等由,除示禁外,饬府勒石严禁’等因。

  奉此,合亟列款勒石,永远禁革。为此,示仰合属军民人等知悉:自禁之后,尔等务将开列前项恶习革除净尽;倘敢故智复萌,许被索累者指禀本府及地方官,立即严拿惩办。决不姑宽,各宜凛遵,毋违!特示。

  计开:

  一、严禁守城兵丁,不准抽取进城货物及牛车钱文。

  一、严禁各牛墟,不准勒索在家买卖牛只之人需费,以及包揽看银等项。

  一、严禁各庄以及街衢,如有路傍死尸,不准胥役藉尸吵扰吓诈。

  一、严禁奸民人等,不准在于各市设斗设,私抽规费。

  一、严禁各庄以及街衢,如遇酬神、嫁娶、功德等事,不准乞丐份外多求吵扰。

  光绪元年十月(缺)日给。

  按:碑存台南市大南门碑林,高八六.五公分,宽四六.五公分,花冈岩,原碑缺题。示禁者为台湾府知府周懋琦,同治十一年(公元一八七二)任。示中“巡抚部院王”,名凯泰,同治九年(一八七○)任。

  .严禁藉尸吓诈示告碑记(光绪元年)

  特授台湾府正堂、在任候选道、加三级、随带加四级周,为严禁事。

  案据崇德里庄耆黄文捷等赴辕佥称:以该里乃系耕农为业,每有一种籍尸吓诈之案:不论路傍、园头、僻巷,不分皂白,借端吵索,惨不胜言。又有各牛墟勒索在家买卖牛只需费,暨牛死墟长套差党伙吵索不休,以及包揽看银,并换银找钱短折钱尾等项。尤有甚者,奸徒在于各市设斗设粮,刻剥钱文。设与“城卒抽费”一并给示勒石,永远禁革,佥呈前来等情。

  据此,查此案先奉抚宪王饬府严禁,当经檄县禁革在案。兹据前情,除批示外,合亟列款永远禁革。为此,示仰合属军民人等知悉:自示之后,尔等务将开列前项恶习革除净尽!倘敢故智复萌,许被累者指禀本府及地方官,立即严拏惩办,决不姑宽。各宜凛遵,毋违!特示。

  计开:

  一、严禁守城兵丁,不准抽取进城货物,以及牛车运载五谷什子钱文!

  一、严禁各牛墟,不准勒索在家买卖牛只之人需费,暨牛死借端吵索,以及包揽看银、换银找钱短折银价钱尾等项!

  一、严禁各庄以及街衢暨园头、僻巷,如有路傍死尸,不准胥役藉尸党伙吵扰吓诈!

  一、严禁奸民人等不准在于各庄以及街市设斗设粮,私抽规费,刻剥钱文!

  一、严禁各庄以及街衢,如遇酬神演戏、嫁娶、功德诸事,丐寮乞丐应随便听主人施赏;不准聚众吵扰,硬索多钱!

  光绪元年十一月(缺)日给。

  按:碑存台南县归仁乡武东村武当山庙,高七八公分,宽四七公分,花冈岩。原碑缺题。示告者为台湾府知府周懋琦;碑中所叙“抚宪王”,名凯泰。

  .买补仓粮示禁碑(光绪二年)

  台湾县抄奉钦命总理船政大臣、巡抚福建部院丁为示禁事。

  照得各属买补仓粮,例应在于粜榖处所,按照时值,就市公平采购,现买现交;不准指派累民,久经通饬在案。兹本部院访闻台湾府属各县,往往藉买补为名,苛派业户承办,县中并未给价。递年就田■〈勹外云内〉摊,分上下忙,折价完缴;甚因收不足数,减折列抵交代。病国殃民,深堪发指!除一面查追外。合亟出示严禁。

  为此,示仰台属吏民人等知悉:嗣后买补仓榖,毋论数目多寡,由官自行采办,不准颗粒累民;倘有承行吏书,敢再勒派业户、按照田亩缴价,许受累者指名禀究;除将该管官查参外,定当饬提该衙蠹立毙杖下!本部院言出法随,幸勿以身尝试。凛之,切切!特示。

  光绪二年二月(缺)日立。

  按:碑见于台湾中南部者凡四,其一原存台南市大南门碑林,光复后移列台南市历史馆,高一四四公分,宽六五公分;其二现龛台南县下营乡茅港村观音亭外壁,高九五.五公分,宽五四公分,花冈岩;其三勒于台南县盐水镇盐水港街月津大桥北侧之左;其四勒于台南县后壁乡嘉苳村泰后宫山川门左侧。本文据历史馆藏碑录文。各碑内容相同,唯台南县各碑无“台湾县抄奉”之字样;且末字作“给”,与历史馆所藏之“立”字异。碑文另见卢尔德嘉“凤山县釆访册”,款作“光绪二年二月日给,署台湾府凤山县知县孙继祖遵奉刊立”,为其异者。示禁者为福建巡抚丁日昌,光绪二年(公元一八七六)巡察台湾。

  .严禁藉尸吓诈等事示告碑记(光绪二年)

  特授台湾府正堂、在任候选道、加三级、随带加四级周,为援案严禁事。

  案据长兴里庄耆林陈等赴辕佥称:以该里乃系耕农为业。每有一种藉尸吓诈之案。不论路傍,在于园头、僻巷、不分皂白,借端吵索,惨不胜言。又有各牛墟勒索。在家买卖牛只需费,暨牛死墟长套差党伙吵索不休,以及包揽看银并换银找钱短折钱尾等项。尤有甚者,丐寮乞丐凡遇庄中酬神演戏、嫁娶、功德,借端不遵规例,份外多求,弗遂所欲,百般蹧跶。兼有奸徒在于各市设斗设粮,刻剥钱文。设与“城卒抽费”一并给示勒石,永远禁革,佥呈前来等情。

  据此,查此案先奉抚宪王饬府严禁,当经檄县禁革在案。兹据前情,除批示外,合亟援照前案,列款勒石,永远禁革。为此,示仰合属军民人等知悉:自示之后,尔等务将开列前项恶习革除净尽!倘敢故智复萌,许被累者指禀本府及地方官,立即严拏惩办,决不姑宽。各宜凛遵,毋违!特示。

  一、严禁守城兵丁,不准抽取进城货物以及牛车运载五谷钱文!

  一、严禁各牛墟,不准勒索在家买卖牛只之人费用,暨牛死借端吵索,以及包揽看银,找钱短折银价、钱尾等项!

  一、严禁各庄以及街衢暨园头僻巷,如有路傍死尸,不准藉尸党伙吵扰吓诈!

  一、严禁奸民人等,不准在于各庄以及街市设斗、设粮,私抽规费钱文!

  一、严禁各庄以及街衢,如遇酬神演戏、嫁娶、功德诸事,丐寮乞丐应随便听主人施赏;不准聚众吵扰,硬索多钱!

  光绪二年二月(缺)日,给长兴里庄耆:黄□、□□、杨同、□□、林陈、□□、林如奎、□□、李□、杨成□、洪谟、林□、陈前、□□、徐□、□□、颜光盛、□□□、李文康、李□□、李文修、杨先□、陈光阴、□□□、陈岱、黄健、蔡和尚、施荐、郑九母、施维、陈达、□□、叶远、陈返、蓝贺、黄再、郭界、蔡正、方戆、□□暨各庄耆等同立石。

  按:碑存台南县仁德乡太子村明直宫(太子庙),高一○二公分,宽五一公分,花冈岩。原碑缺题。另有二碑,除前段“签禀里籍人名”、后段“立石”者有异外,大部内容几尽雷同。兹志如下:一在台南县归仁乡南保村北极殿内,高八四公分,宽五四公分,宁波石材。签禀者为归仁南里庄耆陈廷榜等,立石者为归仁南里庄耆陈功力、□□□、林腾、□□□、林□□、□□□、林铜、陈廷榜、黄成文、周连进、朱如全、林□长、林时平、吴天助、李清云、□□□、林凤□,立碑年月同。一在台南县关庙乡下山村关帝庙,高八七公分,宽四七公分,花冈岩。签禀者为保东里庄耆曾泽等,立石者为保东里董事许安然、张裁、庄耆......叶番婆等,立碑年月同。示告者为台湾府知府周懋琦;示文中所指“抚宪王”,即福建巡抚王凯泰。

  .严禁自尽图赖示告碑记(光绪二年)

  兵部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巡抚福建等处地方提督军务兼理粮饷丁,为严禁自尽图赖以重民命事。

  照得自尽人命,律无抵法;而小民愚蠢;动辄轻生。其亲属听人挑唆,无不砌词混控,牵涉多人,意在求财,兼图泄忿。本部院莅闽以来,查核各属命案,此等居多。而地方官不详加勘审,任凭尸亲罗织多人,辄即差拘到案。乡曲小康之户,一经蔓引枝牵,若不荡产倾家,则必致瘦毙囹圄而后已。公祖耶?父台耶?祖父之待子孙,果如是耶?除严饬各府、厅、州、县,如此后有将自尽命案滥行差拘良民,以致无辜受累者,立即分别严参外;合行剀切晓谕。为此示谕所属军、民人等知悉:尔等须知,人命至重,既死不可复生。公论难诬,千虚难逃一实;况父子、兄弟、夫妇,皆人道之大伦,死而因以为利,是虽腼然人面,实则禽兽不如!本部院现经严加通饬:凡自尽命案,均限一月审结。倘有耸令自尽、诬告图赖等情,即严究主使棍徒,一并从重治罪。则尔等纵或自拼一死,总不能贻害他人;且亲属虽欲逞刁,一经审出实情,不过自取罪戾,亦无人肯与贿和。是不但死者枉送性命,不值一钱;即生者因此又犯刑章,更属无益有损。本欲害人,适以自害,徒为雠人所快,复何利之可图?何忿之能泄哉?试为反复筹思:与其枉死无偿,听他人之入室;曷若余生自爱,冀饱暖于将来?且本部院业经严禁书差需索,尔等如有身受重冤,尽可沥情控诉,并不花费分毫,又何必自投绝路,至以性命博锱铢哉?嗣后务各自爱其身,毋得逞忿轻生,希图诈害!该亲属亦不得听唆诬告,枉费诪张!逐条开列于后:

  一、子孙将祖父母、父母尸身图赖人者,杖一百,徒三年;期亲尊长,杖八十,徒二年;妻将夫尸图赖人者,罪同。功缌,递减一等。告官者以告反坐,杖一百,流三千里,加徒役三年。因而诈取财物者,计赃准窃盗论;抢去财物者,准抢夺论。

  一、词状止许实告实证;若陆续投词牵连妇女及原状内无名之人,一概不准,仍从重治罪。

  一、赴各衙门告言人罪,一经批准,即令原告投审;若无故两月不到案,即将被告证佐,俱行释放。所告之事,不得审理,专拿原告治以诬告之罪。

  一、控告人命,如有诬告情弊,照律治罪,不得听其拦息;或有误听人言,情急妄告,于未经验尸之先,尽吐实情,自愿认罪,递词求息者,果无贿和等情弊,照不应重律,杖八十;如有主唆,仍将教唆之人照律治罪。

  以上皆系律例明文,何等严切。本部院当经饬属,将此示泐石城门。尔等安分良民,如有实被自尽命案牵连者,准即摹,搨石示,赴地方官呈诉,以免拖累,各宜凛遵,切切!特示。

  遵右谕。

  光绪二年七月二十日告示。

  按:碑存屏东县恒春镇西城门壁中,高九八公分,宽七二公分,花冈岩。原碑缺题。示告者为福建巡抚丁日昌。卢尔德嘉“凤山县釆访册”、屠继善“恒春县志”均录此碑,有若干字出入。

  .藉尸吓诈等事示禁碑记(光绪二年)

  署台湾府正堂、加十级、纪录十次孙,为严禁事。

  案据新丰里庄耆卢尔德和、方洙、黄脾、郭根、卢赞、张兴邦、蔡冯、郭眼、黄记、黄盛、张评、张绿、曾和明、沈长、汪见椒等赴府呈称:‘该里居民,均系耕农为业。每有无赖棍徒,藉尸吓诈,因而不分皂白,索扰不堪。又有各牛墟,借端勒索:乘里民在家买卖牛只,及牛已倒毙,串差党伙,吵索不休;兼包揽看银,并换银找钱、短折钱尾等项。更有奸徒,在于各市设斗设粮,刻剥钱文。并值婚丧嫁娶及酬神演戏诸事,各丐聚众索扰,硬勒多钱。恳乞给示勒石永禁’等情。

  据此,查此案先奉抚宪王饬府严禁,当经周前府檄县禁革在案。兹据前情,除批示外,合亟列款永禁。为此,示仰合属军民人等一体知悉:自示之后,尔等务将后开各项恶习革除净尽!倘敢复萌,许被累者指禀地方官,严拏惩办,决不姑宽。各宜凛遵,毋违!特示。

  一、严禁守城兵丁,不准抽取进城货物,以及牛车运载五谷什子钱文。

  一、严禁各牛墟,不准向在家买卖牛只之人索费;暨牛已倒毙,串差索规;及包揽看银,换银找钱短折银价钱尾等项。

  一、严禁各庄以及街衢暨园头、僻巷,如有路毙尸身,实无亲属指认者,不准胥役藉尸党伙吵扰吓诈。

  一、严禁奸民人等,不准在于各庄以及街市设斗设粮,私索规费,刻剥钱文。

  一、严禁各庄以及街衢,如遇酬神演戏、嫁娶、功德诸事,乞寮乞丐应随便听主人施赏,不准聚众吵扰,硬索多情。

  光绪二年十月廿七日给立石。

  按:碑存台南县关庙乡山西村山西宫后殿左厢,高一○二公分,宽五三公分。花冈岩。原碑缺题。示告者为署台湾府知府孙寿铭。示中所指“周前府”,名懋琦;“抚宪王”,名凯泰。此碑与前列题目相类之两碑,内容相似,惟“呈告者”、“示告者”、“给示年月”俱互差异;用是并钞以存。

  .禁革牛墟陋规碑记(光绪二年)

  台湾县抄蒙福建台湾府正堂孙示:‘照得民间,买卖牛只,墟长分派;文武兵役,藉名稽察,索取财物。一概陋规,应永禁革!合行出示,分给泐石;倘敢再犯,立提究责’!

  按:碑存台南县新化镇中正路七四号门前,高八四公分,宽四二公分,花冈岩,原碑缺题。另有同文碑一,存台南县归仁乡旧社福德祠外壁,高五四公分,宽三五公分,花冈岩。此碑未署年代,考卢尔德嘉“凤山县釆访册”“壬部”“艺文碑碣”之“禁牛墟陋规碑”为“署凤山县正堂孙”所抄勒者,有“光绪二年(公元一八七六)六月(缺)日给”字样;可悉南县现存二碑,应属同时产物。

  .严禁乞勒纵横示告碑(光绪五年)

  钦加同知衔、特调凤山县正堂、随带加二级、纪录十次邓,为乞勒纵横等事。

  光绪五年三月初三日,据观音、半屏、赤山等里楠梓坑街绅士苏瑞麐、郑宗年郭对花、吴新图、赵德观、林启泰、吴锡龄、总理黄联受、乡保陈林、庄耆许高升、谢吧能、吴福荫、铺户义成号、春隆号、专美号、春林居、协盛号、协吉号等佥呈称:‘尝闻设此丐首,原为约束散丐,无扰民间。向来给有微资,乃是哀此甇独,矜不成人,多寡听人自取;未闻视为利薮,故意赂充。养济院丐首,年分四季,各往庄街逐户收费甚多,尚不知足:复逢庄人嫁娶以及功果等事,俱敢强索,肆横无忌。激得半屏里右冲庄衿耆徐临庄等,于道光三十七年十月间呈蒙前呈主丁出示,并列规条,禁勒竖碑。自此,丐首遵示而行,乡民至今免受多索,颂德不忘。但麐等里内等庄,无此示禁勒碑。此数年来,凤山寮(即养济院)丐首李寻,贪利玩法,年各三、五成群,分往庄街收费。遇有庄民丧、喜等事,概以强索不从,较闹不休。乡民受勒者多,以致林九、林拱成、林断贿赂朋充。陂城西门外寮乞丐之丐首,亦各觊觎效尤,加设有“大显”、“二显”、“逃庄”、“看到”名目。查有庄民丧喜等事,随时到处言伊“看头”,不论若干日,每日要领“看头钱”二百文,俱要较讨糖员饭菜丰美。迨事完止,并要勒讨厚礼,带回与丐首收用。有一不从,纠党拥家扰闹,谁能堪此肆横?兹麐等目击心骇,议要访(仿)照丁前主示禁规条。仿等未敢擅便,粘后请电,是否,出自爷裁,合亟据情声明。佥乞电察丐勒纵横,恩准示禁勒碑,以垂久远,而安乡明。阴隲齐天,公侯百世,阖里均歌祝!沾叩’等情,并抄粘禁条一纸前来。

  查丐首纵丐强索,亟应禁止。兹据佥议,访照丁前县示禁规条,开单呈阅,尚属允洽。除呈批示外,合行勒碑示禁。为此,示仰该庄阖邑士民人等知悉:尔等各庄遇有赛愿喜庆及冠婚丧祭事件,应照后列章程给发。该丐首倘敢仍前任意强索,倚众横行,许尔等随时禀明,定即严拏究惩,以杜滋扰,而安地方。毋违!特示。

  计开:

  一、遇民间生辰、生子弥月、四月、周岁暨赛愿、进中一切喜庆事件,演戏请客,准向喜庆之家讨钱二百文;如无音觞情事,不得强索,如违拏究。

  一、遇民间嫁娶,有贫富之分:如系亲迎,乃有力之家,定其给钱二百文;如无亲迎者,量力酌给,至多以百文为准。不得无所分别,任意多索,如违拏究。

  一、遇民间丧事,有力之家,无论斋忏几天、竖立几旛,皆给钱二百文;如无斋忏、竖旛之事,量力酌给。不得恃众强索,如违拏究。

  一、禁凤山寮丐子,责令丐首仍循旧章安置,各归丐首严行约束;无许三五成群,在于乡村内外,强行索扰。若丐首故纵分肥,经察出,惟该丐首是问。如外来乞丐滋端,亦当随时禀明发落;如违,定提丐首一并究治。

  一、禁乞丐三五成群,阳为求食,暗操偷□;凡于僻路孤村,尤敢恣行不法,大为地方之害,自应一律禁止。倘敢故违,许地保商民人等拏解,定即按例惩治,决不宽贷。

  一、遇民家喜事请酒以及丧作功果等事,该丐首准用一丐到处重头,约束散丐走避,每次定给钱一百文。娶婚不许讨食糖员成桶,功果不许讨食酒肉美味好菜,俱各听人便菜饭给食;违者听其捆送,并提该丐首革办不贷。

  光绪五年闰三月初九日给。

  按:碑存高雄市楠梓区桥边,高八一公分、宽九五公分,花冈岩。全碑几尽不可读。此据卢尔德嘉“凤山县釆访册”补录之。原碑缺题。示告者为凤山县知县邓嘉绳,光绪四年(公元一八七八)八月任。

  .乐局塭租(光绪八年)

  署理凤山县正堂、加十级、纪录十次武,为谕知事。

  案蒙本府宪袁札开:‘光绪八年二月初一日,蒙臬道宪刘批:本府详复“遵批核议蚝仔寮塭税一款,准予改拨乐局支用”缘由,蒙批:“如详办理,仰即转饬遵照缴”等因。蒙此,合就移知。为此行县,立即一体移学知照,毋违!此行’等因。

  蒙此,查此案先因民人曾柔等与生员陈金铎、武生杨应龙等互控蚝仔寮塭税,经蒙本府宪断归曾柔等四姓管业,每年完纳塭税一百六十二元:三年期内,先完半税,三年以外,照数全完,充作凤仪书院膏火。行县转饬遵照。嗣据兴文局董生员郑卿云等佥禀,即经前县钱据详请将前项塭税改拨乐局,作为修补、演习等费在案。兹蒙前因,除移凤山县学查照外,合行谕饬。为此,谕仰该局董即便遵照,实力办理;一面勒石立碑,以垂久远。毋违!特谕。

  光绪八年四月(缺)日谕。乐局董事郑卿云敬立,乐局董事蓝丰年书石。

  按:碑存高雄市左营区圣后里旧城国民学校,高一O0公分,宽六0公分,花冈石。卢尔德嘉“凤山县釆访册”录之。给示者为署凤山县知县武颂扬,光绪七年(公元一八八二年)十二月任。 

  .天后宫禁筑草寮碑记(光绪十一年)

  钦加同知衔、调补台湾府台湾县正堂、加三级、纪录四次沈,为出示严禁事。

  案据三郊苏万利、金永顺、李胜兴等佥称:‘利等桴海经商,崇奉天上圣母,以期慈航普济。近因蔡盐擅就宫口右畔,结茅私税;禀蒙押撤,盐已知悔敛迹。复有蔡老柲效尤,仍占庙庭右边,私筑草寮。禀请押撤示禁’等情。

  据此,除批示并饬押撤外,合行示禁。为此,示仰该处附近军民人等知悉:自示之后,毋许在天后宫庙庭占筑草寮;倘敢仍蹈故辙,定即拘案究办,决不宽贷!各宜凛遵,毋违!特示。

  光绪十一年九月(缺)日给,告示贻晓谕。

  按:碑原存台南市中区民权路大天后宫;民国四十四年(公元一九五五)四月移列台南市立历史馆。高六二公分,宽四一.五公分,宁波石。原碑缺题。示禁者为台湾县知县沈受谦,光绪十年(一八八四)四月履任。

  .猫求港塭地断归振文社公业示告碑记(光绪十三年)

  赏戴花翎、福建补用府、留署嘉义县正堂、随带加二级、纪录五次罗,为给示勒石晓谕事。

  案蒙抚、镇、道、府各宪批,据业户陈善记呈控陈阔嘴等“借端扎抢塭寮”等情一案,饬即讯断等因。案查先据陈善记赴县先后呈称:‘承祖明买陈德等猫求港塭一宗,址在麻豆庄天保寮前。先因陈清云等出为混争,经记父陈畴控蒙前县断还有案;兹复有陈阔嘴(即武生陈祥鸿)、陈发(即武生陈春华)党陈顶智等,拥扎塭寮,将鱼一尽网掠,并将纠抢牛马物件。买唆陈义记诬控记在郡一峰亭认获原马,称系翁发其所寄’等情;并据长房陈玉发、三房陈顶智、陈恶得、四房陈汝煌、陈玉润呈称:‘发等三房公建陈圣王祖祠,置买陈惷等麻豆庄北势箕竿港新峰内四节塭一宗,交陈畴之父即族绅陈廷禄堂理。嗣因祠堂倒坏,众议停公,每年仅就租支冬祭银十元,余交畴收存,以为重建祠堂之需。畴故,其子陈学诗等接办,将十元之祭银抗给两冬。经托陈春华、陈祥鸿等出为调处,愿将业契税银清还,已交定银二元;复行翻侥诬控,狡用毗连之猫求港塭契抵饬’等情;并据陈义记(即陈绵贺)先后呈称:‘记等兄弟六人,有承父业四万余金,交陈畴掌理,各房仅先抽一千元分为膏伙,余交畴生发。畴故,其子陈学诗、陈学习、陈学琴.陈学校掌办,计在八万余田段佃条,向分,讵诘等称,与记无干。并声明贺祖、亦珍系陈廷禄之长子’等情。节经前县暨本县饬差拘讯在案。兹据麻豆保增生郭黄恭、陈道池、武举柯发祥、郭黄绅、贡生郭开泰、生员林廷端、武生陈祥元、李正心等佥称:‘陈善记与陈玉发等控争猫求港塭地,本系保中公置长明号明买陈德物业。禀请拨归振文社文祠,永远存为公业’等情,并粘契白前来。除批据禀猫求港塭地既系尔等保内公置陈德物业,原备保内公用经费,有契可凭,陈善记、陈发何得混控缠讼,殊属不成事体!准如所请,拨归振文社充为公业,以杜争端外,合行勒石示谕。为此,示仰该处居民佃户人等一体遵照,毋违!特示。

  光绪十三年四月廿六日给,告示勒石晓谕。

  按:碑存台南县麻豆镇国校校长宿舍内,高一三二公分,宽六五公分,花冈岩。示告者为署嘉义县知县罗建祥。

  .谕令照章完纳上帝庙香田碑记(光绪十三年)

  即补清军府、台湾县正堂、加八级、军功加一次、纪录四次沈,为出示晓谕事。

  案据前二阜头役徐福禀称:伊欠缴供项,有置过卓乌厘田一案三所,共四十三坵,址在六甲社后下保,一年纳邱仕成户名供榖大石,禀请饬封变抵等情。当经饬差标封,一面出示召变。嗣据前快总役林进,以‘徐福买过卓乌厘田一宗三所,址在归仁南里六甲社后下保,共田大二十五坵,东至林家田,西至李家园,南至陈家田,北至沟墘。又顶保田大小一十四坵,东至陈家田,西至林家田,南至林家园,北至林家田。又北畔四坵,东西俱至陈家田,南至林家园,北至大路。计共四十三坵,年纳户名邱仕成供榖六石。有业户吴玉记出头承买,议定契价银三百五十元。恳请给照付管’等情具禀,并据徐福缴到白契二纸。该田四至界址、丘数、供额均属相符;又载明匀丁照配字样,暨据吴玉记备缴契价到县,案经核给印照,并将白契二纸盖印附发归管在案。

  旋据归仁南里业户林凤池、蔡熟、黄仕荣、李知哥、林铜、蔡崇、卓赐、林其、蔡记暨合里业户人等佥称:‘徐福所卖田业,原系里民公置之田,历交本里该管粮差,收抵里内各业户应完匀丁、辛劳、叛产诸费。兹伊等佥议公鸠赎回,充为本里上帝公庙油香之资。其本里应完匀丁、辛劳、叛产,仍归各业户照章完纳。恳乞饬传吴双兴(即吴玉记)将照缴案,以便备银赎回;并恳出示勒碑,永远遵守’等情。即经饬据买主吴双兴(即吴玉记)缴到契照,并据该业户林凤池等缴到价银,当堂将价银发交吴玉记、将契照发交林凤池等收执;一面饬据差役蔡吉、吴赛勘明该田坵数,与前次给照相符;惟土名四至不符,开单具禀查核。单开:一、田一所二甲五分,大小共二十五坵,坐落归仁南里六甲社后,土名四甲埔洋西保,东至林、蔡、陈、林、苏各家田,西至陈、黄两家园,南至陈、黄两家田园,北至沟又至赵家田及水堀墘。又、田一所二甲,大小共一十四坵,坐落归仁南里六甲社后,土名四甲埔洋东保,东至陈家田,西至林、蔡、陈、林、苏各家田,南至林、蔡两家园,北至赵、陈两家田。又、田一所五分,共四坵,坐落归仁南里六甲社后,土名四甲埔洋东保,东至黄家园,西至吴家园,南至叶家田,北至陈、林两家田’等情。据此,除将印照一纸、印契二纸,饬由林凤池等缴回抹销作废外,合行出示晓谕。

  为此,示仰归仁南里众业户人等知悉:即将赎回田业大小共四十三坵,四至界址蹈明归管,历年租息为该里上帝公庙油香之费;该田应完供榖及配匀丁等项,呈请过户,按年输完。至该里应完匀丁、辛劳、叛产,仍归业户照章完纳。其各凛速,毋违,切切!特示。

  光绪十三年七月十八日给,实贴晓谕。

  按:碑存台南县归仁乡南保村北极殿,高一二五公分,宽四五公分,花冈岩。原碑缺题。示禁者为台湾县知县沈受谦,光绪十年(公元一八八四)四月任。

  .严禁锢婢不嫁碑记(光绪十五年)

  告示:

  钦加同知衔、署理台南府安平县正堂、记大功四次,加十级、纪录十次范,为出示严禁事。

  光绪十五年五月二十一日据芙蓉郊董事职员张大琛等禀称:‘窃琛等前禀贩运妇女等情,蒙批“如禀转详,通饬严禁”;惟此奸徒怙恶不悛,而近日奸风尤炽,形同化外。琛等目睹心酸,是以仰恳迅先示禁,以便购线密拿惩办。庶无依女子免流离失所之苦,而奸徒知法随令行之警。再郡城有等绅富,买用婢女;甚至二十岁以上,仍使其市肆往来,阃外无分。遇轻浮之徒,当众戏调;稍为面熟,即有贪利六婆勾引成奸。所谓奸尽则出杀由,祸害更甚。琛等以风化攸关,可否请以示禁有婢之家:凡使女至二十岁以上者,如本有婿,或无婿而有娘家可主者,该家主收回原交身价、退回字据,将该女交其父母领回婚配,不得久留使用。似此可无怨女之忧,藉培家主之德;贩运奸徒亦可奸无从入手,引诱之辈又可绝勾奸之术。琛等心存义举,仁宪自有权衡,是否有当?不揣冒渎,陈情再叩,仰祈俯赐转详,通饬勒石严禁’等情到县。据此,卷查先据该董事张大琛具禀“奸徒贩卖人口”一案,业经详蒙道宪批饬各属一体示禁在案。兹据前情,本县查:锢婢不嫁,最为恶俗。该职员所禀,系杜绝奸拐,整顿风化起见,似可俯如所请,除详请道宪通饬一体示禁外,合行出示严禁。为此,示仰合邑绅商军民诸色人等知悉:自示之后,如有年大婢女,赶紧即行婚配,不得仍蹈故辙;倘敢锢婢不嫁,一经察出,无论何项人等,定即从严惩办,决不姑宽!各宜自爱,毋违!特示。

  光绪十五年六月(缺)日给立石。

  按:本碑今可见者二通,一在台南市大南门碑林,高一六一公,宽六一公分,花岗石,本文据之。一原存安平区,现龛存台南市立历史馆。高一六O.七公分,宽六三.五公分,花岗岩;文与大南门碑林相同,唯略“批饬各属一体示禁在案。......似可俯如所请,除详请道宪”一段之文字。二碑俱缺题。示禁者为安平县知县范克承,光绪十四年(公元一八八八)九月履任。碑中所指“芙蓉郊”者,鸦片商行也。

  .云林县正堂示禁碑记(光绪十六年)

  署理云林县正常加十级、纪录十次李,为出示勒石晓谕事。

  本年闰二月二十七日,据斗六堡保甲局生员陈一昌、郑芳春等佥禀称:‘光绪十四年九月闰,本堡沟仔埧庄业户陈元达暨田心仔庄水碓众佃人等与庵古坑庄黄狮、游得等交加水圳一案,经蒙嘉邑主包谕饬简精华到地止争;并着二比照旧规而行。其庵古坑仅给口食而已,不得盗破混灌旱田;而沟仔埧等庄亦不得藉水田而绝庵古坑口食之水。俱各乐从息事,粘连两造甘结,并抄旧规约字一纸,禀乞出示勒石’等情到县。

  据此,除批示外,合行出示晓谕。为此,示仰沟仔埧、田心仔水碓等庄人等知悉:嗣后庵古坑庄依照旧规,仍作旱田,不得藉称口食,恃近混截;而沟仔埧等庄亦不得藉水田而绝庵古坑口食之水。各守旧规,以垂久远,而敦和好。其各凛遵,毋违!特示

  光绪十六年口月(缺)日给,业户陈元达派下承勋立。

  按:碑存云林县古坑乡水碓村水碓路三十七号民居,高一○六公分,宽四六公分,花冈岩。

  原碑缺题。示告者为署理云林县知县李联珪,光绪十五年(公元一八九○)十一月任。

 

台湾南部碑文集成五

  丙、其它(上)

  德安桥--新兴坑仔底桥碑记(乾隆十二年)

  兴修濑道功德碑记(乾隆十四年)

  重修府县两学碑记(乾隆十六年)

  海防分府傅大老爷荣升碑(乾隆二十三年)

  佛祖碑记(乾隆二十五年)

  重建烽火馆碑记(乾隆三十年)

  功德碑记(乾隆三十三年)

  重修楠梓坑桥(乾隆三十九年)

  恩宪大人蒋捐买园业碑记(乾隆四十三年)

  重修盐水港佳兴桥碑记(乾隆四十四年)

  重建三山国王庙捐绿碑记(乾隆四十九年)

  捐置义民祠田房碑记(乾隆五十九年)

  重兴大观音亭碑记(甲)(乾隆六十年)

  重兴观音亭碑记(乙)(乾隆六十年)

  新修海靖寺残碑(嘉庆元年)

  重修兴济宫碑记(嘉庆二年)

  新旧捐银襄事姓名碑(嘉庆四年)

  忠节流芳碑(嘉庆五年)

  广安桥重修濑北场碑记(嘉庆六年)

  重修府学文庙闽籍题捐碑记(嘉庆八年)

  重修府学文庙粤籍题捐碑记(嘉庆八年)

  爱民惜士碑(嘉庆八年)

  敬置瓦店仰答神恩碑记(嘉庆九年)

  北极殿重修碑记(嘉庆九年)

  大人庙丁口■〈勹外云内〉银碑记(嘉庆十年)

  大人庙丁□■〈勹外云内〉银残碑记(嘉庆十年)

  重建旌义祠捐题碑记(嘉庆十一年)

  重修龙山寺碑记(嘉庆十二年)

  重兴三老爷宫碑记(甲)(嘉庆十二年)

  重典三老爷宫碑记(乙)

  韩文公祠石联

  竹沪元帅爷庙禁约碑记

  重兴开基武庙碑记(甲)

  重兴开基武庙碑记(乙)

  重修湖内桥碑记

  重建关帝庙捐题碑记

  万泉寺重修捐题缘金碑记

  万泉寺重修捐题碑记

  兴建天后宫碑志

  嘉庆二十年重修大观音亭庙桥碑记

  和顺流芳碑

  重修桥梁碑记

  重兴大天后宫碑记

  骑虎王庙祀业碑记

  奉宪录祀阵亡义首义民神位牌

  重建明直宫碑记(甲)

  重建明直宫碑记

  重兴总赶宫碑记

  重建后殿碑记

  武庙禳荧祈安建醮牌记

  广济祖师庙产碑记

  重修龙山寺碑记

  重修沙淘宫记

  捐题城工碑记

  捐题义仓碑记

  兴济宫辛卯年重修碑记

  缺题碑

  大上帝庙四条街桐山营公众合约

  大上帝庙桐山营四条街公众合约

  杨家明购地立界碑记

  重修武庙捐缘碑

  重兴天后宫碑记

  重兴温陵圣母碑记

  佛祖碑记

  重修施公祠碑记

  重兴开隆宫碑记

  台郡银同祖庙捐题碑记

  天后宫喜助香油碑记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17:31